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0章 杀一儆百

张德放已经明白这厮要玩火了,谁都知道吉星超市是李长峰的物业,李长峰是市委书记徐光然的亲外甥,这下热闹了,新体育中心范围内拆除违章建筑受阻,张扬转而将目光投向难度更大的吉星超市,他是要杀一儆百啊。
孟士冲道:“本来没事,非得找事。”
张扬真是服了这个老油条,什么叫不好说?房子都把路给占了,还他妈不好说。要是手里有西红柿,张扬一定砸在他脸上。
见到眼前的情景,张扬也有些傻眼,这明显是一起有组织有预谋的对抗政府整治行动的行为,他刚才话说得很明确,只要遇到火种闹事,阻挠拆除,无理取闹的坏分子,一定严怒不贷,可也得分清对象,这帮老头老太太,一个个颤颤巍巍,你不碰他们,他们都可能随时摔倒在地,你要是碰他们,还不知要有什么后果,只怕谁碰他谁要负责养活他后半辈子了。
张扬站在吉星超市前,望着那座突兀的楼房,楼房后期向前方突出了六米,把人行道都给堵了,他转向霍廷山道:“霍局,这是违章建筑吗?”
这些人中张德放是最为了解张扬的一个,知道这厮也是个气死人不偿命的主儿,他笑着过来打圆场道:“夏市长现在让我们联合清理整治,大家要合作,只有团结一致才能完成领导交给我们的任务。”
夏伯达开完现场办公会之后就上车离去,这帮局长都没走,在南锡虽然都知道市委书记徐光然才是头号人物,可夏伯达也是市长,人家也是二号人物,对他们这些干部来说也是神级的存在,谁也不敢把市长的话当成儿戏。
规划局局长霍廷山是以一个旁观者的眼光看待这件事,拆除违章建筑应该是城建局的事情,具体的执行者是公安局,他只是联合工作组的成员,霍廷山冷眼看着张扬,看到这厮意气风发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这会儿你威风凛凛,挥斥方道,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什么叫现实。
规划局局长霍廷山也跟着帮衬道:“是啊,我们都听张主任的,张主任,咱们该怎么做,你就给个明白话吧!”
孟士冲道:“爱咋地咋地,违章建筑不是我一个人能够解决的。”
张扬道:“夏市长让我们整顿违章建筑,范围是全市,不仅仅是新体育中心。”
张大官人咧开嘴阴森森的笑了一声道:“孟局,你说给我听的?”
规划局局长霍廷山四处张望着,他没看到徐光利,按理说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徐光利不可能不出现。
张德放眼疾手快,一把抓住铁锹,反拧李长峰的手臂把他给制住了,李长峰双目之中布满血丝,怒吼道:“放开我,我跟他拼了!”
拆除工作进行了二十多分钟,李长峰带领三十多人匆匆忙忙来到现场,看到公安武警戒备森严,他没敢让跟他前来的三十多人过来,自己一个人挤了过去,大声叫嚣着:“谁他妈拆我房子?”
孟士冲道:“你劝说夏市长要整治违章建筑,我们都听你的。”
现场乱糟糟闹成一团。
张扬道:“那就折断它,没有人可以挡我的路。”
孟士冲这会儿心头火大,望着张扬道:“大家都是兄弟部门,有什么事情可以先协商解决,实在处理不了再往上反映,现在好了,市长大人给下了硬任务,责任谁来承担?”他对张扬利用夏伯达来往下压的做法十分不满。
张扬道:“我没打算树敌,就是准备踏踏实实在南锡做点事,可有关部门就是不配合,不是跟我玩踢皮球就是来个避而不见,我时间也很宝贵,跟他们和*图*书玩兜圈子躲猫猫,我哪有那么大的精力?”
严翠凤已经被公安给控制起来了,锁在警车里,看到男人来了,她哭闹着拍打着车窗。李长峰看到老婆都被人铐起来了,立时红了眼,从一旁民工的手上抢过铁锨,直奔张扬就冲了上去,咬牙切齿道:“我操你大爷……”
张德放道:“挖不开呢?”
