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56章 野兽派

张扬道:“拦我干嘛?”
常海心转过头来,笑道:“有希望,不过前提是别的城市的优秀运动员一大部分没回来参赛,咱们的优秀运动员全部参加这次的省运会,咱们说不定就能拿第一了。”
刘成平继续往前走,张扬推开那名工作人员,他继续朝外走,所有人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这小子也忒大胆了点。
李红阳笑了起来。
张扬道:“有什么不好的?奖励一定要高调,我们就是要让其他城市看到,你们想想啊,如果我们拿出一笔钱来奖励运动员,让他们回来参赛,其他城市的运动员会怎么想?”
谢云飞和其他几个省体委的主任都站在那里等着,看到刘成平进门之后,他们一起迎了上去。
谢云飞笑道:“太客气了,南锡最近的体育建设搞得不错,你的工作成绩斐然啊!来,快坐,快坐!”
张扬笑道:“你当我过去只是说说玩儿?拿个平海第一又那么难吗?”他冲着常海心大声道:“小常,数据统计都是由你在做的,照你看咱们南锡有没有拿第一的希望?”
张大官人微笑道:“心理战是必须的。”
常海心忍不住笑了起来,张扬还真是能折腾。
张扬笑着冲李红阳道:“李主任,背后对人家品头论足的可不好,不厚道!”
听到张扬这句话,李红阳差点没笑喷了,常海心首先忍不住格格笑了起来,她嗔道:“你呀不懂艺术,这叫后现代派!”
常海心比他的反应要快得多,常海心道:“你好阴险啊,想用这种方法让其他城市的运动员产生负面情绪,我们重奖参赛的运动员,如果其他城市不照做的话,他们的优秀运动员就会产生不满,甚至会产生对抗情绪。”
中国的田径在世界上一直落后,可是延东省牛俊生教练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这一局面,他率领的弟子在中长跑项目中取得重大突破,多次在国际田径大赛上获得金牌,现在全国上下,无论男女老少提起牛家军的名字,谁都会竖起大拇指。牛俊生和他率领的那批弟子已经成为了国内最耀眼的体育明星,在国内外体坛刮起了一阵牛旋风,不但斩金夺银,获得了无数大奖之外,他们现在也成了国内广告界的宠儿,广告代言雨点般落在了他们的头上。因为牛家军的出现,延东省的体育也在国内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尊重,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选择金树强作为第一个握手的对象也在情理之中。
常海心把张扬和李红阳介绍给表弟认识。
李红阳道:“事情没那么简单,就算运动员愿意回来,国家队的教练未必同意放人。”
南武是云安省省会,云安省内遍布山脉,南部和平海毗邻,东部沿海,平海省委书记乔振梁在前往平海之前,是这里的省委书记,在他的任职期间,云安省的经济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他的最大成就就是成功缩短了云安省东西部差距,让西部山区的经济得到大力发展,云安矿产丰富,旅游业也在全国范围内位列前茅,虽然经济总产值和平海还有所差距,不过,近几年的发展势头迅猛,大有后来居上之势。
袁芬奇不无得意道:“是啊,感觉怎么样?”
张扬道:“这不走路吗?我不能走啊?”
在场的人都愣了,这厮想要干什么?
袁芬奇道:“我的车停在那边,等你登记完了,我带你过去。”
李红阳皱了皱眉头道:“咱们这么做,如果传出去可能不太好吧。”
常海龙笑道:“整天南来北往的跑生意,不知不觉二十多万就跑下来了,最近正打算换车呢。”
几个人拉着行李箱往酒店的大堂登记处走去,来到门外,却看到一位二十出头长发披肩的年轻人走了过来,张扬本来m•hetushu•com以为是一姑娘,可仔细一看原来是个小伙子,个头还挺猛,一米八以上,长得也很英俊,就是头发长了点儿,衣服穿得有些邋遢,牛仔衣看起来几个月没洗过,上面还沾着不少的油彩颜料,一看就是搞艺术的。
张扬点了点头笑道:“那你去,有什么事直接打我电话。”
商务车很宽敞,张扬舒舒服服的躺在后座上,午后的阳光很慵懒,透过车窗照在身上,暖融融的,让人昏昏欲睡,张扬道:“李主任,你觉着,就咱们目前的训练水平而言,十月的省运会能够达到一个怎样的成绩?”
