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23章 诊脉

“当然动心,估摸着得好几亿呢!”
“你……”高廉明差点没被这厮噎得闭过气去。
张扬正要发作,十多名老太太朝他冲了上来,张大官人历经凶险无数,可这样的场面还是第一次遭遇到,他想要躲闪,可这帮老太太四面八方的把他包围了,有人还勇敢的上来抓他挠他。张大官人脑子里转过了无数念头,可面对这帮老弱妇孺自己就算有天大的力量也没地儿使去。他虽然保持克制没动手,可那帮老太太都不是善茬,还没挨到张扬呢,三四个就倒在了地上:“打人了!打人了……国家干部打人了……”
赵国强道:“没什么意思?出了事情想起我们了?我还以为你们体委万事不求人呢。”
“屁话,怎么不是我的原因?这帮领导才不会跟你讲道理,出了责任,他们肯定要找我这个负责人,对了,训练馆建设的怎么样了?王均瑶摆出架势年前就要拆迁,我们的运动员不能没有训练场地。”
副主任李红阳苦着脸向张扬道:“张主任息怒,好男不跟女斗!”
赵国强道:“别哭了,你说有人打你,去医院检查吧,回头警方会给你做笔录,你放心,我们一定会秉公处理这件事,但是你们不能继续纠集在这里。”
张扬刚一走进去,几名老娘们呼啦一下就把他给围起来了,张大官人不是没经历过这种场面,心说这刘翠艳果然有所准备啊。今天不但抱着,还存着恶心自己的心思。张扬虽然勇猛,可面对一帮泼妇也没多少办法,当初他在江城旅游局就有过被几名泼妇骂的落荒而逃的经历,不过经过这几年官场的沉淀,张大官人比那时成熟了许多。他笑眯眯道:“你们找谁啊?”
艾西瓦娅静静躺在床上,她的头发很长,黑亮而富有光泽,由此看出一直以来她都得到了良好的照顾,和印度人常见的黧黑皮肤不同,艾西瓦娅的皮肤白的像雪,拥有着印度女孩特有的高挺鼻梁,一双绿宝石般的眼眸静静望着上方的天花板,张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她的任何关注。
张扬道:“如果硬要一个理由,助人为乐是我们中国人的传统美德。”
傅长征苦着脸道:“带了一帮娘家人过来,正在体委院子里闹腾呢。”
张扬提出了几点要求,既然是长期治疗,住在南洋国际并不合适,建议他们在外面租一栋房子,一来清净,避免不必要的打扰,二来也方便进出。第二,他们必须认同在中国的治疗方案,中途不可以干涉具体治疗。
张扬白了他一眼道:“都给你了,你好过,我要不好过了,建筑商、材料商、供应商都知道市里给我拨了六千万,也不是你一个人要过年,谁不过年?都想找我多要点,一共就六千万,把钱都给你们了,我这个省运会还开不?”
赵国强一脸严肃的来到张扬面前道:“怎么回事?”
周云帆道:“拉库马,你不用担心,艾西瓦娅在国内的一切治疗费用全都包在我的身上。”他的话让拉库马很感动,也让张扬高看了他一眼。
张扬绕到床尾处,让艾西瓦娅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
张扬微笑道:“南锡我说了不算,可在这里,我说了算!”
