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27章 明确目标

张扬笑道:“徐书记日理万机,我可不敢占用您的宝贵时间。”
几位党组成员达成了共识之后,张扬开始了下一个话题,他微笑道:“前两天在动员会的时候,我提出了要在明年省运会上,金牌榜、奖牌榜双榜取得第一的目标,很多同事表示不理解,认为我不了解南锡的情况,认为我好高鹜远,信口开河,今天咱们把这个问题再拿出来讨论一下。”
张扬点了点头:“李主任说吧!”
臧金堂道:“张主任,我觉着把目标放低一点不是什么坏事,至少对我们体委来说,是留有余地。”
张扬道:“看起来大家对我们南锡的体育都没有什么信心!”
“你知道什么?体委党组成员谁不比你的经验丰富?你根本就是一个外行?你懂什么?你有过相关工作经验吗?信口开河夸夸其谈,说什么要拿省运会双榜第一?你以为当领导吹吹牛就行了?工作是脚踏实地的干出来得,不是吹牛吹出来的!”
崔国柱道:“你做到做不到跟我没关系,反正我没机会回去工作了!”
崔国柱仍然闭着眼睛。
张扬来到南锡之后,还是第一次去拜会市委书记徐光然,徐光然平时的日程排得很满,可他还是抽出时间接见了张扬,这并非为公,而是因为他欠张扬一个人情,他的痛风病就是张扬治好的,于情于理他都不能做得太绝。
张扬道:“你怎么就知道我做不到?”
“你难过,我们家老崔就是被你给气得!”
李红阳笑了笑没说话,心中暗道你还算是个明白人,上次张扬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把杨广志从小礼堂中哄了出去,杨广志这个人极爱面子,向来自认为在南锡体育界地位超然,张扬这位新任体委主任把他弄得灰头土脸,好不难堪,李红阳去找他做动员工作的时候,杨广志就放出话来,要谈就张扬去和他谈,这是摆明了要让张扬向他道歉,杨广志也拿定了主意,如果张扬不向他低头,这次他绝不会动员那些学生回来参赛。
张扬道:“这里只有咱们两个,我也没必要跟你兜圈子,崔主任,我看你没什么病,你是心理上有障碍。”
张扬笑道:“嫂子,你别着急,崔主任生病了,我也很难过。”
李红阳虽然没点透,可张扬已经猜到了杨广志的目的,他不屑道:“他要是分不清大局,要是不在乎南锡的集体荣誉,以后他就别想在南锡体育界混下去,我说得出做得到,李主任,你不妨把我的原话转告给他。”
崔国柱哼了一声,低声道:“你逞心如意了!”
徐敏叹了口气道:“小张啊,我们家老崔没什么本事,我不想他当多大的干部,也不想他和谁争什么,就是想他能平平安安的干到退休,下他的棋,到了我们这个年纪,没什么比健康更加重要。”
徐敏道:“装,你接着装!崔国柱啊,崔国柱,我算是认清你了,你活了大半辈子,原来就这么点出息,你不是病了吗?你不是浑身上下都没力气,连手指头都抬不起来了吗?”
臧金堂道:“高水平的教练多了,可惜人家未必肯到我们这儿来。”
其他几个党组成员都跟着点了点头。
在这件事上,党组成员们根本不用讨论意见就是统一的,张扬说得好高鹜远,信口开河都是很合适的,南锡取得省运会双榜第一根本就是痴人说梦,可现在张扬是体委主任又成功的当上了党组书记,就算是提出不同意见也要委婉一些,这帮党组成员相互看着,没人肯先说话,最后还是李红阳的脾气比较直一些,李红阳第一个开口道:“张主任,我认和*图*书为以现在南锡的体育水平,想要拿省运会双榜第一根本是不可能的,想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经过一个相当长的过程,如果市领导对体育能够提起足够的重视,可能下一届我们会实现,又或者下下届我们会实现,但绝不是现在。”
张扬道:“我知道你生我的气,所以想借着这件事给我一个教训,你住了院,事情闹大了,市里领导就会关注,应该会惩罚我。”
散会的时候,李红阳并没有马上走,他向张扬道:“张主任,我有件事想跟您商量一下。”
段建中泼冷水道:“现在是经济社会,什么事都得靠钱,体委能够动用的资金就这么多,请高水平教练需要用钱,购买现代化的训练设备需要用钱,运动员取得成绩,奖励还需要用钱,这些钱加起来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这些钱只能找市里去要,市里现在对体育上的主要财政支出都放在了新体育中心上,哪还有钱顾及这些方面?”
