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6章 浪淘沙

龚奇伟喝了口茶,清了清嗓子道:“今天把张扬叫过来就是让大家相互认识,相互熟悉,增进一下彼此的感情,现在看来,你们早就相互认识了,这样好,免得我再帮你们介绍。”
张扬笑道:“你该怎么说就怎么说,嗯,中午我还有事,不能陪你们吃饭了,晚上,今天晚上我让袁波在海天安排,给她接风。”
赵天才拉开车门上车,演示给张扬看,果然把座椅全都放平了,他向张扬眨了眨眼睛道:“搞车震很方便的。”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他爬出来去蒸桑拿的时候,遇到了一个熟人,却是呱呱香集团的老总朱宗万,两人结识于南武,通过查晋北的介绍相互认识,虽然只是匆匆见了一面,不过彼此的印象都很深。
宗泽成满脸堆笑道:“张主任我们当然认识。”
张扬和乔鹏举都笑了起来,乔鹏举道:“一个女人能让你洗心革面,还真看不出你梁成龙还是一情圣。”
朱宗万笑道:“你们先上去,等会儿一起去休息室聊。”
张扬笑着跟招商办的几个领导一一握手,众人坐下之后,招商办的美女干事林红菱过来给他们泡茶,走到张扬身边,对这位年轻有为的体委主任不免要多看了几眼,张大官人朝着林红菱笑眯眯点了点头,林红菱的俏脸顿时羞红了。
张扬道:“我的长处是做女性心理工作,您干脆让我当妇联主席吧。”
张扬道:“市里的意思是在省运会接近尾声的时候,开始经贸会,这样可以充分利用省运会带来的人气和商机,其实招商这种事情全在乎吆喝,可我们也不能吆喝的太响,毕竟省运会是全省瞩目的盛事,如果只顾着吆喝经贸会,说不定会喧宾夺主,省里未必会高兴我们这么干。”
张扬道:“也是好事儿,你总算知道进步了。”
张扬道:“我是体委的,跑到人家一亩三分地上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梁成龙听说还是水污染的事情,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东江市政府方面已经承诺会做出赔偿。”朱宗万这才想起梁成龙是东江市委梁天正的侄子,笑道:“不聊这些不开心的事情了,张主任,上次我跟你说过要赞助你们省运会的事情,趁着这次来南锡的机会,刚好把这件事给定下来。”
龚奇伟道:“你们既要相互配合,也要相互竞争,这次的经贸会,我会具体统计,看看体委和招商办谁拉来的投资多。”
张扬自从知道自己省运会之后就要入主招商办之后,心中自然坦然了许多,也开始留意招商办的这几名干部,他发现除了美女干事林红菱之外,招商办的干部普遍都偏胖,其中以宗泽成为最,这厮估摸着要有二百斤,看来招商办是个肥的冒油的地方。
梁成龙道:“不看在你是我哥们的份上,我都不乐意搭理你,你就这熊样,总以为天大地大老子最大,当今的时代已经不是武力当道的时代,凡事都要靠脑子。”
张扬道:“谢了!”
梁成龙道:“话虽这么说,可我现在资金上的确有些困难,张扬,你得给哥们帮帮忙,市里的这笔财政拨款下来,你首先给我支点儿用用。”
张扬走了过去发现吉普车的内饰全都更换过,如果没车的确有些不方便,张扬点了点头,从赵天才手里拿过钥匙,点着火之后,开到院子里溜了一圈,感觉车况还不错,当然和他过去那辆超级皮卡没法比。把车兜回到赵天才身边,赵天才趴在左前门道:“怎么样?”
两人聊着的时候,梁成龙和乔鹏举一起到了,梁成龙是来修他那辆宝马车的,车停在路边不知让谁给他沿着车身划了一圈,还在车身上写了和_图_书一行字,此地禁止停车。
张扬哈哈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我倒是不想回来,可南锡市领导离不开我啊。”
常海心放下电话,赶紧从床上起来,她有些难为情的皱了皱眉头道:“秦市长来了,她要是问起你,我该怎么说?”
张扬摇了摇头道:“不去了,我就在外面看看。”汽修厂内停着十多辆汽车,十多名工人都在忙活着,张扬道:“看起来生意还不错。”
宗泽成的笑容有些不自然了,龚市长这么做什么意思?根本是要逼着他把吃奶的劲都拿出来,如果招商办最后招商的业绩还比不过体委,他这个招商办主任还怎么有脸继续干下去,宗泽成心中暗叫不妙,龚奇伟这是在给他设套啊,看来自己的前景不妙。
赵天才笑道:“当领导的还是低调一点好,这北京吉普虽然外貌不怎么样,可内饰很舒服,音响是博士的,发动机我重新调教过,空调也是新的,前后座椅我都改装过,可以完全放平。”
龚奇伟道:“招商办!”