谢云飞灰溜溜的把手放下去了,白白胖胖的面孔涨得通红,还好多数人都把注意力集中在刘成平的身上,没有人注意到他。
常海龙道:“想买辆吉普车,我现在跑工地居多,轿车有些不方便。”
经过九个小时的奔波之后,汽车来到云安省的省会南武市,南武市位于云安省中西部,副省级城市,这儿有明江的支流青天河贯通东西,将城市分成南北两部分,南武市旅游资源相当丰富,西方和北方有云横山脉,北向的山脉成为云安和平海的分界线,其实从东江到南锡的直线距离并不远,因为要绕路的缘故,所以他们途中的时间达到了九个小时,这一状况在下个五年中将得到改善,一条贯通云横山脉的隧道正在修建之中,隧道建成后将大大缩短云安和平海之间的路程。南武的正南方是云安最大的淡水湖泊齐天湖,齐天湖和清心山已经成为南武旅游的两大标志。
常海心愣了一下,好不容易才从脸上的轮廓分辨出这小伙子居然是她表弟袁芬奇,舅舅一家人多数都是搞艺术的,连表弟的名字都这么艺术化,向大画家达芬奇致意的意思,不过他开始的名字叫袁抱山,很有气势很中国化的一个名字,舅舅袁芝吾一心想把他栽培成自己那样的书画家,从小就培养他学习中国画,可这小子到了中学忽然迷上了油画,改走西洋路线,可能是年轻人的叛逆心理,连名字都改成了袁芬奇。
看到主人走了,这帮平海的体育官员当然也没有留下的必要,大家反正闲着也没什么事,都乘坐电梯来到一楼大厅,看看国家体委这次都来了什么人。
金树强笑道:“牛家军的三线阵容也可以确保中长跑项目的金牌全部收获囊中了。”
张扬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看到一辆破破烂烂的北京吉普停在花坛旁,车上也画得乱七八糟。引擎盖上居然还画了一个奇丑无比的女人,忍不住道:“你画的?”
张扬知道李红阳的意思,他的提醒也是善意的,自己在南锡所有领导面前都夸过海口,这次的省运会,南锡要在金牌榜和奖牌榜上双双夺得第一,话说得有点大,没有人认为他的目标可以实现。
张扬靠在副驾上瞥了一眼里程表,发现常海龙的这辆车已经跑了二十三万公里,不由得有些惊奇:“海龙,你这车蛮能跑的啊。”
张扬见过不少古今中外的艺术界人士,真正的高手,如天池先生那样的,都是返璞归真,一举一动都和寻常人无异,他虽然没有看过袁芬奇的正式画作,可从袁芬奇目前的表现来看,他对艺术的理解只是皮毛而已。
当天的晚宴结束之后,赵天才就留在海天住下。张扬跟着常海龙的奥迪车离开,他的那辆皮卡车交给了赵天才,马上他就要离开南锡,用不着自己开车过去,趁着这个机会刚好让赵天才把他的皮卡车重新调校一下。
常海心笑道:“不了,我这次来主要的任务是开会,还是住在体育宾馆,待会儿我就去你家探望舅舅舅妈!”
张扬点了点头道:“生www•hetushu•com意做大了是该再换一辆车了。”
抵达体育宾馆已经是下午四点半,正是春寒料峭时分,南武今天阴云密布,风很大,齐天湖的潮湿气息遍布在这座城市的每一个角落,花草树木郁郁苍苍,枝叶上饱含了水汽,好像随时都会有露珠滴落下来。
张扬和袁芬奇握手的时候发现这厮手上都是油彩,心说常海心的这个表弟可够邋遢的,出门在外,不修边幅就算了,可总不能连手都不洗干净吧?
袁芬奇颇为健谈:“姐,我爸妈让我过来接你,去我们家住吧!”
张扬和李红阳住在1854,来到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的房间外,张扬看到房间号想起了他们的房间号,马上就鸣起不平,看来国内干部体制的等级观念深入人心连住酒店都是这样,吉祥号码都留给了大领导,尾号带4的房间都分配给了他们这样的小干部。
常海龙道:“怕什么?反正公家报销,跟着去呗,你整天闷在南锡,对着电脑,小心年纪轻轻就变成了黄脸婆。”
张扬最不喜欢的就是这样湿冷的天气,走下商务车,看了看停车场周围的环境,停车场内已经停满了汽车,多数都挂着外地的牌照,看来已经有不少其他省份的体委干部赶到了这里。
常海心道:“听说你要出差?”这句话分明是冲着张扬去的。
常海龙呵呵笑道:“在他眼里我就是一个新时代的暴发户,败家子儿。”
张扬原本不想争这口气,可他实在见不得刘成平这幅趾高气扬的样子,你是领导不假,可领导也不能目空一切吧。
张扬去盥洗室洗了个热水澡,换了身休闲西服,李红阳坐在床上边看电视边等着他,平海省体委这次来了不少人,作为南锡市体委的干部,他们必须要去先跟省体委领导见个面这也是最基本的礼貌。李红阳刚刚已经打听过了,省体委来了一位副主任,就住1818房间。
李红阳道:“肯定会产生负面情绪……”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
常海心扬起拳头在二哥的肩头捶了两下:“讨厌,你居然敢咒我!”
