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2章 底气

乔鹏举对眼前出现的状况早有心理准备,端起酒杯冲着梁成龙道:“都喝多了,玩的!”
梁成龙笑道:“乔总,对不住,今天我先答应张主任了。”
张扬道:“年轻人就得经常教导,不然他们惹了事,人家不但要怪他们不懂事,也会怪罪当家长的。”这厮根本不知道客气,摆出一副家长的面孔。
张扬道:“我答应张德放了,乔总你跟我一起去吧。”
乔鹏举喝了口水继续道:“你跟何长安能联系上吗?我急着找他。”他在京城的时候曾经和何长安一起帮过张扬和秦欢,所以会有此问。
张德放道:“以后这种事情别把我扯进来,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徐光利话虽然这么说,可在李长峰离去之后还是给宁武区公安分局局长贺学东打了电话,既然这件事警方已经介入了,他还是让警方帮助解决这个问题。
张德放心中这个苦啊,我他妈今儿不是犯贱吗?干嘛搞这种事情,把张扬这瘟神给招来,这不是自己找不痛快吗?
新世纪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徐光利在办公室里看着这个月的财务报表,工地发生的事情他已经知道了,徐光利这个人虽然学历不高,可他肚子里还是有些墨水的,他早就知道外甥李长峰沉不住气,所以专门叮嘱过他要忍耐,徐光利最喜欢看的书就是三国,他认为上兵伐谋,做任何事都要以谋略为先,动辄拳脚那是粗人干的事情。徐光利高中没毕业就进了铸铁厂,改革开放之后,他又卖起了猪肉,随着手中资本的不断增加,他又开起了饭店,搞起了工程,他没什么学历可,自认为智慧并不逊色于自己的两个哥哥,他有的是社会经验。
张扬道:“背景怎么了?有背景就能欺负我啊?有背景你们警方就为虎作伥啊!”
乔鹏举道:“张局啊,这事儿跟谁都没关系,徐光利骂我,你听到没?”
李长峰道:“二舅,你怎么老向着外人说话?”
众人在张德放的提议下喝了这杯酒,徐光利道:“张主任,咱们这次真是大水淹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识一家人啊。”
贺学东和徐光利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听徐光利说起这件事,他打包票道:“徐总放心,只是小事一桩,回头我出面给体委方面做做工作。”
贺学东挂上电话,目光望向坐在沙发上的云东派出所所长韩邦军,笑道:“老徐的电话!”
韩邦军道:“贺局,他威胁要把我帽檐给撕了,你说有这样的国家干部吗?”
徐光胜点了点头道:“也好,直接见面更好!我不跟着掺和!”
徐光利笑着向张扬伸出手去:“张主任好,早就听说你的大名,久仰久仰!”
徐光利微笑道:“与人方便,与己方便嘛,等新体育中心建好了,你们再搬过来就是。”
徐光利咬牙切齿道:“分明是土匪行为,一个国家干部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素质?”
徐光胜半信半疑道:“真的不用我出面?”
徐光利叹了一口气,把电话机扔在了办公桌上,此时听到外面的敲门声,徐光利舒了一口气道:“进来!”
徐光利苦笑道:“大哥,市里给我们划拨的工程款到现在还不到一半,购买建材都不够!”
韩邦军道:“他总算舍得现身了,工地出这么大的事情,到现在连个人影都不见,什么事情都推给了我们警方,他们和体委之间的内部矛盾,应该他们双方自己解决,跟我们有什么关系?”韩邦军对徐光利的怨念还是很大的,从事情发生到现在徐光利一直没有现身,韩邦军给他打了几次电话都不接。
梁成龙的出现并没有让张德放感到惊奇,可是张德放并没有想到乔鹏举也来了,他笑着把张扬三人迎了进去,梁成龙估计的不错,今晚张德放摆酒的目的就是为了化解白天的事情,出席当晚饭局的有新世纪建筑公司的老总徐光利,新体育中心项目经理李长峰,此外还有宁武分局的局长贺学东。
这句话一说,张德放也觉着脸上挂不住了,毕竟今天晚上都是他把所有人聚到一起的,张扬从一开始表现的有些太过强势,张德放笑道:“张老弟,今儿这事儿到此为止,咱们别追究了!”
