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2章 一寸短一寸险

阿来带着两名保镖从里面走了出来,在入口的台阶处拦住了汤玛斯一行,他向汤玛斯道:“黎叔说了,让她们两人进去就行。”
舒英恒低声道:“他可能会带来一些麻烦。”
汤玛斯爬着去拿手枪,张扬来到他身边,用手枪抵住他光秃秃的脑袋:“想死还是想活?”他向梅萝使了个眼色,示意她帮忙翻译。
张扬笑了笑道:“汽车落在了海里,天上,海上,地面上全都是美国警察。除了从海底游泳过来。我想不出其他的办法。”
张扬将枪口移开,示意他去打电话,汤玛斯拿起电话拨通了黎叔的号码,他稳定了一下情绪,方才道:“黎叔,我是汤玛斯,刚刚来了两个新鲜货色,您要不要品尝一下?”
汤玛斯这个心急啊,把他们拦在外面自然用不着搜身了,他逃跑的机会就没有了,他笑道:“我找黎叔有要事相谈。”
梅萝接过钱,轻声道:“你想要雏妓?”
张扬道:“有没有小一点的?你明白我的意思!”
二十分钟后,赵天才驱车来到了张扬所在的沙滩,看到张扬一个人盘膝坐在沙滩上,默默看着空中的明月,此时此刻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张扬举起双手,让他们仔细搜查了一遍,确信张扬的身上没有携带武器,两人才允许张扬进入办公室,梅萝虽然是红五月的工作人员,一样也遭到了搜身,由此可见汤玛斯为人相当的谨慎。
奔驰车顿时变成了三轮车,车身陡然下沉,司机掌控不住方向。汽车向院中的喷泉冲去,车头正撞在喷泉之上。到底是防弹汽车,钢板够厚,喷泉上的天使雕塑被撞得稀巴烂,水喷得到处都是,自动感应雨刷开始工作。
田玲道:“不清楚,他没说太多,只是说累了,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张大官人唇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他扬起军刀全力向对方甩去。
黎叔道:“我没杀她,我没杀她,她的死跟我没关系……”此时他开始矢口否认了。
火力稍稍减弱,张扬躺在地面上,双脚用力蹬地,后背贴着地面飞速滑行而出,一枪射中那名保镖的脖子,那名保镖直挺挺倒了下去,手中的微冲仍然在射击。
黎叔颤声道:“别烧,别烧,我出来……”他哆哆嗦嗦从里面爬了出来,刚一爬出来就被张扬抓住领口,从里面拖了出来。
凌晨五点钟的时候,两名中国青年出现在中国驻纽约领事馆的大门前,手拿黑色皮箱的是张扬,他已经卸去了伪装,恢复了昔日的容貌。
张扬懒得理会他,他今天来到这里目的就是要大干一场,绝不会放过黎叔那个老东西。
对方的火力过于迅猛,压制的张扬抬不起头来,他举起手枪瞄准了客厅正中的水晶吊灯,连续几枪射了过去,成功将水晶吊灯的电线打断,室内的光线顿时黯淡了许多。
车库的大门缓缓打开,奔驰车驶出了车库。
舒英恒道:“他怎么突然就来了?”
黎叔站在落地窗前,注视着从奔驰车上下来的几个人,他抽了一口手中的雪茄,忽然皱了皱眉头:“阿来,汤玛斯身边的那个人是谁?”