常海心的舅舅袁芝吾是南武市书画院院长,南武市美协主席。
常海心点了点头道:“我在京城上了四年大学,工作后基本上没离开平海,听说你去国外学习油画了,怎么?学成归来了?”
常海心道:“要是有急事儿,你打这个电话。”她把事先写好的舅舅家的电话号码递给张扬。常海心其实也有手机,二哥常海龙送给她的,不过她担心使用手机别人会说三道四,平时基本上都关机,除非遇到急事,轻易不会使用,也没有几个人知道她的手机号码,张扬是知道号码的少数人之一。
谢云飞这会儿也缓过劲来了,看到张扬要闹事,慌忙挤了过去,不过走了两步,他又想起来了,这时候出现会不会不好,如果让刘成平知道张扬是自己的人,会不会把事情算在自己的头上,谢云飞的头脑还算是比较灵活的,想到这一层,他马上又停下了脚步。
谢云飞的房间内坐着五个人,都是来自平海各辖市的体委干部,谢云飞坐在单人沙发上,西装草履,人长得很富态,白白胖胖,带着金丝边眼镜,看起来更像是一个文联的,而不是搞体育工作的。
张扬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只要给足够的物质刺激,肯定能让南锡最优秀的运动员全部回归。”
张扬道:“其他城市不可能像我们南锡这么重视省运会,就算有效仿者也不会太多。我们目前的情况不容乐观,必须要想办法,能消灭一个对手,就消灭一个。”
袁芬奇道:“你也听说过野兽派,我在法国留学的时候,受到马蒂斯的很大影响,不过我在他们和*图*书的基础上加入了中国写意画法的技巧,将我们中国画的写意狂放和野兽派画法绚丽的色彩结合在一起,开创出我自己的艺术风格。”
不平衡归不平衡,可人家是省体委官员,自己只是个市体委官员,级别摆在那里。
工作人员指了指一旁,示意张扬到一边去。
让谢云飞更为难堪的是,刘成平终于伸出了手,可手并不是伸向他的,他和体育强省延东省的体委主任金树强握了握手,微笑道:“老金啊,这次你们的牛家军有没有派出最强阵容啊?”
张扬道:“你们啊,对咱们南锡市的体育就这么没有信心。”
刘成平向电梯口走去,众人纷纷避让,李红阳拉了拉张扬,示意他向后靠一点,给这位刘主任把道路让出来,张扬却没有理会他,他迎着刘成平走了过去。
常海心道:“我舅舅刚刚打电话过来让我回家里吃饭,张主任,我想跟你请个假!”在公开场合常海心还是很尊敬的称呼张扬为张主任。
常海心道:“有什么好怕的,我去!”
张扬也跟着笑了起来。
那小伙子冲着常海心走了过来,还没到跟前,就咧着嘴巴笑了起来:“海心姐!”
张扬握着谢云飞的手,感觉他的手掌温暖细腻,有点像女人的手,这种人应该很少从事体力劳动和锻炼,张扬道:“谢主任好,听说您很久了,今天才有机会见面,以后还希望谢主任多多支持我们的工作,指导我们的工作。”
袁芬奇丝毫没有因为张扬的话感到尴尬,反而仰起头,甩了甩飘逸的长发,张大官人向后闪了闪,看情形这货的头发也有阵子没洗了,真害怕他大幅度的甩头动作能甩出俩虱子来。
常海心道:“你有没有想过,假如别的城市纷纷效仿你重奖运动员的做法,岂不是弄巧成拙?”