徐光利道:“张主任,多条朋友多条路,大家相互理解一下吧。”他已经开始动气了,脸上的笑容也显得不是那么自然。
李长峰一肚子气,可张德放是南锡公安局代局长,人家都把这句话说了他不能不给面子,再加上他小舅徐光利悄然给了他一个眼色,李长峰知道,今天这个头必须得低,为什么?为了大局,李长峰端起酒杯,向张扬道:“张主任,今天的事情全都是一场误会,冒犯之处还望多多海涵。”他能说出这番话已经很不容易,认为自己给足了张扬面子。
徐光胜走了之后,徐光利怒视李长峰道:“你可真行啊,让渣土车去撞人家的板楼,要是里面有人怎么办?闹出人命,谁能帮你兜着?”
张德放笑得越发开心:“行了,咱们什么交情,我能让你吃亏吗?快点准备准备,六点半啊,一定别晚了。”
仇人相见分外眼红,从张扬进入包间的时候开始,李长峰的一双眼睛就充满怨毒的瞪着他。
乔鹏举道:“我本来还以为张扬欺负人,可现在看起来,他根本是让别人给欺负了,张局,今儿晚上,十二点,我们哥仨,准备在新体育中心盖楼,欢迎警方前来维持秩序。”说完这句话http://www•hetushu.com,乔鹏举扬长而去。
徐光利不屑笑道:“我借他一个胆子,南锡还轮不到他说话!”
张扬根本没有理会他,目光仍然盯着李长峰道:“今天我跟你说过的话你还记得吗?”
李长峰被他这么一威吓,心里不由得有些发虚,毕竟今天的这场风波是他挑起来的,他原本也没想把事情搞得这么大,只是想给张扬一些教训,让他知难而退,想不到张扬的态度如此强硬,根本就是得理不饶人。
看到张扬走了,韩邦军打心底舒了一口气,陈阳凑过来道:“韩所,拖车来了!拖不拖?”
乔鹏举笑着点了点头,端起面前的一杯酒一口气喝干了,然后扬起酒杯啪!地一声摔了个粉碎,起身指着徐光利的鼻子道:“徐光利,今天的话给我记住!”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那得看徐书记的态度!”
工地打来了几个电话,徐光利知道大家都希望自己露面,可越是如此,他越不能露面,徐光利认为来者不善,善者不来,张扬胆敢在工地对面建活动板房必然是有所依仗的,徐光利认为自己不能轻易出手,只要出手就要找准要害,一击必中。外甥既然把事情闹起来了,也不是什么坏事,刚好可以试探一下张扬的实力。
张扬一边吃菜一边道:“好说,好说!”
乔鹏举道:“不是我挑事啊,这孙子也太嚣张了吧,开着渣土车把体委大楼给撞了,这是打你这位体委主任的脸。”乔鹏举所这句话根本就是在挑事儿。
张德放这会儿只有挠头的份儿了,苦笑道:“我说哥几个,给我点面子,都喝多了,明儿再说行吗?”
梁成龙道:“我怎么觉着你准备耍赖啊?”
张扬道:“我正打算找你帮忙呢,你这不就来了吗!”
徐光利叫了声二哥,起身道:“别人刚给我捎来了点大红袍,我泡给你尝尝。”
李长峰想起今天和张扬冲突的情景,心里多少有些没底,低声道:“小舅,我们该怎么办?”
李长峰对这位小舅还是很畏惧的,他低声道:“谁让他在我们对面盖楼来着?我总不能被人欺负到门上了还不吭声,人家会怎么看我?”
张扬道:“在南锡你算个人物,可你他妈得有自知之明,想让别人给你脸,你得自己争气,自己不要脸,就别怪我不客气!”张大官人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啪嗒一下摔烂在地面上。
张扬猜测到乔鹏举一定遇到了麻烦,所以他才会急着联系何长安,张扬故意叹了口气道:“我自己都一屁股麻烦,哪顾得上其他的事情。”
徐光利看似成竹在胸道:“什么都不用做,静观其变,我倒要看看,他到底有多大的胆子。”
张德放慌忙道:“张老弟,别介啊,别跟年轻人一般计较。长峰,你给张主任敬杯酒赔个不是,这件事就这么结了。”
贺学东笑道:“徐总放心,我保证你们的工程进度不会受到影响。”
乔鹏举道:“你能联系上何长安吗?”
