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2章 君子好逑

吴明的讲话结束在后,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张扬看到他的笑,就感到这厮笑里藏奸,不知又打起了什么如意算盘:“我说咱能别这么笑吗?挺瘆人的!”
邹德龙一身金光闪闪的演出服走向小舞台,一时间掌声雷动,邹德龙用标准的广东普通话道:“大家好!今晚我献上一曲专门为南锡省运动会创作的歌曲《和速度赛跑》送给大家!”
关芷晴道:“我可没看出来!”
张扬道:“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三天内事情得不到解决,你就自己卷铺盖滚蛋。”
张扬听出周云帆言谈中对卓婷似乎颇有微词,张扬道:“既然知道她虚荣还要为她量身打造电影?”
卓婷补充道:“我要演女主角,这部戏我和刘德政搭戏演情侣档吗?”
王准被他笑得有些发窘,低声道:“他明天会专门来到南锡和我见面,我想你在场。”
乔梦嫒道:“你冒什么风险了?”
关芷晴道:“你的朋友居然也有君子?”
张大官人以牛粪自喻,想当牛粪的人大有人在,但是有勇气当牛粪的人并不多,张扬是一个,邹德龙演出之后也成为另一个,他来到关芷晴面前邀请关芷晴跳舞。
张扬呵呵笑道:“公平竞争,现在的年轻人感情太外露了,就是不如我们这一代含蓄。”
关芷晴的反应却有些出乎邹德龙的意料,她淡然道:“不好意思,已经答应张扬了!”
周云帆和他的小女友卓婷已经在水街的欣怡茶餐厅等着,他并不知道王准会把张扬也叫过来,笑着把他们迎人包间内。
关芷晴笑了起来。
张扬道:“好啊,只要他肯出钱,就给他的小情人一个正面特写!”
关芷晴笑道:“你在提醒我男人都很危险。”张扬望着关芷晴清理绝伦的俏脸,本想说出一句调笑的话,可话到唇边又觉着并不合适,关芷晴是楚嫣然的闺蜜,自己不方便跟她开玩笑,微笑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这两小子追求许怡也实属正常!”
张扬道:“不是没人追,是你们太优秀,不接地气,普通的男人都自惭形秽,谁还敢主动招惹你们,除了我这种不怕死的,谁乐意冒风险站在你们身边啊。”
当天体委的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来到现场参加欢迎酒会,其中就包括刚刚从黄山赶回来的高廉明,张扬见到这厮,自然免不了又是一通臭骂。
张扬道:“好啊!”心说王准不会只有这件事吧,以这厮的性情肯定不会白白付出。
张扬呵呵笑道:“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说你们这些女孩子,有人追的时候嫌烦,没人追的时候又纠结,你们矛不矛盾啊?”
王准找到了张扬,他不免又唠叨了几句:“张主任,这次保密工作没做好啊。”
王准心里这个气啊,狂傲,狂傲你妈!如果不是因为老子缺钱,如果不是你傍了一个钱多人傻的土大款,我他妈会在这里忍气吞声的跟你说好话?玩儿蛋去吧!可最近港台电影圈不景气是一个不争的事实,王准只能耐着性子道:“这部戏是双女主!”
张扬忍不住笑了:“拉兹先生,你好像没有向我解释的必要。”
王准差点没笑出声来,张扬这种官员真是奇葩,什么话他都能拿到桌面上说,而且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张扬对他可是相当的了解,笑眯眯道:“王导,咱们不是要拍各行各业的笑脸吗?我看卓婷笑得蛮甜的,给她留个镜头呗!”
张扬道:“你管他,只要他肯出钱,你拍呗!”
张扬不长为然道:“形象大使,目的就是让他帮忙做宣传,要是做保密工作我为什么不去找特工?”
卓婷被问得愣在那里:“不是省运会宣传片吗?”
江光亚刚才只顾着跟表哥说话,转眼间的功夫,就看到高廉明在许怡身边搭讪,他和高廉明不熟,先来到张扬身边问道:“那是谁?”
张扬无奈只能点了点头。
张大官人并没有给她面子,反问道:“你是南锡人吗?”
江光亚知道被他识破了用心,脸上微微有些发红,低声道:“我来看我表哥的。”
卓婷根本就没有接的意思,很气势的说道:“我告诉你,如果不是女主角,我就不会接这部戏!”
王准知道这厮在往自己身上推卸责任,就算以后周云帆怪罪起来,也要把这笔帐算在自己的头上。可他也不能当面跟张扬理论,只能吃了这个哑巴亏,笑眯眯没说话。
周云帆道:“和图书王准把你叫来,是不是想让你劝我让步?他真以为我是钱多人傻啊?”
周云帆听到这个数字不由得肉疼,为了卓婷在上面露一小脸,就要拿出五十万,一个宣传片说投资五百万,唬谁呢?他正想着是不是应该讨价还价。
赵国强点了点头,看了门口众星捧月般的邹德龙,低声道:“真不明白请这么一个油头粉面的香港明星干什么?咱们是搞省运会,不是搞文艺汇演。”
江光亚有些发窘道:“我去上海,刚好路过南锡,想起你在这里,所以顺便来看看。”他面子薄,到现在还在找理由。
市委副书记吴明端着酒杯过来和许怡见面。
张扬笑着把手伸向了关芷晴,关芷晴淡淡笑了笑,将手放在张扬的手心,两人一起进入舞池,冰公主关芷晴本来就是天生的舞者,她的舞步轻盈,舞姿曼妙,拥着她在怀中仿佛拥抱着一支轻盈的羽毛,张扬在舞蹈上也有着相当的天分,更先后经过几位舞林高手的调教,关芷晴不觉有些好奇:“张扬,想不到你的舞居然跳得这么好?”
