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4章 我要复仇

林佩佩道:“夫人,我欠你很多,所以你让我做任何事我都毫不考虑的去做,可是这次我真的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将她置于死地?”
张扬听说夏伯达亲自抓这件案子,看来龚雅馨被劫持的事情已经震动了整个南锡,根据眼前的情况来看,警方并没有取得任何实质上的进展,他必须有所行动,利用自己在国安方面的关系看看能否帮助龚奇伟,决不能眼睁睁看着悲剧发生。
张扬道:“你因为这件事记恨他吗?”
高廉明挂上电话,看到张扬仍在一旁打着电话”走了过去,拉住张扬道:“走,马上回去。”
高廉明上了张扬的皮卡车道:“范思琪被公安带走了!”
张德放道:“石沉大海,一点消息都没有,夏市长待会儿会来这里开专案组会议。”
里面的手机铃持续不断地响着,张扬感觉有些不对。
徐光然决定由夏伯达挂帅,并不是故意刁难他,李长宇虽然是常务副市长,可李长宇毕竟刚刚来到南锡,对南锡各部门都不熟悉,这次被劫的又是副市长龚奇伟的女儿,也只有自己和夏伯达亲自挂帅专案组才能够显现出对这件事的重视。
张扬道:“是不是事情有进展了?”
张扬道:“跟你有什么关系?”
高廉明道:“按照相关法律,你们最多扣留她24时。”
南锡市委第一会议室内,正在召开着一场紧急常委会,市委书记徐光然拍案怒起道:“无法无天!竟然敢在光天化日之下劫持龚副市长的女儿,抓住这些歹徒一定要严惩不贷!”
龚雅馨穿着和照片上一样的衣服,她的双手被反绑着,望着镜头,哭着道:“爸!救我!爸!救我!”
他们并没有想到,他们现在的一举一动全都在林佩佩的视线之中。
“什么话?”
林佩佩道:“我很害怕,我真的很怕,我没想到她……她会做这种事……”林佩佩在电话那头哭了起来。
张扬还是从李长宇那里知道龚奇伟的女儿被劫之事,他本想给龚奇伟打个电话问候一下,可转念一想,龚奇伟现在的心情肯定不会好过,自己还是不要打扰他的好,他准备去张德放那里去一趟,了解一些龚雅馨失踪的情况,利用自己在国安的关系,或者能够帮一些忙。
林佩佩用力咬了咬嘴唇,终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如果我为你做完这件事,你就会让我走,就会放过阿城?”
高廉明道:“我有必要提醒你,你们警方最多只能扣留我的当事人24小时。”
邢朝晖一句话提醒了张扬,上次发生在静海的爆炸案,他帮了国安七局一个大忙,如果他开口去找他们,对方应该不会拒绝,前两天他在东江还见过佟秀秀,如果佟秀秀还在东江,她应该可以帮的上自己,张扬道:“那好,我去联系他们,如果这件事解决不了,我还得找你。”
范思琪想了想,自从被带到公安局之后,她的思绪都处于极度的混乱中,高廉明的话帮助她冷静下来,她忽然想起自己和海瑟夫人见过面,她低声道:“离开龚市长办公室的时候,我见过海瑟夫人,跟她一起喝了咖啡。”
对张德放来说,这注定是一个无法入眠的夜晚,听说范思琪的助理林佩佩被杀,这件案子变得越发的复杂,张德放赶到现场的时候,发现张扬和高廉明正在那里录口供,法医正在现场紧张的进行调查,现场找到了不少照片和一盘录影带。
海瑟夫人站在林佩佩的背后,仿佛一片浓重的阴云笼罩在林佩佩的心头,林佩佩低声道:“她会怎么样?”
张德放还想说话,一名警员匆匆赶来,却是市长夏伯达到了,他慌忙出去迎接。
张扬和高廉明对望了一眼,高廉明自语道:“不会啊,明明刚刚给我打过电话。”他摸出手机又拨通了林佩佩的电话号码,张扬的耳朵贴在房门上,他清楚的听到里面响起手机铃声。
张扬道:“头儿,我现在遇到麻烦了,你总不能袖手旁观吧?”他知道邢朝晖也是个热心肠。
高廉明道:“你认为范思琪会是策划和*图*书绑架龚雅馨的真凶吗?”