张扬道:“让你过来不是让你幸灾乐祸的。”
徐光利笑道:“今天的事情我真不知道,小峰给我解释了,真的是一场误会,张主任你负责体委工作,我们建设的是新体育中心的工程,说起来我们还是给你打工的呢,你是我们的直属领导。”
张扬没吭声跟着走了,梁成龙最后一个走得,他向张德放拿捏出左右为难的表情,摇了摇头道:“我他妈烦死了,怎么交了这么两个朋友。”
乔鹏举道:“盖房子我可不会,捧个人场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他们两个都是聪明绝顶的人物,知道张扬想利用他们的身份壮壮声威。原本他们没必要跟着掺和,可他们又有一个共同点,一个建设一个投资,全都被深水港工程给拖住了,目前南锡的困境也是他们的困境,两人因为现在的处境都把这种不满算在了徐光然的头上,所以都想发泄一下,张扬的提议自然得到了他们的响应。
张扬道:“张德放请我吃饭,你去吗?”
乔鹏举笑道:“张局今晚是当和事老的,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跟着过来蹭饭了。”
市委书记徐光然是从二弟徐光胜那里知道这件事的,外甥李长峰的手指被张扬弄脱臼,他去医院找二舅徐光胜,徐光胜听说这件事暗叫不妙,把外甥带到骨科看了看,他已经见识过张扬的手段,害怕张扬也用同样的方法对付自己的外甥,可这次张大官人把李长峰弄脱臼的手法很普通,带到骨科一看,很轻松就给复位了,张扬考虑得很周全,他要的是把事情闹大,李长峰只是一个小角色,根本犯不着和他一般见识,那种高妙的分筋错骨的方法用在他身上太浪费。
李长峰就快哭了:“还不冲动啊,他都打到我脸上了!”
李长峰听到张扬的话顿时忍不住了,他举起酒杯啪!地一声就摔了下去,酒杯四分五裂,在场所有人都意料到这个结果,可所有人都不出意料的都愣在那里,李长峰指着张扬的鼻子就骂道:“你他妈什么东西?我小舅给你脸,你他妈根本就不要脸!”
李长峰道:“他很了不起吗?这里是南锡,不是江城!”
乔鹏举笑了:“成龙,跟咱们没关系,喝酒!”
梁成龙帮衬道:“我靠,有这么寒碜人的吗?”
徐光利叔侄两人愣在那里,两人觉着不对,可又说不清今晚究竟不对在哪里。
乔鹏http://m•hetushu.com举和梁成龙是被硬拉着过来的,对这件事抱着旁观的态度,宁武分局的贺学东不方便说话,毕竟张德放这位领导在这里,要说话也应该是他。
乔鹏举抬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向张扬道:“我早就看出来了,你小子就想坑我,得,今晚十二点,我他妈帮你盖楼!”
梁成龙笑了,他是真不看好张扬能在南锡常呆。张扬之所以敢毫不顾忌的这么干,其根本原因就没打算常呆。
李长峰半边脸都被打肿了,他捂着脸,期期艾艾的望着徐光利:“小舅,我他妈跟他拼了!”
却是他二哥徐光胜和外甥李长峰一起回来了。
张扬道:“我长这么大没让人这么欺负过,他徐光利什么东西啊?仗着大哥是市委书记敢跟我来这么一手。”
韩邦军想起张扬刚才的那句话,谁敢把渣土车拖走,他就把谁的帽檐给撕了,对警察来说,最悲惨的事情就是帽檐让人给撕了,这意味着被清除出警队。韩邦军抿了抿嘴唇,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拖!”
张德放愣在那里,今天的事情的确不好收场了。
张德放慌慌张张跟了出去,在电梯处截住了张扬他们三个,张德放苦笑道:“我说哥几个,都给我个面子,何苦闹这么僵呢?”
乔鹏举道:“性质是一样的,反正是打你脸。”他说完这句话居然又不怀好意的补充了一句:“你打算就这么忍了?”