看到龚奇伟进来,他们吝刷刷站起身:“龚市长好!”
张扬道:“我只怕没有您这种境界!”
梁成龙苦着脸道:“还他妈好意思说,你差点没把我给弄死。”
赵天才道:“什么都是现成的,袁老板接下来,我过来负责技术。以技术入股,占三成股份。”
龚奇伟道:“有资格当万金油的人毕竟不多,珍惜你的这次机会,省运会、经贸会,如果你能够放个双响炮,以后的前途必然是一片光明。”
乔鹏举道:“看来你是被仇人给惦记上了,以后还是小心一点儿,做人太张扬了不好,现在流行做人低调。”
张扬道:“先将就着用吧。”
常海心匆匆离去之后,张扬又躺了一会儿,秦清大概是考虑到他刚回来需要休息,果然没有打扰他。不过张扬回到南锡的消息还是很快就传出去了,常务副市长龚奇伟打来了电话让张扬这就过去见他。
龚奇伟对他的这次表白还是比较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老宗啊,说说看,你对这次的经贸会有什么想法?”
“臭拽啊!”赵天才在他肩头捶了一拳,邀请他去自己的办公室里坐。
张扬总觉着梁成龙今天说话有所指,他猜到是为了梁天正的事情。真正谈到友情,张扬和梁成龙之间要比乔鹏举近一些,乔鹏举这个人为人处世始终奉行着不即不离的态度,他和谁走得都不近,这和他的出身有关,乔鹏举把人际关系看得很现实,认为任何人之间大都是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对他来说,周围的人多数都想利用他,也只有感觉到对方有利用的价值,乔鹏举才会和他们相处。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哪壶不开提哪壶啊,合着我要是倒霉你心里高兴是不?”
龚奇伟被引得哈哈大笑起来。
张扬介绍乔鹏举给朱宗万认识,乔鹏举听说对方是呱呱香的老总,也对朱宗万高看一眼。
梁成龙道:“我说你们怎么不结婚啊?”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屁事!我这么大人还用你教我办事?”
常海心又向张扬望去,如果中午三个人坐在一起,以她现在的状态,指不定会穿帮,张扬向她摆了摆手。
张扬道:“你以为你很有头脑?对了,你和林清红之间的事情拎清了没有?”他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龚奇伟笑道:“不是赶你走,是为了让你更能发挥自己的长处。”
张扬道:“就我那信誉度,她未必肯给我面子。”
龚奇伟道:“我正想提醒你们这件事,经贸会要做宣传,但是一定要注意宣传的手段,不可以喧宾夺主,只要把国内外和图书的知名商家给请来南锡,你们的宣传工作就成功了。”
张扬笑道:“经贸会可是应该由你们挑大梁,我负责的是省运会。”
龚奇伟道:“宗泽成那个人没能力,南锡的招商工作被他搞得不怎么样,我和李书记都商量好了,准备在省运会之后,让你接替他的位子。”龚奇伟说话很直接,并没有任何的弯弯绕绕,连未来打算对张扬的任命都直接跟他说了。
常海心道:“没事!那你约个地点,中午我去接你。”
龚奇伟道:“不了,我中午约了李书记一起吃工作餐。”
两人来到招商办,招商办一名主任四名副主任全都在小会议室里等着了。
虽然心里不爽,可是在领导面前还得强颜欢笑,还得奴颜婢膝,谁让人家官大呢,宗泽成道:“龚市长,您看都中午了,咱们一起吃顿便饭吧。”
张扬心中窃喜,朱宗万愿意赞助,估计这次比赛用饮料和饮用水的问题全都解决了,他开始渐渐找回一些工作的感觉,省运动会的正式筹备工作要全面展开了。
朱宗万笑道:“不但见面,还是坦诚相见!”
乔鹏举道:“秦清也来了?”
宗泽成道:“场馆是不是还在国际会展中心?”
张扬道:“离得远一些也好,这帮生意人企业家真正关注体育的没几个,来看省运会的多数都是老百姓,他们对经贸会这种大事儿也没啥兴趣,要是都往一块糊弄,人气是起来了,可交通的压力,秩序的维持都是大问题,我看没啥促进作用,只能是相互干扰。”张扬的话得到了招商办几名干部的一致赞同。
梁成龙道:“你吉星高照,逢凶化吉,要倒霉也不是你。”当着乔鹏举的面,他也不方便把话说明。乔鹏举当然知道自家老爷子利用湍江水污染的事情摆了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一道,乔鹏举是个人精儿,当着这帮朋友的面他很少谈政治上的事情,微笑道:“咱们都是商人,莫谈国事,都吃饭了没有?”
