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01章 美国友人

兄弟俩一唱一和终于成功的把价钱压低到三百七十五万。
李长宇道:“来的是纽约州访问团,里面有很多纽约州的重要人物。”
常海天好不容易把那帮工人劝走,转身回到他们的身边,有些歉然道:“不好意思,让你们看到这种情况。”
那名工程师有些诧异的看着他:“小伙子,这些都是集成电路,板子坏了你能修?”
张扬心中微策一怔,心说该不会谢云飞落水的事情这么快就传到他的耳朵里了吧?张大官人很镇定的回答道:“还好啊,他们下来本来就是为了挑毛病,鸡蛋里挑骨头肯定是在所难免的。”
张扬听说是萨德门托不由得笑了起来,搞了半天是这个老嫖客啊,不过自己从美国得以顺利脱身还是多亏了这个老嫖客,张扬欣然道:“成,我把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就回去,明天迎接我的老朋友。”
张扬和常凌峰远远看着,常凌峰不禁笑道:“看来常海天准备放开手脚大干一场。”
常海龙道:“三十万!”
王广正听说他要走,不由得苦着脸道:“张主任,他们是省体委的考察团,万一咱们招待不周,回到省里还不知道要怎么说。”
常凌峰道:“这方面的保健品,国内的品牌认知度不高。”
豪华大巴在南锡市政府招待所停下,赵季庭看到南锡市委领导班子基本上都在那里等着,欢迎的场面很隆重。
王广正半信半疑。
常海天笑道:“其实最早说这句话的是我爸,他说过,人不管在什么时候都要有社会责任感,如果我把这些工人挪出门,要是传到他耳朵里,只怕他连我这个儿子也不肯认了。”
张扬道:“有问题就没必要掖着藏着,海天,你真是有勇气,这么多工人可是一笔不小的负担。”
常海天笑着站起身来:“又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为什么要关门。”
张扬点了点头,和常凌峰拉开车门坐了进去,闻到了一股膏药味儿,他有些奇怪的问道:“老何,这什么味儿?”
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常海天道:“走,我请你们去渔家吃海鲜。”
张扬根本没有把谢云飞放在眼里,如果谢云飞表现的低调一些,张扬或许还能勉为其难的敷衍一下,可谢云飞是自找难看,张大官人才不会待见他,张扬笑道:“我原本中午就有事儿。”
张扬笑道:“海天,这次你赚到了。”
常海天兄弟俩正在厂长办公室内,常海天十分的恼火,正在和海洋生物制品厂厂长余东明理论,常海天生气也很正常,他和余东明达成协议的时候,各个车间的设备还基本完整,可这次过来,许多设备都不见了,常海天道:“余厂长,有你这么做事的吗?我们说好了设备不能动,可现在你自己去看看,工厂内的设备少了三分之一,办公家具,空调也丢了很多,我要的是你们生物制品厂,不是要一个空壳子。”
常凌峰道:“一个形式罢了,越是熟人越好。”
李长宇道:“对,就是他!说是纽约州很有权力的参议员,下一届州长最有力的竞争者。”
王广正虽然是个县级市的副市长,可他也没把省体委副主任看在眼里,如果不是体育这档子事儿,谢云飞跟他压根没有任何交集,王广正道:“谢主任,您不是说高台没有十米吗?”
张扬看到萨德门托这么热情洋溢的扑过来,也不好意思对人家太冷淡,中国人讲究礼尚往来,人家敬咱一尺,咱得敬人一丈,于是张扬也学着萨德门托的样子,和他来了一个热情的拥抱,萨德门托也够恶心的,抱了张扬还不算,还在他的脸上呱唧呱唧的来了两口,唾沫星子沾了张大官人一脸,张扬是顾及他是客人,如若http://www.hetushu.com不然,早就拎着这货扔出去了,麻痹的,老子的脸是你随便亲的吗?张扬看到萨德门托的兴奋劲儿,心中不由得有些奇怪,按理说他和萨德门托没熟到这份上,可萨德门托做出的样子,根本就像和他是相交多年的老友一样,张大官人头脑并不糊涂,知道萨德门托不是傻子,这货的脑子狡猾着呢,要不压根当不上纽约州议员,不知这黄毛蓝眼睛的大老外究竟在打什么如意算盘。
谢云飞这一嗓子是冲着张扬喊的,张大官人笑眯眯看着谢云飞,面不改色心不跳,推你是看得起你,你他妈不是能耐吗?来到这里横挑鼻子竖挑眼,把我们南锡市体委的工作成绩全都否定了吗?就得让你接受点教训。
常凌峰笑道:“首先你要把产品做到达标,严把质量关,这家厂子应该已经把品牌给做臭了,你千万不能再用他们的品牌商标,你说的这一类海洋保健品,适用人群比较迷信外国的品牌,你可以考虑挂上中外合资的牌子,毕竟深海鱼油这种东西是舶来品,老百姓有个潜在认识,这类保健品都是外国的质量好。”
海洋生物制品厂位于静海东郊,离海很近,来到工厂附近就闻到海水浓重的咸腥味儿,因为工厂不景气,厂子的管理也非常的松散,他们开车进入的时候,传达室内的保卫竟然懒得起身过问。
常海天也不想逼他太过分,点了点头道:“成交!”