张扬乐呵呵站起身来,拍了拍周云帆的肩膀道:“拉兹先生找了我,要谢你就多谢拉兹先生,他可真是一位好朋友,看到艾西瓦娅的事情带给你们的家庭这么大的痛苦,所以他在国内遍访名医,这一切都是他安排的。”
张扬道:“没有,你别乱说话。”
艾西瓦娅伤在第七颈椎,意外摔倒让她的椎体发生移位,造成了脊髓损伤,从而导致受伤脊椎横断平面以下所有肢体功能的丧失,在现代医学上属于神经外科学。在中医之中并无神经之概念,张扬学习过一些西医知识,可毕竟只是一些皮毛,对于截瘫的治疗在他看来无非是三大基本原则,化瘀、通络、营养。这并不是什么特殊的疗法,普通中医师都知道的道理,然而原则都懂,真正实施治疗却有着很大的差别。张扬需要通过手法将艾西瓦娅受伤的颈椎骨骼精确复位,以内力散去她伤处的淤滞,打通经络,再以金针刺激她的神经再生,最后辅以中药,营养润泽她的身体,让她受损的神经系统加速恢复。
张扬怒视那帮泼妇兵团,怒吼道:“我看谁敢过来!”他这一嗓子还顶点用,这些老娘们被吓得停下了脚步,刘翠艳道:“姓张的,今天你把工程款娇出来!”
张扬道:“你的中国话说得很好。”
赵国强道:“先把伤者送到医院看病,其他的事情回头再说。”
艾西瓦娅的目光仍然没有望向张扬:“你很有礼貌,从你的脚步声可以听出你是一个有涵养的绅士。”她的中国话虽然带了点外国腔,不过吐字很清晰。
张扬没说话,双手插在衣兜里,悠哉游哉的走着。
高廉明看着周云帆歪嘴笑了笑,笑容中充满了同情,周云帆被他笑得心里发毛,站在那里,脑子里不停和图书的转开了,这小子到底在打什么主意啊?
周云帆听懂了七八成,向张扬说了一遍,张扬点了点头道:“那咱们先见见艾西瓦娅吧。”
赵国强面孔一板:“都给我住嘴!”他向院子里环视了一下,现场有六七个老太太躺在那里哼哼唧唧,都说自己被打了。赵国强向张扬道:“张主任,事情怎么会搞成这样?”
张扬道:“龟博士负责那边的工程,徐光利被抓,新世纪乱成一团,如果我不给他们钱,主体育场工程就得停在那儿。”
张扬笑道:“你骂我呢?”
张扬道:“有希望,但是首先要有信心。”他离开了房间,来到外面。
乔鹏举道:“海瑟夫人看来要在南锡大干一场了。”
张扬好不容易从几位老太太的封堵中逃了出来,他准备先离开再说,刘翠艳始终盯着他,看到张扬要逃,不顾一切的冲了上去,一把将张扬的手臂抓住了:“你不给钱就别想走!”
艾西瓦娅终于看到了张扬,绿宝石一般璀璨的双目充满了问询:“我从未见过你,你为什么要提出帮助我?”
乔鹏举有些奇怪的看了张扬一眼:“兄弟,我怎么觉着你和海瑟夫人有点苦大仇深的意思,你们有什么血海深仇吗?”
“找你们领导!”
乔鹏举笑道:“我听说海瑟夫人在拉斯维加斯有赌场,保不齐她要把赌场开到南锡来。”
市委徐光然接到张扬的这个电话感到很意外,平时他和张扬之间很少单独联系,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接通了电话,电话中传来一个女人歇斯底里的怒骂声:“你以权谋私,扣住我们公司的工程款不给,把钱都揣到了自己的腰包,你乱搞男女关系,你生活腐化,你……”
张扬道:“赵局,说话小心点儿!”
张扬冷冷道:“你不值得我打,你不是想要钱吗?我明白的告诉你,只要我在这个位置上,你和你的家人从工程中一分钱都拿不走,我会让审计部门从你们开始主体育场工程开始查起,每一项都查得清清楚楚,你最好多烧几柱香,求老天保佑你男人没有什么其他违法乱纪的事儿,要是涉及到工程违规,要是涉及到偷税漏税,我敢保证,要罚得你们倾家荡产!”
还是头一回有人夸自己绅士,张大官人听在耳中,心里感觉十分的舒坦,他笑道:“谢谢艾西瓦娅小姐的赞赏。”
张扬放下艾西瓦娅的手腕,艾西瓦娅轻声道:“怎样?我还有没有恢复的希望?”
