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5章 再打脸

龚奇伟道:“关小姐能够担任我们省运会的形象大使,势必会推动我们省运会的影响力,掀起全民运动的高潮。”
张扬道:“宣传的需要,你放心,我尽量不会让媒体影响到你在南锡的正常活动。”
关芷晴笑道:“他应该是怕了你了。”
张扬此时却露出阳光灿烂般的笑脸:“他不懂规矩,他骂我,现场还侮辱关小姐的名誉,这种记者是记者中的败类,败类中的人渣,该怎么写,大家掂量着,对了啊,打人的照片就别往报纸新闻上登了,影响不好,冲洗好之后寄给我,不然我上门去找你们要。”
现场响起一片掌声,原本萧苕敏还安排了张扬讲话的环节,可张大官人拒绝了,今天他不是主角,而且他也看出关芷晴并不喜欢这样的场合,还是尽快缩短签约仪式的进程。
张扬说完转身扬长而去,这帮记者一个个面面相觑,这什么人啊,当着这么多记者也敢打人,还让大家把镜头瞄准他,不过多数人还是很快就明白了张大官人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今天前来采访全都是有记录的,谁敢报道他打人的事情,恐怕用不了多久张扬就会找上门来。鬼怕恶人,记者是无冕之王不假,可遇到这种凶神恶煞级数的人物还是绕着走为好。
两人一边说一边向前走去,那司机很喜欢出风头,也跟着关芷晴向前走,被萧苕敏一把给拦住了:“我说师傅,钱都给你了,你还跟着干什么?”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何英培端起酒杯道:“来,咱们一起喝一杯,感谢小张同志的盛情款待。”
张扬借着敬李培源,敬酒的时候笑道:“李书记,我反映的情况您可得赶紧帮我解决了,不然会耽误工程进度的。”
徐宏宴对张扬这位新来的体委主任相当的买账,年底临近,到现在招待所的事情还没定下来,已经有多家蠢蠢欲动,准备和他竞争承包权,只有处好这位体委的一把手,才有可能顺利续约,所以张扬给他打过招呼之后,徐宏宴马上把最好的包间留了出来,然后又亲自出去采购,山珍海味全都齐备,只等张扬到来。
关芷晴道:“记者招待会时间不要太长。”
李培源和龚奇伟喝了一杯酒,李培源道:“龚市长,省运会明年就要召开,你肩上的担子很重啊。”
萧苕敏正在现场做着最后的布置工作,此时她又接到张扬的电话,张扬让体委几个副主任全都出门,在门口列队准备欢迎关芷晴的到来。
张扬道:“那就是说没问题了?”
和龚奇伟相比,何英培和李培源两人做事更圆滑一些,在官场之中最常见的就是他们这种人,他们虽然表面上对张扬不错,可实际上他们最看重的还是自身的政治利益,想让他们不遗余力的支持自己,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从今晚李培源和何英培的说话中,张扬多少能够看出一些端倪。这两人都是玩弄政治的高手,想要他们站在自己这一边,就得表现出足够的实力。
徐宏宴并没有想到张扬这次要请的是副市长龚奇伟,更没有想到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长也随后而至,徐宏宴对张扬更产生了一种敬畏,别看人家年纪轻轻,可本事大得很,能够和率里的高官打成一片,这就不是一般的能耐了。这种场合,徐宏宴是不敢去凑热闹的,他一头扎进了厨房,亲自盯着厨师做菜,务必要保证他们拿出最好的水准,务必要让各位领导满意。
关芷晴淡然道:“他们应该是害怕见到你吧。”
关芷晴笑道:“龚市长,我个人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我虽然身在和图书美国,可是根在南锡,为南锡的发展尽一些绵薄之力也是我的本分。”她的回答十分得体,不过关芷晴并不喜欢这种政治味道太浓的秀场,可是既然答应了出任省运会形象大使,就得做好。