张扬笑容不变:“嫂子,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要不这样吧,我跟你去趟医院,给崔主任宽宽心,把事情说开了,让他心里别总想着这件事。”
崔国柱双腿一软一屁股坐在床上:“我这是怎么了?”
分派完任务之后,张扬宣布散会,几位党组成员是说不出什么来的,张扬的几条方案都很有道理,如果真的能够请来高水平教练,买来现代化的体育训练设备,肯定会对南锡的体育水平起到极大地促进作用,不过这一切都建立在钱的基础上,如果他搞不到资金,所有这一切都会成为空谈。
崔国柱慌忙道:“别走,别走,我出院,我出院还不成吗?”
崔国柱怒道:“你放屁!我站给你看!”他被张扬刺激的情绪激动了起来,忘了自己还在病中,一掀被子,下了床,抓起床头柜上的花瓶朝着张扬的脑袋就扔了过去:“给我滚蛋!”
张大官人一伸手,轻轻巧巧就将花瓶接住。
张扬知道这帮党组成员没有一个赞同自己,他笑了笑道:“既然目标已经确定了,那么大家都说说,给我点意见,看看我们怎么实现这一目标?”
张扬道:“咱们初步分工一下,李主任是运动员出身,你了解一下,我们需要改进的运动训练设备器材,统计之后给我一个详单,臧主任负责联系国内外高水平教练,尤其是在我们拥有一定夺牌实力的项目上,要找就要找最高水平的。”
徐敏道:“老崔,张主任来看你了。”
一帮党组成员说这件事的时候都带着一些情绪。
李红阳道:“听说最近市里财政有些吃紧,深水港的投资出现了问题。”
张扬刚一走进市委书记办公室,徐光然就笑着迎了上来,他很亲切很主动的握住张扬的手道:“小张,知道你来南锡了,本想最近安排你一起吃饭的,可是最近我的工作实在太忙,真的抽不出时间。”
崔国柱被他说中,老脸一热,紧闭着双眼就是不说话。
张扬已经知道崔国柱的事情是他授意的,对徐光然自然有了些成见,不过徐光然这种级别的官员做事情都是深藏不露,只看表面绝对想象不出他在背地里会做出那样的事情,张扬也明白,徐光然的所作所为和私人无关,徐光然并非针对他,而是和夏伯达的一场政治博弈。
张扬来到崔国柱身边坐下,笑道:“崔主任身体好些了吗?”
崔国柱哼了一声,眼睛闭上了。
崔国柱道:“我没兴趣。”
崔国柱大叫道:“你凭什么指使我,我……”他这才意识到妻子冷眼看着他。
张扬笑眯眯看http://m•hetushu•com着李红阳,他来南锡的时间不长,以他现在对李红阳的了解,这个人在党组成员中是最敢说话的人。
张扬笑道:“什么事情还没有去做,就开始想好退路,留有余地,那么我们什么时候都不会倾尽全力,人在背水一战的时候,往往会激发出自己最大的潜力,你们说我想出风头也罢,想借着省运会烧一把火也罢,这次我给大家的一个明确目标就是,要在平海第十二届省运会上夺得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这一点绝不会改变。”
徐敏不放心他们两人单独呆在一起,离开后就站在门口没走远,听到里面激烈的争吵,她慌忙推门冲了进来,正看到崔国柱拿起花瓶砸张扬的场面,徐敏尖声道:“老崔,你干什么?”
张扬道:“咱们都是共产党员,共产党员就不怕说实话,我把你背上救护车的时候,你是不是就已经醒了?”
