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09章 不顺眼

张扬道:“骂我呢?”
钟林笑了笑,借口上厕所也走开了。
邱凤仙道:“是啊,如果每件事都要计较,人就会忙的不可开交。”
张扬笑道:“邱小姐就这么小看我的心胸?”
张扬道:“你了解竞争的对手吗?”
在场的人无一不走出类拔萃的人物,谁都不是傻子,马上听出孟允声的这句话很有针对性。
钟海燕不无怨愤的看了孟允声一眼:“孟局,你这是干什么?”
张扬也笑了,不过是冷笑,他点了点头道:“我说你们公安系统不会玩点新鲜的,这招过时了,动不动就拿这种事唬人,你们看清楚,我们只是朋友谈话。”
张扬道:“邱小姐,可以为我保守这个秘密吗?”
另外一名警察道:“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在谈交易?”
邱凤仙笑道:“这就对了,同样重量的金子,别家做出来,顾客看重的是金子本身的份量,也就是说黄金本身的价值,而我们星钻做得是设计,我们比别家贵,是因为我们的设计和做工,这些都是附加值,也是商品最独到最珍贵的部分。”
张扬感叹道:“女人钱真是好赚啊!”
两名警察表现的相当强硬:“我们不管你是谁?我们只认识国家法律。”这句话充分表明,在南锡也不是每个人都认识张扬。
钟海燕笑道:“孟局,你一来就探讨这么沉重的话题,聊点轻松的好不好。”她试图转移话题。
邱凤仙去办公桌前打开了电脑,然后又去自己的行李箱内拿出两盒茶叶,放在张扬面前道:“给你带了两盒茶叶。”
钟林笑了起来:“是啊,喝酒别聊专业。”
邱凤仙笑道:“其实查总本来想亲自找你谈,可后来他考虑到当初江城新机场的事情,总觉着对张主任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让我过来和你先沟通一下。”
邱凤仙道:“从张主任这句话就知道你大男子主义很严重,从骨子里看不起我们女人。”
孟允声也笑了笑,他倒了一杯酒,端起来冲着张扬道:“张主任,你是我们南锡的大英雄,是我们全体公安干警学习的好榜样,我敬你一杯!”
张扬气定神闲的坐在沙发上品着咖啡,仿佛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一突发的状况。
张扬笑道:“开导我吗?放心吧,这么点小事还不至于坏了我的心情。”
邱凤仙的俏脸之上浮现出一丝无奈的笑容。
张扬向他竖起了大拇指:“这话说得好!”心中暗忖,这俩愣头青警察好大的胆子,难道这一切都是孟允声搞出来的?
小胡子道:“台胞怎么着?台胞也是中国人,在中国的土地上一样要遵守中国的法律。”
房间内只剩下钟海燕和孟允声两个,钟海燕叹了口气道:“孟局,你啊,今天是真喝多了。”
张扬道:“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你不说我都已经忘了。”
钟林有些好奇道:“是啊”我上个月给我老婆买了一条项链,同样的重量足足比别家贵出二百多块呢。”
钟林和徐光胜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房心伟愣了一下,有些错愕的看着孟允声。
张扬皱了皱眉头,查晋北该不是听说何长安想要这块地,所以跟着过来添乱的吧?当初新机场的时候,查晋北就演过这么一出,到最后何长安不要他也跟着撤了,差点摆了自己一道,有道是吃一堑长一智,张扬这次多了个心眼儿,他微笑道:“你们星钻不是一直都在做黄金珠宝吗?怎么对地产也有兴趣了?”
邱凤仙道:“我一直都相信张主任不是一个小器的人,今晚发生的事情更是明证。”
钟海燕内心咯噔一下,她了解孟允声,这个人和张德放走得很近,http://www.hetushu.com对张德放很忠心,平时为人低调,可是一沾酒胆子就天不怕地不怕,其实公安系统内部有很多人对张扬不满,钟海燕这里平时的主要业务都是来自公安系统,她当然清楚,但是孟允声这会儿的苗头不对,有点借着酒劲公开向张扬发难的意思。钟海燕感到有些害怕,她害怕不是没有原因的,当初海天是怎样倒下,段金龙为什么会落到背井离乡的地步,她是全程经历过的。她比孟允声更加的了解张德放,张德放绝不是一个一味隐忍的人,他之所以在张扬的面前保持退让,是因为他惹不起张扬,而不是他看重和张扬之间的友情,张德放从来没有把张扬当成过朋友,正如张扬也没把他当成朋友一样。
邱凤仙冲了两杯速溶咖啡,其中一杯放在张扬面前:“第一件事就是商量你们省运会徽标生产的事情,查总有意跟你们南锡体委合作,为你们设计生产一批省运会纪念品,并赞助所有运动员的金牌,当然这些金牌也会由我们星钻的设计师专门设计,张主任以为怎么样?”
