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3章 敲山震虎

龙贵来到王均瑶面前,看得出他有些紧张,低声道:“夫人,外面来了好多警察。”
顾允知道:“有没有王伯行的资料?”
赵天才道:“保镖还好吧?”
张扬道:“FBI怎么着?我又没从事任何间谍行动,他们总不能信口胡说吧?”
萨德门托绝对是个老油条,他笑道:“这件东西对你没有任何的用处吧?”
顾允知道:“我明白了,张扬,无论用怎样的方法,你都要把唐兴生的那份材料带回国内,材料涉及到的这些人不会让你顺利达成愿望的,你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麦克呵呵笑道:“夫人不必生气,只是例行公务!”
龙贵道:“黎叔会不会说什么?”
张扬道:“他这种身份居然下作到去嫖妓,难道不怕被人认出他的样子?”
王均瑶道:“没什么可是,也没什么好怕,就算唐兴生手里有些证据,那些证据根本牵涉不到我们,现在的中国法制已经越来越完善了,没有证据,他们不能胡乱抓人,莫须有的时代早就过去了。”其实王均瑶的内心并没有她表面表现出来的镇定,她联系不到大哥,大哥应该出了事。
田玲道:“这里是在美国,他们就算想栽赃陷害你,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
“下车!”对方怒吼道。
赵天才按照张扬的意思道:“我的手上有一些录音带,还有一些照片,我想销毁它,可是FBI却想得到我手上的东西,现在我就在中国驻纽约领事馆,美国警察和FBI把所有的出入口都封住了,每个进出者都要经过他们的严密盘查,我倒不是害怕被搜查,可是有些东西万一让FBI搜走,后果只怕不堪设想啊!”
白志军落下车窗,出示自己的证件道:“我是中国驻纽约领事馆的工作人员……”
舒英恒叹了口气,看来张扬和赵天才藏身领事馆的事情终究还是被发现了。
张扬道:“很多官员都通过黎叔这条线洗钱,他们把子女送往国外,贪污得来的黑钱通过黎叔的关系洗白,变成了合法收入,黎叔为他们洗钱,为他们办理居留权,为他们安置在国外的生活,以此得到高额的利润,唐兴生的死可能是因为他掌握了太多的内情,黎叔从他的身上榨取到了不少钱,唐兴生为了转移这种压力,他把手伸向了国内的一些干部,他知道内情,逼迫那些人给他钱,所以终于激怒了这些人,对他生出了杀心。”
舒英恒瞪了他一眼道:“你老老实实呆在这里,他们不会闯进来的,你少给我添乱就好!”这小子真是让舒英恒头疼不已。
王均瑶怒视龙贵:“他可以回来吗?我要让他永远无法踏足中国的土地。”
张扬道:“做贼心虚,做淫贼的心底更虚,我了解这些当官的,为了保住面子和位子,他们根本不敢妄动,给他打电话,吓唬吓唬这孙子!”
张扬低声道:“他是王均瑶的亲哥哥,王均瑶这个人,藏得很深,所以……”
玛格丽特不等他把话说完就指着他的鼻子呵斥道:“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你带领这么多人围堵中方领事馆,根本是在蓄意挑起两国争端,谁让你这么做的?总统亲自下令吗?需不需要我给他一个电话验证这件事?”老太太的气势相当的霸道。
王均瑶淡然笑道:“有警察又怎样?我们又没犯法?”
麦克来到白志军面前,笑着点了点头道:“白先生,咱们又见面了?”
顾允知深感惭愧,他领导下的平海经济保持持续增长,可是在这光鲜的表面下已经悄然埋藏下了诸多的隐患,他挖出了黎国正,清除了许常德,却没有发现南锡领导层的腐败比起江城有过之而无不及,张扬得到的名单已经涉及到了南锡市的多名常和-图-书委,这次事件影响之大,震动之广会前所未有。他认为自己应该负有相当大的责任,虽然他已经离休,可是他在领导干部的考核方面存在严重的不足,没有尽早发现这些隐藏在党内的蛀虫。可顾允知也知道,现在绝不是自我批评的时候,他给乔振梁提出了一个建议:“敲山震虎!”
对方听到这句话马上沉默了下去,好一会儿方才低声道:“你想怎样?”
“滚开!现在我走过去,我的车跟在我后面开过去,谁敢拦住我的去路,谁就是对我蓄谋不轨,我就会控告他,你们谁有胆量跟我打官司?就算你们有胆量跟我打这门官司,我也保证你们会输得很惨!”老太太说完,仰首阔步的向里面走去,走到麦克身边,伸出手一把就把麦克推到一边:“滚开!中国有句俗话,好狗不挡道!”
