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72章 不可兼得

刘宝全道:“对人民群众我们可以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可是他也是国家干部,他也是自己的同志,怎么可以这样野蛮?廖主任都快五十岁的人了,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个耳光就打了过去,廖主任这辈子没受过这样的侮辱,死的心都有了。”
乔振梁呵呵笑了一声,他低声道:“怀明啊,今天你的措辞比较强硬,还是要顾及一下同志的感受,国际工业园区对东江乃至平海的经济发展还是有贡献的,虽然污染问题很严重,我们必须要改正这一点,可是还是需要时间的。”
宋怀明点了点头,乔振梁说的这番话其实他也考虑到了。
宋怀明道:“长远的利益虽然不如眼前的利益诱人,但是从发展的角度来看,眼前的利益永远与长远的利益无法相提并论,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根本不需要去选择。每个国家都有自己的环保标准,我们不能因为经济上的原因,就牺牲我们生存的土地对于重污染企业,他们不符合国家的环保标准,关闭是必然之路,如果他们能够符合我们的环保标准,我们欢迎他们继续在平海做下去,如果不然,他们要走就走,爱上哪儿去就去哪儿,说到这里,我想起了一个问题,为什么许多国外无法生存下去的污染企业,会在我们的国家找到生存的土壤?就是因为我们的某些同志只看到眼前的经济利益,而忽略了引进这些企业会带给你怎样的损害,我举一个不恰当的例子,都知道贩毒是世界上最高利润的事情,如果有毒贩要在我们的土地上开毒品加工厂你们答不答应?”
乔振梁在心底冷笑了一声,宋怀明明显在帮梁天正开脱。
乔振梁很不厚道的点题道:“你认为国际工业园区是失败的?”
梁天正的目光盯着桌面,乔振梁一开口,他就已经明白,这次乔振梁无疑是和宋怀明的观点一致,国际工业园的整改已经无可避免了。
宋怀明静静看着梁天正,其实不止他一个人看着梁天正,现在所有常委的注意力都集中在梁天正身上。宋怀明对梁天正在这次水污染事件上的处理很不满意,他认为这件事本不该闹得那么大,梁天正作为东江市委书记,应该在水污染发生的第一时间就切断污染源,只有这样才能将污染的程度降低到最小,而梁天正并没有这样做。宋怀明当然知道梁天正在打什么算盘,他拖延的目的是为了保障东江的利益,正是这种地方狭隘的思想,让这件事拖延至今。如果不是自己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只怕梁天正到现在都不会下令让国际工业园区内的企业停产。
乔振梁道:“这样吧,咱们去国际工业园现场看看,边走边说。”乔振梁已经让省委秘书长安排好了行程,乔振梁是一个相当敬业的人,今天刚刚从江城赶回来,没顾得上回家,下班了还要亲自前往国际工业园看看排污管抢修的现场情况。
国际工业园的事情赵季廷是有发言权的,当初梁天正搞国际工业园,初期招商遇到了很大的困难,还是赵季廷帮他解决了不少的问题,虽然梁天正是最有可能取代自己位置的那个,可是在国际工业园的事情上。赵季廷和他的阵线是一致的,因为他们的政治利益拥有共同点,他们都从国际工业园受益,否定国际工业园就是否定了他们的政治成绩。
乔振梁一言不发的向前走去。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整治是必须的,我是说你要考虑其他同志的感受!”说着他笑了起来:“或许是我多虑了,当年很多同志为工业园付出了大量的心血,今天我们决定整治国际工业园,等于否定了他们的成绩,他们的心底肯定不会好过。”
赵季廷道:“宋省长说得很有道理,在发展中认识,在认识中发展。可是我们谁都没有未卜先知的本事。搞经济,古今中外的例子多了。可是我们所建设的是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古今中外是没有先例可循的,没有任何人可以保证自己的决策是永远正确的,每个人的目光和视野都会有局限性,这是时代所决定,所以我们用现在的观点去评论过去发生过的事情是不公平的,我们不可以只看到缺点,而忽略了那些决策本身和图书对平海经济的推动作用,任何事都拥有两面性,我们的改革是一个不断前进发展的过程,在这一过程中,我们也在不断地完善自己改变自己,让我们的政策更加的符合现实,更加的人性化,但是如果没有过去发展中积累的经验,没有人可以一步登天的达到现在的认识,至少我就做不到。如果征求我对国际工业园的意见,我认为国际工业园本身对平海功大于过,我们不能因为现在发生了水污染事件就将它的作用完全否定。”
刘宝全有些激动地叫道:“乔书记、梁书记,你们怎么都来了?”
