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698章 筹划大业

常凌峰道:“我也不明白,她提出来的,既然她对我已经没有感觉了,我又何必勉强。”
一句话提醒了梁成龙,以他现在的模样如果再回去肯定要贻笑大方,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带着林清红闪人,找地方好好安慰安慰,顺便修补一下两人之间的感情裂痕,林清红没有反对,向电梯走去,梁成龙向张扬一抱拳,满脸的感激,要不是张扬给他的那幅猛药,他和林清红之间可能就要玩完了,一夜七次郎,如果没有那晚上的威猛,哪会有爱情的结晶,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孩子,林清红怎么可能再给他机会?大恩不言谢,当务之急还是先哄好林清红。
“知道了!”常海心说完又向张扬道:“张主任,能联系上高廉明吗?”
张扬这边还没动手呢,李光南使了个眼色,酒店门前的两名保安过来就把那司机给拖到了一边,李光南道:“把他车扣下来,今晚就去他们公司告他!”
张扬笑道:“你看问题越来越有高度了。”
张扬道:“人家的家务事咱们别管,来!喝酒!”
梁成龙听到这句话,心中大喜过望,这句话等于给了他一个回旋的机会,此时张扬也找了过来,张扬看到眼前这状况,不由得咧开嘴笑道:“我说你们两口子老夫老妻的了,也不怕人说闲话。”
常海天道:“制药厂之所以能有今天的规模全都是因为你的那些药方在起作用,这个秘密也只有我们少数人知道,张扬,这些钱是你该得的。”
常海天道:“他们两口子该不是真的要离婚吧?”
梁成龙道:“不放,我死都不放,你不能跟我离婚,你不能让我们的孩子从出生就没有爸爸!”
张扬想起了赵天才:“海心,赵天才也是这方面的专家,找不到唐糖,你让他过来帮帮忙就是。”
张扬望着有些憔悴的常凌峰,终于明白他表情落寞的理由,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天声道:“中华儿女千千万,不好咱就换!”
张扬道:“请病假了吗?这小子现在已经是我们体委的人了,还当他是个游兵散勇啊?别人知道这件事会怎么说?”他一边说话一边把手机掏出来,找高廉明的电话号码。
常海心道:“留过联系方式,可是联系不上。”
秦清一走,这顿饭也就到了结局,张扬喝了口酒道:“静海那边考察好了?”
常海天道:“成,但是有个前提,保健品厂的管理,绝不能让顾明健介入。”
张扬道:“我也过去,刚好省体委要去那里验收分会场,顺便去看看你的厂房。”
常凌峰坐在火车站对面的24小时豆浆店内等着他,身边放着一个大大的皮箱,他穿着黑色的风衣,脸色显得有些苍白,双手捂着一杯热腾腾的豆浆,坐在窗前慢慢地品尝着。
张扬咬牙切齿的骂道:“混小子,这次我非处分他不可。”
常海天道:“我打算以后的主营方向就是海洋生物制品。”
常海天摇了摇头道:“短期内我不会这样做,虽然我做的是保健品,可保健品和医药市场从来分得都不是那么开,尤其是在咱们国内,双方有一定的重叠区,我如果把他不用的那帮骨干弄过来,当然会对我的事业开展有好处,但是别人会以为我挖药厂的墙角,我不想别人误会,也不想搞得和顾明健最后连普通朋友都没得做。”常海天这个人考虑的一向很周到。
林清红怒道:“滚蛋,谁和你有孩子了?”
张大官人心说,你没占我便宜,现在你已经是我便宜大舅子了,你妹妹都是我的了,我出点力又算啥,不过这话只能想想,说出来是万万不能的。张扬道:“这么着吧,我有机会找顾书记谈谈,这笔钱让他来处理,你看行吗?”
这时候南洋国际的老板李光南刚好从外面回来,看到张扬他们,赶紧过来打招http://m.hetushu.com呼,听说出租车司机我张扬要钱,他准备掏钱,张扬道:“从火车站到这儿六十啊?你觉着我是外地来的?准备很敲我一笔啊?”
张扬和常海天一起过来的时候,常海心刚刚才吃饭。
常凌峰忍不住笑了起来,他总觉着张扬似乎有诈,事实上也的确如此,张扬是想先把常凌峰哄过来再说,慢慢再做他的思想工作,争取让常凌峰以后和自己长期的并肩战斗下去,想实现这一目标,有一个人很关键,那就是章睿融,可章睿融的身份又相当的特殊,她是国安的人,她姑妈章碧君是国安的骨干,现在自己已经撇开了和国安的关系,并不适合把章睿融弄到这里,张扬道:“你和小章怎么样了?”