张扬道:“无论这件事是谁做的,都很卑鄙,这种人要是落在我手上,我一定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高廉明听得有些糊涂,他并不知道这件事和目前的案子有什么关系,可张扬却不这么想,他一直都觉着海瑟夫人和许嘉勇之间的关系很神秘,现在听到范思琪这样说,他的心中又浮起一个大大的问号,海瑟夫人在范思琪的面前提起许嘉勇,究竟有什么目的?
海瑟夫人轻轻抚摸着林佩佩的秀发,温柔道:“好孩子,你看到的只是事情的表面,我之所以雇你接近她,就是要为了证明她扭曲的性取向,你为此蒙受了不少的屈辱,我明白,我也很感激你。”
张扬道:“有事回头再说,我有急事要办。”
“范思琪?”海瑟夫人充满不屑道:“和你有关吗?”
高廉明道:“也许是为了演戏,她做出这一系列的假象,只是为了迷惑周围人。”
张扬反问道:“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高廉明正想说他狡猾,却看到张德放向这边走了过来,张扬朝张德放点了点头,笑道:“张局还是不放心我们,所以亲自过来看看。”
高廉明道:“范小姐,除此以外还有什么事情?你今天还见过什么人?还发生过什么事情?”
张德放道:“如果你能早点把情况告诉我们,也许这场悲剧就能够避免!”
张德放面无表情道:“范小姐,我们怀疑你和一宗劫持人质案有关,请你回警局协助我们调查。”
高廉明打算去找林佩佩,今天她和范思琪几乎寸步不离,范思琪说过什么,做过什么,她应该最为清楚。他来见范思琪之前,也和林佩佩约好了在这里相见。张扬很赞同高廉明的想法,和高廉明一起前往天岚大酒店,范思琪被警方控制之前就住在那里。不过他们这次扑了一个空,林佩佩并不在那里,高廉明有些奇怪,明明是林佩佩约他相见,可来到这里却不见人,高廉明拿出手机,找到林佩佩的电话号码打了过去,却发现林佩佩关机了,手机关机并不是什么稀罕事儿,可是现在范思琪被警方请去调查,作为她助理的林佩佩却在这个时候关机就让人有些费解了。
张德放做了个邀请的动作:“范小姐,我想这里并不是解释的地方。”
林佩佩道:“可是如果……”
邢朝晖苦笑道:“我说张扬,你身为国安的一份子不会不清楚自己的职责吧,还有,咱们是国安四局,这件事真的不属于我们分管的范围。”
高廉明道:“我做事的原则从来都是先考虑到最坏的一面,只有把这一切全都想到了,我才能够发现答案。”他说完又笑了笑道:“这件事疑点真的很多,不过范思琪也的确可疑,在龚雅馨失踪之前,她和龚市长见过面,还说了一句狠话,说龚市长一定会后悔。”
高廉明低声安慰道:“范小姐,请保持冷静,我过来就是为了帮忙搞清楚这件事,罗恩明天才能抵达南锡,我受了他的委托,前来帮助你,现在请你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请耐心一点,咱们从你见到龚市长开始。”
林佩佩站在窗前,望着楼下正在说话的两个人,她显得有些慌张:“他们在找我!”
张扬的胆子比起高廉明要大许多,他从高廉明手中拿过手电筒,来到床边,伸出手指摸了摸林佩佩的颈部,林佩佩的颈动脉已经停止了跳动,可是她的体温尚存,从这一点可以判断出她被杀没有多长时间,高廉明呆呆站在一旁,他感到震惊,刚才还和自己通话的林佩佩,一个鲜活的生命,说没了就没了,地面上散落了不少的照片,高廉明拾起一张。
张扬和高廉明出门之后,高廉明道:“你和范思琪之间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高廉明学着他的样子也将耳朵贴在房门上,他也听到了铃声,低声道:“难道她在洗澡?”