可张扬不这么认为,他懒洋洋打了个哈欠道:“要求太低了,我都说要第一名了,拿不到,我多没面子。”
但是平海省的那帮体育官员都看到了刚才令人尴尬的一幕,谢云飞舔着脸往上凑,结果刘成平压根就没搭理他,出门在外,谢云飞是平海这边出动的最高体育官员,他的一举一动代表着平海,平海省过来参加会议的代表全都感觉到颜面无光。
作为这次会议的主办方,云安省体委将这次会议的地址设在南武市体育宾馆,这是一家涉外五星级宾馆,位于南武市东郊闲云山公园西侧。
张扬和省体委主任渠圣明很熟悉,和这位谢云飞副主任却没有过任何的接触,不过也从李红阳口中听说过他的一些事,比如谢云飞不是搞体育出身,又比如谢云飞的父亲是平海前政协主席谢国新,在官场中经历的久了就明白了一个道理,官员的基因也是可以遗传的。
张扬是第一次来到这座城市,对一切都感到新奇和陌生,如果说对这座城市最深的印象就是乔振梁,过去乔振梁曾经在这座城市担任过云安省省委书记,想起这件事,张扬忽然又想起了一个人,洪伟基,过去江城市市委书记,后来因为生活作风出了问题从江城来到了云安,还担任了云安省副省长,一晃多年,不知这位老上司现在在云安混得怎么样了。
刘成平哈哈大笑道:“自信!”他转向周围众人道:“我们体育人就是需要这样的自信心,我希望我们其他省份也要向延东省这样支持体育,希望我们国内涌现出越来越多的牛家军,只有这样,我们中国田径的综合实力水平才能提高上去,我们才能对得起体育强国这个称号。”
张扬咧开嘴笑道:“那就做教练员的工作,花钱如果解决不了问题,我就通过上层给他们施加压力。”
常海心撅起嘴唇道:“你们都是男同志,我跟http://m.hetushu.com着去多不方便。”
谢云飞虽然不是练体育出身,可今天的腿脚出奇的利索,他抢在众人之前,向刘成平伸出手去:“刘主任,欢迎啊!”谢云飞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过去在京城汇报工作的时候,和刘成平见过面,还一起吃过饭,他认为刘成平对自己的印象应该是相当深刻的。可让他没想到的是,刘成平的目光根本没有向他看上一眼,这就让谢云飞在众人面前落了面子,伸出去的手一时间拿不回来,顿时僵在那里。
张扬道:“莫非你就是传说中的野兽派?”
敲门进去之后,张大官人更发现了这种分配上的不平衡,他和李红阳住得是标准间,房间面积小的可怜最多十来个平方,而且是北向,谢云飞住的是豪华套房,面积有六十多个平方,休息区会客区工作区划分的很好,窗口朝南,透过落地窗可以看到外面闲云山美丽的景色。更让张大官人心里不平衡的是,这么大房间,只有谢云飞一个人住。
张扬笑道:“坐,休息一下咱们去拜访省体委的领导。”
常海龙笑道:“南武有座清心山,道教名山,风景好得很,开发没多久,多数地方都保留着原始的风貌,现在不去,以后成了旅游热点,就没什么看头了,还有你去南武刚好可以去探望一下舅舅,上次我过去的时候他都抱怨了,说你都不去看他。”
张扬走到中途,就被一名工作人员给拦住了。
谢云飞听到这个消息,马上站起身来:“大家继续聊天,我下去迎接一下。”谢云飞匆匆走了。
刘成平停下脚步,他过去是排球运动员出身,身高一米八五,仪表堂堂,风度颇佳,在众多的官员中显得鹤立鸡群,这些出来迎接的体委主任有他熟悉的,也有他不熟悉的,刘成平这个人不是太好说话,平时给外界的印象很严肃,鲜有笑容。在今天的公众场合,刘成平还是露出了一丝公式性的笑容。
张扬却没停下脚步:“领导同志,麻烦让一让,我有急事出门!”
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在云安省体委主任康东升的陪同下,在一群体育官员的簇拥下走入酒店大堂。
李红阳是体育界的老人了,他和谢云飞有过几次接触,笑看来到谢云飞面前道:“谢主任比我们来得早啊,这位是我们南锡市体委张主任!”谢云飞微笑着站起身来,这充分体现出他对张扬的欢迎和重视,伸出手和张扬很热情的握了握道:“小张,我们还是第一次见面吧!”谢云飞虽然过去没有见过张扬,可是张扬的名头他是听说过的,他始终把自己归为不得志的一类,时常拿父亲和自己对比,认为自己在政治上的成就实在是太少了,他没有利用好父亲当年的关系,如果父亲在晚退一些日子,自己的官途可能会走得更顺利一些,张扬虽然年轻,从事体委工作也不长,可是他的名头已经很大,省体委主任渠圣明对他十分欣赏,单单就这一点原因,谢云飞都不能表现的太冷淡。
李红阳道:“不排除这个可能性,省运会历来都得不到优秀运动员的重视,可以说平海最优秀的运动员是不会来参加这种低级别的赛事的,如果真的出现小常所说的状况,咱们就稳稳进入前三了。”李红阳的这句话表明他还是比较保守和谨慎的。
常海心笑道:“芬奇,怎么长这么高,我都认不出来了!”