李红阳也没想到张扬的态度会那么坚决,一时间愣在那里。
张扬道:“请高水平教练,购置现代化训练设备,提升运动员生活水平,这方面的资金我来负责!”一句话把所有人都说愣了,目光齐刷刷望着张扬,其中充满了半信半疑的成分。
张扬道:“有钱能使鬼推磨,现如今没有钱办不成的事情,你只管去调查,调查清楚他们现在的收入情况,人家给一万,我们就给两万,工资是工资,夺牌之后还有奖金,我不信请不到最优秀的教练员。”他又向萧苕敏道:“萧大姐负责联系南锡籍运动员,一定要确保所有优秀运动员能够回家乡参加省运会,把他们的家庭情况给我调查清楚,有必要的话,做好他们家人的思想工作。”
纪检组长段建中也说话了:“在这一点上我认同红阳同志的意见,市里给我们定出了前三的目标,我们承受的压力其实已经很大了,第一谁都想争,可是我们也得有那个实力,如果我们及早把口号喊出去了,以后要是成绩不行,反差太大,岂不是让平海的体育界笑掉大牙?所以我认为,咱们还是提出争夺前三的口号,在实现这一目标的基础上,尽量取得好成绩。”
张扬笑道:“那就是我把你气成这个样子了,如果是因为我气病了,崔主任,我给你道歉,咱们中国有句老话,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其实当时我背你上车的时候,我能够感觉到你的呼吸心跳,节奏突然就改变了,我猜到你醒了。”
张扬来找徐光然也不是为了讨要什么说法,他就算心里不爽,也不至于因为这件事而记恨徐光然。张扬道:“徐书记,我这次来走向你求助来了。”
张扬道:“为了省运会的事情!”
这帮人多少也听说过张扬的一些过去,心中开始猜度,也许这厮真有这方面的本事。
张扬道:“崔主任,市里让我暂时担任体委党组书记一职。”
张扬笑道:“嫂子,没事儿,我和崔主任单独说两句话。”
修养有些时候也会成为一个人的束缚。张扬把徐敏请进了办公室,这厮多少有些做贼心虚,崔国柱现在这幅模样就是他给坑的,不过谁让他自己傻,甘心被别人当枪使啊!张扬一脸笑容道:“嫂子,你喝咖啡还是茶?”
徐敏一把将他推到一边,起身拿起了自己的手袋,走到门口撂下一句话:“姓崔的,今天晚上你要是不回家,明天咱们法院见!”
崔国柱有些慌张道:“我没那么想!”
张扬道:“是不是因为我得罪了他?”
张扬笑道:“怎么?不相信我?过去我就是干招商出身的,招商引资是我的强项。”
和*图*书李红阳道:“那倒不是,他说到时候学生们都有重大的比赛任务,未必能够回来参赛,总之不如上次那么爽快。”
副主任刘刚道:“我们南锡的国家队国家二队运动员加起来只有七名,就算这七个人全都回来,他们中间还有一名篮球运动员,一名足球运动员,去掉集体项目的因素,就算其他五个人参加单项全都拿到冠军,也不过就是五块金牌,我们这次冲击的是总成绩,而不是单项,根据上届省运会的结果来看,金牌榜第一位的是江城,他们一共获得了68枚金牌,我们南锡才得到了11枚,差距太大了。”
张扬却还是一脸的笑容,把花瓶放下,向徐敏道:“嫂子,你看到没有,我就说他是装病,崔主任,我错了,你别跟我一般见识,我走还不成吗?不过你这么大年纪了,也别玩小孩子游戏了,别让嫂子为你担心了,没病赶紧出院,体委还有不少工作等着你去做呢,我可说好了,下周一再不去上班,我就让人给你打旷工了。”这厮说完,转身就走了。
张扬道:“通过这件事我发现你这个人软弱的很,没有一点担当,我搞不明白,像你这种人怎么能够当好干部?就算把体委的工作都交给你,你有独当一面的能力吗?”
一提到钱,所有人又沉默了下去,其实体委到这帮人都憋着一口气,新体育中心场馆建设把体委给排除在外。市里这个决定明显有些荒谬。
臧金堂道:“新体育中心的建设跟我们体委没什么关系,他们盖好我们就去那里比赛,盖不好,就在老体育场比赛,市里想看到的就是前三名的成绩。”
张扬一伸手握住了崔国柱的手腕,手指搭在他的脉门之上,崔国柱感到一阵刺痛,不由自主睁开了双眼,愕然道:“你想干什么?”
徐光然笑着邀请张扬坐下,他自己回到办公桌后坐了,和蔼道:“张扬,来南锡有几天了吧?体委那边的工作还顺利吗?”
