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596章 人尽其才

张扬道:“一个助理没理由这么嚣张啊!范思琪对她好像很关照,关系肯定不一般,不然单单是今天的事情就会把她炒掉。”
张扬笑道:“是不是觉着我们中国改革开放之后,变得国富民强了?”
张大官人自然犯不上跟一个女孩子一般计较他轻声道:“林小姐对范总维护的很啊!”
张扬这两天一忙,把陈浩的事情给忘了,他关切道:“陈市长的情况怎么样了?”
酒店目前装修已经进入尾声,老板李光南最近都在南锡没有离开,张扬到的时候他正在酒店东面的别墅内接待客人,说起这位客人也是张扬的老朋友了,新加坡星月集团总裁范思琪,她的助理林佩佩也在场。
无事不登三宝殿,石仲恒既然去体委拜访自己,肯定有事情,而且这事情不会小。
李光南道:“我调查过南锡的餐饮业,发现南锡五星级酒店虽然有几家,可是真正能够做到高端餐饮的却是少之又少,所以我来做南锡高端餐饮业的先行者。”
石仲恒摇了摇头道:“胜利在你手下工作我放心,这孩子整天游手好闲,幸亏你把他弄到体委来工作,我看他最近改变了不少,张主任,改天我一定要设宴好好谢谢你。”
张扬心中一动,如果陈浩的原发病灶在肝左叶,可以行手术切除,如果他的肿瘤没有发生转移,那么他还有办法将之治愈。
常海心俏脸微红道:“我和你什么关系都没有。”这话说得一点底气都没有,两人都钻到一个被窝里,耳鬓厮磨了,关系肯定不寻常。
林佩佩拿出火机给她点上,范思琪抽了口烟,心中的怒火渐渐平息了一些,低声道:“张扬这个人很不简单,我不想跟他做敌人!”
张大官人此时表现的相当大度,他笑道:“林小姐只不过说了句玩笑话,大家都别当真,咱们都这么熟了,开开玩笑没什么,范总,你别责怪林小姐,小常脾气也不好,我去劝劝她。”张扬起身离去。
张扬道:“我什么都没说。”
她也不得不接受现实,必须付出比过去大得多的代价,去竞拍那块土地。
石仲恒道:“我昨天下午去看他,情况还算稳定,复查的CT结果出来了,情况比预想中要好得多,他的肺部阴影是陈旧性的结核灶,不是什么恶性的东西。”
满桌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这样啊,欢迎欢迎!”
张扬又补充道:“全都拿临时工工资,每月二百块!”
范思琪本来想走的,可是看到张扬又打消了离开的念头,一起前往餐厅的路上,范思琪和张扬走在了一起,她轻声道:“张主任,体育场地块拍卖的事情是不是已经定下来了?”
张扬笑眯眯道:“从今儿起,你算正式上岗了,把你弄到体委来工作,我可花了不少的功夫,你自己过去什么样,自己也清楚,我这次是力排众议才把你弄到体委来,而且把新体育中心工地保卫科长这么重要的职位交给你,你得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机会。”
范思琪笑了笑没说话,一直走在他们旁边的林佩佩忍不住道:“朋友之间都是相互帮助的,没见过相互拆台的。”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听说是天汇区区委书记石仲恒给自己打电话,不由得愣了一下,他和石仲恒没怎么打过交道,如果说有联系也是因为石胜利的事情,他找自己难道是为了石胜利的事情?张扬笑道:“石书记啊,您好,找我有事情吗?”
李光南笑道:“范总厉害,从口味上已经猜到了我这位大厨从哪儿请来的。”
范思琪有些心烦意乱的打开手套箱,从中和图书拿出一盒香烟,抽出一支。
石仲恒道:“好!我就在体委等你。”
常海心道:“可能两人是亲戚也未必可知。”
香港来的名厨手艺果然非同一般,这顿饭所有客人吃得都是赞不绝口,范思琪道:“和我在香港鲍翅世家吃到的口味一模一样。”
石仲恒道:“我路过体委所以上来看看没想到你不在单位。”
电话中的声音并不熟悉,低沉而沙哑:“张主任吗?”
张扬正想回应她,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贴在耳边,却看到常海心皱着眉头看着自己,马上意识到了什么,又把手机从耳边移开了一些,常海心笑了,她忽然意识到自己对张扬越来越关心了,哪怕是一些小小的细节,只要是关于张扬的,她都会当成最重要的事情去办。
“我是石仲恒!”