高廉明道:“你必须把实际情况告诉我,我才好帮你。”
海瑟夫人没说话轻轻抚摸着手指上的蓝宝石戒指。
邢朝http://m.hetushu.com晖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张扬,你还记不记得曾经拿给我一张照片?”
林佩佩听她这样说,俏脸之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笑靥,对美好生活的期望从她的目光中一闪而过。
一旁林佩佩冲了上来:“喂!你们有没有搞错,说什么?”
张扬道:“怎么样?”
一个沉稳的女声道:“张扬!”
张德放也没有兴趣绕弯子,直截了当道:“范小姐,龚市长的女儿今天下午放学的时候被人劫持了,我想您应该了解一些情况。”
高廉明从手机号码中已经知道是林佩佩,他和林佩佩并不熟悉,如果不是因为师兄罗恩的缘故,也不可能和范思琪这些人发生联系,高廉明道:“林小姐吗?”在得到林佩佩肯定的答复后,高廉明禁不住埋怨道:“我刚刚去酒店找你你不在,打电话你关机,现在为什么又出现了?林小姐,我是看在罗恩的面子上才帮你们,拜托你合作一些,不要跟我捉迷藏!”
高廉明接连打了几个电话,对方始终都处于关机状态,他摇了摇头道:“找不到她,看来真的关机了。”
张扬微微一怔,邢朝晖乍一问,他想不起来了:“什么照片?”
徐光然点了点头道:“长宇同志说得好,我决定马上成立专案组,就由伯达同志挂帅,集中一切可以集中的力量,就算把南锡找个遍,也要把龚市长的女儿找到。”
等到张扬他们离去之后,张德放方才向那名负责录口供的警察道:“情况怎么样?”
张扬不紧笑了起来:“你究竟是想帮她辩护呢,还是想把她送进监狱?”
张扬摇了摇头:“不可能!”他示意高廉明让开,抬脚就将房门给踹开了。
高廉明道:“你认为这件事是不是范思琪做的?”
张德放道:“她在我们这里是绝对安全的,可是龚雅馨在外面,哪怕过一分钟都是极度危险的,我担心……”张德放没有将话说完,他的意思很明显,龚雅馨被撕票的可能性很大。
张扬道:“做任何事都需要证据,没有证据之前我无法做出判断。”
张扬没说话,他并不相信范思琪会做出劫持人质的事情,如果范思琪是这种人,当初许嘉勇那样对她,她为什么不下手将许嘉勇除去?
张扬向她笑了笑,这时候,他也不知说什么好。
南锡市长夏伯达叹了口气道:“这种事实在是让人痛心!”他只是表达了一下心中的感受,却没有说出任何的见解,常委们多数已经习惯了夏伯达的这种方式,知道他也说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
高廉明向张扬看了一眼,明显责怪他不该在这时候插话。
常务副市长李长宇道:“无论是谁?无论怎样的原因,向一个花季少女下手都是极度可耻的,我们必须要采取果断的行动,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到龚雅馨,我们不能让自己的同志一面为党的事业流血流汗,一面又要为家人担心落泪,这样的事情,我希望是南锡发生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张德放道:“从现在起,我不希望你们再插手警方的事情,老老实实去做自己的事情,否则,我会起诉你们妨碍公务!”
高廉明的情绪忽然激动了起来,他大吼道:“我也不想她死,我来是想帮助她,我根本没有想到有人会对她下手。”
范思琪大声道:“听到没有?”
张德放呵呵笑道:“老朋友了,说哪里话!”
高廉明道:“深水港工程,龚市长将她从深水港工程踢出局,让星月损失惨重,她因此而生出仇恨,所以绑架龚雅馨来报复龚市长。”
夏伯达心中有些郁闷,徐光然为什么要把这件事交给他?这分明是在刁难自己,这种案子不好查,虽然大家都动员起来了,可是如果对方真的要存心报复龚奇伟,那么龚雅馨很可能会遭遇不幸,如果不能成功营救出龚雅馨,那么徐光然会不会趁机将责任推到自己的身上?夏伯达这个人过于谨慎,即便在这种时候,首先想到的还是如何推卸责任的问题。
张德放道:“范小姐,请你配合我们的调查hetushu.com!”
