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62章 黑马

梁成龙道:“手足可断,衣服不能不穿,我这人重色轻友,为了你,我就算跟所有朋友绝交都没关系。”
张扬主动请缨道:“我跟你去吧!我擅长察言观色,从你们谈话,我就能判断他是不是说了实话。”
体委副主任李红阳乐得合不拢嘴,他现在对张扬已经佩服的五体投地,刚开始张扬和牛俊生打赌的时候,他还认为张扬意气用事,可现在看来张扬心中早已成竹在胸。利用这件事成功让牛俊生和他的牛家军为他们南锡充当省运会形象大使,以牛家军现在的风头而论,他们要比起冰公主关芷晴,比起许怡、比起邹德龙更加的具有亲民性,体坛的轰动效应和影响力也更大。
“大声点!”
牛俊生皱了皱眉头,第二圈仍然如此,牛振伟虽然没有把这种优势扩大,可是也没有被身后的对手将差距缩小,八百米已经过去了。
贵宾席上,国家体委副主任刘成平和泰鸿钢铁集团的老总赵永福都来了,两人知道打赌的事情稍稍晚了一些,听说这件事之后,刘成平忍不住笑了:“到底年轻气盛,明知道必败也敢跟牛教练打赌!”
张扬离开了跑道,可是他就站在场地边,没走远,今天他要亲眼见证牛振伟夺取金牌的一幕。
林清红道:“妻子如衣服,朋友如手足,当然是朋友重要。”
牛俊生认为很奇怪,牛振伟平时的最好成绩才4分01秒,他怎么可能在短时间内取得这么大的进步?其中是不是有什么猫腻?他不相信这个结果,也许一切都要等到尿检结果出来才能最终定论。
丁兆勇和张扬一起笑了起来。
林清红道:“随便你。”
李红阳道:“这不是有没有信心的问题,赛场上实力决定一切,如果差距在十秒钟之内,中长跑项目中可能还有一搏,可现在差得是二十几秒,张主任,好的运动员,二十几秒可以跑二百米了,一千五百米被人撇出二百米是什么概念?”
丁兆勇道:“这别墅不错。我方不方便参观一下?”他只是找个借口走开,好留给梁成龙两口子一个单独谈话的空间。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程队长,我今天来是想找你问点事儿。”
别人没说什么,可牛振伟的教练员看不下去了,他走过来,还算是客气的对张扬道:“张主任,比赛就要开始了,请大家离开运动员吧,不要给他制造太大的压力。”
梁成龙这会儿心里舒服多了,林清红说的是气话,事实已经证明她和张扬没有任何暧昧关系,梁成龙道:“哪个男人不爱面子?谁也不想自己的老婆偷人啊?”
程国斌在办公室内接见了梁成龙和张扬,见到梁成龙,他一脸好笑:“梁先生这么快就到了,你是为了清红的事情吧。”
这一嗓子把所有人的注意力又吸引了过来。
林清红摇了摇头道:“不知道,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我真的很烦,对不起,我公司还有重要事情,不能陪你们了。”她向他们下了逐客令。
刘成平道:“赛场上经常会有奇迹出现!”
张扬和丁兆勇对望一眼,看来林清红是铁了心要和梁成龙离婚,他们先离开了林清红的别墅,没过多长时间,梁成龙也跟了出来,表情显得很沮丧,手里拎着那坛酒。
梁成龙笑得有些尴尬:“清红,咱别说气话,对了啊!你说这次到底是谁陷害你啊?”梁成龙故意岔开话题。
牛振伟极其的兴奋,张扬拍了拍他的后背,牛振伟有感觉到一股暖流送入他的体内,他这会儿的状态出奇的好,接连大叫了几声。
牛俊生看了看手表上的时间,脸色渐渐变得严峻起来。他的两名弟子也开始加速,赛场上开始分成了和图书三个明显的集团,第一集团是牛振伟,这厮还是一马当先,领先第二名二十多米,第二集团是牛俊生的两名弟子,他们按照预先制定好的计划在跑,良好的身体素质和训练水平在此时充分体现了出来,第三集团才属于其他的运动员,现在已经被牛俊生的两名弟子撇开了近五十米。
张扬哈哈大笑,向一旁的常海心道:“小常,回头你拟订一份合约,我和牛教练把形象代言的事情定下来。”他是觉着口说无凭,害怕牛俊生日后反悔。
牛俊生看到现场的情况,抱着双臂不禁笑了起来,中长跑和短跑不同,是要讲究技战术水平的,这么长的距离,必须要将自己的体能分配到最佳状态,如果开始冲得太猛,比赛的后半程就会体力不济,这样的做法,可以使用,不过是一种战术,在多名队员参加同一场比赛的情况下,利用一名队员打乱其他运动员的步骤,而这名运动员往往是主动牺牲名次的一个。
牛俊生的脸色很不好看,不过还是表现出了大将风度:“胜败乃兵家常事,恭喜了啊!”
