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7章 俯视与仰视

刘成平把刚才发生的事情说了,当赵永福听到张扬这个名字的时候,目光陡然一凛,儿子赵国梁惨被撞死的一幕顿时涌上了他的心头,虽然这件事过去了很久,赵永福却始终难以释怀,因为小儿子的惨死,大儿子赵国强方才下定决心要去平海任职,他要调查清楚这件事。赵永福并不相信警方的结案报告,甚至对顾允知的证词,他都抱有极大地怀疑。可张扬无疑是个有背景的人,有这么多人维护他,赵永福也不能轻举妄动,但是丧子之痛,他始终记在心底。
张扬道:“不用太隆重啊。”
牛振伟人老实,额头上都已经冒汗了,这位体委主任明显在给他压力。谁不想当第一,谁不想夺得金牌,可也得看看自己的实力,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自个儿的份量,他没那个本事,能夺得前五都是超常发挥,牛振伟虽然老实,他也有自己的小聪明,当着领导的面,不能表现的太懦弱,他表决心道:“张主任,您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去拼,赛出风格,赛出水平。”夺冠的话他打死都不敢说。
康东来笑道:“刘主任,我可没组织什么欢迎仪式,都是他们自发过来的,您在中国体育界的威信太高,大家仰慕你啊!”马屁,绝对是拍马屁。
张扬道:“吃过饭没有?”
张扬看到龟鳖丸送不出去,只能自己留下。看着包装盒上滋阴壮阳的广告词,不由得感到好笑,这牛家军也不顾及点形象,连这种保健品的广告都接。
刘成平道:“永福兄,最近身体还好吧?”
张扬对这种公务宴会本来就没有太多的兴趣,走完过场之后,他和李红阳说了一声,提前离开了宴会厅,来到门外看了看大堂内的时钟,刚刚晚上七点,正琢磨着是不走出去转转的时候,看到常海心在她的表弟袁芬奇陪同下回到了酒店。
赵永福道:“我一直都支持国家的体育建设。”
杨刚进门之后将一个皮箱放下,然后就退了出去,康东来和赵永福打了个招呼,也很识趣的告辞离开。
常海心也跟着点了点头。
张大官人说完这句话,转身就走了,谢云飞目瞪口呆的被晾在那里。他觉着张扬的话的确有些道理,可是他又认为,即便是领导俯视你,是因为人家的位置高,作为下级是不应该冒犯上级的。
张大官人可没有那么好的耐性,正准备劝常海心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我告诉你,这婚我是离定了,下个月我回平海,你最好马上给我签字!”
刘成平道:“没什么事情,平海的这个体委副主任是过来道歉的。”
张扬道:“心动归心动,可那只是欣赏,未必就要行动,人不一样,控制力也不一样,有人在这方面自律性很强,他就能洁身自好,可有些人在这方面的意志力很薄弱,所以……”
云安省体委主任康东升有些生气了,他瞪大了眼睛道:“这位小同志,你怎么回事儿?没看到我们在迎接领导吗?你不会从旁边绕行啊?”
张扬把属于自己的两盒递给了牛俊生:“小牛,回头你多吃点,这次说不定就能跑个第一名回来。”
谢云飞被张扬的这通话说得满脸通红,他又不是傻子,当然能够听出张扬在影射什么?谢云飞道:“可是对领导同志应该有起码的尊重。”
刘成平心里很恼火,当着这么多体育官员的面,这厮居然要让自己给他让路,他以为张扬可能是宾馆里哪个不开眼的住客,根本不知道自己的身份。
张扬听到这句话心中就有些不屑了,你谢云飞自己腆着脸凑了上去,其结果是热脸贴了个冷屁股,人家刘成平根本不爱搭理你,是你把平海体育界的脸面丢光了,hetushu•com我刚才是帮你挣回脸面,你怎么就不知好歹呢?
谢云飞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他去看张扬,张扬却笑了笑道:“谢主任,你帮我解释,我得出门办点事儿。”这厮把事情给挑起来了,自己却一溜烟闪了。
张扬指着人群中想要躲闪的谢云飞道:“谢主任,人家找你嗳!”
刘成平点了点头。
张大官人忽然意识到现在自己面对的是一个怨妇,跟她讲道理是说不通的,自己的感情观,林清红肯定是不会认同的。所以和她探讨感情方面的问题显然很不明智,张扬话锋一转道:“对了,关于你们天骄集团要赞助我们省运会服装的事情,什么时候正式签约啊。”
牛振伟愣了一下,终于回答道:“为了取得好成绩,为了给咱们平海争光!”因为是全国锦标赛,所以他这么说。
“众里寻他千百度,暮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你不就是我的知己吗?”