白志军怒吼道:“混蛋,放开我,放开我!”他毕竟力量单薄,加上就他自己一个人,对方几名警察一拥齐上已经给他上了手铐。
赵天才拿起手机按照上面的号码打了过去,电话打过去之后,响了好几声才有人接电话,赵天才听到对方应声之后,开门见山道:“参议员先生,我捡到了您的钱包!”
总领事舒英恒短暂的愤怒之后很快就冷静了下来,这件事并不简单,美国人既然敢找到领事馆来,证明他们已经掌握了确实的证据,张扬来到领事馆的事情肯定泄露了出去,舒英恒认为这件事极有可能是内部的工作人员泄露出去的,白志军在门外被美国警察搜身拘捕,舒英恒当然很生气,他差一点就冲出去和对方理论,可他马上又想到,对方抓捕白志军反而是一件好事,白志军的记录清清白白,美国人挑衅找错了对象,白志军找到他们不公平的对待,刚好自己找到了一个谴责美方的理由,舒英恒已经有了充分的理由向美方表示抗议,国与国之间的外交从根本上就是利益的博弈。
常委们都有些奇怪,乔振梁道:“今天是除夕,何谓除夕?相传在远古时候,我们的祖先曾遭受一种最凶猛的野兽的威胁。这种猛兽叫年,它捕百兽为食,到了冬天,山中食物缺乏时,还会闯入村庄,猎食人和牲畜,百姓惶惶不可终日。人和‘年’斗争了很多年,人们发现,年怕三种东西,红颜色、火光、响声。于是在冬天人们在自家门上挂上红颜色的桃木板,门口烧火堆,夜里通宵不睡,敲敲打打。这天夜里,‘年’闯进村庄,见到家家有红色和火光,听见震天的响声,吓得跑回深山,再也不敢出来。夜过去了,人们互相祝贺道喜,大家张灯结彩,饮酒摆宴,庆祝胜利。”
王伯行的脸色有些变了,心说你乔振梁如果有证据大可以双规我,为什么要摆下这样的局面?他很快就想明白了,乔振梁没有任何的证据,他在虚张声势。
常委们都笑了起来,不过笑声很轻,谁都听出乔振梁话里有话。
知道玛格丽特的身份之后,那名警察摸向枪套的手马上尴尬的放了下来,借他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拔枪对准局长的教母啊。
一名警察敲了敲司机位置的窗户,粗声粗气道:“所有人下车,例行接受检查!”
乔振梁道:“今晚大家全都在这里过除夕,我会让秘书处的同志通知各位的家人,我相信家里人都应该会理解我们,为大家舍小家,这是一个党员的本分!”乔振梁说这话的时候,目光盯住了王伯行:“大家不用担心自身的安全,高仲和同志会负责今晚的治安。”
纽约警察大都知道这件事,玛格丽特还拿出一千万为纽约警察成立了一个基金会,很多警察都从基金会中得到过好处,贝宁财团在美国http://m•hetushu•com可谓是家喻户晓,玛格丽特过去一直将贝宁财团的总部设在曼哈顿,后来身体不好,几年前才去了洛杉矶,享受那边的阳光生活,不过她在曼哈顿这个金融中心的影响力仍在。
顾允知轻声道:“别考虑太多,你能平安回来就好!”
张扬起身道:“我的护照办好了没有,好了我就有了合法的进出境权力,我不怕他们,我去找美国佬算账。”
赵天才道:“这里是领事馆,美国人再嚣张他们也不敢冲进来,我看咱们还是听田小姐的话,老老实实在房间内呆着。”
白志军怒道:“你们这么多人对付我一个,居然说我威胁到你们的人身安全,真是贼喊捉贼,我要抗议,我要严正抗议!”白志军提出抗议的时候,双目眼巴巴向领事馆的方向望去,让他奇怪的是到目前为止领事馆还没有任何的反应,难道他们真的要放弃自己了?
