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1章 把酒夜话

张扬来到外面道:“李叔,接风宴吃完了?”
张扬道:“百分之三十!”
张扬瞪目结舌道:“这么夸张?顾明健这小子这么黑,居然要这么多钱?”
心中有些纳闷,不就是一二傻子电影吗,至于感动成这样?
李长宇说得是真心话。
张扬笑道:“江城的饭菜又辣又咸,不过很过瘾,从营养学的角度来说,还是江南的这种烹饪方法对身体有好处。”说到身体方面,张扬不由得补充了一句:“李叔,最近身体怎么样啊?”
夏伯达并没有听明白龚奇伟是什么意思,李长宇却有些明白了,他低声道:“龚市长的意思是,这些外来投资会加大我们的建设成本?”
龚奇伟站起身将手中深水港投资合约的复印件分发给每位与会者一份,龚奇伟道:“大家请看清楚,当初深水港签订投资合约的时候,有附加条件,如果因为投资方的原因导致投资款拖延,而影响了工程,我方有权追究他们的责任,具体的细则上面前清清楚楚的写着,星月的投资款至今没有到账,他们一共拖延了两个月!”龚奇伟亮出手中的合同,翻开后指向其中用红笔勾勒的一行:“合同上当初规定,如果超出两个月,我们有权单方面终止合同,也就是说,我们今天可以单方面撕毁和星月的投资合同,他们的投资我们不需要了!”
南锡最近有许多大事等待处理,体育场地块的拍卖只是其中之一,深水港才是徐光然所面临的一个巨大难题,副总理文国权在这次考察中已经发话,建议南锡和岚山合作开发深水港,省领导也默认了文国权的提议,上头定下来的事情,徐光然无力回天,岚山市委书记常颂最近就会亲自前来南锡和他磋商这件事,徐光然已经接受了这个现实。政治利益被分薄已经无可避免,真正等这件事确定下来,徐光然反倒平静了许多,他现在应该做的就是稳住阵脚,他预感到一场危机即将到来。在这种时候,已经没有精力去考虑政绩相关的事情。人无远虑必有近忱,想要在征途上无风无浪的走下去,就必须做到未雨绸缪。
徐光然只向李长宇强调了两件事,第一要照顾到投资商方方面面的情绪,一定要确保拍卖公平公正,不可以让投资商因为这次的拍卖而产主任何不悦的情绪。第二,拍卖所得的款项必须要由财政部门统一管理,不可擅自做主。
徐光然听出李长宇在给自己装糊涂。他叹了口气道:“长宇,我并不是说这件事本身,而是觉着,这么重要的事情,交给一个年轻干部,并不合适。”
张扬咧开嘴笑了起来,他的笑看起来有些不怀好意:“李叔,你说哪方面凑合啊?”
龚奇伟点了点头道:“是!根据我们最初的招商方案,外来投资会占据深水港建设的百分之六十,目前到位的资金只有预计投资额的百分之十,占总投资额的百分之六,一期投资很顺利,可是在二期投资到期的时候,星月集团迟迟没有按照合同将资金入账,何长安方面也同样推迟了投资,这两大投资商的违约行为让我们的深水港工程蒙受了一定的损失,而星月集团甚至借机提出苛刻的条件。”
李长宇微笑道:“各位同志,从今天起。我们将共同奋战在南锡这块土地上,从今天起,我也威了南锡人的一份子,这是我的光荣,更是我的骄傲,我会拿出我的试意和努力,在实际工作中证明我自己的能力,我知道,大家对我还不了解,从今天起,我会用事实证明,我李长宇是个称职的人,我来南锡不是为了做官,而是为了做事,是为了踏踏实实的做点和*图*书事,无论大小,我所做的,一定会是对南锡有利的,对人民有益的!”
常海心道:“唐糖的确很厉害,她已经拿出了具体的方案,估计能够在一周内完成全部的工作,比我们找蓝海可以节省二十多万。”
张扬道:“有什么不方便的,只是好奇你今天怎么能有时间见我!”
徐光然既然已经点头,当然不好针对这件事再说什么,可是他还是觉着李长宇有些轻率了,身为市委书记,他必须要提醒一下李长宇,为此徐光然专门给李长宇打了个电话,开门见山道:“长宇同志,我听说你把体育场拍卖的事情全都交给张扬了?”