张扬摇了摇头道:“今天中午十二点的事儿,晚上十二点,你给我找工人,我带着去新体育中心里面盖楼。”
梁成龙道:“知道他大哥是徐光然你还这么玩?”他何等脑筋,稍稍一想顿时就明白了,低声道:“你不打算在南锡玩了?”以他对张扬的认识,张扬绝不是个傻子,这厮做事虽然高调,可是每一步都有明确的目的性。
徐光利这会儿已经气疯了,怒吼道:“你他妈闭嘴!”
张扬道:“你一口一个老弟喊着,我这心里还真热乎乎的,你可千万别让我失望,我现在刚学会翻脸不认人。”
这次轮到梁成龙笑了,他冲着乔鹏举点了点头道:“说你的啊!”
张扬笑道:“你分明就是挑事儿,第一,开车的是李长峰不是我孙子,第二,渣土车不是他开的,第三,渣土车撞得是活动板楼,不是体委大楼。”
梁成龙端起茶杯喝了一口,淡然道:“张扬,有人骂你啊!”
张扬道:“今晚我打算把板楼盖起来,你们俩能帮帮忙吗?”
张扬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我打算搞个省运会火炬接力,乔书记能跑第一棒吗?”
乔鹏举笑道:“误会,张局,你当我聋子还是当我傻子?”
张扬笑道:“就你,也配?”
张扬笑道:“徐总打算怎么解决啊?”
韩邦军道:“如果不是顾忌他是领导,我当时铐了他的心都有。”
张扬道:“他跟我也不错啊。”
徐光利道:“我在宁河路有一栋楼,一直都闲置着,距离新体育中心也不远,张主任需要的话,拿去用就走了,我不会算租金的。”徐光利做出了让步。
徐光利没说话,他觉着自己要是答应了,很折面子。
徐光然道:“你当初答应什么?称自我标榜的实力呢?”
“大哥,自从我接下这个项目之后,建材接连涨价,我做下来几乎不赚钱了。”
李长峰忍不住了,怒道:“是你太过分,跑到我们工地大门对面盖楼,你有没有考虑到我们的面子?”
让徐光然生气的是,徐光利在即将挂上电话的时候又向他叫苦:“哥,市里答应的工程款还没有到账,你帮我督促一下,我都没钱给工人开工资了。”
张扬道:“徐总这话我有些不明白。”
臧金堂又走过来劝张扬:“张主任,这件事闹下去没啥意思,我看就这样吧。”
张扬道:“我真不明白,市里怎么会用你这种人?损坏公家财物,冲撞国家机关,纠集几百口子人过来闹事,李长峰,聚众闹事可不是小事,要是再和黑社会性质扯上联系,搞不好就得进去。”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你到底哪儿冒犯我了?”
韩邦军道:“贺局,您是不知道今天的场面,那个体委张主任嚣张跋扈,目中无人。”
李长峰瞪大了两只眼睛,指着张扬道:“你他妈就是给脸不要脸!”
张扬也笑着和他握了握手道:“说起来咱们还是邻居呢,以后等我们的办公地点搬过去了,大家见面的机会更多。”
李长峰不说话了,闷了一会儿又道:“他说给我十二小时,如果明天我不把板楼恢复原样,他就在我们工程指挥部旁盖楼。”
李长峰道:“小舅,你是没看到他嚣张的样子,我答应赔偿他,还准备给他另选一块地方盖板楼,可他倒好,非得让我给他恢复原样,还给我规定时间,太他妈欺负人了,我开始也没打算跟他翻脸,可他把渣土车都给扣了,云东派出所韩所带人去调停这件事,也被他给骂了,还威胁要把韩所的帽檐给撕了,我就不明白了,谁给他这么大的胆气?”
徐光胜道:“不用,我是专门送小峰回来的。”
乔鹏举也拉了张板凳在张扬的办公桌旁坐下,乐呵呵道:“听说你的楼被徐光然的外甥给拆了。”
贺学东道:“小韩,话可不能这么说,我们辖区出了事情,我们当然要负有连带责任。”
张扬摇了摇头。
张扬起身来到一旁拿了两瓶矿泉水给他们。
乔鹏http://www.hetushu.com举笑了起来:“我可帮不上你,我今天过来是为了一件事。”
徐光利表现的还算有些风度,脸上带着微笑。当他看到乔鹏举和梁成龙陪着张扬一起过来的时候,心中对张扬不由得又看重了几分,难怪这小子敢这么嚣张,原来他果然有些能耐,能和这些平海高官的子女打成一片。
李长峰道:“什么话?”