“张扬?”林清红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真是无处不相逢,她根本没想到会在这醉翁居门口遇到这位老朋友,林清红惊喜道:“你什么时候来南武的?怎么都不跟我打声招呼?”
常海心看到张扬,向表弟挥了挥手道:“芬奇你回去吧,不要送了!”
刘成平听他这样说方才收了下来,他低声道:“这次田径锦标赛你们泰鸿集团出资赞助,真是解了燃眉之急。”
来到房间内坐下,张扬发现这里的桌椅全都是藤制,林清红向服务员道:“按照我订的标准上菜。”
赵永福把那个皮箱打开,其中放着一个青铜香炉,赵永福道:“这个香炉是朋友送给我的,我又不喜欢搜集这些东西,就借花献佛,送给你了。”
酒会开始之后,李红阳提醒张扬去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那里敬酒,通过今天的事情,张扬对谢云飞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好印象,感觉这位体委副主任缺乏担当,缺乏胆色,在关键时刻不会捍卫集体荣誉,只懂得对领导低头哈腰。张扬虽然不情愿,可还是去了,出于礼貌,这杯酒还是应该要敬的。
张扬笑道:“小牛啊,有没有信心在这次的比赛中获得金牌啊?”
平海的田径项目在全国范围内来说并不突出,从南锡市走出去的运动员更不多见,这次来参加全国田径锦标赛的南锡运动员只有一个,男子中长跑运动员牛振伟,虽然牛振伟也姓牛,可他并不是牛家军,这次代表平海省参加男子组1500米的中长跑项目,牛振伟在这一项目中并没有什么优势,这次能够闯进决赛已经很不容易。
张扬很快就了解了女孩子狡黠的一面,说是陪他,其实是自己是倒过来给常海心当三陪了,不但陪她逛街还要帮她拎东西。在张扬看来现代中国的城市格局大都差不多,常海心连逛了两个商场之后也没了兴致,南武的繁华还是比不上东江,她知道张扬晚上没吃好,把张扬带到了南武圣人桥步行街,这里有家百年老店醉翁居,里面的几道菜肴很有名气。可来到醉翁居发现门前停车场停满了车辆,门前的迎宾小姐也表示想吃东西必须要等,给他们发了个牌子,12号,也就是说,排在他们前面的还有十一个人。
刘成平看到赵永福的面色不对,关切道:“永福兄,你脸色好像不太好看?”
张扬笑了笑道:“谢主任,我就是一小虾米,人家是大领导,根本不会跟我一般见识。”
牛俊生和他的弟子们被请到了中心的一张桌子坐下,很多记者围拢了过去,电视台的镜头也对准了他们,更有甚者,连许多运动员都过去索要签名。
康东来点了点头。
张扬也不会当真和林清红客气,http://m.hetushu.com倒是常海心显得有些拘谨,她虽然和林清红见过面,可是她们之间并不是太熟。
林清红心中不免猜度起来,张扬和常海心到底是什么关系?梁成龙的这帮朋友,全都是一个德行,没有一个用情专一的,心中这么想着,可毕竟和张扬是朋友,林清红不能将这种不满表现出来,她故作迷惘道:“你们这是……”
牛振伟很憨厚,没什么架子,当然这和他并不出色的成绩有关,这次如果不是中长跑的两名队友一名受伤,一名感冒,也轮不到他代表平海参赛。他伸出双手很恭敬的和张扬握了握手,握手的同时身体来了个90℃鞠躬:“张主任好!”
林清红愤愤然挂上电话,因为气恼的缘故,没有看清前面的道路,差点就撞在张扬的身上。林清红正在气头上,劈头盖脸的呵斥道:“你这人走路怎么不长眼睛呢?”骂完了这句话,才看到对方笑嘻嘻的看着自己。
赵永福道:“这次牛家军的几位明星运动员来了没有?”
谢云飞这会儿就是想逃也逃不了了,心中暗暗叫苦,这个张扬真不是一般的麻烦,看来过去对于这个人的传说都是真的。他硬着头皮走了过来,叫了声刘主任。
张扬喝不惯女儿红,只尝了一口就改成了五粮液,林清红叫得二斤装的女儿红基本上都由她和常海心分担了。
康东升气得脸色铁青,指着张扬道:“你哪个部门的?你们领导是谁?”
