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2章 中美友好

萨德门托点了点头道:“张扬,你也是政府官员,对政治上的事情更容易理解,过去我的确是个坚定的反华主义者,可是时代在变,中美关系在不断发生着变化,过去我反华是为了政治需要,是为了符合美国利益,可现在如果我继续抱着反华思想,我就不符合当今的政治潮流。”
张扬笑道:“翻译,只管翻译给他听!”
张扬向常凌峰看了一眼,笑道:“他是我最好的哥们,可以完全信任!”虽然是普普通通的一句话,常凌峰听在耳朵里,心里暖烘烘的,朋友之间最重要的就是彼此信任。
张扬道:“有没有达成意向?”
梁天正在电话中说得也很委婉,他首先向南锡方面的接待表达了谢意:“长宇同志,这次美国代表团给你们添麻烦了。”
龚奇伟道:“张扬和那个萨德门托的交情真的很不错,李书记,我可提醒你,这次是个难得的机会,咱们不能就这么白白放走。”
梁晓鸥当然明白张扬是主动把房间让给自己,可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
美方代表团原本前来南锡就是为了去锦湾旅游,虽然南锡市领导方面也都想借着这次机会宣传一下南锡的优势,看看能不能顺便签两单合同,可他们心里也明白,美方代表团已经被东江盯上了,如果他们提起经济合作的事情,有挖墙角之嫌,所以南锡的市领导在这方面表现的很谨慎,张扬则不然,他心中没这么多的忌讳,想到什么就说什么,萨德门托这次前来的目的主要是为了改善个人形象,政治目的为主,所谓经济只不过是他打得一个幌子而已,所以不介意送张扬这个顺水人情。
张扬是梁晓鸥的救命恩人,梁晓鸥笑着冲他点了点头道:“张主任,好久不见了。”
张大官人是个直脾气的人,往往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他意味深长道:“据我说知,你在过去可是一个坚定的反华主义者。”这么复杂的英文他可不会说,让常凌峰帮他翻译。
龚奇伟道:“整天都说大局观,我觉着东江身为老大哥,应该有这样的胸襟,李书记,你可能没注意,其中一个美国女郎,她是美国英德尔公司的海外拓展部经理,专门提供计算机芯片,现在他们的总部主要是设计,生产重心已经转移,咱们要是能把握机会,把他们引入南锡,在南锡建立英德尔的生产基地,以后的前景必然远大。”
张扬进门之后,萨德门托又给了他一个热情的拥抱,这美国鬼子太喜欢肢体接触,张大官人稍稍有些不适应,两人坐下之后,萨德门托拿出一个精美的小盒子,这是他专程从美国给张扬带来的礼物,张扬没想到人家这么客气,这样一来反而显得自己不好意思了,他没什么准备,压根没想到要给萨德门托带礼物。张大官人咧着嘴笑道:“那啥……你大老远的从美国来,还给我带礼物,多不好意思。”
赵季廷正准备上大巴车呢,他嗯了一声:“什么事儿?”
梁晓鸥正准备回答,手机却响了起来,她拿起电话,脸上露出几许羞涩,打电话来的是她的男朋友,东江师范大学的副教授邵安康,本来两人约好了晚上一起出去玩,结果梁晓鸥突然接到任务,只能放下男友前来南锡,她走到一边打电话去了。
张扬也没推辞,人家既然送了,再墨墨迹迹的,反而显得咱不爽利,张扬打开包装,里面是一个木制的盒子,将盒子打开,里面放着一只腕表,汉密尔顿,虽然美国人的制表工艺比不上瑞士,可汉密尔顿也是美国名表,张扬颠了颠,挺沉的,楚嫣然的外婆曾经送给他一块钻表,不过那玩意儿带着太扎眼,再加上他现在和楚嫣然已经和图书解除了婚约,张扬很少戴了,他把手表带上,嘴土一个劲的称赞道:“VeryGood!”
张扬看着这货的表情,心中暗叹,难怪都说政客是最不要脸的,美国政客应该没学过厚黑学,这货的脸皮也修炼的比城墙还厚,他忽然想起了一个好主意,回头送萨德门托一本厚黑学,让丫的回国好好去研究研究。
李长宇这么一说,梁天正反而不好意思了,自己打这个电话,表现的实在是太紧张,和李长宇相比,他显得不够大气,身为一个市委书记,副省级领导人,他本不该这样,可是梁天正目前的处境并不妙,常务副省长赵季廷即将离职,而这个位子到现在仍然没有定论,本来他是常务副省长的第一人选,可是因为发生了湍江水污染事件,从而推翻了他政治生涯中最光辉灿烂的政绩,因此他的政治前途也变得扑朔迷离,梁天正急需一个闪亮的政绩来扭转目前的劣势,所以这次美方代表团的来访对他变得极其重要,正因为如此,他才会如此紧张。
李长宇道:“怎么不复杂?”