赵天才道:“偶然收获的惊喜,如果我可以顺利离开领事馆,这些东西就会永远消失,我回到中国,从此和你井水不犯河水。”
这帮警察是不敢拦车,可FBI不吃这一套,麦克带领两名手下走了过来,他也知道老太太财大气粗,对于这种社会名流只能是先礼后兵,他满脸堆笑道:“玛格丽特夫人,你好,我是FBI……”
玛格丽特道:“我现在要进入领事馆办事,你们全都给我让开,耽误了我的事情,你们谁担当得起?”老太太发威,也是非同小可。
所有常委都知道发生了很重大的事情,每个人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了。
萨德门托道:“你知道有些事我说了不算,FBI是一个特殊的部门……”
田玲惊慌道:“张扬,千万别去,你要搞清楚,你现在不仅仅是袭警那么简单,如果只是袭警,美国人最多会把你驱逐出境,可FBI找上了你,只要被他们抓住,他们就会以间谍罪起诉你。”
白志军毫不畏惧的瞪着麦克,毕竟这里是在领事馆门口,他的底气也足一些,白志军大声道:“你们现在的行为已经违反了国际公约,不知道你是代表个人,还是代表美国政府,我有必要提醒你,你正在制造一场外交争端!”
纪委书记曾来州的脸色也不好看,乔振梁这么做等于行使了纪委的权力,难道他连自己也不信任?
白志军无奈,只能下车,两名警察开始对他的车辆进行搜查,白志军看着有些恼火,他大声抗议道:“我有理由提醒你们,你们已经违反了国际公约。”
大年三十的省常委会议选在省政府一招举行,这还是很少有的事情,会议先是由省长宋怀明做了平海省工作的年度总结,因为就要新年的缘故,每个常委的脸上都洋溢着喜气,发言也轻松自由的多。
赵天才道:“可是咱们没有证据啊,他未必会相信。”
王均瑶道:“他能说什么?他手里又没有关于我的证据。”她自认为做得很小心,就算是黎叔的手上也没有自己任何的证据。
车门缓缓打开了,一位身穿灰色大衣的老太太走了出来,那警察道:“转过身去,双手放在车上……”话音未落,那小老太太,轮圆了右手,一个大耳刮子就扇了过去,只听到啪!地一声脆响,把那名大个子警察给打懵了,他怎么都没想到这老太太竟然敢动手袭警,他伸手想要去摸枪,老太太怒视他道:“混账东西,把詹姆斯那个混蛋给我叫来,我倒要让他看看,你们这帮废物是怎么对待他的教母的!”
田玲道:“外面来了好多警察,还有FBI,他们把领事馆的各个出口都封锁住了,你千万不要现身,就呆在房内。”
龙贵道:“夫人,我们必须马上离开这里,如果等和-图-书到张扬回来就晚了。”
一名警察冷冷看着他,忽然拧住他的手臂,逼迫白志军趴倒在汽车上,大声命令道:“岔开双腿,现在我怀疑你暴力袭警,我要拘捕你!”
萨德门托此时已经确定对方肯定就是潜入房内偷走自己衣服,继而打晕自己保镖的那个人,他不禁害怕了起来,目光向四周看了看,虽然办公室内只有他一个人在,他还是有些慌张:“你究竟想怎样?”
现场的警察都是面面相觑,有人赶紧去打电话,局长应该不知道这件事,赶紧通报。
两人来到赵天才的房间,从窗口向外望去,却见领事馆外的警车似乎又多了几辆,出入领事馆的车辆全都要接受检查,此时一辆加长林肯轿车来到了领使馆前,几名警察拦住。
白志军被铐的时候,FBI的一帮人都坐在汽车内笑眯眯旁观着这里发生的一切,一名联邦特工提醒麦克道:“头儿,这里是中国领事馆,是不是要考虑一下可能引起的国际影响?”
轮到乔振梁总结性发言的时候,乔振梁微笑道:“大家把手机都拿出来,交给秘书,我说话的时候,不喜欢有电话打扰。”
一帮FBI,一群美国警察就这么眼睁睁看着小老太太昂头挺胸的走入了领事馆,她后面的那辆加长林肯轿车也跟在老太太身后缓缓驶了进去。
外面响起敲门声,张扬慌忙将皮箱合上,清了清嗓子道:“进来!”
此时他看到那名FBI的头目麦克向他走了过来,白志军顿时明白了,这么多警察来到这里并非偶然,应该是FBI有目的策划的一场阴谋事件。
顾允知的内心异常的沉重,一个唐兴生不知要牵出多少人,黎叔负责在海外洗钱,国内的官员又是通过谁和他联系?他不知道这时代是怎么了?究竟是时代变了,还是人心变了?当初一个个握着拳头对着党旗宣誓的这群人,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违背他们的信仰,为什么他们会逐渐的走向堕落?
张扬道:“我去看看!”
田玲看到赵天才进来,叹了口气,叮嘱张扬道:“总之你们两人要记住我的话,就呆在房间里,哪里都不许去。”
就在这时候,白志军开车从外面采购年货回来,还没有靠近大使馆就被警车拦住了,一名黑人警察拍了拍他的车窗道:“下车,例行检查!”
