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39章 天桥的月光

李红阳半信半疑的看着张扬,张扬不禁笑了起来:“怎么?对我没信心?”
张扬本来就不是个小气的人,看到事已至此,当然不好开口找人家要那一百块了。
孟士冲采取的办法就是回避,你张扬不是想找我吗?我跟你不熟,我不见你。
孟士冲皱了皱眉头,他也没想到今天市长夏伯达会亲临工地现场,把他们这帮人全都叫过来开现场办公会,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应该是张扬想要制造事端,孟士冲有些后悔了,也许昨天不该选择避而不见,应该和张扬先见个面,搞清楚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夏伯达笑得很大声,张扬这番话说的他心花怒放。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那我宁愿不让你结账。”
张扬仔细体味着乔梦媛的这句话,过了好一会儿他方才道:“你的内心始终都是一片净土。”
夏伯达没说话,他的目光又落在茶几上的那些照片上,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明天上午九点,我去新体育中心工地看看,到时候会把规划局、城建局的几个头头都叫过去。”夏伯达之所以答应的那么痛快是有原因的,他并不是被张扬刚才的那些话触动,而是因为最近夏伯达也在主抓市政建设,正在酝酿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一场清理整治违章建筑的活动,张扬提出这件事正是时候,夏伯达找到了切入点,刚好可以借着新体育中心的事情,今儿将清理整治违章建筑扩大到南锡全市。
乔梦媛却道:“你们去吧,我想先回去休息。”
臧金堂的表情有些尴尬,原本还准备说的下半句也咽了回去,张扬来的时间虽然不长,可体委每个人都领教到了他的强势作风。臧金堂明白如果继续说下去的结果只能是自找难看,他认为自己也是为了体委好,既然人家不领情,干脆不说。
张扬也知道这帮人是为体委着想,可眼前现实就是,南锡缺少有巨大影响力的运动员,虽然体操队有两个,可是远远谈不上什么轰动性的效应,而张扬需要的恰恰是轰动性,对张扬而言,选形象大使这件事上一定要宁缺母滥。要么就不宣传,既然决定宣传了就一定要造出声势,造出影响来。张扬道:“这个议题我们暂时不诗论,距离省运会开幕还有一段时间,形象大使方面还有时间去找,有件事却是迫在眉键耽误不得的。”
乔梦媛的目光仍然望着那轮明月,轻声道:“酒是穿肠毒药,明明知道是毒药,又为什么要不停的喝下去呢?”
张扬却道:“不是感觉是建立在你了解我的基础上。”
霍廷山道:“好像有这种现象,不过应该算不上严重吧,在工程开展之前已经进行过清理整治工作,不然也不会顺利开工。”
规划局局长霍廷山之前和张扬打过交道,上次被张扬和梁成龙逼着签了一份同意书,直到现在心里还耿耿于怀,后来他听说张扬在新体育中心门口盖板楼,和徐光利唱对台戏,最后竟然还唱赢了,霍廷山更加感觉到张扬这个年轻人不好惹,幸亏上次执法过程中没有和他撕破脸皮。
张扬微笑道:“崔主任说来听听。”
乔梦媛道:“这世上没有戒不掉的东西。”说完这句话,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张扬趁机把刚才没脱下来的外套拖了下来,披在她的身上,这次乔梦媛没有拒绝。
乔梦媛道:“我相信你一定会成功。”
乔梦媛一直在旁观,看出了其中的微妙,不禁莞尔。
张扬道:“夏市长,我不但把你当成伯乐,我还把你当成长辈,不是我想跟你套近乎,我见到你心里就是特亲,感觉就是见到亲人了。”
乔梦媛若有所思道:“其实人在这个世界上真的很渺小,无论少了谁的存在,这个世界都不会改变什么。”
张扬停下脚步:“为什么相信我?”他试图捉住乔梦媛的眼神,乔梦媛却继续向前走,张扬不得不继续追逐着她的脚步,乔梦媛道:“一种感觉。”
臧金堂道:“张主任,我觉着党的工作和做生意不一样,我们不但要考虑到回报,也要考虑到社会影响,如果让老百姓们知道我们用高价请代言人,他们会怎么想?”