张扬笑道:“恭喜,当老板了,真是不错。”
梁成龙叹了口气道:“都说婚姻就像一座围城,城里的人想出来,城外面的人想进来,怎么到了咱们这儿不适用呢,你们俩都在城外面,潇洒快活不想往里钻,我他妈蹲在城里面,不想走,林清红非得拿着大棒逼我出去。”
乔鹏举道:“老体育场的那块地怎么说?”
张扬道:“王均瑶出事了,所以那块地变得有些敏感。”
张扬道:“这么着吧,我让秦清约她。”
宗泽成和那帮招商办的官员恭恭敬敬把龚奇伟和张扬送到了外面,望着他们上了龚奇伟的红旗车,宗泽成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无奈的笑意,他已经预感到这次经贸会所有的政绩都和他没关系了。
宗泽成心里当然有些不平衡,可想想自己和张扬的确不能比,人家是当红炸子鸡,和市委书记、常务副市长的关系铁的很,据说这位张主任就是市委书记李长宇一手领进官场的,李长宇是他恩师,至于常务副市长龚奇伟,龚奇伟的女儿龚雅馨被人绑架,性命就是张扬救的,他把张扬当成救命恩人一样看待。想到这些关系,宗泽成的内心又平衡起来。这次经贸会市里让张扬扛大旗,明白这是对他能力的不信任,宗泽成对自己的斤两也很清楚。估计这次经贸会搞好了,成绩是张扬的,要是搞砸了,责任肯定少不了自己的,他有些头疼,原本想跟着蒙混过去的念头看来不能实现了。宗泽成笑道:“龚市长,您放心,我和张主任合作绝没有问题,让张主任挑大梁,并不是说我不出力,我们招商办上上下下全都会尽最大m•hetushu•com的努力,争取把这次的经贸会办成南锡历史上最隆重,招商成绩最为突出的一届。”
乔鹏举道:“结婚有什么好?现在管我的人已经够多了,我不想再多一个人管我。”
乔鹏举道:“不打不成交吧?京城那边我朋友多的是,发生什么事情都瞒不过我的耳朵。”
这种见面方式并不多见,梁成龙上次也和朱宗万见过面,他很注重发展商界的关系,赶紧光溜溜的从池子里出来和朱宗万打招呼。
张扬道:“好名还是恶名,外面说我好话的人可不多。”一句话又把大家引得笑了起来。
吃过饭之后张扬和乔鹏举、梁成龙一起去了浪淘沙,浪淘沙的浴池上方是透明的穹顶,抬头可以看到蓝天白云,三人赤身裸体的躺在浴池里,乔鹏举看到了张扬肩头的新疤,微笑道:“听说你在京城中了一枪!”
龚奇伟找张扬的确有事,看到张扬进门,龚奇伟满面笑容的站起身来:“小张来了,走,咱们出去走走。”
乔鹏举道:“无所谓了,我家老爷子让我不要打那块地的主意。”
宗泽成道:“新体育中心的建设成绩有目共睹,张主任来到之后,咱们南锡体育工作搞得如火如荼。”宗泽成这个人很会说话,不过他是那种说得多做得少的人物,龚奇伟对宗泽成看得很清楚,知道这厮没什么本事,除了拍马屁就会夸夸其谈,已经准备在省运会后将他拿下。
张扬来到汽修厂的时候,赵天才正在指导工人给袁波新买的奥迪做装潢,看到张扬来了,赵天才乐得冲上去握住他的肩膀道:“你还舍得回来啊!”
张扬道:“你们把我当成万金油了吧。”
宗泽成笑道:“不用介绍,张主任可是我们南锡的名人,体制内没有不认识他的。”
朱宗万做事也十分的爽快,他点了点头道:“好,明天九点半我准时去体委拜访!”
张扬道:“您不怕我功高盖主?”
赵天才道:“先将就着用,等以后有机会,我帮你弄一辆车好好改装改装。”
张扬屁股还没挨到板凳上于是又跟他一起离开了办公室,他充满好奇道:“咱们去哪儿啊?”
宗泽成笑得很谦虚,说话也透着谦虚客气:“张主任挑大梁,我们几个负责敲边鼓。”
龚奇伟道:“你的想法就是这些?”
