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44章 另辟蹊径

楚嫣然轻声道:“你惹了不少的麻烦,我们看到新闻了。”
张扬道:“如果真的不好解决,就把我交给FBI吧!”张扬根本没把那帮FBI放在眼里,就算他们抓住了自己,自己一样有办法从他们手中逃脱。
张扬没想这么多,如果知道会带来这么多的麻烦,他才不会来到领事馆藏身,张大官人心里很不好受,这厮从来都不喜欢欠别人人情,可这次人情欠大发了。
楚嫣然的明眸之中泛起泪光,她相信张扬的这句话,可是这句话并不能让她开心起来,她轻声道:“张扬,虽然我无法认同你的感情观,可是我们毕竟还是朋友,我仍然关心你。”
舒英恒对玛格丽特还是很了解的,知道老太太和中国的渊源很深,是中国的媳妇儿,平时经常帮助华人,不可能做出损害中国利益的事情,他向田玲点了点头,示意田玲去通知张扬。
玛格丽特的那辆加长林肯车缓缓驶出了领事馆,这次老太太没有在前方开道。
玛格丽特道:“你不用担心,我过来是帮助他的,他是我孙女儿的朋友!”此言一出,楚嫣然俏脸不禁微微一热,这段时间,她和张扬之间已经渐行渐远,甚至疏于联络,可是内心中的感情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变淡,外婆肯定也看出了这一点。
张扬道:“我不想给你,或者是任何人带来麻烦,这些美国佬困不住我,大不了我杀出去!”
玛格丽特叹了口气道:“你真是个祸害!”老太太叹气并非是因为张扬,而是为了自己的外孙女,她了解嫣然,知道这丫头还是一门心思的喜欢张扬,过去老太太并不清楚他们分手的真正原因,顾佳彤出事之后,玛格丽特才明白,原来张扬和嫣然之间还有其他的女孩子,这是老太太所不能容忍的,她甚至不想去帮助张扬,可拗不过嫣然的苦求,她终于还是来到了领事馆。
乔振梁道:“大年三十,谁不想在家里陪着家人一起好好团聚呢?我也想,如果不是情非得已,我也不想留大家在这里,大家还记得我下午跟你们讲过的那个年兽的故事吧。”
乔振梁道:“斩草须除根,很多时候我们看到的只是杂草丛生的表面,却不知道地下早已盘根错节,如果不清理干净这些草根,遇到合适的环境,这些杂草很快就会滋生出来,我已经掌握了不少人的名单,很快就会部属统一行动,我在这里向大家保证,只要是和洗钱集团有关联的任何干部,我必然追究到底,绝不姑息!”
张扬第一眼看到玛格丽特的时候,他心中就已经明白,楚嫣然来了,虽然楚嫣然没有现身,可是如果不是为了她,玛格丽特绝不会亲自出动,想起楚嫣然,张扬的内心生出一阵温暖,可是,几乎在同时他又想起了顾佳彤,张扬的内心又感到一阵刺痛,他清楚的认识到,佳彤的离去已经成了他心中永远也无法弥合的伤口,他不知要多久时间才可以平复,才可以淡忘……玛格丽特进入领事馆的第一句话就是:“张扬呢?”她不是一个人过来的,除了司机和保镖之外,她的宝贝外孙女楚嫣然还有冰公主关芷晴。
柳长治也不是对这个女婿有什么意见,他只是过分紧张女儿,叹了口气道:“算了,玉莹胎位不正,又有脐绕颈,医院建议剖宫产,我已经在手术通知书上签字,你不会反对吧?”
玛格丽特道:“你一直都是个麻烦!”老太太对张扬还是充满怨念的。
麦克大声吼叫道:“追上去,不能让他们逃掉!”
宋怀明内疚的连连道歉,今天和图书真的是特殊情况,谁能想到妻子偏偏在今天生产。
总领事舒英恒亲自引领着张扬和赵天才来到地下管道的入口处,因为张扬之前的行藏暴露,舒英恒对领事馆的内部工作人员也产生了怀疑,从一开始的碍于顾允知的情面为张扬提供庇护,到现在舒英恒已经完全被卷入这场事件中来了,他必须要确保张扬离开领事馆,只有这样才能不被美方抓住把柄。
政法委书记丁巍峰怒道:“真是太可恶了,什么人这么大的胆子?”
麦克愣了一下,他拿过了电话,不知这位参议员找到自己干什么?
