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68章 兄弟城市

刘宝全一把年纪了,自问在开发区算得上德高望重,当着这么多下属的面被张扬泼了一头一脸的污水,气得手足颤抖:“无赖……无赖……”
刘宝全道:“怎么会这样?”他两道眉拧结在一起,毋庸置疑这件事已经造成了恶劣的影响,其实刚才南锡市方面已经给他打了电话,刘宝全对情况很清楚,在开发区,刘宝全只是一个副主任,真正当家作主的人是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廖博生,可廖博生今天一早就去市里开会了,他把这件事交给自己全权处理,刘宝全对此也颇感棘手。
张扬道:“我懒得跟你扯淡,责任本来就是你们的,还用推吗?廖博生不出来是不是?好!我今儿把话撂在这里,你们国际工业园要是不马上停止生产,我就去找你们东江梁书记说理去,他要是不管,我就直接找省里,我他妈就不信这个邪,为了生产就能牺牲兄弟城市的利益?为了生产就能牺牲一百多万老百姓的身体健康?”
廖博生道:“梁书记,你放心,我们已经出动了最熟练地操作工人,技术水平最高的工程人员,根据现在的抢修进程,十二个小时内应该可以将破裂的排污管修好。”
梁天正结束常委会之后快步返回了自己的办公室,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廖博生也跟了过来。
梁天正皱了皱眉头道:“出了问题可以商量解决,他们为什么过来打人?”
廖博生道:“他们要求我们国际工业园区的所有企业马上停止生产!”
“胡闹!”梁天正明显有些生气了,污染是一回事,生产又是另外一回事。
“你谁啊你?我们廖主任是你说见就见得?”保卫科长还挺嚣张。
张扬听说这一情况不由得有些恼火了,他怒道:“事情都过去快四个小时了,为什么不停止排放污水?东江经济开发区的领导都干什么吃的?效率也太低了!”
张扬没理会他,看了看大楼的结构示意图,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办公室在七楼,他向赵宝群道:“七楼,走,上电梯!”
张扬道:“找你也一样,水污染的事情你们应该知道了,现在南锡翠云湖已经全都被污染了,南锡市自来水厂因为污染已经停止了供水,一百多万的南锡市民正在面临无水可用的困境,而这一切全都是你们东江开发区国际工业园向湍江排污造成的!从我们市里知会你们已经三个多小时了,污水仍然在源源不断的排入湍江,请问你们是怎么处理的?”
开发区七楼的会议室内正在召开着一个紧急会议,会议的主题就是湍江污水事件,开发区管委全副主任刘宝全道:“污水事件查清楚了没有?南锡方面前快把电话打爆了。”
刘宝全没说话,其实他和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这十二个小时中还会有污水源源不断的流入湍江,这对南锡一方无疑是不公平的,可是国际工业园关系到很多家大型的企业,如果停产,东江方面就会蒙受巨大的损失,关键时刻,他们首先想到的还是维护地方利益。
张扬道:“尽快?他们是不是已经停止往湍江排放污水了?”
张扬道:“你在说废话!明明知道你们污染了湍江下游水源,你们还在继续排污就是知法犯法,你们的负责人要为这件事承担责任。”
梁天正道:“你还不赶紧去处理污水事件?”
龚奇伟道:“想想办法,一定要他们从上到下真正重视这件事,不过要注意处理事情的方法,尽量不要让矛盾激化。”
刘宝全当着这么多人被一个年轻人顶撞,心中自然有些恼火,他http://m.hetushu.com怒道:“我应该怎样做不用你来教!我们必须要立足于全局,怎样做才能最大限度的保障国家的利益,怎样做才能把损失减少到最小,需要我们全面考虑,综合讨论,最后才能作出决定,不是你想怎样做就怎样做的。”
梁天正接完李长宇的这个电话,表情越发显得沉重了,他向一旁的廖博生道:“污染已经影响到了南钱居民的日常生活,南锡方面的意见很大。”
龚奇伟低声道:“张扬,这件事必须要给东江方面施加一些压力。”
张扬真是火了,他怒道:“保障国家的利益,保障你们自己的利益才对!现在你们污染的是我们南锡的水源,没有水吃的是南锡市民,只要有点社会责任感就会马上停止污水排放,你们为什么还要继续排污?什么国际工业园?这种污染企业早就应该关闭!”
