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75章 弄假成真

梁松听得心烦意乱摆了摆手道:“行了行了,都什么啊这是。”
这句话说在了点子上。
梁松点了点头,心头对张扬的无名火已经消失了,的确不赖人家啊。
丘子键彻底没辙了,梁松老奸巨猾,把他所有的退路都给他封死了,他暗骂自己嘴贱,干嘛要提出娶梁月玲,自己这不是犯贱吗?梁月玲神经不正常,自己还有大好的前途,不可以断送在她身上。可是如果不娶梁月玲,梁松势必不会善罢罢休,别说强奸罪,就算是诱奸,自己的星途也完了。
梁松和张扬都看傻眼了,张扬心中暗叹,麻痹的,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丘子键啊丘子键,人不要脸则无敌,我算是领教到你的无耻了。梁月玲精神不正常,你玩了人家,现在还这么骗人家,于心何忍啊,梁松要告你强奸,一点都不冤。
梁松已经到一旁去打电话,回来的时候,向丘子键道:“走吧,我带你们过去办结婚证。”
张扬道:“我也吃惊,梁家要告他,丘子键这小子脸皮够厚,头脑也够灵活,当场表示愿意娶梁月玲为妻,梁月玲也愿意,既然两情相悦,别人也不好反对。”
梁松傻眼了。敢情他们两个真的是两情相悦啊。
丘子键道:“可今天是周日。”
张扬道:“问题是你侄女觉着是真的。”
梁松道:“今天我态度不好,张扬,你千万别往心里去。”
王准听张扬这么说,有点不相信:“没事了?真的没事了?”
张扬和梁松来到走道里,梁松郁闷的掏出香烟,张扬指了指旁边的禁烟标志,梁松又把烟盒收了回去,叹了口气道:“麻烦啊!”
王准目瞪口呆道:“什么?”这消息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张扬叫了声梁部长。
虽然只是被关押了一夜,丘子键看起来就像变了一个人,身上的明星光环尽褪,头发蓬乱,胡子拉茬,异常憔悴,这次过来也是警察陪看来的。
丘子键吓得脸色苍白,他无论如何也不能去坐牢的,可是凭梁松的实力,凭他已经做过的事情,只怕这次十有八九是脱不开身了,丘子键越想越是害怕,他忽然扑通一声就给梁松跪下了,双目含泪,情真意切道:“叔叔!为什么你不相信我?”
张扬笑了起来,心中暗道丘子键也真够倒霉的,遇上了梁松这号人物,有他受得了。
张扬正想说话,梁松的嫂子慌慌张张走了出来,她一脸无奈道:“小玲寻死觅活的要见那个香港明星,怎么办,怎么办啊!”
梁松道:“那好,你们俩现在就去领证,我给民政局打一招呼。”
张扬道:“我看他也是不想干了,等明星对抗赛结束,我就找他算账。”
她母亲劝道:“小玲,你醒一醒,人家是明星,怎么可能跟你好。”没想到这句话又把梁月玲刺激到了。她尖声叫道:“子键不是那种人,他爱我,他喜欢我,我还要给他生宝宝呢!”
张大官人真真正正的开始佩服丘子键了,麻痹的,无耻啊!丘子键啊丘子键,你还能再无耻一点吗?
李培源毫无防备,被吓了一跳。
张扬道:“你没病,只是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梁松道:“丘子键,你真的愿意娶小玲?”
张扬知道让李培源看到了,其实也没必要否认,他点了点头道:“家里祖传了点偏方,还算有效。”
梁月玲激动的眼泪哗哗的,可毕竟还是没忘记矜持:“子键,太突然了,你……你还没问过我意见呢。”
梁月玲的母亲含泪道:“小玲,你醒了就好,千万别提那个坏人了。”
梁月玲低声道:“他不是坏人,他对和*图*书我……很好……还说喜欢我。要带我去香港,说对我一见钟情,还想娶我……”说这番话的时候梁月玲脸上透着柔情蜜意。
张扬没说话,总不能跟她说丘子键涉嫌强奸已经被抓起来了。
丘子键走到床边,梁月玲伸出手,他握住梁月玲的手。
梁松道:“至少有了婚姻,至少能让小玲幸福一阵子,他想离婚也没那么容易。”
丘子键心说问你麻痹,你愿意,我他妈不愿意,可形势逼人,不愿意也不行啊。他握住梁月玲的手,深情款款道:“小玲,你愿意嫁给我吗?愿意做我身后的女人吗?”
