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9章 跪下

张德放知道他嘴硬,可没多少底气,张德放道:“你最近最好收敛一些,关芷晴的事情影响很坏,海天成为焦点了,你整顿一下酒店的管理,别让人抓住毛病。”
张德放道:“你大人不计小人过,石胜利就是一愣头青,跟这种人计较也没什么意思,我看,你就放他一马吧。”
张扬冷笑道:“昨晚你可够狂的。”
张扬道:“坐啊,我给你泡茶喝!”
张德放知道他不会轻饶了海天,否则也不会把那盒人参退了回来,他笑道:“你说怎么办,我转达。”
张扬看到两人的样子,心中有些想笑,分了好大劲儿方才将笑意抑制住,咳嗽了一声道:“你们找我都有什么事情?”
宣传部长梁松笑道:“没那么严重吧,就是一个形象代言,不用上升到这个层次上,关芷晴也是我们南锡走出去的运动员,黑眼睛黑头发黄皮肤,同样是龙的传人!”
石仲恒道:“我也不想把这件事搞得太复杂了。”
张扬两道剑眉拧在一起:“你确定?”
纪委书记李培源道:“我赞同老梁的看法,运动会不要赋予太多的政治色彩,主要是全民参与,办一届属于南锡人的运动会,关芷晴虽然是美籍华人,可你们谁能说她不是南锡人?人家国籍改了,我们总不能把她的祖籍也给改了。”
一提起儿子的伤情,石仲恒不免有些心疼,他叹了口气道:“脸被打得跟个猪头似的,我差点都没认出他来,这个张扬下手也太狠了。”
石胜利老老实实站了起来,来到沙发上坐了,双手放在膝盖上,局促不安的看着张扬,他从小到大没那么规矩过。
陈浩马上明白了石仲恒的意思,他想要找到能够降住张扬的人,只有通过这种途径才能彻底解决问题,陈浩道:“他还想闹事?”
石胜利走后,张扬拨通了张德放的电话,张德放笑道:“怎么样?石胜利去给你道歉了吗?”
石胜利向孟士强看了一眼,心说你跟进来干什么?我在这儿赔礼道歉,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你他妈跟来干什么?他却不知道孟士强的无奈,不过这会儿孟士强心理好过多了,他看到了一个比自己更苦大仇深的主儿,都让人给揍成猪头了,精神胜利法经常建立在别人比他更倒霉的基础上,孟士强开始觉着自己并不是那么倒霉了。
陈浩觉着这笑声中充满着嘲讽的味道,他脸上有些发热。
张扬道:“你还是没认识到关键之处啊。”
张扬笑了起来:“这件事你先别跟别人说。”
张扬道:“那件事暂时作罢,我不追究了。”
“我也转转!”孟士强转身想下楼,毕竟来道歉这么丢人的事情不方便被别人看到,石胜利也存着和他一样的心思也准备下楼。
张扬喝了口茶,忽然将茶杯重重顿在桌上,怒吼道:“跪下!”张大官人轻易不发飙,一发飙,这王八之气四处弥散,强大的气势宛如潮水般向四方汹涌而去,只苦了处在他面前的这两位了。
石胜利点了点头:“张主任,我一定得出这口气。”
石胜利是不想来的,他过去什么时候服过软,可这次不同,他招惹了张扬,人家根本不在乎他的家庭背景,连公安局长张德放的面子也不给,石胜利本来还耍横,可悄悄一打听张扬的过去,这厮被吓得不轻,知道自己惹不起人家,按照张德放的话来说,赶紧老老实实去给张扬道歉,如果张扬真要追究昨晚的事情,搞不好自己会被弄进去,调戏美籍华人可不是闹着玩的。
但是石胜利不想跪,就算他知道害怕了,可和_图_书毕竟也是个爷们,给人家下跪这种事他不愿意干,石胜利这次来打算给张扬当面道歉,他也存着和孟士强一样的心理,兴许张扬不会做得那么绝。
跪过一次之后,第二次石胜利居然没感到难堪,他起身重新坐回沙发上,自我解嘲道:“我没坐稳当。”
常委们都点了点头,组织部长何英培道:“我看徐书记这个建议提得好,人多力量大嘛,咱们南锡也有世界冠军,体操队的董丽娜不就是咱们土生土长的南锡运动员吗?”
张扬道:“海天是不是有色情服务?”
