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84章 意外

宋怀明来到妻子窗前,望着妻子苍白的面庞,内心中感到一阵难言的疼痛,他握住柳玉莹的双手,充满怜惜道:“玉莹,怎么会这样?”
柳玉莹道:“你宋叔叔最近也忙得很,有空来家里坐坐,我想他也很想见你。”
张扬笑道:“你犯错误试试,我第一个饶不了你。”
省人民医院院长当即组织各科室专家来到现场,却看到周围医护人员围了一圈,一个年轻人正在为柳玉莹紧急施救,张扬右掌贴在柳玉莹的腹部,感觉到胎儿的心跳渐渐恢复正常,他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喜色:“没事,胎儿没事!”
张扬对陈浩的现状不由得多出了几分同情,陈浩正值仕途生涯的黄金期,想不到突如其来的这场病让他的前程全部断送,张扬说了几句宽慰他的话,也先行告辞。
张扬笑道:“那边的事情不用你管,你是股东,每年坐等分红就是。”
张扬目送柳玉莹离去,这才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他伸手一摸额头,全都是汗水。他有种迫切的感觉,想要马上离开东江这座城市,他不想面对文国权和罗慧宁,他和楚嫣然的订婚,虽然有他们彼此相爱的成分在内,可是真正的推动者却是干妈罗慧宁,张扬一直都不愿想这件事背后代表的意义,可事情发展到现在,他不得不承认,他和楚嫣然订婚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也关系到文宋两家的关系,干爹文国权正是通过这样的方式将宋怀明更紧密的团结在了他的身边,他有他的政治目的。
张扬却不这么想,他和宋怀明的关系是建立在楚嫣然的基础上,他和楚嫣然分手,宋怀明爱屋及乌,自然不会给他好脸色,当初他去考察新机场项目的时候就曾经对张扬疾言厉色,这也并不是因为宋怀明的心胸有问题,每个当父亲的都会这么做,谁也不想看到自己的女儿受到委屈。张扬道:“有时间我会过去!”
柳玉莹道:“我……只信张扬……”
施博展额头已经开始冒汗,他不敢保证,话说出来很容易,可如果真的做不到,宋怀明不会轻饶他。施博展是位医学专家,同时他也是位医院的管理者,可以说他像官员更多于像一位医生,施博展现在想到的是怎样将医院的责任降到最低,他想起了张扬,马上灵机一动:“宋省长,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宋夫人能够配合我们的治疗,刚才在抢救她的时候,她对我们的治疗方案有些抵触,宁愿去相信一个没有从医经验的外行。”
张扬和宋怀明一起走入病房,医院现在能够做得也就是胎心监护,专家护士24小时床边伺候着,其实连手术室都准备好了,只要发生大出血,就把柳玉莹即刻送往手术室,保住大人要紧。
柳玉莹的轻吟声,让宋怀明霍然睁开双目,却见张扬已经在柳玉莹的颞部刺入金针。然后除去鞋子,扶起柳玉莹的身躯,盘膝坐在她的身后,张扬向宋怀明看了一眼道:“劳烦宋叔叔为我护法!”
那位产科专家李主任刚刚为柳玉莹又做了一遍身体检查,她认为情况不容乐观,根据B超显示,胎盘和宫壁之间的血肿很大,而且有继续增大的趋势,如果是普通的病人她早就劝病人开刀了,目前柳玉莹怀孕才六个月,孩子保住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可是柳玉莹省长夫人的身份让她不敢说。
柳玉莹捂着肚子,一张面孔变得煞白,腹部刀绞般疼痛,她感觉双腿间有一股热流涌出,内心惶恐到了极点,这时候她看到了张扬,一把抓住张扬的手臂,宛如溺水的人抓住了一根浮木,她抓得如此用力m.hetushu.com,甚至于指甲都要掐入张扬的手臂里,她哀求道:“张扬……救救我的孩子……救救我的孩子……”
柳玉莹内心紧张到了极点,紧咬双唇,她对张扬表现出足够的信任,在胎儿剧烈运动了一分钟左右之后,似乎恢复了平静,柳玉莹感觉到一股清流沿着她的浑身上下循环流动,腹部的疼痛减轻了许多。
张扬道:“柳阿姨,你先躺下来歇一歇!”