楚嫣然拎起黑皮箱道:“外婆有办法帮你离开。”
舒英恒苦笑道:“楚小姐,他们并没有踏足领事馆的范围,只是严格搜查进出人员,凡是有可疑的人,他们一律拘捕,美方对这些警察的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FBI也插手进来,他们一口咬定张扬是间谍,真正麻烦的是这件事。”
现场沉默了下去,谁也不会忘记,许常德虽然死于心脏病突发,可是如果不是因为此,他必将会因为自己的罪行付出代价,在他突然死亡之前,顾允知已经掌握了他足够的犯罪证据。
玛格丽特给教子詹姆斯打了个电话,她要利用自己的能量,让警察从领事馆外撤走,可是让她想不到的是,这个教子居然不接她的电话了,很显然詹姆斯是在逃避,玛格丽特虽然嘴上说得轻松,可她也明白这件事不好办,就在众人一筹莫展的时候,领事馆的总领事舒英恒把张扬给叫了过去,身为驻纽约领事馆总领事,他当然不想事情闹大,引起了外交纷争,向高层也无法交代,无论对上层还是对美方,他都矢口否认张扬在领事馆内。
张扬道:“我知道,我明白!”两人面对面看着对方,都清楚自己对对方的感情浓得花不开,可是他们却变得越来越理智,这种理智已经成为横亘在他们之间的一条壕沟。
“看什么看?要严格盘查出来的车辆!”麦克刚才说的是严格盘查进出的车辆,现在他把进给省掉了,玛格丽特的车他就没检查。不是不想,是不敢,这位老太太,他还真不敢得罪,这件事得上报。
宋怀明拿起手机看了看,不好意思的向岳父岳母笑了笑,走向走廊的尽头说话,电话是玛格丽特打来的,玛格丽特的声音充满了忧虑:“怀明!”
玛格丽特道:“没什么,她很好,张扬来美国了,为了顾佳彤,在美国闹出了很大的动静,我以为嫣然已经把他忘了,可是今天看起来,嫣然对他的感情很深,这丫头只怕无可救药了。”
张扬将黑皮箱交给了楚嫣然,他低声道:“这箱子是我从黎叔那里得到的,里面的东西很重要,你帮我暂时保管。
乔振梁的话让所有人为之一惊。
岳母赶紧过来为他说话,拉着柳长治坐下道:“老头子,怀明也不容易,工作这么辛苦,全省的事情都得过问,你得多体谅体谅他。”
张扬点了点头,无论舒英恒的办法能不能够行得通,张扬现在想的是尽快离开领事馆,他不想因为自己给领事馆带来这么多的麻烦。
萨德门托的声音充满了愤怒在电话中就向麦克咆哮道:“你在搞什么?包围中国领事馆,扣押中方工作人员,你知不知道这样的行为会影响到两国的关系?你懂不懂得国际公约,现在中方已经抗议到了外交部你是在给我们纽约抹黑,是在给国家抹黑!”
就在麦克急于布控指挥的嘶吼,他的手下拿来了电话,低声道:“头儿,和-图-书萨德门托参议员的电话。”
总领事舒英恒和玛格丽特也十分熟悉,听闻玛格丽特到来,他也迎了出来,恭敬道:“玛格丽特夫人,您怎么来了?”
玛格丽特道:“我很担心嫣然这孩子。”
林肯车在接连驶过五条街区之后被警车成功拦下,车窗落下之后,却发现里面只有一名司机,搜遍这辆林肯车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东西,看来这辆车的真正意图是要吸引他们的注意力,牵制一部分警察的力量,FBI的特工慌忙将情况汇报给了麦克,麦克对此早有心理准备,他低声道:“拦住那辆丰田吉普车,也许他在那辆车里。”
张扬踏入地下管道之前向舒英恒笑了笑,舒英恒伸出手去握了握他的手道:“你自己保重脱困之后马上和我们联络,我会安排你马上离开美国。”舒英恒选择让张扬从地下水道离开也是无奈之举,至于张扬能否顺利脱离FBI的包围圈,他也没有确然的把握。
舒英恒道:“哪有那么简单,他们抓不住你,这件事是他们理亏,如果让他们抓住了你,控告你从事间谍活动,就等于抓住了把柄,他们在外交上就会占据主动,甚至会宣扬我们领事馆为间谍活动提供便利,这对我们国家的国际声誉会有巨大的影响。”
楚嫣然望着张扬,一段时间不见,他清瘦了许多,这让她感到有些心疼,她在心底深处无数次期盼着张扬能够来美国找自己,说上几句好话,或许自己就会原谅他过去的所作所为,张扬真的来了,可他前来美国却并不是为了自己,同样张扬的消瘦和憔悴也不是为了她,楚嫣然的心情是极其复杂的,她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在想些什么?也许目前她能够做得就是尽可能帮助张扬离开美国,逃脱困境,至于其他的事情,没必要去想,她也不知道应该怎样处置他们以后的感情。
麦克冷笑道:“领事先生,您这样说就没意思了,张扬在哪里,大家心知肚明,逃避是没用的。”
楚嫣然道:“他们的做法已经违反了国际公约,怎么可以包围领事馆呢?”