张扬道:“您看到的这些照片全都是新体育中心规划范围内的违章建筑。”
张扬笑道:“你什么时候见过我占公家便宜,开玩笑的。”
高廉明道:“好啊!”
夏伯达强忍着没说话,你怎么丢了我的面子?你自己丢人,干我屁事啊!
主任助理萧苕敏道:“张主任,你知道的,我们体委一直都没有参予实际施工,那边的情况我们都不清楚。”
孟士冲道:“我懒得理他!”
张扬道:“我也没有做这种事的经验,不过什么事情总得有个开始,要不怎么有开拓者这个词儿,无论咱们成功还是失败,咱们这帮人都是当之无愧的开拓者。”
霍廷山被他当着市长的面揭穿,脸色有些不好看,尴尬道:“我看看!”
几个人对望了一眼,纪检组组长段建中道:“具体施工和规划是不同的,在局部上的一些变动是允许的。”
夏伯达笑了起来:“什么你的人我的人?我们全都是党的干部,给老百姓打工,为的是一个共同的目标,建设好我们的国家,你这种思想要不得,把党内同志划分帮派我可要批评你。”说是批评,可一脸的笑容夏伯达这个人并不古板。
这句话勾起了夏伯达的兴m.hetushu.com趣,他低声道:“你打算怎么行动的?”
规划局局长霍廷山赶上来说道:“夏市长,那些都是民房,应该不在体育中心的规划范围内。”
孟士冲有些紧张道:“你怎么说?”
李红阳也笑了:“不是我是觉着咱们这次的步子迈的很大,心里又是期待又是没底。”
党组会议结束之后,张扬收拾好文件,向办公室走去,刚刚回到办公室,副主任李红阳就找了过来。
夏伯达道:“这件事不属于你们体委管辖的范畴。”
乔梦媛当然知道时维喜欢张扬,可她也能够看出张扬对时维绝没有投入任何的感情,她不忍心看着时维继续在这种单相思中沉溺下去。
霍廷山道:“如果真的存在违章违建,我会第一时间向市领导反映。”
霍廷山也是个政治上的老油各,笑道:“张主任这话说的咱们都是兄弟单位,有什么吩咐只管说,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尽力而为,绝不推三阻四。”霍廷山嘴上说的痛快心里却并不那么想,小事当然没问题,如果张扬提出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他肯定不会帮忙。
前方已经是省委家属院,乔梦媛停下脚步,向张扬淡然笑道:“不用送我了,我自己走进去。”
张扬道:“我刚到南锡,谁也不会把我这个体委主任放在眼里,人家要不就是给我踢皮球要不就是给我玩失踪,反正没有一个真心帮助我去解决问题的。”
张扬道:“人活着不容易,正因为如此,活一天就要活出一天的精再,至于死后会留下什么?我不会去想,也轮不到我们去操心。”
凑到乔梦媛面前刷刷连变了三张面孔,张扬留意到乔梦媛虽然微笑,可眼中却带着淡淡的忧思,究竟是什么让乔梦媛对一切都失去了兴趣?难道是因为许嘉勇的死?一想到这里,张扬的内心顿时不舒服起来。
张扬刚刚走入霍廷山的办公室,霍廷山就迎了过来,满面笑容道:“张主任、臧主任,什么风把你们两位给吹来了。”张、臧本来就是同音,听起来仿佛他喊了两遍似的。
乔梦媛裹紧了张扬的外套,继续向前走去,气温又降低了不少,她的呼吸之间吞吐着白色的云雾:“我哥最近在跟你合作?”
