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48章 这事没完

石仲恒差一点没认出儿子来,他又是心疼又是恼怒,冲上前去,扬起手就向石胜利的脸上打去:“让你给我惹事!”林光明慌忙拦住他,他妻子陈凤兰也冲了过来搂住他的脆膊:“老石你干什么?”
林光明摸出一盒烟,石仲恒从茶几上拿起一盒软中华道:“抽我的!”
张扬的声音虽然不大,却把钟海燕吓得一个激灵,她完全被张扬的气势镇住,慌忙摇了摇头:“不是……”
两名保安一听都来劲了,只要拿到一万,拼着不干这份工作了,拿钱走人,去别的地方再谋一份职业。
关芷晴气得恨不能给这个无耻的混蛋一个耳光,可这时候她看到了张扬,外面这么大的动静,张大官人不可能毫无觉察,他出来之后看到眼前的情景,心里顿时就火了,可他还是表现出很好的克制能力,笑眯眯走了过去,他向关芷晴道:“你朋友啊?”
张大官人的右脚跟了上去,鞋底蹬在石胜利的胸口,石胜利的双膝贴着地面向后滑行了五米多方才停下。
段金龙倒吸了一口冷气,他真没想到那个女孩子竟然是关芷晴,今晚的事情其实是段金龙挑起的,他对张扬一直都怀恨在心,关芷晴出门打电话的时候,段金龙和石胜利一起从洗手间出来,是他暗示石胜利关芷晴是他们海天的小姐,所以石胜利才会骚扰关芷晴,闹出了这场风波,段金龙本想借着石胜利给张扬一个教训,却没有想到石胜利如此脓包,他来了这么多人全都栽在了张扬的手里。想起张扬的强悍,段金龙的内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假如自己挑唆石胜利的事情让他知道,恐怕张扬不会善罢罢休。
有了竞争,就有了干劲,两名保安你一巴掌我一巴掌,打得石胜利大脑袋如同拨浪鼓一样来回摇晃,转眼之间地上的二十多张钞票被两名保安给捡完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可他也听清林光明在话里加上的一个请字,张扬道:“有事?”
石胜利愣了,还没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他放开了关芷晴,指着张扬道:“这儿没你事啊!”
钟海燕从张扬脸上的笑容中察觉到某种不妙,她咬了咬嘴唇,还是没敢说话。
张扬道:“表现不错,明天上午去体委找我拿钱!”他拍了拍老乡的肩膀道:“你一万,他五千!”
石胜利看到张扬出现仍然没有放开关芷晴,他充满敌意的看着张扬道:“你谁啊?”
关芷晴摇了摇头道:“无所谓啊,反正你给我的印象一直都很暴力。”
张扬向一旁的保安招了招手,那保安有些忐忑的走了过去:“啥事儿?”听口音是江北的,有些像江城一带的。
张扬道:“那你往后让一让啊,别让血崩到你身上。”
张扬道:“个别现象,满大街就这么几个孙子刚好都让你遇到了。”
段金龙点燃一支香烟,又抽出一支递给钟海燕,钟海燕接过,凑在段金龙的火机上引燃,用力抽了一口烟,吐出一团浓重的烟雾,低声道:“张扬不好惹,虽然今晚闹事的是石胜利,可我看得出来,他连咱们海天一起怨上了。”
钟海燕总算拨通了张德放的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她就惊慌失措道:“你快来啊,张扬和石胜利打起来了。”
钟海燕低声道:“明白。”
钟海燕道:“段总,你说得轻巧,事情发生在海天,而且石胜利骚扰的那个女孩子是关芷晴,咱们南锡市刚刚签下的省运会形象大使,花样滑冰世界冠军,这件事不追究便罢,如果真的要追究,只怕我们要负有连带责任。”
张扬走后,钟海燕来到经理室,段hetushu.com金龙在那里等她。
张扬望着狼狈不堪的石胜利,点了点头道:“孙子哎,这事儿没那么容易完,今天只是开始!”
张德放还是没说话,斟酌了好一会儿方才道:“你打110!”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叹了口气。
石胜利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张扬已经来到他面前,石胜利挥拳想打他,被张扬左手稳稳拿住,然后听到啪!地一声脆响,他的脑袋猛然晃动了一下,立时感觉到天旋地转,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这才意识到自己被人家一耳刮子给扇晕了。
张扬看了看时间,不过才是晚上七点十,他向林光明道:“林局,你应该知道关小姐的身份吧?”