这时候张扬接到了常务副市长龚奇伟的电话,龚奇伟告诉他,李长宇已经联系了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梁天正答应尽快处理这件事。
刘宝全道:“你什么意思?你这是解决问题的态度吗?我们开发区政府已经在全力以赴的处理这件事,谁也不想发生污染事件,可是排污管破裂是一个意外,我们不可以因为这件事而让国际工业园的企业全部停工,如果整个国际工业园停工,你知道会照成多大的损失吗?”
刘宝全依旧微笑道:“小同志,不要着急,我们国际工业园的负责人,我们开发区政府都对这次的排污事件表示了极大地关注,我们已经调集了东江最优秀的工人,正在争分夺秒的处理这件事。”
“我就这个脾气,你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张扬把手里的一个矿泉水瓶,咣!地一声拍在了会议桌上,里面装着他从翠云湖装来的污水。“你们都睁开眼睛看看,现在翠云湖的水变成什么样子了?全都是因为你们的国际工业园,谁再跟我说需要过程,谁过来把这瓶水给喝了!”
外保卫科的那帮人听说开发区副主任被人泼了臭水,一争先恐后的冲了进来,两名保安还没近身呢,就被张扬一拳一脚给放倒了,张扬指着刘宝全的鼻子道:“我现在就去找梁书记,我就不信,他也不顾兄弟城市的利益!”
张扬道:“我们去开发区,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不见踪影,来到市里,市委书记也找不到人,人家算准了我们要来,躲着我们呢。”
刘宝全被他气得脸色铁青,怒道:“你们南锡的干部素质就这样?我们本着诚恳礼貌的态度跟你们谈问题,你瞧瞧你的样子,根本不想解决问题,把所有责任都往我们的身上推。”
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正在召开常委会议,听说这件事也是微微一怔,他向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廖博生道:“博生同志,怎么回事啊?”
梁天正回到办公室没多久,张扬和南锡市水利局局长赵宝群就过来求见,梁天正已经提前预感到这件事,也提前向秘书打了招呼,只要是南赐市方面的人过来找他,就说他不在,梁天正可不想将时间浪费在这些事情上。
李长宇之前已经连续打过了几个电话,可是梁天正一直都在开会,李长宇开门见山道:“梁书记,我找您是为了湍江水污染的事情,现在你们国际工业园产生的污水已经沿着湍江流到了下游,污染了翠云潮,我们南锡北区水厂受到了严重污染,整个北区的用水都出现了问题。”
鲁中池道:“已经派人去维修排污管道了,刘主任,国际工业园的企http://www.hetushu.com业有好多家,全都通过这一管道进行排污,想要马上停止排污,就得让所有工厂暂时停止生产。”
刘宝全道:“南锡方面要求我们尽快解决这件事。”
开发区水利局和环保局的负责人都在,水利局长鲁中池道:“刘主任,事情已经初步查明了,是因为排污主管道破裂,企业将未经处理的污水直接排入了湍江,污水随着湍江流入下游,部分进入了南锡翠云湖,造成了南锡自来水厂水质污染,听说南锡方面已经停止了供水。”
几名保安看到他们硬闯进去,上前就想要拦住他们,张扬一把就将想拦住自己去路的保安推了个屁墩儿,怒道:“都他妈给我滚蛋!我们是南锡市府官员,现在有紧急公务要办,谁他妈拦着我们的路,回头就给我卷铺盖走人!”他的这句话还真把几名保安唬住了。
刘宝全道:“无理取闹,你根本就是无理取闹,你爱哪儿说理就哪儿说理去,我们的处理方法没错,不可能为了你们小部分人的利益而牺牲整个平海的经济利益。”
刘宝全怒道:“年轻人,说话不要太狂妄!
张扬道:“那是你们东江开发区自己的事,凭什么你们制造的恶果要我们南锡承担,你说话算不算?如果说话不当家,让说话当家的出来!”
开发区大厦的保卫科长听到动静带着几名手下赶过来了,远远就大声道:“干什么的?你们干什么的?来开发区政府捣乱?胆子够大的啊?”