牛振伟被逼到这份上了,只能硬着头皮道:“有!”
张扬愣了一下,没想到他两人还真有了发现,张扬道:“等等啊,我这就过去!”
看到终点越来越近,牛振伟越来越兴奋,他跑得越来越快,和牛家军两名队员的距离也越拉越远,终于现场的加油声重新响起,牛振伟在众人的欢呼和喝彩声中,高举双手冲过了终点,冲过终点线之后,牛振伟还是不能相信这个事实,当他的教练员和队友都向他冲过去恭贺的时候,牛振伟这才意识到自己拿到金牌了,他幸福的捂着嘴,眼泪哗哗地落了下来,整个人脱力一样瘫倒在地上,四仰八叉的睡在跑道上,过了好半天,他才重新站起身来,双手攥拳振臂一呼。
张扬暗骂谢云飞小气,不过有总比没有强,能帮着牛振伟争取一点就争取一点。
张扬把他拉到一边,低声道:“你谢我什么?这次夺得金牌是依靠你自己的努力,放心吧,等这次比赛结束,你抽空回趟南锡,我给你开个表彰会,顺便把三万块的奖金颁发给你。”
李红阳心说,人家不跟你说是因为怕你当面顶撞,面子上不好看,这种话李红阳当然不能说破,他叹了口气道:“张主任,咱们国内中长跑项目基本上都是牛家军的天下,就拿1500米这个项目来说吧,牛振伟个人的最好成绩还没有跑进3分,4分01秒,人家牛家军的两名选手平时的比赛成绩都是跑入3分40秒的,差距太大了,你在这件事上跟牛教练打赌,不是百分之百的输吗?”
牛振伟连连点头。
梁成龙道:“程国斌当初不想跟林清红离婚,是因为他出轨,所以清红才坚持跟他离婚的。”
常海心跟在一旁忍不住笑了起来,她走没见过有人这么赤裸裸鼓励运动员的。
梁成龙道:“这东西害人。我怕她一不小心又喝下去了。”
看台上的刘成平和赵永福也有些愣了,刘成平张大了嘴,他真没想到今天的男子1500米比赛会杀出一匹黑马。虽然不知道今天的最终结果如何,可是至少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个来自南锡的运动员仍然领先。
梁成龙道:“让我签字除非我死!”
丁兆勇和张扬同时骂道:“无耻!”其实他们也只是在配合梁成龙,希望通过这件事能够帮忙改善他们两口子的关系。
林清红道:“你别在这儿假惺惺的,我这就去把离婚协议书拿来,你赶紧给我签字走人!”
牛家军的两名运动员已经和他并驾齐驱了,牛俊生看到此时和*图*书的情况,表情终于恢复了轻松,他认为牛振伟已经是强弩之末。而他的两名弟子还保存着相当的体力,胜负已经没有任何的悬念,牛俊生不无得意的向远处的张扬看了一眼,心说小子,你今天是自找难看!
牛俊生道:“愿赌服输,我会免费给你们平海省运会做代言。”
林清红柳眉倒竖道:“梁成龙,你这个王八蛋,你害怕戴绿帽子,我跟你结婚之后,你可没少给我戴绿帽子,我告诉你,我现在算是想开了。谁离开谁不能过?这世上两条腿的男人多得是,我林清红想找男人,你以为能挡住我?”
梁成龙道:“清红,一个女人再强,身边也得有个男人,你看,我不在你身边,就有坏人打你的主意,想要陷害你,如果不是遇到了张扬,这件事麻烦大了。”
现场静了下去,为什么会静?原因很简单,因为在场观众心里都认为一定是牛家军拿冠军,现在看到形势不对了,竟然是来自平海的运动员跑在第一,心理上的落差太大了,没反过神来。
张大官人道:“怎么回事啊?你不是要跟我恩断义绝吗?”
“关心我?你怎么有脸说这句话?你关心自己的面子吧!要不是你看到了那几张照片,你会巴巴的跑到南武来?你是害怕我给你戴绿帽子,害怕你自己的脸面不好看。”
两人当场就赌上了,延东省体委主任金树强在一旁乐呵呵看着,心说这个年轻人自不量力,今天的男子1500米比赛,牛家军的两名队员至少撇开其他人十秒以上,张扬输定了!