张扬听出来了,乔鹏举在拐弯抹角的催促他们体委结账呢,张扬道:“市里最近会给我一笔钱,主要是用在省运会上,很快就会开展招商工作,你们放心,工程款我一定会按照合约上给付,不会拖欠一分一毫。”
乔鹏举笑道:“听起来跟我逼你要账似的,我要是信不过你,当初也不会和成龙一起把新体育中心的半拉子工程给接下来。”
梁成龙意味深长道:“你是该长点记性了,到处得罪人,冤家宜解不宜结,在生意场上像你这么玩早就死路一条了,我虽然不混官场,可也知道点门道,你要想在官场中长期走下去,必须要收敛一些。”
张扬道:“外面的那些风言风语你也相信?我和钟新民关系还不错。”
张扬道:“我体委主任干得好好的,这就准备赶我走了。”
梁成龙道:“我是受了清红的刺激,我要证明给她看,她老公是多么优秀的一个人,我要让她感觉到离开我肯定会后悔。”
两人一起笑了起来。
乔鹏举道:“林清红不是在南锡吗?”
龚奇伟道:“好,这件事我再拿到常委会上讨论一下,争取尽快把经贸会的地点和时间都定下来,你们也好开始准备工作。”他再次强调道:“张扬,省运会和经贸会市里可是都交给你了,你要是搞砸了,我绝饶不了你http://www.hetushu.com。”当着招商办这帮官员的面,龚奇伟这么说,最为灰头土脸的就是宗泽成,龚奇伟根本不考虑他的感受,压根没把他当成一碟菜,宗泽成也明白了,龚奇伟把张扬带来,是专门强调他的领导地位的,以后招商办归他管了。
张扬一听脑子就开始活动起来了,此前市里就让他负责经贸会的事情,龚奇伟肯定是为了这件事。张扬道:“龚市长,我去招商办干啥?我又不是招商办主任!”
秦清道:“这样啊,那中午就别打扰他了,回头我去找你。”
秦清笑道:“不用,我直接去体委见你,对了,张扬有没有从京城回来?要是他回来的话,中午一起吃饭。”
乔鹏举并不知道这件事,有些好奇的看着他们。
宗泽成点了点头道:“目前就这些,主要是我们还不了解省运会的具体流程,毕竟这次的经贸会是建立在体育搭台的基础上。”宗泽成其实说不出什么建设性的意见,他把主要的责任都往张扬的身上推,反正出风头的都是你。
龚奇伟笑道:“不怕,只要心里想着踏踏实实为老百姓办几件事,你会发现官位并不重要!”
张扬道:“我命硬,没那么容易死。”
张扬想起这件事就乐了起来,梁成龙气得兜起水泼了张扬一脸。
乔鹏举道:“有人在他面前说了一些不利于我的事情,说我利用老爷子的影响力为自己经商创造便利,而且我不该把梦媛拉进来。”
张扬笑着伸出手去:“朱总,想不到这么快咱们就在南锡见面了。”
张扬笑道:“真打算放弃了?”
张扬笑逐颜开道:“多谢朱总的热心支持,如果您有时间,明天去体委谈怎么样?”
常海心马上明白了:“秦市长,张主任早晨来过体委一趟,他坐夜车回来的,先回家休息去了。”
梁成龙点了点头道:“昨儿刚到的,就住在海天,我去找她吃了个闭门羹。张扬,你回头给她打一电话,把她请来吃饭。”
沐浴之后,他们都来到贵宾休息室,朱宗万这次来南锡是为了视察饮料厂的生产情况的,因为南锡前些天的水污染事件,企业的生产受到了相当严重的影响,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产能才得以逐步恢复,提起这次的水污染事件,朱宗万也是一肚子的怨气,他向张扬道:“我已经联合了多家企业,准备向东江市政府索赔。”
龚奇伟道:“国际会展中心和新体育中心离得比较远,具体的时间地点市里还要讨论,你们再想想,看看有没有什么两全齐美的方案,让两项盛事起到相互促进的作用而不是相互干扰。”
乔鹏举看到张扬,笑着过来和他握了握手,乔鹏举对张扬在京城发生的事情有所了解,低声道:“听说你在京城跟钟新民干起来了?”
张扬有些纳闷道:“乔书记不是很少管你生意上的事情吗?”