谢云飞看到张扬不说话,继续道:“回头你要深刻检讨一下自己,写份检查缴上来。”
赵永福道:“年轻人的事情我很少去管,政治上全靠他自己,能走到哪一步,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刘成平皱了皱眉头道:“跟他说我有重要客人,没时间见他。”
刘成平没说话,继续向电梯走去。
赵永福满脸质询的看着他。
林清红这才明白了,不过她仍然不相信两人只是出差这么简单,她笑道:“一起吃饭吧,我也来这里吃夜宵的。”
常海心点了点头,等到袁芬奇离开之后,她方才笑盈盈的谈步来到张扬的面前。
李红阳道:“张主任,小牛已经答应参加这次的省运会,到时候应该可以为我们南锡夺得一块奖牌。”牛振伟中长跑的实力在平海还是排在前三位的,坐镇主场之利,夺得一块奖牌还是有些把握的。
刘成平冷冷扫了他一眼,心说原来是你带的兵啊,低声道:“没什么事儿,大家别都聚在这里,的确影响出入。”关键时刻,刘成平还是表现出宽阔的胸怀,无论是真心还是假意,总而言之他表现出来了。
张扬道:“省运会还早着呢,先把眼前的田径锦标赛比好再说!”
秘书转身去了。
“没问题!”刘成平对这位老友的要求有求必应。
刘成平难得露出了一丝笑意:“你啊,真是健谈,明天的开幕式准备好了吗?”
张扬看到谢云飞的脸色并不好看,知道今天自己的作为肯定惹火了他,果然不出所料,谢云飞一见到张扬就抱怨道:“小张啊,刚才你怎么可以这样啊!对领导一定要尊重,你这样的行为,给领导会留下相当不好的印象。”
来访的这位重要客人是云安省重量级的人物之一,云安泰鸿钢铁集团老总赵永福,赵永福掌管着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之一,副省级干部,这次的全国田径锦标赛也是泰鸿集团赞助。他和刘成平是老朋友。
醉翁居共有三绝,醉虾一绝,红烧狮子头一绝,女儿红一绝。
“在我舅舅家吃过了!”常海心向里面看了看:“这么早出来了?你不是挺喜欢喝酒的吗?”
张扬道:“没位子了,我们前面还有十多个呢,不如换个地www.hetushu.com方。”
林清红提起这件事就有些着恼,她叹了口气道:“张扬,你帮我劝劝梁成龙,让他跟我离婚吧,我们都弄到了这个份上,再继续下去已经不可能了,勉强凑合在一起又有什么意义?”
赵永福笑了笑道:“没什么,可能是这两天工作辛苦,有些累了。”
张扬笑道:“你最近可能没见到他,说句公道点的话,梁成龙最近洗心革面了,最近生活作风方面严谨的很,没有任何的问题,平时连跟女孩子说话都不敢正眼瞧,这一点小常能够作证。”常海心跟着点了点头。
康东来道:“也不算年轻了吧,登记记录上写得是27岁,他叫张扬,听说是国务院文副总理的干儿子。”
刘成平道:“算了,年轻人气盛一些,有没有什么大的过失,再说了,你们刚才都挤在大厅里搞什么欢迎仪式,扰乱了宾馆的正常秩序,这种形式我不喜欢。”
刘成平道:“最大的明星就是牛俊生,他肯定会来,应该是晚上的飞机到。”
刘成平道:“对咱们国家来说,田径是个冷门,在牛家军出现之前根本没有什么明星效应,很少有人会关注田径,毕竟这个大项目,我们的综合成绩不好。”
在张扬的印象中林清红的酒量一直都很好,林清红是个爽快的人,她在事业上很成功,年纪轻轻就靠着自己的努力创立了天骄集团,刻苦经营使之成为华东地区最有影响力的服装企业,即便在全国综合实力也排在前列,可是林清红的感情之路却一直都不怎么顺利,林清红和梁成龙都是离婚后才结合在了一起,可没想到这第二次的婚姻仍旧要以悲剧收场,林清红道:“张扬,我问你个问题,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见一个爱一个啊?”
