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2章 入世与出世

张扬上前握住陈浩的脉门,顿时发现陈浩的脉息不对,脉息细小虚弱,从其脉象看应该是脾胃损伤,情志不舒,肝胆瘀滞,横逆脾胃,或六淫外邪侵袭,致使中下焦脏腑功能紊乱之症。
人家主动放下架子向他提出邀舞了,张扬当然不好拒绝,正准备起身呢,常海心道:“不好意思林小姐,他刚刚请我了。”
陈浩途中又吐了一次,疼得已经神志不清了,张扬悄悄点了他的昏睡穴,让他暂时睡了过去,至少这样可以帮他舒缓疼痛。
张扬笑道:“陈市长,您下回表彰我还是来点实际的吧!”
乔梦媛的回答简单而直接:“不喜欢!”
张扬也没料到顾明健居然真的会对常海心有意思,在他心底深处来说是不情愿的,可他和常海心的关系也就限于暧昧层面,彼此间隔着一层纸,谁也不敢主动去捅破,他也清楚自己没资格过问常海心个人感情的事情,微笑说:“你是信息中心主人,究竟选哪家,你看着办。”
张扬的内心怦然一动,他抬头望着乔梦媛的双目,明澈依然如秋日之湖水,从中找不到半点波澜。乔梦媛的心境何时修炼的古井不波,这样的眼神,张扬曾经在陈雪的身上见到过,可那小妮子天生如此,乔梦媛过去并不是这样,张扬仍然记得他当初把乔梦媛从水下救起的时候,乔梦媛的美眸之中流露出无法抑制的情感,可现在乔梦媛的俏脸之上微笑依旧,从她的双眸中却找不到任何动情的成分,张扬意识到乔梦媛变了。
张扬这才返回了酒会现场。
陈浩连声道:“好!好!好!”
张扬心底是不想去的,可陈浩亲自过来通知他,张扬总不好拂了这位顶头上司的面子,陈浩话说得也相当中肯:“小张,这次活动进行的这么顺利,咱们得好好庆祝庆祝,刚才大家只顾着组织招待,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现在一切都已经顺利结束了,我来请大家吃宵夜,就当我给大家庆功,一个都不许缺席。”
张大官人笑道:“你我之间还分什么彼此!”
和常海心通完话,张扬站在省人民医院大门口,夜风将一张白纸翻滚着吹到他的脚下,他舒了一口气,吐出一团白色的雾气,他忽然看到了斜对面闪烁的霓虹,看到了那间慕尼黑1860酒吧,忽然想起他和顾佳彤刚刚认识的时候,内心被一股说不出的温暖包容着。
当晚的签约仪式圆满结束,张扬把诸多嘉宾送走之后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他本想偷偷溜出去和顾佳彤相会,却又被陈浩叫了过去,当晚陈浩的兴致很高,他对今天的活动很满意,特地请这次过来的几名干部和工作人员吃夜宵。
张扬低声道:“顾公子想追你!”
张扬道:“不同才应该互补,我怎么觉着你正往悲观主义的道路上走啊。”
顾明健笑道:“放心吧,我都多大人了,你以为我还像过去那么贪玩啊!”他向前方望去,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张扬心说老陈总算说了句人话,你开心高兴也不能让这么多人都陪着你一个,当领导的也不能搞特权主义。
林芳菲笑道:“陈市长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您放心,不但在新闻上播出,我还会专门做一个专辑,把酒会的盛况和我对两位形象大使的专访一起奉上。”
臧金堂虽然不是什么医生,可也觉着陈浩的样子不太对,惊慌失措道:“陈市长,你是哪里不舒服?”众人都围了过去。
张扬道:“那你岂不是要成为一个亿万富婆了?”