张扬道:“体委主任代管招商办,您是开了平海的历史先河。”
宗泽成笑道:“就是领导们的那句话,体育搭台经济唱戏,张主任已经把舞台搭好了,我们尽力唱好这台戏,我们招商办已经开始整理过去历届经贸会的一些资料,争取在六月份之前向国内外知名商家和企业发出邀请。”
张扬道:“别提了!想起来就不爽!”
龚奇伟道:“你们两个别急着推卸责任,如果以后的工作中出现这样的情况,我一定要惩罚你们。市里早就作出了决定,省运会、经贸会密不可分,我们这次就是借着省运会的东风,把南锡的经贸会办的红红火火,体委和招商办缺一不可,张扬挑大梁,冲锋在前,你宗泽成也不能后退,经贸会办好了市里给你们的招商任http://www.hetushu.com务就能顺利完成,如果办砸了,嘿嘿,你这个招商办主任还是自己辞职吧。”龚奇伟的这句话说得有欠公平,说到惩罚,他把目标集中在宗泽成身上。
梁成龙道:“也是……保不齐她连你一起也恨上了。”
赵天才道:“我刚弄好了一辆北京吉普,你要是不嫌破烂,先拿去开。”他指了指最西边停的那辆草绿色的吉普车。
张扬道:“来了,可能是为了深水港合作的事情,常海天晚上也能从岚山赶过来,好久没这么多人一起聚过了。”
梁成龙气得够呛:“这社会人心越来越险恶了,我车停在路边招谁惹谁了?交警都不开罚单,现在人的仇富心理怎么就这么重?”
龚奇伟笑道:“别搞这么隆重,我就是过来随便看看。”他指了指张扬道:“你们相互间都认识吧。”
梁成龙也凑过来看了看,啧啧叹道:“谁他妈这么狠啊,再偏一点,你小命就玩完了。”
龚奇伟道:“我说好了要去招商办开个小会,为了金秋经贸会的事情,你是总负责人,刚好和宗泽成见个面,以后经贸会我可就放手给你们两个了。”
乔鹏举道:“可做的生意多了,我没必要惹老爷子不高兴,等你们的工程款全部到位,我准备去海南搞投资。”
张扬中午去了赵天才的汽修厂,汽修厂距离海天大酒店不远,赵天才的修车技术很快就得到了袁波的欣赏,袁波投资拿下了这间修车厂,赵天才技术入股,得到的效益两人三七分账。
赵天才道:“多亏了你,不然我现在还在美利坚合众国当黑户呢。”他想起一件事:“对了,听说你的皮卡车丢了?”
梁成龙把车交给赵天才之后,也过来打招呼:“我说张扬,你打廖博生那件事完了吗?”梁成龙对张扬还是有些不爽的,因为湍江水污染的事情张扬把他叔叔梁天正搞得灰头土脸,梁成龙回家免不得受了几句抱怨,他觉着张扬在这件事上做得不够地道,不看僧面看佛面,怎么也应该给自己点面子。
龚奇伟笑道:“能者多劳嘛,你看看去年的招商成绩就知道了,咱们这个招商办形同虚设,在平海省这么多的地级市之中排名老末,市里让我主抓经济,想让经济发展,只搞建设是不行的,咱们要走出去,请进来。”他看了张扬一眼道:“你过去在江城,就从事过招商工作,有经验,而且成绩很突出,让你出来挑大梁不是我个人的意思,是市常委一直讨论后的决定。”
乔鹏举道:“随便吃点,吃过饭我请你们去浪淘沙洗桑拿。”
龚奇伟哈哈笑了起来:“不是跳动你们互相斗,是明确谁说了算,也是为了让你们尽快的进入角色。”
张扬道:“我早就告诉你不要这么贪心,深水港工程你也干,体育中心工程你也干,东江还有你的工地,钱是赚不完的,心太渴了不好。”
张扬猜测到龚奇伟一定有急事,也没敢多做耽搁,出门打车直奔市政府而去。
赵天才那边道:“我让人送了盒饭,中午就在我这儿凑合吧。”张扬点了点头道:“是啊,就凑合凑合,我让袁波准备了一桌饭,晚上咱们再正式喝点。”
张扬道:“你的消息真是灵通啊!”
梁成龙感叹道:“大浪淘沙始见金,有没有发现咱们身边的朋友是越来越少了,以后啊,都要珍惜这份来之不易的友情。”
张扬向车窗后看了看,汽车驶出很远,宗泽成那帮人依然站在大门口,张扬道:“龚市长,您今儿把我叫过来,就是为了挑动群众斗群众?”
秦清道:“你有事?”
张扬道:“没呢!”
龚奇伟道:“从今天开始,你们要协同工作,进入经贸会的紧张筹备中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