张扬笑了笑道:“我累了,想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梅萝的表情有些错愕,她想不到这个英俊的年轻人也有这种变态的癖好。张扬拿出两百美元递给她。
望着梅萝身边的两个小女孩,张扬对黎叔越发的憎恨,这老东西真是禽兽不如,居然对这么小的小女孩下得去手,汤玛斯一样不是什么好鸟,他经营红五月提供雏妓色情服务,这种人就是杀一百遍都不为多。
空中传来直升飞机的声音,警方为了抓住张扬出动了直http://m•hetushu•com升机。张扬陷入天罗地网的包围之中,此时前方也有警灯闪烁,警方出动了几十辆警车对他进行围追堵截,前后都有警车围堵。天空直升飞机紧追不舍,探照灯从高空中投射下来,锁定了这辆黑色的悍马车。
张扬快步走上楼梯,从那名保镖的身上拔出军刀。
张大官人很快就有了反应,男人本能,在这种场合下谁也抗拒不了,更何况梅萝本身就是一个性感的尤物,张扬向后撤了撤,他抓住梅萝想要进一步行动的手。
顾允知听完之后,低声道:“你能确定是她?”
报警的是汤玛斯,他逃离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报警,可惜警察还是晚了一步。张扬己经杀死了黎叔,从黎叔临死前说的那些话,张扬知道,事情的罪魁祸首就是海瑟夫人,是她导演了这一切。他一定要找到这个女人,亲手杀了她。
张扬道:“别耍花样,帮我找到黎叔,我保证你没事,如果你做不到,那么,就别怪我不客气。”
汤玛斯有些无奈的看着张扬道:“黎叔不愿见我!”他的意思是,现在怪不着我了,我已经尽力了,底下的事情靠你自己。
张扬道:“黎叔亲口告诉我的。”
张扬来到了汽车旁,双手端住车底,奋起神力,竟然将那辆奔驰汽车掀了个底儿朝天。
舒英恒道:“张扬来了?”
赵天才激动地叫道:“你没事,你居然没事!”
在得到黎叔的应允后,汤玛斯笑道:“您放心,一个小时后,我亲自把她们送到府上。”放下电话,汤玛斯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向张扬道:“解决了,你和他的事情我不想管,千万别把我扯进来。”
赵天才一直都在等待着张扬的电话,凌晨三点半的时候,他的手机终于响了,听筒中传来张扬略带疲惫的声音:“我在距离大桥不远的海滩,你能来接我一趟吗?”
门外的两名保镖听到动静慌忙冲入办公室内,张扬腾空跳跃而起,双腿分别踢在他们的胸膛,两名保镖遭受重击,顿时摔倒在地上失去了反抗能力,张扬拾起地上的手枪,瞄准了想要逃走的梅萝:“乖乖听话!”
“谁?”张扬手中刀锋向前一递,刀尖刺破了黎叔干枯多褶的皮肤,一缕鲜血沿着他的咽喉流了下来,他骇然道:“别杀我,别杀我,全都是海瑟夫人让我干的,全都是她是她让我设计顾佳彤,是她让我对顾明健下手,全都是她……”
“撞死他!撞死他!”黎叔声嘶力竭的叫道。
赵天才在隐藏的地方目睹着张扬离去,他暗自祈祷,希望张扬这次能够逢凶化吉。逃出生天。
汤玛斯听完这句话,脸色突然一变,他顿时意识到这件事有些不妙,这种事涉及到个人的隐私,黎叔怎么可能说出去。他慌忙拉开抽屉想要去拿手枪,可他的手刚刚触及手枪,张扬就冲了上来,抬脚踹在大班桌上,沉重的大班桌被张扬一脚踹得向前移动,撞击在汤玛斯的胸口,汤玛斯连人带椅子摔倒在地面上。
梅萝道:“这件事都是安吉拉负责,可是她今晚不在。”
赵天才为之咋舌不已,这样的气温下,他居然能够从长岛游到纽约海滩,这厮简直不是人。赵天才低声道:“下一步,我们要去哪里?”
