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5章 质量为先

徐光然微笑道:“什么重要事情?怎么表情这么严肃?”他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其实心中已经有了一些回数。
臧金堂被纪委叫去问话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体委大院,这件事如同在体委引爆了一颗定时炸弹,很多和臧金堂有关系的人都感觉到惶恐不安,其实这件事也很简单,臧金堂既然能够行贿,他就有胆子受贿,体委内有不少人是给臧金堂送过礼的,体委招待所的徐宏宴也是其中一个,为了臧金堂的事情,他专门去张扬那里打听情况。
其实过去我们不止一次的强调过这件事,可我还是发现,我们的有些同志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所以我决定在新体育中心工地范围内开展一场安全质量大检查,成立检查组,彻底检查在建工程,利用自查和互查,尽早发现我们工程建设中的不足,发现存在的隐患,并且将之及时克服。”
张扬道:“真出了问题,领导才不会跟你讲这些道理,他们要的是交代,要的是有人出来承担这个责任,大家还是提高警惕,我不希望体委再出什么事情了。”
徐宏宴知道张扬说的那都是规划,真正落实还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其实他在知道这块地拆迁之后已经断了续约的念想,不过他现在担心的是臧金堂的问题,自己过去给臧金堂送过礼,不知臧金堂会不会把自己给供出来。徐宏宴旁敲侧击道:“张主任,我听说臧副主任出事儿了?”
张扬笑道:“我就是喜欢任人唯亲……”说这话的时候,他向常海心娇艳欲滴的樱唇看了一眼,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张扬笑眯眯看着徐宏宴道:“徐经理,你该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吧?”
李长峰有些胆怯的看着徐光然小心翼翼道:“大舅,您看这事儿应该怎么办……”
常海心有些难为情的皱了皱可爱的鼻翼,知道这位上司的流氓习气又犯了,赶紧岔开话题道:“你去哪儿?”
张扬道:“安心呆在江城吧,南锡这块儿也是是非之地,指不定哪天我被人给免了。”
张扬没说话,可是他的表情已经认同了梁成龙的这句话。
梁成龙道:“你担心惠强提供的材料有问题?”
徐宏宴赶紧告辞,他意识到张扬可能看出了什么,虽然他和张扬的关系一直都很融洽,可是这位年轻的体委主任做事的风格始终让人琢磨不透,还不知道臧金堂的具体情况呢,自己总不能不打自招,本来没有自己的事情,非得自投罗网,眼前只能耐心等待臧金堂的处理结果了。
李长峰呆在办公室里一筹莫展,新世纪公司管理层的几个都坐在办公室里,他们的脸上全都是愁云惨淡,总经理被检察院弄过去了,到现在事情都没有眉目,假如徐光利真的因为受贿而被起诉,新世纪就会面临一场空前的危机,就凭李长峰根本没可能领导公司继续前进。
徐光然的内心宛如被人猛抽了一鞭,疼得他几乎就要滴血,可是李培源的话的确很有道理,如果弟弟负责的工程再出现了任何问题,这件事就会不可避免的查到他的头上。
张扬道:“等会儿去现场指挥部开会,我有话要对你们这些承包商说。”
梁成龙点了点头,其实他的心情也有些沉重,他嘴上虽然说和惠敬民没有关系,可过去他承建过东江体育场整修工程,还是给过惠敬民一些好处的,现在惠敬民不停的咬人,很难保证不会咬到他的身上,不过梁成龙在这方面做得都很隐蔽,没有直接给惠敬民送过钱物,只是通过让惠强参与的方式,让他得到实际的好处,在法律上应该不会挑出太多的毛病,而且东江体育场的事情已经告一段落,梁成龙也为那件事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再说他的叔叔是东江市委书记,平海省副省长,惠敬民要是将矛头指向自己,显然是不明智的。