张扬道:“回家问你爹去!”
关芷晴冷冷打断他的话道:“不可以!”说完转身走了。
张扬又笑眯眯冲着钟海燕道:“你朋友啊?”
张扬却笑道:“打轻了!”
张扬道:“关小姐是世界花样滑冰冠军,也是我们南锡刚刚签下来的省运会形象大使,刚才我请她吃饭,这混蛋就跑过来骚扰人家,耍流氓本身就已经很可恨了,他不但丢了自己的人,也抹黑了我们南锡的城市形象,林局,这件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外面响起警车声,警方总是有些后知后觉,事情发生了这么久,他们现在才反应过来。
警察这边刚刚撤走,海天大酒店的董事长段金龙也赶到了,他来到钟海燕身边问情况,钟海燕没好气道:“你别问我,你去问石胜利。”
石仲恒道:“怨谁?”
张扬道:“那个石胜利是天汇区区委书记石仲恒的儿子?”
林光明没说话。
钟海燕委屈道:“我还不是为了海天,段总,我早就提醒你要注意石胜利那小子,他根本就是一个地痞无赖,你和他交往有什么好处?”
张扬向关芷晴道:“是误会吗?”
保安看着满地的钱有些动心,可他又不敢动手。
张扬道:“不是啊,我和关小姐在这里消费,遇到了流氓滋扰,你们海天应不应该负责?”
张扬向另外一名跃跃欲试的保安道:“你去,我发现没有竞争,你们就出工不出力,从现在开始谁打得重,谁拿钱,而且谁拿得多,最后我再多给一万。”
现场很多人都在看热闹,可看着猪头一样的石胜利没人敢笑,石胜利恶名在外,可今天看来他遇到的这个主儿比他更凶,把石胜利折腾成了这幅模样。
钟海燕本来是故意躲着石胜利,可听到外面的动静她不得不出来处理,想不到竟然是关芷晴被石胜利缠住了。钟海燕暗叫不妙,她慌忙上来为关芷晴解围。
“两百!”
林光明愣了一下,不知道石书记说的是张扬还是他自己的儿子。
张扬道:“这里见证人多得是,你想问我来回答。”
钟海燕一进门就愤然道:“段总,刚才事情发生的时候你去了哪里?打你电话为什么不接?”
石仲恒道:“新闻中看到了,花样滑冰世界冠军,美籍华人,这次省运会的形象大使。”说这番话的时候,石仲恒感到有些郁闷,这个不争气的儿子啊,谁不好惹,偏偏去惹人家,自己儿子什么毛病,石仲恒是清楚的。平日里这小子没少给他惹事,可这次不同惹得是省运会形象大使,这件事如果捅出去,他也不好交代。
石胜利道:“钟姐,这就是你不对了,你们海天的小姐,我哪次少给钱了?你什么意思?看不起我?信不信我把你们这儿给封了。”
林光明还真不知道,毕竟关芷晴今天刚刚签约,林光明也不是什么体育爱好者和-图-书,就算看体育也是偶尔看看拳击,花样滑冰他没兴趣。
林光明道:“我是天汇区公安局局长林光明,想了解一下今天的事情。”
张扬指着几名保安骂道:“全他妈都是废物,海天养你们这帮人干什么?一点用处都没有。”说话间,一拳将一名想要偷袭自己的壮汉击倒在地,走道上已经被他放倒了六个,石胜利那边一共来了十个人,看到这种情况谁也不敢向前了。
保安咬了咬嘴唇,内心一横,奶奶的,老子就是个临时工,在这里干一年还不知能拿几个钱,这种保安的活原本没指望长干,他走过去,扬起手就给了石胜利一记耳光,他毕竟有些胆怯打得不重。
钟海燕也看出段金龙的表情有异,轻声道:“你怎么了?”
林光明道:“您认识?”
电话那头张德放也是愣了一下,他实在想不透张扬和石胜利是怎样碰上的,不过以这两个人的性情,遇上了发生冲突也很正常,张德放沉默着没有说话。
石胜利跪在走道上,捂着肚子,半边面颊高高肿起,到现在都没能缓过气来。望着张扬慢慢走近,一双小眼睛中露出恐惧的光芒。
保安看到被打的是石胜利,一个个都愣在那里,石胜利是这里的熟客,谁不知道他的厉害啊,不过平时都是看到石胜利欺负别人,见到他被欺负还是头一回。
石胜利听他这样说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会子,他的一帮朋友都出来了,跟在石胜利身后怂恿:“胜利哥,他谁啊,哪来这一傻逼啊!让他报警!”