刘宝全做出批示道:“集合所有精英力量,尽可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修复排污管道,恢复对污水的处理,减轻对湍江以及下游地区的污染……”
在经历了开始两年的艰难招商之后,东江国际工业园区终于开始走向繁荣,在优惠政策的吸引下,越来越多的外商看中了这块地方,国际工业园的产值也在不断提升,成为梁天正个人政治生涯中最为辉煌的政绩,他也因为成功规则建设国际工业园获得了领导的欣赏,从东江市副市长一路升迁,如今已经是平海省副省长,东江市委书记,可以说东江国际工业园对于梁天正有着特殊的意义。
廖博生其实来市里开会之前已经知道了国际工业园污水管破裂的事情,他笑道:“国际工业园的污水管破裂了,有些污水没有经过处理就直接排入了湍江,对下游的水环境造成了一定的影响,目前已经在紧急的维修中,没想到南锡方面这么快就来追究责任了。”
这次的污水排放事件绝非偶然,梁天正当场批示道:“马上进行处理,务必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解决这次的湍江污染事件,追查相关负责任的责任,对国际工业园区所有的企业进行一次环保检查。”
梁天正接过电话,走向走廊的窗户:“长宇同志啊!找我有事?”
廖博生道:“水利局的赵宝群还有体委主任张扬!”
梁天正并没有想到改革开放带来的是经济上的高速发展,平海的发展超乎出他的想象,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入驻国际工业园,其弊端也在不断显现出来,首先困扰他的就是污染问题,当初抱着招商引资的念头,不管什么项目一律向他们开绿灯,其中他亲手引进的两大严重污染企业,德国拜尔制药厂,韩国安蔻日用化妆品集团都在国际工业园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其他大大小小的企业或多或少也存在污染的问题,梁天正担任市委书记之后,有人提出过国际工业园的污染问题,提议尽早将现有的国际工业园关闭,重新选址,重新hetushu.com建设。
张大官人手臂一抖,这厮就跌跌撞撞退了出去,幸亏两名手下及时将他扶住,才没有摔倒在地上,张扬道:“别耽误正事儿,在他妈拦路小心我揍你!”他顾不上跟这帮人多做理论,大步走向电梯,赵宝群虽然对张扬的威名早有所闻,可今天才算是第一次和他近距离接触,看到张扬目前的表现,心中不由得暗暗佩服,难怪龚奇伟把他给派来了,来到人家的地盘上还敢这么强势的放眼南锡恐怕只有他一个。
梁天正道:“长宇啊,我刚才开会就是在着手解决这件事,首先我要向你道歉,面全体南锡市民道歉,因为我们管理上的失误,对南锡市民的生活造成了影响,我已经责令相关部门马上解决这件事,你放心污染问题会很快得到改善的。”
这时候保卫科长带着十多名保安冲了上来,刘宝全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皱了皱眉头,他摆了摆手示意保卫科长带人在外面等着,刘宝全微笑不变道:“廖主任不在,这里目前由我在负责。”
龚奇伟心说这次可不是我把事情推给你,是李书记点名的,话说回来,这件事交给其他人也的确办不了,龚奇伟道:“你能力强啊,再说了,身为南锡市领导班子的成员之一,老百姓吃水的问题和你密切相关啊。”
张扬并不相信梁天正不在,他估摸着梁天正十有八九是不想见自己,可人家既然说不在了,自己也不能硬闯,不能把这件事的矛盾激化。
赵宝群听说梁天正不在,抬头看了看张扬,别看在南锡他算个人物,可到了东江,一切唯张扬的马首是瞻,不是他没主见,而是在别人的一亩三分地上,他不敢有什么主见。
在场的市委常委基本上都保持着沉默,因为每个人都知道开发区的这个国际工业园是梁天正搞出来的,以如今的眼光来看国际工业园的定位和选址存在着相当大的问题,工业园选在湍江并没有考虑到对湍江沿岸生态的影响,而接下来的招商并不顺利,几家高污染企业入住了国际工业园,即便是如此,政府也给予了相当优惠的条件。
梁天正神情凝重道:“博生,这件事涉及到兄弟城市的利益,比较复杂,你一定要谨慎处理!”