“别跟他废话,一看这小子就不是什么好东西,他敢过来我一刀剁了他!”一时间那群老头老太太大声咒骂起来。
徐光然常委会开到中途的时候,秘书走进来附在他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徐光然脸上的笑容顿时收敛了,他当时并没有说话,会议现场,市长夏伯达正在做近期企业改革的进程汇报。
孟士冲道:“夏市长,有些事情是要考虑到实际情况的,我们对那些违搭违建的老百姓,首先是要说服教育,让他们理解市里的政策,了解我们良苦用心,不可以采用强制手段,不然会激起老百姓的对抗情绪,反而更不好处理。”
张德放来到张扬身边低声道:“张扬,今天的事情不好办。”
张德放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他笑道:“大家商量好了,我派人协助执行。”
张德放道:“所以你就把夏市长请了出来,开了个现场办公会?”
“政府怎么了?政府也得让我们有住的地方!”
张扬道:“你这句话又是说给我听的。”
老百姓的情绪也激动了起来。
霍廷山叹了口气,勉为其难的从一旁拿过扩音器,微笑道:“大家不要激动,今天市体委、城建局、公安局、规划局成立联合工作小组,目的就是来整顿我们的市容市貌,改变这一带脏乱差的情况,给大家创建更好的环境,让大家的居住环境更加舒适,大家有什么意见,可以直接向我们的拆迁总指挥张主任反映!”说完他就把话筒塞给了张扬,这厮不但擅长踢皮球,引导矛盾也是好样的。
张德放摇了摇头,他放弃了继续劝说张扬的念头,话他已经说得很明白,可张扬却仍然一意孤行,在张德放看来张扬的做法显然是不明智的,初来南锡的张扬想出风头,想拿出亮眼的政绩,可他却忽略了政治舞台的复杂,忽略了他所处的环境,可以说在政治上两人的理念南辕北辙,以后只会越走越远。
张德放也看不下去了,严翠凤虽然是市委书记的外甥媳妇,可她也太嚣张了一点,张德放让两名警察把严翠凤给强行带走,暂时控制起来,严翠凤歇斯底里的哭闹起来。
张扬听到吉星超市心里顿时就有了主意,你们不是说我挑柿子尽找软的捏吗?今天我就杀一儆百给你们看看,我现在就去拆吉星超市。
几个老头老太太看到他们没有拆自己家的房子,情绪当然就不是那么激烈了,有人道:“就会捡软的捏,有种你们去拆吉星超市!”他口中的吉星超市位于不远处的仓西路,就是任文斌找张扬想解决的那件事,那栋楼可谓是违章违建的典型,把仓西路都吃掉了六米。
吉星超市在这一带居民区还是很有些名气,一二两层超市,三楼是游戏厅,四楼五楼开了小旅馆,李长峰靠着这栋楼,每年坐收不少的租金。张扬率领这几百口子人浩浩荡荡来到吉星超市的时候,还有不少老百姓在超市里选购。今天清理新体育中心规划范围内的违章建筑是他们的首要任务,至于拆除吉星超市根本不在他们的计划范围内,可张扬在那边受阻之后,一口恶气全都撤到了吉星超市这边,反正他和*图*书也答应了任文斌,来了这么多记者,大家都想看新闻,我就给你们制造点新闻。
来自南锡各大媒体的记者们已经闻风而动,扛着长枪短炮,来到现场,力求捕捉到最精彩,最具新闻性的画面。当地居民全都被这巨大的阵仗惊动了,他们开始意识到这次市里要动真格的了。
孟士冲摇了摇头,转身向自己的车走去,霍廷山看到孟士冲走了,也追了过去。
孟士冲点了点头:“看到了,夏市长放心,我们一定切实做好清理违章建筑的工作,只要是不符合规划的建筑,我们会在最短的时间内进行拆除。”
孟士冲道:“清理违章建筑不只是我们城建局的责任,刚才夏市长也说了,让我们联合成立工作组。”
张扬向霍廷山道:“霍局处理这种事情有经验,霍局说两句。”
张德放望着那片违章建筑,双目的神情显得有些复杂,他向前走了两步,伸手拍在前方的树干上,低声道:“有些时候,人看到的往往不是全部,比如我们眼前的这棵树,你看到了树枝树干树叶,可你看不清下面的树根,不挖开他,你永远都想象不到下面的树根是怎样的盘根错节,会蔓延到多大范围的土地。”
张德放道:“去年年底的时候,几个部门有过一次联合整治的行动,我们公安系统参予配合,可你看看结果怎么样?”