臧金堂也表态会去参加周大年的追悼会。
臧金堂差点没笑出声来,外行,不折不扣的外行,你当体育这么好搞?一年时间这些运动员靠勤奋就能把成绩提上去?臧金堂说得比较委婉:“刻苦训练只是其中一个因素,还有教练员的水平和运动员的自身素质,只有这几个条件全都满足,成绩才能提升起来。”
张扬道:“在体育工作方面我是个生手,你们都比我有经验,咱们的领导层内部应当是民主的、自由的、大家不必顾忌,有什么说什么,只要是合理化的建议,我都会接受。”他意识到今天不点名的话,肯定没人愿意主动发言,张扬望向李红阳道:“李主任,你不但是体委领导,过去还是咱们南锡最优秀的运动员,你说两句。”
徐敏语气冰冷道:“我什么都不喝,我今天来,是想问问你,我们家老崔究竟怎么得罪了你。你把他害得这么惨啊?”说着说着,徐敏鼻子一酸,眼泪就下来了,这也难怪徐敏伤心,崔国柱的情况是越来越差了,非但走不动路,今天开始,连大小便都失禁了,无论找谁会诊,都说崔国柱没毛病,说他是心理问题,自己暗示自己有病。徐敏原本是想不起来找张扬的,是泌尿科主任徐光胜给她指了条路,徐光胜也是觉着徐敏可怜,他和徐敏关系不错,儿子就在徐敏的围棋学校学围棋,像崔国柱这种情况他并不是第一次见,他的老同学静海市副市长王广正上次的状况也和崔国柱差不多,弄到往下体上抹朝天椒的地步,那方子还是张扬给他出的。崔国柱和王广正有个共同点,都是hetushu•com得罪了张扬,看来得罪了这小子没什么好下场,徐光胜当然不能把自己的怀疑说出来,只是暗示徐敏,解铃还须系铃人,谁造成了崔国柱的心理障碍,你去找谁跟崔国柱谈谈,解开了他的心结就好,所以徐敏抱着这个目的前来找张扬。
张扬回到办公室,看到崔国柱的老婆徐敏站在外面,心中不觉一愣,不用问,徐敏肯定是冲着他来的,张大官人现在的面皮早就修炼的油盐不侵,笑眯眯招呼道:“嫂子,您来了,刚才我在开会,快请屋里坐。”
张扬道:“你以为自己得了绝症?”
徐光然道:“我听说了,你立下了要在这届省运会上夺得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的豪言壮志,好啊!要是真能做到,就是给我们南锡市挣足了面子,我一定会重奖你。不过,我得先提醒你,不可以好大喜功,做任何事都要考虑到实际情况。”
崔国柱内心一惊,这厮怎么会知道?他以为张扬是故意在诈自己,冷冷道:“我没你想得那么卑鄙。”
张扬啧啧有声道:“你啊,真是可笑,一个大老爷们躺在床上装病,你恨我讨厌我,有种你站起来把我赶出去?你连站起来的本事都没有了,只会装可怜博同情!”
崔国柱道:“我什么病跟你也没关系,我死活是我自己的事情!”
张扬道:“提起新体育中心,前两天我抽空去工地现场看了看,工程进展缓慢,新体育中心的主场馆还没有建好,更不用说那些训练场馆了,工地现场,很多任务人都在消极怠工,听说他们的工资已经拖欠了好几个月,工人拿不到钱自然没有热情。”
所有党组成员都沉默了下去,这厮不但不切实际,而且好大喜功,目标是你提出来的,以后实现不了就是你自己打自己的嘴巴子,最丢人的就是你。
崔国柱瞪着眼睛吼道:“你还想气死我是不是?你给我出去,没人请你来,你给我从这里滚出去。”
徐光然笑着指点着他,他已经猜到张扬此行的目的了,这小子想要钱!