张扬在一旁收好了金针,微笑道:“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
张扬的头顶已经有白色雾气袅袅升起,柳玉莹周身大汗淋漓,苍白的脸色终于浮现出些许的红晕,张扬缓缓收回内息,运指如风,依次点击在柳玉莹的穴道之上,连点她身体三十六处大穴,方才结束这一阶段的治疗,睁开双目,逐一收回金针。
柳玉莹闭着双目仍然不敢睁开双眼。
宋怀明听到他这样说,方才赶紧走过去,扶着妻子躺下,关切道:“玉莹,你感觉现在怎么样了?”
李主任还想再劝,张扬和宋怀明一起走进病房。
望着金针随着妻子的脉搏不断挑动,宋怀明紧张的闭上了眼睛,他感到喉头有些发干,不知为何,忽然想起十多年前的那场地震,他想起死去的妻子静芝,那种生离死别的痛楚让他永生难忘,他不想有生之年再经历一次。
柳玉莹这才想起自己和李主任约好了时间,只顾着和张扬说话,把这茬事情给忘了,她笑道:“那好,我先走了,别忘了,有空去我家坐坐。”
宋怀明考虑了一下,还是没有把妻子被人推倒,并在她肚子上踢了一脚的事情说出来,根据院方的说法,当时的情况应该比较复杂,也许真的没有人看清具体的情况。
施博展有些诧异的张大了嘴巴,张扬才下电梯,距离他们这边至少有五十米,按理他们说话这小子不应该听得到,可人家偏偏就听到了。施博展如同偷东西被人抓了个正着,一张脸涨得通红。
张扬取出针盒,点燃准备好的酒精灯炙烤了一下,然后在柳玉莹的双手,双腿之上下针。
石胜利把张扬送出门外,他也有事情向张扬说。
柳玉莹听他这样说,一颗心方才稍稍放下来,双目之中泪光闪动。
张扬道:“可怜天下父母心,你爹妈也是不想你整天在社会上混日子,你都这么大人了,总不能混一辈子吧?”
李主任道:“血肿还在增大,宫内应该还有出血,所以……”她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鼓足勇气说出了她的建议:“我建议最好还是马上开刀,不然一旦引发宫内大出血,你会有生命危险。”
张扬道:“柳阿姨对我这么好,我肯定要尽力帮她!”
石胜利道:“张主任,海天那边的事情怎么说?”他也惦记着海天百分之五的股份。
石胜利暗自叫苦,自己这不是有病吗?好好的去海天上班多好,非得跟他说这番话,现在好了,非但没达到目的,反而把自己折到里面去了,要是到了体委,整天在张扬的眼皮底下,那还能有他的好处?
张扬没有理会她,将塑料袋交给宋怀明:“宋叔叔,药方在里面了,你让院方派人马上把草药煎好!”
宋怀明对施博展的话有些反感,他掷地有声道:“我要的不是努力,我要的是科学的治疗,确保我妻子和孩子平安无事。”
宋怀明赶到省人民医院的时候,柳玉莹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鉴于她现在的情况,医生为她进行了输血,打了保胎针,根据B超和胎心监护的结果来看,胎儿目前基本正常,只是在胎盘和宫壁之m.hetushu.com间形成了一个血肿,专家也对此表示相当的谨慎,认为柳玉莹母子仍然相当的危险,胎盘早剥的可能性很大。
张扬咧开嘴笑了起来,露出一口整齐而洁白的牙齿:“柳阿姨!”
柳玉莹道:“我来做个体检,和产科李主任约好了。”
柳玉莹看到丈夫一脸担心的表情,她反倒安慰起宋怀明来了:“怀明,我没事,张扬已经答应我,他保证我母子平安!”
柳玉莹点了点头,微笑道:“什么时候到东江来的?”
张扬感觉今天的确有些邪乎,离开省人民医院的时候又遇到了熟人,这次是柳玉莹,她由司机送来做产检的,汽车驶入医院大门口的时候,刚好看到张扬,柳玉莹落下车窗叫着张扬的名字。
施博展道:“我刚才已经询问过保卫科,因为正值病人看病的高峰期,现场情况十分拥挤,所以没有人看清宋夫人摔倒的具体情况。现在我们的保卫人员仍然在调查,只要有消息我们马上向您汇报。”
张扬实在不愿想得更深,任何的亲情一旦上升到政治范畴都会变得无比苍白,张扬不愿继续想下去,他不想破坏某些感情在心中的美好,如果可以他宁愿把这种美好的感觉永远保留下去,所以张扬宁愿选择逃避。
柳玉莹紧咬嘴唇,一张面孔苍白的没有一丝一毫的血色,这时候宋怀明的司机也闻讯赶来,看到眼前的情景,吓得魂飞魄散,今天是宋省长专门让他陪同柳玉莹过来做产检,一再叮嘱他要小心照顾,想不到停车这会儿功夫竟然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柳玉莹母子有一个人有事,自己这辈子算是完了,那司机吓得声音都颤抖了起来:“把你们院长给我叫来……这位是宋省长的夫人……”
张扬伸出手帮她诊了诊脉,确信柳玉莹的身体毫无异状,轻声道:“柳阿姨放心,你没事的。”
张扬在电梯前停下脚步,向他道:“你回去吧,不用送了。”
柳玉莹点了点头道:“还好,感觉身体状态不错,就是这两天这孩子动的频繁了一些,总是踢我,所以我来做个全面检查。”
张扬没说话,心说罗慧宁什么时候来,他都不知道。
李主任皱了皱眉头道:“年轻人,请你不要在这里影响我治疗!”