徐光然道:“惠敬民的事情是不是很严重?”他不再追问自己弟弟的事情,而是问起了惠敬民,这也是旁敲侧击的一种常用方法。
常海心向张扬摆了摆手,转身走入了南洋国际的旋转门,南洋国际目前还没有正式开业,一切都在筹备之中,李光南借给张扬一层楼作为体委的临时办公地点,这也是在还张扬的人情,再初如果不是张扬帮忙,他也不能将酒店范围内的违章建筑给清理掉,所以张扬一提出这个要求,李光南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
常海心道:“领导这么器重我,我当然要加倍努力认真的工作,不能让别人说你用人不善,任人和*图*书唯亲。”
张扬点了点头,上车启动了引擎。
李长峰咽了口唾沫,这事儿真不好开口。
徐光然打心底吸了一口冷气,他和惠敬民毫无瓜葛,可是惠敬民的事情越严重,被牵涉进去的弟弟也会跟着倒霉,更麻烦的是,这件案子被省里重点关注了,自己如果出手干涉,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徐光然道:“老李啊,这件事一定要严格查办,相关涉案人员不管他们有什么背景,不管他们是什么身份,一定要秉公处理,严查到底!”关键时刻,六亲不认,这是体制中人应当具有的最基本素质。
李长峰对张扬积怨颇深,可张扬是体委主任,也是新体育中心工程总指挥,他就算心里再恨张扬,也得硬着头皮过来见他。来到张扬身后,低声道:“张主任来了!”
散会后,梁成龙并没有马上走,他站在指挥部的院子里默默抽着烟。
李长峰道:“都别发愁,应该没什么大事,我小舅只是去配合调查,没什么大问题,今天就能出来。”其实他小舅能不能出来,他心里一点底都没有,今天去找大舅,被呵斥了一顿,李长峰实在拿不准这次大舅会不会出手帮忙。
张扬笑道:“我发现你已经进入角色了!”
常凌峰笑道:“有什么压力?你只怕高兴都来不及吧?其实这件事对下面没什么影响,关键是让那帮领导知道,你就等着飞黄腾达吧。”
徐宏宴道:“没什么,没什么,我就是问问招待所的事情,顺便关心一下臧副主任,平时我们关系还不错,老朋友了,真不想他出事。”
张扬问起了常凌峰的现状,常凌峰叫苦不迭道:“你拍屁股走人了,可我却被李市长给抓住了,现在新机场的建设忙的不可开交,我都后悔了,当初为什么要留下。”
“信息中心主任的角色!”
会议过后,几名建筑承包商先退场,张扬向刘刚道:“刘主任,你尽快整理一下新体育中心工程建设的供货商名单,查清楚惠强的公司究竟提供了哪些材料!”体委方面是在张扬来到南锡之后才获得新体育中心工程指挥权的,对过去的一些材料供应商具体情况并不十分清楚,刘刚点了点头。
徐宏宴慌忙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哪有那个能耐,我也就是小打小闹做点小生意,原本指望着能续约招待所,多干两年呢,可现在看来,我应该要提前做出准备了!”
张扬交代完事情离开的时候,看到了他,缓步来到他的身边道:“等我呢?”
李长峰道:“能保证!”
徐光然恼怒不已道:“你要教我怎么做?”
张扬道:“徐总呢?”这就有点明知故问了。
梁成龙道:“真是一件事接着一件事,老体育场那块地拍卖的事情都不见你提了。”
常海心道:“什么角色?”
张扬道:“走一步算一步,先把隐患排除了再说,成龙,你也得把好质量关,新体育中心工程事关重大,不容有失。”
李长峰听出他语气不善,应该是想挑毛病,人在遇到非常情况的时候,脑子里往往会想得多一些,李长峰过去有任何事首先都会去找小舅徐光利请教,可现在小舅被检察院请去问话,目前新世纪就是他说了算,徐光利离开的时候也特地强调了这一点,让李长峰认真看住工地,任何事情都等他回来再说。
张扬笑道:“咱们是体委不是纪委,惠敬民的事情和咱们无关,现在我们的首要任务就是要查清我们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在出问题以前把隐患消除掉,千万不要等到别人查出问题。”
张扬嗯了一声,也没回头看他,下颌昂了昂道:“就快封顶了!”