邱凤仙打开了房门,没等她来得及问话,两名警察已经冲了进来。
张扬道:“不用了,刚才在饭店吃得饱饱的。”
张大官人很现实:“你的意思是要我花钱吗?”
徐光胜看到张扬走了,慌忙追了出去。
小胡子道:“君缘是我们香河派出所的辖区,维护这里的治安是我们的责任,我们接到投诉,有人举报这里存在非法色情交易。”
邱凤仙笑道:“气得饱饱的才对。”
房心伟道:“他和那个女的关系好像不一般啊!”
邱凤仙道:“说实话,刚才我真担心你一拳就打出去呢。”
张大官人笑眯眯道:“我保证省运会的影响力会越来越大,纪念品营销权也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你们现在下手证明你们有眼力。”
张扬把咖啡杯缓缓放下,冷冷看着他们道:“你们故意找上门来的还是一直就跟着我来的?”
邱凤仙和钟海燕都是见惯风浪的女人,张扬这句话说得有些露骨,不过还不至于让她们感到难堪,邱凤仙啐道:“你这个人果然满脑子的封建思想,把我们女人只看成生儿育女的工具。”
张扬开始觉着有些不太对劲了。
河西区公安局副局长房心伟在外面等着他,看到孟允声出来,慌忙上前搀扶住他,孟允声道:“你扶我做什么?真当我喝多了?告诉你,我没醉!”
孟允声端起酒杯把那杯酒喝完了:“我就是看不惯某些人,仗着有些背景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没亲戚没朋友,为了自己的政绩不惜踩着朋友的肩膀往上爬。”
可有一点钟海燕忽视了,今天在场的三个男人都是医生,张大官人虽然没有医生的身份,可前世那可是不择不扣的神医,医生对这种话题自然不会忌讳。徐光胜道:“怎么不可能,男人没有子宫可是有大网膜,将受精卵种植在大网膜上一样可以怀孕。”
邱凤仙也意识到今晚的情况有些不对,不过她并没有丝毫的担心,张扬在这里,天塌下来还有他顶着呢。张扬慢条斯理道:“这里是君缘宾馆,军分区的三产,你们跑过来查房,万一挑起军警矛盾怎么办?谁给你们下得命令?你们有没有考虑过后果?”
张扬笑了笑:“孟局也在,真是巧啊!”
徐光胜笑道:“孟局,你是个共产党员,说话别这么江湖气。”
上了出租车之后,邱凤仙向张扬望去,看到他的表情没有太多改变,微笑道:“这次见你,感觉你的脾气好了许多。”
邱凤仙向他看了http://m•hetushu•com看,有些好奇道:“这颗戒指对你有什么特殊的意义?”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一个醉汉而已,我犯得着跟他一般见识吗?”
张扬咧开嘴,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望着孟允声道:“孟局,你喝多了!”
钟林笑道:“孟局,咱们都是老朋友了,不用说这些客气话。”
孟允声并不是有意忽略张扬,如果他要是知道张扬也在房间内肯定不会过来敬酒,南锡市公安系统最近因为龚雅馨绑架案都弄得灰头土脸,外面已经到处传开了,公安局都是吃闲饭的,破案救人还不如体委,公安局内部都憋着一口气,对体委充满了怨念,首当其冲针对的就是张扬,孟允声过去和张扬也打过几次交道,不过都是因为张德放的缘故,他和张德放的关系很好,从孟允声的角度来看,张扬这个人不怎么厚道,当初张扬来南锡的时候,张德放给他接风洗尘,无论他张扬有什么事,张德放总会给足他面子,可反观张扬做事,好像在处处和张德放作对,这种人是不是有点恩将仇报?孟允声心里很为张德放不值,酒精这个东西容易让人麻痹,酒壮英雄胆不是毫无根据的。
邱凤仙道:“张主任既然这么坦诚,我也不瞒着您,查总对这块地并非是志在必得,因为我们准备的时间比较仓促,临时加入竞拍肯定不如其他竞争对手,但是明知道是一次难得的机会,错过了又太可惜,所以就抱着陪太子读书的念头来看看。权当是发扬奥运精神,重在参与。”
张扬看到天色已晚,本来想拒绝,可邱凤仙道:“我帮你查查精灵之泪的客户资料。”
徐光胜道:“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前两天看得一个电影,讲的是一个大男子主义的外国老爷们,因为心疼老婆,所以代替老婆怀孕,感受十月怀胎的辛苦。”
出租车已经来到君缘大酒店,邱凤仙提出邀请道:“下来坐坐!”
