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1章 刻意激化

张大官人不耐烦的打断他的话道:“小同志,你懂不懂礼貌?我跟你们领导说话呢,你插什么嘴?”当着这么多人,陈阳被他毫不留情的呵斥了一顿,一张脸涨得通红,他好歹也是云东副所长,论年龄他也比张扬大多了,却被张扬称为小同志,人家不是说他年纪小,根本是说他官小。
李长峰疼得满头是汗,嘴上却不肯服输:“已经撞了……你能怎么着啊?你们体委也不能……违章……违章搭起……”
海兰想都不想就答道:“市委书记呗!”
张扬冷冷道:“那辆渣土车是肇事车辆,事情没调查清楚之前,谁都不能拖走!”
胡茵茹道:“我开始对你的省运会有些信心了,广告方面交给我们来做吧,至少在初始阶段,我们可以引来一些大客户,赚取一些口碑,增强一些影响力。”
韩邦军心里这个怒啊,他处处给张扬留面子,可对方根本不给他任何的面子,韩邦军点了点头:“叫拖车!”
身后传来一个紧张的声音:“张主任……手下留情!”
“那你说我应该盖在哪里?”
韩邦军在云东也是一号人物,什么时候被人家寒碜成这样,他火气腾地就上来了:“张主任,请你配合我们的工作!”
李长峰有些不耐烦道:“您爱在哪儿建,就在哪儿建,只要不影响我们工程进度就行。”
李红阳赶紧咳嗽,拉住张扬道:“消消气,消消气!”李长峰的妈就是市委书记徐光然的姐姐,小张主任真是强悍啊,一张口就把市委书记的老姐给骂了进去。李红阳在心底深处是支持张扬的,虽然张扬在新体育中心对面盖板楼,其挑衅之心昭然天下,可李长峰让渣土车把板楼给撞了,的确是对体委的不敬,这件事上不讨个说法,以后体委更让人家看不起了。张扬的强势和臧金堂的退让相比,后者明显让李红阳感到生厌。
张大官人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很响亮的来了一句:“滚蛋!你配吗?”
张扬指着门口道:“板楼离你们工地的大门有五十多米,碍你们什么事了?我现在明白的告诉你,马上把板楼给我恢复原样,我给你24小时,明天这时候如果问题得不到解决,后果你们自己承担!”
胡茵茹道:“会有这么多人接招吗?”
张扬走到渣土车旁边,一把将车门就给拉开了,司机刚刚把引擎打着,还没来得及挂档。张大官人咧嘴一笑,铁管从方向盘中插了进去,手臂用力,只听到喀嚓一声,硬生生将方向盘整个给别了下来。
韩邦军道:“我是劝你!”
胡茵茹笑道:“这次要不要歆颜来当省运会的形象大使?冲着你的面子,肯定不收辛苦费。”
臧金堂和李长峰也很熟,他苦着脸挤了进来,劝道:“大家都是自己人,都是为了搞好省运会,都是为了发展南锡的体育事业,何必呢?何苦呢?都听我一句劝,谁也别较真,没什么大不了的,大家好好谈谈,没有解决不了的问题。”
开渣土车的司机就等着李长峰的这句话,他拉开车门,坐进驾驶室。
臧金堂被他当众这么一说,脸上也不好看,尴尬道:“张主任,别动气,大家以和为贵,以和为贵!”
周围人听到张扬对韩邦军毫不留情的揶揄,轰然大笑起来。
胡茵茹道:“圣火传递?会不会有些邯郸学步,画虎不成反类犬呢?”
张扬道:“你已经了解了,那你说给我听听,今天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臧金堂和韩邦军也是老熟人了,他走过来笑道:“韩所,怎么你们也来了http://m.hetushu.com,只不过是一些小误会,正在沟通。”
韩邦军对张扬这种居高临下发问的口气越发的不爽,他向陈阳使了个眼色,陈阳走过来道:“是这样的……”
这会儿外面传来警笛声,当地派出所的民警接到报警后赶来,新体育中心属于云东派出所,所长韩邦军亲自带队前来,听说是新体育中心工程方和体委之间发生了矛盾,韩邦军也颇为头疼,两边他都认识,不过他和工程方的关系更好一些。
李长峰脾气也上来了:“你敢!你这本来就是违章建筑,撞了也是活该!”