王准这会儿总算相信这是事实,想不到这件事峰回路转,最后竟然有了一个这样匪夷所思的结局,不过好在这件事总算解决了,丘子键领证也没什么大不了的,以后可以离婚,不过为了前途着想是得做好保密工作,王准原本打算力捧丘子键的,也不想自己的心血白费,不过纸包不住火,这件事只怕没那么容易瞒住公众。
丘子键看了张扬一眼,张扬给他递了个眼色,鼓励他勇敢说话,不要害怕。丘子键道:“昨晚……昨晚……”
张扬道:“别害怕,没有人要抓你,这里是医院。是给你治病,让你休息的地方。”
梁松又叹了口气:“可小玲的神经有问题,怎么可能,那个丘子键根本就是虚情假意。”
李培源看的清清楚楚,是张扬帮助梁月玲镇定下来的,张扬刚才的手法应该是点穴,过去李培源都是在武侠小说中看到,想不到现实中还真有点穴的功夫。
丘子键的脸上瞬间酝酿出一片深情,拿捏出琼瑶剧中最常见的男主腔调:“小玲!”他也是刚刚才知道昨晚和他解下一夕之缘的叫梁月玲,是南锡市宣传部长的亲侄女。而且这女的脑子有些毛病。丘子键懂得一些法律。自己昨晚的行为,强奸未必能算上,可是叫起真来,诱奸是少不了的,真要是闹上法庭。自己肯定要入狱,什么前途未来都完了。
张扬一听这三个名字就知道来得这三位全都是一线明星,王准的确出力了,看来不给他一些压力就不行。张扬笑道:“就这么凑合吧,反正你那帮二流明星也没走,让他们上场踢球,那三个一线负责表演。”
张大官人听得鸡皮疙瘩都快掉下来了,子键都叫上了,丘子键啊丘子键。你狗日的害人不浅,梁月玲本来脑子就不正常,你这么骗人家,于心何忍啊。这时候他觉察到有人站在门口,转身望去,却是宣传部长梁松,刚才梁月玲的那番话,梁松都听到了。
丘子键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听到门外传来哭声,幸福的哭声,梁月玲不知什么时候来到门外了,她是害怕叔叔为难丘子键,并不是有心偷听,可刚巧听到了丘子键的这番深情表白,梁月玲推开房门就冲了进来:“子键!”
张扬把他带到隔壁的休息室,梁松脸色阴沉的坐在沙发上,张扬给他引见道:“这位就是我们市委宣传部梁部长。”
张扬笑道:“我骗你干什么?估计这会儿已经和梁月玲领结婚证了。”
丘子键恭恭敬敬叫了声梁部长,昨晚的事情已经让他认识到这位大陆官员的实力,自己在南锡这片土地上得罪了人家,由不得他不低头。
丘子键真是欲哭无泪,他低声道:“我有话想跟张主任说。”
梁松的嫂子在一旁拼命摇头,她虽然没什么见识,也能看出丘子键是假的,人家不可能喜欢自己的闺女。
梁月玲混乱的眼神渐渐变得安定起来,整个人如沐春风,周身感觉到异常的舒服和-图-书
梁松道:“他敢,我让两名警察押着他呢,敢跑,我就直接把他送上法院。”
张扬再次肯定道:“领了,这件事你别抖出去,丘子键害怕这件事会影响到他的星途。”
两人又抱在一块了。
丘子键从张扬的话里听到了一丝希望,慌忙去洗手间洗了把脸,又用水湿了湿头发,看起来精神了不少,张扬这才把他领到了梁月玲的房间里。
张扬道:“好点了没有?”
张扬和李培源这会儿也走了出来,李培源叫了声老梁,梁松嗯了一声,正眼都不敢看他们,家门不幸,太丢人了。
梁松两道眉毛凝结在一起,他也在琢磨这件事,究竟是谁这么大胆子竟然敢举报自己的侄女卖淫?张扬这么一说等于证实了是段金龙在背后捣鬼。
梁松叹了口气,其实从他听完侄女说的那番话,他就已经明白到底怎么回事了,这件事的责任不仅仅在丘子键那边,侄女也有责任,他低声道:“那就让他们见见!”
王准苦着脸对张扬道:“我只有这么大本事了,他们三个今天中午就能赶到,其他人我叫不来了。”
梁松听得不耐烦,将手中的茶杯重重顿在茶几上,吓得丘子键心惊肉跳,他哭丧着脸道:“梁部长,我……我真没对小玲用强,我们是真心相爱的!”