市里要整治违章建筑的时候,这些老百姓都把吉星超市当成风向标,每次都会把吉星超市的事情给提出来。
徐光利路上打了几个电话,大哥的手机都无人接听,来到市委才知道市里正在召开常委会,大哥的手机肯定没带在身上。徐光利来到市委书记办公室门前等着,越想越是窝火,今天这件事说什么都要要个说法。
“你……”孟士冲气得脸红脖子粗,连想说什么都忘了。
张扬点了点头道:“那就拆除违章的部分!”他挥了挥手道:“动手!”张扬说完,周围人没什么反应,公安武警不能听他的,那帮民工看到公安不动,他们也不敢动。
张扬道:“能拆多少拆多少!”现场虽然来了一些老头老太太,可还是有一些违章建筑的主人并没来,人性都是自私的,他们义愤填膺,舞刀弄棍维护的是自己的房子,别人的房子,他们才不会过问。
张德放笑道:“你很自信啊!”
孟士冲和霍廷山交换了一个眼神,两人都想笑,可谁也没笑,你小子不是干劲十足吗?你干一个给我看看。
徐光利来了,他的汽车到达现场,看到眼前情景之后,徐光利没做太多停留,马上开车去了市委,他去找大哥徐光然了,在当前的局面下,就算他出现也无济于事,能够解决问题的只有他大哥,徐光利认为,张扬之所以敢蹬鼻子上脸,全都是因为他大哥对这小子过于放纵的缘故,如果在当初他挑衅自己的时候,大哥就能果断出手,就不会有今天的事情发生。
张扬道:“这是你们城建局的事情,我跟看来帮忙的,当然是你说了算!”他也知道审时度势,这种场面可不是玩儿的。
张扬向张德放道:“张局,动手!”
徐光利听出事情不对,低声道:“怎么回事?”
张扬心说还用你说,我看不出来吗?可今天阵势摆这么大,如果无功而返,岂不是让老百姓笑掉大牙,以后想要治理违章建筑肯定难度更大,他心里盘算着,今天必须有所动作,决不能空手回去。
孟士冲笑道:“算了,人家年轻想要政绩,理解理解,不过好歹也算拆了三栋违章建筑和*图*书,对上头也算有个交代了。”
公安武警疏散人群之后,围成一个大圈,把围观人群挡在外面,专业拆迁队迅速进入现场,开始拆除吉星涉及违章的部分建筑。
张扬道:“夏市长刚才说的,你朝我瞪什么眼啊?”
张大官人距离虽然很远,可张德放说得这两个字却被他听得清清楚楚,张德放提醒李长峰要冷静,他阻止李长峰并非是站在张扬的立场上,而是在帮助李长峰,张扬感觉到心中很是不爽。
因为这栋楼只能拆一半,也就是拆除突出路面违章的部分,所以只能手工折除。警察开始疏散人们,超市里正在购物的顾客听说要拆楼,一个个慌忙逃了出来,这栋楼平时都是李长峰的老婆严翠凤在看着,听说政府来了拆迁队要拆他们家的楼,尖叫着冲了出来,冲着外面的人就骂道:“哪个不长眼的要拆我们家的楼?知道我是谁吗?”
一名公安人员上去劝她离开,可还没来及说话呢,严翠凤抡起手臂就给了那名公安一巴掌,怒道:“不长眼的东西,你敢跟我说话吗?”
孟士冲走到张扬身边唇角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道:“张主任,你看怎么办?”
张德放道:“你想清楚。”
张扬道:“你承担啊!”
城建局局长孟士冲阴沉着一张面孔,他这次是被张扬硬绑架到这条船上。张扬最后还是将话语权交给了孟士冲,毕竟孟士冲是城建局局长,这种得罪人的活儿得他来干。孟士冲虽然心里很不情愿,可还是硬着头皮站起来大声宣布道:“我宣布,新体育中心拆除违章建筑行动正式开始。”
张扬给他们的任务就是一定要做到精准,多出六米,拆除六米,其他的合法部分予以保留,这等于把楼房从中剖开,里面的家具陈设全都暴露在人前,宛如一个敞开的大货架。
张德放大声道:“全体人员准备!出发!”
孟士冲暗叫倒霉,合着弄到最后责任全都落到他一个人头上。
张德放低声道:“冷静!”
张德放道:“你安安心心的搞你的建设,开你的省运会,怎么突然有折腾起来违章违建,这事儿跟你有什么关系?你来南锡才几天,真打算到处树敌啊?”