徐光然道:“我疏忽了对光利的管束啊!”说完这句话,他闭上眼睛,拿捏出一副很沉痛,很惭愧的表情。其实徐光然心中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这个老三真是不争气,徐光然同时对李培源也颇有微词,李培源现在才来找自己,根本是先斩后奏,之前他就已经了解到这件事,为什么不早跟自己说一声,非得要等一切成为事实了,才把一切告诉自己。
李培源毫不隐瞒的点了点头:“目前掌握他贪污的数额已经超过了五百万!”
“诬陷?好好的,为什么要诬陷他?我早就告诉过你们,别觉着我是南锡市市委书记,你们就肆无忌惮,为非作歹,在国家的法律面前,所有人一视同仁,要是你们真犯了法,谁也保不住你们。”
“对我这么有信心?”
梁成龙低声道:“和_图_书他要走进去了,主体育场工程怎么办?”
梁成龙道:“这你倒可以放心,惠强提供的材料肯定会比别家贵,可是质量方面应该有所保证,这么大的工程,他不敢在材料上做手脚。”
张扬忍不住骂道:“你丫就这素质,一点公德心都没有。”
徐光然紧皱眉头,他虽然已经猜到弟弟肯定出事了,可没想到会出这么大的事,这个徐光利啊,就算他老老实实的做工程,一样可以赚不少钱,为什么要走歪门邪道?在南锡的一亩三分地上,他还犯得上给惠敬民送礼吗?徐光然很快就想明白了,弟弟之所以给惠敬民送礼是因为设计方案的问题,时任省体委主任的惠敬民不点头,他们的体育场设计方案是不可能获得通过的,这些事当初徐光然听到弟弟抱怨过,可他并不知道弟弟给惠敬民送了礼,而且送了这么多,二十万,肯定要构成受贿罪的。
徐宏宴还想继续问下去,张扬的电话响了,他拿起电话,电话是常凌峰打过来的,前两天在东江张扬知道徐光利行贿之后,马上就联系了常凌峰,让他帮忙把小日本龟田浩二弄过来帮忙,张扬担心徐光利的新世纪公司负责建设的工程存在质量问题,龟田是个内行,所以张扬打起了他的主意。不过张扬也没那么多钱给龟田,龟田自从从新机场离职之后也没有马上返回日本,刚巧在中国境内旅游,听常凌峰说起张扬的事情,龟田表现的相当义气,表示愿意拿出一周的时间帮助张扬审核一下工程质量,不要薪酬,只要张扬负责他的衣食住行,权当这次是到南锡周边旅游了。
“切!”常海心不屑的翘起了樱唇,这厮从来都改不了自吹自擂的毛病。
张扬其实也想常凌峰过来,可是他走了,常凌峰要是再跟着走,新机场项目非要乱套不可,就凭他和杜天野李长宇的关系,说什么也不能拆自己人的台。
张扬听到这句话内心忽然一动,他想起梁成龙过去和惠强之间的关系也很不错,工程承包承建的过程中是最容易出现暗箱操作的地方,当初梁成龙因为东江体育场的事情栽了跟头,他能够承建东江体育场的翻新工程,和惠敬民也不无关系,以惠敬民的贪婪,梁成龙肯定也少不了给他好处。
这时候工程部的小陈走了进来,趴在李长峰的耳朵边低声说了句什么。李长峰皱了皱眉头,起身道:“体委张主任来了,我先去会会他!”
徐光然愤怒的打断他的话,拍了拍桌子道:“你们不知道守法经营?做生意就老老实实的做生意,为什么要搞那些歪门邪道?”