张扬道:“我本来想一走了之,大不了就是辞职,我还年轻,我也不是没有关系,换个地方一样可以重新开始,损失点时间而已,我最不缺的就是时间,可我仔细想了想,我不能这么做,我这么做就是丢了你夏市长的面子。”
张扬第二天一早就返回了南锡,这次的东江之行并没有取得任何的成果,关芷晴的态度很明确,人家没把省运会这种级别的比赛看在眼里,既然话都说明白了,张大官人也不想再去打扰她,丁兆勇有句话说得不错,国内知名运动员多了,关芷晴不愿意,自有人愿意,当初选择关芷晴不但因为考虑到她的影响力,还考虑到她的籍贯在南锡,关芷晴拒绝之后,张扬打算把目光放宽,在国内著名体育运动员中找形象代言,只要代言费足够,应该可以做成这件事。
霍廷山这句话答得很巧妙,你张扬只不过是个体委主任,充其量也就是和我平级,我凭什么要给你答复?就算是交代我也要去找市领导,你小子最好把位置给摆正了,这些话如果直接说出来搞不好是要翻脸的,可霍廷山说的巧妙,即避免了针锋相对的冲突,又把自己的意思充分表露给了张扬。
乔梦媛道:“蓝星集团的总裁金尚元先生年底会去江城,我必须和他谈二期合作的事情。”
乔梦媛忍不住笑出声来,张扬也跟着笑了起来,两人笑了好一会儿,方才收住声,夜风送来萨克斯的声音,看来一百块的作用真是不小,那位老哥又卖力的吹了一遍。
崔国柱道:“这件事我倒是知道一些。”
张扬经过他身边,那老哥伸手把破碗给端起来了,这和外国的街头艺人不同,人家是把破碗放那儿,你爱给不给。张扬伸手去摸钢崩儿,可惜没有,口袋里最小的一张都是十块的,既然动作做出来了,当着乔梦媛的面他也不好意思不给,把十块扔进了破碗里,可掏钱的时候,又不小心带出了一张一百的,张大官人是真没打算给他这么多,可凡事都有意外,那老哥虽然带着墨镜却不是瞎子,眼睛贼得很,看到那张一百大钞飘落下来,一伸手就紧紧攥住了:“谢谢!祝你们两人永沐爱河,一生幸福。”他也知道这张一百的是人家不小心掉出来的,可在我面前掉出来的,你休想再拿回去,我先用话把你的路子给堵住。
张扬道:“是这样的,新体育中心的承包商向我反映,新体育中心规划用地被非法占用严重,在规划范围内,有许多违章违建。”
张扬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我看过最初的规划图,又看了现在的图纸,上面有多处改动的地方,过去规划的公园绿地缩水了不少,有人在本应该建设公园的地方弄了不少的违章建筑,这事儿你们都知道吗?”
张扬道:“霍局什么时候能给我一个答复?”
夏伯达望着前方十多栋歪扭七八的建筑,双手负在身后,低声道:“那些房子都是违章建筑吗?”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
张扬道:“是不是还在想着过去的事情?”
夏伯达来到张扬身边坐下,拿起照片看和_图_书了看,上面全都是一些破破烂烂的房子,因为没有什么明显的标记物,夏伯达也不知道上面拍得是哪儿,不过,从现在张扬担任的工作不难推测到这些房子一定和新体育中心有关夏伯达道:“这些房子有什么毛病?违章建筑吗?”
所有党组成员都望向张扬,不知什么事被他说得如此严重。
凭心而论,张扬对时维从产生过太多的非分之想,一直以来都把她当成朋友,还是那次时维喝多了抱着他吐露心迹,张扬才知道时维喜欢自己,可他从没把这件事点破,也没当真,就算他和楚嫣然分手,他也不会选择时维,他和时维之间缺少那种男女间的激情,时维的直肠子并不是张扬特别感冒的类型。张扬也知道乔梦媛不是平白无故点破这件事,她应该是借着这个机会把这一消息告诉自己。
副主任刘刚道:“去年年底的时候有过一次大规模的清理整治,当时是联合公安部门一起工作的,也的确拆了一些违章建筑,可到后来街坊邻居都出来阻止,很多执行公务的警察都被骂的抬不起头来,最后这次行动也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了了之了,清理整治行动过去后没多久,那些拆除的建筑又搭建起来,所以就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乔梦媛笑道:“他从我这里拆借了三千万。”
乔梦媛摇了摇头:“其实自从你把我送到东江,我就一直都没有回去。”
张扬在沙发上坐下,拿起一沓照片扔在茶几上:“夏市长,你看看!”