张扬顺着他的目光望去,却是柳延正在和邹德龙谈笑风生,邹德龙是许多年轻女性的偶像,柳延见到明星,凑过去攀和图书谈也很正常,不过张扬从顾明健的表情能够看出他和柳延之间未必那么简单,他笑着拍了拍顾明健的肩膀道:“你啊,秉性难易!”两人对望了一眼,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常海心狠狠瞪了他一眼:“不喜欢!”不知是存心还是无意一脚踩在张大官人的脚面子上,张扬痛得哎呦叫了一声,不过心里却感觉很舒服,这厮的占有欲一直都很强。
顾佳彤道:“那我岂不是只能听不能说。”
张扬笑道:“我这个功夫叫传音入密,除了你之外别人听不到。”
陈平潮想起一件事,低声道:“你有机会见到绍斌帮我劝劝他,这小子现在整天搞什么期货证券,我看他钱没赚多少,可能还背了一身的债务,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他都多大人了,连女朋友都没有,总不能这样活一辈子,我们这些做父亲的也不可能永远管着他。”陈平潮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中不免有些失落,用不了太久,他就会离开平海省最高舞台,去政协养老了,儿子到现在都没有一个稳定的事业,这才是他最大的心病,今晚看到了很多高干子女,每个人都在自己的行业中做出了一番业绩,就连过去不务正业的顾明健,如今也是蓝海电脑公司的老总,全国多个城市都有他的分公司,想想自己的儿子,陈平潮心里很不好受。
张扬圈着常海心的纤腰,心想交谊舞这玩意儿真是不错,可以明目张胆的占女孩子便宜,大隋朝那会儿可没有这样的机会。
此时听到一个娇柔的声音道:“张主任,只顾着和美女聊天,有没有兴趣邀请我跳个舞啊!”却是林芳菲朝他走了过来。
乔梦媛淡然笑道:“我都说不喜欢了,你别勉强我。”
陈浩和张扬连干了两杯酒,他发自内心道:“小张,这段时间辛苦你了,这两杯酒我代表大家表彰你的工作成绩。”
傅长征笑道:“张主任,你累了一天了,赶紧回去休息吧。这边有我,你只管放心。”
乔梦媛道:“咱们俩的人生观不同。”
陈浩拍了拍手道:“大家早点回去休息,明天咱们各有各的工作,千万别……别……”他说到这里,忽然感觉到肚子猛然痛了一下,当领导的忍耐能力都很强,陈浩皱了皱眉头,深吸一口气,准备缓解一下疼痛继续把话说完:“别……耽误了工……”只差最后一个字,却说不出来了,陈浩肚子里感觉到翻江倒海般的难受,他捂着嘴向洗手间跑去,也顾不上什么市长的仪态了,可没等到他走到洗手间就当众吐了出来。
张扬道:“万一丁兆勇也看上你了怎么办?”
张扬禁不住笑了起来。
张大官人道:“消极,生活多么美好,为什么不积极地面对生活享受生活呢?”
张扬道:“我还有事,你们要来就来吧,反正臧主任他们都在。”
顾佳彤攥紧了张扬的手,轻声道:“一样!”她虽然不会传音入密,可是她懂得怎样表达自己的感情。
顾佳彤道:“本不想来,可是还是忍不住!”
顾佳彤心中一热,却害怕被周围人听到,忍不住向旁边看了看。
诚如当初徐光然安慰他的时候所说的那些话,省运会即将召开,南锡的体育工作变得前所未有的重要,让他现在这种时候去分管体育工作,等于将政绩送到他手里,陈浩现在总算体会到其中的滋味,从明星足球对抗赛的成功举办,到现在签约省运会形象大使,接下来就是拍卖老体育场地块,每件事都可谓是众所瞩目的焦点,虽然这一切的直接执行者是张扬,可他是张扬的直接领导,所有的荣誉他自然要分享。
张大官人跳hetushu•com舞经过专门培训,水准比起顾明健不可同日而语,常海心总算感觉到跳舞的乐趣了,低声道:“真是怕了他了。”
酒会也是一舶来品,冷餐为主,中国人虽然商务活动中已经渐渐接受了这个,可肠胃还是没适应,晚上垫吧的那点儿东西经过舞会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这会儿一个个胃口好得很。
省人民医院急诊室那边听说送来抢救的是南锡市常务副市长,也表现得十分重视,急诊科副主任马上通知了医院行政值班,行政值班人员又把消化科、外科的两位主任从家里叫过来会诊。
常海心摇了摇头,低声道:“累死了,我本来就不喜欢跳舞。”
臧金堂离得很近,一瘸一拐的赶了过去,扶住陈浩的手臂,关切道:“陈市长,你没事吧?”
张扬笑着点头:“多谢陈部长支持我的工作。”
领导都把话说到这个地步,谁也不好再推辞,所有从南锡过来的领导干部,工作人员全都参加了陈浩组织的这场宴请。
常海心看到顾明健又朝这边走过来了,苦着脸向张扬道:“你帮我把他回了,他舞跳得不怎么样,今天我脚都被他踩肿了!”
张扬道:“又是美国?”
张扬笑了,带着顾佳彤原地一个旋转。
顾佳彤笑了笑,她知道张扬肯定想起了楚嫣然,顾佳彤小声道:“你怕什么?我又不是一去不回!”