李长宇摇了摇头道:“我刚刚接到了东江梁书记的电话,他让我做好接待工作。”
张扬道:“再好他也是外人,在对外关系上,咱们中国人要保持一致。”
其实张大官人并不知道东江要和纽约结成友好城市的事情,隋国明的这番话反而提醒了他,张扬的想法和普通人不一样,他可没这么多的忌讳,你们东江和纽约能结成友好城市,我们南锡也行,他当然知道隋国明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联想起梁晓鸥的突然到来,张扬明白了,敢情人家是把他当贼防着呢,害怕他把这帮美国佬都哄到南锡来投资,张扬想起了三个字大局观,又想起了两个字叫狭隘,东江的这帮领导人怎么这么狭隘?其实美国人投资在南锡还是投资在东江,还不是投资在平海,他们怎么就这么欠缺大局观呢?
张扬道:“具体有什么想法啊?”
萨德门托笑道:“东江是平海的省会,岚山经济开发区是平海唯一的国家级开发区,你们南锡有什么优势?”
李长宇只是客气,可梁天正听起来却有些不爽,他笑了一声道:“为了请这些美国客人来平海考察,我们做了不少的工作,希望能够通过这次的交流推动两国的经贸发展,增强中美双方的了解。”有些话不要说得太多,意思转达到了就行。
张大官人脑子开始迅速的转动起来,这帮美国佬可都不是一般的主儿,如果能把这帮人给拉到南锡来投资,今年的经贸会就算是成功了一半。
隋国明的目光向前方看了看,张扬正和萨德门托勾肩搭背的站在大巴车下,两人不知聊什么,十分开心,不时发出畅快的大笑声。隋国明干咳了一声,低声道:“赵省长,我们东江方面花费了好大的努力才把美方代表团请到了平海。”
萨德门托看到梁晓鸥,一双眼睛顿时就直了,他嘴里叫着missliang,大步流星的就赶了过去。张大官人顿时就被这厮抛到了一边,重色轻友这词儿在美国人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
李长宇苦笑道:“我正准备给张扬打电话呢。”
隋国明叫苦不迭道:“梁书记,我没这么大的头,戴不下这么大的帽子,当初我就不想来,我英文也不成,和这帮美国鬼子谈不到一路,其实一直小鸥接待的都好好的,您为什么要让我来啊。”
萨德门托看到人家没有跟他拥抱的意思,也只能伸出手去,抓住梁晓鸥的手,低下头,呱唧亲了一口,这货也的确够不要脸的,一口把梁晓鸥的手背都给啄红了。
常凌峰这才把张和图书扬的意思原封不动的翻译了过去。
李长宇忍不住笑了起来,他叹了口气道:“治江水污染的事情已经搞得我们和东江之间关系很尴尬,这次如果再发生什么不快,以后咱们和东江市领导见面的时候恐怕连话都不好说了。”
梁晓鸥道:“听说你们下午带美国人去参观开发区了?”
萨德门托在一旁听着,梁晓鸥说得每一句话他都很认真,让翻译给他同步翻译,听梁晓鸥说完,慌忙道:“梁小姐可以去我房间。”
梁晓鸥笑道:“我看你和萨德门托的关系好像挺好的。”
梁晓鸥道:“谢谢你了。”
张扬道:“人在官场身不由己,领导动动嘴,下属跑断腿,我整天到处乱跑,在家呆的时间没几天。”
梁天正道:“谁没有几个朋友啊,你不要太敏感了。”
萨德门托这才舍得放开梁晓鸥的手,他是代表团团长,首先要把代表团安顿下来。
萨德门托愣了,常凌峰也愣了,他们还以为这厮能说出多好的理由,总结了半天就这俩字儿。
李长宇道:“不好吧!”
“我们梁书记是想借着这次的机会和美方达成协议,初步的规划搞一个中美高科技园区。”
“我明白!”赵季廷知道隋国明想说什么,可嘴上却敷衍的很,他基本上已经被排除出平海的领导层之外,现在的心态可以用心灰意冷来形容,对很多事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能不过问,就不过问。
张大官人把他的这句话理解为跟自己抬杠,张扬道:“非洲能跟我们比吗?我们是文明古国,地大物博,我们多少年的文化积累。”
众人拿到房卡,回去安顿的时候,梁晓鸥在大厅找到张扬,笑着道:“你们南锡方面还是准备的很充分的啊!”