张扬笑道:“夏市长您也吃醋啊!”换成别人是不敢在夏伯达面前这么放肆的说话的,可张扬敢,他的做事风格就是这样,夏伯达也不会跟他当真,夏伯达呵呵笑道:“胡说我吃什么醋?只是就事论事啊。”
张扬道:“所以我准备行动了。”
几个副主任中张扬对李红阳的印象还是不错的,看得出李红阳是个务实的干部。张扬笑道:“李主任坐,我给你泡杯茶。”
李红阳叹了口气道:“不好管,这是个地雷阵,谁也不想轻易去趟雷,只要踩下去可能会引爆一连串,张主任,其实体育公园大还是小点没多少分别,何必招惹这个麻烦呢。”李红阳想不通他认为张扬去抓这件事没有任何的必要,表面看上去只是几间违章建筑,可事实上背后牵涉到的关系和利益盘根错节,搞到最后十有八九把人得罪了事情还没做成。
夏伯达道:“不管是谁的房子,只要是违章建筑就要拆除,绝不能影响到新体育中心的整体风貌,这是关系到南锡市形象的一件大事,你们规划局是怎么搞的?新体育中心这么重要的项目,工程已经开展到现在了,为什么没有切实的贯彻规划?”夏伯达又转向城建局长孟士冲:“你看到了没有?”
夏伯达被这厮拍得有些哭笑不得,虽然明知道他在奉承自己,可心里还是很舒服:“你小子少来这套,说正事儿。”
“市里把新体育中心的建设指挥权交给了他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他认为工程现场和前期规划不符,要求我出面处理这件事。”
规划局局长霍廷山看着眼前的情况,心里颇为无奈,他向身边的城建局局长孟士冲笑了笑,小声道:“张主任有备而来啊。”
张扬道:“大家都是体委的老人了,应该知道现在新体育中心的工地现场和最早的规划有所不符吧?”
时维这通电话打得时间很久,直到表演结束她才回到众人身边,笑道:“小郭约我去看演唱会,我把这件事给忘了,七点半开场,我让他多准备几张票,咱们吃完饭一起过去。”
夏伯达心情也不好,可看到张扬的脸色比他还难看忍不住就好奇了,夏伯达道:“怎么了?谁欠你钱子?脸都黑了?”
张扬在这个时候去找夏伯达,夏伯达本来不想见,可说完之后又改变了主意,让秘书把张扬叫进来。
“霍局认为这些属不属于违章违建?这些建筑是不是搭建在了我们新体育中心规划的范围内?”
张扬道:“我知道大家嘴上都恭贺我得了个肥缺,可私下里都偷笑我掉到坑里去了,在这种时候,拿到新体育中心的建设指挥权,等于背负了一个巨大的责任,徐书记究竟是看重我的能力,还是把我推到前面去顶雷,这事儿我说不清。”
张扬叹了口气道:“夏市长,我准备辞职了。”
张扬走进来一脸的郁闷,他心里的确不爽,可表情上拿捏的多少有些夸张,他就是要做出这个样子给夏伯达看。
张扬冷笑道:“升值?违章建筑谈什么升值?”