张扬点了点头:“我去开车!”这并不是张扬不愿给陈浩治病,而是有很多病症,连他也无法做到短时间内药到病除,陈浩的病应该是暴饮暴食所诱发,按照现代医学的理论,很可能是胰腺炎,就算张扬能治,也需要一段时间,眼前最现实的做法就算将陈浩送到医院。
张扬悄然来到她的身边,把酒杯放在面前的圆几上,低声道:“为什么不去跳舞?”
陈浩几乎跟每个人都喝了两杯,轮到电视台女主持林芳菲的时候,陈浩笑道:“小林,你们回去一定要把我们的签约酒会好好宣传宣传,这可是我们南锡体育界的大事,也是南锡的大事。”
张扬皱了皱眉头,苦笑道:“红颜祸水啊!”
常海心道:“蓝海在技术方面没问题,不过真的要和他合作吗?”顾明健今晚的表现已经把常海心给吓着了,她开始悄悄打起了退堂鼓。
常海心没好气道:“你笑什么?”
此时音乐声响起,美女主播林芳菲再次出场,用激动地语气道:“各位来宾,各位领导,应大家的要求,今晚来自香港的著名歌星邹德龙先生,为大家献上一曲劲歌热舞《火辣辣》。”
臧金堂和崔国柱两名副主任也过来向张扬敬酒,张扬看出今晚没那么容易走脱,心中不免有些焦急,他是害怕顾佳彤等急了。
崔国柱也不愿走,他和臧金堂抱着一般的心思。
张大官人倒没有多少幸灾乐祸的意思,陈浩今天喝了这么多,出酒也很正常,这证明这位常务副市长是位性情中人,换成别人不一定会这样。
常海心倒不是存心给她难堪,她实在是怕了顾明健了,看到顾明健又从她走过来,赶紧拖着张扬的手站起身来。
乔梦媛坐在角落里,静静喝着香槟,现场虽然十分热闹,她却有种格格不入的感觉,她忽然发现,自己越来越不喜欢这种公众的场合,她的人虽然在这里,可是她的精神却游离于现场之外,她搞不清楚,究竟是她封闭了这个世界,还是这个世界将她封闭?
张扬搂着顾佳彤盈盈一握的纤腰,低声道:“很想你!”
张扬笑了起来。
张扬道:“我陪你的时间太少了!”
陈浩也笑道:“好啊,等省运会胜利闭幕庆功的那和*图*书一天,我向市里给你申请重奖!”
张扬道:“那你就好好听,我很想你!”
林芳菲格格笑道:“张主任还真是受美女欢迎。”嘴上说的轻松,可表情却有些尴尬。
顾佳彤点了点头。
顾佳彤道:“我最近工作很忙,也没有时间,药厂的业务蓬勃发展,产能都有些跟不上了,厂区面临着扩大,还要上新的设备,春节期间都无法在国内,我要去美国考察设备。”
张扬道:“每个人追求的生活都不一样,如果让我过那样的日子,一天还行,一生我会发疯的。”
陈浩满面红光,以空杯示人,还监督在座的所有人把杯中酒全都喝了,张扬看到常海心也将那小酒盅里的白酒喝了,向她笑了笑,自己也喝干了那杯酒。
体委的几名干部,现在对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已经心服口服了,开始的时候体委内部没有人对这个外来户服气,可张扬来到南锡体委之后的成绩,可谓是有目共睹,而南锡市体委从一个毫无实权的单位,变成了现在在南锡体育事业中举足轻重的角色,从新体育中心的场馆建设,到省运会的组织工作,他们都有了掌控权,这种改变换成别人是无法做到的。
乔梦媛微笑道:“我不是悲观,只是觉着人活在世上多数都是在争名夺利,你不觉着这种生活太累,也许你喜欢这样的生活而乐此不疲,可是我觉着我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一杯清茶,一卷佛经,坐看闲云白鹤,静观小桥流水,那样我的心情才会获得真正的安定。”
张扬向傅长征道:“长征,晚上我手机一直开着,有什么急事赶紧给我打电话。”
臧金堂点了点头道:“先回去吧,刚才听医生说陈市长没什么生命危险,所以我们打算暂时不通知他家里了,这么晚了,还不够让他家人担心的。”
张扬道:“你是说丁兆勇?”