那名工程师愁眉苦脸的,看到常海天过来,赶紧走了过去,向常海天摇了摇头道:“常老板,这条生产线基本上报废了,很多零件都老化了,因为超出了保修期,想要修复可能会花很大的代价,我看还不如买新的。”
余东明道:“厂子本来我就是贱卖的,就算卖地也不止这个钱啊,如果不是我走投无路我也不会卖给你,十万!”
张扬道:“这话我爱听。”
张扬笑道:“年纪大了,该休息就休息,开车也是体力活,精气神跟不上可不成。”
赵天才道:“集成电路也是电路,没什么困难的。”
一句话把谢云飞噎得满脸通红,的确,刚才他是这么说过。可他从高台落下的那一刹那,谢云飞感觉别说十米,一百米都不止,差点没把他的魂给吓掉了。
张扬道:“萨德门托?”
常海天道:“我开始也不想接下这些工人,可后来想想如果我把他们扫地出门,这些人就会因为失业而生活困难,我们做企业的首先就要有社会责任感。”
常海天不知道赵天才的本事,对此也是将信将疑,张扬道:“天才,你要是能修好,让常老板给你重谢!”
张扬不屑道:“他们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就算咱们招待的再周到,他们也不会说什么好话。”
王广正叹了一口气,的确,谢云飞都惨到这份上了,他只怕恨都来不及呢,又怎么会说好话。王广正道:“这位谢主任对我们的成见很大。”他说得委婉,张扬当然能够听出来,笑道:“不是对你们的成见,是对我的成见,王市长,你别搭理他,本来他要是客客气气的,咱们也会对他们敬如上宾,可他来到之后就是挑事儿,咱们也没必要对他那么客气,爱咋的咋地,我不信他还能左右省运会?省里要是因为他的意见让省运会换地方,我还求之不得呢,省得麻烦。”
那边赵天才也走了过来,他低声道:“我看还是有希望修复的,只是一些零件损坏,如果能够买到最好,买不到的话,可以自己生产,电路方面的问题我可以解决。”
谢云飞道:“十米……十米高的跳台,就这样把我推下去了……这是谋杀!”
身后和*图*书常凌峰笑道:“张主任,不如我给你当司机得了。”
李长宇道:“这帮人的官僚主义作风重一些,毛病多一些,你别理他们,敷衍敷衍,请他们吃几顿海鲜,海上兜兜风,只要他们玩高兴了自然没事,回去的时候给带些礼品,他们就会帮着咱们南锡美言几句。”
张扬道:“腰疼就让别人出来,老何,你去副驾坐,我开车。”
萨德门托是这次美国纽约州访问团的团长,他们来平海参观访问已有几天,在东江和平海省的一些领导人会面,他们过来的主要目的是谋求政治经济上的合作,访问团的成员中有很多美国纽约州的商界精英,说起来这次访问团的前来和东江水污染事件有关,正是因为水污染事件,让乔振梁下定决心要改造国际工业园区,他的计划是要在东江搞一个高科技园,主推低碳工业,在高科技方面,美国人显然走在了前头,这次纽约代表团前来访问,主要是政治目的,中国的发展日新月异,美国人也看在眼里,谁也不想失去一个正在飞速发展的巨大市场,在占领中国市场方面,日本和欧洲甚至已经走在了美国人前头,如果在过去,美国人是没把中国市场看在眼里的,可中国发展的速度超乎想象,美国人也不由得低下高傲的脑袋,他们变得越来越主动,这次的访问是在过去就定下来的。
李长宇和赵季庭两人对望着,目光中都写满了惊喜,奶奶的张扬这小子真不是一般的人物,连美国参议员都忽悠成他哥们了。这厮有本事阿,不但在中国政坛吃得开,在美国政坛也有关系,他们却不知道张大官人和萨德门托议员之间的关系是怎么建立起来的。
张扬道:“咱们体委好像就你一个司机,你走了,我还得另请一个!”