张扬道:“夏市长真是目光如炬,一眼就看清问题的本质。”
张扬当然并不清楚这一点,他还以为夏伯达终于被自己说动,却不知夏伯达并不是一个轻易为别人付出的人,他之所以答应张扬的请求,是因为张扬现在想做的事情符合他的利益,只有在自身利益相符的前提下,夏伯达才会有所行动,他的政治理念就是以稳为上。
张扬道:“不把这些地雷清扫干净始终都是隐患,就算不炸我们,还会炸别人,咱们共产党员不是吃苦在前,享受在后吗?不能只喊口号不做实事儿。”
李红阳虽然肯定张扬的工作魄力,可是对这件事的最终结果并不抱任何乐观的期望他又道:“张主任,我整理了一份国内各个体育项目优秀教练员的名单,你看看http://m•hetushu•com,有些是用高薪能够请来的,还有一些是花钱都请不来的,我都分门别类的列出来了。”
崔国柱道:“一开始的时候规划地块中的违章建筑并不多,可后来有人听到风声之后就在那儿突击盖房,周围的老百姓看到有人盖,他们也跟着盖,这种现象越演越烈,市城建局和规划局也过问过几次,可法不责众,上头三令五申不能违章违建,可真正到了执法的时候,就推行不下去了。”
第二天上午,市长夏伯达准时来到了新体育中心工地现场,规划局、城建局、公安局的领导全都来到了现场,事情的始作俑者体委主任张扬当然积极参与其中,众人到齐之后,首先陪同夏伯达一起视察了体育中心工地,张扬特地带来了一幅最早的规划图,跟在夏伯达身边指指点点。
乔梦媛道:“我不了解你,我本以为自己很聪明,很容易看透周围的一切,可到现在我终于明白看透的是我的眼睛并不是我的内心。”
几位党组成员都没说话,可谁心里都在想,这件事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像这种历史遗留问题,谁都不好解决。
张扬今天的耐性还算不错,他点了点头道:“霍局,既然这样,我就等你的消息!”
张扬道:“他们会认为很正常,随着改革开放的进程,现在所有人的思维都在随着时代而改变,不是所有人都固步自封。”他最后一句话显然是冲着臧金堂说的。
听说张扬和臧金堂来了,霍廷山主动起身去门口迎接,换成过去他是不会这么做的,可现在的张扬已经在南锡体制中有了些名气,在霍廷山的印象中,这种人就是政治流氓,对于一个这样的人物,最好还是别轻易得罪,所以霍廷山在礼数上做得很周到。
乔梦媛道:“很普通很业余。”一双美眸却不由自主的望向空中的那阙明月,明月轻薄宛如薄冰般悬挂在深蓝色的夜空中,乔梦媛看的是月亮,张扬看得却是乔梦媛,这次的相见乔梦媛给他了一种很强的距离感,张扬不喜欢这种感觉,他轻轻咳嗽了一声道:“怎么突然戒酒了?”张大官人这句话有些没话找话的意思。
霍廷山已经率先站起身来了,客人说走,然后站起来这是送客,客人还没说走呢,只是流露出一些意识,他就抢先站起来了,这叫逐客,虽然霍廷山的脸上带着亲切的笑意,可表露出的意思却没有太多的友善:“张主任多坐一会嘛!”
李红阳道:“不用,我过来是说两句话这就走。”
张扬道:“南锡的财政遇到了困难,现在新体育中心建设同样面临这个问题,有些话,我从没在别人面前说过,可你是我长辈,又是我的伯乐,我就大着胆子说一次。”
张扬拿出一沓照片放在霍廷山的办公桌上:“这些都是违章建筑的照片。”
张扬道:“我是你调到南锡来的,我是你的人,徐书记用你的人不跟你商量,难道你心里就没一点其他的想法?”张大官人善于把复杂的政治斗争用简单的话来概括,不过简单中还是蕴含着一些道理。
霍廷山点了点头,他这里是规划局,这些本来就是他分管的范畴,霍廷山笑道:“有什么问题?”
时维道:“真是扫兴,懒得理你们,赶紧吃饭,对了,张扬,回头把我姐送回家。”
张扬和臧金堂在城建局门外分了手,臧金堂返回体委,张扬则直奔市委市政府而去,他没那么多时间陪着帮人耗着,他得尽快想出一个对策。
时维、高廉明、谭月明他们先行离去,张扬抢在乔梦媛之前把帐结了,乔梦媛道:“说好了我来请客,却让你破费。”
乔梦媛转身向前走去,张扬赶紧跟上,他们并着肩踩着月色慢慢走在天桥上,乔梦媛的心情突然有种放飞的感觉。
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走在夏伯达身边,他一直在留意张扬说什么。当张扬终于把话题引向违章建筑的时候,张德放知道,这位小老弟果然不是一个省油的灯,南锡这一池平静的水要因为他的到来而翻腾起来。
张扬首先去找的人就是市长夏伯达,夏伯达刚开完市长办公会,正坐在办公室里生闷气呢,刚才会议上陈浩几次都有些喧宾夺主的味道,一个常务副市长就算有市委书记徐光然在背后挺着,也得分清尊卑,他只不过批评了陈浩近期工作不力,陈浩就叫起了委屈,弄得一帮副市长都为他说话,夏伯达气得当时都想拂袖而去,南锡的工作真的不好开展,这些副市长全都把徐光然奉若神明,眼里根本就没有他这个市长的存在。
张扬微微一怔,低声道:“还回不回去?”