李长宇笑道:“梁书记,哪有什么麻烦的,这些外宾是平海的客人,我们南锡做出接待也是应该的。”
梁天正笑了起来:“国明,经济合作都是你情我愿的事儿,他们如果对东江的投资环境不满意,就算选择南锡也没什么,钱是人家的,技术也是人家的,咱们说了不算,咱们就算能够阻止他们不去考察南锡开发区,你能阻止他们也不去岚山开发区考察吗?”
张大官人想了想,还真想不出南锡有多大优势,憋了半天,说出来一句话:“便宜!”
梁晓鸥笑得很恬静,伸出嫩白的小手准备和萨德门托握手,可人家萨德门托是张开双臂过来的,看起来像是要饿虎扑食,梁晓鸥对这个老外是很警惕的,萨德门托太色,看她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头,如果不是叔叔坚持让她过来,她才不愿意过来被这美国佬揩油呢。
张扬道:“仓促了点,不过房间有的是,豪标不够用,我的那间房让给你,我去普标。”
张扬笑道:“不用,萨德门托先生是我们的贵宾,梁小姐也是我们南锡的贵客,就算委屈我自己也不能慢待你们,梁主任,你还是去我房间吧。”
龚奇伟道:“今天美方代表团在我们开发区考察之后,对我们的B-32地块表现出很大的兴趣,还专门找我要去了许多的资料。我看这件事很可能有戏,是不是让张扬再加一把火?”
梁晓鸥道:“张主任,我刚到,可不可以为我安排房间呢。”她是突然造访,南锡方面之前没有做出对她的安排,所以才会有此一问。
龚奇伟道:“肥水不流外人田,与其俩兄弟都找不到媳妇儿,还不如把心胸放得宽广一些,反正也没落别人家去。”
梁天正接到电话也是一怔,他低声道:“什么?张扬认识萨德门托?”
听话听音,李长宇官做到这种地步,根本不用多想就已经明白了梁天正的意思,人家是http://m.hetushu.com害怕自己把他的政绩给抢走呢,李长宇笑道:“梁书记,您放心吧,我一定会做好接待工作,给你这位老大哥锦上添花。”这话也等于挑明了,你放心,喧宾夺主的事儿我不会干,我只会帮着锦上添花。
李长宇和梁天正通完电话,他马上就猜想到肯定有人在梁天正说了什么,张扬带领美方代表团前往南锡开发区参观考察肯定触动了东江领导层敏感的神经,虽然李长宇也很想趁着这次机会拉几笔投资,可考虑到兄弟城市之间的关系,人毕竟是东江方面请来的,他们不能抢了东江的风头,仔细考虑之后,李长宇拿起了电话,正准备给张扬打电话的时候,常务副市长龚奇伟过来见他,李长宇看出龚奇伟有事,他又把电话挂上,微笑道:“奇伟,有事吗?”
张扬道:“美国人的人品咱们可信不过。”
萨德门托哈哈的笑,笑声住后,点了点头道:“既然你提出来了,我可以安排他们晚一些出去游玩,吃晚饭之后去你们开发区看看。”
龚奇伟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隋国明看张扬和萨德门托如此亲密,打心底有些害怕了,梁天正让他亲自跟进这件事,如果跟这么近,最后还把事情给搞黄了,自己这张脸往哪儿搁?东江这个城市的脸面往哪搁,他越想越是忐忑,赵季廷的态度根本是不闻不问,找他也没用,隋国明想来想去,赶紧给市委书记梁天正打了个电话。
张扬听萨德门托说完,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向拼凑了凑道:“听说你要竞选下届的纽约州州长?”
也不怪这帮美国代表团的成员对张扬热情,美国人多数都随性,他们的官架子根本和国内无法相提并论,中国官员和美国官员遇到了一起,前者处处表现出拘谨,而美国人就没这么多顾忌,张扬一直都是个随性的人,这让他和美国人更容易相处。
常凌峰一听愣了,哪有那么说话的,人家大老远给他带礼物来了,他开口就给人家难看,他怔怔的看着张扬。
萨德门托哈哈笑道:“打开看看,喜不喜欢!”
张扬也威到有些奇怪,萨德门托怎么会对自己这么好?有道是无功不受禄。他微笑道:“萨德门托先生,你这次来中国主要的使命是什么?”