徐光利冷哼一声道:“都他妈当自己是一号人物,这里是南锡,我还不信了,他们还敢翻天?”
张扬道:“你会干什么?找你就是为了盖楼!”
徐光利瞪了李长峰一眼道:“你做事情就是冲动,什么事情不能好好解决?非得弄到这种地步?”
贺学东道:“消消气,执行任务中受到点委屈是在所难免的。”
张扬叹了口气道:“乔哥,别觉着自己是个人物,在南锡,你屁都不是!”
徐光利笑道:“二哥,你放心吧,这件事我会处理好。”
乔鹏举路过这里,专门上来请张扬吃饭的,看到梁成龙也在,不由得笑了起来:“今儿真是巧啊,全都凑到了一起,知道我准备请吃饭吗?”
张扬道:“还别说,你眼光还真不错,那别墅我先住一阵子,过两天再还你。”
贺学东笑道:“他说了不算,咱们公安系统的事情轮不到他管。不过……”贺学东停顿了一下又道:“他和张局的关系不错,这件事还是要给张局打个招呼,让他来解决这件事。”
徐光利道:“贺局,听说这个人很难搞,你知道的,新体育中心是城市重点工程,现在我们的工期很近,真的耽误不起啊,如果因为这件事耽误了工程进度,市里追究下来,我可承担不起这个责任。”
张德放道:“既然是误会,你们就喝两杯酒,这件事从此作罢。”他认为自己有资格说这句话,张扬和徐光利也会卖给他这个面子,可现实并非是他想象中那样。
徐光胜道:“哪有那么严重,你什么人不好得罪非要得罪他?”
所有人都没有反应,过了一会儿,听到乔鹏举吭吭咳嗽了两声,张大官人一脸的笑容:“孙子嗳,你把刚才的话再重复一遍!”
徐光然道:“你别跟我在这儿叫苦,公事公办,我不管你想什么主意用什么方法,我要看到成绩,明年六月份之前,你必须建好所有的体育场馆,如果拖延后果自负!”说完他就挂上了电话。
李长峰垂着头,紧咬着牙恨不能冲上去把张扬给掐死。
张扬道:“可我就是喜欢原来的地方,我不想搬,徐总,既然你把张局请过来了,我怎么都得给你一个面子,这么着吧,我给你们两天时间,把我们体委的板楼恢复原样,我绝对不会追究。”
张大官人笑道:“不劳你大驾了,我和成龙就办了!”
李长峰怒不可遏道:“修个屁,我他妈还不信了,他一体委主任敢把我怎么着!”
徐光然感觉到很诧异,张扬不会不知道李长峰是他的外甥,知道了还这么干,那就是不给他面子,身处在现在的位置上,凡事都要考虑的全面,徐光然认为张扬之所以敢这么干应该不是一时冲动,十有八九有人在他的身后撑腰。考虑了一会儿之后,徐光然给三弟徐光利打了一个电话,他交代徐光利要亲自处理这件事,不要把事情闹大。徐光然之所以不想事情闹大是有原因的,三弟徐光利的新世纪建筑公司承包了新体育中心的建设,虽然通过正常的竞标流程,可是在南锡市内仍然遭到了不少的非议,事实表明他的这个三弟做事的确有欠火候,新体育中心工程严重滞后。
张扬笑道:“徐总是想让我搬家啊!”
张德放笑道:“乔总,平时我想请你都请不来,今天咱们沟通感情为主,你来了更好,帮忙说和说和。”
张德放拦住徐光到,其实他是好意,他了解张扬,这小子发起飙来什么人的面子都不给,他是在保护徐光利,可徐光利不领情,指着张扬道:“长峰没说错,你就是给脸不要脸,当个体委主任就能为所欲为了?我告诉你,在南锡没人敢不给我面子。”
贺学东愣了一下:“云东派出所的所长,人不错的……”
李长峰道:“挑事也是他在先,南锡这么大地方,他为什么非得跑到我们工地门口盖楼?”