常务副省长赵季廷自从欧阳如夏的事情之后已经很少发言,情人被杀,儿子被抓,赵季廷渡过了人生中最黑暗的几年,乔振梁来到平海之后对他一直还算不错,但是赵季廷在政治上低迷的状态已经开始让乔振梁对他失去信心,赵季廷有种预感,自己的位置越来越不稳固了。所以赵季廷最近也尽量有所表现,在常委会上的发言也越来越多了。
乔振梁喝了口茶,轻轻地把茶杯落下,目光在现场扫了一圈道:“大家说得都有些道理,虽然观点有些不同,可都是为了平海的未来发展。”他停顿了一下道:“东江国际工业园这次的水污染,不是偶然,而是盲目工业发展的必然结果,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回来之前,专门去湍江边看了看,腥臭的空气很远就能够闻到,我不想再说污染如何如何的严重,那样味道的水,却是南锡市民的生活水源,人可以几天不吃饭,却一天都不能够离开水,让平海的老百姓无水可用,咱们于心何忍啊!”
乔振梁对张扬的脾气性格很了解,刘宝生说的话虽然有添油加醋的成分在内,不过多数都是事实,乔振梁听完之后也有些生气,这个张扬也太不懂事了,你以为自己有些背景就敢任意胡为?刘宝全、廖博生这帮人都是东江开发区的干部,你一个处级干部顶撞人家两句就行了,居然还动手打人?眼中究竟还有没有领导?还有没有组织纪律性?
梁天正忽然发现开发区管委会主任廖博生不在现场,省委书记过来视察,他为什么不出面?
所有常委都听出了弦外之音。
梁天正抿了抿嘴唇不再说话,宋怀明想要整治国际工业园的态度是极其强硬的,他争执下去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向乔振梁告状是刘宝全个人的主意,廖博生被张扬抽了一个耳光之后,他虽然恼羞成怒,可是也没敢把这件事上报,刘宝生不然,他被张扬泼了脏水,从那时起就记恨在心,一连串的事情发生之后,他就想找个机会报复一下,可始终没想好怎样对付张扬,乔振梁来现场视察,他刚好找到了机会,于是添油加醋的将那件事说了一通,说到动情之处泪都快下来了,刘宝生当然不会说张扬的好话,把这厮说成了一个蛮不讲理目空一切的狂妄小子。
夜幕已经降临了,乔振梁有些无奈的笑了笑道:“你不下班啊?你不下班我还要下班呢!”
梁天正这会儿方才感到有些庆幸,自己毕竟在乔振梁过问这件事之前切断了污染源,他低声道:“排污管泄漏的具体时间还在调查之中,初步认定应该是今天凌晨的时候。至于我们的应对措施,开始的时候想要在短时间内维修好排污管道。尽可能的减小国家的损失,可是后来发现泄漏点不止一个之后,我们决定放弃,并遵照领导的指示果断让国际工业园区的所有企业停止生产。”
梁天正又瞪了刘宝全一眼,刘宝全知道自己的话起到作用了,他没有继续说下去,跟着两位领导向前走去,他大声道:“大家伙先把手头的工作停一停,我们省委乔书记慰问大家来了!欢迎乔书记给大家讲话!”
宋怀明道:“国际工业园在东江的发展历史中究竟会占有怎样的位置,我不想评判,也不用我来评判,历史会给它一个最公正的评价,我想说的是现在,如今的国际工业园已经成为东江的一个最大的污染源,它的存在不仅仅危及到东江本身,也危及到湍江中下游地区,水污染的事情已经得到了验证,我们不能简简单单的就将这一页http://www.hetushu.com翻过去,就算今天控制住了水污染,明天呢?谁能确保以后同样的事情不会发生?下次发生的事情会不会更严重?我们平海的老百姓承受不住这样的风险,作为平海的领导者,我们也不能让老百姓们去承受这样的苦果。国际工业园的问题必须要尽快解决,任何的犹豫都是对平海人民的不负责,都是对我们脚下这片土地的不负责,都是对我们子孙万代的不负责!”