李长宇的语气透着尊敬,他的从政风格始终都是这样,给人的感觉很谦和很低调,面对领导的时候,尤其如此:“徐书记,你放心,您交代我的事情我都记得,也专门向张扬强调过了。”
张扬道:“陈市长生病之前正在准备老体育场和体委地块的拍卖工作,因为他生病,这件事也搁置了下来,我们体委方面已经制定好了拍卖方案,只等领导拍板定案了,您来了,是不是先从这件事入手?”
张扬道:“简单是够简单,卫生我看倒不见得。”放眼望去多是父母带着孩子过来的,这些洋快餐把消费者心理给琢磨的很透,抓住儿童就抓住了主题消费群。
张扬出去接的这个电话是李长宇的,李长宇来到南锡之后,还没有和张扬见过面而市里让他分管体育工作,张扬恰恰是体委主任,以后因为工作性质的缘故,他们少不了会打交道,刚才李长宇已经从听筒中猜到张扬十有八九在看电影。
龚奇伟道:“深水港工程建设方面已经稳定下来,我们总结了前一阶段工作的不足,进行了多项改进,下周岚山市委常书记会亲自来南锡,磋商合作开发深水港的事情,岚山方面也已经派来了代表和我进行细节上的商误,根据我们初步商误的情况,深水港开发的前景是美好的,我们共同认为,只要双方合作之后,困扰深水港已久的资金问题就会完全解决,换句话来说,我们已经不需要这么多外来的投资。”
常海心吃得津津有味,张大官人勉强对付了一个鸡肉汉堡,他叹了口气道:“真不明白,这玩意儿有啥吃头,酸糊糊的,一点味道都没有。”
李长宇笑道:“很会打如意算盘啊,不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财政上不给支持,这些事的确不好办。”
李长宇道:“明天我就征求一下徐书记的意见。”他说完又想起一件事:“拍卖所得的款项你们体委能够分到多少?”张扬对这件事这么热心,不可能没有任何的好处,由此可见李长宇对张扬还是相当了解的。
李长宇望着龚奇伟,他和龚奇伟不熟,可是龚奇伟的话让李长宇感到惊艳,龚奇伟是个有性格有魄力的人,像他这种坚持原则的人官场上并不多见。
李长宇充满江湖味道的一句话,让所有人都笑了起来,大家又鼓起了掌,多数人对李长宇的到来还是欢迎的,当然也有例外,夏伯达表面上很欢迎,可内心中对李长宇颇为戒备,他意识到李长宇的到来已经开始危及自己的地位,昨天的接风宴上,市委书记徐光然就明显的捧他,其目的是想利用李长宇来打压自己,这对原本在南锡政治地位就很尴尬的夏伯达来说更是雪上加霜,他知道,如果再不拿出点对策,恐怕第一个被踢出南锡政坛的会是自己。
夏伯达道:“这件事不是已经解决了吗?何长安的二期投资已经到位,星月方面表示年底之前也会将二期资金金部到账和-图-书。”
张扬给他的酒杯倒上:“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我又不逼你。”
李长宇道:“明晚几位市长副市长一起吃饭,我没时间。”
夏伯达也在鼓掌,不过他的掌声和笑容一样矜持,李长宇的话像是宣言,更像是对他的挑战,夏伯达道:“说得真好!长宇同志说得真好啊!”感慨,表面上是在赞同,可是背后还藏着一句话,说得好不如做得好。
当天的市长办公会上,夏伯达先是隆重向各位副市长又介绍了一遍李长宇。然后微笑道:“长宇同志今天第一天正式上任,我们欢迎他讲两句!”
张扬道:“不多,新体育中心的工程款大部分都没付,眼看省运会就要召开了,我们请了这么多的优秀教练员,都是要花钱的,组织一场省运会可不容易,我都立下军令状了,如果这次省运会搞砸了,估计我这个体委主任也干不成了。”
张扬道:“李叔,您正当年,省里这次让你来当南锡市常务副市长,前程远大啊!”
李长宇道:“你这话是说给我听的?”
夏伯达道:“这可不是小事,如果我们撕毁投资合同,势必造成投资商的恐慌情绪,后续影响可能会不可估计。”
李长宇坐下后,夏伯达微笑道:“大家还有什么问题吗?”
李长宇道:“怎么?你不方便?”
张扬对电影没多少兴趣,不过既然常海心提出来了,他也不好说不去,点了点头道:“成!我喜欢看功夫片!”