林佩佩道:“我在,我刚刚回到这里,你要帮我!”
高廉明转身向天岚大酒店的方向弃了看,低声道:“你在酒店?”
高廉明安慰范思琪道:“你不用害怕,警方至多可以扣留你24小时,他们没有确实的证据,不可能起诉你!”
邢朝晖道:“七局欠你一个人情,你可以去找他们!”
高廉明道:“我想见见范思琪!”
高廉明道:“张局,我的当事人可以保释吗?”
张扬点了点头,启动了汽车引擎。
范思琪道:“我和这件事没有任何关系。”
高廉明道:“刚好我也去那里!”
张德放对高廉明的根底知道的很清楚,他叹了口气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我也不瞒你们,从龚市长的女儿被劫到现在,我连一刻都没消停过,这件事的影响极其恶劣,市里所有的领导都被惊动了,要求我们务必要在24小时内拿出一个结果,可是根据现场情况来看,我们根本就是无从入手,如果劫犯提条件还好说,现在这名劫匪根本不提出任何条件,他的目的很可能就是为了报复,现在我们整个南锡市公安系统的警察开始进行内部排查,根据现在得到的反馈,并没有任何警员和这件事有关。”
林佩佩道:“她并不是一个坏人……”
高廉明用随身携带的美光手电筒向里面照了照,他看到床上应该躺着一个人,他竭力控制着心中的恐惧,将光束投向床上人的面部,那是一张惨白而失去生机的面孔,林佩佩躺在那里,双目睁得很大,嘴巴张开,一动不动。
“她和你说了什么?”高廉明轻声问。
“我说,你一定会后悔,你一定会后悔的!”范思琪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打心底感到后悔,她为什么要说这句话,正是这句话让她成为了龚雅馨被劫一案的嫌疑人。范思琪道:“我真的不是要威胁他,我又不是不清楚,把我们踢出局也不是龚市长一个人能够下决定的,是全体南锡市领导的决定,我怎么可能认准了他一个人去报复?”
张扬这才明白过来,那张照片还是在江城抓住刘五的时候他供出来的,据他所说,照片上的人是董得志和他的情妇,因为那女人戴着墨镜和帽子,所以看不清她的具体模样,张扬这才拿着那张照片求助于国安技术部门,不过后来因为种种原因将这件事忽略了,如果不是邢朝晖今天主动提起,他甚至会忘记这件事。张扬道:“有没有查出那女人的身份?”
范思琪比起林佩佩要镇定许多,她平静望着张德放道:“张局长,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市委宣传部长梁松道:“龚市长的女儿被劫,是不是和深水港的事情有关?是不是因为龚市长触犯了某些人的利益,所以他们才会利用这种方法报复他?”
张扬道:“我得去体委收一份传真。”
高廉明道:“她的律师罗恩是我的同门师兄,我刚刚接到罗恩的电话,他正从新加坡往这边赶,最快也要明天才能抵达南锡,让我先去了解一下情况。”
范思琪的双目因为诧异而瞪得滚圆,她惊声道:“你说龚市长的女儿失踪了?你竟然怀疑我和这件事有关?”
海瑟夫人轻柔的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林佩佩的肩头:“傻孩子,别胡思乱想了,把这件事做完,你就可以永远的摆脱她,和你的爱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张扬道:“体委有,你等等,我给你打回去。”张扬往体委打了一个电话,刚巧常海心仍然在体委信息中心加班,张扬让她帮自己收接那份传真,然后又给邢朝晖打电话说了一声。
张扬和高廉明离开大厅的时候,看到市长夏伯达在一群警员的簇拥下向里面走去,高廉明忍不住讥讽道:“什么时候了,还搞这么大排场,给谁看啊?”
邢朝晖呵呵笑了起来:“这样吧,我可以动用一些关系,帮你找找,不过我不敢保证能起到什么作用。”
张扬听到海瑟夫人的名字,内心不禁一怔,他也知道海瑟夫人来到了南锡,而且刚刚交过一百万的竞拍保证金。
范思琪道:“该说的和-图-书我已经向警察说过了,我没有做过,是,我的确说过要让他后悔的话,可我只是说说,我并没有做!”