张扬乐呵呵道:“我脾气也不好,还好我没吃亏!”
梁成龙冷笑了一声道:“十有八九是帮忙说和的,他和徐光利的关系不错啊!”
张德放看到情况有些不妙,慌忙插口道:“是啊,大家相互理解,我看,要不这样,张主任把板房向旁边移一些,不要正对工地的大门,徐总在两天内把板房给建好怎么样啊?”
两人说话的时候,有人过来找张扬,巧的很,也是他们的老熟人,乔振梁的公子乔鹏举。
徐光利皱了皱眉头,虽然他心里很恼火,可这厮仍然装出心有城府的样子:“别冲动,冲动解决不了问题。”
张扬道:“不劳你操心,你只要把板楼给我建好了,规划局拆或不拆是他们的事情。”
张扬道:“该说的我都说过了,如果有人硬要自找难看我也没办法。”他转身走向自己的皮卡车。
臧金堂和李红阳两人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半边楼,两人都不知道说什么好。
徐光利笑道:“我和张主任还是头一次见呢,今天的事情是一场误会,我这个外甥脾气不好,冒犯之处还望海涵。”
张扬笑道:“时代变了,现和图书在流行的是翻身农奴把歌唱,很少有人把领导放在眼里了。”
张扬道:“其实这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战斗,梁成龙口口声声说什么强龙不压地头蛇,压不住地头蛇的那就不是真龙,朋友之间得相互帮助是不是?要是各顾各,还谈到什么战斗力?咱们不是哥们吗?现在我有难了,你总不能视而不见吧?”
张扬道:“张哥,我还叫你一声哥,李长峰让人把我的板楼给撞了,我有言在先,谁把渣土车给我弄走了,谁他妈就得把帽檐给我撕了,云东派出所的韩邦军,你看着办。”
徐光利开始明白了,人家要赔偿是假,挑事儿是真,他笑道:“张主任,大家能坐在一张桌上,都是朋友,当今这社会,无论做生意还是做朋友都得讲究个面子,你们体委的那栋板楼本来就不属于规划范围内,是违章建筑,就算没有今天的事情,规划部门早晚也会让你们拆掉。”
徐光利不满的瞪了李长峰一眼:“胡说什么?我们是正儿八经的生意人,做什么事都要光明正大。”
乔鹏举道:“你知道的,深水港投资我和何长安有一些合作,现在投资遇到了麻烦,我必须要跟他联系。”乔鹏举说得风轻云淡,可眉宇间已经暴露出一些焦急的意思。最近深水港投资出了问题,乔鹏举在这一项目上倾尽全力,所以他十分的紧张。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他冲着徐光利道:“你这个外甥,不但脑子不好,记性也不好。”此言一出,张德放和徐光利同时色变,徐光利脸色之所以改变是因为张扬这话充满挑衅的味道,张德放脸色变了是因为他听出来了,张扬根本就是想闹事。张德放见惯风浪,他马上意识到今晚的事情不能善终,他忽然想起下午张扬在电话中说的话他刚学会翻脸不认人,我靠,你他妈翻脸不认人不会第一个就用在我身上吧。
张德放无言以对,徐光利骂乔鹏举那句话根本是话赶话,一不小心溜出来了,可乔鹏举认真了,张德放笑道:“误会啊!”
一群人都跟着笑了起来,张德放举杯倡议道:“来,大家一起干了这杯酒。”
梁成龙拉了张椅子在张扬对面坐下:“我还当你真傻到要把省运会这烫手的山芋接下来呢,好!这么干等于公然打徐光然的脸,他能容你才怪!”梁成龙考虑问题还是比较全面的。
韩邦军让派出所的警员驱散围观的群众,李长峰也悄悄授意跟他过来壮声势的那些帮手赶紧离开,黑社会性质可不是玩得,他可不是什么黑社会,可流言可畏,张扬这种人什么话不敢说?