宋怀明道:“乔书记刚才不是已经明确表态要整治国际工业园了吗?”
乔振梁看到眼前的情景,脸色顿时变了,他转向刘宝全,向来和蔼的乔振梁此时脸色铁青,怒吼道:“搞什么?都什么时候了?还要停工迎接?列队欢迎?我没什么话好讲,你刚才说三个小时可以将排污管全部修复,好!超出一分钟,你明天自己辞职!”乔振梁是真火了,说完这句话,再也没有视察维修现场的打算,转身向自己的专车走去。
梁天正道:“宋省长,各位常委,我也不是反对整改国际工业园,我的意思是,整改需要时间,我们需要一步一步的解决这个问题,争取既可以解决困扰我们的环保问题,又能在经济上避免最大的损失。”
赵季廷的这番话等于和宋怀明公然唱起了对台戏,梁天正向赵季廷看了一眼,目光中充满了感激,这种时候,他最害怕的就是墙倒众人推,他本来是最威胁赵季廷地位的那个人,可是在关键时刻,赵季廷却站出来为他说话,这一点是难能可贵的,虽然梁天正心中明白,赵季廷的出发点不是为了帮他梁天正,更是为了帮助他自己,国际工业园代表的不仅仅是一个人的利益,宋怀明站出来否定国际工业园,等于否定了一群人的政绩,否定了他们这些曾经为平海的建设发展而努力的干部。
常委会结束之后,乔振梁和宋怀明走在了一起,乔振梁叹了口气道:“平海不知最近怎么了,连一刻都不让我安宁。”
乔振梁道:“是谁的责任就应该由谁来承担,怀明啊,这次的水污染事件不仅仅是一起污染事件,背后还存在着相当严重的管理问题,今天在会上我没说,因为我目前没有足够的证据。”
梁天正愁眉紧锁,他低声道:“乔书记我来是想跟您说两句话,不会耽搁你太久的时间。”
乔振梁道:“听说水污染很严重,我不放心,所以过来看看!”空气中仍然带着一股腥臭的味道,乔振梁皱了皱眉头,向前方的抢修现场走去:“怎么?问题还没有解决?”
乔振梁的目光转向宋怀明:“怀明,你说两句!”
梁天正此时的脸色很难看,或许宋怀明针对的并不是他个人,可否定国际工业园就是否定他的政绩,在湍江水污染的微妙时刻,宋怀明将矛头指向国际工业园,等于把他推到了一个极其尴尬的境地。而梁天正更为郁闷的是,他现在无法辩驳,一来水污染的责任的确在他们东江方面,二来宋怀明是平海省省长。他的顶头上司,在宋怀明的面前他没有太多的发言权。
宋怀明道:“国际工业园区距离主城区较近,靠近湍江,它的地理环境决定,工业园并不适合引进重工业,污染较重的化工企业,然而根据我们的统计,在国际工业园区的重污染企业一共有七家,这一数字是极其惊人的,我相信东江市方面也注意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在国际工业园区兴建了大型污水处理厂,然而污水处理厂并不足以改变整个工业园的状况,水污染只是其中一个方面,其他的问题没有暴露并不代表不存在,空气污染,粉尘污染,这些重污染企业正在毁掉我们生存的环境。我认为我们应该重新考虑国际工业园的定位,借着这次的机会,对国际工业园内的企业进行一个全方面的评估,对于严重污染企业,必须要将之果断关闭或者迁走。”
宋怀明道:“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我们不可能只是进行批评和自我批评,我们要从这件事中得到一个教训,我们要改正错误,要避免同样的事情再次发生。”
梁天正道:“乔书记,国际工业园区是东江经济的支柱之一,当时泄漏刚刚发生,我们和_图_书并没有考虑到会如此严重,这是我的失误,当时我想的是尽可能让造成的损失小一点,在维修无果的情况下,这才做出了停产的决定。”
宋怀明道:“鱼和熊掌不可兼得,这世上从来都没有什么两全齐美的事情。”
刘宝全被吓得脸都白了,这件事怪不得他,一直以来都是这样,领导来了,再大的事情也得放一放,列队欢迎有错吗?让领导讲话有错吗?我究竟哪儿错了?刘宝全想不通,他实在是想不通。
工人们听说省委书记乔振梁来了,一个个都把手头的工作给停下了,全都在哪儿列好了队准备迎接乔振梁,齐刷刷鼓起掌来。
梁天正点了点头,他清了清嗓子道:“今天清晨,国际工业园区的排污主管道发生了泄漏,许多未经处理过的污水流入了湍江,顺水流下。造成了下游一部分地区的水质污染,其中就包括南锡,因为南锡北区自来水厂的水源就来自湍江,所以不得不停止供水来应对这次的突发事件……”
乔振梁看到现场有不少警察,皱了皱眉头道:“需要这么多警察来干什么?”