几个人来到大厅,这次大会的会务组正在进行人员登记,张扬他们出示了身份证和邀请函之后,都被分配在十八层,张扬和李红阳一间,常海心和北港市体委副主任曹艳艳分在一间房,刚好和张扬他们的房间相邻。
这么大一活人朝着自己走过来,刘成平当然不会视而不见,他皱了皱眉头,和*图*书心说这谁啊?这么不识时务,当领导的已经习惯于下级官员给他让路,如果看到有人在这种时候迎面向自己走过来,都会理解为一种不敬。
张扬道:“是啊,后天走,李红阳也一起去,去南武参加一个体育会议,你去吗?跟着去南武玩玩!”
张扬和李红阳在沙发扶手上坐了,没办法人太多没地儿了。
常海心道:“你要是换车,爸肯定要说你招摇了。”
李红阳道:“如果超水平发挥的话,不排除进入前三的可能,前五应该是能保住的。”在李红阳心中南锡的体育总成绩能排到前五已经很不容易了,应该说是南锡体育史上的一次跨越。
张扬道:“这次开咱们体委新买的别克商务过去,你要是真觉着不方便,就留下。”
谢云飞道:“大家都是平海体育界的同仁,这次的会议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难得的交流机会,大家在一起要畅所欲言,要互通有无,争取通过这次的机会对我们平海未来的体育发展有更深刻的认识,以后可以更好地把体育管理工作做好……”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外进来了他的秘书小陈,小陈来到他身边道:“谢主任,国家体委刘副主任到了,他的车刚到停车场。”
张扬把行李放好之后,常海心在袁芬奇的陪同下走了进来。
张扬虽然感觉到谢云飞有点自取其辱,不过这个国家体委的刘副主任也太高傲了一点,当着这么多人给谢云飞难堪,该不会是存心故意的吧。
李红阳知道这次出差以休闲放松为主,没有什么硬性的任务,途中他向张扬介绍了一下南锡体育状况,以及南锡在平海省的体育水平到底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李红阳一直都想提醒张扬,南锡在平海省内体育成绩一直都是倒数,虽然他们聘请国内高水平教练起到了一定的效果,可是想在一年之内彻底改变南锡市的体育面貌,根本没有任何可能。
张扬道:“就是写意野兽派!”他的话中充满了讥诮的意思,常海心听出了他的含义,有些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她这个小表弟只是另类了一些,不过搞艺术的大都这样。
袁芬奇道:“我在法国呆了三年,刷了三年盘子,东西学到了一些,可惜来到国内,油画市场的行情太差,这事不提也罢。”
李红阳道:“那就不说。”可还是忍不住笑。
袁芬奇把常海心手中的提包给接了过来:“姐,你都五年没见我了。”
李红阳听到他的这句话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想得只是自己的面子,可不能为了面子就在外面大夸海口啊!李红阳道:“张主任,反正过去立目标的时候是徐光然,现在南锡是李书记说了算。”李红阳的意思很明显,当初张扬夸海口要拿下第一名,也是迫于徐光然的压力,现在徐光然都落马了,压力当然不存在了,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把台阶留好,就凭李长宇和张扬之间良好的关系,他不可能在这件事上刁难张扬,首先要做到的事,不要总是把拿到金牌榜奖牌榜双榜第一挂在嘴上。再提这件事,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常海心和袁芬奇走后,李红阳不禁笑了起来:“小常的这个表弟刚刚见到的时候我还以为是个大姑娘。”
张扬一行前往南武是为了观摩全国田径锦标赛,顺便参加国家体委组织的一个干部会议,其实这次出差可有可无,张扬还是听从了李长宇的建议,现在的南锡政坛风云变幻,自己留在南锡短时间内也没什么好做,还不如借着这个机会出去看看,彻底调整一下心态。
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刘成平忽然停下子脚步,他的脸上没有丝毫的笑容。
袁芬奇的眼睛突然一亮,写意野兽派这五个字相当的对胃口,他有些激动道:“对,就是写意野兽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