乔振梁只是交代宋怀明要绝对保守秘密,在外面要做到对今晚的事情只字不谈。
张扬来到舒英恒的办公室内,看到舒英恒紧皱的双眉,知道今天给他带来了一个大麻烦,舒英恒承受的压力很大。
乔振梁意味深长道:“既然大家都那么喜欢,干脆规定,以后年三十常委们都在一起迎接新春,你们看怎么样?”
就在他们向前准备拦住那辆汽车的时候,林肯车突然加速,向那群靠近的FBI工作人员高速冲了过去,那帮工作人员慌忙闪身让开,林肯车冲向前方,前方的道路被两辆警车横向挡住,可林肯车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以一个巧妙的角度撞击在其中一辆警车上,那辆警车被撞得侧翻到一旁,林肯车从中间的空隙中强行挤了过去。
领事馆门前并没有丝毫的放松,麦克道:“小心他们调虎离山!”话音未落,又有一辆丰田吉普车从里面冲了出来,他们的包围圈还没有恢复,这辆丰田吉普车沿着林肯车撞开的通道高速疾驰,领事馆的门外警笛长鸣,乱成一团。
宋怀明在晚饭后不久就得知妻子已经被送往医院待产,他找到乔振梁,得到乔书记的应允之后方才离开了省政府招待所。
宋怀明对张扬在美国干什么是不知情的,他低声道:“妈,他在美国究竟在做什么?”
没等田玲去找张扬,张扬已经来到了他们的身边,过去在国内的时候他曾经无和_图_书数次设想过自己和楚嫣然见面的情景,可是他从未想到过他们会在这样的情况下见面。
乔振梁坐在首位,他乐呵呵望着在场的人道:“大年三十,举国同庆,我们过去都是跟家人在一起过,大家凑在一起过年都是头一次吧?”
楚嫣然接了过去。
宋怀明听她这样说顿时紧张了起来:“妈,嫣然发生了什么事情?”
纪委书记曾来州道:“乔书记,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也是所有人关心的共同问题。
张扬道:“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林肯车沿着公路急速狂奔,后方两辆FBI的汽车紧追不舍,再往后,四辆警车也尾随而至,空中响起直升飞机的盘旋声,FBI今天的行动准备的十分充分,地面空中早已布置好了天罗地网。
张扬道:“什么办法?”
张扬看到大家都被自己的事情牵累进来,心中感到颇为不安,他有些后悔藏身领事馆了,如果当初他不是来到中国领事馆,而是选择其他途径,也许事情不会掀起那么大的波澜。
舒英恒道:“他们虽然放您的车进来,可是想出去未必那么容易,只要让他们抓住张扬,事情就会很麻烦。”
宋怀明听说是这件事,他松了口气道:“妈,您不必担心,年轻人感情上的事情还是交给他们自己去处理,我们就算是想帮也帮不上忙。”
几辆警车对丰田吉普车围追堵截,可是对方的驾驶技术相当的娴熟,吉普车在纽约的街道上灵活穿棱,前方两辆警车包抄了过来,吉普车一个巧妙的转折从左侧车辆旁边擦着挤了过去,开车的是楚嫣然,在他们商议之后决定,利用两辆车来干扰美国警方的判断,让他们疲于奔命应付不及。
玛格丽特道:“FBI盯上了他,他想脱身没那么容易。”
舒英恒道:“有一个办法!”
这幕景象颇为奇特,乍一看一小老太太带为加长林肯开路,让人感觉有些滑稽,可在中方人员看来,却是颇为解气。
乔振梁的目光在所有人的脸上逐一扫过,低声道:“大家还记得前省长许常德的事情吧?”