柳玉莹道:“李主任,我情况怎么样?”
柳玉莹却不知他和文家的关系因为秦萌萌的事情已经产生了隔阂,微笑道:“明晚他们就到了,我这次非得让她给你好好上一堂课。”
张扬并没有走远,他的脑子里仍然在回想着刚才的事情,虽然神不守舍,可柳玉莹的尖叫声仍然引起了他的注意,他猛然转过头去,看到了在台阶上翻滚的柳玉莹,看到了周围向她围拢的人群。
张扬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大包小包的全都是中药。虽然施博展背后讽刺他外行,张扬并没有跟他计较的意思,来到宋怀明面前,先叫了声宋叔叔,张扬这么叫是有学问的,我今天帮你不是因为看在你是省长的份上,而是因为你是嫣然的父亲,我不是为了巴结你。
宋怀明关上房门。
张大官人道:“柳阿姨,您赶紧去做检查吧,万一耽误了可不好!”
张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柳玉莹体体内的出血止住,如果柳玉莹有内功根基,做到这一点应该不难,可是面对一个毫无武功根基的人,张扬必须要将治疗分成两步,第一,利用内力将血肿封闭,避免柳玉莹宫内进一步出血,第二逐步利用针灸,辅以药石,化去她宫内淤积的血肿。
省人民医院的院长书记全都在走廊外等候着,刚才宋怀明和图书急着去探望妻子,所以没有人敢上前跟他打招呼,这会儿看到他出来,省人民医院院长施博展满脸歉意的走了过来:“宋省长,真是对不起,都怪我们医院管理不善,才发生了这件事。”
省人民医院所有的领导都被惊动了,宋省长的夫人在门诊部大门口被人给撞倒在地,而且她还怀着身孕,这可不是小事,别说是省长夫人,就算是普通群众,其影响都是极其恶劣的,医院要承担重大的责任。
张扬点了点头。
石胜利道:“我家老爷子让我去酒店上班,我自己是不想去的,可他总逼着我。”
宋怀明虽然心中没底,可是现在除了相信张扬他也没有其他更好的选择,一直以来,张扬的医术还从未让他失望过,宋怀明将医生护士全都请了出去,都说在医护人员面前病人都是平等的,可现实中绝不是这么回事儿,如果不是宋怀明的身份摆在那里,院方绝不会任由他这样指挥的。
张扬点了点头道:“你放心,我保证会让你母子平安。”
柳玉莹走上门诊部台阶的时候,回过头去,看到张扬远去的背影,她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也许现在年轻人的感情并不是她能够了解。她转身走向大门,拉开大门的门帘,忽然被人重重推了一把,柳玉莹惊呼一声,身体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她下意识的用双手护住肚子,这是母性的本能反应,就算摔得鼻青脸肿,她也要保护好腹中的胎儿,这一跤摔得很重,没等她看清周围的情况,就感觉有人在她肚子上狠踢了一脚,这一脚踢在了她的双手上。虽然有双手的防护,柳玉莹还是感觉到痛不欲生,她惊声尖叫起来。
张扬只是点头。
张扬笑了起来,拍了拍石胜利的肩膀道:“我不是警察,你也不是罪犯,犯不着跟我这么说话。”
柳玉莹抓住宋怀明的手,附在他耳边低声耳语了几句,宋怀明听她说完两道浓眉不由得凝结在了一起,心头的怒火熊熊燃烧了起来,如果妻子只是被人碰到在地,宋怀明还可以将这次意外归结于偶然现象,可在妻子倒地的时候竟然有人踢她,这根本就是一场蓄意攻击,作为一个丈夫,作为一个父亲是绝对无法容忍这种恶行发生的,宋怀明强忍住内心的愤怒没有马上发作,他安慰妻子道:“你不必管,这件事我来处理!”