张扬不屑道:“你这么大人了,怎么敢做不敢当呢?敢惹事就得敢担当!别总想着家人给你擦屁股。”
张大官人笑道:“我这次得罪了徐书记,还不知在南锡能呆几天呢,你急个毛啊。”
徐光利道:“争一时之气有什么意思?我们承包体育中心工程,本来就有很多人说三道四,我越是想低调,你越是给我惹事。”
徐光利骂乔鹏举只是脱口而出,事后他也后悔,不过徐光利也是个硬气的人物,既然脸皮扯开了,他就不怕事,望着一脸委屈的外甥,徐光利心中的火上来了,过去听到张扬嚣张,今天他算亲眼见到了,在大庭广众之下,张扬竟然敢打他外甥的耳光,和这种人,他要势不两立。
徐光然怒道:“钱钱钱,你就知道要钱,新体育中心的工程进展缓慢,按照当初的要求,主体育场早就该封顶了,你怎么回事?钱少给你们了?当初竞标的时候你信誓旦旦,可现在你看看,工程搞成了什么样子?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我告诉你,工期不能拖延,如果继续这个样子,别怪我不顾及兄弟情面。”
张扬道:“我说你能别提这件事吗?”
徐光胜道:“是得好好说说他,这孩子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
梁成龙苦笑道:“认识你算我倒霉,不但出工还得出力。”
张德放看到张扬一脸的笑容就知道今晚要坏事儿,慌忙道:“干嘛这是,今天我请喝酒,都别胡说八道,坐下说!”
徐光胜道:“不是我向着外人说话,这件事根本就是你挑起的嘛,门口这么大地方,你们渣土车非得去撞人家的板楼?”
李长峰小声建议道:“小舅,要不这件事跟我大舅说说。”
徐光利道:“渣土车还在他手里?”
张大官人呵呵笑了起来,李长峰坐在他对面,可眼前一花,紧接着他听到啪!地一声脆响,然后脸上才觉得一麻,身体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脑袋撞在后墙上,一屁股坐了下去,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张扬抽了一个大耳刮子。
张扬转向梁成龙道:“听到没,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这口气我要是不挣回来,以后什么脸面前没有了。”
乔鹏举骂道:“你小子真是一滑头,自己惹了麻烦还打算把哥们都拖进来?”
徐光利皱了皱眉头,张扬比他想象中更加嚣张,徐光利这个人总喜欢故弄玄虚,平日里就喜欢装出莫测高深的样子,他想了一会儿,其实他脾气也不好,一个杀猪出身的屠户,就算是经过这些年文化的包装,其核心仍然是不会变的,徐光利道:“他真这么说?”
梁成龙道:“成,明儿我让工人过去把楼给你修好了。”
按照徐光利的想法,他想通过其他途径让张扬知难而退,先通过规划局,然后可以停水断电,总而言之对付张扬的方法有很多,可他没想到http://www.hetushu.com自己才使出了第一个方法,外甥就沉不住气了,用渣土车撞毁了体委的那栋违章板楼。
贺学东今天整个晚上都表现的相当低调,连话都没多说一句,他也不是傻子,看出来了,今晚过来的全都是人物,随便哪一个都不是他能够应付的,贺学东低声道:“张局,这事儿……”
张大官人的目光盯住李长峰道:“今天的事情是不是你搞出来的?”
徐光利道:“不用,回头我直接找他。”
梁成龙道:“好,那你说,找我什么事儿?”
徐光利又瞪了他一眼:“你大舅什么身份?这点儿小事用得着麻烦他吗?”
张德放那边哈哈笑了起来:“老弟啊,你别生气,今晚我做东请吃饭,海天大酒店,有什么怨气咱们当面倾吐,这疙瘩我一定帮你解开了。”
李长峰摇了摇头道:“他撂下狠话之后走了,韩所让人把渣土车给拖走子,刚刚送去修理厂,方向盘都被他给掰断了。”
李长峰嘴唇动了一下没说话。
徐光利道:“这样吧,你们的损失我负责赔偿,不过你们的那栋板楼盖得也的确不是地方,我们进料的大车每天从那里出入,一来对道路交通有所影响,再者说,你们在那儿出来进去的也不安全是不是?”