张大官人刚才之所以表现出如此的生气,不仅仅是那名倒霉的记者提出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东南日报这四个字勾起了张大官人的一段旧恨,当年杜天野仕途上遇到的最大麻烦,就是东南日报的几个记者掀起来的,张扬还记得为首的记者叫刘希文,东南日报社的社长叫李同育,当年清台山械斗,陈崇山为了救儿子杜天野的性命,一枪打死了朱红卫,东南日报跟进报道这件事,陷杜天野于困境之中,这件事给张扬的印象很深刻,所以听到东南日报四个字他就很敏感,再加上听到这名记者提问很不友好,严重涉及到关芷晴的个人隐私,张大官人暴怒之下打他的脸是正常的,他打的不仅仅是这名记者,他要借着打脸事件把东南日报给牵出来,你李同育不是牛逼吗?惹了我一样要倒霉。
关芷晴起身从小门离去。
张扬道:“龚市长,也就您这么说,别人都说我惹祸了。”
此时外面方才传来一声痛苦的惨叫,那名记者大声叫道:“我是记者……你竟然这么对待我,我要告你这混蛋……”
张扬接着又向何英培敬酒,他笑道:“何部长,这顿酒是我欠你的,说过请您,可事情一直都太多,才拖延到现在。”
关芷晴愣了,她俏脸顷刻间变得煞白,然后紧紧咬住嘴唇,明眸之中晶莹的泪光不住闪动,看得出她就要落下泪来了。她竭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冷冷道:“对不起,这是我私人的问题,我无可奉告。”
不用他说,记者已经把镜头都瞄准了他,张大官人龙行虎步跨上前去,一把揪住那记者的衣领子,扬起右手,正抽,反抽,再正抽,再反抽,结结实实打了他六个嘴巴子,打得那名记者面颊高肿,然后一巴掌摁在他面门上,将那名记者摁到在地面上,大声道:“不守规矩的,就是这下场!”他转过身,环视那帮媒体记者,一双虎目杀气腾腾,不怒自威,这帮记者全都感受到张大官人身上弥散出的凛冽杀气,一个个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却。
汽车启动之后,李培源禁不住回头看了看,张扬和龚奇伟还站在招待所门口。
张扬冷笑道:“你说什么?”
张扬拍了拍手道:“谁还有问题?没问题的话记者招待会到此结束。”
张扬端起酒杯首先敬龚奇伟,人家是自己的直接领导,又说了这么够意思的话,怎么都得敬两杯,龚奇伟酒量不错,很爽快的喝完了。
龚奇伟道:“我们这不是见面了嘛,其实我最乐于见到的就是你把工作搞好,其他的事情都是小事,小张啊,你最近的几把火烧得不错,给体委争光了。”
龚奇伟听到这句话不免有些汗颜,他承认张扬绝不是弱兵,可自己也绝非强将。龚奇伟道:“我一直都希望我们的年轻干部有冲劲有活力还要有担当,现在总算来了那么一个,小张,以后一定要好好干,我会不遗余力的支持你。”这已经是龚奇伟今天第二次做出这样的表示了。
张扬大喜过望:“那啥……什么时候才能正式发文?”
何英培和李培源对望了一眼,都笑了起来,龚奇伟也乐了,他们都知道这小子在撤谎,可谁也挑不出他的毛病。
张扬道:“几位领导能够莅临指导,已经让我们的体委蓬萃http://m.hetushu.com生辉,我感动都来不及呢。”
张扬开了一瓶清江特供,这酒是前两天刘金城让人捎来的,清江特供江南一带还没有打开市场,所以几位领导也很少喝到,张扬并没有拿茅台、五粮液之类的招待他们,就是怕他们说自己铺张浪费。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死亡。”
龚奇伟道:“只要是想做事,就得有被别人戳脊梁骨的准备,小张,你放心,我会全力支持你的工作。”
何英培喝完酒放下酒杯道:“小张啊,不要心急嘛,你也知道的,最近针对你的非议太多,要是在这个时候下文,别人还不知要说些什么,反正都是定下来的事情,早一天晚一天还不是一样,总之你放心,你的正处包在我身上。”何英培这番话初听很够意思,可仔细一品,这句话根本就是搪塞,糊弄一会儿是一会儿。李培源和龚奇伟都是政坛高手,一听就明白了,肯定何英培遇到了某种不可抗拒力,所以暂时把张扬的正处给压下来了。
那名记者站起来,他拿起麦克风微笑道:“关小姐你好,我是东南日报的记者,你在美国的奋斗史早已为人所知,我想问一个问题,你的父母因何而离异?根据我所知道的情况,当初你的母亲离开国内的时候,曾经两度自杀,请问你的父亲究竟做了什么才令她如此伤心绝望?”