柳玉莹又道:“文夫人也是这么想,昨晚我们通电话的时候还提起过你和嫣然的事情,我们都为此感到惋惜。”说到这里,她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张扬,你这次来东江是不是为了迎接文夫人?”
陈浩道:“借着这个机会,我好好查查,调整调整身体,还想为党和国家多干几年革命工作呢。”
张扬心说你把自己看得太牛气了,他想了想,既然石胜利不想去,也没必要逼着他去,再说这小子也不是什么善类,弄到海天也只会给袁波添麻烦。他低声道:“这么着吧,我们体委正在用人之时,你来体委上班吧,先从临时工干起,跟着跑跑腿打打杂,看你的工作表现,考虑再给你转正。”
张扬今儿算是理解什么地球村的概念了,这世界真是太小了,走哪儿都能遇到熟人,他向柳玉莹乘坐的那辆红旗车走去,柳玉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让司机把车开到停车场等自己,她怀孕数月,小腹凸起,孕味十足。
宋怀明也充分理解了张扬叫他宋叔叔的意思,他点了点头,脸上难得露出了笑容:“张扬,真是多谢你了!”
柳玉莹道:“肚子不痛了,可是,刚才孩子动的厉害,这会儿怎么不动了?”她不免担心了起m•hetushu.com来,宋怀明也有些紧张,赶紧把外面的专家又给叫了进来,李主任给柳玉莹做了个床边超声,从图像上可以看到胎儿在宫内很正常,胎心145次每分钟,各项指标都在正常范围内,让李主任惊奇不已的是,刚才还看到的那个血肿,非但没有继续增大,反而小了一半左右,她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用力眨了眨双眼,重新测量了一下血肿大小道:“怎么可能?”
张扬抱起柳玉莹的身体,将她小心地放在推车之上,此时所有人都留意到地上的那滩血迹。
柳玉莹虚弱道:“幸亏他及时赶到,刚才他出去为我抓药了。”
张扬强忍惊慌,顾不上在众目睽睽之下,伸手接连点中了她身体的数处穴道,右掌抵住她的小腹,一股温和的内力注入她的体内,柳玉莹感觉到疼痛稍减。
柳玉莹坚决道:“不!”
宋怀明望着妻子,双手紧紧握在一起,浑身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湿透,身为一省之长,现在这种时候,除了祈祷,他别的什么也做不了。
施博展叹了口气道:“不容乐观,因为摔倒的时候,在胎盘和宫壁间形成了一个血肿,很可能诱发胎盘剥离,继而引发宫内出血,必须要住院观察,您放心,我们会集中医院技术最雄厚的专家来组建治疗组,尽一切努力保证宋夫人恢复健康。”施博展的措辞显然给他和医院都留有余地,他不敢保证柳玉莹母子平安,刚才他已经咨询了几位妇产科专家,几位专家谁都没有把握能够保住柳玉莹的胎儿,就算现在保住了,谁能担保这孩子以后不出事?
张扬双掌抵住柳玉莹的后心,内息宛如三月春风般缓缓送入柳玉莹的经脉,柳玉莹在摔倒之后动了胎气,张扬必须以内力修复她的经脉,为孕妇行功比起普通人要小心谨慎无数倍,需知孕妇母子经脉相通,注入柳玉莹体内的内息会经由她的经脉贯入到胎儿的体内,如果力量掌控不好,可能会对胎儿的经脉造成损伤。张扬自从在李信义手中得到那本先天功之后,经过这段时间的研修已经有所心得,为柳玉莹疗伤却是他第一次探索修复这种孕体。
宋怀明的脸色很不好看,他低声道:“施院长,当时我妻子跌倒的时候有没有人看清具体的情况?”
石胜利爹妈的话可以不听,舅舅的话可以不听,可张扬的话他不敢不听,当时在海天的那顿痛揍把他给揍改了,事后他想起张扬都吓得冒冷汗,后来张扬出主意让他阴海天,他按照张扬的方法果然把段金龙从海天赶了出去,因此他对张扬越发的佩服,认为人家不管是动拳头还是动心眼,都比自己强上无数倍。对于一个这样的人物,由不得他不服气。石胜利点了点头道:“张主任,我知道了,以后我一定改过自新,重新做人。”
突然冒出的这句半文半白的话让宋怀明也是一怔,这小子以为在拍武侠剧吗?