徐宏宴一听他这样说顿时慌了神,连忙起身道:“没有,没有,我对您从来都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这厮的表情透着惶恐不安。
张扬笑道:“我相信你,你坑谁也不会坑我啊!”
李培源走入徐光然的办公室内,先留意了一下市委书记的表情,徐光然这会儿已经调整的很好,从他的面相上看不出他此时的真正心情,李培源坐下后,轻轻咳嗽了一声道:“徐书记,我过来是想向您汇报一些事情。”
副经理刘正阳道:“长峰,徐书记是你大舅啊,检察院不会这么不给面子吧!”新世纪的这帮管理层和徐光利不是朋友就是亲戚,普遍没什么水准,像这种话是犯忌的,他想都不想就能说出来,其他人居然还跟着一起点头。
张扬明白了,敢情他是对文副总理有信心啊,看来这件事传的还挺广,连江城那边都知道了,张扬道:“你丫别寒碜我,我现在压力挺大的。”
常凌峰呵呵笑了起来:“吃一堑长一智,有了江城新机场的挫败,你不会那么容易跌倒的。”
张扬冷冷道:“你没听清?”
常海心听到他这个夸张的亲字,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双手抱紧了文件,忽然惊声道:“红灯!”
徐光然听说李培源来找自己,心说你来的正是时候,李培源想必会知道一些风吹草动。
张扬笑道:“你急着用钱啊?陈市长病了,最近市里都在忙着文总理视察的事情,我看拍卖要等几天了,你放心吧,只要拍卖的事情定下来,拍卖款到账,我会第一个考虑你的事情。”
张扬听常凌峰这样说,乐得嘴都合不拢了,连声道:“没问题,绝对没问题,你告诉龟田,他的衣食住行外加旅游我都给包了,什么时候来?”
张扬走入会议室,萧苔敏也跟着进来了,最后来到的是李长峰,按理说他是没有资格过来参加会和*图*书议的,可徐光利不在,他只能顶上。
张扬把常海心放在南洋国际,想起借任文斌的那辆沃尔沃还躺在体委车库里呢,他嘱咐常海心道:“回头你见到李总,跟他说一声,任文斌那辆车还在体委,我改天再给送过来。”
张扬道:“别跟我谈责任,什么也不如安全重要,什么也不如质量重要,文总理昨天来工地现场视察,特别指出这一点,你不乐意,找文总理说理去。”张扬根本就是信口开河,文国权什么时候说过要他们把工程建设停下搞安全质量大检查,他这样说的目的是从气势上压倒李长峰,他也算准了李长峰不可能去找文国权说理。
张扬道:“是不是变得更加有内涵,更加有修养了?”
张扬接过常海心手中的笔,看都不看就在上面签了字。
李长峰愕然道:“什么?”
张扬笑道:“招待所我们还是需要的,体委的办公地点会临时搬到南洋国际大酒店,等办公楼盖好我们再搬过去,以后的体育招待所也在建设之中,至少要以三星级酒店标准来兴建。”
梁成龙并没有否认,嗯了一声,他把烟蒂扔在地上一脚踩灭。
李长峰尴尬无比:“我……我不是那个意思。”
李培源道:“今天上午,我把体委副主任臧金堂叫去问话了,省前体委主任惠敬民双规后交代,臧金堂曾经给他送过一万元现金,臧金堂对此也是供认不讳。”
徐光然道:“出去,别在这儿耽误我工作!”
徐光然皱了皱眉头,他和惠敬民并没有打过什么交道,不过臧金堂在他的印象中一直都是一位踏实肯干的老同志,想不到他也会出这样的问题。
市委书记徐光然是从侄子李长峰那里知道这件事的,徐光然十分的恼火,身为市委书记,之前他并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就算他三弟行贿的行为属实,有关方面也应该先通知自己一声。
梁成龙说完那句话也觉着有些过了,他笑了笑道:“哥们,你可别多想,我跟惠敬民没什么关系。”
张扬哈哈笑道:“我怎么不知道?”