张扬道:“十五分钟吧,主要是帮忙宣传一下。”他拧开一瓶矿泉水灌了一口道:“你的经纪人和保镖怎么没跟着过来。”
这些领导人的酒场不会持续太久,两个小时后,李培源就起身告辞,何英培跟他一起走了,张扬把两人送上车,又送给他们每人一箱清江特供,领导们对送烟送酒一般也不会拒绝。
李培源看到桌上的十二道精美凉菜,不禁皱起了眉头:“小张,用不上这么隆重吧,咱们只是四个人吃饭,不要铺张浪费。”
刘刚道:“张主任说的,我想应该会来吧。”他也没把握。
李培源笑道:“还记得鲁迅先生说过的一句话吗?”
张扬打算先回体委去准备,向龚奇伟告辞,龚奇伟道:“我跟你一起过去。”
所有记者都愣了,都听说这位张大官人该出手时就出手,今儿算是眼见为实了。
何英培向李培源看了一眼。
何英培感叹道:“奇伟同志有些想法啊!”
张扬再次给何英培敬酒的时候,老毛病又犯了:“何部长,那啥……我正处啥时候能批下来?”
张扬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已经是九点半了,此时门外驶入了一辆出租车,关芷晴果然如约而至,张扬快步迎了上去,为关芷晴拉开车门,萧苕敏很有眼色,从另一侧过去,抢着去结车费。
凭心而论,张扬还真没把龚奇伟这个副市长放在眼里,他在南锡市副市长中排位属于靠后的,根据张扬听到的一些消息,过去龚奇伟曾经负责过工业生产,因为和常凌空的理念不合而受到排挤,所以始终得不到重用,但人家毕竟是副市长,能够说出这种话还是让张扬有些感动的。
龚奇伟微笑道:“有张扬担着,我关键的时候搭把手就行。”
那名记者还想说什么,忽然感觉眼前一晃,张大官人已经冲到他眼前了,老鹰抓小鸡一样揪住他的衣领,然后扔了出去,那记者惨叫着,腾云驾雾般倒飞了出去,身体撞在会议室的大门上,撞开了大门扑通一声摔倒在门外。
签约仪式过后,会举办一场记者招待会,张扬提出让关芷晴休息十分钟,陪她来到隔壁的休息室,萧苕敏已经让人准备好了茶水和图书饮料,关芷晴要了瓶矿泉水,她向张扬解释道:“我很少喝饮料。”
张扬道:“几位领导放心,今天这顿饭是我私人掏腰包,绝不占公家的便宜。”他这边说得冠冕堂皇,听者谁也没把他的话当成一回事儿,私人掏腰包,才怪!
李培源道:“我们也会支持,真希望看到你们这些年轻人尽快成长起来。”
媒体记者听说关芷晴这次出任省运会形象大使仅仅象征性的收取了一元人民币,都觉着不可思议,在现在的时代,尤其是关芷晴这个美籍华人,竟然把金钱看得如此之淡,这是让所有人都感到不能置信的,关芷晴的行为也感动了他们,很多人心里都存在着一样的想法,一个美籍华人都可以为家乡的体育事业做出这么大的贡献,他们是不是也应该做些什么?
南锡市的这帮媒体记者这会儿都是眼见为实了,手中的照相机摄像机一起动员,围着关芷晴拍个没完,因为张扬事先有约在先,在正式签约之前,媒体记者不可以提问,在签约仪式后会安排专门的记者招待会,今天记者们也都很守规矩,表现的相当配合,现场虽然记者众多,但是秩序井井有条。
何英培道:“当然没问题啊!”
南锡市电视台体育部主任黄庆亲自带队前来,他看了看时间,忍不住问一旁的体委副主任刘刚道:“刘主任,关芷晴真的会来吗?”
此时热菜上来了,第一道菜就是红烧穿山甲,这帮领导虽然反对铺张浪费,可谁也不过度坚持形式主义,菜都做好了,不吃也是一种浪费。
张扬笑道:“江城酒厂出品的,厂长刘金城和我是老朋友,这次省运会,我打算让他们来当酒水的独家赞助商。”
龚奇伟很爽快的答道:“需要我抬的时候,我不会拒绝!”