这是张扬的最后一颗子弹,他扔下空枪,来到那名保镖身边捡起了微冲。想不到冲锋枪内也已经没有了子弹,张扬只能把冲锋枪扔下,他听到楼梯上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一把从保镖的腰间抽出军刀,掷向发出声息的位置,黑暗中传来一声惨呼,一名保镖被军刀射中了眼睛,刀锋一直贯入了和图书他的脑子里。
舒英恒洗漱完毕,来到办公区,因为今天是年三十,所以工作人员都起得很早,正在布置着领事馆,领使馆内张灯结彩,舒英恒看到正在那里指挥布置的田玲,他向田玲招了招手。田玲走了过来。
田玲笑道:“来了,还有他的一位朋友。现在已经去休息了,我正准备等会儿去通知您,看看怎么帮他办理补发护照的手续。”
张扬道:“我可以答应你,可佳彤不会答应!”说完,他扬起了武士刀,一刀从黎叔的头顶劈落下去,将他的头颅从中劈成两半,鲜血和脑浆流了一地。
司机踩下油门,向张扬撞去,张扬一个翻滚躲开了汽车,手中武士刀冲着奔驰车右后轮劈了过去。汽车虽然防弹,可是轮胎却不是刀枪不入,张扬将真气贯入武士刀中,让这柄精钢打造的武士刀更是无坚不摧,武士刀劈入汽车的右后轮,直接将右后轮从中劈成两半。
大西洋的海水冰冷刺骨,张大官人屏住呼吸,想要躲过警察的追击只能通过这个方法,他在海底潜游,朝着纽约城的方向,美国警察不会这样放弃,短时间内还会在周围的区域进行搜索。
梅萝吓得尖叫一声。
赵天才因为高兴而大笑起来:“我早就知道,没有人困得住你。”
楼梯过道灯光很弱,一名身材高大的日本人出现在张扬的对面,他双手握着一柄武士刀,目露凶光,向张扬一步一步逼近。一副要和张扬决一死战的架势,张扬看了看他手中的武士刀,又看了看自己手中的军刀,日本人以为自己占尽了优势,咧开嘴凶神恶煞的来了一句:“哟西!”
张扬拍了拍黑皮箱道:“纽约领事馆,现在的美国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地方了。”
张扬道:“你先走,不用管我,老东西的车库里有的是名车!”
他向门口的警卫道:“我们是中国人,特地前来请求帮助。”
这话显然伤到了梅萝的自尊,她的笑容有些尴尬,不过她还是表现出良好的职业素养:“先生喜欢什么类型的?”
当天领事馆刚好是白志军值班,他听说张扬找上门来,慌忙赶了出来,认出张扬之后,让警卫给予放行。田玲也闻讯出来了,她惊声道:“张扬,天哪,你怎么这个时候来了!”
汤玛斯犹豫了一下,终于点了点头道:“我打个电话!”
张扬道:“我需要提供上门服务。”
张扬笑道:“怎么?你巴不得我被警察抓去?”
张扬拎起一旁的黑色箱子,来到福特车内,赵天才有些好奇的看着他:“你不会是从长岛一直游到这边来的吧?”
两名保镖端着冲锋枪向张扬的方向逼近,张扬又连续开了几枪,连续击灭了几盏灯,客厅内的光线越来越暗。对方当然明白张扬的用意,瞄准张扬藏身的地方子弹不停射击过去,张扬被逼到墙的拐角处,他深吸了一口气,利用他超人的听力,判断着对方的位置,在其中一人更换子弹的刹那,张扬闪身而出,一枪击中了对方右脚,那名保镖痛苦的倒了下去,张扬随即又是一枪射中了他的头颅。
一辆悍马吉普车高速冲出了黎叔豪宅的大门,十几辆警车刚刚来到大门前方,警方还没有来得及布置好阵型,张扬开着那辆悍马横冲直撞,撞开了两辆想要阻截他的警车,向远方的道路疾驰而去。
张扬点了点头:“你的话说完了?”
保镖点了点头道:“应该没问题,我们有十二个人!”