韩邦军道:“张主任,你还是考虑一下大局,别弄得大家都看笑话。”
李长峰怒吼道:“别人怕你,我可不怕你,这里南锡,轮不到你撒野!”
张扬看了李长峰一眼:“你谁啊?”他是明知故问,来这里盖板楼之前,张扬已经把新体育中心工地的情况搞清楚了。
李长峰瞪圆了双眼,要不是他小舅徐光利让他忍耐,依着他的脾气早就出手对付张扬了,根本不会忍耐到现在,这是他和张扬的第一次正面交锋,却想不到张扬如此咄咄逼人,李长峰怒道:“做人给别人留余地就是给自己留余地,你在官场混了也有一段时间了,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懂?”
李长峰可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过去上学的时候就经常争强斗狠,后来总算走了正路,现在跟着小舅徐光利搞建筑,因为大舅徐光然是南锡市委书记,平日里李长峰也都以高干子弟自居,和一帮官宦子弟来往密切,渣土车撞毁板楼的事情就是他故意安排的,虽然小舅徐光利反复嘱咐,张扬这个人不好惹,可李长峰毕竟年轻气盛,他咽不下这口气,张扬把板楼盖在了工地正对门,根本是在故意挑衅。做生意的人最忌讳的就是别人在自己的大门口做文章,李长峰年纪虽然不大,可他十分迷信,认为这栋板楼挡了他们的风水,挡了他们的财路,所以一定要想办法将这栋违章建筑拆除。
“我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今天的事情是一次意外!”
自从常凌峰跟张扬谈过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张大官人就开始转变了以暴制暴的想法,可他来到南锡之后发现,想在短时间内确立自己的政治地位,单单靠处关系是不够的,市委书记徐光然表面上对他笑眯眯的,可对他充满了戒心,夏伯达这个人还是像过去那样八面玲珑,可当领导的缺少风骨实在是大忌,这南锡的体制就像一潭温吞吞的池水,无风无浪,张扬来到这个水潭中,开始存着混日子的念头,可没两天,他的本性就开始表露,他感觉到这池温水在一点点的变热,如果自己不搅出点风浪,就可能会在不知不觉中被温水给煮死。
体委这边只有张扬一个人赶到,力量的对比严重不均衡,张大官人势单力孤,不过他根本没将对方的二十几号人放在眼里,张扬从地上拾起了一根铁管。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小子,给我记住你的这句话!”
张扬和胡茵茹都望向海兰。
张扬道:“你好意思跟我提配合,身为警察首先要懂得公平执法,你来到这里调解矛盾是好事,可你根本没调查清楚情况就一口咬定渣土车失控,你还真能耐,警犭还得闻一闻才能查到线索呢,比你差远了。”
韩邦军阴沉着脸,他挥了挥手道:“大家都散了吧,没什么事,我们会秉公处理!”
张扬道:“那倒不至于,我准备让圣火在平海所有的城市中m.hetushu•com传递,前提是这个城市必须要有赞助商,有人愿意承担传递圣火的费用。”
李长峰大手一挥,跟他过来的有二十多口子人,他大声道:“把车开回去,我还不信了,谁他妈敢拦我们工地的车!”
张大官人笑眯眯点了点头道:“然也!”
臧金堂和李红阳都算看明白了,今天这位张主任是借题发挥啊,他压根就不想解决问题,他存心要把事情给闹大。从盖活动板房开始,他就是埋了颗雷在这儿,就等着别人来碰引线,李长峰高低是耐不住性子,过来趟雷了,也许他觉着自己的腰杆够粗,后台够硬,有资格把这颗地雷引爆,可惜他遇到了天不怕地不怕的张大官人。
张大官人翻脸比翻书还快,马上板起面孔道:“你教训我?”
徐光然表面上把省运会的营销权交给他,其实是在做套,正是徐光然的爽快,让张扬意识到,徐光然想坑他,徐光然不看好省运会,才把这件事放权给他的,权力在多数时候和责任是同等的,给他的权力越大,以后张扬需要承担的责任越大。
张扬眯起双眼,看着那栋被撞得惨不忍睹的板楼:“车辆失控啊!”
张扬道:“我告诉你李长峰,现在给我滚蛋,我保证不追究你们后续的责任,再跟我废话,我马上让人把板楼搬到工地里面去。”
关键时候叫手下留情的人是体委副主任臧金堂,听说现场办公处出了事情,他和李红阳一起赶过来的,两人来到之后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张扬道:“不给你面子?你谁啊?我用得上给你面子吗?”