张扬乐呵呵点头,龚奇伟今天留给了他深刻的印象,这位副市长的身上并没有太多的官架子,也许和他在政治上不慎得意有关,张扬看出龚奇伟和自己有个共同点,都憋着一股劲儿,都想要证实自己。如果两人都朝着一个方面而努力,那么他们就有了合作的理由。张大官人已经计划着,要将龚副市长变成自己在南锡的坚定盟友。
李培源也微笑点头。
何英培笑骂道:“你才是太监呢!”也只有他们两人相互间敢开这种玩笑。张扬和龚奇伟虽然听得有趣,可谁也不敢笑,张扬从这件事看出何英培和李培源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
张扬却被糊弄住了,最近他的几把火的确烧得天怒人怨,何英培的说法也有些道理。
张扬心中暗骂徐宏宴小题大做,刚才还专门嘱咐他不要搞太多菜,要少而精,张扬也理解领导作秀的心理,你准备丰盛了他们嫌铺张浪费,要是准备的太寒碜,他们又会觉着你对他们不敬,所以这个尺度很难把握,张扬笑道:“没多少,只准备了凉菜,热菜一个都没准备。”
二十年陈酿打开之后,酒香四溢,李培源是酒国高手,一闻酒香就赞不绝口:“好酒!真是好酒!”
李培源笑道:“我已经派人去了解情况了,这件事有希望,但是你也别报太大希望。”李培源毕竟是政坛老将,张扬来找他的时候,他就看出张扬的真正目的是要逼迫孟士强把房子拆了,也没有把孟士冲兄弟俩赶尽杀绝的意思,真正要调查一名处级干部涉及到的方方面面很多,李培源不能因为张扬的举证就大张旗鼓的进行调查,在他看来,这其中的违规行为是肯定的,但是真要是彻底调查,不知要牵涉多少人进来,有错误,也不是什么大错误和-图-书,只要让关键人物知道利害就行。
张扬道:“二十年!”
第二天上午,张扬一早就来到了市政府一招,从昨天下午萧苕敏就负责在这里准备,布置会场,第三会议室内花团锦簇,各方媒体也已经提前到达,在这里准备报道,很多记者对此并不相信,冰公主关芷晴要来担任省运会形象大使,这听起来似乎有些不靠谱,一位世界冠军,一个多次登上时代封面的风云人物,怎么会看上这种低级别的省级运动会,可体委既然放出了这个消息,肯定不是毫无依据的乱说。
张扬有些诧异,龚奇伟为什么不跟何英培和李培源一起走?可沉下心来一琢磨,龚奇伟选择跟自己一起走是有道理的,在市委市政府这种特殊的场合,这些领导的一举一动都深受关注,谁和谁走在一起,谁和谁多说了两句话,谁和谁见面互不搭理,对周围人来说都代表着某种深层次的信息,龚奇伟这样做是为了避嫌。
现场记者就算有问题也不敢问了,谁都看到了那名记者乱说话的下场。
张扬把今晚请吃饭的事情说了,如果单单是张扬邀请他,龚奇伟肯定会好好斟酌一下,可听到纪委书记和组织部长都去,他就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同时他对张扬这个年轻人又高看了一眼,能够请动两位常委喝酒,这小子的脸面可不是一般的大。
不知不觉中,张扬已经在体委建立起了一定的权威,他来到南锡之后的几项举措,已经让南锡市体委拥有了越来越大的权力,这一点上所有人都不能否认。
记者招待会约定十五分钟,现场的记者也很懂规矩,提的问题都和这次省运会有关,可到最后的时候,还是发生了一些不快。一位记者举起手来,关芷晴看到他举了好几次,再说时间就要到了,她笑了笑道:“那位穿黑色夹克的先生。”
何英培道:“小张来到体委之后,体委马上变得生机勃勃,龚市长强将手下无弱兵啊!”
张扬笑眯眯帮他们把酒杯都满上,应他的要求徐宏宴并没有安排服务员,所以倒酒的任务就落在他身上。
张扬笑道:“宝剑赠壮士,鲜花送佳人!”
出租车司机看到这么多长枪短炮瞄准了关芷晴,镁光灯闪个不停,这会儿方才意识到自己载了一位名人,他居然没去接钱,绕到另一头凑到了关芷晴的身边,这厮想沾沾光,在报纸电视上露一小脸。
关芷晴戴着墨镜,虽然对现场情况有所准备,可她还是没想到这么隆重,张扬为她拉开车门,很亲切的将一束鲜花送给她,关芷晴望着这束鲜花忍不住笑了,当初在东江机场没接他的鲜花,想不到终究还是要接,她伸手将鲜花接过,意味深长道:“你送花的精神还真是锲而不舍。”
龚奇伟并没有让张扬送他,而是让司机过来接他,他的专车到来之后,张扬也往后备箱放了一箱酒,龚奇伟同样没有拒绝,他上车前向张扬道:“有机会,我请你去家里喝酒。”
司机笑着道:“她是哪位大明星啊?”