司机猛然加速,然后突然一个急停,张扬的身体因为惯性落在引擎盖上,然后翻滚着落在了地面上。
张扬笑道:“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www.hetushu•com。”
浓烈的汽油味弥散在车内,司机吓得慌忙推开车门,此时只要有一丁点火苗,这辆奔驰车就会爆炸,他们全都得变成烧猪。他想要逃出去,张扬一脚将他踹了回去,那名保镖挣扎着爬出车门,头刚刚露出来,张扬扬起武士刀,一刀斩杀下去,将他的脑袋齐根切了下来。张大官人此时已经杀红了眼睛。
张扬道:“我手中有一份唐兴生的资料,涉及到平海的很多官员。”
张扬并没有休息,他首先给顾允知打了一个电话,告诉顾允知已经找到黎叔的事情,更重要的是,他终于查到幕后的指使人是王均瑶。
纽约领事馆总领事舒英恒听说这件事之后马上起床,这可不是小事,张扬在尼亚加拉闹得天翻地覆,两起袭警事件。一起攻击FBI的恶性事件,舒英恒正在为这小子惹下的祸端头疼不已,却想不到他居然主动来到了领事馆。
赵天才来到张扬的身后,张扬道:“今天是年二十九,明天就是除夕夜了!”
阿来冷冷道:“黎叔今晚不想见任何人!”
张扬纵身跳到沙发上,将沙发翻转过来,几颗子弹射在沙发的靠背上,填充的羽绒飘舞的到处都是。
赵天才想了想,果然不错,自己这些天陪着张扬出生入死居然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忘了。
黎叔面如死灰,汽车被掀翻的时候,他的左轮手枪也不知掉到了哪里,张扬冰冷无情的声音在外面响起:“你再不出来,我就点燃这辆汽车,你想被活活烧死在里面吗?”
一辆黑色奔驰商务车驶入了黎叔位于长岛的别墅,梅萝带着两名十二岁的小姑娘走下了汽车,汤玛斯和张扬一起走在后面,汤玛斯十分的不安,他低声道:“黎叔有很多保镖,他们会搜身!”
张扬想见的就是老板汤玛斯,梅萝的这句话正合他意,他又拿出三张美钞递给了梅萝。
两名保镖出现在二层楼梯之上,他们利用楼梯作为掩护,端起微冲向张扬射击。
舒英恒却知道事情绝不会那么简单,张扬已经被FBI盯上了,没那么容易从美国脱身离去,否则他也不会来找自己。
进入电梯之后,黎叔长舒了一口气。他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他低声向身后保镖道:“艾德,马上调集人手过来,一定要把他给我干掉!”
张扬在汽车冲出大坝的刹那,推开了车门,拎起黎叔的那个黑箱子,腾空跳了出去。
那日本人挥动武士刀想要格开飞向自己的军刀,可是他显然过低估计了军刀运行的速度,没等他将武士刀挥舞而起,军刀已经倏然而至,他的瞳孔因为惊恐而放大,眼睁睁看着锋利的军刀射入了自己的瞳孔内,诺大的身躯直挺挺躺倒在地面上,张扬走了过去,从他的手里拿过军刀,冷冷道:“一寸短一寸险!”
另外两名保镖慌忙掏出手枪,他们的动作和张扬相比显然慢了不少,张扬冲上前去双拳齐出,狠狠击落在他们的胸口,张扬出手毫不留情,这一拳正是升龙拳中威力巨大的双龙出海,岂是这帮寻常保镖能够承受得了的,两人惨呼一声,就摔倒在地上,显然无法活命了。
梅萝有些不安的看着张扬,她对这个中国人有着一种说不出的畏惧,张扬的身上充满了凛冽的杀气,在这件事中她是无辜被卷入的一个。
张扬伸手给了他两记响亮的耳光:“老匹夫,钱?再多的钱能够换来佳彤的性命吗?”
黎叔年纪虽然大了,可是怕死得很,他苦苦讨饶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我可以给你钱,我可以给你很多钱?”