所有人都没有留意到张扬悄悄拨通了一个手机号码。
张扬没好气道:“这件事我们没有任何责任,她们跑到体委来无理取闹,殴打工作人员,极尽侮辱咒骂之能事,我们一直都保持着高度克制。”
“心平气和个屁!你凭什么扣着我们家的工程款?你以为我们家爷们被抓了,就欺负我们这些孤儿寡母,把属于我们家的钱给贪了?你这个贪污犯!”
周云帆充当了临时翻译官的角色。
高廉明眼神儿乱飘,心说你丫不坑朋友就没人坑朋友了,明知道范思琪的官司必败无疑还把哥们给绕进去。
张扬道:“你放心吧,绝对是好事。咱们是老朋友了,我张扬什么时候坑过自己朋友?”
张扬道:“等等再说,这事儿最好单独找她谈。”
张扬道:“艾西瓦娅治疗的关键在于后期康复,这一过程可能持续三个月,甚至更长一段时间,你们必须做好长期留在中国的准备。”
刘翠艳仍然坐在地上不依不饶的骂着,张扬缓步走到她的身边,他的身影遮住了刘翠艳的面庞,刘翠艳有些惊惶道:“你……你想干什么?在这里,你敢打人?”
周云帆道:“我知道是好事,可事情都有正反两面,这天下没有白来的好事儿,我怎么知道您等会儿是不是要把我给卖了?”
张扬道:“清者自清,我行得正坐得直,别人怎么污蔑我,我只当他是放屁!”
一帮老娘们向张扬围拢上来,张大官人看出今儿势头真是不妙,要是出拳,三拳两脚肯定能把这帮老娘们全都放倒,可那样自己就成了南锡体制内的笑话了,过去人家就说他只会动拳头,要是这样做,以后更会落下这个笑柄。
张扬怒道:“麻痹的,还反了他们了!”他顾不上向乔鹏举和梁成龙解释,和傅长征一起匆匆向体委赶去。
张扬忍了她老半天了,内力不着痕迹的反震了一下,刘翠艳嗤地一声把张扬的衣袖给撕烂了,身体失去平衡,扑通一声四仰八叉的倒在水泥地上,刘翠艳尖叫道:“杀人了!”这老娘们也真能夸张。
刘翠艳道:“报警就报警,警察也得讲理,你凭什么扣着我们公司的钱?你这个贪污犯,我要跟你打官司!”
“老娘我豁出去了,我们家就是被你们这帮贪官给捣腾的,你们不要我们家老徐会想起送礼?谁愿意把自己辛苦赚来的钱送出去?现在好了,你们把老徐给弄进监狱,好借机贪污他的钱,吞掉我们家的家业,你和图书们是不是人啊!”她伸出手指向张扬的鼻子,张扬向后撤了一步,才没被她点中。
高廉明道:“范思琪说了,只要咱们能把艾西瓦娅治好,她就把手头星月一成的股份给我们作为酬金。”
张扬没有直接返回体委,他去了趟新体育中心工地,看看训练场馆的建设进度,海瑟夫人很快就要开始进行拆迁工作,刚巧梁成龙和乔鹏举两人都在工地现场,看到张扬,他们走了过来,梁成龙目前最关心的就是工程款的问题,他见到张扬第一句话就是:“张主任,市里的财政拨款到位了没有?”
艾西瓦娅的目光一动不动,轻声道:“我听到他的脚步声。”
张扬笑了笑:“助人为乐,那啥……高廉明,咱们得回去开会了。”这厮摆脱周云帆大步向体委走去。
乔鹏举笑道:“成龙,你也别太贪心,跟政府做生意就得做好长期战斗的准备,讨要狗肉帐,要细水长流。”
刘翠艳才不吃他那一套,尖声道:“有什么话不好当众说清楚的?你是不是害怕自己贪污公款的事情败露了?我呸!你一个国家干部,穿名牌拿手机,开汽车,乱搞男女关系,你对得起党和国家对你的信任吗?”