何英培笑了起来,龚奇伟在南锡的政局中属于相对沉默的一群,在体制中,沉默分为两种,一种是无力向上安于现状,一种是胸怀大志,积蓄力量,寻找机会,恃机爆发,龚奇伟应该属于后者,一位政治好手要拥有敏锐的政治嗅觉,当机会来临的时候绝不放过,因为机会本来就不多,稍纵即逝。
龚奇伟焉能听不出这两位政坛老将正把自己往上架,上去容易下来难,以后张扬真要是闹出什么事,自己恐怕就得负有连带责任了,不过龚奇伟表现的相当爽快,和-图-书点了点头道:“只要是有利于咱们南锡发展的,我都会支持。”
张大官人不好意识的笑了笑道:“不打不相识嘛,以后有机会,我请那个史蒂芬吃饭。”
“我要告你……”这厮望着张扬杀气凛凛的眼神终究还是没把后半截话说出来。
短暂的休息之后,召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关芷晴专门叮嘱张扬,让这些记者尽量不要问她太私人的问题,最好围绕这次的合作提问,张扬让萧苕敏把她的意思转达了出去。
张扬道:“说到就得做到啊,何部长,是你把我送到体委来的,在古时候,您就是我恩师,我就是您门生。”
张扬刚才已经低声把龚奇伟的身份告诉了关芷晴,关芷晴微笑道:“市长大人亲自迎接,我很荣幸。”世界冠军就是世界冠军,举手抬足之间都流露出一股明星风范。
几位副主任来到门外,这才发现,不但张扬到了,连副市长龚奇伟也到了,他们一个个上前去和龚奇伟打招呼。
签约仪式由体委主任张扬代表南锡和关芷晴签约,关芷晴浏览了一下合约基本表示满意,在空白的报酬栏上象征性的填写了一元人民币。
李培源道:“真是不错,口感不比五粮液差!”
张扬大步走了出去,所有媒体记者一窝蜂都跟了出去。
何英培笑道:“张扬,听到没有,以后只管大胆做事,出了什么事,有龚市长给你撑着。”
李培源笑道:“负贵宣旨的不是太监吗?”
张扬道:“花钱还叫赞助吗?他赞助酒水,我们帮着广告宣传,借着省运会的平台给他们做广告,他们稳赚不赔啊!”
张扬笑道:“你们运动员最注重的就是这些,现在饮料中掺杂的成分太多,搞不好就有兴奋剂之类的玩意儿。”
龚奇伟听得云里雾里,他不知道张扬求李培源什么事,虽然同在一桌,他却不好问,毕竟他和李培源的关系没到那份上。
何英培听着有些味道不对,他笑道:“我可不是你恩师,你恩师是夏市长,是他把你争取到南锡来的,我只是负责宣旨的。”这样操蛋的门生他可不敢认。
萧苕敏道:“跟你没关系,涉及到国家安全,你赶紧走啊,不然小心公安抓你。”司机停下脚步却仍然有些依依不舍道:“大姐,晚上电视新闻播出吗?”
众人落座之后,首先由副市长龚奇伟代表南锡市委市政府致了欢迎辞,并对关芷晴答应出任省运会形象大使表示感谢,之后关芷晴讲话,关芷晴的话很简单,她微笑道:“我希望通过我的努力可以将南锡的崭新形象传递到更远的地方,我是南锡的女儿,我会为家乡尽力!”
那名记者扶着墙正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
龚奇伟笑着问道:“花钱吗?”
张扬引着关芷晴走向会议室的方向,副市长龚奇伟站在大门前等着,看到关芷晴过来了,龚奇伟主动迎上两步,微笑着伸出手:“关小姐,欢迎你的到来。”
关芷晴一边向前方走一边道:“场面隆重了一些。”
何英培听他问到了点之上,市委书记徐光然专门交代要压一压,自己可不好轻易承诺什么,何英培自有他的推脱之道,他微笑道:“什么批不批的,本来就是理所当然的事啊!”
张扬道:“龚市长,我一个人挑不动,关键的时候,得需要你跟我抬。”
何英培道:“你有心就行,没必要请客!”
李培源笑道:“你这张嘴巴还真是能说!”他一口干了杯中酒,品了品,唇齿留香,闭上眼睛回味了一下,低声道:“这酒至少十年陈。”
张扬乐呵呵点了点头,转向周围记者道:“镜头瞄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