张扬道:“那是,不进则退,我要是不积极要求进步,早就被时代所淘汰了!”
所有人都是一怔,夏伯达一时间显然无法消化龚奇伟的这番话,他低声道:“奇伟……你把话说明白,你要撕毁合同?”夏伯达的确有些不明白,在现在金国各地对投资异常渴望,各地政府都把投资商当爷供起来的时候,他龚奇伟竟然要单方面撕毁投资合同,而且要一脚把投资商从南锡踢出去,真不知道这厮脑子是怎么想的。
所有副市长们一起鼓掌,李长宇笑了笑,他站起身道:“谢谢大家!从你们的掌声中,我感受到了大家对我的欢迎,也感觉到了大家对我的信任。当然从中得到最多的就是期望。套用一句老话,初到贵地,多多关照!”
如果在刚认识的时候,李长宇肯定会认为他在影射自己。想当初自己一时脑热,和葛春丽在春水河畔玩起了车震,差点把命给搭上,如果不是遇到了张扬,现在的他早已长眠不醒了,想想张扬真是自己的贵人,现在他和张扬之间关系默契,亦师亦友,可这小子提出身体方面的事情,李长宇总会觉着他在问自己那方面的事情,身为领导,又是张扬的长辈,尴尬是免不了的,他干咳了一声道:“还凑合!”
李长宇端起酒杯跟张扬碰了碰:“万事开头难,我争取把这个头开好,你小子要好好帮我!”
张扬慌忙解释道:“您来南锡,我当然是欢迎欢迎,热烈欢迎了,不过这种接风宴是你们高层领导的舞台,我去干什么?我要是不说话自己憋得慌,我要是说多了,又要惹领导们不高兴,所以,我考虑了一下,还是不去的好,李叔,你也别急,明天晚上我给你接风。”
李长宇点了点头,他刚到南锡还没多少人认识他,做什么都很方便,等过些日子,他的出行就不会那么方便了,有得必有失,在当官得到权力的同时,在一定的范围内会失去某些自由,但是比起权力带来的快感,这种失落是可以忽略不计的,这也是为什么体制中人不断努力向上爬的根本原因之一。
李长宇道:“一阵子没见你,长进不小啊!”
m.hetushu.com李长宇先吃了几口菜,品评道:“南锡的菜口味太淡,不如江城的饭菜吃起来过瘾。”多年养成的饮食习惯,猛一改变,多少有些不适应。
张扬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尴尬的笑了笑,起身离开。
常海心道:“那种片子没营养的,咱们去看《阿甘正传》美国片,听说拍得特感人!”
常海心还不知道这件事,她惊喜道:“真的?”
李长宇笑着指了指他道:“你这小子,还是那么捣蛋!”
张扬道:“信息中心刚刚组建,最近忙了一点,等过了这个阶段应该就好了。”
常海心吃完鸡翅用纸巾擦了擦唇角,轻声道:“好了下班的时候不谈政治,要不我请你去看电影吧。”
常海心知道他误会了,一边抹眼泪一边道:“我是被电影感动,不是委屈。”
张扬规规矩矩道:“李市长好,欢迎李市长来南锡工作!”
副市长王海波也不高兴,陈浩病倒后,他一度以为自己担任常务副市长是板上钉钉的事情,毕竟他的身后有徐光然的大力支持。而徐光然也的确推荐了他,可是李长宇的半路杀出,让王海波的美梦成为泡影。他应该是李长宇此次前来南锡的第一个牺牲者。李长宇的这句话在王海波听来格外的不顺耳,他在心底暗暗道:“哗众取宠!”
张扬爽快的点了点头道:“帮我们节省了二十多万,这样吧,给她买一台三万块的电脑,你打个报告,我来批条子。”
龚奇伟道:“我建议单方面中止和星月集团的合同,聘请律师,起诉并追讨星月集团因为违约而给深水港造成的损失,投资商,我们就是要让这些不守规矩的投资商害怕,要通过这件事达到敲山震虎的目的,要让所有人意识到南锡市政府是有尊严的,想在南锡搞投资,做生意,就应该老老实实,就应该遵守规矩!”
张扬道:“我这句话是泛指不是特指,真的,现在什么都得用钱,没钱做什么事情都做不成,过去都说,我们只要有革命热情就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可那是什么年代,现在不但要有热情,还得能力,不但有能力,手里还得有钱,这几项因素缺一不可,缺少了任何一样,就不可能和成功划上等号。”
张扬道:“不敢,你是副市长,又是我顶头上司,借我一胆子我也不敢!”