邱凤仙妈然一笑,她喝了看咖啡道:“还有一件事,查总对你们的老体育场地块很感兴趣,决定参加竞拍,我这次过来,主要就是为了这件事。”
邱凤仙道:“张主任,你不去做生意真是可惜了。
邱凤仙微笑道:“放心吧,这件事我才不会说出去呢,本来我们这些VIP客户的资料是绝对保密的,我为你已经破例了,我还想交代你不要将这件事说出去呢。”
两名警察明显愣了一下,那小胡子道:“少废话,不要妨碍我们执行公务?”
邱凤仙想起张扬交代她的事情,把笔记本电脑拿了过来,输入密码之后,进入产品资料库,很快就搜到了那枚精灵之泪,这只戒指是他们星钻的代表作之一,所以关于戒指的资料很完整,邱凤仙小声道:“让我们看看,究竟是谁将这只戒指买走了!”她进入VIP用户资料库,轻声道:“海瑟夫人!”
孟允声哈哈笑道:“说得好,张主任说得好,这世上哪有什么英雄,都是他妈逼出来的!”
张扬道:“你还别说,真让你猜对了,我们两人是在谈交易,怎么着?犯法吗?”
邱凤仙和张扬诧异的对望了一眼,这个时候敲门,而且从敲门声就听出很不礼貌,却不知是谁这么晚找过来。
张扬微笑道:“看来我不用向你解释了。”
小胡子警察环视了一下室内,目光最终落在张扬的身上:“把你们的身份证都出示一下。”
孟允声道:“有什么不敢说的?我怕他个鸟?不就是有些背景吗?我一不想升官,二不想发财,我才不怕他,我就是看不惯有些人的小人嘴脸,麻痹的,什么东西!”
邱凤仙格m.hetushu.com格笑了起来:“你听不懂我的话,查总都说了,他要赞助,所有的金银铜牌,查总来赞助,当然赞助不是无偿的,作为回报,你们得给我们做些广告,还有查总想拿下纪念品的营销权。”
张扬道:“纪念品营销权方面已经有很多家在谈,咱们关系虽然不错,可我现在也不能一口应承下来,毕竟公家的事情必须要走程序,有句老话叫货比三家,我不但要和其他人比较,还得商量出一个利益的分配方案。”
跟随邱凤仙来到她的豪华套房,邱凤仙道:“你先坐,我去给你倒杯茶!”
其中一名长着小胡子的警察道:“警察查房!”
和邱凤仙这种聪明女人说话原本就不用花费太多的口舌,她所说的一切正是张扬所希望的,张扬当然希望土地的拍卖价格越高越好,拍得钱越多,体委得到的资金也就越多,这次的事情和他们体委的切身利益密不可分,查晋北的加入的确对他们有着很大的益处。
“我没带!”
孟允声道:“我不是喝多,我是为张局不值,交了这种朋友,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他站起身摇摇晃晃向外走去。
邱凤仙微笑道:“那你有没有问尊夫人,她为什么要选择我们的饰品,而放弃其他品牌同样重量的饰品呢?”
邱凤仙笑盈盈道:“你这个人真是现实,朋友之间送点礼物也要多想,你别怕拿我的手软,其实这次我来,还真的有事找你。”
张扬道:“她是台胞,我看你们就别惹是生非了。”
张扬道:“我发现我已经恶名在外,以后还真得顾及一下我的形象了。”
张扬笑道:“无功不受禄,邱小姐不是有什么事情让我去做吧?”
张大官人仍然在笑,不过笑容中已经带着三分冷意。
钟林苦笑道:“我也不明白,可能是她喜欢吧。”
钟海燕格格笑道:“怎么可能,男人怎么可能怀孕,他有没有……”她本想说子宫的,可想想在场这么多人,说出来总是有些不好意思。
“那就跟我们回所里解释!”
钟林是个擅长察言观色的主儿,看出形势不对,慌忙打岔道:“都说不聊这些沉重话题了,咱们喝酒,难得遇到一起,大家同干一杯怎么样?”