孟士强心说,这厮不止是让我向他低头,他是让我给他下跪啊,男儿膝下有黄金,我不能跪啊!可不跪那两间房就无法拆除,矗在那里,活生生的证据啊!如果纪委真的迫于压力彻底调查这件事,肯定会查出问题,到时候倒霉的不是他一个,恐怕连弟弟还有一连串的相关官员都会倒霉,孟士强下定决心,这次真的认栽了,他搞不过人家,去找张扬低头认错。他认为自己只要诚心认错,张扬应该不会让自己下跪,杀人不过头点地,做事情不可能这么绝吧。
徐光然道:“就这么定。”他向陈浩道:“最近深水港的事情有什么进度?”
孟士强点了点头,转身逃也似的出了办公室的房门,心说我他妈怕你了,这辈子都不想跟你再打交道。
张扬第二天一早前往海天想送关芷晴去机场,等到了之后才知道关芷晴早早的就离开了,钟海燕昨晚一夜都没有离开酒店,看到张扬过来,慌忙迎了上来:“张主任,今天来得好早啊!”
张德放道:“你什么态度?不就是几十万吗?至于心疼成这个样子,做生意也要懂得回报社会。”
张扬没说话。
张德放心说不就是道歉吗?这应该没啥问题,正准备答应,张扬又道:“在我面前下跪认错!”
段金龙道:“我会怕他!”
石胜利道:“是段金龙告诉我她是海天的小姐,是他对我这样说的。”
石仲恒道:“我平时工作忙,哪有时间管他,都是你姐啊,从小就宠着他惯着他,小时候只是淘气,谁曾想这长大了越来越不是东西。”
石胜利道:“有,漂亮小姐不少的,我过去常去那儿玩。”说到这里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昨晚他看到关芷晴漂亮,所以向段金龙打听是不是海天的小姐,段金龙当时笑着点了点头。石胜利这会儿方才悟出来,这段金龙该不是故意阴自己吧?
张大官人的英文虽然不咋地,这行字还是认得的,前两天刚刚看过终结者,这就是里面的台词,他的唇角露出会心的微笑,他一直都在担心经过昨晚的事情,关芷晴会改变担任省运会大使的想法,可现在看来,关芷晴仍然决定执行合约,张扬把信折好,放在口袋里。
张扬道:“这么容易放了他,他以后还会干坏事,那啥,你既然出面了,我得给你这个面子。”
张德放道:“好,我去跟他说。”
张德放道:“不是我给你的,海天段金龙送的,我留了一盒这盒归你,上好的高丽参,好几千块呢。”
陈浩道:“新加坡星月集团总裁范思琪下周会来南锡,商讨最近出现的问题,我相信很快就能解决了。”
孟士强心中暗骂:“你他妈不是明知故问吗?不是你逼我,我能忍气吞声的到这儿来给你道歉?”
张扬撕开信封,展开信笺,却见上面写着一行娟秀的英文小字Iwillbeback!
市长夏伯达道:“关芷晴的名气很大,上过时代封面,m•hetushu.com而且人家已经表示担任省运会形象大使分文不收,这也充分体现了她的拳拳赤子之心。”
张扬道:“你们有事赶紧说,我回头还得去工地。”
陈浩道:“胜利伤得重不重?”
张扬道:“你不认识关芷晴?”
张扬走过去把孟士强拉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孟经理,你想什么我都明白,本来就是小事啊,让孟局长给我打个招呼就是。”
张德放笑道:“我走了!”离开办公室他的笑容却迅速收敛了起来。
石胜利道:“我不该招惹关小姐,我不该喝酒。”
段金龙听说张扬找他要三十万,当时就有些不乐意了:“凭什么啊?我凭什么要拿三十万出来赞助这场比赛?关芷晴受到骚扰,是石胜利惹的祸,我凭什么出钱?他想要钱,找石胜利要去啊。”
孟士强心中这个恨啊,我都给你下跪了,你这会儿又开始充好人了,还有个狗屁意义,这话你在我下跪之前说啊。他低声道:“房子的事情……”
张扬道:“下月初准备举办一场明星足球赛,由香港演艺明星队对咱们平海女子足球队,现在已经联系差不多了,还缺一个赞助商。”
孟士强愣了一下。
张德放反手将房门锁上了,来到钟海燕身后,右手搭在她的肩头,钟海燕耸了耸肩将他的手抖落,有些生气道:“放尊重点,注意自己的公安形象。”
陈浩道:“我不是故意挑毛病啊,各位想一想,我们省运会选出的形象大使要有代表性,我们南锡并不是没有世界冠军,为什么放着我们中国自己的冠军不用,而去用一个美国人,她夺得世界冠军的时候,升起的是星条旗而不是五星红旗。”
张德放听张扬这么说,心中已经明白,十有八九石胜利给他下跪了,这小子虽然混蛋,关键的时候倒也识时务,张德放道:“不追究最好,省的我难做。”
张扬拿起那盒人参给张德放塞了回去:“段金龙的东西我不要,那是个小人。”
张德放离开段金龙的办公室,又来到钟海燕那里,房门并没有关,耳门缝向里面望去,钟海燕正坐在办公桌摆弄电脑。
张扬看出他表情有异,低声道:“想起什么了?”