出租车司机看到李光南的派头,感觉这事儿有些不妙,咽了口唾沫道:“计程器上显示着呢,得,算我倒霉,给五十吧!”
林清红看到周围人越来越多,皱了皱眉头道:“你少得寸进尺!”
常海天兴奋的连连点头道:“现在最热最火的就是这玩意儿,只要保健品有效,肯定很快就火遍神州,不!应该是海内外!”
李光南横了那司机一眼道:“有眼无珠的东西,我看你是不想干了,赶紧滚蛋!”
张扬叹了口气,顾明健的事情他不方便过问。
常海天听说常凌峰也要过来,不由得惊喜道:“常凌峰可是一个真正的人才,江城方面怎么舍得放他走?”
常凌峰也察觉到了不对他和张扬对望了一眼,两人的唇角都露出一丝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微笑,其实火车站计程车宰客的现象到哪儿都有,江城比起这儿还严重呢,张扬虽然来南锡有一段时间了,可他还是外地口音,司机看他拿着行李,以为他是外乡人,当然是宰他没商量。
梁成龙听出她的语气缓和了许多,在此之前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看来林清红真的怀孕了,而且这个孩子给他们之间即将面临土崩瓦解的关系带来了转机。梁成龙道:“不放,除非你答应给我一次机会。”
常海心当晚没去吃饭,担心尴尬是其中一个原因,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机房遇到了一些问题,电脑不知怎么进了病毒,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数据库遭到了破坏,折腾了一个晚上总算才把事情搞好。
张扬咳嗽了一声,惊醒了沉思中的常凌峰。
常海天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他既然怀疑我就不会用我,大家宾主一场,还是好合好散。”
想起刚才的事情,张扬叹了口气道:“明天我得找市里谈谈,必须要在南锡全市范围内开始一场整治行动,如果不把这帮出租车司机管好,南锡的形象肯定要受到影响。”
张扬道:“不但懂,还是专家!”
常凌峰抬起头向他笑了笑,低声道:“喝点什么?我请!”
常凌峰站起身跟着张扬向门外走去,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外面已经淅淅沥沥的下起雨来,张扬站在门前挥了挥手,一辆出租车开了过来,张扬道:“南洋国际!”
张扬本来不想跟这种人一般什较,他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了,不过眼看省运会就要召开了,在南锡火车站还发生这种事情,这次是落在他身上,如果外地客商过来摊上这么档子事儿,对南锡还能有好印象吗?
常海天道:“我好歹也在生意场中混了这么多年,孰轻孰重我分得清楚。这笔钱本来就是你的,顾总也会赞成我这么做。”
常海天有些奇怪道:“你不是修车的吗?”
张扬乐呵呵拍了拍常凌峰的肩膀道:“你一来,我整个人就轻松多了。”
张扬笑道:“林清红不舒服,梁成龙送她先回去了。”
林清红趁机挣脱了梁成龙的怀抱,低着头向前走,梁成龙道:“小心啊!”顾不上跟张扬打和*图*书招呼,跟上去小心陪同着。
常海天笑道:“不用你的钱,你现在工地这么多,周转资金方面也不富余,我银行方面有些关系,资金不是问题,对我而言设备方面是个麻烦,他们过去的灌装生产线因为长期缺乏维护基本上瘫痪了,如果能修好,可以进一步降低成本,如果不能,我必须购买一整套的流水线,成本还要增加。”
张扬笑道:“找他干什么?”
张扬道:“所以要整顿。”
“我明白,但是我不能让你白白出力!朋友之间我也不能白占你的便宜。”
张扬道:“你现在另起炉灶,是不是打算把他弃之不用的老臣子全都请过来?”
张扬道:“一群大老爷们干喝酒没劲。”
常海心道:“明天再说吧,反正你要是找到他,赶紧让他和唐糖联系,信息中心的事情迪在眉睫,必须要她这个程序设计者过来解决问题。”
常海龙马上表态道:“哥,我可以给你拿二百万先用。”
张扬道:“高廉明这混小子不是我们体委的法律顾问吗?我还专门给他签了合同,每月付给他一份工资,你不说我都忘了,这次回来压根就没见到这小子。”
梁成龙道:“那天晚上过后我就有过这种预感,清红,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不看僧面看佛面,看在咱们有了爱情的结晶,你给我一次机会,你给我一次机会!”