“怀疑?你们这些FBI纯粹在浪费纳税人的钱,看看你们都做了些什么,为了所谓的怀疑盲目行动,有没有想过你们这样做会产生的后果,我实在是受不了你们的愚蠢,我会向参议员提出报告,要求你们的部门对这次的事件进行解释!”萨德门托愤愤然挂上了电话,麦克被他呵斥的一头汗水,这件事真是越来越复杂了,连参议员也卷了进来,望着前方的领事馆,麦克愁上心头,这件事务必要尽快解决,围困领事馆的事情已经惊动了越来越多的人,真要是因此而产生中美两国的外交纠纷,他可承担不了这个责任,能否抓住张扬是问题的关键,只要抓住他,美方就占据了主动。可现在中方的态度很坚决,非但不愿交出张扬,甚至否决了张扬的存在,这让事情陷入了僵局,如果他找不到张扬,那么中方肯定会在外交问题上做文章,这也是麦克始终不敢派人进入领事馆的真正原因。
麦克低声道:“拦住那辆车!”
麦克知道萨德门托在纽约州的影响力,不过在他的印象中这位参议员一直都是个强硬的反华分子。怎么突然为中国人说话了?麦克解释道:“参议员先生我们怀疑有位中方间谍藏身于领事馆内。”
张扬道:“您老的好意我心领了,现在FBI一口咬定我是间谍,您还是别趟这趟浑水了。”
舒英恒道:“你抓了我们领事馆的工作人员,现在又来到我http://www.hetushu.com们这里要人,我明白的告诉你,我这里没有张扬这个人,他根本没有来过领事馆。”
乔振梁道:“南锡市前公安局长唐兴生在美国布法罗被杀,他死前将一些证据通过秘密途径交给了我们,这些证据表明我们的身边有不少丧失党性原则的干部,他们以权谋私,利用种种卑鄙手段,贪污国家和人民的财富,这些贪污款通过秘密途径,源源不断的流入国外,再通过境外洗钱组织由黑转白,其手段之卑鄙,性质之恶劣,前所未有。”
玛格丽特道:“我希望她快乐,可是我总觉着她……”玛格丽特话没有说完。
此时一名工作人员走了过来向舒英恒耳语了几句,却是FBI的头目麦克来到领事馆,想和舒英恒面谈,舒英恒点了点头,让张扬他们暂时回避。
玛格丽特道:“让他上车,我倒要看看谁敢搜我的车。”
总领事舒英恒对玛格丽特的这番话深表赞同,他一旁道:“夫人,现在我们的一名工作人员被警察给扣留了,我正在和美方交涉,情况不容乐观,这件事如果处理不好,可能会上升为外交上的问题。”
房间内只有他们两个,楚嫣然咬了咬嘴唇道:“有没有考虑过自己?有没有考虑过……”她犹豫了一下,终于没有把我字说出来。
麦克发出命令,让各单位严格把守领事馆的各个出入口,他有种预感这两辆车都是为了迷惑他们的视线,对方不会选择这种冒险的方式离开。
这个除夕之夜对平海省每位常委来说都是极其难忘的,大年三十,无法回家和家人团聚,甚至他们的通讯工具也都上缴出去统一管理,年夜饭很丰盛,省政府招待所为这帮领导们精心准备了大餐,可面对这么多的美食,大家一点食欲都没有。
宋怀明道:“妈,您多多开导她,等我见到张扬,我会和他好好谈谈。”
FBI又增加了不少人,麦克巳经严令手下守住可能的每个出入口,决不能放任张扬离开。
玛格丽特关心的只是张扬:“张扬在不在?”
玛格丽特道:“让他上我的车,我带他离开,我的私人飞机在机场等待着,只要他上了飞机,马上就可以将他送往国内。”
麦克满脸笑容道:“领事先生,我并没有冒犯贵方的意思,我现在的目的只是为了一个人,我已经掌握了足够的证据。”他拿出了一本护照,舒英恒看了看那护照竟然是张扬的。
楚嫣然撅起樱唇道:“外婆你说什么?现在都什么时候了,还是想办法赶紧帮助张扬脱身。”
楚嫣然摇了摇头道:“别,你一定要好好保重自己……”停顿了一下,她低声道:“这世上还有很多人关心你。”
当晚的年夜饭,大家都没有什么心情,吃过饭之后,一个个早早的返回了房间休息,其实谁都睡不着,乔振梁显然是要大动干划,却不知这把火究竟要烧到谁的头上。
关芷晴道:“新闻上报道了领事馆的事情,嫣然猜到你藏身在这里,我们过来是想看看能不能帮助你离开!”