张扬笑道:“应该是给我帮忙才对,南锡徐书记把新体育中心的建设工作交给了我,我把工程交给了梁成龙的丰裕集团,因为涉及到垫资问题,梁成龙也没能力一次性拿出这么多钱来,所以找到了你哥,也多亏了你哥帮忙解决了资金问题。”
夏伯达笑道:“牢骚不小啊,你刚来南锡不假,可说别人不把你放在眼里就有些夸张了,徐书记很重用你啊,否则也不会把新体育中心的建设指挥权交给你。”夏伯达这句话满怀深意。
张扬笑道:“李主任辛苦了,等我看完,咱们找个时间商量一下,怎么把这些优秀教练员请进来。”
乔梦媛道:“我希望能够这样。”
张扬道:“霍局,新体育中心的原始规和图书划图你应该有的。”
电话那头响起孟士冲爽朗的笑声:“老大哥有什么吩咐?是不是又想约我打牌了?”
张扬道:“我还有事,也不去了。”
张扬道:“我能报销!”
夏伯达并没有阻止张扬说下去,相反,他想听张扬说这些事,张扬能够把心中的想法毫无保留的说出来,证明张扬没把他当成外人,夏伯达道:“没人让你背黑锅啊!”
霍廷山因为孟士冲的这句话而笑了起来:“你会跟他熟起来的,这个年轻人很倔,认准的事情肯定会干,那块地上违章建筑也是事实,老孟,你得想个稳妥的对策。”
孟士冲道:“找我干什么?我跟他又不熟?”
张扬道:“送佛送到西天,已经送到大门口了,不差那两步。”
霍廷山笑道:“一定!”
霍廷山也笑眯眯道:“说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不用时维说他也会做。
张大官人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自我解嘲道:“我没那意思,只是我有点热!”
张扬道:“吹得挺不错的。”
张扬点了点头,心中琢磨着这孟士冲是不是故意躲着自己?从规划局到城建局的经历表明,这些中层官僚也不好对付,想让他们老老实实的办事,难!虽然市委书记徐光然把新体育中心的建设指挥权交给了自己,可在别人眼里自己只不过是一个体委主任,处级干部而已,想起这件事张扬不由得有些恼火,这都来了快一个月了,组织部还没有把正处的事情搞定,看来有必要去市里一趟了。
副主任李红阳道:“我同意张主任找省运会形象大使的做法,可是我认为尽量还是找我们南锡籍的运动员,毕竟他们要代表的是南锡市的城市形象,老臧说的也没错,请形象大使未必要花钱吧,如果是南锡籍的运动员,他们为家乡出点力也是应该的,就算收取费用象征性的收取一点就行了,总不能狮子大开口吧。”
张扬道:“我已经实地勘察过,初步计算了一下,涉及违章建筑二十三户,共计七千多平米,因此而非法占用的土地将近七亩。”
体委内部在这件事上分成了两派,以副主任臧金堂为首的几个人认为好钢要用在刀刃上,钱要花在关键的地方,请代言没什么必要,还有一部分是以李红阳为首的,李红阳认为请形象代言也可以,但是一定要请南锡籍贯的运动员,不然怎么能谈到代表南锡的城市形象?
霍廷山道:“刚才体委张主任到我这里来过,询问新体育中心违章建筑的事情。”
张扬却没把图纸递给他,又向夏伯达道:“我让人调查过了,那些房子里根本就没有住人!”