这时候谢云飞走了过来,张扬道:“谢主任,今天小牛给我们平海体坛挣了这么大的面子,我们市里奖励他三万块,省里是不是也要有所表示啊?”
牛振伟在两名牛家军队员不断逼近他自己的时候,心理上的确起了波动,他认为自己今天已经是超常发挥,在这个时候体力上也开始有些下降,看情形自己可以取得第三名了,这已经是他有史以来最好的成绩,还有三百米的距离,他不可能跑赢牛家军的两名队员,人一旦有了想法,难免会产生分神,放弃往往都是先从精神上开始的。
李红阳笑道:“张主任跟牛教练闹着玩的,他们个人的事情!”李红阳对这位年轻上司的蛋脾气早就摸得一清二楚,他也没认为打赌是多大不了的事情。
凭心而论,牛家军的真正王牌项目是在女子中长跑上,男子中长跑项目在国内虽然领先,可是还远没有达到世界级的水平,但是今天因为和张扬的这个赌约,牛俊生对1500米的金牌志在必得。他认为也没有问题,毕竟他的两名弟子在国内的水平是远远超出其他运动员的,可今天比赛的结果让他大跌眼镜,那个名不见经传的南锡运动员牛振伟不但夺到了金牌,还破了赛会、国家和亚洲三项纪录,牛俊生直到现在对这个结果都保持高度的怀疑,他的两名弟子发挥正常,也是按照他预先制定的战术执行的,成绩也算过得去,牛俊生也没理由埋怨他们,拍了拍两名弟子的肩膀道:“不用灰心,尿检的结果还没出来呢。”这句话就表明牛俊生怀疑牛振伟的比赛成绩可能有猫腻。
谢云飞这会儿的心情大好,他点头道:“好,省里奖励五千块!”
林清红道:“你让我恶心!”她站起来准备离开的时候,看到丁兆勇和张扬一起进来了,张扬咧着嘴笑道:“嫂子,今天当着梁成龙的面你得帮我昭雪,这货要跟我恩断义绝呢。”
梁成龙那边放下了电话,向丁兆勇和林清红道:“他这就过来。”
牛振伟兴奋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不过他心里还是www•hetushu.com有些没底。好不容易才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低声向张扬道:“张主任,我尿检不会有问题吧?”
梁成龙的表现并没有打动林清红,她轻声道:“闹够了就走吧,我没精力陪你玩了!”
林清红道:“滚蛋,跟你没关系!”
梁成龙道:“我和丁兆勇都在香荷湾呢,你赶紧过来一趟吧,那坛酒被我们找到了。”
张扬道:“牛教练,别忘了咱们的赌约啊!”
张扬道:“好好跑,今天这块金牌拿下来,我代表南锡市体委奖励你两万块!”
第三圈过了大半,牛俊生的两名弟子在缩短和牛振伟之间的距离,不过彼此间还有十米的差距。看台上所有人的情绪都被调动了起来,他们大声叫喊着牛家军加油!过去比赛中,见过了太多牛家军后来居上,勇夺金银牌的画面,赛场上多数人都这么想,都这么认为,最终的胜利还是属于牛家军的。
牛俊生的两名弟子开始加速,看台上的加油声一高过一他们距离前面牛振伟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近,十米、八米、七米……五米、四米……就在他们双双即将完成超越的时候。场边张扬大吼道:“牛振伟,三万块!给我冲!看着前面,往前冲!”他比牛振伟的教练高调多了。
张扬道:“我觉着这个人也有问题,当天晚上发生的事情,他第二天一早就拿着照片过来找嫂子,而且你这么快就收到了照片,如果是生意对手想利用这些照片威胁嫂子,应该不会采取这样的手段,直接找嫂子多好?为什么要到处张扬?为什么要你知道?根本是想破坏你们两口子的感情。”
张扬道:“搞清楚了?”
梁成龙笑了笑道:“你不是这样的人!”
梁成龙那边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你丫也太小心眼了,自己哥们,哪有隔夜仇啊!”
牛俊生算准了牛振伟在第一圈过后领先的优势就会被缩小,他的体力会出现严重下降。可是让牛俊生没有想到的是,第一圈过后,牛振伟的速度竟然不见减缓,他已经领先第二名大约二十米的距离。
刘成平笑道:“我也不信!”男子1500米比赛,强手如林,牛振伟在其中排名靠后,就算牛家军的两名队员不参赛,他冲入前三的希望都很渺茫,这些运动员不可能集体发挥失常。
张扬道:“我听嫂子说,把照片拿给她看的是她的前夫程国斌!”