胡茵茹道:“她不是花样滑冰世界冠军吗?”
李长峰气得差点没吐血,这厮竟然用了如此野蛮简单的方法将汽车留在了这里。李长峰冲上去指着张扬的鼻子道:“你这是破坏国家财物!”
胡茵茹道:“刚才我还担心你过度重视商业,弱化了政治色彩,会为你埋下隐患,可听你这么一说我就放心了,到底是党的干部,什么事情都把政治利益摆在第一位,你的头脑还真是灵光。”
张大官人信心满满道:“这第一棒,我打算免费送给乔书记!你们想想,乔书记第一个把圣火点燃,这不仅仅是体育之火,也是平海的权力之火,省电视台会不会报道?各市县电视台会不会报道?那些城市的领导人会不会想接过乔书记手中的圣火?这可是真真正正的薪火相传,谁不要这个脸面?”
韩邦军皱了皱眉头道:“小事而已,何必呢?”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我忘了告诉你,我最讨厌别人伸手指我!”
张扬道:“我要的是影响,只要把圣火传递搞起来,你们说每座城市跑第一棒的会是谁呢?”
李长峰看到张扬这么倨傲,心底就气不打一处来,可他知道张扬毕竟是个处级干部,自己虽然有些背景,可他到底是社会人员,民不与官斗,还是有必要谦让忍耐一下。李长峰道:“张主任,你刚来,可能对我不熟悉,我是新体育中心工程部经理李长峰。”
如果不是考虑到张扬的身份,陈阳早就发飙了,官大一级压死人,可谁也没见过这么压人的。这不是压人,根本是欺负人。
海兰道:“你把传递火炬当成烧香了,领导传递火炬,让地方企业埋单?”
张扬摇了摇头道:“她不合适,省运会的形象大使我要找一个既能代表南锡又能代表平海,在国内外最有影响力的运动员。”
张扬道:“规划局霍局亲自批准的,我这栋板楼是新体育中心重要规划的一部分,违和_图_书章?违你麻痹。”张大官人气势逼人。
李长峰看到他的动作,内心不由得一沉,早就听说这厮是个人物,一言不合马上大打出手,难道他想对自己出手,李长峰向左右看了看,周围站的全都是自己一方的人,用不着怕他,当下胆气壮了不少。
张扬冷笑起来:“教训我?就你也配?马上给我滚蛋,这渣土车给我留下,刚才给你机会你不要,现在晚了,我改主意了!”
政治上是没有什么个人感情可言的,即便张扬过去对徐光然有恩,可政坛多得是恩将仇报,很少见到以德报怨。张扬想通了这个道理,做事情也就没有了太多的顾忌,他决定展开手脚大干一番,如果徐光然对他听之任之,他会在南锡折腾出一番天地,如果徐光然感觉到利益受到了触犯,那么就会想办法将他排挤出去,这对张扬也没什么损失,刚好可以将省运会这个烫手的山芋扔出去,自己再谋高就,张大官人表面上看起来鲁莽冲动,可他心里已经盘算好了,你有张良计,我有过墙梯,谁能笑到最后还很难说呢。
张扬道:“我从来都是肥水不流外人田,自从我有了这个想法,省运会的广告就打算全都交给你们去做。”
张大官人拧人手指头的功夫一流,不但要把手指关节给拧脱臼,还要让对方痛不欲生。十指连心,李长峰痛得一脑门子汗,他捂着手指头,不断地跺脚。跟他过来的二十多个人呼啦一下围上来了,把张扬围在了正当中。
张大官人仰首大笑,他中气十足,震得在场人耳膜都嗡嗡作响,倏然停下笑声:“那你就试试!”