麦克呵呵笑了起来,他伸出手捏住白志军的面颊道:“国际公约,国际公约规定允许领事馆内藏匿间谍吗?你配合间谍进行谍报工作,危害美国的利益,干扰我们的工作,对我们FBI工作人员造成了人身威胁,你已经违反了我们国家的安全法。”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这里是中国领事馆,他们怎么可以这样做?”
赵天才道:“这人应该是纽约州参议员萨德门托!”
白志军的身上并没有任何可疑的东西,但是警察显然接到了命令,并没有就此放过他的意思,仍然拖着他向警车走去,白志军怒道:“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放开我!”
张扬也跟在旁边听着,可他一句都听不懂,赵天才捂住电话低声把对方的话翻译给他,张扬道:“问他保镖没事吧?”
几名警察都愣了,负责指挥的警察头目看到那名老太太,顿时被吓了一跳,那老太太何许人也,她是贝宁财团的总裁玛格丽特,纽约警察总局的局长詹姆斯是她的教子,詹姆斯的父母过去都曾经是贝宁集团的员工,后来遭遇车祸,双双身亡,只有詹姆斯幸免于难,从那以后,玛格丽特就承担了照顾他的责任,可以说玛格丽特就是詹姆斯的再生父母。詹姆斯能够登上纽约警察总局局长的位置,玛格丽特也在其中出力不少,美国的政治是金钱政治,没有金钱开道和_图_书,詹姆斯也爬不到现在的位置,他把玛格丽特简直就看成亲娘一样。
赵天才道:“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可能他就好这一口儿,难道国内没有官员嫖娼的事情?”
“可是……”
张扬道:“昨晚在红五月偷那个嫖客的衣服,顺手牵羊弄来的。”
这是一个明显至极的信号,乔振梁针对的是王伯行,王伯行身为公安厅厅长此前对乔振梁的决定一无所知,乔振梁绕过他直接向公安厅副厅长高仲和下令,这摆明了就是对王伯行的不信任。
在场的常委都是有阅历的人,对这个传说并不陌生,可是乔振梁现在气定神闲的把这件事说出来,难道仅仅是为了科普那么简单?好像没有必要吧?这位省委书记的葫芦里究竟卖得什么药?
舒英恒道:“你小子啊!”他和顾允知是多年的老友,因为顾允知交代在先,他也不好对张扬深责,他叹了口气道:“你们的护照,我已经让人在补办,准备一下,马上把你们送回国内。”
田玲道:“他们并没有进入领事馆范围,没有违反国际公约。”
王均瑶静静坐在南锡的别墅内,她裹着裘皮披肩,沐浴着午后的阳光,温暖的阳光并没有让她感到温暖,她的手很凉,刚刚她已经收到了黎叔被杀的消息,这一消息让她感到十分的突然,在美国的土地上,以黎叔的实力,竟然命断张扬之手,是他过于轻敌,还是张扬太厉害,如今这一切都不重要了,真正让王均瑶担心的是唐兴生留下的证据。唐兴生的证据会涉及到平海的不少官员,这些证据如果大白于天下,这些官员通过境外洗钱组织洗白贪污款的事情就会曝光,她和她的集团利益就会受到毁灭性的打击,如果让国内的贪污官员们看到他们的洗钱网络并不安全,谁还会放心把贪污款交给他们?
张扬一听顿时来了精神:“参议员是不是很有影响力?”
此时赵天才也走了进来,他呆的房间临窗,从房间内清楚的看到了白志军被美国人搜身并拘捕的情景,慌忙过来通知张扬。
此时田玲慌慌张张走了进来,她向舒英恒道:“领事,外面来了不少的警察,他们怀疑我们领事馆藏匿罪犯。”
乔振梁道:“让百姓惶惶不可终日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我想在座的大家都不迷信,大家应该不相信这世上真的有年这种怪兽的存在吧?”
白志军在领事馆门外被美国警察搜身的时候,张扬并不知道,他换上了领事馆给他的衣服,把身上那套偷来了西服扔在地上,上装在他跳入海里的时候就已经丢掉了,不过他在红五月从那名嫖客身上得来的钱夹还在,张扬取出其中湿漉漉的美钞,里面还有几张名片,张扬不认识英文,把名片扔到一边,目光落在从黎叔那里得来的黑色皮箱上,箱子上有密码,不过这难不住张扬,这厮最擅长的就是暴力拆解,没费多大功夫,他就将皮箱打开,皮箱密闭的很好,张扬拖着皮箱游了这么远的距离,里面一点水都没有进入,皮箱内十几个天鹅绒布袋中,全都装着钻石,张大官人虽然不是什么珠宝专家,可单从这些钻石的大小上已经看出这箱东西绝对价值连城,此外还有几把钥匙。既然黎叔能够把钥匙和钻石带在一起,足以证明这些钥匙是相当重要的。
田玲道:“总领事正在和美方交涉,我看这件事很麻烦,不过你放心,只要你躲在领使馆内,他们应该不会拿你怎样。”
乔振梁的语气陡然变得严肃起来:“不过猛兽真的来了,我们身为平海的父母官是不是应该挺身而出,为老百姓除去这只怪兽,为平海迎来一个安宁平和的新年?”