林光明道:“那女孩是关芷晴!”
天汇区公安分局局长林光明亲自带队前来,来海天之前,他已经问明了这里的情况,听说发生冲突的双方是区委书记的儿子石胜利,另一个就是体委主任张扬,他的头嗡!地一下就大了,石胜利的难缠他早就领教过,张扬也不含糊,最近在南锡体制中名声很响,这两人他一个都惹不起。但是他身为这片区域的治安长官,不来也不行,如果让手下人过来,可能会把事情搞得更糟。
酒店保安闻讯后赶到了地方,张扬道:“来得正好,给我抽他!”
林光明道:“胜利喝多了,看到一个漂亮女孩儿就走过去搭讪,没想到那女孩儿是和张扬一起吃饭的。”林光明说的比较婉转,其实石胜利今晚远不是搭讪这么简单。
张扬道:“钟海燕,他是你朋友啊?”
钟海燕点了点头道:“我们海天就在天汇区,怎么敢得罪他。”
石胜利看到警察来了,胆气壮了不少,咬牙切齿道:“你他妈走着瞧……”
钟海燕道:“张主任,误会,石公子他喝多了……误会呢……”连她自己都觉着语气苍白无力。
林光明道:“张主任放心,我们会秉公处理。”他打算先将眼前的场面给压下来,至于善后的事情,自有人会做,石胜利的老爹石仲恒是区委书记,他舅舅是常务副市长陈浩,就算石胜利做错了事,他们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他被抓的,张扬嘴上强横,可他也不会不给这些人面子,林光明心说,我只要把石胜利安安全全的带走了,这件事就跟我无关,我对上面有交代了,我也不跟你张扬发生正面冲突。过了今晚,明天你们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张扬没搭理他。
其实林光明对事情的过程已经知道了差不多,这件事让他相当的棘手,根据这件事的情况来看,石胜利闹事在先,如果不是他骚扰关芷晴,也不会发生今晚的事情。
石胜利怒道:“你他妈骂谁啊?”
天汇区区委书记石仲恒坐在客厅里www.hetushu.com,脸上阴云密布,自从听到儿子在海天大酒店和张扬发生冲突的消息,他就再也无法平静下去了,时钟已经指向了九点,外面响起汽车声,没过多久,石胜利在区公安局长林光明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段金龙笑道:“你啊,真是越来越厉害了,别人要是不知道还以为你是董事长我是总经理呢。”
很普通的一句话反倒把钟海燕给问住了,她和石胜利不是朋友,可当着石胜利的面这种话不好说,如果她承认石胜利是她朋友,那么现在的情况怎么解释?钟海燕道:“这位是石公子。”
石胜利来了脾气:“你什么意思?我要她,你不给我面子?”
林光明好说歹说将张扬劝住,无非是不要冲动,一切都交给警方来处理,又让手下人尽快将石胜利几人带走,其实是保护石胜利。
林光明道:“胜利那边十个人,有六个都受了伤,张扬是位高手,一个人就把他们打得没有还手之力。”
保安点了点头。
林光明没到海天之前以为是一场斗殴事件,可等到了地方他才知道,根本就是场面一边倒的殴打。如果不是石胜利叫了声林局,他都没能认出这位被打的猪头一样的人物就是平素嚣张跋扈的石公子。
关芷晴差点没被他气晕,这厮今天怒发冲冠暴打记者的勇气哪儿去了?该不是害怕这个什么石公子吧?关芷晴负气道:“不认识!”她心想,如果今天张扬不给自己一个说法,什么劳什子形象大使,她才不会担任呢。
此时钟海燕听到动静慌慌张张赶了过来,她来到那男子面前,赔着笑道:“石公子,是您啊,这是我好朋友,你是不是误会了。”
钟海燕气得差点没把手机给摔了,她是觉着张德放和张扬的关系很铁,所以才打了这个电话,指望着张德放出面平息这件事,可没想到张德放竟然当了缩头乌龟。身后又是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石胜利一方又有一个人被张扬拎着领子从一旁的窗户中扔了进去,落在包间内的大圆桌上,杯碗碟盘落了一地,好在客人都出来看热闹了。
张扬望着她道:“跟我做朋友的,必须要懂得尊重我,只有懂得尊重我,我才会尊重他,钟海燕,他是不是你朋友?”