徐宏宴走后,张扬离开办公室准备前往新体育中心工地,来到皮卡车前的时候,看到常海心快步朝他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摞文件:“张主任,您等等!”
张扬道:“你要是敢坑我,我可饶不了你,到时候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张扬点了点头,目光转向李长峰道:“你负责啊,也好,你马上下达一个通知,停止一切建设,开展为期三天的安全质量检查。”
“新体育中心,新世纪建设公司出了点事儿,我得去现场看看。”
梁成龙笑道:“好好的为什么要停工搞什么安全质量夫检查?”
徐光然明知故问:“什么叫亡羊补牢?”
梁成龙和常海龙对望了一眼,两人都觉着张扬的这个决定相当的突然,昨天文国权过来视察的时候,并没有提出什么安全质量的问题,张扬今天究竟唱的是哪一出?
张扬能够看出梁成龙的心情并不太好,拍了拍他的肩头道:“牺牲几天的时间,对大家都有好处,你也是检查组的主要成员,建筑方面你比我懂行,这次一定要好好查查新世纪那边。”
李长峰道:“元旦前能够封顶,然后进行整体装修阶段。”
张扬道:“我让全部停工并不是针对你,徐光利被检察院叫过去问话,惠敬民把他供了出来,徐光利给他先后送过二十万,惠强在早期新体育中心的建设中提供了不少建筑材料。”
张扬道:“你觉着我干爹面子就这么大,远的不说,单单是我们乔书记就未必买他的面子。”张扬说的是实情,文国权虽然是国务院副总理,可乔振梁的政治背景也非同一般,自从罗慧宁当着这么多省领导的面强调他是自己的干儿子以后,张扬的确有些不安,他知道乔振梁和文国权之间并不是那么的默契,因为这件事老乔会不会对自己产生什么看法?不过乔振梁这种身份的人想必不会介意这种小事。
梁成龙没说话,又点燃一支香烟。
张扬哈哈大笑起来。
李长峰叹了口气道:“这事儿你们别管了,都好好干活,无论我小舅在或不在,我们都得继续搞好建设。”这句倒是实话。
张扬坐下之后道:“我知道大家都不喜欢开会,所以咱们就长话短说,大家都知道文总理昨天来到新体育中心工地现场视察,他对咱们工程的总体建设表示满意,不过也提出了我们很多存在不足的地方,尤其重点提出了安全质量问题,安全第一和*图*书质量第一,这两者是我们必须要做到的,缺一不可。
张扬笑道:“此地无银三百两,你跟他什么关系我管不了,我也懒得管,最近这件事牵涉很广,大家都多点小心。”
常海心俏脸不由得一热,小声道:“那可说不准!”
李长峰道:“我小舅有事情要处理,这边暂时交给我全权负责。”
张扬道:“徐光利的事情你知道了吗?”
徐光然拿起电话准备先打给检察院,可想了想还是放下了电话,先把他的秘书小齐叫了过来,他让小齐马上去一趟检察院,问一问徐光利到底因为什么事情被请进了检察院。
常海心小声道:“你最近好像改变了许多!”
李长峰道:“大舅,我真不清楚,这件事可能是人家诬陷小舅的。”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惠敬民的事情牵出了很多人,他只是一条小鱼罢了。”
李红阳道:“可过去新体育中心的事情又不是我们体委在负责,就算查出问题也和我们没关系。”
张扬道:“工程质量能够保证吗?”
李培源道:“省里成立了专案组,宋省长亲自下的命令,一定要彻查到底,对相关涉案人员严惩不贷。”他婉转的向徐光然表明,这次的事情不是那么容易就过去的。
常海心诧异道:“你都不看一眼啊?”