张德放差点没把嘴里的橙汁给喷出来。
孟士强终于顶不住压力了,弟弟刚打电话过来说纪委可能摁不住这件事,张扬想把这件事捅到省里,孟士冲很无奈,言语中流露出让大哥向张扬低头的事情。
林光明离去之后,石仲恒马上给内弟陈浩打了电话,陈浩听说这件事也吃了一惊,他对自己这个外甥也十分的了解,知道石胜利是个惹祸精,陈浩道:“姐夫,不是我说你们,平时你们对胜利也太溺爱了,我早就说过他这样下去会出事,现在好了,整天耍横,现在遇到比他还横的,吃亏了吧?”
石胜利道:“我确定,虽然当时我喝多了,可我记得问过他,他点头了。”
两人相对笑了笑,都显得有些尴尬。
石仲恒道:“怪不得!”
张德放道:“我帮你转达,他愿不愿意下跪,我可不能做主。”
市委书记徐光然也觉着陈浩有些小题大做,根本是自找难看,徐光然道:“关芷晴知名度很高,体委能够把她请来当形象大使,相当的不容易,看得出他们费了些功夫,有关芷晴加入,省运会的影响力会变得更广。我看是好事,不过陈浩同志说的也对,关芷晴代表南锡在政治上好像有些说不通,有些事情我们还是需要考虑到的,我看不如这样,形象大使可以多请几个,再邀http://www.hetushu.com请咱们南锡走出去的世界冠军,这样既有了国内的又有了国际的,你们说好不好?”
张扬道:“二三十万吧,主要是招待费,香港明星队不要钱。”
张德放叹了口气道:“他有眼无珠,现在也后悔着呢,如果他知道关芷晴的身份,知道她和你在一起,打死他他也不敢做这种事。”
张扬目光落在桌面上,没搭理他。
张德放见他不要也没有勉强,收起那盒人参道:“那好,回头我给他退回去。”
石仲恒道:“胜利喝多了去找关芷晴搭讪,所以才闹出了这场风波。”
张扬咧开嘴笑道:“干什么?张局长还反过来给我送礼啊。”
张德放道:“人家一片好意,主要是为了昨天的事情致歉,你也别把他想得太复杂了。”
钟海燕看到是他,白了他一眼没搭理他,目光继续落在电脑上。
他还没出门呢,张扬又道:“你别急着走啊,我还有事问你呢。”
张扬怒道:“放屁!”他这一吼,吓得石胜利心惊肉跳,扑通一声又给他跪下了。
张扬笑道:“你跟他直说就是,这小狗日的怂货一个,不给他点教训,他以后还敢嚣张。”
孟士强和石胜利一前一后走了进去。
张德放在张扬对面坐下摇了摇头道:“不用,有橙汁吗?我昨儿喝多了,这会正难受呢。”
张扬满脸笑容道:“那好,拆就拆吧,一定要注意施公安全。”
张扬心中这个乐啊,俩孙子哎,现在都老实了,张扬强忍住笑,拿捏出一脸诧异的表情:“孟经理,你这是干什么?我让他跪,没让你跪啊。”
石胜利低声道:“知道错了。”
段金龙道:“我每年都往福利院捐钱,可从没被人逼着捐过。”
听到张扬终于同意拆迁,孟士强如释重负,这会儿心里感到辛酸,自己的房子,最后还得给人家下跪求拆,这他妈什么事儿,窝囊啊,眼泪差点没流下来,他强忍着委屈:“谢谢张主任。”看看,还得说谢谢。
在张德放面前张扬没必要装傻,他呵呵笑道:“你来给石胜利当说客的吧?”
对方看到孟士强没认出他,又道:“我胜利啊!”