张扬赶到现场的时候,那辆渣土车还没有来及开走,大半个车身都嵌在板楼内,活动板楼严重损毁,车属于新体育中心工地的,新体育中心工程处经理李长峰闻讯也来到了现场,他向张扬笑道:“张主任,真是不好意思,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想不到我们的渣土车把你们的板楼给撞了,真不是存心,车辆失控,车辆失控。”
张扬指着被渣土车撞烂的板楼道:“以和为贵?我靠!人家都把车开到咱们板楼里了,还以和为贵呢?你有没有一点集体荣誉感?我为谁出头呢?还不是为咱们体委?我还就不明白了,一个小包工头,谁他妈给你这么大的胆子?五十多米的空地,倒不开你的渣土车,就这么寸,刚好开到了我的板楼里。”
韩邦军和张扬还没正面打过交道,听到张扬的话,他心里有些不爽,可对方的级别摆在那里,在表面上他还得表现出一定的敬意,韩邦军走了过去,笑道:“张主任吧,你好,我是辖区派出所的所长韩邦军,今天的事情,我已经了解了,矛盾已经产生了,还是不要继续激化了,我希望你们双方能够心平气和的谈一谈,都是为了南锡的建设发展,没有什么大不了的矛盾。”
张扬道:“工程部经理啊!那好啊,这件事我不追究,你把渣土车弄走,然后把工人叫来,只要一天内把板房恢复原样,我就不再追究。”
李长峰笑道:“张主任,有件事我得跟你说,你把板楼盖在这儿,我们工地都是载重大货,出来进去的很不方便,要不您挪个地儿,损失我们负责赔偿,你看怎么样?”
张扬不慌不忙,他冲着韩邦军点了点头道:“我今儿把话撂在这里,谁敢把渣土车拖走,我就把他的帽檐给撕了!”他的目光宛如两把尖刀一直刺入韩邦军的内心深处,韩邦军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不能m.hetushu.com表现的太过示弱,大声道:“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不要以为自己是国家干部就能任意胡为!”
张扬摆了摆手道:“车子留下,我坚持认为,这辆渣土车是蓄意撞坏我们的楼房!”
海兰叹了口气:“我发现你对官场里面的事情是越来越精通了。”
李长峰道:“张主任,您可能没明白我的意思,你把板楼盖在这里,已经影响到我们的车辆通行了,就算修好了,我也无法保证以后不会有同样事件发生。”李长峰这这句话中充满了威胁的意思,他在向张扬摊牌,你只要敢在工地门口盖,以后这种事情还可能发生。
陈阳道:“还记得唐书记吗?”
看到警察来了,李长峰的腰杆硬了许多,手上的疼痛似乎也减轻了,他扬着已经发紫的右手给韩邦军看:“韩所……你看!”
韩邦军点了点头,政法委书记唐兴生,在即将升任省厅副厅长的时候突然畏罪潜逃,据传这件事和张扬有着直接的关系,张扬这个人不好惹,韩邦军拿起手机联络了宁武区分局局长贺学东,他是想征求贺学东的意见。
张扬原本是不想出手对付李长峰的,可这混蛋出口成脏,居然还敢伸出手指头戳自己,他也不去打听打听,论到单兵作战能力,这平海体制内有谁敢和张大官人争锋?
韩邦军有些不耐烦了:“张主任,任何事都要讲究证据。”他嘴上说公道,可明显向着李长峰一方。
李长峰笑道:“张主任应该去问规划局!”
张扬道:“我相信是意外,所以我没怪你们啊,让你给我恢复原样,这要求过分吗?”
张扬道:“你说渣土车失控,好啊,咱们就调查一下,渣土车是不是失控,如果证明车辆不存在机械故障,他们会不会又说是司机个人的操作不当?别跟我玩里格朗,什么人我都见过,今儿这渣土车我是扣定了,想把车弄走,好办,十二个小时内把这里恢复原样,不然我自己盖!”张扬指了指新体育中心的大门道:“就挨着你的工程指挥部盖!”
张扬道:“乔书记接招,平海各市级领导就会接招,他们接招地方企业家们就会接招,一旦大家都把传递火炬当成了一种荣耀,就会争先恐后,就会存在竞争,有了竞争,我们省运会的地位就会在无形中提高了。”
海兰道:“我倒是知道一位!”
这话张扬可不爱听,他冲着臧金堂道:“臧主任,你到底站在哪边啊?”
韩邦军万万没想到这厮会傲慢到这种地步,一张脸立时憋成了紫茄子。这会儿心里最好受的要数陈阳了,他和韩邦军没啥矛盾,也不是幸灾乐祸,刚才张扬把他寒碜了一顿,他正在这儿尴尬呢,心说以后要在所里抬不起头来了,可没想到所长韩邦军比自己的境遇还惨,人家直接就让他滚蛋,跟韩邦军一比,陈阳要好受多了,这下不用担心有人笑话他了,要笑话也是先笑话韩邦军。
李长峰怒吼道:“你以为自己是谁啊?你在我们工地对面违章违建,你还有理了?”