张扬脑子飞快的转了转,说实话,一个省运会的纪念品营销权还真没有人看在眼里,查晋北能感兴趣当然最好不过,对张扬最为重要的是不花钱,单单是运动员的金银铜牌,其成本也是个不小的数目,张扬对查晋北的为人还是比较清楚的,这个人绝对是无利不起早的典范,他不会那么好心,平白无故的捐这么多金银牌给自己,肯定还有其他的目的,张扬道:“我还是没搞清楚,你们是赞助金银牌呢?还是连同比赛的奖金一起赞助了?”
当晚的气氛还是比较和谐的,邱凤仙虽然和多数人都是第一次见面,可是她出色的社交能力起到了作用,加上还有一个交际花钟海燕,酒场上一直谈笑风生,开心不断。
张扬笑道:“到此为止吧,赶紧回去休息,言多必失!”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在场,依着张扬过去的脾气早就一个耳刮子扇了过去。可以说今天他还是相当克制的,没有当场翻脸,已径给足了孟允声面子。
邱凤仙俏脸红了起来,她干脆走到窗前,靠在电脑桌上,等着看张扬如何解决这件事。
张扬将上面的信息牢牢记在心底。
钟海燕道:“张主任,现在讲究男女平等了,你可不能再用过去的观点来看待当今社会,谁也没规定女人必须要在家里老实呆着生孩子。”
孟允声前来敬酒的时候已经有些半醉了,他的身后还跟着河www.hetushu.com西区公安分局副局长房心伟,孟允声人还没到,笑声就先响起来了:“钟院长、徐主任,我给你们敬酒来了!”
邱凤仙点了点头道:“时代在发展,中国经济发展的速度超乎想象,任何商家如果只把目光放在单一经营上,都不可能走得长久,你可能并不知道,最近一段时间查总在海南拿下了不少的土地,他准备涉足地产,根据我们的分析,未来中国的房地产业将大有可为。”
张扬道:“那好,我跟你们回去,我还不信了,这社会主义国家没有说理的地方?”
钟海燕听到这句话脸色顿时变了,孟允声是在骂酿啊!
张扬明白她的意思,也跟着站起身道:“我送你!”张扬并不是怕孟允声,一个南锡市公安局副局长,他还真不会放在眼里。
小胡子道:“少废话,身份证拿出来。”
邱凤仙笑道:“钟小姐何出此言?”
邱凤仙适时的站起身来:“张主任,我还有事,得先走了。”
邱凤仙何其聪颖,一听就知道张扬在讨价还价,他不但想让星钻赞助金银铜牌,还想得寸进尺,让他们把奖金一并赞助了,邱凤仙道:“赛会奖金可是一笔不小的数目,我无法替查总做主,这样吧,等我请示他之后,马上给你消息。”
张扬道:“这和是不是领导无关。”他心中明白,这次因为龚雅馨的事情,让整个公安系统颜面无光,公安局内部对他不满的大有人在,孟允声只是其中之一,他敢于借着点酒劲把不满发泄出来。从这一点上来说,孟允声还是有些胆色的。
张扬笑道:“这次不会是一时性起吧?”
孟允声道:“你没听明白吗?”
小胡子冲着邱凤仙扬了扬头道:“你也得去!”
孟允声道:“我这人从来都是直来直去,懒得在背后搞什么手段。”
张扬今天颇有收获,首先和钟林谈妥了,由市二院在省运会举办期间给他们提供急救和医疗服务。钟林这个人很热心,他的热心更表现在对社会活动的热衷上。
张扬道:“天地良心,我最看得起的就是女人,我认为这世上最伟大的女性,没有她们,人类怎么繁衍后代,我们的文明如何继续?”
钟海燕听说邱凤仙是星钻集团的总裁助理,对她是十分的感兴趣,这也难怪,又有哪个女人不喜欢金银饰品呢?钟海燕道:“星钻在南锡也有专卖店,我去过几次,里面的东西都好贵。”
张扬只当他是随口说出来的,并没有多想,笑道:“孟局坐,一起喝两杯。”
张扬笑道:“捧得越高摔得越重,邱小姐还是别给我戴高帽子的好。有句话我得先提醒你,老体育场地块有很多有实力的商家在竞争,下周就正式竞拍,我可以帮你们把竞拍资格搞定,最后能否拍到这块地还要靠实力说话。”
邱凤仙也没跟张扬客气,她当即就揭穿道:“张主任,据我所知,你们的纪念品营销权到现在还没有任何商家感兴趣,你可能没有货比三家的机会啊。”
张扬早就听出了孟允声话中浓重的嘲讽意味,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张扬还是表现出很好的涵养,他端起酒杯,微笑道:“这世界哪有那么多的英雄,有句话说得好,时势造英雄,不是你想当英雄,而是形势把你逼到了这个位置上,你不去做,别人又做不了,还有人不愿去做,如果这样的话,这个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
邱凤仙道:“干什么?我允许你们进来了吗?”