两人走入开发区大厦的时候,被口的保安给拦住了:“干什么的?”
保卫科长急了,上前一把就抓住了张扬的胳膊:“你给我站住!预约了吗?登记了吗?”
赵宝群对平海省水利厅很熟悉,听说张扬要去找水利厅领导,也表示同意,这件事涉及到对公共水资源的破坏,属于水利厅管辖的范围,通过水利厅向东江市方面施压不失为一个好的办法。
张扬和赵宝群还没有赶到东江市委市政府,这边消息已经传达了过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会议室的房就被人推开了,张大官人气势汹汹的出现在这帮开发区干部的面前,张扬大声道:“谁是廖博生主任?”
张扬乐了,他什么时候也成了南锡市领导班子的成员了,龚奇伟给他灌迷魂药呢,张扬道:“我去找水利厅!这件事不能这么算了。”世上的事情最怕认真二字,张大官人恰恰认真起来了。
廖博生道:“梁书记,我觉着他们有些夸大真实情况了,我们是应该对这起污染事件负责,可是他们也不能逼人太甚,我们需要时间处理。”他顿了一下,低声道:“梁书记,有件事您可能不知道,南锡方面来了几名官员,闯入开发区政府,态度极其蛮横,当着这么多开发区干部的面把副主任刘宝全打了。”这件事并非http://m.hetushu.com是廖博生添油加醋,他得到的信息就是这样,开发区那边传来的信息是,刘宝生被人用污水泼了一头一脸,还挨了打。
张扬火了:“他们不愿蒙受这样的损失,就让我们南锡的老百姓吃亏?现在没水吃的不是他们,是我们南锡市民,他们惹了祸,凭什么不承担责任啊?”
开发区水利局主任鲁中池和南锡市水利局主任赵宝群一起开过会,他看到张扬身后的赵宝群,马上就明白了,一定是南锡方面过来兴师问罪了,他凑近刘宝全的耳边低声说了句什么。
廖博生道:“梁书记,工人们已经在抢修了。”
廖博生道:“我就说嘛,如果国际工业园区所有的企业都停止生产,那么我们东江会蒙受多大的损失,不可估量啊!”
梁天正道:“清污需要一个过程,已经发生的事情不可能马上就全部解决,长宇同志,我很抱歉,我向你做出保证,一定会把这件事彻查到底,追究相关管理者的责任。”
梁天正听到张扬的名字,内心不禁咯噔一下,几乎没用去多少时间,他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水污染问题无论如何也轮不到体委官员来管的,南锡方面之所以派张扬过来,看似荒唐,其实是综合方方面面才做出的决定,南锡在政治经济地位上无法和东江这个平海省的省会相提并论,在平海省内,梁天正这个副省长比李长宇更有话语权,这正是李长宇明明占尽了道理,可是对梁天正仍然表现出足够的礼貌和客气。而他派张扬过来兴师问罪,却证明李长宇其人很有政治手腕,很有韬略,张扬是一员猛将,他的背景和他的性格让他成为平海政坛中一个特例独行的人物,他的行事做法没有人也不可能有人复制。梁天正对张扬还是很了解的,李长宇选择他来东江理论,可以说是选对人了,越是局势复杂,越是需要一把快刀,而张扬恰恰是南锡政坛中最锋利的那把刀。
刘宝全习惯了耍太极,他笑眯眯道:“你是南锡水利局的赵主任吧,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嘛,现在我们已经在处理这件事,污水管道出现了破裂,我们的工人正在抢修,任何事情都是需栗一个过程的,不可能一蹴而就,我们整个开发区上上下下都很重视这次的水污染事件,正在全力以赴的处理。”
保安道:“先登记,预约一下!”他把笔递给张扬,张扬抓住笔就给扔到一边去了,继续向里面大步走去,赵宝群看到他走得这么快,也慌忙跟了上去。
张扬忽然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动作,拧开那瓶矿泉水,将里面的污水摔了刘宝全一头一脸,他指着狼狈不堪的刘宝全骂道:“你他妈也算接受党培养多年的干部,一百多万南锡市民,在你眼里只是小部分人,别拿全局观跟我说事儿,就算闹到中央,我也得把这个理给挣回来!”