梁松道:“你少在我面前演戏,你想什么我都知道,我告诉你,小玲精神受过刺激,你一再的欺骗她,让她越陷越深,我这个当叔叔的不会眼看着她被你欺负,你赶紧请律师吧,什么明星?在我眼里你只是一个诱骗无知少女的流氓罢了,我侄女的清白就坏在你手里了,你准备坐牢吧!”
张扬道:“从根本上治愈不好说,不过我可以帮助她凝气安神,只要她掌握了方法,以后应该能够很好的控制情绪。”
医护人员很快就赶到了监护室内,他们赶到的时候梁月玲已经不再尖叫,医生过来为她检查了一下,一旁护士已经准备好了镇定剂,医生摆了摆手道:“暂时不用。”
李培源一心想为他们两人说和,笑道:“小玲醒了多亏张扬,张扬刚才的那几招是不是点穴啊?”
丘子键骑虎难下了,他脑筋一转,点了点头道:“好,明天我们就去注册。”
梁松叔侄俩走后,丘子键哭丧着脸向张扬道:“张主任,你救救我,你救救我!”
丘子键道:“她真的要告我?”
王准就算再有能量,一天之内也不可能给张扬凑齐一只明星足球队,不过这次他明显用心了许多,利用他的人脉请来了刘德政和席若娴这一对帝后级人物,还把香港目前红的发紫的歌星邹德龙请来了,前面两个人能来是因为王准是他们的恩师,又刚巧都在上海拍戏,邹德龙愿意来因为王准答应今年会为他量身打造一部电影。
梁月玲幸福的一塌糊涂,这傻丫头看电视看迷了,丘子键就是她的梦中情人,为了丘子键她什么都愿意,要不然昨晚也不会赶到海天去献身。
张扬笑眯眯点了点头。
离开医院,却看到梁松在楼下没走张扬有些诧异道:“梁部长,您没去啊?”
丘子键道:“梁部长,你可能不相信一见钟情,我过去也不相信,可当我见到小玲之后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一见钟情,我发誓,我对她是真真正正的心动,看到她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是什么。”
梁松点了点头道:“高中的时候谈了一次恋爱,后来因为我们的反对分手了,结果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说起这件事梁松不禁有些后悔。
丘子键道:“叔叔!”这厮的心http://www.hetushu.com态也算一流了,这种情况下仍然保持着镇定,“我和小玲是真心相爱的,我想先订婚,毕竟我的事业刚刚起步,如果让影迷们知道我结婚了,我的事业就完了。”
梁月玲点了点头,想起昨晚的事情,俏脸不觉有些发红,她低声道:“谢谢……”
梁月玲的母亲流泪道:“傻丫头,这种人说的话不可信。”
丘子键短时内迅速权衡了一下利弊,终于咬牙做出了决定:“愿意,我愿意,叔叔,你看着安排吧!”
张扬真是服了丘子键,到底是演员,情话说来就来,难怪现在的小姑娘这么容易上当,不过想想人家的专业就是演戏,平时背得台词都是情话,熟练工种不稀奇。
张扬笑着点头答应,最头疼的事情终于解决了,可对张扬来说这件事还没完,他向梁松道:“梁部长,我刚才已经核实过,往派出所报案,举报梁小姐的是海天董事长段金龙。”
这下不但梁松,连张扬都愣了,这会儿功夫怎么就从梁部长变成叔叔了?
梁松摇了摇头道:“他们结婚我跟着去干什么?”
张扬一旁看着,差点没笑出声来,姜是老的辣,梁松这一军将的够狠,丘子键要是答应,梁松肯定放他一马,如果丘子键反悔,只怕他没那么容易离开南锡。
丘子键戏演得好,可是论到心机,他差梁松不知有多少条街,他是好演员,可随便挑出一个政客都不比他的演技差,这下丘子键终于知道什么叫作茧自缚了。
丘子键连连点头。
奇迹出现了,一直,哭闹不停的梁月玲真的镇定了下来,她点了点头,望着张扬:有些迷惘道:“我……我好像见过你。”
张扬将自己和段金龙的恩怨由来说了一遍,尤其说明了段金龙挑起自己和石胜利矛盾的一段,梁松听到这里已经有些明白了,这件事闹成现在的局面,段金龙肯定起到了幕后推手的作用,他想把矛盾全都转嫁到张扬身上所以才把梁月玲送到了派出所,举报她卖淫,这样一来就能利用这件事打击张扬,事情的发展也的确如此,如果不走出现了意外转折,自己必然和张扬势同水火,一个生意人居然这么大的胆子,梁松冷冷道:“他段金龙是不想干了!”