吃饭的时候,李红阳专门把这个他们南锡籍贯的唯一运动员叫到了身边,给张扬介绍道:“张主任,这就是牛振伟,我们南锡市走出去的优秀中长跑运动员。”
“所以就三心二意,见一个爱一个!”林清红愤愤然道。
他们说话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震耳欲聋的掌声,却是明星教练牛俊生和他的弟子到了,他们是当晚理所当然的明星,几乎所有的镜头都对准了他们,一时间镁光灯闪烁,现场顿时沸腾了起来,延东省体委主任金树强和牛俊生并肩走在一起,他的脸上荡漾着骄傲的荣光。
赵永福微笑道:“客气什么?本来我想去机场接你,可是集团临时有些事情需要处理,所以耽搁了。”
这时候刘成平的秘书过来通报,有重要客人到访。
常海心笑着向林清红伸出手去,两人握了握手。
领导在喝酒方面肯定有发言权,在谢云飞的号召下,所有人一起干了这杯酒。
赵永福笑道:“什么话,我都不喜欢,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在你那儿跟我手里又有什么分别。”
林清红道:“换什么?我预订过了。”她招呼两人跟她一起走了进去。
张扬对李红阳的这句话不敢苟同,他问牛振伟:“小牛啊,你参加比赛是为了什么?”
醉翁居内的装修古色古香,饭店里也是极其的热闹,林清红早已预定了听荷轩,她原本是约了客户,可客户有事签完合约之后提前走了,林清红本想推了,可后来想想自己也没吃饭,干脆过来吃个夜宵,想不到会在门前遇到了张扬。
张扬再也憋不住火了,他摇了摇头道:“谁爱写谁写,反正我不写。”
刘成平和赵永福认识二十多年,两人的友情很深,他对赵永福还是极为了解的,自从小儿子赵国梁死后,赵永福遭到很大的打击,病了很长一段时间。刘成平道:“听说国强已经担任了南锡市公安局局长?”
赵永福道:“安排一下,我和图书请牛俊生吃顿饭。”
此时刘成平的秘书敲了敲房门走了进来,他向刘成平通报,平海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来了,正站在门外等候接见呢。
李红阳向张扬低声道:“看看人家,真是风光啊,现在想找他们拍广告的企业都排成长队。”说话的时候,工作人员过来发纪念品,到场的嘉宾每人得到了两盒中华龟鳖丸。据说牛家军就是吃了这玩意儿方才快步如飞,冲出亚洲走向世界,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的好成绩。
刘成平看到这个香炉,一眼就看出是商周时候的文物,当真是爱不释手,他拿起反复端详之后,重新放回皮箱内道:“我不能收,君子不夺人所爱。”
赵永福道:“有事吗?”
康东来道:“我已经找他们领导谈过,让他好好批评批评这个小子。”
赵永福叹了口气道:“还过得去,人上了年纪,总不比年轻的时候,我和你们这些搞体育工作的没法比。”
常海心担心她误会,慌忙解释道:“南武举办全国田径锦标赛,我和张主任一起过来出差的。”
张扬道:“酒逢知己千杯少,这帮人里面有没有我的知己,跟他们喝忒没劲了。”
这问题让张扬有些挠头,他想了想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看到漂亮女孩子,心动是难免的。”
常海心俏脸不由得有些红了:“我可不敢当,不过,这里人生地不熟的,我也不忍心让你独在异乡为异客,临时充当一下你的知己也无妨,这么着吧,我就陪你出去逛逛吧。”
赵永福并没有将这段过去告诉刘成平,他站起身告辞离去。
牛振伟慌忙推辞道:“我那里多着呢,张主任还是留着自己吃吧。”
牛振伟迟迟不敢答话,李红阳看出来了,他也认为张扬对国内的中长跑项目不够了解,他笑道:“小牛啊,张主任跟你开玩笑呢,别有压力,放松心情去跑,别管最终成绩怎么样,只要跑出你的风格,跑出士气就行了。”
林清红笑道:“你是我的老朋友了,你来到云安,我当然要尽地主之谊。”
一句话把牛振伟给问傻了,他产生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位张主任恐怕不懂体育吧,他对国内的中长跑水平并不了解,别说金牌了,就算他能够跑到前五名已经是给平海放了卫星,国内中长跑这一块儿,最厉害的是牛家军,只要是牛俊生和他的弟子一到,基本上是横扫中长跑项目奖牌的,听说这次参加男子1500米的就有他的两名得意弟子,其中一人还是国内纪录和亚洲纪录的双项保持者,其他进入决赛的运动员也是强手林立,牛振伟事先估算了一下自己能够排到第八位已经不错了,如果发挥超常,能够挤进前五名,要知道平海在这一项目的全国比赛中,最好的一次成绩也就是第五名,夺得金牌?根本是痴人说梦!