钟海燕将一封信交给他道:“关小姐放在总台的。”
张德放敲了敲房门,笑眯眯走了进去。
张扬道:“你知道他调戏的是谁吗?咱们省运会的形象大使关芷晴,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她说动签约,这小狗日的居然赶去调戏人家,现在关芷晴一怒之下飞回了美国,是不是继续担任咱们的形象大使还很难说,他影响了我的计划,如果关芷晴甩手不干了,我好不容易经营出来的场面就这泡汤了。”
石胜利被张扬这一嗓子吓得心肝儿都惨了,双腿一软,扑通一声就跪下了,他是真被打怕了,跪下之后方才想起身边还有一位旁观者,这下人丢大发了,正在自怨哀怨的时候,发现一旁的孟士强也跟他并排跪了下去,石胜利这个纳闷啊,我跪你也跟着跪,你他妈啥时候变得那么义气?可有个人陪着跪,毕竟是件好事,屈辱被分担了,减轻了一半。
张扬笑道:“你先回去吧,该怎么过还是怎么过,海天的事情我不发话,你不能轻举妄动。”
孟士强和石胜利相互望了一眼,他们都指望着对方先说,终究还是石胜利沉不住气,他开口道:“张主任,我昨天喝多了。”声音还是哑的,话音里带着哭腔。
陈浩道:“夏伯达!”在陈浩的眼里,张扬是夏伯达的人,如果不是夏伯达,张扬就不会从江城来到南锡,陈浩目前还没有想到更深和图书层的地方,这是眼界的问题,也是认识的问题。
张德放起身想走,他对张扬的做事风格越来越看不透了,明明知道市委书记徐光然对他有成见,还敢这么高调行事,四处树敌,这小子真的不怕别人报复吗?
张扬道:“打不死他,他还敢干!”
张扬道:“吃过了,我还得上班,告辞了!”
孟士强抱着这个心理来到了体委,来到张扬的办公室前,他酝酿了一下情绪,准备敲门,却看到一个带着墨镜的小子也冲着这边来了,孟士强没认出是谁,那人走到他面前看了看他,哑着嗓子叫了声:“孟哥!”
陈浩建议道:“还是去找张德放,他和张扬的私交不错,这件事既然已经惊动了警方,还是由警方处理最好。”
张德放听他这样说,脸上露出笑容。
孟士强道:“不麻烦你们,我自己带工人去拆,张主任你看……”
石胜利摇了摇头:“我不记仇,真的!”这会儿连他自己都觉着自己贱了。张扬道:“起来吧,去沙发那坐一会儿,我还有事情问你。”
钟海燕望着张扬远走的背影,表情显得有些复杂,张扬对自己的态度明显有了转变,估计是因为昨天的事情,他对海天乃至自己都有了看法。
石胜利笑得很勉强:“转转,你干啥呢?”
“你错哪儿了?”
张扬话锋一转道:“不过他得当面给我道歉。”
孟士强这才认出是石胜利,他倒是听说了,昨天石胜利被张扬狠揍了一顿,想不到这会儿能在办公室门口遇到,也算是有缘,孟士强看到猪头一样的石胜利心里平衡了,看来比自己悲惨的大有人在。孟士强道:“干啥呢?”
张扬道:“海天有小姐吗?”
张德放被问得一愣,笑了笑道:“不太清楚,估计走擦边是难免的。怎么?你有事?”
石胜利道:“我这人沾点酒就狂,昨天喝多了,所以才会对关小姐做出无礼的举动,我很后悔,回家后,我爸批评我了,我舅舅也批评我了,他们让我过来向张主任当面道歉。”说到这里,他觉着没什么好说了,咽了口唾沫,眼巴巴看着张扬。
张扬不让石胜利起来,他也不敢起来,眼巴巴看着张扬,心说我先跪的,凭什么你先扶孟士强啊?人贱到一定的份上也算难得,连下跪都能产生心里不平衡。
张德放道:“张扬那个人我很了解,他只要开口就不会更改,关芷晴的事情让他相当恼火,这三十万的确有点多了,不过他是借着这种方式出出心里的恶气,你要是不给他就得罪了他,以后还不知道会生出什么法子来整你。”
这时候房门开了,张扬冲着他俩招了招手道:“既然来了就都进来吧!”
张扬今天的表情缓和了许多:“我来送关小姐,想不到她已经走了。”
石仲恒道:“他是谁的人?”