龚奇伟愣了一下,然后就明白了,他笑道:“东江方面是不是害怕我们抢了他们的风头,把这帮美国人全都哄到咱们东江来投资呢?”
萨德门托道:“我们代表团这次过来,不但是为了增加彼此政治上的相互了解,也是为了谋求经济上的合作,这次我们在东江考察了贵方的经济开发区。”
李长宇接到电话的时候,美国代表团已经坐大巴走了,李长宇考虑的很周全,如果自己表现的过于殷勤可能会让东江方面有想法,这次他们南锡方面需要扮演的角色就是做好接待工作,这帮美国人是东江请来的,作为兄弟城市,半路截胡的事情是不能干的。
“我知道!”
梁天正让侄女梁晓鸥直接去锦湾,务必要把友好城市给谈下来,安排好这件事之后,为了稳妥起见,他又给李长宇打了个电话。
张扬看到梁晓鸥打电话的神态已经猜了个八九不离十,此时东江市常务副市长隋国明也走了过来,笑着跟张扬打了个招呼:“小张,真是辛苦你了!”
李长宇道:“这事啊,还是要谨慎。”
梁晓鸥听到他这句话,登时俏脸羞得通红,张大官人也惊诧的张大了嘴巴,老嫖客啊老嫖客,你她妈也太不要脸了,好歹也是代表国家出来的,别给美利坚合众国丢人行不?
隋国明道:“梁书记,不是我敏感,本来说好了下午要去锦湾旅游,http://m.hetushu.com可美国人忽然提出来要去南锡开发区看看。我担心他们万一看中了南锡开发区,和他们签订经济合作意向怎么办?”
龚奇伟道:“李书记,有这么复杂吗?”
张扬笑道:“不辛苦,作为主人,咱们要做好接待工作。”
梁天正道:“我不管,总之这次友好城市的事情你必须给我盯住了,如果这件事黄了,我拿你试问。”梁天正这话就有点不讲理了。
隋国明心里这个忐忑啊,虽然美国人没有敲定在东江投资,可人是他们请来的,他可不想弄到最后为他人作嫁衣裳,现在东江因为国际工业园的事情,闹得整个领导层都灰头土脸的,急需一件喜事来一扫最近的晦气,和纽约成为友好城市是其中的规力之一,而且这件事已经谈得差不多了,带着这帮美国人在平海转一圈,回去东江差不多就能签下来,这个萨德门托议员在纽约州相当有影响力,只要他答应,这件事基本上就敲定了。
萨德门托道:“非洲更便宜!”
张扬道:“你们就没想过考察考察我们南锡经济开发区?合着来到我们这里就是为了旅游的?”
萨德门托笑道:“见到你这么漂亮的小姐,我当然要绅士!”
张扬对萨德门托清楚得很,这厮是什么货色?一个老嫖客而已,他看梁晓鸥的眼神就有些不对,可梁晓鸥出现的也有些突然,怎么会突然来到锦湾,而且赶在他们前头?张扬稍一琢磨,估计这件事可能和东江方面有关。他笑着走了过去,和梁晓鸥打了个招呼。
美国代表团先在市政府招待所安顿下来,按照预定的日程安排,他们稍事休息,中午和南锡市领导们一起共进午餐,下午去锦湾参观游览,晚上就住在锦湾,明天一早在赵季廷的陪同下前往岚山,在岚山经济开发区参观之后直接返回东江,日程安排还是很紧凑的。
龚奇伟笑道:“怎么?你跟我想到一处去了?”
李长宇仍然有些犹豫。
梁晓鸥格格笑道:“我这次过来是为了工作,他是美国参议员,不敢对我怎么样。”
龚奇伟道:“我跟您打一比方,南锡和东江好比弟弟和哥哥,美国纽约州代表团就算是一大姑娘,哥哥看上了这姑娘,可姑娘没看上哥哥,难道弟弟就不能打这姑娘的主意?”
萨德门托并没有因为张扬的这句话而感到不悦,事实上,他有把柄落在张扬手里,他在红五月嫖妓的事情,张扬清清楚楚,当时还威胁他录了音,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萨德门托才出工出力帮着张扬从美国逃了回来,张扬这种直来直去的说话方式,萨德门托反而更受用一些,他虽然是纽约州参议员,在别人面前能做到道貌岸然,可脱裤子嫖娼的事儿张扬都知道,他没有任何伪装的必要,萨德门托首先问了一句:“他是谁?”
萨德门托马上又解释道:“梁小姐不要误会,我的意思是说,把我的房间让给你。”
萨德门托笑得满脸开花,向张扬竖起了拇指:“张扬,你真是太聪明了!”