那名警察道:“现场有许多张照片,多数是林佩佩和范思琪的,有四张属于龚雅馨,这四张照片都是龚雅馨被劫持后拍摄的,希望这盘录影带能够提供给我们一些信息。”
张扬握住高廉明的臂膀,提醒他冷静下来,他望着张德放手中的录影带道:“张局,我们是不是应该先看看那盘录影带?”
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所有常委都是抱着同仇敌忾的心思,既然这件事可以发生在龚奇伟身上,说不准同样的事情以后也会发生在他们身上,对这种罪恶行为一定要坚决打击,绝不姑息。
林佩佩这才如梦初醒的点了点头。
高廉明才不怕他呢,怒吼道:“你去告我啊?有种你把人找出来,对我们凶什么?”幸亏张扬及时把他拉了出去,避免冲突继续激化。
高廉明安慰她道:“别哭,也不用怕,我马上过去,相信我,我一定可以帮你。”
范思琪望着张扬道:“她向我问起我亡夫的事情,说我丈夫生前和她关系不错,她很欣赏他。”
海瑟夫人道:“没有什么可是,也没有什么如果,她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她罪有应得,佩佩,我一直都将你当成我的女儿看待,你不可以犹豫。”
邢朝晖道:“你手头有传真机吗?我把技术部门修复后的照片传给你!”
范思琪见到他们感到有些诧异,她不明白这种时候,张扬为什么会来见她,范思琪道:“我没有做过,我没有找人报复龚市长。”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有,我认识她有一段时间了,不过交往很少,也就是普通朋友关系。”
得到张德放的允许,张扬陪同高廉明一起来到了隔离室内。
林佩佩看来有些惊慌失措,不知该如何是好,似乎已经被眼前发生的状况吓呆了。
邢朝晖道:“就是上次你来京城的时候交给我,让我帮你找技术部门鉴定的那张,江城市前公安局副局长董得志和一个女人在一起的照片。”
林佩佩啜泣道:“我什么都说出来,我什么都告诉你……”
张扬和高廉明一起首先来到张德放的办公室,了解了一些龚雅馨失踪的具体情况,张德放对此并没有保留,事实上他掌握的情况也不多,距离绑匪最后一次和龚奇伟联系已经过去整整两个小时,到现在绑匪也没有主动联系过。
高廉明道:“你去哪儿?”
张德放道:“我们只是请范小姐过来协同了解案情,没有其他意思。”
范思琪调整了一下情绪,深深吸了一口气道:“我得知星月被南锡市从深水港工程中踢出局,很生气,也很失望,得到消息之后,我马上从京城赶回南锡理论,于是我找到了龚市长,说了一些过激的话。”
范思琪静静坐在隔离室内,刚才已经有公安对她进行了问话,范思琪将自己知道的一切,以及在龚奇伟办公室发生的事情全都说了一遍。
张扬拉了拉他的手臂道:“赶紧走吧,这儿没你说话的份儿。”
纪委书记李培源道:“什么人胆子这么大,竟然敢这么做?龚市长有什么仇人?”
那警察道:“报告局长,现场已经初步得出结论,林佩佩死于他杀,应该是被人扼住咽喉窒息而死,根据我们的初步排查,她的死和张扬、高廉明没有直接关系。”
两人来到林佩佩所在的1208房间,高廉明按响了门铃:“林小姐!”里面无人应声。
张扬正准备离开办公室的时候,高廉明过来找他。
张扬道:“有你这话就行!”
张扬道:“头儿,这事情关系到一个副市长女儿的生死,也是一起严重危及国家安全的事件。”
张德放道:“这应该不是一起单纯的绑架,绑匪根本不提条件,他的目的是报复,所以案情很难查。”
张扬微微一怔,点了点头道:“好,那就,一起走吧。”
高廉明道:“张局,我和林佩佩约好了过来了解情况,我根本不知道她会被杀!”
张德放道:“可以,我们并没有为难她,毕竟到目前为止和图书仍然没有确实的证据可以指证她和这件绑架案有关。”
林佩佩道:“是不是为了许嘉勇?为了他做这么多事,值得吗?”