梁天正把话都说到这种地步了,李长宇也不好继续在说什么,梁天正的级别比他高,电话中表现的也比较诚恳,人家也没推诿责任,既表示了道歉,又答应给他一个交代和梁天正说话必须要把握好度,不能对他逼得太紧,李长宇相信梁天正的执政水平,相信他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外理好这件事。
张扬一听就知道他在敷衍,冷笑道:“怎么处理的?您们就任由污水继续往治江里流淌?我们南锡一百多万市民已经没水吃了,你们应该做的是马上停止排污。”
张扬大声道:“有急事找你们管委会主任!”
张扬抱怨道:“知道这件事那那么棘手所以才把事情推给我,龚市http://www.hetushu.com长,你们可把我害苦了。”
刘宝全道:“小同志,我在跟你们领导说话,你能不能不要插话?”张大官人虽然名气很大,可平海体制内无法将名字和他本人对上号的仍然大有人在,刘宝全就是其中之一,他认为张扬是跟着赵宝群一起来的,这么年轻肯定是赵宝群的助手。
因为关系到全市老百姓的吃水问题,张扬也没敢耽搁,稍事准备之后,就和水利局长赵宝群一起前往了东江。两个小时之后,他们已经来到了东江经济开发区大厦。
梁天正对污染的程度并不了解,他正准备交代什么,此时他的秘书走了过来,把手机递给他道:“梁书记,南锡市委李书记的电话。”
龚奇伟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方才道:“根据我们掌握的情况,国际工业园区仍然在继续往湍江排放污水,想要停止排放就必须让他们整个国际工业园区停产,他们肯定不愿付出这么大的代价。”
刘宝全道:“国际工业国内有很多独资、合资企业,如果让他们停产,损失会很大!在场的干部很多人都点了点头,鲁中池道:“所以,我们已经安排最有经验的工程队进行紧急维修,预计十二个小时内可以解决这件事。”
张扬指着那名保卫科长道:“你嚷嚷什么?我们有急事找廖主任,赶紧让他出来见我们!”
两人进了电梯,保卫科长急了:“你们都愣着干什么?给我追啊?他们两个看着就不像好人,万一危害领导们的安全怎么办?”一群保安这才回过神来,慌忙也向电梯口跑去。
李长宇道:“梁书记,可是污水仍然在继续排放。”
南锡市水利局局长赵宝群道:“可是根据我们了解到的情况,到目前为止,东江国际工业园区仍然没有停止排污,污水还在源源不断地流入湍江!”
梁天正看了廖博生一眼,不用问,李长宇一定是打电话来兴师问罪的。
一路之上赵宝群没停下打电话,电池都换了一块,根据最新消息,东江开发区方面已经开始调查这件事了,可是南锡方面反馈的情况是污水仍然在源源不断地排入湍江。
刘宝全怔怔的看着这小子,实在想不通他是怎么闯进来的。
梁天正道:“好了,你尽快去处理这件事,尽量做到两全齐美,既要顾及到兄弟城市的利益,也尽可能不要影响国际工业区的正常生产,越快处理越好,不要把矛盾激化。”梁天正说完转身就走,走了两步又想起一件事:“对了,南锡方面是谁过来处理这件事的?”
梁天正当时的态度是置之不理,国际工业园是他提出兴建的,那时的国际工业园已经成为东江经济的主要支柱之一,正是因为国际工业园的兴建,让东江这个平海省的政治老大,终于如愿以偿的成为了经济收入的老大,梁天正从中也收获了巨大的政治利益,否定国际工业园就是否定他的政绩,当然作为一个成功的领导者,梁天正也意识到了国际工业园存在的隐患,他也做出了一些努力,比如在国际工业园区大规模实行绿化工程,打造湍江沿岸植被风光带,在国际工业园兴建污水处理厂,严格国际工业园区对废水废气废气材料的处理,不能说他的措施是没有效果的,可事实证明,仅仅靠后期的绿化和污水处理,是无法彻底解决整个国际工业园区的污染问题,随着时代的发展,随着越来越多的企业入住国际工业园,随着全业规模的扩大,这种矛盾已经变得越来越突出。
刘宝全的脸上挤出笑容:“原来是南锡方面的同志,你们是为了水污染的事情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