换成平时张扬肯定不能饶了他,可今天不一样,是他自己注意力不集中,怨不得别人,常海心知道张扬是个不服软的脾气,赶紧提醒他别动气,张扬今天心情颇佳,笑了笑道:“放心,我犯不着跟他一般见识。”
徐宏宴是个标准的商人,他当然不会直接说明自己前来的目的,他的话题先从体委招待所的事情说起:“张主任,我听说咱们体委这块地要拍出去了?”
李红阳道:“惠强?是不是惠敬民的儿子?”
李培源又道:“这次宋省长亲自下令要彻查惠敬民的贪污腐败问题,根据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我们新体育中心工程和惠敬民也有牵扯,他交代的一些问题涉及到体育中心的建设,他举报新世纪建设公司的徐光利,曾经先后分两次送给他二十万元人民币,而且新体育中心建设的部分建筑材料的供应商是他的儿子惠强,其中存在着不少的内幕交易。”
李长峰点了点头道:“我们的安全过得硬,就算安全检查也没必要停工吧?”
前来参加会议的还有新近加入新体育中心工程建设的常海龙,两位体委副主任,刘刚和李红阳。
臧金堂被纪委叫去问话的同时,新世纪建筑公司的总经理徐光利也被检察院叫去协助调查。
徐宏宴道:“不过我听说这件事是真的,说臧副主任被双规了。”
张扬道:“这事我倒不清楚,你别听风就是雨,现在外面喜欢编瞎话的人多。”
常海心点了点头,拿着文件下车了,走了两步又想起了一件事,来到车窗前道:“张主任,那个高廉明什么时候过来啊,他不是说要帮我找一位计算机高手吗?我看那个人办事不牢靠,说话没什么准头,你还是多催催他。”
李长峰道:“可是我们的工期很紧,在这种时候还要停下建设,搞什么安全质量检查,万一耽误了工程交付,谁能承担这个责任?”
张扬道:“宋省长亲自抓的案子,徐光然也不敢殉私,你等着瞧吧,这次徐光利搞不好会进去。”
常海心道:“组建信息中心的事情,需要采购的器材我全都列好了单子,你过目一下,如果没问题帮我签个字。”
张扬道:“就是他!”
张扬道:“小心为妙,还是彻底查一查,如果主体育场工程质量上存在问题,现在改正还来得及。”
李长峰离去之后,徐光然气得抓起桌上的报纸扔到了一边,利用这种方式稍稍发泄一下心中的愤怒,副总理前脚刚走,麻烦就接踵而至,徐光然冷静下来,心中不由得泛起了嘀咕,这件事千万不要传到文国权的耳朵里,他现在还在岚山,如果这件事被有心人利用的话,自己恐怕会有不小的麻烦。
常凌峰道:“不是对你有信心,现在整个平海都知道你是文副总理的干儿子,谁还敢针对你啊!”
张扬点了点头,笑道:“市里已经定下来了,因为陈市长突然生病了,所以这件事拖延了几天,我估计马上就会准备土地拍卖的事情,老体育场加上咱们体委地块,不小一片地方呢,怎么?你也想参加拍卖?”
李长峰道:“大舅,小舅被检察院给带走了这么长时间,仍然没放出来,该不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和*图*书吧,现在我们公司上上下下人心惶惶的,有传言说我小舅这次麻烦大了,大舅,你还是赶紧帮忙问问。”
萧苕敏道:“听说惠敬民因为贪污受贿被双规了,涉及到的金额挺大的。”
常海心双手抱着文件,一双美眸盯着前方。
李培源道:“徐书记,我看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亡羊补牢。”
李培源意味深长道:“希望新体育中心主体育场建设的工程质量不存在任何的问题!”
新体育中心的主要工程承包商只有徐光利和梁成龙,现在徐光利去了检察院,只能是李长峰替他前往参加会议。
张扬道:“我说你哪来的这么多废话,你当我不想赶紧加快建设进度?上头的命令,我们要无条件执行,还有,你小舅到底干什么去了?”