省委书记乔振梁在这个时候返回了东江,而且一回到东江就知道了湍江污染的事情,这样大的事情也不可能瞒过乔振梁的视线,在回来的路上他就让省委秘书长阎国涛通知常委召开紧急会议。
乔振梁道:“我们渴了有水喝,可是平海有个地方正面临着无水可用的困境!”他的目光投向梁天正,然后用不紧不慢的语气道:“天正同志,我想你比任何人都要清楚事情的经过,解释一下吧。”
乔振梁的脸上总算有了一些笑意,他向宋怀明道:“怀明啊,看来你已经有了成熟的想法,说出来给大家讨论一下。”
梁天正对宋怀明今天的表现是很不满意的,他认为即便是自己应对不当,宋怀明也不该在常委会上公开提出来,在这种非常时刻,梁天正很需要支持,一直以来,他都是坚持在宋怀明的阵线中,而在自己遇到了困难的时候,宋怀明没有向他伸出援手,这样的做法让他心寒。
会议开始的时候已经是晚上五点十分,平海省常委们全都在会议室内等待。
梁天正的心跳不由得开始加速,他知道今天的这场紧急常委会是针对自己而来。
宋怀明道:“乔书记,各位常委,首先我要检讨一下我自己,身为省长,我没能第一时间了解污染的情况,没能尽早的做出判断,所以才导致这次水污染的情况变得更加严重,我能够理解我们中的一些同志,每个人处理每件事都有一定的局限性,天正同志的应对方法也的确是尽了全力,现在这种结果,我们每个人都不想看到。”
梁天正承认国际工业园带来了污染,可是他的心底深处仍然坚持认为自己功不可没,国际工业园如果没有兴建起来,东江的经济怎么可能在近几年内发展的如此迅速。
乔振梁点了点头。
梁天正现在已经有些后悔了,他应该尽早做出决断,在污染刚刚发生的时候,如果就能果断下令让国际工业园的企业停工,那么他就不会落入这么被动的处境之中,他开始担心自己的政治前途会不会因为这次水污染事件而受到影响。
乔振梁真的累了,最近一段时间,他的血糖控制的并不是太好,这两天去平海北部视察,今天刚刚赶回来,又听说了水污染的事情,紧急召开了这个常委会,还要去国际工业园抢修现场看看,当省委书记并不容易,乔振梁眯了十多分钟,汽车已经到了地方,梁天正却没敢马上叫醒他,乔振梁睁开双目,发现汽车已经停了,梁天正就坐在自己的身边,乔振梁笑道:“为什么不叫醒我?”