张扬连连点头道:“没问题。”
张扬道:“我待会儿就走。”
张扬咧嘴笑了笑也没说什么,把行李去下来,和常凌峰一起数大门里面就走。
秦清道:“不急,晚上我去海心那里住。”
常海心道:“不是找他,是想找他的那个老同学唐糖,咱们要搬到新的办公楼去,还要增加许多设备,当初咱们的信息管理系统就是唐糖帮忙设计的,我可搞不定这件事,还得请她过来一趟。”
常海天点了点头,汽车驶出海天大酒店之后,他将一张银行卡递给张扬:“里面是三百万!”
张扬笑道:“他肯定会后悔。”
张扬看到两人的情景,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肯定有所缓和,张扬也没多说什么,这种时候,旁人说得越多反而越不好,只要林清红方面愿意给梁成龙机会,下面就是他们两口子自己的事情了。梁成龙那张脸也的确不方便见人了,张扬跟上去道:“成龙,要不你先送清红姐回去休息。”
秦清饶有兴趣道:“张扬,我发现你身边的能人是越来越多了,律师、机械师、计算机专家,作家、商人,一个处级干部居然有了这么庞大的智囊团,对了,你的师爷呢?”
林清红望着梁成龙半边脸肿了起来,却咧着嘴孩子一样开心地笑,心中忽然感到有些怜惜,她不知道为什么会心软,眼前这个混蛋对不起自己,自己为什么还要对他产生怜悯之心?林清红点了点头道:“梁成龙,不跟我离婚你是孬种!”
秦清笑了笑,一双妙目向周围望了望,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张扬向李光南道:“李总,把他车号给记下来,五十块钱给他。”
张扬道:“海天,你做得对,那些人谁能收,你都不能收。”他在心底还是维护顾明健的,因为顾明健毕竟是他的小舅子,江城制药厂毕竟是顾佳彤一手创建的事业,他当然不想药厂倒在顾明健的手中。
梁成龙忽然冲了上去,一把就将她抱了起来,林清红惊呼道:“放开我!”
常海天道:“张扬,我一直都想找个机会单独跟你谈谈。”他在街心花园旁把汽车停下,落下车窗,让湿润的晚风吹入车内。
几个人没逗留太久时间,就起身离去,常海天开了一辆桑塔纳,他没有在海天居住,说是去弟弟那里住,出了海天,却又让弟弟先回去,他先送张扬回去。
常海心道:“我打过他手机,关机了!”www.hetushu.com
常海天大喜过望:“好啊,下周我们一起过去考察!”
秦清由衷为张扬感到高兴,一直以来张扬的性情过于刚猛,他的身边最需要常凌峰这种人,有常凌峰在他身边提醒他,张扬以后会顺利许多,工作上常凌峰可以为他分担很大的压力。
常海天欣喜道:“好啊,我刚好有许多事向他请教,以后就方便多了。”
常海天道:“他嘴上挽留我,可是我知道他想我走。”
张扬摇了摇头道:“这钱我不会要,是佳彤的。”
梁成龙道:“咱们不是两口子吗?怎么能说和我没关系呢?”从林清红的种种表现,他已经猜了个十之八九,可他仍然不敢断定,有些忐忑的问道:“孩子是我的吧?”
常海天道:“这么晚了,先送你们回去吧。”
常海天道:“药厂还是她的呢,不过现在已经是顾明健的了,这个人疑心病很重,药厂的一些老臣子被他清理了不少。”
张扬看出常海天有话想对自己单独说,把吉普车的钥匙扔给了赵天才,上了常海天的车。
上车之后,常海天道:“你住在哪里?”
张扬道:“多少钱?”
张扬道:“你没有唐糖的联系方式?”
袁波起身去安排,顺便安排司机送秦清离去,张扬把秦清送到外面,低声道:“晚上我给你电话。”
张扬正琢磨着要不要和常海天一起送她们的时候,常凌峰打来了电话,世上的事情往往都是那么巧,你念叨谁的时候,他居然就鬼使神差的出现了。
张扬目送这两口子离去,这才回到了房间内,袁波看到他回来,忍不住道:“他们两口子怎么回事儿?去了这么久?”
张扬猜到常凌峰有心事,点了点头,带着他来到了酒店的酒吧内,两人找个僻静的角落坐下,常凌峰要了一杯芝华士,张扬要了杯伏特加,他喜欢烈一点的,按照他的习惯还是喜欢国酒,不过现在酒吧内不兴这个,张大官人也只能慢慢随大流了。
秦清和常海心点了点头。
张扬道:“中医中药我懂,可保健品这玩意儿我也不懂。”
张扬仍然没接那张卡,低声道:“这么多?”