张扬道:“你别笑,我是认真的,如果他不给我下跪认错,我饶不了他,见一次揍一次,这还不算,我还要把他昨晚干得事情捅到省里去,调戏美籍华人,世界冠军这两项罪名足够他喝一壶的了。”
张扬道:“工程建设忙啊,暂时顾不上。”
张扬笑道:“没事,随口问问。”
张扬办公室内饮料倒是不少,找了一瓶橙汁递给他,张德放拧开后灌了一口道:“你这么聪明,知道我来找你的目的吧?”
孟士强一张脸臊得跟个猴子屁股似的,窘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
常委们都笑了起来。
石胜利也不是傻子,这会儿悟过来了:“我不该惹您!”的确,他惹谁不好为什么要招惹张扬,弄得鼻青脸肿、灰头土脸、www.hetushu.com不但肉体上饱受创伤,心灵上也受到了巨大的伤害。
张德放苦笑道:“老弟,这都什么时代了你还搞那老一套。”
徐光然笑着点了点头道:“好,这件事要准备充分,投资商来的时候一定要让他们打消顾虑,争取早点把投资到位。”
张扬望着宛如惊弓之鸟的石胜利,心里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厮的胆子也太小了点,他摆了摆手道:“你起来,我又没让你跪。”
张扬道:“关芷晴在海天受到了滋扰,海天得承担一些责任吧?”
张德放一听就明白了,张扬要让段金龙出钱,这钱出在明处,他笑道:“你给我透个底儿,大概需要多少经费?”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和你父亲、你舅舅都是同事,说起来也是你的长辈,我昨晚教训你也是为了你好,你不会因此而记恨我吧?”
张扬道:“你知道错了?”
张扬笑道:“不用谢,你先去忙吧,我有事再找你。”
段金龙毕竟心虚,整件事就是他挑起来的,如果当初知道烧起这把火的时候会烧到自己,他绝不会挑唆石胜利,自从事情发生之后,他也始终忐忑不安,生怕石胜利想到自己身上,从目前来看,矛盾局限在张扬和石胜利之间,并没有人找他的麻烦,可张扬要三十万有点太多了。
段金龙点了点头。
市委常委会上,常务副市长陈浩提出了一个问题,还是关于省运会的,张扬聘请关芷晴担任省运会形象大使究竟合不合适?陈浩道:“关芷晴虽然很有名,也是世界冠军,可她是美国国籍,让一个美国人来代言我们的省运会你们觉着合适吗?”
石胜利低下头,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我以为她是海天的小姐……”
陈浩道:“徐书记的外甥也被他打了,这个张扬,得理不饶人。”
张扬心中暗道,这段金龙可真不是个好东西,他向石胜利道:“你听我说,这件事先不要张扬出去,等我决定出这口气的时候,会通知你。”
张德放道:“关芷晴在海天受到骚扰,你敢说海天一点责任都没有?”
石胜利咬牙切齿道:“我明白了,他是设了圈套让我钻,故意挑唆咱们的关系,我饶不了他。”
张扬看了看那盒人参道:“这个段金龙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张德放点了点头道:“石胜利那小子的确不是东西,仗着他家里有些背景整天惹是生非,昨天遇到你算他倒霉,反正你也教训过他了,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钟海燕道:“张主任,吃早餐了没有?”
石胜利摇了摇头道:“昨晚没认出来,我今天看了报纸才想起来,过去我看过她的比赛。要是认出是她,我怎么都不敢。”
张德放道:“他家老爷子是天汇区区委书记石仲恒,他舅舅又是常务副市长陈浩,你要是再追究下去,大家面子上都不好看。”
张大官人一副很认真的样子:“我这个人很传统!”
张德放道:“啥事儿?”
孟士强跪下的时候压根没多想,张扬突然叫了这么一嗓子,他本来一直都在犹豫,见到张扬之后该怎么说,今天到底跪是不跪?原本犹豫纠结着,可被张扬这么一喊,鬼使神差的跟着石胜利一起跪了下去,孟士强跪完,心里这个后悔啊,麻痹的,我这不是有病吗?他跟石胜利说话呢?跪也是让石胜利跪,跟自己毛钱的关系也没有,我他妈真是犯贱啊,可这跪下了之后,自己也没好意思站起来,反正脸皮已经丢掉了,想找是找不回来的。
张扬回到体委没多久,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过来了,他进门之后笑着将一盒人参放在张扬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