可陈浩指了指肚子,痛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一瞬间脸色变得跟白纸一样,额头上布满了黄豆大小的汗珠子,嘴唇都失去了血色。
事实上也证明张扬的推测没错,陈浩的血淀粉酶检查结果表明指数增高,他是急性胰腺炎。
舞曲终了,常海心谢绝了顾明健继续邀请她共舞的要求,来到乔梦媛的身边坐下。
张扬离开医院之后考虑了一下,这么晚了还是别去打扰顾佳彤的好梦了,他正准备返回南国山庄的时候,任文斌打来了电话,任文斌刚刚听说陈浩生了急病,正和李光南一起往省人民医院赶呢。
张扬道:“喝酒的事情就别往市里说了,就说今晚陈市长只顾着忙,从下午到夜里都没顾上吃饭。”
常海心道:“我记得你有个朋友也是开电脑公司的。”
体委主任渠圣明也走了,张扬走过去握着他的手道:“渠主任,您不能走,这酒会全靠您给我们撑场面呢。”
陈浩端起玻璃杯,他杯中还有大半杯白酒,看得出陈浩今天是相当的高兴,一仰脖将那杯白酒全都喝了下去,众人齐声喝彩。
张扬道:“非得去吗?”
渠圣明笑道:“场面我已经帮你们撑过了,我们都是些老思想,老观念,这些摇头扭屁股的舞蹈,我也看不惯,还是把时间留给你们这些年轻人,让你们好好放松放松,如果我们几个老家伙全都留在那里,你们玩得肯定不会尽兴。”
几位省领导在音乐声响起的时候就已经退场,邹德龙的劲歌热舞显然不是他们欣赏的哪种类型,这就是代沟,也可以说文化差异。
张扬送几位省领导离开2号宴会厅。
张扬道:“公是公,私是私,你不能因为个人好恶而影响到工作。”
张扬笑道:“这一点你和梦媛一样啊。和-图-书
张扬对乔梦媛的性情极其了解,她说出的话很少有回旋的余地,张扬笑了笑,目光投向舞池不知什么时候郭志江也到了,正端着一杯酒陪时维聊天呢。
张扬看到已经十一点多钟了,正准备悄悄溜号。
乔梦媛轻声道:“这就是你和我最大的不同,如果说人生是一场修行,我们的修行方式不同,你需要入世,而我需要出世,我们注定要背道而驰。”乔梦媛的话似乎在暗示着什么。
张扬笑了起来:“你不是,我才是!”他说的是实话这里也许只有他才不属于这个时代,但是这几年的生活已经让他在不知不觉中融入了这个世界,他甚至很少去想过去的事情,偶尔想起的时候,甚至以为大隋朝的一切只不过是一场梦罢了。
而乔梦媛生活在这个世界,却生出一种浮生若梦的感觉,乔梦媛道:“也许我本不应该属于这个世界。”
张扬道:“想见我?”
看到张扬出色的工作能力,陈浩现在对这小子的观感改变了许多,过去他总觉着张扬跟自己作对,可现在,张扬的每一分工作成绩都是在往他的脸上贴金,身处的位置不同,感觉也完全不同。
张扬看到了坐在那里的顾佳彤,笑着走了过去,向她做出一个邀请的动作:“顾小姐,可以请你跳个舞吗?”
顾佳彤道:“明年药厂面临一次飞跃发展,如果这次的考察顺利,明年新厂建成,设备引进投产之后,就可以考虑上市的事情了。”
常海心点了点头,她和张扬一起在省党校学习的时候,丁兆勇和陈绍斌经常过去找张扬,所以她和丁兆勇也熟悉。她小声道:“我准备去他的公司再考察考察。”
臧金堂道:“还是赶紧送医院吧。”
张扬吸了吸鼻子:“那啥,可不可以赏我一个面子?”
一旁常务副市长陈浩道:“张扬,你进去吧,我负责送人!”
却听到陈浩又举起酒杯道:“我提议咱们大家再同干最后一杯,明天都有工作,大家回去早些休息。”
周围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你啊,别端着碗里瞅着锅里,我可告诉你。海心可是我老同学,我一向把她当亲妹妹看,你可别动坏心眼啊。”张大官人说出这番话的时候,自己都觉着自己卑鄙,那天晚上钻到常海心床上的时候,他可没想到这一层,张扬觉着自己在女人方面很自私,他说顾明健端着碗里瞅着锅里,其实这话对他才合适,可话说回来,哪个男人不在女人方面自私?