张扬道:“他是不是喝多我不知道,可他骚扰女性我可看的清清楚楚,你们怎么处理我不管,但是如果处理不公,我不会算了。”
那男子说完就从兜里掏出一把钞票想要塞给到关芷晴的衣领里,关芷晴用力一挣,钱全都洒落在地上,那男子怒道:“贱人,你他妈不给我面子。”
关芷晴做完笔录,没兴趣在这里继续呆着,起身离开,张扬当然跟着她一起离开,林光明在身后叫住他道:“张主任,请留步。”
石胜利趾高气昂的向前走了一步,用手指点了点张扬的胸口:“知道我是谁吗?你他妈去打听打听,我叫石胜利,你报警啊,让公安来抓我!”
钟海燕会意,跟着赶上了张扬的脚步,解释道:“张主任,你别生气,我们酒店方面会对关小姐做出精神补偿。”
段金龙道:“跟我们什么关系?他和石胜利的矛盾,我们不掺和。”
其他保安看到他赚钱如此容易,一个个都开始羡慕起来,心说不打白不打,这么容易就把钱给捡了,好事都被他赶上了。
钟海燕被一名大汉推到了一边,两名壮汉一左一右向张扬冲了过去,他们手里都朝着酒瓶,想把张扬给开瓢儿,酒瓶举起,听到蓬蓬两声,根本没机会扬起酒瓶,张大官人就一拳一脚把两人给放倒了,酒瓶随后方才m•hetushu.com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碎裂声。
保安成功捡到了第二张钞票。
石胜利摇了摇头:“操你大爷,你他妈给我等着……”都惨到这份上了,他居然还说狠话。
林光明道:“关小姐,可不可以协助我们调查,我们还有一些事想……”
石仲恒嗯了一声。
张扬道:“你现在知道我是谁了?”
张扬笑了起来:“好好的他为什么要骚扰关小姐,你们海天有这方面的服务吗?”
钟海燕慌忙拦住他们:“别啊,千万别动手,都是自己人!”
石胜利道:“跟他说,今晚上陪我了!”
钟海燕低声提醒他道:“她是体委张主任的客人。”
石仲恒道:“这样他就打人?”
张扬道:“叫保安还是报警你自己选!”
张扬道:“不要说别人,先看看自己,你们海天的管理上就有问题。”说完他向楼梯口走去,段金龙向钟海燕使了个眼色。
关芷晴道:“没关系,看到了除暴安良的英雄事迹,让我对国内的治安开始有信心了。”
石仲恒叹了口气道:“你早点回去休息吧,我来处理这件事。”
钟海燕知道要坏事了,她这会儿忙着拨电话呢,找谁?找董事长段金龙,眼看要出大事了,可段金龙的电话却打不通,那边石胜利的两个朋友已经朝张扬逼了过去。
张扬这会儿洗净双手上的血迹,这血迹都是别人的,整理好衣服,慢慢走出了洗手间,但凡看到张大官人的,无不对他行以注目礼。这厮刚才威风凛凛,王八之气大杀四方的场面实在是震撼人心,来海天大酒店不少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今天这些人全都记住了张扬的名字。
张扬道:“你放心,海天要是把你辞了,我给你找工作,南锡、江城随你选!”
两人都是会心一笑。
原来那男子正是石胜利,天汇区区委书记石仲恒的宝贝儿子,常务副市长陈浩是他亲舅舅,这小子在南锡臭名昭著,仗着家里的背景整天胡作非为,别人都顾忌他的出身,表面上都奉承他为石公子,背地里却都不齿他的为人,海天大酒店的董事长段金龙对石胜利也是颇为无奈,这小子经常来白吃白喝,段金龙心里烦,表面上还得伺候着,最让人恼火的是,他不但白吃白喝,手脚还不老实,每次来都会骚扰服务员,连大堂经理钟海燕也没少被他揩油。
话还没说完呢,张扬闪电般冲了上来扬起手就赏了他一个耳刮子,打得石胜利惨叫一声,一屁股又坐在地上了,一群警察全都愣了,谁都没想到这位张主任当着这么多人民警察的面还敢出手,这个人的强势和嚣张可见一斑。
张扬回到关芷晴身边,歉然一笑道:“不好意思,今晚让你扫兴了!”