隋国明道:“我倒是想和他交流,可人家一颗心都放在张扬身上,我和他过去有没有交情。”
萨德门托道:“有这件事!”
美国代表团在傍晚时分抵达了锦湾,南锡市政府专门安排他们在辅明书院入住,代表团一下车,就看到东江方面的接待人员已经在那里等着了,东江招商办副主任梁晓鸥笑盈盈站在辅明书院的门前。
隋国明口中的小欧是梁晓鸥,梁天正的亲侄女,东江招商办副主任,自从东江招商办主任雷国涛被捕,招商办的工作就由梁晓鸥主持,其实美方代表团刚过来的时候,主要由梁晓鸥负责接待,可梁天正很快就发现,美方代表团和_图_书团长萨德门托是个老色鬼,看侄女的眼神不对,只要有机会,不是摸摸手就是搂搂肩,梁晓鸥碍于礼节也没说什么,可梁天正看出来了,他可不想亲侄女被这个美国佬骚扰,所以这次美方代表团离开东江前往南锡和岚山参观访问,梁天正就没让侄女跟过去。他本以为隋国明跟过去万无一失,可想不到中途杀出了一个张扬,这厮的出现忽然让东江和纽约缔结友好城市出现了变数,梁天正考虑了好一会儿,终于还是决定,马上派侄女过去,当然不是为了牺牲色相,至少可以让萨德门托分神。
李长宇道:“代表团中的投资商并不多,这帮美国人前来中国更主要的走出于政治目的,里面多半都是政客。”
萨德门托摇了摇头道:“如果达成了意向,我们就不会去岚山开发区考察了。”
萨德门托回到房间内短暂休息的时候,邀请张扬来到他房间内,张扬把常凌峰叫上了,原因是他的英文太烂,简单的几句对话还成,如果玩太复杂的东西,他还是跟不上,所以叫来常凌峰临时给他充当一下翻译官的角色。
隋国明知道梁天正说得轻松大气,可心里未必不紧张,他叹了口气道:“梁书记,我是担心咱们和纽约结成友好城市的事情,不会出什么岔子吧。”
李长宇道:“代表团是东江方面请来的,咱们如果借着这个机会获取了一些利益,别人会不会说咱们挖兄弟城市的墙角?”
张扬道:“所以你这次主动要求带访问团来中国,是要借着这次的机会树立你的亲华形象,从而改变过去选民们对你这个强硬反华分子的看法,以争取更多选民的支持。”
梁晓鸥心中挺反感的,可嘴上还得笑道:“萨德门托先生,你真是绅士!”
隋国明苦笑道:“不但认识,而且看起来关系好的不得了,勾肩搭背的,感情非同一般。”
张扬道:“你就为这事儿来的?”
梁天正听到这句话顿时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他方才开口道:“让你去就是要你和萨德门托多多交流的。”
张扬笑道:“咱们老朋友了,何必客气?”他压低声音提醒梁晓鸥道:“萨德门托可是个老色鬼,你小心点儿。”
隋国明道:“本来说好了直接去锦湾,怎么突然要去他们开发区考察了?预定的行程里没有这一项啊。”
萨德门托笑得很开心,拍着张扬的肩膀道:“喜欢就好!”
隋国明道:“赵省长,咱们是带美方代表团来南锡旅游的,可我怎么看情况有些不太对啊!”
隋国明点了点头道:“这次我们做了许多工作才促成了这次美方代表团的来访,我们东江和纽约方面已经达成多方面的共识,如果这件事顺利的话,我们和纽约之间会结成友好城市。”隋国明说这番话是有用意的,他是把话说在前头,断了张扬的念想。
萨德门托笑道:“促进中美交流!”
中午的宴会后,张扬就带着这帮美国代表团前往了南锡市经济开发区,当然,参观的要求是萨德门托主动提出来的,作为主人,市委书记李长宇当然求之不得,不过常务副省长赵季廷倒是有些警惕,他以为南锡方面在其中做了工作,这次美方代表团是东江方面邀请的,邀请的目的一是为了招商,二是为了和纽约结成友好城市,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为此做了不少的努力,虽然梁天正没有亲自跟来,可东江市也来了位常务副市长隋国明,隋国明来到南锡之后看到张扬和萨德门托如此热乎不由得有些害怕了,他悄悄找到了赵季廷,低声道:“赵省长!”
赵季廷道:“是美方提出来的,我也不好说什么?咱们身为主人,当然要主随客便。”
赵季廷道:“怎么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