常海心解释道:“不是他黑,而是现在程序设计的价格就是这么高,唐糖这次帮了大忙,而且人家分文不取,高廉明这个人嘴巴虽然讨人嫌,倒是能办一些实事儿。”
“可不是嘛!我算是发现了,当领导的掏钱都不是那么利索,全都是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
张扬道:“咱们去对面的土菜馆随便吃点吧!”
掌声再度响起,这次是副市长龚奇伟带头鼓掌,李长宇的这句话说得很煽情,但是听起来很实在,如果每一个官员能够有这样的觉悟,能够把做事放在做官的前面,那么我们的领导层会拥有更高的效率,我们的队伍会变得更加纯洁。
李长宇道:“现在吧,我在一招388号楼缆房间,你过来,咱们出去随便吃点。”
张扬点了点头:“我相信您会给南锡带来改变。
李长宇笑着责怪道:“你小子生病了还到处乱跑?宁愿去看电影也不愿意过来陪我吃饭?”
李长宇老脸一热,这混小子什么时候都改不了操蛋的脾气,有这么给领导说话的吗?李长宇道:“哪方面都凑合!”说完这句话,他自己都忍不住笑了起来,随后又自我解嘲道:“不行了,和你们年轻人不能比了。”
李长宇今晚虽然喝了不少酒,可菜却没有吃多少,这会儿已经有www•hetushu.com点饿了,张扬陪着常海心吃麦当劳,扮演的也是看客的角色,他比李长宇还饿,张扬要了两个凉菜,要了一只砂锅鸭。
常海心道:“我从来到南锡还没有回去过呢,原打算这周末回去呢。”
李长宇笑道:“徐书记,我刚到南锡,对这里的情况还不熟悉,张扬是体委主任,负责体委工作已经有了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从决定土地拍卖到现在,他基本上是全程参与,对这件事比我要了解的多,我既然分管这件事,我就会对这件事负责,不过具体的事情还是交给张扬去做的好,我帮他把把关,大方向绝不会出任何的问题。”
常海心道:“你啊,越来越像当官的了,开口闭口就是官场上的那些事儿!”
李长宇道:“不少啊!”
李长宇笑道:“那就喝点儿,不过我今天已经喝了不少。”
李长宇哈哈笑了起来:“见面再说!”
张扬道:“送什么好?”
副市长龚奇伟道:“夏市长,我有件事想要汇报。”
张扬点了点头,抓起可乐吸了一口:“你不知道?”
李长宇都答应了下来,而他接下来做得一件事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李长宇将这次拍卖体育场地块的事情全权交给了张扬,他认为在自己的分管范围内,自己说了算,他可以将拍卖交给值得信任的入去处理。
常海心点了点头。
夏伯达点了点头,曾几何起他对龚奇伟也开始产生了戒备,龚奇伟当上副市长,也是省里起到了作用,根据新近得到的内幕消息,龚奇伟正是去了省里,在省委书记乔振梁面前侃侃而谈,把南锡深水港中存在的具体困难加以说明,然后提出地方领导应该有大局观,岚山和南锡联合开发深水港才能最大程度的维护国家利益,正是他的这一观点获得了乔振梁的欣赏,从而打动了乔振梁,乔振梁为此专门干涉了南锡市长的内部分工,在他的干涉下,龚奇伟从分管并不重要的体育工作,一跃成为深水港工程的负责人,甚至将常务副市长陈浩挤走。
常海心道:“我琢磨着这件事完成之后要送给唐糖一些礼物,表达一下谢意。”
张扬一听愣了,想不到李长宇见自己的心情这么迫切,可电影还没看完呢。
龚奇伟道:“不错,我就是提议撕毁这张投资合同,按照投资合同,如果星月集团金部资金到位,他们将在深水港一共投资十个亿,现在他们只拿出了一点五个亿,还有八点五亿没有投资,根据我们的测算,如果他们十个亿的资金金都顺利投入在深水港,未来三十年内,他们不但可以收回所有的成本,而且可以从中至少拿走五倍的利润,也就是说他们投入十个亿可以拿走五十个亿,也许会更多,以当今改革发展的速度,我认为这只是最保守的测算,星月集团给南锡的所有投资商带了一个很不好的头,他们在资金的问题上做文章,要挟南锡市政府,挑战我们的尊严,虽然他们现在表示会尽快将资金到账,那是因为目前的投资局面发生了改变,他们要挟我们政府失败,又不想放弃深水港这边丰厚的利润,所以才改变了念头,但是有一点他们忘记了,他们的行为造成了违约,而且是严重违约,一直以来,我都在等待,今天已经超过了合同上现定的最后期限,他们的资金仍然没有到位,是他们自己主动放弃,而不是我们拒绝他们的投资。”
张扬回到影院跟常海心说了一声,常海心正被剧情感动,哭得一塌糊涂,听说张扬要走,点了点头,手中的纸巾接着抹泪,张大官人心说不是这么脆弱啊,不就是自己中途离场吗?她至于伤心落泪吗?