石胜利道:“可我真的不想去酒店上班,就我这德行,去酒店上班之后,恐怕没人敢上门吃饭了,我自己对经营酒店也没啥兴趣,要不你跟他们说说,让他把股份给我变现得了。”
张扬道:“最近身体还好吧?”
石胜利当然不会考虑的这么周到,不过他自由散漫惯了,一听张扬让他去体委上班,他打心底不愿意,低声道:“张主任,您知道我的,自由散漫惯了,我害怕犯错误影响到你的声誉。”
张扬的内息注入柳玉莹的经脉之内,又沿着她的经脉缓缓流入胎儿的体内,胎儿似乎感觉到异状,动的比之前加剧了许多。
宋怀明道:“没什么,对了,她情况怎么样和*图*书?”
刚刚赶到的产科李主任也过来为柳玉莹紧急检查,柳玉莹道:“张扬……我孩子真没事?”
张扬又向宋怀明道:“让不相干的人都退出去,这里有我和你就行了!”
宋怀明听到张扬的名字,眉头不由得一动,低声道:“张扬也在?”
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医院的医生护士听说门外有孕妇跌倒,也匆匆赶来,一名急诊室的医生过来想要为柳玉莹检查,却被张扬怒吼道:“滚开,任何人都不要碰她!”
柳玉莹当然知道张扬是在敷衍自己,她也没有点破,轻声叹了一口气道:“年轻人生气拌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都端着架子,谁也不肯低头,隔阂只会越来越深,你是男孩子,应该主动一点,我一直都很看好你和嫣然,真的不希望你们从此形同陌路。”
宋怀明走出病房,司机小侯满脸惶恐的迎了上来,他叫了声宋省长,只差眼泪没掉下来了。宋怀明现在并没有心情听他解释,摆了摆手道:“以后再说!”
施博展小心翼翼的问道:“宋省长,您夫人说什么了?”
张扬拿起那叠检查单看了看,他虽然学了点西医,可很多东西还是看不明白,尤其是检查单上的那些英文缩写,对他更是天方夜谭。
张扬这么做是有原因的,以石胜利的背景,他家老爷子石仲恒给他找份正式工作并不费力,只要石仲恒开口,南锡市的好工作紧着这小子挑,只是他不愿去干,张扬这样做等于给石仲恒一个人情,把石胜利收于麾下,等于把天汇区区委书记石仲恒也绑在了自己这条船上,以后天汇区有什么事情根本不用自己出面解决。
宋怀明心说你们说张扬外行,只怕你们这帮所谓的专家教授加起来也不如张扬的本领大,他正想说话的时候,忽然听到张扬的声音从走廊远处传来:“外行是说我吗?”
“昨天,有位同事病了,我刚到医院里来探望。”
张扬暗叫不妙,他顾不上多想,以惊人的速度冲到柳玉莹的身边,一把推开几名围观的群众,大吼道:“都给我闪开!”
宋怀明点了点头,他把草药交给了跟着进来的施博展:“施院长,麻烦你了!“如果是张扬交给他,施博展肯定不会接招,可现在宋怀明命令他做,他不得不从命,赶紧拿着草药离去了,心中这会儿矛盾到了极点,宋省长怎么对这个年轻人一味盲从,万一出了事情,恐怕就麻烦了。
宋怀明听说张扬在这里,心头稍稍安定,他对张扬的医术是清楚的,只要张扬保证妻子和未来的孩子没事,就不应该有问题。他柔声道:“玉莹,你好好休息一下,我去了解一下情况。”
李主任充满质疑的看了看张扬,把手中的两张热敏仪图片递了过去:“小伙子,你看的懂B超声像图吗?上面黑色的就是血肿,比刚才又大了许多,很危险的!”
宋怀明听出了这小子的言外之意,是影射我对你不好吗?
看到张扬,柳玉莹的目光中顿时充满了希望:“张扬,李主任说我宫内的血肿还在不断增大,她建议我马上手术。”
柳玉莹对张扬的医术深信不疑,既然他说自己没事,就确定没事,如果不是和产科李主任约好了,她都想现在就回去了。见到张扬,她不由得想起了楚嫣然,在她心底深处始终是把张扬和楚嫣然视为一对的,虽然他们已经对外宣称分手,可柳玉莹看得出来,两人之间余情未了。柳玉莹本想问问张扬和楚嫣然最近有没有联系过,可话到唇边又咽了回去,身为省长夫人,她的心思也非寻常人能够相比,柳玉莹道:“在南锡的工作还顺利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