石胜利连连点头,他也不傻,心中明白着呢,什么新体育中心工地保卫科长,说白了就是一临时工,就是一保安头儿,不过好歹算是给了一个职位,说出去还好听些,现在石胜利出去,外面都叫他石科长了,听到这样的称呼还是能满足些许的虚荣心的。
儿子一直都是石仲恒最大的一块心病,不过自从儿子被张扬打了一顿,整个人真的改变了许多,一物降一物,看来儿子是遇到克星了,在过去,石仲恒根本不敢想象,他的这个儿子可以穿上制服去维护治安,刚才又听说张扬还把他吸收进了安全检查小组,石仲恒为儿子的改变深深欣喜着,可是他又不敢相信,他害怕儿子只是做两天样子,过不几天又会故态复萌。
石胜利道:“张主任,我有个请求。”
张扬道:“这样啊,你干脆把那座小楼给我们用得了,省得我们在酒店里租你一层房间,影响你的生意。”
张扬走入会客室满脸笑容道:“不好意思,让石书记久等了。”
张扬一听就知道他想把他的那帮狐朋狗友弄进来,不过有几点倒是不能否认,现在工地保卫科的人员力量的确薄弱了一点,张扬道:“招人可以,但是不能超过六个,还有,还有只要招过来的必须要遵守劳动纪律,哪一个只要是闹出了事情,我就会拿你试问。”
张扬道:“好好干吧,别让我失望,也别让你父母失望。”
李光南脸上可挂不住了,虽然张扬的语气还算婉转,可他也听出张扬不悦,他陪着笑道:“常小姐是名门闺秀,自然有些脾气。”
常海心道:“怎么不正常?”
常海心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他,俏脸之上露出一丝会心的笑意,她拉开车门坐了进去,轻声道:“算你识趣!”
张扬指了指东北方的三层小楼道:“那座小楼怎么还没拆?”
张扬哈哈笑道:“怎么说着说着扯到官场上了?别人怎么做咱么不管,只要咱们自己做好本分就行。”他向李光南道:“李总,你这边的高端餐饮我估计吃不起,以后我得绕着你的大门走。”
常海心道:“去见了不就知道了?”
张扬道:“怎么会?”
林佩佩举起红酒道:“李先生,预祝你的南洋国际能够在南锡取得巨大成功。”
常海心道:“你把我在这儿放下,我打车去我哥那里。”
范思琪微笑道:“我回来是为了履行星月的合同,落实深水港的投资。”虽然没有得偿所愿,可范思琪在审慎考虑之后,仍然决定继续投资深水港,这次回来的目的一是为了重启投资计划,二是为了参加体育场地块的竞拍,对商人来说,他们的立场是时刻随着利益而变化的。
石胜利道:“咱们保卫科除了我就两个和-图-书看门的老头子,工地这么大根本顾不过来,我想招几个人。”
李光南笑道:“张主任来得正好,我从香港请来了一位专做海鲜的主厨,让他帮忙把南洋国际的酒店部先搞起来,今天中午,大家一起品尝一下他的厨艺。”
张扬道:“中国没有名门闺秀,我们这儿多得是又红又专的革命儿女。”说完这厮乐呵呵走了。
张扬道:“这几天工地停工,进行全面安金质量大检查,我准备让你加入检查组,还有你一定要让那些保安加强工地的治安管理,确保工地秩序良好。”
崔国柱很有眼色,他笑道:“你们聊,我还有事儿要办。”
林佩佩突然来了一句:“不是说你们中国的官员最喜欢吃白饭了吗?”
张扬道:“我们也是临时过渡一下,等新体育中心的办公楼盖好就搬过去,就这么定了!”
常海龙除了新体育中心的绿化、装修工程之外,新近又通过张扬的关系接下了海天的装修改建,目前正在海天大酒店现场工地呢。
来到餐厅门前,常海心刚好也从楼上下来了,李光南笑道:“常小姐,对办公场地还满意吗?”
石胜利老老实实道:“我去买装备了,您让我当工地保卫科科长,我不能丢您的人不是,所以我给兄弟们都弄了身行头。”
石胜利接到通知后匆匆静到了新体育中心工地,张扬有些不满道:“你现在已经是体委工作人员,怎么还像过去那么随性?谁让你脱岗的?”