门外总算响起了警笛的声音,从傅长征报警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四十分钟,警察的行动效率怎地一个低下了得。
刘翠艳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这厮说话太吓人了。她马上想到自己还有一个当市委的靠山,底气顿时壮了起来:“你以为自己是谁?体委主任,屁大的一个小官,南锡还轮不到你说了算!”
张扬道:“我可以帮你把把脉吗?”他一边说一边用右手在自己的左手上比划了一下,方便艾西瓦娅的理解。
赵国强道:“有性格,但愿你能够说得清楚!”
艾西瓦娅道:“走近一些,让我看清你的样子,我脖子以下全都不能动,没有一丝一毫的知觉。”
徐光然拿起电话迅速拨通了二弟徐光胜的号码:“光胜,老三家的媳妇在体委发疯,你赶紧去把她领回来。”
张扬笑了笑道:“我不是生她们的气,市里给我们这六千万,钱还没有拿到,已经有很多人在打主意了,她今天这一闹,倒是给我提了一个醒,过去我认为只要做好我来到之后的工作,对我任期之前的事情没有过问,可现在看来,有些事是不能回避的,李主任、臧主任,我想成立一个调查组,调查新世纪公司在承建新体育中心工程中存在的问题。”
赵国强道:“你们是民事纠纷,我们局要做的事情很多,不可能只为了你们体委服务。”
体委的几名干部看到这阵势都不敢上前,石胜利带着保卫科的一帮人闻讯赶来了,可面对这帮老太太,也是一点办法没有,刚刚走到面前,人家就赖上了。
张扬道:“那你去治好艾西瓦娅,钱全都归你。”
张扬已经听说过这件事,他点了点头道:“你帮她做好这件事就是。”
徐光然紧咬嘴唇,慢慢挂上了电话,他闭上眼睛,自从三弟徐光利被调查之后,徐光然就后悔当初让他接下新体育中心的工程,徐光利的个人修养和能力太差,根本完不成这一项目,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他不但把事情搞得一团糟,还影响到了自己的官声,徐光然对弟弟行贿一事并非是不关心,而是想先尽量减小这方面的影响,张扬在新体育中心工程上的处理还是让徐光然满意的,徐光利被抓,新世纪群龙无首,就要成为一盘散沙,如果张扬不出来接手这件事,主体育场的建设必然会出问题,徐光然显然不想看到这件事的发生,只是他没有想到就在事情已经理顺,主体育场工程即将竣工的时候,弟妹又跳出来,这个愚蠢的女人,她在这种时候要钱,当真是不想要她男人的性命吗?
张扬道:“她敢,敢在咱们社会主义国家开赌场,我第一个冲出去封了她!”
拉库马道:“只要能治好她,花多少钱我都愿意。”拉库马虽然算不上大富大贵,可是他对这个外甥女还是十分慷慨的。
艾西瓦娅的脸上忍不住露出了一丝笑意:“你不想说,无论你出于怎样的理由,我都要对你说声谢谢!”
艾西瓦娅虽然没有接受过中医治疗,可是对中医还是有些模糊的概念,知道古老的中国医学看病是不需要用听诊器的,甚至不需要借助任何现代的医疗设备。艾西瓦娅道:“好的!”
赵国强道:“有没有出手,你说了不算,证据说了算!”
石胜利怒道:“妈的你骂谁?”