梁成龙道:“我过去不知道珍惜,可我现在明白了,这世上没有比你对我更好的人!”
牛俊生铁青着脸,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绝对不会相信这个事实,牛振伟赢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运动员竟然夺走了男子1500米的金牌,而且是以绝对优势夺得的,他的成绩最终定格在3分36秒,不但打破了赛会记录、全国纪录,还打破了亚洲纪录,牛俊生想起自己赛前的豪言壮语,心中郁闷到了极点,虽然只是其中的一项男子中长跑项目,可是他和张扬打了一个赌,他认为肯定要赢得的比赛竟然输了,不但输在了赛场上,而且,他的赌约也输了,输得那么惨!
程国斌笑道:“问吧,有事只管问,看在清红的份上,我能帮你的一定帮你!”
平海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表现的比他们还要激动,已经冲到赛场内向教练员祝贺,向运动员祝贺。
梁成龙愁眉苦脸道:“真他妈窝囊,谁他妈这么阴险,居然向一个女人下药?”
林清红冷哼了一声,梁成龙刚才过来兴师问罪,林清红实在是不堪其扰,把那天晚上的事情说了,还把自己去医院的体检证明拿了出来。其实梁成龙从张扬那里出来之前已经琢磨出这件事十有八九和张扬无关,和图书如今看到这么多的事实证据,他已经完全相信了,这应该是针对林清红布下的一个局,张扬只是不巧被卷进去了。
林清红道:“我已经提取了一些样本交给了我医学院生化研究室的朋友,让她帮忙化验成分。”
丁兆勇道:“下药的人肯定有目的,是不是想利用这些照片威胁林清红?”
梁成龙凑到张扬身边:“这里面掺了春药?”
“怕就赶紧跟我离婚,不然你早晚得被绿帽子给压死!”
“你跟他说说,让他别搞,如果造成了恶劣影响,损害到我们平海的荣誉,省里一定会追究他的责任。”
梁成龙道:“他怎么会得到照片?我是林清红的老公,就算想害清红,也应该先把照片拿给我看?没道理拿给她前夫看啊?”
梁成龙道:“清红……”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牛振伟听到这句话,整个人顿时兴奋了起来,两万块,这比大会的奖金多多了。
“有!”牛振伟大吼道。
“我不是关心你吗?”
这话让梁成龙听得很不舒服,你他妈凭什么看在清红的份上,我才是林清红现在的丈夫。梁成龙道:“我收到了一些照片,和你给我妻子看得差不多。”梁成龙特地强调了我妻子,是要让程国斌明白,老婆是自己的,跟他程国斌没有任何关系。
丁兆勇道:“你是怀疑程国斌和这件事有关?”
可当他的目光重新回到赛场上,发现形势又有了改变,原本他认为体力耗尽的牛振伟竟然又开始加速,很快就将他的两名队员甩开,而且距离在不断地拉大。
梁成龙点了点头。
张扬笑了笑,向牛振伟竖起了大拇指道:“金牌啊,两万!”
张扬是最后一个过来恭喜牛振伟的人,牛振伟握着张扬的手,心中的感激溢于言表,没人比他更清楚今天是怎么回事儿,要不是张扬给他扎了几针,他哪有今天的神威,他紧握着张扬的手:“张主任,谢谢您,谢谢您!”
李红阳听谢云飞这样说,也觉着这件事很严重,他来到张扬身边,悄悄把他叫到一旁,低声将谢云飞刚才的话说了,张扬朝谢云飞的方向望了一眼,咧嘴笑道:“他自己怎么不跟我说?”
牛俊生明显紧张了,他在场边大声吆喝着,做着加速的手势,剩下的距离只有四百米了,让牛俊生纳闷的是,牛振伟的体力似乎还很充沛。
张扬哈哈笑道:“绝对没问题,不过千万别忘了,这是咱们两人之间的秘密!”
谢云飞一脸的严肃:“个人的事情?你说得轻巧,谁把这次打赌当成他个人的事情?人家都认为是平海和延东在打赌,关乎于我们平海的荣誉,他打赌不要紧,凭什么把我们平海的荣誉给搭进去。”
“别这么肉麻,叫我林清红,要不你叫我林总!”林清红没好气道。
除了张扬自己以外,没有人会相信牛振伟可以夺得金牌。
梁成龙道:“我不是给你道歉了吗?”
梁成龙道:“你不是我老婆吗?我叫你清红怎么了?”
张扬原本想留下来观看牛振伟的颁奖仪式,可梁成龙这会儿打来了电话。电话中语气明显带着歉意:“哥们,对不住啊,委屈你了!”