常凌峰道:“每座城市都是这样,车站、机场、码头、这些人流密集的地方问题尤其严重,白天还好些,到了晚间,一些黑心经营者宰客现象比比皆是。”
常凌峰道:“整顿只能起到一时之效,而且国内的整顿,都是间歇性的,有了重天活动,提前整顿一下,起不到根本的作用,等风头过去,歪风邪气很快就卷土重来,想要从根本上改变这些状况,必须要提高全民的素质,都在说重视精神文明建设,可在事实上,整个社会多数人都在往钱看,经济建设发展的太快,精神文明建设已经跟不上经济发展的步伐了。”
常海心笑道:“你回来前一天他走的,说是他妈妈生病了。”
常海心愕然道:“他也懂电脑?”
张扬看了看时间道:“都十点多了,海天,我带你去南洋国际住下。”他向秦清看了一眼:“秦市长怎么安排的?”
常海天道:“好了,转让费二百万,不过我要接收厂子里的七十名工人,算上购买设备,估计初步投入五百万左右。”
常凌峰道:“依赖思想要不得,主要还是靠你自己,我刚来南锡两眼一抹黑,什么情况都不清楚,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
张大官人一听有些傻眼了,要是她们住在了一起,自己可就没有机会了。他正想抗议,看到袁波准备好了夜宵,走了过来,也没好多说,低声道:“回头我给你电话。”
常海心笑道:“秦市长给我带来了一些好吃的。”
张扬不由得一愣:“为什么啊?”
提起这件事常凌峰的动作明显出现了一个停顿,双目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忧伤,他端起酒杯,将杯中http://www.hetushu.com酒一饮而尽,低声道:“我们已经分手了!”
“别介……我不要钱了,不要了……”人要是不识时务的确很悲哀。
秦清看到张扬官味儿十足的样子心中想笑,可终究还是忍住了。
张扬道:“我不要,你现在刚刚创业,需要钱,这笔钱你拿去用吧,等以后赚了钱,再把这笔钱给养养吧。”
张扬笑道:“去体委看看吧,我安排你去南洋国际住,顺便看看海心。”
洗手间前出来进去的不少人,看到两口子在这儿腻上了,一个个都站在那里看热闹,林清红的脸可挂不住,她低声道:“你放下我,回头再说。”
那司机的确是有眼无珠,都到这份上了,还跟着要钱呢:“怎么也得给我二十吧,我不能白跑这一趟。”
张扬道:“性保健用品我倒是知道,要不我给你弄几个滋阴壮阳的方子?”
梁成龙道:“为了你和孩子,我什么都能牺牲,自尊算个屁,我在老婆儿子面前要什么自尊。”
秦清微笑望着张扬,她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事,看来通过今晚的这顿饭,真的撮合了梁成龙和林清红破镜重圆,倒是一件大大的好事。
“六十!”司机理直气壮道。
司机走下来帮忙把行李放在后备箱内,可才开出了一段,张扬就发现有些不对了,明明从火车站到南洋国际也就是五公里的距离这司机带着他们不走大路尽抄小路这还不算,计程器刷刷地往上蹦。
今晚吃饭,人来的本就不多,梁成龙两口子一走,只剩下了六个,秦清也适时起身告辞,她和林清红一起过来的,现在林清红走了,张扬提出送她,秦清笑道:“不用,你们几个继续喝酒,我打包几个菜,给海心送去。”
张扬看了看时间,已经很晚了,这时候往高廉明家里打电话只怕不太礼貌,现在高廉明的父亲高仲和已经当选为平海省常委,顺利升任平海公安厅厅长,子凭父贵,这货该不是因为老爹是常委了,自我感觉也膨胀起来了?
张扬道:“你就没争取一下?”他隐约觉着这件事和章睿融的国安身份有关。
张扬道:“我记得,大丈夫一言既出,什么马也追不上啊!”
得到了张扬的应允,常海天胸中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最关键的问题解决了,下面只要解决生产和营销上的问题就行了,他低声道:“你只要出方子,我考虑过,以后这保健品厂我们两人各占一半的股份,无论赚多赚少,钱都有你的一半,至于亏损,不要你承担一分一毫。”常海天无疑是聪明绝顶的,他知道科技是推动企业发展的主要动力,而张扬恰恰是掌握核心科技的那个人,只要张扬帮他,他就有把握在短时间内把事业做出声色,一半的利润并不多。
赵天才道:“有时间我跟你去看看,机械方面的事情我还有些研究。”
张扬道:“咱们这么久的朋友,别拐弯抹角,有什么话你就直说。”
张扬道:“我想喝酒!”