常海心摆了摆手,已经扬长而去,常海心之所以这样不仅仅是对林佩佩的这句话反应过激,而是她利用这种方式来维护张扬,张扬是南锡市体委主任,以他的身份不可能也不适合去和一个刁蛮丫头翻脸,可常海心不同,她可以将心中的不满表达出来,她可以利用这种方式让李光南和范思琪这帮新加坡商人下不来台,常海心这样做,等于帮着张扬化解了眼前的尴尬,也让张扬有了一个离开的借口。
张大官人厚着脸皮道:“你真疼我,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维护上级领导,丫头,到底是革命家庭出身,这政治觉悟就是不一般。”
张扬道:“你没生气啊?”
张扬笑道:“其实我过去境界一直都很高,只是你们没跟上我的脚步,是你提高了才对。”
林佩佩伸出手试图抓住范思琪的手,却被范思琪一把甩开,冷冷望着她道:“我早就警告过你,在外面你要做好自己的本分,生意上的事情你不能多说话,你究竟记不记得?”
李光南微笑道:“谢谢林小姐吉言,我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去做,争取为南锡的餐饮业树立新的标杆。”
常海心道:“你满脑子都是一些阴暗的思想,做人能不能阳光一点?”
张扬道:“那就好。”
石仲恒道:“医生说可以手术,原发病灶在肝左叶,可以将肝左叶切除,以后配合放化疗,预后应该不错。”
石仲恒笑着站起身来伸手和张扬握了握手:“张主任,我刚巧路过这里,所以顺便过来看看。”
张扬道:“陈市长的身体也的确不能承担这么繁重的工作。”
常海心也听不过去,她轻声道:“公款吃喝只是少数现象,应该看到我们国内的多数官员都是清廉的。”
常海心笑道:“你是不是害怕影响不好?”
李光南望着张扬远去的背影,打心底叹了口气。
张扬道:“基本上定下来了,拍卖方案也已经拟好,如果不是陈市长突然生病,这周就会正式竞拍,不过最迟也不会推迟到明年。”在这一点上张扬并没有做出隐瞒,反正是公平竞拍,和-图-书只要范思琪出得起钱,他当然抱着欢迎的态度。
常海心听说张扬改变了主意,要借用那栋小楼,小声道:“那我岂不是又得重新考察场地。”
张扬微笑道:“李总盛情邀请,却之不恭啊,那好,咱们就提前尝尝。”
范思琪点了点头:“有什么变化还希望张主任尽快通知我。”
“我也说不清,不过我总觉着她们两人在一起的时候怪怪的。”
石仲恒道:“张主任,我来是想提前给你打个招呼,陈浩对病情产生了怀疑,在他的追问下,我妻子把实情告诉了他,他经过慎重考虑,已经决定辞职去专心看病了。”
石仲恒今天前来的目的也是为了陈浩,他已经听说陈浩的事情了,这两天也抽空去了一趟东江,石仲恒道:“我来是为了感谢你们把陈副市长及时送到了医院!”
“知道了!”
张扬笑了起来,范思琪不无嗔怪的看了林佩佩一眼,责怪她胡乱说话。
常海心道:“两个女人又怎么怪怪的……难道你怀疑她们……”常海心的俏脸羞得通红。
范思琪道:“佩佩年轻,说话口无遮拦,还望张主任不要见怪。”
范思琪和李光南全都来自新加坡,所以两人在一起并不奇怪,张扬满脸堆笑道:“范总,什么时候从新加坡回来的?”范思琪的星月集团在拿下体育场地块受挫之后,曾经回国,回去没几天又飞来南锡,看来她对南锡的事情仍然无法放下。
范思琪道:“过去我以为中国内地高端餐饮业没有太大的市场,可等我来中国的次数增多渐渐改变了当初的看法。”
李光南道:“我先去准备,张主任随便看看,不要耽搁太久啊。”
石胜利道:“也没问题!”他心底是想叫上几个人帮帮人场,平时这帮狐朋狗友跟着他混吃溜喝,一分钱工资都没有呢。
范思琪心中对张扬充满了怨念,如果不是他从中作梗,体育场地块的开发权现在已经落在了她的手里,可是事情发展到如今的地步,已经无法改变了。
张扬这才留意到这厮已经换上了草绿色的保安服,乍一看跟警察似的,腰里还插了警棍,不过配上他脸上的表情,怎么看怎么滑稽,张扬忍不住笑道:“还别说,你这身衣服真像是偷来的!”