张扬m.hetushu.com随车带着清江特供,拿出了一瓶,向李长宇笑道:“看到家乡酒是不是倍感亲切,喝点儿?”
李长宇呵呵笑道:“你敢吗?”
张扬带着歉意道:“海心,你别哭,今儿我真有事,等明天我闲下来陪你再看一遍。”
张扬道:“你爸下周要来南锡!”
张扬道:“我好歹也是一正处级,好像有个人说过,这当了官就是把自己的一辈子缴公了,再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时间。”
常海心道:“不如送她一台笔记本电脑,她反正是搞这个专业的,我看她使用的电脑有些旧了。”
张扬得意的笑了起来,这也证明他的眼光还是不错的,高廉明是个人才。
李长宇自己心中很有回数,省里把他派来,表面上看是平级调动,实际上是让他来搅乱南锡的政局,省委乔书记明显对南锡市现任的领导层不满,他也清楚的意识到,自己来南锡,必须在短时间内做出一番成绩,只有这样领导们才会对他有信心,李长宇道:“张扬,我来南锡,不是为了什么前程,我在政坛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什么事情没经历过?到我这个年纪,什么都看透了,我想踏踏实实的做点事,为老百姓做点事,为南锡留下一些功德,以后当我离开南锡的时候,人家提起我李长宇的名字,会想起我做过什么,不会在背后骂我庸碌无为,那样我就满足了。”
李长宇来到南锡之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体育场地块拍卖的事情,他本以为会受到一些阻力,可没想到事情竟然进行的十分顺利,徐光然对他的工作表现的相当支持。徐光然心中雪亮。李长宇这次是有备而来,他来南锡是为了做一番事,省里对他寄予了这么大的厚望,他必须要尽快证实自己,李长宇锐气正盛,徐光然如果在一开始就挫他的锐气,肯定会把矛盾引到自己的身上。所以徐光然很理智,他选择避让,选择顺水推舟,你李长宇既然想做事,我绝不反对,我还会给你帮助,让你把自己的那点精气神先消耗一下,等你气势过去,我再看看你想搞什么花样。
张扬笑道:“那还用说,我一定尽力而为。”
李长宇道:“因为陈浩突然生病,所以我首先要接手的是他留下的工作,他分管的又恰恰是体育这一块,你是体委主任,你最清楚情况,应该从何入手,你告诉我。”
于是张大官人被常海心拖进了电影院,可常海心马上发现把张扬叫来看电影是个错误,这厮自从坐下之后就是一个电话接着一个电话,不但他自己没看好电影,常海心也被他搅和的不得安宁。周围几名观众不满的对张扬怒目而视,张扬也挺不好意思的,他捂住听筒向常海心小声道:“我去外面打电话,忙完了再进来。”
张扬道:“那你就随便定个时间吧,我听你安排。”
常海心笑道:“简单、卫生!”
张扬来到市政府一招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了,他在楼下给李长宇打了个电话,这是害怕去楼上遇到熟人,李长宇接到电话之后很快就下来了,他认识张扬的那辆皮卡车,拉开车门上了车。
张扬道:“该花的钱一定要花,不该花的钱咱们一分都不能浪费新体育中心这么一个大摊子,市里给予的支持不多,我们只能自己想办法等体育场地块拍卖出去就好了,有了那笔钱,我们的日子也会好过一点。”
常海心笑道:“如果所有官员的办事效率都像你一样中国早就实现小康了。”
徐光然知道李长宇已经决定了这件事,再说了,他已经把话都说到了那种地步,自己总不能坚决反对,徐光然道:“那好,既然你对他那么有信心,我就等你的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