看到金树强得意的表情,平海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心里很不是滋味,成绩才是硬道理,这么大的平海省,田径上就没有几个能够拿的出手的项目,说起来真是惭愧。
刘成平明显错愕了一下,刚才的愤怒瞬间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他终于明白这小子敢在这么多人面前公然挑衅自己的原因,这个年轻人果然有些背景。
张扬道:“我的尊重向来只留给值得我尊重的人,至于那种连尊重别人都不懂的人,无论他是谁,无论他官多大,在我眼中,他屁都不算一个!”
谢云飞道:“你啊,这样做搞得咱们平海体育界很没有面子。”
张扬道:“怎么绕啊?你们这么多人把道路都给堵上了,我怎么出门啊?这里也没标明是领导的专用通道啊?我连走路的权力都没有了?”
当天晚上南武市体委在体育宾馆宴请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会m.hetushu.com议代表,张扬和李红阳也在邀请之列,除了他们这些体育官员,还有部分运动员代表参加了晚宴。
常海心道:“这里是云安,想要找到你的知己可不容易。”
赵永福走入房内的时候,刘成平亲自迎接到门前,见到赵永福,他一扫人前的严肃,满面笑容的伸出手去和赵永福亲切握手道:“永福兄,我刚来南武,你就过来相见,真是让我感动。”
张扬循着声音望去,打电话的那个人竟然是林清红,梁成龙的老婆,也是他的朋友。
张扬看到她态度如此坚决,也不想继续和她在这个问题上探讨下去。
刘成平颇感诧异,哦了一声道:“这么年轻?”他的工作地点在京城,虽然见惯了年轻干部,可是这么年轻的处级干部也很少见到。
张大官人连刘成平这个国家体委副主任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一个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他起身道:“谢主任,您可能不太了解我,我就这脾气,说句真心话,我今儿就是故意冒犯他,领导怎么着?当领导的也不能搞特权主义,你把人家当成领导尊敬,神一样的供着,可人家未必看得起咱们,咱们不是社会主义国家吗?不是人人平等吗?我怎么在现实中就看不到呢?官大官小,不都是给老百姓打工的吗?不都是公仆吗?谁比谁高贵啊?有些官员的傲慢都是被周围人给惯出来的,他们习惯于俯视下级官员,这不能怪他们,首先我们自己是不是要检讨?我们匍匐在地上仰视他们的时候,又怎么好怪别人站得笔直俯视我们?”
张扬道:“你整天南来北往的到处飞,我也不知道你在南武啊,这不被你给撞上了吗?”林清红的天骄集团总部就设立在云安省南武市,她在这里出现并不奇怪。
“切,我就知道,你们这些人全都是一个德行。”
谢云飞求见被拒绝之后,心情变得越发的郁闷,他认为自己之所以遭到冷遇都是因为张扬的缘故。谢云飞让秘书小陈把张扬给叫到自己的房间。
刘成平回到自己的房间,云安省体委主任康东来跟了进来,他已经打听到了张扬的身份,笑着向刘成平道:“刘主任,刚才那个小同志是云安省南锡市体委主任。”
林清红道:“越是这样,越是证明他心里有鬼,张扬,你别帮着他说好话,梁成龙什么人,我比任何人都要清楚,总之你帮我转告他,这个婚我是离定了!”说完这句话,她又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张扬,你大老远的来了,我总提这些不开心的事儿不好,咱们尝尝醉翁居的酒菜。”
袁芬奇道:“姐你好好休息,明天我过来接你去玩!”说话的时候还习惯性的用手捋了一下披肩长发,看得张大官人有些反胃,好好的一大小伙子,你非得学小姑娘干什么玩意儿。
谢云飞苦着脸笑道:“刘主任,他年轻……不……”
林清红听到这个撞字,明显有些不好意思:“张扬,别生气啊,我这会儿心情不好,也没看路。”她又向常海心笑了笑:“常小姐吧,咱们也见过面。”
刘成平把他请入房间内,跟赵永福一起前来的还有他的助理杨刚。
张扬道:“什么叫好成绩?参加决赛的这么多人,只有一个胜利者,荣誉属于谁?属于第一名,属于冠军!”
谢云飞看到平海省的体育官员、运动员都过来给他敬酒,他可承受不住,笑道:“这样吧,大家一起干了这杯酒,我就不一个一个的和大家喝了。”
谢云飞道:“你什么态度啊?”
张扬不免问起林清红和梁成龙最近的关系,梁成龙那边他很清楚,梁成龙不想离婚,他总想着和林清红重修旧好。可林清红似乎已经死了心,坚持要和梁成龙离婚,刚才在门前发火也是为了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