张扬道:“我在工地安全检查呢,石书记,要不这么着,您等我一会儿,我马上就回去。”
李光南道:“那边条件简陋和我们酒店没法比。”其实他心里倒是乐于将小楼借给张扬,毕竟南洋国际刚刚开业,如果将新装修的酒店借给体委作为临时办公场所,势必会影响到他们的经济效益,但是客气话必须要说的,张扬怎么说都帮过他的大忙。
石胜利笑道:“忘了戴帽子!”他慌忙把帽子给戴上。
范思琪没说话。
张扬虽然知道范思琪所说的是事实,可范思琪是个新加坡人,她肆无忌惮的评论让张扬还是有些不爽。
张扬道:“其实我倒不是害怕影响他们的经济效益,我给他帮这么大忙,他就算付出那么一点也是应当,不过咱们体委那么多人,如果真的在南洋国际酒店内办公,出来进去的肯定不方便,还是这小楼好,关上大门,就是我们体委单独的世界,谁也干扰不到我们。”
张扬和常海心一起来到那座小楼,小楼里基本上已经被搬空了,初步估算了一下,房间和体委办公楼差不多,三楼过去就有微机室,常海心看了看微机室的条件,十分满意,她向张扬道:“这儿好像也不错!”不过她还是有些不解,之前已经定下来了租用南洋国际大酒店的一层楼,和_图_书可张扬为什么又突然改了主意。
张扬满意的点了点头,物尽其用人尽其才,看来石胜利也不是一无是处,只要把他用对地方也能够起到一定的作用,上次海天的事情已经证明了他的能力,把他弄到体委,如果能够让石胜利从此走上正途,也算得上是一件功德。
常海心有些惊奇的看着张扬:“张扬,你境界提高了!”
张扬笑了笑道:“放心,我记着呢。”
张扬笑道:“反正午饭还没准备好呢,咱们这就去看看。”
常海心道:“得了,人家都等着我们吃饭呢,赶紧过去吧,别让人久等了。”
张扬道:“说吧。”
林佩佩把张扬惹毛了,范思琪自然也不好意思继续呆下去,她向李光南告辞道:“李总,真是不好意思,给您添麻烦了。”
张扬道:“应该不是吧,海心,你说她俩会不会有点不正常啊?”
常海心道:“多谢李总帮忙,场地很好,我很满意。”
张扬道:“是我!您是?”因为估计到对方的年龄不小,所以张扬才表现的这么客气。
张扬微笑道:“好啊,只要有消息我第一时间就会通知你,咱们是老朋友了。”
这话张扬可不爱听,常海心也不爱听,林佩佩今天说话总针对张扬,常海心道:“看来今天中午我不该来!”说完这句话,她起身就走了。
崔国柱走后,张扬和石仲恒在沙发上坐下,张扬笑道:“石书记这次来是不是为了胜利的事情?”
李光南挤出一丝笑容道:“哪有那么严重,张主任都说了,只是玩笑罢了。”
张扬安排完新体育中心安全质量大检查的事情,又责了南洋国际,考察一下酒店方面提供给他们的临时办公场所。
石胜利听得有些纳闷了,什么时候张扬已经上升到和他父母一样高度了,可他也不敢多说话,只是点头。
张扬笑道:“其实胜利也不像你们说的一无是处,自从来到体委之后,他表现还是很不错的,工作积极性挺高,大家对他的评价都还不错。”
常海心道:“我怎么知道?”
石胜利道:“张主任放心,我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我会把工地治安切实抓好,谁敢捣蛋,我石胜利第一个不会放过他。”
张扬道:“谦虚使人发胖,我不能谦虚!再说了党教育我们要实事求是,谦虚是虚伪的一种表现,咱们可不能虚伪。”
范思琪道:“等你以后正式开业,如果一直能够保持这种水准,我一定会经常光顾。”
范思琪笑道:“其实和国富民强没有太大的关系,我说一句不中听的话,在中国有个很特殊的现象,中国的高端餐饮业全都是由公款吃喝在支撑,这一现象在别的国家是不可能出现的。”
张扬道:“范思琪的助理,跟咱俩的关系差不多。”
张扬挂上电话自言自语道:“我跟老石没多少交情啊,他找我做什么?”