韩邦军道:“臧主任你们还是心平气和的谈一谈,都是自己人,没必要搞得这么僵!”他说完带队走了。
李长峰道:“小舅,你是没跟他打过交道,这个人蛮横不讲理,不给他点教训,他根本不知道我们的厉害。”
徐光利的脸色顿时变了,他一直提醒自己要有涵养,可面对张扬这种角色,他忽然发现涵养根本没有任何效力,徐光利也扬起酒杯,不出意料,马上就传来玻璃的碎裂之声,徐光利怒吼道:“张扬,你欺人太甚!”
张德放这会儿哭得心都有了,他苦笑道:“何必呢,小事儿。”
渣土车被从板楼里拖走之后,那栋板楼失去了支撑,轰隆一声,半边都坍塌了下去。
梁成龙笑了起来,他双脚翘在张扬的办公桌上:“那啥……我那别墅你打算什么时候还给我啊?”
徐光利道:“我今天把小峰狠狠批评了一顿,一个年轻人怎么可以不分轻重,怎么可以对上级领导这么没有礼貌呢!”徐光利表面上是在说李长峰,可所有人都听出他的言外之意,他分明在暗指张扬没有把徐书记放在眼里。
张扬回到体委后不久,就接到了南锡市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的电话,张德放的语气颇有些无奈:“老弟,你搞什么?新世纪建筑公司的背景你真不知道吗?”
张扬放下电话,梁成龙从外面走了进来,他是张扬叫来的,今天新体育中心发生的事情他也听说了,一进门就咧着嘴笑道:“早跟你说过地头蛇不好惹,你非不相信,现在好了,刚盖好的板楼,就变成半边楼了。”
李长峰从地上爬起来,红着眼向张扬冲了过去,被张德放一把给拦住了,别人不清楚张扬的实力,他还不清楚,就李长峰这样的,三五十个根本不在张扬的话下。
乔鹏举冷哼一声:“今儿楼是我盖得,麻痹的,我倒要看看,谁他妈敢拆!”说完这句话,乔鹏举、张扬、梁成龙扬长而去。
梁成龙听得目瞪口呆:“我靠,你不是吧?还打算玩下去。”
贺学东笑了起来:“很大的怨气嘛!”
张德放愣在那里,直到宁武区分局长贺学东来到他身边,他方才缓过身来。
两人脸上带着笑,可说出的话却没那么客气,字字句句暗藏机锋。
张德放没好气道:“谁他妈是韩邦军?”
李长峰捂着手指头他上了车,得赶紧去医院复位去,身边一人问道:“李经理,那楼咱们给他们修吗?”
徐光利看了看李长峰,李长峰道:“小舅,那个张扬太欺负人了!把我手指给掰断了!”他脱臼的手指虽然已经成功复位,可关节处还是有些水肿。
梁成龙在一旁听得有趣,嗤!地一声笑了起来,见过现实的,没见过张扬这么现实的,乔鹏举让他联系何长安,他马上就提条件。
梁成龙摊开双手道:“跟我没关系!”
乔鹏举也笑了:“成,这事儿包在我身上。”
张大官人看了看手掌,没事人一样向徐光利笑了笑道:“这他妈你外甥啊,我想把他当外甥呢,可他非得给我当孙子。”
张大官人这会儿反倒冷静了下去,笑眯眯道:“徐总,话太大了,我打了你外甥,就是不给你面子,你咬我啊?”
张德放笑着为张扬介绍徐光利认识:“张老弟,这位就是新世纪建筑公司的徐总,他是咱们市委徐书记的弟弟。”
张扬冷冷道:“张德放,今儿没你事儿,让他把话说完了!”
徐光胜道:“懒得说你!”他有事情还得回医院,向徐光利道:“老三,你好好管管他,这孩子整天就知道惹事,还有,这件事别闹了,张扬那边我很熟,要不我安排一下,你们见个面?把事情说开了不就行了。”
梁成龙道:“此一时彼一时,你当你还是过去省长未来女婿的时候?”
众人就坐之后,张德放道:“既然都是自己人,我也就不用拐弯抹角了,今天把张主任和徐总叫到一起来,一是为了介绍大家相互认识,二是为了给你们创造一个见面沟通的机会,大家都是朋友,产生了误会,要尽快解释清楚,千万别留下什么疙瘩。”
李长峰道:“那还有假!”
徐光利听到这句话笑容不免变得有些尴尬。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