张扬道:“还要麻烦你们陪我走一趟。”
下面激烈交hetushu.com火的声音让黎叔感到恐惧,他迅速整理好了衣服,从抽屉里拿出一把左轮手枪,拎起一个黑色的皮箱,离开书房,在保镖的护卫下来到电梯前,这电梯直接通往他的地下车库,也是他的逃生通道。虽然没有看到这个闯入者,黎叔却已经推断出来人一定是张扬,这个年轻人真的很有些本事,竟然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摸到自己的府上,黎叔打心底感到害怕。
张扬道:“帮我找到黎叔,你就能活命。”
汤玛斯连连点头道:“想活,想活!”这根本不用问,好死不如赖活着,外国人也懂得这个道理。
梅萝吓得站在那里,双腿发软,如果不是依靠背后墙壁的支撑恐怕早就瘫软在地上了。
沾满血腥的武士刀抵住黎叔的咽喉,张扬望着这个卑鄙无耻的糟老头子心中恨到了极点:“是你害死了佳彤,是你找人谋杀顾明健,是你设计陷害我和唐兴生!”
梅萝把张扬想要提供雏妓上门服务的事情说了,汤玛斯上下打量着张扬,他撇了撇嘴唇道:“先生,我想你搞错了,我们是不提供未成年人服务的。”他和张扬不熟,对他充满了戒心。
刚刚走入大门,一排子弹就射了过来,张扬一个翻滚躲了过去,子弹射在一旁的墙壁上留下一排弹孔。
张扬继续向前走去,阿来一把推向他的肩头,想要把他推出去,阿来是位散打高手,没来美国之前,在中国曾经获得过国家级散打冠军,张扬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向怀中一带,一拳已经砸在阿来的咽喉之上,他猝然发难,出手之突然超出所有人的想像,只听到喀嚓一声,阿来的喉头软骨竟然被张扬霸道的一拳击得粉碎,他脸上的肌肉因为痛苦而扭曲。阿来双手痛苦的捂着脖子,一头就栽倒在地上。
梅萝撅起红唇道:“想不想感受一下我的服务?”
白志军点了点头道:“跟我来!”
阿来是黎叔的保镖,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汉子,他向前走了两步,低声道:“可能是汤玛斯的保镖。”
黎叔道:“我没有……我……我是受人指使……”
电梯门打开之后,他登上了那辆可以防弹的奔驰车,坐进去之后,黎叔掏出手绢擦了擦额头的冷汗,一颗心总算安稳了一些,他催促道:“快走,赶紧离开这里!”
汤玛斯脑子里转着念头,张扬的手里有枪,他要是逃走,张扬肯定第一个会把他射杀,汤玛斯不敢冒险一试,进门的时候,黎叔的保镖会例行搜身,那时候才是他逃走的最佳时机。汤玛斯是一只老狐狸,他对别人的恩怨没什么兴趣,只要自己能够脱身,其他的事情他才管不了那么多。
此时赵天才打来了电话,赵天才紧张道:“赶快离开,很多警车正朝这边赶过来了,赶快离开!”
梅萝临时充当了翻译的角色。
张扬道:“你一直给老家伙提供雏妓,你当然有办法接近他。”他伸出手掌在汤玛斯的背后拍了一张,汤玛斯顿时感觉到整条脊椎冰冷异常,他骇然道:“你……做什么?”
黎叔冷哼一声:“排场不小,到我这里来居然还带着保镖,让他们在门外等着,只让那两个女孩进来就是。”
田玲道:“尽快送他离开,只要离开美国,一切就好说了。”
张扬扔下武士刀,从车内找到了黎叔的黑色皮箱。
阿来应了一声。
黎叔本以为可以逃脱,却没想到张扬阴魂不散的跟了上来,他惊声道:“快!快甩掉他!”
没有人可以在冰冷的海水中停留一个小时以上,美国警方出动了海岸巡逻队。在悍马车落入海中的地点,方圆一千米以内的范围内进行了大规模的搜索,搜索行动持和-图-书续了一个小时,空中直升机也进行配合搜索,其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顾允知道:“你是说参与洗钱的不仅仅是唐兴生一个人?”