张扬尽量把脚步放轻,他看到了艾西瓦娅。
刘翠艳歇斯底里的声音从财务科内传来:“你们算什么国家干部,都是一群强盗,土匪!我们家老徐被抓了,可新世纪公司还是我们家的,你们凭什么接管?市里给了工程款,你们凭什么不给我们?现在就把钱给我,不然我跟你们体委没完。”
张扬的要求并不复杂,拉库马全都同意,张扬准备离开m.hetushu•com的时候,拉库马终于忍不住问道:“张先生,请问,你为什么会主动提出给艾西瓦娅治病?我们之前好像并不认识。”
张扬道:“不好意思,我没带翻译来。”
张扬道:“我晋升选的是古汉语。”古汉语张大官人认第二,基本上没人敢认第一。
张扬微笑道:“虽然我只是第一次见到你,可我能够感觉到你是个乐观的女孩子,我们中国人有句老话,好死不如赖活着,话虽然糙了一点,不过很有道理,这世上美好的东西那么多,你还没有感受过,只要心中充满希望,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
张大官人除了自己的名字以外,啥也没听懂,他真是有些汗颜了,连周云帆这种无良商人都学会用英语说话了,自己除了几个常用单词,啥也不懂。早知道这个样子,自己应该想到把常海心带来当翻译。本来他让高廉明过来的,可高廉明此时又去看守所见范思琪,谈论转让股权的事情,所以没能及时赶到。
周云帆听到张扬说中文,马上明白了,这货不懂英文。周云帆的英文比张扬肯定要强,可水平也有限,常用语他还能白话几句,一旦说复杂了,他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
张扬火了,他向石胜利道:“谁敢动手就把谁抓起来!”
石胜利原本想表现呢,被三名身材壮硕的老娘们围住了,不由分说,噌噌噌连续出手,石胜利脸上多了几道血痕。
高廉明跟上张扬的脚步:“我去见范思琪了,她准备把手头的股份转让给艾西瓦娅。”
张扬哈哈大笑,高廉明也跟着笑了起来,高廉明道:“还别说,你对我们张主任了解的真是透彻。”
高廉明道:“她愿意转让,可也得艾西瓦娅愿意接受,这件事必须要先征求艾西瓦娅的意见。”
张扬道:“这儿是国家机关,你再无理取闹,我就报警了!”
张大官人还是表现出相当的涵养,微笑道:“你是徐经理的爱人吧,别生气,有话好好说,有问题咱们可以心平气和的解决嘛!”
艾西瓦娅道:“看了很多医生,没有人敢冒险为我做手术,他们害怕手术会照成更大的伤害,有可能会危及我的生命,其实……我现在这个样子,活着和死了又有什么分别?”
张扬道:“孬种!需要你的时候你怎么不来?”
周云帆把张扬一直送出了南洋国际的酒店大门,看到拉库马没有跟出来,周云帆才苦笑道:“张主任,咱不带这样的,这事儿明明不是我干的,你干嘛往我身上栽啊?”
徐光然的脸色变了,他听出这声音来自于自己的弟妹刘翠艳,毫无疑问,弟妹跑到体委去了,张扬是故意打通这个电话,让他听清刘翠艳的话。
徐光胜气喘吁吁的来到了现场,看到刘翠艳的样子,他不禁叹了口气道:“弟妹,你这是干什么?”
乔鹏举道:“我可是帮你说话呢。”
张扬道:“我没把握,可于博士有把握。”
高廉明追问道:“你倒是说话啊!”
张扬道:“找领导啊,你们等等,我去给你们喊去!”这厮看出势头不妙,先溜出去把警察请来再说。可没等他来得及脱身呢,一个尖利的声音道:“姓张的,你别走,我找的就是你!”
赵国强呵呵笑道:“张主任,你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这么多老太太都受伤了,真要是有什么好歹,你就得负责养老送终,麻烦啊!”
傅长征点了点头,其实他已经报过一次警了,可直到现在也没有见到警察过来。
高廉明道:“你真有把握把她治好?”
拉库马来到床边轻轻拍了拍艾西瓦娅的手背,微笑道:“艾西瓦娅,帮我们联系治疗的张先生来了。”
张扬点了点头,他的目光落在艾西瓦娅的俏脸之上,忍不住感叹造物主之残忍,既然给了艾西瓦娅天使般的容貌,却又为何给她这样悲惨的命运,看来古今中外都是一样,自古红颜多薄命啊!