张扬很快就组织人手进行第二波拆除工作,这次的目标就是吉星超市。张德放几个人本以为他拆完这三栋房子就结束了,谁曾想今天的事情还没结束,这厮还要继续玩下去。
张扬是最得意的一个,让你们几个狗日的给我踢皮球,今天我把老夏搬出来的目的就是让你们无路可退。
张扬道:“我不管别人,我只管好我自己分管的范围,既然徐书记把新体育中心的建设指挥权交给了我,我就得对得起他的信任。”
周围人群越聚越多,都听说联合工作组要过来拆除吉星超市,谁都知道李长峰是市委书记徐光然的亲外甥,要是吉星都敢拆,只怕这次市里要来真格的了。
张扬听出张德放这句话背后隐藏的深意,微笑道:“所以我要挖开他!”
张扬道:“我没演戏,我是认真的。”
张德放心中暗笑,张扬做事情只凭热情,根本不了解这里的实际情况,现在遇到麻烦了,孟士冲和霍廷山是两个官场上的老油条,今天的状况他们早有预见。张德放心中暗道:“张扬啊张扬,我不是没劝过你,你小子不听劝阻,一意孤行,现在好了,自找难看,我倒要看看今天的场面你如何收场。”
张德放对张扬已经是彻底无语,自做孽不可活,这不是挑明点子跟徐光然对上了吗?他挥了挥手道:“所有和*图*书同志听着,疏散楼内顾客,确保拆迁安全。”
张扬忽然想起在东江和杜天野见面的时候,杜天野提出的动用异地警力拆迁,看来他的提议不无道理。张扬本以为拆除违章建筑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并没有对可能发生的困难有充分的估计。
吉星超市这边毫无准备,李长峰当然不会想到联合整治组会变换方向,突然来拆他的吉星超市。张扬率领众人来到吉星超市的时候,李长峰和舅舅徐光利都在工地,接到电话之后,李长峰脸都青了,他冲着电话就怒不可遏的吼叫起来:“我操他大爷,我看谁敢动我的房子!”
“你凭什么拆我们家房子?”
张德放没有马上离去,等到他们两人走后,望着张扬不禁叹了口气道:“老弟,你这究竟是唱得哪一出啊!”
“二愣子,你敢拆我的房子,我就不认你这个侄子!”
一百五十人的拆迁队伍加上领导和记者,一行二百多人浩浩荡荡的向违章建筑群走去,可当他们一到现场就傻眼了,一帮老头老太太手持菜刀木棍护卫在那些违章建筑前,现场还拉起了各幅……拼死血战,保卫家园。
张扬道:“想清楚了,动手!把多出来的那六米给我拆了!”
张德放悄声提醒张扬道:“吉星超市不属于新体育中心的规划范围。”
张扬道:“这事儿还用商量吗?夏市长都说要清理违章建筑了,咱们得听领导的话。”
所以有三栋无主的违章建筑率先成为了被拆除的对象,一时间现场成为一片工地倒也热闹,那些老头老太太看到建筑工人、工程机械开始进场,一个个开始破口大骂。警察和工人们只当没有听到。
张扬道:“人活在世上没点信心怎么行?”
霍廷山道:“真不知道他想搞什么?兴师动众的搞了这么多人在这里,真是浪费资源。”他说完又有些担心的说道:“夏市长说要拿你试问,这件事肯定还有下文。”
李长峰把得到的消息说了,徐光利脸色也是一变,这个张扬才消停了几天,又将斗争矛头指向他们了,今天他不是去清理整治新体育中心规划范围内的违章违建了吗?怎么会整治到了仓西路,那段儿和新体育中心无关啊!徐光利道:“走!看看去!”
城建局局长孟士冲一脸的幸灾乐祸,心说你张扬只管闹吧,我倒要看看今天你如何收场。
城建局长孟士冲还是第一次和这位新上任的体委主任打交道,可第一次打交道就被他弄到这种被动的境地,心中对张扬自然是极为不爽,孟士冲道:“漂亮话谁都会说,决心谁都会表,可工作真正做起来没那么容易。”
霍廷山和孟士冲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第一个念头就是他自己找死。
嗖!一只烂西红柿冲着张大官人的脑袋就飞了过来,张扬身手何其灵活,一猫腰一低头躲了过去,可惨了站在他身边的霍廷山,烂西红柿正中他的大圆脸,砸了个满脸开花,好不狼狈,霍廷山这个窝囊啊,我他妈招谁惹谁了,这不是替别人挡灾吗?