张扬道:“谢谢!”他钻入下水道之中,赵天才背着茸囊随后而至,美国的下水管道比起国内要宽阔许多不过里面的空气极其污浊,两人带着厚厚的口罩,迅速前行。
宋怀明道:“只要母子平安就好,爸,我怎么会反对!”此时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
纪委书记曾来州也附和道:“在家里太吵,主角是孩子们,咱们可落不到清闲,还是这样好,能够好好享受一个大年夜,不错,真的很不错!”这句话说得言不由衷,这帮常委谁都想http://m.hetushu•com回家过年,年三十本该是家人团圆的日子。
舒英恒道:“你会为你的行为付出代价!”他的态度非常强硬。
张扬道:“我承认,在感情上我是个混蛋,我为我给你带来的痛苦道歉,我可以为佳彤不惜一切,就算牺牲我的性命也在所不惜,为你也是一样!”
麦克在工作人员的引领下来到舒英恒的办公室,舒英恒抗议道:“麦克先生,你是什么意思?包围我们中方领事馆,违反国际公约,你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张扬的目光最后落在楚嫣然的脸上,他从楚嫣然的美眸中看到了过去她所没有的冷静,看来他们感情之间的变故,和这段时间楚嫣然在美国的历练,让她整个人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她已经不是过去那个性情外向,对感情不加掩饰的单纯小女孩,她长大了,懂得掩饰自己,懂得把感情深藏在心底。张扬微笑道:“谢谢你能来!”
张扬又向关芷晴笑了笑,之前劫持关芷晴,利用她逃脱了警察的追踪,总想找个机会向她说声抱歉,从今天关芷晴和楚嫣然一起前来来看,她应该没有怪罪自己。
公安厅厅长王伯行表情凝重,自从常委会上乔振梁宣布所有常委留下过年,他就知道今天的事情针对自己而来。
麦克的表情有些尴尬,他的手下凑了上来:“头儿,你看……”
房门被轻轻敲响了,玛格丽特在关芷晴的陪同下走了进来,老太太说话多少有些阴阳怪气:“小子,你又在甜言蜜语的哄我家嫣然?还当嫣然是小孩子?”
宋怀明听出玛格丽特的声音,他恭敬道:“妈,您还好吗?我正打算打电话过去给您拜年呢。”
麦克道:“张扬,这个人自从踏入美国境内,先后多次袭警,而且和多起犯罪事件有关,我们已经掌握了一些他从事间谍活动的证据,领事先生,我想即便是贵国也不允许外国的谍报人员在自己的土地上活动,如果证明你们领事馆方面参予了谍报活动,违反公约的肯定不会是我们吧,领事先生,我想大家都不想把这件事闹大,把他交给我们,我保证不会扩大这件事的影响。”
舒英恒有些犹豫。
省长宋怀明道:“乔书记,我可不行,这个大年夜我过得不踏实。”他老婆柳玉莹的预产期就在这两天,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要生了,宋怀明本来打算在春节期间好好陪陪妻子,却想不到乔振梁突发奇想,年三十把所才人都留下来过年,他当然清楚一定才重要的事情发生。
张扬笑道:“外婆来了!”虽然他和楚嫣然已经解除了婚约,可是张大官人对玛格丽特的称呼已经习惯,还是称她为外婆。
宋怀明心急火燎的赶到了省人民医院,妻子柳玉莹已经进了手术室,岳父母也已经来了,看到宋怀明,岳父柳长治显然有些不悦,他埋怨道:“怀明,你工作忙我知道,可你们省里年三十都不休息吗?玉莹突然就肚子疼,我们联系你又联系不上,你有没有把他们母子放在心上?当省长也不能不顾家啊!”
政法委书记丁巍峰笑道:“头一次所以新鲜,这样的机会难得,和家人每年都一起过三十,反倒觉着腻味了!”
麦克摇了摇头,他撇了撇嘴道:“真不希望事情搞成这样!”
舒英恒展开一幅领事馆的构造图:“这是我们领事馆的建筑结构图,上面标记着下水道的位置,你可以从下水道逃出去,如果顺利的话,从这条下水道一直能够抵达八百米以外的莱赫河,只要能够离开这些警察和FBI的包围圈,我们可以约定地点和你接头,把你送往机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