两人都抽出一支烟点上,谁都没马上说话,坐在那里,默默抽了半支烟,林光明这才开口道:“我带胜利去医院检查过了,只是皮外伤,没有什么要紧的。”
关芷晴也叹了口气道:“想不到南锡的治安这么乱。”
段金龙讪讪道:“张主任,我们也不想发生这样的事情,他很有些背景的。”
刚才没敢冲上去的保安听到这里,不禁都后悔起来,自己刚才怎么就没冲上去,揍石胜利一顿,拿钱走人多好。
关芷晴摇了摇头,她也不说话,心里火着呢,谁遇到刚才那件事都不可能保持心平气和。
保安拾起了一张钞票,然后又走过去,啪!地一个嘴巴子,这下用上了力道,打得石胜利哎呦一声,这厮被张扬踹得根本没有还手之力。
张扬没给她好脸色,冷冷道:“连客人的安全问题都保障不了,都不知道你们海天的五hetushu.com星级是怎么得来的。”
张扬道:“希望只是一个误会,不过这件事没那么容易结束,你帮我转告段金龙,海天发生的这件事已经严重影响到政府形象,让他自己掂量着该怎么办。”
钟海燕没说话,关芷晴在这里受到了滋扰,于情于理他们都该负责。
张扬指了指地上散落一地的钱,估计大概有两千多块,张扬道:“你帮我点点数,抽他一个耳光,一百块就归你了,你要是全都想要,就多打几个。”
两名警察慌忙上前拦住张扬,避免他再出手,林光明道:“张主任,你别让我难做……”
石胜利仍然抓着关芷晴的手臂不放,他做人本来就很狂傲,喝了点酒更是不知道天高地厚,乜着一双眼看着钟海燕道:“钟姐,你来了正好,你告诉她我是谁?”
林光明和张扬不熟,可是对他的威名已经听说很久了,看到张扬一个人放倒了六个,而且他毫发无伤,不禁感叹他强悍的战斗力。林光明来到钟海燕面前询问今天晚上到底怎么回事,钟海燕如实将情况说了一遍。
钟海燕叫道:“别……”
保安老老实实回答道:“江城春阳县的。”
林光明道:“石书记,我看张扬那边未必肯就此作罢,他可能还会追究这件事。”
张扬道:“我最讨厌别人对我说脏字儿,再敢乱说,我一样抽你!”
石仲恒道:“不知天高地厚!”
石仲恒道:“他这么不懂事,早晚都会吃亏!”
龚凤兰看到儿子的样子,原本酝酿好责备的话,顿时变成了心酸,拉着石胜利的手,眼泪掉下来了,石仲恒不耐烦的挥了挥手道:“赶紧带着这个混账回房去,别站在这儿丢人现眼。”
段金龙也走了过来,虽然他打心底恨张扬,可脸上还得装出友善的样子,虚情假意道:“张主任没事吧?”
石胜利道:“钟姐,你让开,拳脚无眼,别伤着你啊!”
石仲恒有些诧异的重复道:“关芷晴?”
钟海燕脸上有些发烧,她不知该如何回答张扬。
关芷晴向张扬道:“我先走了,明天的飞机,想早些休息。”
陈凤兰带着石胜利走后,石仲恒叹了口气,邀请林光明坐下。
林光明咳嗽了一声道:“他喝多了,我们把他带回分局处理。”
钟海燕一脸的为难之色:“石公子,你先放开我朋友。”
林光明这才明白石书记还是说的石胜利。
张扬礼貌的笑了笑。
石胜利捂着流血的嘴唇,哀嚎道:“他打我,抓他,抓他!”
林光明又道:“打他的是体委张扬。”
钟海燕心中又是无奈又是奇怪,这混蛋今天究竟怎么回事?认准了关芷晴是海天的小姐,钟海燕知道关芷晴的身份,她可不想这件事闹大,上前拉住石胜利的手臂道:“石公子,你放开她,你喝多了,我陪你去喝几杯。”
张扬笑道:“老乡啊,你认识我不?”
钟海燕主动向张扬走了过去,歉然道:“张主任,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对不起了。”
张扬道:“我真不想打你。”他向关芷晴道:“关小姐,我要是打人,你不介意吧?”
张扬道:“你哪儿人?”
张扬道:“你在这儿干一个月给你多少工资?”
石仲恒道:“人被他打了,又没造成什么后果,他还想干什么?”
石胜利冷笑道:“你他妈谁啊?这儿有你说话的份吗?”
段金龙叹了口气道:“没什么,就是有些心烦,好好的怎么遇到了这种麻烦事。”他在烟灰缸中弹了弹烟灰道:“你和张局联系一下,这件事最好不要牵涉到我们海天。”他这会儿有些害怕了。
钟海燕道:“张扬发飙了,已经打倒了好几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