秦清坐在一旁陪她聊天。
两人回到房间内放好了东西,常凌峰道:“走,喝两杯去。”他主动找张扬喝酒可是很少有的事情。
常海天道:“我早就有做保健品的想法,当初去丰泽收购保健品厂,就是想将这一块做大,可就在全力以赴准备生产发展的时候,顾总出了事,已经制定好的计划不得不搁浅,静海的这家厂,条件不如丰泽那边,资金方面我有渠道,设备方面我可以克服,但是做保健品最关键的一点就是要有效果,有了效果才能有口碑,张扬,我想和你合作。”常海天对张扬的能力很清楚,只有张扬帮忙,他才能解决保健品配方方面的难题,只要有张扬帮忙,等于这件事成功了一大半。
看到张扬和常海天一起过来,秦清不由得笑道:“怎么?你们没继续喝酒?男同志见面,不是要和图书喝个一醉方体才肯罢休吗?”
张扬也没有因为这件事坏了心情,有朋自远方不亦乐乎,常凌峰的到来让他很开心,李光南很快就为他们安排好了房间,又邀请他们去吃夜宵,张扬看出常凌峰的情绪并不高,所以婉言谢绝了。
常凌峰道:“我可没什么高度,我又不像你,一心想当天官,这些话是说给你听的,你去找颌导谈话的时候用得上。”
从常海天的话里,张扬能够感觉到他对顾明健颇有微词,就张扬本身而言,他并不想顾佳彤辛苦经营起来的江城制药厂倒掉,暗暗打算,过两天找个机会,先找顾允知谈谈。
张扬道:“他的境况和你很相似,都是和当权者政见不合,不过凌峰这人没什么野心,他的性情一直都很淡泊,年轻轻的整天想着的都是退隐,如果不是我竭力邀请,他也不会答应过来帮我。”
张扬一把拉起拉手箱:“走吧,我带你去南洋国际先住下来!”
张扬的第一眼印象就是常凌峰的精神状态不好,甚至他来到常凌峰的对面,常凌峰都没有觉察到他的到来。
张扬道:“海天,我真不在乎钱,如果我喜欢钱,看病卖药,不知能赚多少。”
出租车司机一看他们没有给钱的意恩,赶紧冲上去拦住他们的去路:“我说,你们还没给钱呢!”
常海天有些怜惜的看着妹妹道:“不能只顾着工作而忽略了身体。”
张天官人心中有点失落,啥时候才能把清美人和海心弄到一张床上啊,现在是有心,可惜没那个胆子。
张扬道:“你放一百个心,这样,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是你的,另外四十九的决定权交给顾书记,我再向他强调强调,这事儿无论如何不能让顾明健知道!”
常凌峰笑道:“这儿是豆浆店!”
这句话彻底把林清红给惹火了,她忽然扬起手,用尽全力给了梁成龙一记耳光,打得这个清脆,连林清红自己都没想到自己会下这么狠的手,打完这一巴掌她自己先愣了,眼瞅着梁成龙半边脸多出了五根红红的手指印,这厮非但没有生气,却咧着嘴乐了起来,梁成龙高兴什么?他高兴的是通过这一巴掌证实,林清红肚子里的孩子肯定是自己的,如若不然,林清红肯定觉着对不起自己,她理亏,现在她理直气壮的打了自己一巴掌,证明这孩子百分之百是自己的,所以林清红才觉着委屈。
出租车把他们送到南洋目际大酒店的门前,计价器显示已经是67块钱,司机很热情的朝张扬笑了笑道:“哥们,到了,67,你给六十吧。”
林清红道:“梁成龙,我真没想到你这么无赖,咱们好合好散,至少在我心中还能留下一个有自尊的男人形象。”
那司机一听慌了:“你想干什么?”
常凌峰道:“别忘了你当初答应过我,省运会一结束你就给我自由。”
常凌峰刚下了火车,声音透着一股疲惫,张扬没把他过来的事情告诉其他人,让常海天送秦清她们回去,顺道把他放在火车站。
常凌峰叹了口气道:“不说这些,她已经明确和我说了,不久以后可能会出国,总之,她不会再和我联系。”他又叫了一杯酒。
常海天道:“你应得的,顾总生前一直都这么做,其中已经刨除了顾明健入主制药厂之后的应得部分,我不想他知道这件事,你放心,这笔钱很干净,除了顾总和我之外没有人知道。”
赵天才微笑道:“汽车这么复杂的东西我都能搞定,普通的机械应该难不住我。”
张扬道:“干什么?”
张扬道:“成,我帮你!”
张天官人愣了一下,很快就明白秦清所说的师爷指的是常凌峰,他笑着挠了挠头道:“你这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常凌峰按理说应该来了。”
秦清笑道:“我和海心说好了,今晚我们要秉烛夜话,我去她那里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