海瑟夫人慈祥的笑了,仿佛一个母亲看着自己的女儿:“做完这件事我绝不会再勉强你!”
张德放拿起其中一张照片,照片上两名穿着很少的女人在一起拥吻,张德放一眼就认出照片上的两个女人是范思琪和林佩佩,房间内的许多照片都是她们两人的,可是还有几张照片是龚雅馨的,照片上的龚雅馨被反绑在那里,嘴里堵着烂布,泪流满面,应该是被劫持之后的照片。
张扬和高廉明离开的时候,范思琪无助的叫道:“张扬,我真的没有做过!”
张扬来公安局之前专门和张德放联系过,张德放直到现在仍然在公安局紧急部署开会,自从海天风波之后,张德放很少和张扬联系,张扬让他损失了一大笔钱,张德放嘴上虽然没有说,可是心底却始终耿耿于怀。然而他也清楚,随着常务副市长李长宇的到来,张扬在南锡的地位越发稳固,面对一个这样的红人,他不敢得罪,也不能得罪。
林佩佩道:“高律师,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对你说。”
夏伯达现在不得不接下这个任务,他低声表示:“徐书记放心,各位常委放心,我一定亲自抓好这件事,力求早日找到龚市长的女儿。”
张扬道:“如果这件事是她做的,为什么不等她回到新加坡再动手,现在动手难道是为了等别人去怀疑她,去抓她吗?对了,有一点,我要提醒你,她刚刚才交了一百万的竞拍保证金。”
范思琪迅速接受了眼前的现实,她向林佩佩道:“佩佩,给罗恩打电话,让他马上过来。”罗恩是她的律师。
高廉明向范思琪伸出手去:“范小姐,是罗恩委托我过来的,我是他的同门师弟,因为他现在无法及时赶过来,所以委托我过来了解一些情况。”
范思琪想了想道:“我对他的确有些怨念,可是我不会采取这样极端的做法,张扬,你应该清楚,我不是这种人!”
“公安局!”
海瑟夫人扶住她的肩头,附在她的耳边低声道:“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范思琪打开房门,发现门外站着公安,为首的正是南锡市公安局代局长张德放,她有些诧异道:“你们有什么事?”
张扬道:“这件事想都不用想,没有一名警察敢明目张胆的开着警车去劫持人质,那名劫匪百分百在冒充警察。”
其他警员已经从酒店临时借来了录影机,接驳电视之后,张德放将那盘录影带塞了进去,短暂的雪花过后,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女孩的影像,张德放辨认出这女孩就是龚奇伟的女儿龚雅馨。
张扬和邢朝晖通话的时候,高廉明也接到了林佩佩的电话,林佩佩的声音显得有些惶恐:“高律师!你在哪里?”
张扬和高廉明说明情况之后,获准来到张德放的身边,张德放质问他们道:“发现了异常状况,为什么不马上通知警方?”
张扬指向身边的高廉明道:“这位是高廉明,我们体委的法律顾问。”
高廉明的脸色也变得严峻起来,他想起刚才林佩佩惊慌的声音:“难道她在洗澡?”
高廉明道:“林佩佩联系上了,她在天岚大酒店等着我,她现在的情绪很不稳定,我感觉她应该知道什么,也许从她的身上就可以找到线索。”
张扬叹了一口气道:“马上报警!”
张扬也有些奇怪:“不会啊,范思琪出这么大的事儿,身为范思琪的助理怎么可以在这种时候消失呢?”
张德放对这一点并不意外,张扬和高廉明不可能杀林佩佩,他们缺乏作案的动机和理由。
张扬听高廉明这样说,也不敢耽搁,马上和高廉明一起调转方向,重新驶向天岚大酒店。
张扬联系了远在京城的邢朝晖,邢朝晖对这厮的脾气已经极其了解,知道他没事不会找到自己头上,邢朝晖听张扬说完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不禁叹了口气道:“这件事归公安系统管,你找我也没什么办法,我就算想帮你,现在我人在京城,也鞭长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