组织部长孔源道:“宋省长的这句话我赞同。”
宋怀明的内心突然打了个冷颤,他抬头望着乔振梁,正遇到乔振梁深邃的目光,乔振梁这句话的背后怀有深意,难道他要利用这次水污染的机会再掀起一场政治风暴?想到这里,宋怀明再也无法淡定了。
梁天正表态道:“乔书记放心,我会全力处理好这件事。”
梁天正终于开口说话了,他低声道:“宋省长,我承认,国际工业园这次给东江给兄弟城市南锡带和-图-书来了很大的伤害,错误已经发生了,可是改正却需要时间,我们当初在建立国际工业园的时候,初步规划是五十年,招商的时候,和这些外资企业都是有合同在先的,如果我们违约,我们将会付出相当惨重的代价。”
乔振梁叹了口气道:“真是辛苦了。”
宋怀明道:“乔书记,咱们这些人就是劳碌命,真正闲下来反而不正常了。”
宋怀明道:“重污染企业从本质上来说就是一座座的毒品加工厂,最大的分别是,毒品加工厂将毒品变成商品流入市场,而他们将毒品免费的排入我们的大气,我们的土壤,我们的河流,毒害着我们所有人的身体健康,或许你们觉着我的话有些危言耸听,但是污染的治理刻不容援,国际工业园区必须要马上整改。”
乔振梁道:“凌晨时分,也就是说则排污管有可能已经漏了十七个小时,你们的应对措施还真是及时?既然发现了泄漏,为什么不马上切断污染源?为什么不马上要求国际工业园区所有的企业停产?”
梁天正心中一惊,他还真不知道廖博生被打的事情。狠狠瞪了刘宝全一眼,心说这种时候,你居然还在省委书记面前搬弄这些是非,还嫌目前的情况不够乱?
梁天正道:“看到您太累,所以没忍心!”
梁天正道:“乔书记,国际工业园的整改方案我会集合东江市的干部群策群力,尽早拿出来。”
乔振梁没有说话,他敏锐地觉察到这件事会在常委内部引起震动。水污染的问题已经上升成为要环境还是要企业的抉择,国际工业园这个存在已久的问题也因为水污染的事情被提上了议案,而这一问题必然会触动一部分人敏感的神经。
宋怀明在这一点上还是维护梁天正的他低声道:“这一点我也有责任,我并没有意识到污染会这么严重。”
没人回答这个问题,因为不用回答,谁也不会答应。
宋怀明道:“我个人认为,国际工业园区选址在湍江江畔,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乔振梁回到自己的力公室没多久,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就前来求见。
乔振梁道:“我赞同怀明同志的观点,发现了错误,就必须马上改正错误,经济发展绝不能以牺牲环境作为代价,即便是一个小学生都明白保护环境的重要,我们脚下的土地是祖先留给我们的财富,身为后代,我们有什么资格去破坏它?如果我们今天破坏了环境,以后,我们将会怎样去面对我们的子孙?”
梁天正跟着走了下来:“乔书记,一定要保重身体,你可是咱们平海的总指挥啊!”
乔振梁风尘仆仆的走入会议室内,乔振梁一改平日的笑逐颜开,今天的表情显得十分的严肃,他来到自己的位子坐下,拿起桌上的茶杯喝了一口道:“有点渴,还好有水喝!”
乔振梁嗯了一声,他没有继续说话,合上双眼道:“奔波了一天,真有些累了,天正,等到了地方叫我一声。”
乔振梁道:“你不是给我添麻烦,是给南锡的老百姓添麻烦了。”
梁天正冷冷看了刘宝全一眼道:“三个小时,乔书记的话你听到了!”
宋怀明道:“我并没有全盘否定国际工业园区的贡献,可以说国际工业园区在东江的改革发展中占有相当重要的位置,但是随着时代的发展,它的弊端已经越来越多的呈现在我们的面前,这次的水污染事件只是一个开始。”宋怀明停顿了一下道:“欧洲的工业化革命大家都知道,可工业化带给欧洲发展的同时也带给了他严重的污染,经历发展之后才有了深刻地认识,为了这个认识,他们为此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我们常说,我们是改革的开拓者,先行者,一切都是从头开始,对我们来说改革是一场全新的挑战,其实我始终不认同这样的话,人类的历史就是一部改革史,把自己定性为开拓者,就是否定别人的经验和成果,放着这么多的经验摆在我们的面前,我们为什么不去学习?如果我们认真一点,虚心一点,很多的错误就不会发生,很多的弯路我们就不会走!”