张扬道:“崔主任,其实我对干什么工作都是无所谓的,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不怕事的人,多重的担子我都敢挑,组织上给我安排什么职位,我就会干什么职位,而且我一定要干好。”
徐敏犹豫了一下,还是离开了病房,她是真没办法了,如果崔国柱还是这个样子,只能送他前往省城找精神专家了。徐敏出门之后,把房门给带上,房间内只剩下张扬和崔国柱两人。
崔国柱再也忍不住了,他大声道:“是,我是醒了,我是想借着这件事给你一个教训,你一个年轻人,不懂得尊重别人,不是我想当什么党组书记,是组织上任命我当得,你起码要对我表示出最基本的尊重吧?你没有,我知道你看我当党组书记不顺眼,认为我抢了你的风头,分走了你的权力,现在我已经辞职了,你如愿以偿了,你满意了?”崔国柱一连串说了这么多,感觉淤积在心头多日的郁闷消退了许多。
萧苕敏道:“我去!我觉着周主任是个好人!”她能够当众说出这句话需要一定的勇气,很多人都在背后说周大年生前和她有暧昧。
依然没人说话。
张扬道:“金牌银牌水平没多少差别,只要我们的运动员刻苦训练训练,成绩就上去了。”
张扬跟着徐敏来到了二院,崔国柱住院以来,他已经是第三次前来探望了。崔国柱可不想见他,看到张扬笑眯眯的前来,崔国柱恨不能抓起鞋子丢到他脸上,可惜他没那力气。
张大官人笑了起来,他的笑声中断了李红阳的话,张扬道:“是和*图*书不是杨教练不愿意配合我们工作?”
李红阳听到张扬点了自己的名,想装哑巴也难,他硬着头皮道:“既然张主任让我说,我就说两句,南锡想拿省运会双榜第一,无论可能性有多少,我们的工作安排首先就是要动员国内所有的优秀运动员回来,众所周知,每个城市都有那么几位或者十几位国家级运动员,这些运动员对省级运动会并不重视,省运会的时候能够会来的很少,如果我们做好动员工作,确保南锡的优秀运动员能够全部回来参加省运会,那么我们的实力就会增强不少,假如其他城市的优秀运动员不能全部返回,此消彼长,我们就有了一定的优势。”
徐敏冲上去拧住崔国柱的耳朵,这两天来的委屈终于找到了宣泄口:“你个王八蛋,当官就这么重要啊?你就这么折腾人啊,你装病,让你装病!”她捶打着崔国柱的肩头,捶着捶着忍不住哭了起来:“没良心的东西,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只顾着当官,只顾着跟别人斗,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你有没有想过?”
崔国柱此时的心情简直无法形容,发了这通火之后,他的体力竟然神奇的恢复了,身体再没有丝毫的不适,可这件事说给谁听谁也不会相信,妻子认准了他是在装病。
崔国柱撸起袖子指着张扬道:“今天我非教训这小子不可,拼着我工作不干了,我什么都不在乎。”
崔国柱道:“敏……我……我真没装……”
李红阳道:“是这样的,如果说我们南锡最有优势的体育项目要数体操,杨广志教练有两名弟子在国家队,还有一个在女子国家二队,上次省运会,包括省队在内,杨教练一共回来了七名学生,就是这七位运动员组成了我们南锡市体操队的主力,在上届省运会上,仅仅体操项目,我们就获得了六块金牌。”
至于段建中,张扬给他的任务就是抓好体委的纪律,整顿运动员教练员的风气,那天的动员会上,张扬也看到了体操教练杨广志的傲慢表现。
徐敏眼圈有些发红,她是来找张扬算账的,不过徐敏这人的涵养一直都很好,原本酝酿看来体委之后跟张扬大吵大闹一场,甚至于冲上去给他一个耳光,帮自家男人出出气,可真正来到了体委,见到张扬,她又做不出这种事情。
徐光然笑道:“说,看看我能不能帮上你!”他嘴上说得十分爽快。
李红阳道:“所以杨教练的态度很关键,这次我和他沟通了一下,希望他能够动员学生回来参赛,可从他的态度来看,有些……”
张扬道:“徐书记,我既然敢提出这个目标,就有几分把握,但是,想达成这个目标,不能只靠我们体委。”
崔国柱道:“我……”
主任助理萧苕敏道:“高水平的教练的确可以起到很关键的作用,想要提升整体的竞技水平,需要骋请国内高水平教练。”
张扬笑了起来:“我就知道!”
张扬点了点头道:“嫂子,我明白,我明白!”徐敏这样想,可崔国柱并不这么想,如果崔国柱能有她的心态,事情也不会弄成这样的地步,他也不会遭受这样的磨难。
张扬忽然想起刚才会上说的,上届省运会南锡一共获得了11块金牌,体操六块,岂不是说体操占了一多半,是南锡夺金的大户。
崔国柱道:“我不用你可怜,也不用你安慰,我的病我自己知道,你放心,我不会垮,我不会赖着你!”
张扬道:“一个人说谎话并不容易,你经常下围棋,应该善于从别人的表情观察他的心理,崔主任,你如果把实话说出来,自己心里会好受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