梁月玲看到丘子键,激动万分,充满喜悦道:“子键!”
张扬道:“看你表现了,你要是哄得她开心,说不定就没事了。”
情到深处,两人紧紧拥抱在一起。
梁松点点头,他拉起侄女的手道:“我们在外面等你。”
张扬爱莫能助的摇了摇头,这事情他真不好插手,梁松也不是好惹的,丘子键现在被他抓住了把柄,这厮为了脱身刚才信口开河,张扬道:“你这么大人不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吗?话是你说的,说出来就得负责人,其实你也没吃亏,梁月玲长得不错又有个当官的叔叔,你便宜占大了,白得丫一个黄花大闺女。别装委屈了。”
张扬道:“感情的事儿,谁也管不了。”
张扬道:“不过想要彻底治愈,必须找到病根,找到她的心结所在,她过去是不是受到过刺激?”
梁月玲的母亲赶紧去叫医生。
丘子键道:“我爱小玲胜过一切,我会对她负责,只要你们同意,我愿意现在就娶她!”
张扬道:“既然想见,干脆就让她见见,过去的心结还没解开,总不能又产生一个新的心结,这样下去,以后病情只会越来越严重。”
张大官人在一旁看着,他一向见惯了场面,可这种场面却是第一次见到,张扬当然能够看出丘子键是虚情假意,这厮提出订婚也只是为了脱和图书身。
医护人员离去之后,张扬向梁月玲笑了笑,伸手按住她的脉门,一股柔和的内力送入梁月玲的体内。
梁月玲咬了咬嘴唇,忽然又显得有些紧张:“我没有做坏事,他们为什么要抓我,他们为什么要抓我?”回忆让她的情绪又有了一些波动。
张扬道:“其实硬把他们凑合在一起,以后也未必会幸福。”
张扬笑道:“见过,昨晚你从楼上跳下去的时候,是我把你拉上去的。”
“子键!”
丘子键深情道:“小玲!”
梁松此时的表情明显缓和了许多,侄女刚才的那番话说的很清楚,她和丘子键之间的事情怨不得别人,女孩子家看电视剧看得入迷,因此而崇拜上了明星,所以才被人家哄了。
梁松冷冷道:“怎么?你不愿意?”
梁月玲拼命的点头。
梁松冷冷道:“你打算怎么处理昨天的事情?”
梁月玲喜孜孜的点了点头。
丘子键说得当然是违心的话,可他不敢不这样说,昨晚的事情让他惊魂未定,到现在他也不清楚梁家人是不是要告他,他不想坐牢,眼看自己的事业才刚刚有了点起色,他不想这辈子就此完了。
梁月玲道:“子键呢?我要见他,我要见他!”她这会儿情绪明显又激动起来了。
丘子键道:“小玲,我没事,从你离开之后,我分分秒秒都在想你,我现在总算懂得什么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我现在总算懂得什么叫为伊消得人憔悴,小哈……”
而且事情闹大了,他们老梁家的脸可丢大了。你丘子键跟我虚情假意,我给你来个将计就计,我没要求你娶我侄女,你巴巴的往上凑,我不推你一把,都枉费了你这么多的心机。梁松还有个考虑,领到结婚证,这就是事实,他们俩之间的事情自然不会有人笑话,你丘子键想离婚,得拿出一半家产给我侄女。
张扬心中明白,梁松这么做还有保存颜面的目的,他在南锡毕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如果他侄女就这么白让丘子键给玩了,以后还不知有多少人看他的笑话。既然丘子键不知死活的往枪口上撞,他乐得顺水推舟,政客的老辣在梁松的身上得到了充分的体现。
张扬倏然伸出手去,在梁月玲的身上闪电般点了几下,说来奇怪,梁月玲被他点中之后,整个人瞬间镇定了下来,一双眼睛木呆呆的看着张扬。
丘子键又道:“张主任,我跟梁月玲领证的事情你跟谁都别说,按照公司规定艺人结婚这么大的事必须要经过公司允许的。”
梁松冷哼了一声:“真心相爱?不愧是当演员的,撤谎都不带脸红的,你和小玲才认识多久啊?总共加起来十多个小时,居然有脸说真心相爱,你的感情也太泛滥了一点。”
梁松道:“你不用担心,你跟小玲领证的事情我们不会声张。你干你的事业,小玲在你背后当个贤内助就行,我看她这么喜欢你,不介意为你付出的。”
李培源看在眼里,心说张扬没说错,这肯定不是强奸。
张扬道:“先去洗把脸,梁月玲想见你。”
张扬对他的事本来就没多大的兴趣,看到这件事终于能够和平解决,他也放心了。
梁月玲看到眼前的陌生人,歇斯底里的天声尖叫起来。
梁月玲道:“我不要在这里,我不要在医院,我没犯罪,我也没有病,我只是去找丘子键签名。”想起丘子键,她四处张望着:“丘子键呢?他人呢?”