张扬笑道:“霍局,您没看规划图啊?那些房子全都在规划范围内,图纸上清清楚楚的标记着呢。”
霍廷山道:“我当然推给你了,我估计他肯定会去找你,所以提前跟你说一声,让你有个准备。”
那墨镜老哥又拿起了萨克斯:“献给你们一曲《月亮代表我的心》!”悠扬的旋律从萨克斯内流倘而出,让秋夜的月色似乎变得突然温柔了许多。
夏伯达道:“既然是违章建筑,你可以连同规划局和城建局一起解决这件事。”他已经意识到张扬肯定在处理这件事上遇到了麻烦,所以才来找自己,这小子是想自己出面啊。
张扬和臧金堂来到城建局,局长孟士冲不在,副局长倒是有几个,可人家都很坦率,自己说了不算,张扬找他们要孟士冲的手机,一个个都摇着头,局长孟士冲没有手机,传呼倒是有,可打了他也不回。
霍廷山咳嗽了一声,开始打官腔了:“张主任啊,你说的这个情况我已经知道了,这样吧,你把这些照片留下,我尽快安排局里的同志过去,到现场考察一下,看看到底有没有违搭违建,和当初的规划究竟有多少出入的地方,你看怎么样?”
张扬道:“不就是钱吗?好办,你只管联系钱的事情交给我。”
当天下午,张扬叫上副主任臧金堂去了一趟规划局,臧金堂打心底是不想去的,可张扬非得把他给叫上,有点赶鸭子上架的意思,身为副主任他也不好拒绝。
夏伯达闻言一惊,指了指对面的沙发道:“先坐下好好的怎么突然就想辞职了?”
张扬本想脱下自己的外套给乔梦媛披上,可刚刚揭开衣扣,乔梦媛就发现了他的意图,轻声道:“不用,我不冷!”
张扬道:“夏市长,咱们认识这么久了我什么人你最清楚,当初我在江城新机场上遇到了麻烦,是你把我从江城带到了南锡,如果说我真是什么千里马,你一定就是相马的伯乐。”
夏伯达点了点头,鼓励他继续说下去。
张扬对霍廷山踢皮球的做法早有心理准备,他微笑道:“我没说这件事要霍局负责,我只是想霍局说一句话。”
臧金堂被张扬拉着跑了半天心里原本就不情愿,这会儿又在城建局吃了闭门羹,忍不住道:“张主任,孟局长不在咱们还是回去吧,呆这儿也没用。”
霍廷山叹了口气道:“张主任,你反映的这些情况我多少也听说过一些,可这并不是我们规划局能够改变的,违章违建的问题应该由城建局负责。”他看到张扬抓住这件事不放,马上开始推卸责任,官场之上推卸责任最常见的手法就是踢皮球,别看国足踢球的水平不行,可国内官员踢皮球的水平却是世界一流。
张扬点了点头,陪和_图_书着乔梦媛走向前方的人行天桥,天桥上,一个带着墨镜的老哥顶着寒风吹奏着一曲目前红遍大江南北的《纤夫的爱》。
张扬真是服了这个老油子,麻痹的,你赶我走就明说,非得做出这种口是心非的事情,张扬也懒得跟他计较,你不想跟我谈,老子还不想跟你谈呢,张扬道:“那我走了,有了结果,霍局一定要跟我联系。”
李红阳低声道:“有些房子已经通过关系办好了手续,从违章变成合法了。”
张扬道:“很多东西一旦上瘾是戒不掉的。”
乔梦媛摇了摇头,把张扬的外套还给他,摆了摆手转身走入大门,张扬站在那里望着乔梦媛的背影消失,这才转身离去。
望着张扬和臧金堂离去的背影,霍廷山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他回到办公桌旁坐下,拿起电话拨通了城建局局长孟士冲办公室的电话,那边的电话刚刚接通,霍廷山就笑道:“老孟啊,我是霍廷山!”