张扬此时刚刚进入黎叔的书房,发现楼上没有人,张扬顿时感觉到才些不妙,他听到楼下的汽车声,来到窗前向下望去,正看到一辆奔驰车从地下车库内驶出,张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黎叔,决不能让他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溜走,张扬推开窗户,腾空从三层楼上跳了下去,准确无误的落在奔驰车的车顶。
十多辆警车迅速调转车头。拉响警笛。冲着张扬追逐而去。
武士刀瞄准了油箱的位置,一刀深深刺了进去,汽油从油箱内汩汩流了出来。
张扬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汤玛斯有些糊涂了,他经营红五月多年,竞争对手不少,得罪的人也不少,他本以为张扬是冲着自己来的,可没想到人家找的不是他,是黎叔,汤玛斯苦笑道:“我给你地址,你直接去找他,找我干什么?”
张扬的身影出现在汽车旁,黎叔颤声道:“开枪,开枪!”因为过于紧张。他甚至忘记了车窗是防弹的,举起左轮手枪瞄准张扬就射,子弹射在车窗上,并没有打透玻璃。
梅萝道:“那必须要老板点头!”
另外一名保镖大吼着瞄准张扬射击,张扬却在击中目标之后重新退回藏身的地方。
张扬捡起地上的手枪,推开大门冲了进去。
汤玛斯的办公室位于红五月五楼,梅萝带着张扬来到办公室门外,有两名黑人保镖在外面值守,看到梅萝带人过来,他们迎了上来,示意要张扬举起手,例行搜身,没想到一个妓院老板居然还有这么大的派头。
黎叔颤声道:“别杀我,我箱子里全都是价值连城的钻石,我全都给你……你饶了我?”自知死到临头,黎叔涕泪直下。
汤玛斯看到张扬硬闯了进去,而且一出手就接连放倒了三个。此时不逃还待何时,他转身就跑向奔驰商务车,梅萝带着那两名雏妓也跟着汤玛斯逃了过去,张扬并没有阻止他们,他的目标是黎叔,他要在短时间内结束这场战斗,在前来长岛的途中,他已经提前给赵天才打过电话,让他过来接应自己,现在赵天才应该已经赶到了附近。
张扬道:“汤玛斯先生,黎叔介绍我过来的。”
张扬听到了海浪的声音,他咬了咬嘴唇迅速做出了一个果断的决定,改变悍马车的方向向右侧的护栏撞击而去,护栏被撞开,悍马车冲出了长岛大桥,冲向黑漆漆的大海。
金钱的确比语言有效得多,梅萝道:“我带你去见他!”
梅萝颤声帮他翻译。
汤玛斯的办公室很大,足有一百平方,墙壁上挂满了油画,清一色的人体,倒是配的上他的专业。汤玛斯坐在宽大的大班桌后,目光正注视着桌上的电脑,从电脑屏幕上可以看到许多房间的情况,汤玛斯几乎在每个房间内都安装了监控摄像,他的手里掌握了不少上流人物的把柄。听到脚步声,他抬起头,汤玛斯四十六岁,是西方人中少见的矮个子,头顶已经秃了,戴着一副高度近视眼镜,他看到梅萝,笑道:“梅萝,我的宝贝儿,看看你给我带来了哪位尊贵的客人。”
张扬沉默了下去,他没有证据,虽然黎叔供出王均瑶才是幕后指使,可是黎叔拿不出证据,唐兴生亦然,唐兴生死后,留下的那份材料牵涉到国内诸多官员的命脉,可是材料中并没有证据可以表明,王均瑶参予了为国内官员非法洗钱的活动,这女人太狡猾,黎叔应该是她的一个合作者,所才的事情都是黎叔出面在做,她始终居于幕后。
顾允知道:“有没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