余东明道:“这厂子我是真做不下去了,不然我也不会转让给你们。”
李长宇道:“人家点名让你过去。”
张扬道:“你当司机,那不是大材小用了?”他忽然想到了周山虎,那孩子不错,把他培养培养,弄到体委来当司机,又能开车还能当兼职保镖,岂不是两全齐美,张大官人开始有意识的建设自己的小团体了。
他不知道谢云飞落水的事情,张扬当然不会主动交待,考察团的事情李长宇只不过是随便问问,他找张扬还有其他的事情,李长宇道:“青海那边的事情处理完赶紧回来,明天上午有美国访问团来南锡,你过来陪同接待一下。”
常海天点了点头道:“过去这家企业是做海洋保健品的,深海鱼油,海藻胶囊,海豹油之类的东西,我想先恢复生产,把市场先做起来恢复一些信誉度,然后再推新品。”
余东明叹了口气道:“我今天就把布告贴出去,厂子已经不是我的了,谁在来厂里偷东西,要承担法律责任。”
张扬道:“我和朋友约好了要去海洋保健品厂看看。”
李长宇开口道:“省体委考察组考察的情况怎么样?”
赵季庭和萨德门托相互谦让着走下汽车,李长宇笑着向他们迎了上来,伸出手去:“欢迎你,议员先生!”他身边的翻译赶紧把他的话翻译了过去。
常海龙忍不住道:“就你那破生产线,卖废铁还差不多。”
“谁啊?”
余东明的表情多少有些沮丧,厂子又少卖了二十五万,想想真是心疼,常海天也没有帮他介绍张扬他们,向余东明道:“下周一我过来正式签约,钱也会在当天全都支付给你,这期间,你必须确保厂子里的东西完好无损,不然,就是你违约。”
李长宇笑道:“真是想不到,你居然还认识美国政客。”
张扬道:“厂子的环境和条件都很不错,海天本http://m•hetushu.com身又有能力,短时间内应该有一番作为。”
萨德门托哈哈大笑,向张扬竖着拇指道:“对!哥们,我们是哥们,最好最好的哥们!”
张扬不由分说的把他赶了过去:“什么领导,在单位我是领导,在这里,你年龄比我大这么一截儿,我得尊老爱幼。”
张扬点了点头,他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市委书记李长宇的电话,张扬不敢怠慢,赶紧走到一边,接通了电话。
萨德门托是第一次来到中国,和乔振梁见面的时候,宾主详谈甚欢,乔振梁无意中问起萨德门托在中国有没有朋友,萨德门托鬼使神差的提到了张扬,于是才有了乔振梁马上联系李长宇,让李长宇叫张扬接待萨德门托,也有了美国代表团的这次南锡之行。
王广正听到海洋保健品厂不觉愣了一下:“去哪里做什么?”
张扬道:“你不用有顾虑,我跟她说,只是挂名,企业的经营生产,她一点都不参与。”
张扬道:“谁啊?谁把谢主任推下去了?”
张扬笑道:“李书记,您这是教我行贿啊!”
李长宇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什么行贿,这是政治艺术。”
常海天道:“协议我们都谈好了,你搞成这个样子,自己说应该怎么办?”
常海天道:“少了这么多东西,你让十万,损失难道都让我承担?五十万!”
张扬启动了汽车,乐呵呵道:“老何,你多大年纪了?”
张扬极别低,站在迎接人群的末尾处,却没有想到仍然被萨德门托及早发现了,萨德门托哈哈大笑,他张开双臂扑向张扬。
常凌峰道:“以后你打算做保健品?”
提起纽约州,张扬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在美国遭遇的一切,难道是美国佬查到了自己的资料,跟踪追击到了国内,转念一想这种事情不太可能,美国人没那么大的胆子,这里是他的主场,如果他们敢来,来多少张扬可以干掉多少。张扬道:“知道谁找我吗?”
老何感叹道:“张主任,您真是好人。”
萨德门托风度翩翩的和李长宇握着手,接着赵季庭又带着他来到市长夏伯达的面前,为他介绍,夏伯达伸出手去,准备和萨德门托握手,可萨德门托的手伸到半截,注意力却突然被一个人所吸引,他惊喜道:“张扬!”老美喊中国人名总带着一股奇怪的味道,可所有人还是都听清楚了。
常海龙道:“哥,跟他谈什么,这破厂他爱卖给谁就卖给谁,咱们再找别家!”