张扬冷冷道:“小傅,报警!”
张扬道:“都是装的,我们没有出手!”
张扬余怒未消道:“你不该问我,你问她们,跑到体委来了!”
得到她的应允之后,张扬来到床边,翻转她的右臂,右手的中指贴合在艾西瓦娅的脉门之上,中医讲究望闻问切,张扬在刚才和艾西瓦娅的交流过程之中,已经完成了望、闻两个步骤,问诊则早在艾西瓦娅来中国之前,由范思琪将这件事情发生的详细经过告诉了他。考虑到艾西瓦娅对这件事的反应,他目前无法将真相全盘托出,所以也不适合做详细询问,想要了解艾西瓦娅现在的身体状况,最直接的方法就是通过诊脉。
因为他们的对话都是英文,张大官人啥也听不懂,他向前走了一步,礼貌的问候道:“艾西瓦娅小姐,你好!”这厮说的仍然是中文,虽然他也会道声哈罗,不过想想还是用中国话问候来得自如。拉库马不是说她能听得懂中国话吗?刚好考验一下她的汉语水平。
刘翠艳骂道:“你这个流氓,你和_图_书这个贪污犯,怎么会有你这种国家干部。”
张大官人心里火了,麻痹的,这老娘们真不是东西,说话真是尖酸刻薄,老子不给你点颜色看看,你他妈不知马王爷三只眼。
周云帆是个老狐狸,他对张扬的话是一句也不信,行走江湖这么多年,什么人他没见过?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没有,也不可能有。他总觉着张扬在筹划什么事情,这小子滑头得很,自己得多留个心眼儿,千万别不小心被他给绕进去了,周云帆牵了牵张扬的衣袖,很神秘,很小声的问道:“张主任,你跟我透个实底儿,为什么你会想起给艾西瓦娅治病?”
张扬道:“大姐,话可不能乱说,中国也是有诽谤罪的?”
“厕所啊!”高廉明一脸无辜,其实这厮是看到势头不妙,刚才躲起来了。
艾西瓦娅道:“我学习中国话的时间太短,所以我的发音并不标准,这次来到中国,也许能够有些进步。”她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中国人,艾西瓦娅自从受伤导致高位截瘫之后,尝试过各种方法,西医看过、佛医也看过,甚至非洲巫医也看过,可是都没有任何的好转,她早已失去了希望,这次张扬让高廉明联系她来中国看病,艾西瓦娅本不想来,是舅舅拉库马坚持要来一趟,中医在世界上很多人的眼中都是极其神秘的,随着改革开放的发展,中医学有更多的机会走出国门,自然被越来越多的人们认同。
萧苕敏从人群中挤了过来,她和刘翠艳是认识的,过去劝道:“刘大姐,您别生气,一定是误会了,有话咱们去办公室说。”她握住刘翠艳的手臂想往里面劝,可刘翠艳挣脱开来,一巴掌就打了过去,打得萧苕敏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刘翠艳怒道:“别用你的脏手碰我!”
“没那个本事你废什么话?就算治好了艾西瓦娅,钱有你一分吗?”
张扬毕竟见惯了场面,就算听不懂拉库马说什么,可也能猜出个不离十,他微笑道:“欢迎拉库马先生来到南锡。”
张扬点了点头道:“应该有恢复的机会,你受伤的时间并不算太长,幸好没有进行后续的治疗。”
其实刚才张扬也让人给徐光胜打了电话,徐光胜正在手术室内,刚刚出来就接到了大哥的电话,徐光胜放下电话,脱下手术衣匆匆向体委赶去。
拉库马的脸上露出淡淡的笑意,他伸出手用英语向张扬道:“张先生幸会幸会!”印度被英国殖民了这么久,很多印度人的英文说得都很棒,尤其是印度的上流社会英语更是必须掌握的语言之一。
刘翠艳的声音又高了八度:“大家给我们做主啊,他连老人家都打!”