可夏伯达根本没有一丁点儿感动,他看出来了,今儿这小子是想尽办法把自己往他的坑里拖呢。夏伯达道:“你能有这样的觉悟就好,别人说什么并不重要,用实际行动去反驳别人的质疑才是最有力的。”
两人并肩走出门外,乔梦媛这才知道张扬没开车,张扬伸手准备拦车的时候,乔梦媛却道:“这儿离宁静路没多远,陪我走回去吧。”
霍廷山道:“没住人并不代表着就不是民房。”言语中已经流露出对张扬的不满。
张扬两道剑眉拧在一起李红阳是在提醒他其中有暗箱操作,张扬道:“我不喜欢多管闲事,可是别人硬要把脚踩到我的地盘里,我却不能不管。”
霍廷山笑道:“不可能这么严重,张主任真的实地勘察过?”
张扬笑着伸出手和他握了握手道:“无事不登三宝殿,今天我们两个走过来求你来了。”
张扬道:“我是你带到南锡的干部,我要是临阵脱逃了,别人会质疑你夏市长的眼光,会觉着你识人不清,我受点委屈没什么,我不能让别人误解您。”他这句话说得十分动情。
霍廷山看到那些照片,沉默不语,他一张张拿起来仔细的看,全都看完之后方才放下照片道:“规划和实际建设是两个不同的概念,有些时候还是要考虑到实际情况。”
张扬道:“我要清除新体育中心工地上的违章建筑。”说完他又补充了一句:“一切违章建筑。”
张扬道:“这么说规划岂不是成了一纸空谈?”
张扬笑道:“如今汇通已经上了轨道,你在与不在已经没有太多的分别了。”
张扬道:“我这不找您帮忙来了吗?我想夏市长能够亲自去现场看看实际情况,最好能把相关部门的领导全都叫过去开一个现场办公会,当即敲定整治违章建筑的方案。”
张扬道:“这件事我们必须要解决,市里既然把新体育中心的建设指挥权交给了我们,我们就必须要做好。”
张大官人想问什么,可是紧密的锣鼓声打断了他的话,几个人把目光转向舞台,小舞台上开始了变脸表演,随着川剧武生精彩的表演,食客们纷纷鼓掌,武生很会调动大家的情绪,在舞台上极尽所能,现场的气氛被调动起来之后,他走下小舞台来到客人桌前表演。
张大官人却不这么认为,党组会上,他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我认为请形象代言,花上一笔钱是值得的,有了形象代言,我们省运会的知名度就会提升,就会有企业找上门主动赞助,我们付出的是一小部分金钱,换来的却是几倍甚至几十倍的回报,我认为这是稳赚不赔的。”
夏伯达不禁露出一丝笑意道:“你少拍我马屁,有什么事只管说,别给我卖关子,我没那么多时间跟你兜圈子。”
张扬点了点头,示意李红阳在他的旁边坐下,李红阳道:“那些违章建筑的事情我听说过一些,这些人突击建房的目的就是想政府赔偿,如果政府不愿赔偿,他们也没什么损失,以后新体育中心搞起来,他们的那些房子就会随之升值。”
夏伯达心说你怎么说不清,你小子看得很明白,看出徐光然是把你推上去顶雷的,既然明白了,又为什么要接招呢?
张扬望着霍廷山,踢完皮球又给自己来了找拖延战术,到底是老政客啊,老油条,难怪体制内的工作效率低下,全都是这种人给闹的,当初我盖板楼的时候,你他妈怎么来的那么快?那时候查违章建筑怎么这么积极?
李红阳点了点头,小声提醒道:“如果大范围的聘请优秀教练可是一笔相当惊人的费用。”
张扬继续道:“初来南锡,体委的那点事儿您也知道,我这个党组书记差点就黄了,我也不瞒您,自从徐书记把省运会的担子压到我头上,我就有点发憷,套用句时下流行的话,我是来政治避难的,那啥,我可不是来背黑锅的。”
孟士冲的笑容突然收敛了:“张扬?他问这件事干什么?”
霍廷山明白了,这小子是逼自己表明态度,只要自己表明了态度,他下一步就是要自己出书面证明,他不是让自己来解决这件事的,却是要从自己这里找依据,想不到他考虑的倒是周到,先做到有理有据,然后才向这些违章建筑开刀,这根本是想拖他下水啊。霍廷山在官场中混了这么多年,一眼就看出了张扬的小九九,他心中暗笑,小子,想把我给拖进去,没那么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