张扬马上意识到情况有变:“玲姐,怎么了?”
张大hetushu.com官人听得糊里糊涂:“你说啥?啥托儿?”
舒英恒打量着张扬,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你知不知道自己究竟给国家带来了多大的麻烦?”
舒英恒来到领事馆的大门处,果然看到外面停了不少的警车,他怒道:“真是胡闹,我要向美国外交部提出抗议!”
张扬道:“借他一个胆子,咱们在领事馆,他总不能派军队进来灭了我们?”他起身道:“走,去你房间看看外面的情况。”
张扬不无惋惜道:“可惜没有找到王均瑶的犯罪证据。”
舒英恒皱了皱眉头:“来的这么快?”
张扬怒道:“呆着干什么?当缩头乌龟吗?中国人的脸都让我们给丢完了。”
张扬回想了一下,昨天还有一个保镖在门口为他站岗放哨,普通人物肯定没有那么牛逼,嫖娼还有人帮忙望风,张扬拾起地上的名片:“天才,你小子真是天才,哈哈,给他打电话,麻痹的,这个老淫棍,得让他帮忙出点力!”
张扬道:“给您添麻烦了!”这厮总算知道说句客气话,舒英恒是自己人,而且又是纽约领事馆总领事,只有通过他的帮助,自己才能顺利返回国内。
何谓敲山震虎?根据张扬提供的资料,王均瑶应该是洗钱集团的重要成员之一,黎叔已经死了,必须要果断控制王均瑶,对公安厅厅长王伯行也要进行监管,乔振梁和顾允知商量之后,决定暂时对涉案名单保密,但是要泄露出一些风声,让这帮涉案人员人人自危,主动露出马脚。
虽然是大年三十,可是乔振梁却没有感到节日来临的喜悦,顾允知刚刚打来的这个电话让他的心里如同压了一块大石头,单单是张扬提供的几个人名已经让乔振梁无法安寝了,几年前江城黎国正案他仍然记忆犹新,想不到南锡的领导层出现的事情比起江城更加的恶劣。
放下电话,赵天才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指着张扬道:“你可够损的,小心惹火了参议员,他直接把你灭口。”
赵天才用力点了点头道:“别人我不清楚,可是这个萨德门托却是纽约州最有影响力的一个,听说很有希望当选下届的州长。”
麦克冷笑道:“我们没有违反国际公约,没有冲到领事馆内抓人已经给足了他们面子,这个家伙和那名间谍是一伙的,你们难道忘记了,我们在马路上一动不动的躺了整整十二个小时。我们虽然不能冲进去抓人,可是我们可以严格盘查领事馆的进出人员,我会让他们不得安宁。”
张扬道:“不觉得!”
赵天才低声将刚才看到的事情说了,张扬一听就火冒三丈,这帮美国人真是欺人太甚,他是国安工作人员不假,可他这次来美国纯粹是为了私人恩怨,压根没有从事间谍活动的意思,却想不到被FBI黏住了不放,张扬怒道:“惹恼了我,我把白宫给他们掀了。”
在平海省常委们全都留在省政府招待所开会的时候,一些小道消息已经悄然散播了出去,省常委中有人被双规,这一消息迅速传遍了平海省内。
田玲神色紧张的走了进来。
“萨德门托,你说的这个嫖客可能是参议员萨德门托。”
赵天才道:“你看着办!”
白志军被抓就发生在领事馆的大门前,舒英恒看了个清清楚楚,他肺都要气炸了,这帮美国鬼子欺人太甚,他本想冲出去抗议,可作为一个领事在关键时刻还需要保持最基本的冷静,对方前来挑衅的目的就在于张扬,在这一点上,他的确为张扬提供了庇护场所,舒英恒转身去打电话,他要向美国外交部提出严正抗议。
赵天才尴尬的咳嗽了一声,目光落在地面上,他拾起了那几张名片,看了看,然后又拿起了地上的皮夹,愕然道:“这些东西你哪里得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