张扬道:“你什么意思?”
张扬点了点头道:“主体育场的训练场最近就能完工。”
刘翠艳继续歇斯底里的骂着。
刘翠艳哇!地一声大哭起来:“二哥,我不活了,老三进去了,你们就眼睁睁看着这些混蛋欺负我们孤儿寡母,我们活不下去了……”
“小心我告你不作为!”
艾西瓦娅道:“艾西瓦娅是我的名字,我姓德维辛格,很拗口是不是,那么你还是直接叫我艾西瓦娅吧。”
南锡市局副局长赵国强亲自率队前来,警察一来,混乱的现场得到了控制,除了刘翠艳躺在那儿哀号,其他人都感到有些害怕了。
“你丫动心了?”
张扬对机关的效率也是窝了一肚子的火气,他望着赵国强道:“我们报警已经快一个小时了,你们这才赶到,效率真是高啊!”
周云帆没打算跟着进去,向张扬道:“你去吧,我在外面等你。”
副主任李红阳、臧金堂都跟了进去,臧金堂全程都看到了,张扬的确没出手,他对张扬充满了感激,总想找个合适的机会表白,他感觉现在应该说几句,宽慰张扬道:“张主任,你别生气,那些全都是一帮泼妇,我们看得清清楚楚,你根本没碰她,回头我们都给你作证!”
梁成龙道:“新世纪那边的钱你已经给了吧?”
房间内一位金发碧眼的女护士坐在床边,她是艾西瓦娅的专职女护士蒂玛。
张扬冷冷道:“你接着骂!”
周云帆一旁道:“放心吧,我也可以帮忙照顾。”
张扬懒得管现场的烂摊子,他一言不发的回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张扬初步为艾西瓦娅检查之后惊奇的发现,艾西瓦娅虽然瘫痪就快两年,可是她的四肢肌肉并没有发生萎缩,这一点也让他百事而不得其解。
梁成龙道:“停就停呗,反正又不是你的原因。”
“小心什么?”
虽然张扬有了心理准备,可当他来到体委也不禁大吃一惊,徐光利的老婆刘翠艳召集了五六十口子人,把体委的小院站得满满的,楼上几间办公室内都传来吵闹声,更有甚者,有人爬到了张扬的皮卡车上。
艾西瓦娅道:“我还有希望吗?”她已经是第二次问这句话了。
梁成龙道:“十五前后主体才能完工,不过两块训练场已经整理的差不多了,可以投入使用。hetushu.com
他们正聊得热乎的时候,看到傅长征慌慌张张跑了过来,他来到张扬身边,低声耳语道:“不好了,徐光利的老婆过来要钱了。”
拉库马之所以坚持要来中国,是因为他过去认识周云帆的时候,和周云帆一起接触过中国的按摩和拔罐,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拉库马不忍心看到艾西瓦娅一辈子都躺在床上,所以抱着有枣无枣打一杆的想法来到了中国。
周云帆笑道:“拉库马,这位就是我的好朋友,南锡市体委主任张扬!”这番话他是用英文说出来的。
徐光胜当然清楚弟妹彪悍的脾气,一脸的无奈。
周云帆引着张扬来到房间内,拉库马身穿黑色长褂,白色宽松的灯笼裤,站在窗前欣赏着南锡的市容,听到身后的动静,他转过身来,他的肤色黧黑,五官轮廓分明,双目深陷精芒四射,如同鹰隼一般犀利。
拉库马道:“我在印度又很多生意,后天我就得返程,不过,明天我妻子朗吉就会来到这里照顾艾西瓦娅。”
赵国强嘴角的肌肉抽搐了一下,他握紧了拳头。高廉明当然能够听出张扬不是骂他的,一把抓住赵国强的手臂道:“赵哥,我能作证,我们体委的工作人员在全过程中都是保持相当克制的,我们没打人!”