张扬早就听说关芷晴的大名,可是他并不知道关芷晴是南锡人,如果谈到名气关芷晴绝对是南锡籍运动员中的翘楚,如果她能够答应当这次省运会的形象大使自然最好不过,可以关芷晴的名气,她怎么可能将这种级别的比赛看在眼里?张扬道:“就怕请不动人家。”
张扬冷笑道:“碍你眼了,所以你就让渣土车过来撞?”
张扬道:“规划局说我应该把组委会设立在新体育中心,你们没盖好,我没办法搬进去。”
李长峰伸手在张扬的hetushu.com肩头用力一戳:“我他妈就指你了,你有什么了不起?”他戳了一下,还想戳第二下,可惜张扬不给他这个机会了,闪电般握住他的两根手指,咔啪一声就将李长峰的两根手指拧脱了臼。李长峰疼得惨叫一声,张大官人扬起右掌,准备给他脸上再来一大嘴巴子。
海兰道:“我前阵子做过她的访谈,她的资料我了解,祖籍平海南锡,从小父母离异随母亲去了美国,五岁开始接受花样滑冰的训练,十五岁就夺得全美花样滑冰冠军和世界冠军,从那时候起,到现在的五年期间已经获得了四次世界冠军,五次全美冠军,一次奥运冠军!”
海兰道:“你就不怕没人接招?”
来到现场之前,韩邦军已经问明了情况,跟他一起前来的副所长陈阳低声道:“闹事的是体委主任张扬,他和咱们张局私交很好。”
胡茵茹惊声道:“你该不会疯狂到去拍卖火炬吧?”
韩邦军道:“张主任,李经理已经解释过了,他们的渣土车是因为失去控制才会撞坏了你们的活动板楼,他们也愿意承担全部的损失……”
韩邦军道:“臧主任啊,看来你们沟通的效果不怎么样!”他走过去看了看破那辆肇事的渣土车,向李长峰道:“李经理啊,叫拖车,把渣土车先弄走!”
张扬道:“这件事并不难,这跟烧香一样,最近我看了一篇新闻稿,说北原刚抓了一个贪官,据说此人信佛喜欢烧香,下面的企业干部知道他的这个爱好之后纷纷投其所好,为此没少偷偷给寺院香火钱,为的是让这位官员始终能烧上头柱香。”
张大官人淡然笑道:“你怎么处理你的人那是你们自己的事情,我现在关心的是,我这座板楼的损失怎么办?”
李长峰听到张扬语气如此强硬,不由得也火起来,在南锡还很少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李长峰道:“张主任,我好话给你说尽,损失我答应赔偿,可你为什么非得要把板楼盖在我们对面!”
海兰道:“她父亲去世了,就埋在南锡,每年他的忌日,关芷晴都会前来拜祭。”海兰停顿了一下又道:“这个月底就是他的忌日,不出意外的话,关芷晴一定会来。”
贺学东的回答很简单:“查明情况,秉公处理。”
李长峰道:“张主任,你初来南锡,对这儿的情况不熟悉,我不怪你,可没有你这么干的,对着工地的大门盖板楼,根本是不给我面子。”李长峰越说情绪越是激动,终于憋不住火了。
张扬正在筹划火炬传递的时候,他的组委会现场办公处遇到了麻烦,新体育中心工地一辆载满渣土的大货车,倒车失控,整个车厢全都倒入了活动板楼内,幸好板楼内当时没有人在,才没有造成更惨重的损失。
张扬笑了起来:“你的意思是我把板楼盖在这里不合适?”
韩邦军率队来到现场的时候,体委刚刚盖起的那栋板楼已经被几百口子人里三层外三层给围拢起来,其中有民工,也有过来看热闹的。发生纠纷的双方是体委主任张扬和新体育中心工程部经理李长峰。
看到二十多个身强力壮的大汉把张扬给围了起来,体委副主任李红阳怒了,他大吼道:“干什么?你们还有没有法律意识?纠集这么多人冲击国家机关,信不信我报警把你们全都抓起来?”
李长峰忍着痛叫道:“谁……没有法律意识?他先损坏了国家财物……然后又打人……”
李长峰点了点头道:“我刚把司机训了一顿,扣发他这个月的奖金。”
海兰道:“人称冰公主的关芷晴!”
李长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