这边所有人都愣了,这小子搞什么?这帮老头老太太是前来抗拒拆迁的,对抗政府行动,他居然跟他们道辛苦,是不是脑神经短路了?张扬道:“我想大家已经知道了政府的政策,我们今天的目的是清理新体育中心范围内的违章建筑,我们的目的绝不是危害大家的利益,各位叔叔大爷,大姨大婶,请大家保持冷静……”
多名警察都低下头去,都是南锡人,低头不见抬头见,谁家没有亲戚朋友,今天的事情可真不好办。
张大官人不http://m•hetushu.com无得意道:“一点小手段而已,如果不这样,孟士冲我还是见不到,霍廷山还是给我玩太极。”
无论这些人心里怎样想,怎样不情愿,可市长夏伯达的命令他们是必须要执行的,经过两天的动员工作之后,工作组发现,所有违章建筑没有主动拆除的迹象,这就逼迫他们不得不选择强制执行,强制执行当日,五十名干警,五十名武警部队的战士早早来到了新体育中心工地现场,还有工地组织的五十名民工,通往新体育中心的部分路段实行交通管制,除了执法车辆以外,任何其他车辆不得通行。公安干警和武警战士,以及五十名专业拆除人员,全都集合列队,在新体育中心现场工地集合待命。
工作组的碰头会就在新体育中心会议室内进行,这是关于强制拆除违章建筑最后的一个会议,张扬首先强调了这次拆除违章建筑的重要性和必要性,也指出了这次他们将面临的困难,特别强调道:“如果遇到惑众闹事,阻挠拆除,无理取闹的坏分子,一定严惩不贷,绝不心慈手软、姑息迁就。”
霍廷山道:“不好说!”
徐光然默默酝酿着情绪,在夏伯达结束了这一轮发言之后,他低声道:“伯达同志,你接着说一说整顿违章建筑的事情。”
城建局局长孟士冲和规划局局长霍廷山都远远站在一边,看着现场的热闹景象,霍廷山低声道:“雷声大雨点小。”
规划局局长霍廷山感觉到有些不对,他和孟士冲是老朋友兼老牌友,害怕孟士冲惹毛了这小子,也笑着过来打圆场道:“张局长说得对,咱们应该精诚合作团结一致,争取尽快把清理违章建筑的工作落实。”
一旁城建局局长孟士冲道:“有一部分违章,有一部分不违章。”他和霍廷山两人存着一样的心思,你张扬不是自己找死吗?我们索性再送你一程,你想闹,我们帮你,只要你撑得住!
有人冲上来指着张扬的鼻子骂,张大官人没有动气,笑眯眯看着他道:“注意安全,我们现在拆得是无人居住的违章建筑,你再骂,我就去把你们家房子给拆了。”
群众们愤怒的眼光全都冲着张扬过去了,张扬心里暗骂霍廷山,我那是什么拆迁总指挥,你狗日的给我封的?可既然接到了话筒也得说两句,他一脸笑容冲着那帮严阵以待的老头老太太大声道:“各位父老乡亲,你们辛苦了!”
张扬乐了,他冲着张德放咧了咧嘴道:“殴打警务人员,得抓吧?”
夏伯达道:“具体工作我不会过问,我只想看到成果,给你们一个星期,必须要解决违搭违建的问题,新体育中心是我们南锡市的门脸,你看看这些房子,歪扭七八,乱搭乱建,成何体统?”夏伯达很生气,一改往日的和蔼面容。他又向张德放道:“张德放这件事你也有份,马上成立规划局、城建局、公安局、体委的联合执法小组,拿出一个切实可行的方案,必须要在一周以内彻底解决新体育中心的非法占地问题。下周这个时候我再来检查,如果工作不到位……”夏伯达盯住孟士冲道:“我拿你试问!”
警察和专业拆迁队伍中也出现了情绪波动,因为多数人都是本地人,不少都相互认识,有些老人家就骂开了:“那不是三德子吗?你好事不干,尽跟着为虎作伥,看我不骂你爹去。”
夏伯达道:“我记得新体育中心过去搞过清理违章建筑,怎么违搭违建还是那么严重?你们的工作没有成果啊!”
霍廷山道:“这件事咱们还得好好考虑考虑,时间太紧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