顾佳彤和乔梦媛两人有段时间没见面了,两人在一起边喝边聊。
崔国柱叫来司机,张扬把陈浩给抱到了车上,事实上除了他以外别人也没有这份力量,好好的一场庆功宴扫兴收场。
张扬道:“不用了,这会儿已经稳定了,你们来也帮不上忙,他现在睡了,旁边也有人照顾,你们明天再来吧。”
陈浩的胃口也好得很,和他胃口一样好的是心情,陈浩端着酒杯主动出击,陈浩的酒量一直都不错,不过他已经很长时间没这么尽兴的喝酒,他今天的高兴不是伪装的,从指挥深水港工作到分管体育工作,陈浩内心深处着实郁闷了一段时间,不过他现在已经调整了过来,负责深水港工作的时候,他整天都处于一种无法形容的压力之下,徐光然赋予他的权力虽然很大,可是他却没有从权力中得到任何的快感,他那时的状态可以用如履薄冰来形容,和多数人把深水港当成一次难得的政治机遇不同,陈浩从上任伊始就将深水港当成一个巨大的负担,市委书记徐光然把他和龚奇伟分管的工作互换,陈浩的思想产生了一段时间的波动,那时因为他www.hetushu.com落不下这张脸面,可随着时间的推移,随着他接受这个现实,发现离开深水港对自己来说是一件好事。
因为不是正式演出,邹德龙穿着那身运动服就走上了舞台,在充满节奏的音乐声中开始跳动,不得不承认邹德龙很有表演天赋,很快就带动了现场年轻男女们的情绪,掌声和欢呼声不绝于耳,不过能来参加这场酒会的人,都在社会上有一定的身份,当然不会像那些涉世未深的少男少女般狂热。
任文斌道:“那怎么行,我们这就得过去,陈市长是我们南国山庄的贵宾,出了事情,我们当然要过去看看,你在那里等着我们啊!”
张扬笑道:“为什么不接着跳啊?”
张扬、崔国柱、臧金堂、傅长征还有陈浩的秘书一起上了面包车,将陈浩紧急送往附近的省人民医院。
陈平潮点了点头,这才上车。
崔国柱道:“明天早晨再说,张主任你看行吗?”
张扬心领袖会的点了点头或许是害怕被别人看破她和张扬之间的暧昧,又或是想给张扬留有一定的发挥空间,顾佳彤和张扬跳完舞之后,就先行离去。
乔梦媛轻声道:“我忽然有种错觉,我好像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和周围的一切都显得格格不入。”
顾明健本想请常海心再跳一支舞的,可看到张扬抢了先,也只能就势向林芳菲发出了邀请,虽然乔梦媛也坐在那儿,可顾明健也不想碰钉子,乔梦媛今天从头到尾都坐在那儿呢,一支舞都没跳,估计自己走过去也会碰钉子。
医院方面对陈浩进行了紧急治疗之后将他收入干部病房,准备等陈浩的情况稳定之后,对他进行一个全方位的体检,查出胰腺炎的诱因,往往这种急腹症都伴有胆道疾病。
陈平潮上车之前向张扬道:“酒会搞得不错,张扬,好好干,大家对你的印象都不错。”
张扬道:“那我先回去,这边留太多人也不好,明天白天我过来接班。”
舞曲终了两人四目相接,还有说不完的话儿想要倾诉,虽然很想这样相拥着一直跳下去,可毕竟要顾及到周围人们的眼光,顾佳彤小声道:“我等你电话。”
顾佳彤小声道:“全要靠你的药方。”
张扬挂上电话,不由得露出苦笑,陈浩这次突然发病,不知道要惊动多少人了。
张大官人为了避嫌也没有送她,他从一旁拿起一杯香槟,看到了角落中的乔梦媛,乔梦媛的眼睛望着前方,可是她的目光却显得虚无缥缈仿佛隔离于这个世界之外。
臧金堂摇了摇头,他不愿走,这到不是因为他和陈浩的关系好,他觉着这是一个难得的表现机会,领导突发疾病,自己为他熬上一夜,这种感情要比平时溜须拍马强上无数倍,这叫雪中送炭。
电话没挂上多久,常海心也打来了电话,她是受了大家的委托特地打电话询问陈浩目前的情况的,张扬告诉她不用担心,陈浩的情况已经稳定,没有生命危险,并让她转告其他人。
邹德龙表演过后,现场响起舒缓的音乐,前来参加酒会的嘉宾捉对走入舞池,随着音乐起舞。
折腾完陈浩的事情,已经是凌晨一点了,几个人都是一脸疲惫,陈浩的秘书当然要留下守夜,傅长征道:“几位领导,你们都回去休息吧,我留下,万一有什么事也好有个照应。”
常海心又踩了他一脚,这次是存心故意。
张扬道:“陈部长放心,下次我见到他会好好劝劝他。”
常海心道:“他这个人有些过度热情,我感觉有点害怕,还是算了吧。”
顾佳彤嫣然一笑,将手放在他的掌心,两人走入舞池,随着月亮河舒缓而深情的节奏翩然起舞。
几个人同时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