常海天道:“我倒巴不得她能够加入进来,胡茵茹在商场上的本事一点都不次于我,她要是愿意加入,我的压力就会小许多。”
老何道:“俺开了一辈子车,除了开车其他的也不会,我想来想去,体委里我能干的就是看大门,传达室的老周头马上就退了,我打了个报告,申请去看大门,接他的班,再发挥五年余热,俺就老老实实回家抱孙子去。”
常海天来到人群前大声道:“大家冷静一下,我是常海天,就是我接手了海洋制品厂,我和余厂长谈过,其中一个最主要的条件就是,我无条件接手海洋生物制品厂的所有员工,我在这里向你们保证,每一位员工都会在新厂中找到自己的工作,而且过去厂子所签的工资和福利,我会在明确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发放下去,我知道大家现在的内心都很不踏实,害怕失业,害怕以后生活失去保障,请你们放心,我不会对你们放任不理。”常海天的管理水平明显要高于余东明,他的承诺让这些工人的情绪渐渐平复下去。
老何道:“也不是马上就走,我等新司机来了,我再去看大门。”
常海天笑了笑道:“没赚多少,单单是工厂的那些工人,每hetushu.com年都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走入最大的车间内,张扬看到赵天才正在那里,和常海天带来的一名工程师一起在检查生产流水线。
常海天兄弟俩带着张扬他们在厂子里看了看,工厂的面积很大,一共有六个车间,两座办公楼,算上车间内的设备,三百七十五万的价格算不上高。
常海天道:“我也有想过,可是没有合适的对象。”
赵季庭笑着介绍道:“萨德门托先生,这位是南锡市市委书记李长宇同志!”
老何道:“那哪儿成,您是领导!”
李长宇道:“说是一位重要人物,你的老朋友,叫什么萨……萨……”
张扬和常凌峰笑眯眯在外面听着,直到他们谈妥,两人才走了进去。
王广正说话了:“谢主任,您是不是淹糊涂了?您是领导,谁敢推您啊。”
王广正知道他说的是气话,笑道:“张主任,中午我都安排好了接待宴会,你看……”
常海天笑道:“如果她愿意当然最好不过。”
他的意思是张扬随便做做样子,就算是走个过场,回头也好说话。
张扬把车开到工厂大院里,看到常海龙新买的吉普车停在那里,他把面包车和吉普车并排停好了,和常凌峰一起走了下去。
张扬道:“谈生意也不知道把门关上。”
发生了这件事之后,考察组的考察也不得不中断了,王广正安排考察组一行去市政府招待所休息,张扬原本做好了招待这帮人的准备,可是谢云飞今天的表现让他很不爽,既然你不要脸,老子就不给你脸,他决定现在就离开,不伺候这帮考察团的老爷们。
萨德门托搂着张扬的肩膀向周围人道:“这就是我跟你们说过的,我在中国最好最好的朋友,张扬!”
余东明心疼的冒出了冷汗,他咬牙切齿道:“二十五万!”
常海天道:“上一条灌装生产线需要不少钱,真的没有办法吗?”
张扬简单的将常海天想要接下海洋生物制品厂的事情说了,王广正道:“那家海洋生物制品厂的情况我知道一些,亏损很严重,工人工资拖欠了很久,来市政府闹过几次了。如果你朋友能够接手那里,当然是一件好事,也算是帮我们市里解决了一个大麻烦。张主任,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您只管说话。”
南锡之行是为了旅游观光,在平海,南锡的旅游资源是最为丰富的,李长宇知道这次的访问很重要,当然极其重视这件事,第二天一早就准备好,亲自在市政府一招恭候美国访问团的到来。
张扬在一旁道:“胡茵茹那边出面怎么样?她现在的广告公司是港资,而且她过去也是药厂出来的,对这方面的事情比较熟悉。”
余东明根本压不住局面,常海天闻讯赶紧赶了过去,这些工人群情激昂,一个个嚷嚷道:“凭什么厂子卖了,我们的工资怎么办?我们以后吃什么?”