拉库马也是极其关心艾西瓦娅的病情,他关切道:“张先生,你看艾西瓦娅的病有没有希望治愈?”
这样的交流方式障碍实在太多了,幸好高廉明在这个时候赶到了,这厮在美国留学多年,英语水平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他一来到就取代了周云帆的工作,很好的充当了张扬和拉库马之间的桥梁。
张扬微微一怔:“什么?”
张扬点了点头,和拉库马一起走入里面的房间。
张扬点了点头道:“这周应该能有三千万入账,钱只要一到帐,我马上就给你。”
周云帆瞪大了双眼,心说干我屁事啊,如果不是拉库马找我,我压根也不会知道你替他们看病的事情。他想要说话,张扬又在他肩头重重拍了拍道:“我们中国人为人含蓄,喜欢做了好事不留名,拉兹,对不起了啊,你不让我说,可我终究还是没有信守承诺。”张扬这么一说,拉库马一方自然不会再有任何疑惑,对周云帆的义举更是感激涕零。
周云帆道:“张主任,你这么年轻应该学过英语,你们不学英语怎么晋升啊?”现在年轻人不懂英语的的确不太多见。
张扬道:“这他妈都是女人吗?全他妈都是母老虎!”
拉库马跟着他走了出来,关上艾西瓦娅的房门后,方才道:“张先生请坐!”
高廉明道:“我哪有那个本事?”
张扬知道对这帮泼妇只能智取不能硬来,脸上依然带着笑容:“大姐,你是不是误会了?有什么事咱们回办公室再说。”张扬想要先将她稳住。
张扬没好气道:“你刚才干什么去了?”
刘翠艳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我来要工程款的,可他不给钱,还蛮不讲理,带着这帮走狗打人!”她指着石胜利咒骂着。
张扬道:“我已经联系了我的好朋友,著名神经外科专家于子良先生,他明天就会抵达南锡。”张扬停顿了一下道:“拉库马先生,你能够在中国逗留多久?”
周云帆道:“看来得找位翻译过来了。”
他的那点根底张扬当然一清二楚,不过周云帆自从成为印度人之后,算是彻底告别了过去,一直以来他也没有什么违法乱纪的事情,最近又开始活跃起来,看来他过去利用走私赚了不少钱,当初吐出来的也不过是九牛一毛,张扬始终认为,周云帆能够现在光明正大堂而皇之的在国内招摇,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得益于他留下的秘密账本,估计这厮手里掌握了不少人的秘密,人活到周云帆这种境界也算难得。
萧苕敏被她这一巴掌打懵了,委屈的满眼是泪。
高廉明这会儿不知从哪里冒出来了,他来到张扬和赵国强之间笑道:“好嘞,好嘞,人民警察来了,雨过天晴。”
梁成龙道:“真是有钱,两亿拿这么一块地,你说她能收回成本不?”
张扬咧开嘴笑道:“又不是坏事,好事儿,给你一个当活雷锋的机会,你应该谢我才对。”
梁成龙颇有点贪心不足蛇吞象的味道:“那啥,能多给点不?年关难过,一千万不够花。”
拉库马英文虽然流利,可中文他却是一窍不通,三个人没说两句话全都意识到了这一点,相互望着,不由得都苦笑起来。
张扬正准备打电话把常海心招来的时候,却见拉库马摇了摇头,他指了指里面的房间:“艾西瓦娅在里面,她听得懂你的话。”
张扬抬起头,却见徐光利的老婆刘翠艳气势汹汹的从楼上冲了下来,刘翠艳和徐光利一样,过去也是卖猪肉的屠夫出身,身高体壮,凶悍非常,满脸横肉气得哆嗦着,一双小眼睛凶光毕露,死死盯住张扬:“姓张的,新世纪的法人代表是我男人,他被抓了不假,可你也不能把我们公司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