林清红道:“梁成龙,你有毛病吧?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没事找事?”
所以张扬的这一嗓子尤为关键,他一嗓子把牛振伟给唤醒了,而且他在原有的奖金基础上又给增加了一万,这是一种怎样的刺激,牛振伟紧咬嘴唇,妈的!今天拼了,就算跑得吐血,也要拼一次。
张扬点了点头。拧开软木瓶塞仔细闻了闻,那天晚上他并没有留意,当时只尝了一口,现在得到了这坛酒,他方才认真分辨,里面应该有五石散的成分。
牛俊生在一旁看http://www.hetushu.com着张扬,这会儿的目光已经全都是鄙夷了,他还以为张扬能有什么招儿,搞到最后还是物质奖励,你奖两万,钱是不少,可牛振伟有实力拿吗?赛场上一切都要靠实力说话,你就算拿出一千万来,他牛振伟把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也拿不到金牌。
林清红道:“这种小人你也跟他做朋友,恩断义绝就恩断义绝,你怕什么?”
张扬走过去拿起那坛酒,晃了晃,里面还有四两左右。
平海这边的体育工作者全都兴奋了起来,包括平海体委副主任谢云飞在内,他挥舞着双臂,兴奋的大白脸通红:“加油,加油!”谁都有集体荣誉感,谢云飞也不例外,他也想平海运动员夺得金牌,可是因为他们平海在中长跑项目上没有这个实力,所以才不敢想,现在看到成功唾手可得,他当然兴奋,当然要欢呼。
发令枪响起之后,牛振伟一马当先的就冲了出去,他的教练看到这一情景,急得直跺脚,根据他预先制订的策略,牛振伟应该采取的是跟随跑的战术,只要跟住第一团队,或许可以冲入前五名。谁也没有想到,比赛一开始就是这种状况。
林清红道:“你这么大一男人,出门在外怎么都算是一个人物。怎么这么赖皮?”
赵永福微笑道:“你说中国队奇迹出现偶尔击败一次巴西队我信,可是你说中国队可以连克诸强,拿到世界杯冠军,打死我都不信,你会相信吗?”
梁成龙道:“不带这样的,我错了,我给你们道歉还不行吗?杀人不过头点地,我要不是在乎你,我至于跟兄弟翻脸吗?”
张扬道:“能够想到谁会往酒里面放这种东西吗?”
丁兆勇道:“你带酒出来干什么?”
牛俊生皱了皱眉头,麻痹的,怎么这么兴奋?这货该不是给运动员喂了兴奋剂?
赵永福淡然笑道:“年轻气盛和自不量力是两回事,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不是勇气,而是愚蠢!”
常海心喜孜孜的点了点头,牛家军现在在国内红得发紫,有他们帮忙做平海省省运会的推广工作。必然事半功倍!芳心之中对张扬更是爱慕,这个小情郎真的是无所不能。
张扬笑道:“实力一方面,发挥是另外一方面,不管你们怎么想,反正我对牛振伟很有信心。”他不再理会李红阳,又来到牛振伟的面前,拍了拍牛振伟的肩膀道:“小牛,有没有信心?”
林清红道:“你怕啊!”
张扬道:“不是说找到那坛酒了吗?”
梁成龙道:“行了,我都内疚死了,我现在就去找程国斌问个究竟。”
林清红点了点头,指了指茶几上的那坛酒道:“找到了,还好那天晚上酒没喝完,剩下的酒被服务员给收起来了,我去醉翁居好不容易才问了出来,为了这坛酒我花了一千块。”
丁兆勇道:“林清红也真够不幸的,前夫出轨,你又闹出白燕那件事,她不恼火才怪!”
“没那么严重吧!”
丁兆勇起身向门外的花园走去。
张扬并没有加入祝贺牛振伟的队伍之中,他来到了牛俊生身边,笑眯眯道:“牛教练,怎么样啊?”
张扬道:“还没比你怎么就认定我输呢?别人对我们南锡运动员没有信心就算了,你是南锡体委副主任,怎么对自己的运动员也一点信心都没有?”
他们之间的打赌吸引了不少人的围观,放眼国内体坛,在中长跑项目上敢于向牛俊生挑战的还真找不到几个,平海省体委副主任谢云飞听到他们打赌的事情,把李红阳叫了过去,为什么叫李红阳?谢云飞也不是傻子,他也能够看出张扬这小子是个刺儿头,不卖他这个省体委副主任的帐,谢云飞埋怨道:“你们搞什么?打什么赌啊?影响多不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