张大官人这阵子的苦功也没白费,他的英语水平也是与日俱增,萨德门托叽里呱啦的美式英语他居然听懂了七七八八,不过说起来还是有些别扭,搂着萨德门托的肩膀用蹩脚的英文道:“我们是……”朋友这词儿他忽然忘了,又用力搂了萨德门托一下:“我们是……哥们!”英文不会说只能用汉语来凑。
张扬苦笑道:“李书记,咱可不带这样的,我是体委的,招商办的活儿我接了也就接了,可现在接待外宾也叫上我,你不是不知道,我英文那叫一个烂,我跟着去干什么?”
谢云飞这会儿脑子算是清醒了,他也知道刚才肯定是有人推他,而且这个人十有八九就是张扬,可是,别人都没看见,看到的是张扬从高台上跳下去救他,他如果继续不依不饶,少不得别人会认为他恩将仇报,谢云飞心中和-图-书这个郁闷啊,这小子咋就那么阴?干事儿咋就那么缺德,可他也不想想自己,刚才不依不饶吹毛求疵的表现早就将这帮南锡的官员惹火了。看到谢云飞落到这种惨状,几乎没有人同情他,不但如此,还有一些那么小小的幸灾乐祸。
余东明道:“这样,咱们说好价钱的基础上我再让十万!”
常海天知道常凌峰在商业上的眼光很高明,虚心求教道:“常主任,你帮我出个主意。”
常海天虽然不能全信,可是听到赵天才说得如此信心满满,心中不由的也有些激动,如果真能修复,至少要帮他省下上百万的支出,他当然要重谢赵天才。
夏伯达不免有些尴尬,这手都没握到,人家找张扬去了,幸好在场多数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萨德门托的身上,没人注意到夏伯达的尴尬。
几个人围着海洋生物制品厂转了一圈,常凌峰又提了几件合理化的建议,可就在他们准备去吃饭的时候,厂子发生了事情,海洋制品厂的那些工人和家属,一共二百多口子人又来厂里闹事。
余东明一脸愁苦道:“常老板,我也不想啊,那些工人过来找我要工资,我没钱给,他们就哄抢工厂内的东西,我也努力了,可他们这么多人,我管得了一个,管不了这么多人,其实丢得都是一些无关紧要的东西,生产线还在,生产线我保护的好好的。”
不但萨德门托热情,那帮跟着他过来的美国佬都很热情,一个个过来和张扬握手拥抱,其中还有俩金发碧眼的女老外,紧抱住张大官人这英俊的中国汉子,趁机揩油,猩红色的大嘴唇照着张大官人的脸上就是一路猛啃,张大官人当着这么多领导群众的面,在众目睽睽之下被美国女郎占了便宜,心中暗叫吃亏,脸上还得做出舒服受用的样子,两位美国女郎可着劲的夸他英俊潇洒,怪不得都说美国女郎奔放。张大官人能听懂一些,他也知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抱上了,她勉为其难的亲人家两下吧,这货于是很小心的凑过去在美国女郎的脸上亲了那么两下,这是社交礼仪,咱不能给国家丢人,可这么一看,这美国大妞脸上的皮肤也实在太糙了,毛孔粗大的跟发过的皮肚似的,张大官人心说,妈妈咪呀,哥们今天是为国牺牲了色相了!
陪同萨德门托一行前来的是常务副省长赵季庭,赵季庭虽然还是常务副省长,可是他在这届的党代会上并没有当选为党委,事实上赵季庭已经被平海的领导层边缘化了,他心里也清楚的很,用不了太久的时间,自己的常务副省长也会被人取而代之,自从欧阳如夏死后,赵季庭的雄心壮志已经消失殆尽,他现在想的是找个清闲的位子呆下来,私下里也找乔振梁沟通过,初步的意向是他会前往政协。可是一天没退下来,一天就得完成自己的职责。
兄弟俩配合默契,常海天也作势要走,看到他们这样,余东明有些慌张了,赶紧道:“这样吧,二十万,真的不能少了,其实丢得那些东西都是无关紧要的,不值钱。”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他和常凌峰一起离开了水上运动中心,两人是乘坐体委新买的丰田面包车过来的,司机老何正躺在前面的座椅上舒舒服服晒着太阳,看到他们过来,慌忙坐正了,笑着招呼道:“张主任回来了!”
老何不好意思的笑了笑道:“俺这两天腰疼,贴膏药呢。”
老何道:“五十五了,刚递了申请,我这身体不能开车了。张主任,估计用不了太久,我就不能给您开车了。”
赵天才笑道:“常老板是你的朋友,我给他帮帮忙就是!不过,我需要这条流水线的原始图纸,回去研究一下,我相信一周以内可以将这条生产线修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