王准道:“真领证了?”
张扬笑道:“您不怕你的侄女婿跑了?”
梁月玲道:“我是认真的,他对我也是认真的,妈,你不可以这样说子键。”
丘子键愣了,他http://www.hetushu.com根本没想到梁松能来这一手,他本来想用订婚取信于梁家,只要能脱身前往香港,他再也不会回来。可梁松也不是那么好骗的,你会演戏,老子在官场上混了这么多年,连你这点伎俩都看不出来吗?梁松也想得很透,看侄女这个样子,十有八九是心甘情愿跟人家上床的,虽然她精神有毛病,可这件事真正告到法庭上去,也不一定能把丘子键治罪。
梁松道:“真的?”
梁松道:“算我一份!”
梁松道:“我这侄女精神有些问题,他丘子键以为我看不出来,想用订婚来糊弄我,一个香港二流明星而已。”
丘子键重重点了点头道:“是!我想娶她,我没有撒谎,我现在所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心的,如果我撒谎,让我天打五雷轰,不得好死……”
梁月玲深情道:“子键,你怎么了?你好憔悴!”
王准心说这还叫凑合啊,为了你的事情我把嘴皮子都快磨破了,他还关心着丘子键的事情,从香港请来的律师中午也会抵达,王准已经做好了打官司的准备。他低声道:“丘子键的事情怎么说?”
梁松和张扬对望了一眼。
梁松充满狐疑道:“你要娶小玲?”
丘子键心中只有他的打算,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他不做出点承诺,梁松肯定不会放过自己,只要自己骗过梁松,能够回到香港,以后谁也不怕了。丘子键看到梁松的表情似乎还在怀疑,他心一横,看来不下点猛药这一关走过不去了。丘子键道:“梁部长,你要是还不相信我,我现在就和小玲订婚。”
张扬看到这厮的模样也不禁有些同情,丘子键见到张扬的第一句话就是:“我真没强奸她!”
丘子键的这一招却把梁松给将住了,自己该不会听错吧,这小子要娶小玲?梁松混迹政坛多年,稍稍动了下脑筋就已经看出丘子键现在是无奈之举,他害怕坐牢,所以才提出和梁月玲结婚,只要婚事成了,官司自然就打不成了,都领结婚证了,他们上床也是天经地义,法院也不会无聊到去管这种事。
张大官人鸡皮疙瘩又掉了一地,麻痹的到底是影星,狗日的天生就是演戏的材料。
丘子键的到来果然让梁月玲的情绪安定了下来,闹腾了一夜,梁月玲也累得不行,握着丘子键的手沉沉睡去了,丘子键等她睡着,方才小心将自己的手抽离出来,退出门外。
丘子键真是打落门牙往肚里咽,心说屁的黄花大闺女,她压根就不是,可这种话无论如何也不能乱说了。领证就领证吧,只要能不去坐牢,只要能把眼前这场危机平安度过,他认倒霉了。
梁松道:“等喝喜酒的时候一定请你。”
梁松这会儿也没了辙,之前他气势汹汹的要告丘子键强奸。可刚才的情况他也看到了,自己的侄女被丘子键迷得神魂颠倒,就算告上法庭也没什么胜算。梁松最担心的就是丘子键现在说的好听。可全都是迫于形势在演戏,一旦等他脱困。他才不会管小玲的死活,婊子无情,戏子无义,无论过去还是现在这句话都一样适用。
张扬道:“他啊!没事了!”
梁松道:“周日怎么了?我一个电话,让民政部门给你们开个绿色通道。”
梁松听到这里臊得老脸通红,一转身退了出去,这他妈什么事儿,老梁家的人都让这丫头给丢完了,他现在是又羞又恼,所有的怒火都转移到丘子键身上了。
梁松道:“何必等明天,今天就领证!”
梁松道:“小张,你这偏方能够治好她吗?”
张扬笑道:“哪能呢,这事搁谁身上也不好受,不过现在好了,坏事变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