徐光然沉默了好一会儿,方才道:“我没听说这件事!检察院方面并没有知会我!”他说的是事实,话语中流露出深深地怨念,就算他弟弟犯法已经成为事实,检察院方面也应该提前跟他打声招呼,毕竟他是南锡市市委书记,是南锡的最高领导人,这是最基本的礼貌问题。
小齐刚刚走没多久,纪委书记李培源就过来了。
梁成龙道:“徐光利不会有什么大同题吧,毕竟他大哥是市委书记。”
李培源看得很清楚,他对徐光然的很多做法早就不满,可惜南锡市始终缺少一个敢于和徐光然正面交锋的人物,市长夏伯达自从来到南锡之后,就抱着不求无功但求无过的心态,他的表现让包括李培源在内的很多干部感到失望,李培源始终认为,南锡的政局已经如同一潭封冻已久的池水,是时候该有春风吹入,融化这表面坚硬的冰层,还给南锡一泓碧波荡漾的清泉。
所有人都沉默了下去,张扬用上了一个再字,这让他们想到了臧金堂,臧金堂的事情已经给每个人都敲响了警钟,张扬未雨绸缪的做法是正确的。
听张扬这么一说,李长峰心里平衡了许多,原来不是针对他们新世纪一家,而是要在新体育中心建设工地范围内开展这场大检查,梁成龙的丰裕也不能例外。
张大官人正在意乱情迷之时,注意力难免不集中,听到常海心的惊呼,这才意识过来,一脚扪下刹车,也得亏他这辆皮卡车性能优良,刹车距离短暂,不然就撞到前面一个横穿马路的行人身上了,那行人对张扬怒目而视,抬脚在皮卡车上踢了一脚。
放下电话,张扬才意识到徐宏宴一直都在旁边坐着呢,他笑道:“徐经理,你还有什么事儿?”
此前梁成龙已经听到了一些风吹革动,张扬抵达指挥部会议室的时候,他和常海龙正在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
李培源也能够猜到徐光然对自己不爽,在徐光利的事情上,他并不同情徐光然,身为市委书记,让自己的弟弟去开发这么重要的工程建设,本身就有着任人唯亲之嫌,说得再难听一点就是假公济私。如果徐光利真的有那种实力,还可以用举贤不避亲来解释,可徐光利过去就是个杀猪匠,他的建筑公司论到真正的实力,在南锡根本就排不上号,如果没有徐光然的这层关系,他根本不可能接下新体育中心这么大的工程,事实也在不久后证明,徐光利根本没有建设大型项目的经验,工期严重滞后,徐光然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所以才将新体育中心的工程拆分,让徐光利仅仅负责主体育场建设,其他的工程全都放权给张扬,表面上看是他对张扬的信任和扶持,其实真正的用意是要把弟弟从眼前的困境中解脱出去。
张扬笑道:“放心吧,我今天就给他打电话,让他尽快过来干活。”
张扬带着安全帽,背着双手就站在主体育场工地前,现在体育场的主体工程已经基本完工,很快就要进入内外装修阶段。张扬不是建筑方面的行家,单从外表是看不出任何问题的,其实之前已经聘请了工程方面的专业人士过来检验,也没发现什么问题,不过张扬知道徐光利向惠敬民行贿,而且工程的不少材料都是惠强负责的,他心底就开始打怵,惠强那小子他了解,东江体育场看台的坍塌事件跟他就有些牵扯,想不到他居然手伸这么长,够到南锡来了。
常凌峰道:“明天吧,他现在还在京城呢,说是准备一下就去你那里。”
常海心绕到副驾拉开车门道:“我和你一起过去,你把我放在南洋国际就行了,我去看看场地,马上机器就送过来了,应该考虑机房装修的事情了!”
张扬道:“什么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