常海心并没有走远,沿着南洋国际门前的道路慢慢走着,不久,她就听到了身后的汽车喇叭声,张扬开着皮卡车来到她的身边,落下车窗微笑道:“美女,去哪儿,要不要搭顺风车?”
常海心格格笑了起来。
李光面笑道:“你是我的贵客,我想请都请不来,除了业务饭以外,张主任私人吃饭全都免单。”他这句话是出自真心,绝无半点虚伪的成分在内。
张扬点了点头道:“应该说有这方面的原因,最近南锡麻烦事情挺多,随着省运会临近开幕,咱们体委肯定会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林佩佩委屈的扁了扁嘴,眼圈红了,泪水几乎就要掉下来了。
张扬把车靠www.hetushu.com在路边停下,常海心道:“你别光顾着忙,千万别忘了和高廉明联系,再有两天设备就全部运到南锡了,他给我找的电脑高手连影儿都没有呢。”
张扬笑道:“不识趣不行啊,人家都说我是吃白饭的了,我哪能厚着脸皮继续呆在那儿。”
石仲恒也知道张扬在海天的事情上利用了他儿子,不过现在的状况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石仲恒虽然看透,却不能说透,张扬这个年轻人很不简单,他把石胜利弄到体委来,等于把石仲恒也绑架到了一条船上,石仲恒一开始的时候还对张扬的这些手段颇有微词,可后来听说文副总理夫妇来到平海之后对张扬的关爱,石仲恒的心底又开始活动了起来,儿子真能和张扬处好关系,对他只有好处没有坏处,官场中人权衡利弊,第一个念头就会从政治上考虑,石仲恒有个原则,他很少和比自己官职低的人结交,和不如自己的人交往,只有他们求你办事,他们几乎不可能给自己帮助,想要在政治上不断地进步,就要和比自己强的人交往,所以石仲恒一直都和他的小舅子关系很好,陈浩是南锡市常务副市长,石仲恒虽然是他的姐夫,可是在官位上不如年龄比自己小的陈浩。
天汇区区委书记石仲恒此时正坐在体委的会客室内,体委副主任崔国柱在一旁陪他说话,天汇区是南锡经济最为发展的一个区,石仲恒这个人很有一套,他担任区委书记之后,天汇区的工农业生产总值连年大幅递增,可谓是政绩卓著,他也是最有希望提升为副市长的一个。
林佩佩咬了咬樱唇道:“我看不得他欺负你,上次如果不是他,体育场地块的开发权早就被你拿下了,根本用不着花费这么大的精力。”
范思琪怒视林佩佩道:“我再跟你强调一遍,我怎样做生意是我自己的事情,不需要你干涉,你是我的助理,一个助理不可以随便说话!听到没有?”
李光南也觉着林佩佩说话有些过份,正考虑怎么帮着圆回来,可他没想到常海心反应这么激烈,他和常海心接触不多,可是他对常海心的背景是清楚的,常海心的父亲是岚山市委书记常颂,而且更麻烦的是她是张扬眼前的红人,李光南慌忙起身想去追她:“常小姐!”
张扬说完那句话,脑子里却忽然一亮,他低声道:“你觉着这个林佩佩是不是有些不对头啊。”
范思琪和林佩佩回到车内,林佩佩此时已经意识到自己惹祸了,向范思琪怯怯道:“我错了!”
常海心道:“别胡说八道,我才懒得维护你。”她对张扬的脾气摸得很清楚,要是不赶紧打断他,这厮还不知会说出怎样过分的话。常海心道:“那个林佩佩是什么人?”
常海心道:“为了她一句话,我至于吗?我是为你不平,我又不是官,人家说吃白饭的指的就是你。”
常海心啐道:“从来都是说你胖你就开始喘,张大主任,咱什么时候能学会谦虚?”
事情陷入僵局全都是因为林佩佩而起,范思琪如果不有所表示也说不过去,她佯怒道:“佩佩,你越来越不像话了,胡说什么?”
张扬道:“李总啊李总,你把我当成吃白饭的了!”
林佩佩强忍眼泪点了点头。
石仲恒又道:“他害怕耽误工作,已经让我向市里代为提出申请,体育方面的工作以后都要压在你身上了。”
李光南笑道:“那座小楼是我们刚来到南锡时候的临时办公地点,这边酒店已经装修差不多了,我们也开始搬了,以后也不打算拆除,将那里改造为后勤保障处。”
石胜利道:“没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