乔振梁笑了笑,举目向前方望去,开发区管委会副主任刘宝全和几名开发区的官员听说省委书记和市委书记都和_图_书来了,慌忙过来见面。
刘宝全叹了口气道:“乔书记,今天发生了一些事,南锡来的同志和我们东江开发区的干部发生了一些冲突,因为处理的观点不同,闹到大打出手,几名工人受伤了,我们廖主任也被人打了。”
乔振梁道:“这次水污染的处理我有了一些了解,东江方面的应对并不及时,在发生水污染之后,没有果断停止重污染企业的生产,致使污水源源不断的流入湍江,给湍江带来了更为严重的伤害,梁天正给我的理由并不充分。”
刘宝全又道:“排污管的另外一个泄漏点找到了,工人正在进行抢修,预计三个小时内可以修复完毕。”
这句话一说出来,梁天正的内心如同被人猛抽了一鞭子,宋怀明的这句话根本是针对自己,否定国际工业园就是否定自己。
乔振梁道:“因为你的犹豫,成千上万吨的废水就流入了湍江,在这里我不想强调环保的重要性,你们每个人都清楚,这片土地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地方,我们从她的身上索取财富,又有什么资格去蹂躏她,践踏她?”
宋怀明淡然笑了笑,国际工业园的问题刚一提出就遭到了如此激烈的反对,这是他并没有想到的,宋怀明没有针对梁天正或者是赵季廷个人的意思,他是就事论事,他是针对东江的现状来谈论问题。但是他在无意之中已经触犯到了一些人的政治利益,在赵季廷和梁天正来看。宋怀明现在就是在向他们公开发难,就是在否定他们过往的辛苦和努力,否定他们曾经取得的光辉政绩!
刘宝全跟在乔振梁身边道:“乔书记,根据领导们的指示,我们已经通知国际工业园区的所有企业停止生产,停止排放废水,现在已经没有污水继续排入湍江了。”
梁天正上了乔振梁的红旗车,他来找乔振梁是因为他很委屈,他也很忐忑,乔振梁今天在常委会上公开支持宋怀明的观点,但是乔振梁说得又不是太明白,梁天正需要和这位平海的掌门人好好谈谈。
刘宝全道:“事情没有解决之前,我们都不能回去休息,这些工人师傅就快一天一夜没合眼了。”
乔振梁点了点头道:“这件事不能耽搁,必须要尽快。”乔振梁的态度很温和,这让梁天正的内心多少安稳了一点。梁天正对乔振梁其人还算是有些了解的,乔振梁这个人很难捉摸,他笑眯眯的外表很容易迷惑别人,他的政治作风却是极其的强硬,今天在常委会上,乔振梁虽然说话不多,可是他显然把握住了这次水污染事件的关键,和宋怀明关注水污染带来的民生问题,以及国际工业园区的改造问题不同,乔振梁看到的却是管理和责任问题,他更关注水污染发生后的应对和处理。
梁天正此时倒是为张扬说了一句话:“小张毕竟年轻,遇到事情容易冲动,再说了这次污染损害了南锡方面的利益,他着急上火也是难免的,是不是你们之间的沟通工作没有做好,所以才发生了误会?”
乔振梁道:“你们都没有休息啊!”
梁天正有些惭愧道:“给乔书记添麻烦了。”
乔振梁笑着推开了车门:“打个盹儿就是不一样,顿时感觉到精力充沛。”
宋怀明道:“任何社会的发展都会存在着一个发展认识,认识再发展的过程,改革开放初期,不仅仅是平海,在全国的很多地方都存在着全力发展经济的现象,但是发展必须要有着清醒的认识,要在符合经济规律,社会规律的范畴内去发展。脱离了这个轨道的发展就是盲目的发展,即便是短时间内可以换来经济上的效益,但是从长期的眼光来看,这种盲目发展必然是失败的。”
梁天正愣了一下,想不到乔振梁真的坐在那里打起了瞌睡,梁天正不知道他究竟是真的累了?还是通过这样的一种方式表达对自己的不满,一时间梁天正变得有些忐忑不安,他又开始后悔,自己过来找乔振梁是不是有些太冒失?
乔振梁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道:“这些我都知道了,我想问几个问题。第一,排污管是什么时候开始泄漏的?从泄漏发生到现在过去了多少时间?一共往湍江内排放了多少吨工业废水?第二,你们东江方面是如何应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