孟允声看到张扬,也是愣了一下,随即就笑了起来:“张主任也在啊!”
虽然邱凤仙说的声音很轻,可是在张扬听来却无异于一个惊雷在耳边炸响,他慌忙http://m.hetushu.com凑了过去,却见电脑资料上清清楚楚显示着这颗戒指的购买人是海瑟夫人,连她购买戒指的日期和地点全都显示的清清楚楚。
房门忽然被重重敲响了。
张扬笑道:“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孟允声笑道:“钟小姐是我的朋友,作为朋友当然是要相互捧场,不能拆台是不是?”前半句话说的还像这么回事儿,可后半句话就有些不对味了。
孟允声望着张扬,他的目光却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喝多了才敢说实话……你是大英雄啊,我说错了吗?”
如果不是公安局副局长孟允声的到来,这将是一次愉快的晚宴,可是这世上总是充满了意外和插曲,孟允声当晚出现并不意外,可是他的出现却带来了一个不快的插曲。
现场一片寂静,静得连每个人的呼吸声都可以听得到,钟海燕被这种寂静折磨得快要疯了,她甚至怀疑,自己和张扬是不是八字相克,又或是做经营的时候,没有找人看黄历?为什么每次和张扬的相遇总是要以不快收场?
孟允声凑在窗口向下望去,看到徐光胜正在送张扬,看情形他似乎想请张扬上车,可张扬谢绝了,和邱凤仙一起上了一辆出租车。
邱凤仙道:“如果我的信息正确,星月集团因为董事长范思琪发生变故,所以放弃了这次的竞拍,现在真正有实力竞拍这块地的只有两家,一家是省委乔书记大公子乔鹏举的投资公司,还有一家是美籍华人海瑟夫人,她是现任公安厅厅长王伯行的亲妹妹,中文名字叫王均瑶。”
邱凤仙双手合什道:“都说三句不离本行,我今天算是见识到了,咱们还是别聊医学话题了。”
邱凤仙道:“你先坐,我去看看!”她起身来到门前,从猫眼中向外看了看,门外站着两名年轻警察。
孟允声道:“张主任,你不来当公安真是可惜了。”
钟海燕道:“同样的黄金饰品,你们的每克要比别家贵出至少二十元。”
张扬笑了起来。
徐光胜笑道:“孟局,你是有些喝高了,我看咱们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改天再聚!”今晚毕竟是他做东,他实在不想闹得不快。
张扬的确很想知道,到底这只戒指属于谁,他笑了笑道:“那就打扰了!”
孟允声笑道:“其实人活在世上,都输相互给面子的事情一我能处这么多的朋友,就是因为我对朋友一个诚字,朋友给咱脸,咱可不能不要脸,你说是不是啊,张主任?”
钟林乐呵呵道:“这句话说得不错,社会在不断发展,男女的地位也在不断变化,保不齐以后,女人主外男人主内呢。”
邱凤仙道:“越来越有当领导的风范了。”
张大官人留意到邱凤仙说的是找你而非是求你,估摸着十有八九是公事,他笑眯眯把刚拿起的茶叶又放回了茶几上:“那哈……先说说是啥事儿,我看看这两盒茶叶我受不受得起?”
孟允声皱了皱眉头,忽然道:“跟上去,查查他!”
房心伟笑道:“孟局,您可真敢说,刚才的那番话说得真是痛快。”
邱凤仙道:“其实我们加入竞争对张主任也有好处,竞争越激烈,越是有可能拍出一个高价,价格越高,政府得到的利益也就越多。”
孟允声挨着钟海燕坐下来,他首先端起酒杯道:“钟院长,我敬你,上个月我老岳父开刀,你照顾这么周到,我一直都想找个机会表示一下,你总是不给我机会。”
孟允声道:“是啊,朋友之间是用不着说客气话的,但是朋友之间要相互尊重,相互给面子,你钟院长给我面子我记在心里,我孟允声做事从来都是恩怨分明,别人对我一分一毫的好处我都记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