张扬对此是一言不发,采取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态度。
“卓婷!”王准叹了口气道:“那女孩子长得也算过得去,不过缺乏灵气,根本演不了主角。”
许怡微笑着点了点头。
萧菬敏点头去了,没过多久,市委副书记吴明上台发言,吴明虽然在南锡没有什么实权,可是这个人的口才还是相当不错的,短暂的发言很好的调动起了现场的气氛,热烈而不失庄重,这都是长期会务历练的结果,张大官人在下面看着,估计自己也没有吴明这样口若悬河的能力。
张扬呵呵笑道:“平海省运会,你作为平海的一份子,怎么也要献点爱心,这样一来,你爱心献了,你女朋友的虚荣心也得到了满足,两全齐美,你不该埋怨我,应该感谢我才对。”
关芷晴顺着他的目光望去,也不禁笑了起来。最终的结果是,乔梦媛帮忙分担了部分火力,她把高廉明拉下去跳舞,许怡则和江光亚共舞。
此时省运会组委会办公室主任萧菬敏过来张扬身边,提醒他上台主持讲话,张扬摆了摆手道:“今晚来了这么多的领导,轮不到我讲话,你去帮我主持一下,让吴副书记和梁部长讲话。”
此时酒店派来的主持人,兴奋的向所有人宣布,香港影视歌三栖巨星邹德龙要表演一曲他创作的歌曲为大家助兴。
王准道:“我正想跟你说这件事,我手头有一个本子,是都市爱情电影,本来想请刘德政和席若琳主演,其中一个角色很适合卓小姐,拉兹先生,本子我带来了,要不你先看看。”
一句话把乔梦媛说得俏脸微红,关芷晴笑道:“什么时候把自己归为中老年一列了?”
张扬道:“你们俩是全场最受人瞩目的两朵鲜花,谁站在你们身边,其他人心里肯定要想,这两朵鲜花怎么就插在那牛……啥上……”
许怡道:“因为参加比赛,所以火车晚点了,刚好光亚来南锡出差,我搭他的顺风车。”
高廉明窘得满脸通红,比起张扬,他这方面的修为还是差上许多,不过高廉明勇气可嘉,他向许怡看了一眼道:“你是体操世界冠军许怡吧,我是你的FANS,每次有你的比赛我都会看。”
“梦媛姐才漂亮!”
周云帆道:“最近电影圈不景气,王准如果能拉来足够的资金拍戏,他不会找我,我虽然有钱,可是我也不能把钱随便往水里扔,卓婷什么材料我清楚,她能演好戏?母猪都能上树,王准为什么不敢接招?是因为他看出要是卓婷当女主演,电影肯定要赔,投资是我的,他都不敢接,是因为他害怕把多年积累的名声给搭进去,连王准都不看好她,我傻啊?没事把成千万扔进去供她挥霍?”
周云帆摆了摆手道:“不用看,这方面又不是我的专业,总之我投资只有一个原则,那就是要捧红卓婷。”
周云帆暗骂,张扬啊张扬,都说我们做生意的会算计,你他妈比我还会算计。心中虽然不爽,却仍然满脸堆笑:“张主任,你觉着多少合适呢?”
卓婷很嚣张的来了一句:“快点哦,我们的时间很宝贵的!”
张扬道:“你们以为许怡烦,其实她只是表面厌烦,心里还不知多享受多滋润,有人追的感觉那是真的不一样。”
高廉明端着酒杯凑到她们面http://m.hetushu.com前,笑眯眯道:“梦媛姐!关小姐,你们都来了!”他父亲和乔振梁相交多年,两家的关系一向很好,乔梦媛一直都把他当成弟弟看待。
周云帆不是出不起这个钱,他主要是不甘心被张扬这么明宰。
张扬端着酒杯走了过来,呵呵笑道:“这么晚才到?”
王准道:“这个人不好搞,他还想在你们的宣传片里帮他女朋友争取一个角色。”
卓婷有些不高兴的撅起嘴巴,挽住周云帆的手臂,用力晃了晃,她是要周云帆帮她说话。
张扬道:“岁月催人老啊,在体制中工作的人,尤其容易变老,我现在是二十多岁的人,七十多岁的心。”
王准被他抢白的无话好说,对张扬,王准一直都是发自内心的敬畏,他嘿嘿笑了起来,胖乎乎的脸上充满了狡黠之色。
张扬对周云帆这个人谈不上好感,但是也谈不上反感,从周云帆对待胡茵茹的事情上可以看出这个人还是有良心的,所以这也是胡茵茹一直将周云帆当成父亲一样看待的原因。
高廉明拍拍胸脯道:“不用一周,这两天唐糖就会赶回来,我估摸着最多三天,三天内就能把系统恢复。”
“拉兹,他想投资拍一部电影。”
张扬道:“奴颜婢膝,我可告诉你,到现在信息系统还瘫痪着呢,一周之内必须把这件事解决。”
萧菬敏还想说什么,张扬道:“快去,我这两天忙的头大,什么话都不想说。”
周云帆道:“张扬,咱们认识这么久,虽然咱们不是肝胆相照的朋友,可咱们也不是敌人,至少咱们对茵茹都很不错。”周云帆提起胡茵茹明显是想和张扬拉近感情。
张扬笑了起来,周云帆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老狐狸,他什么事都想得明白着呢。
张扬道:“你别急,这宣传片总投资五百多万呢,你是不是参一股!”
周云帆道:“女人面对自己财富的时候或许能够做到理智,可面对别人财富的时候,嘿嘿,只有把别人的财富变成自己财富的时候,她们才会恢复理智……”
周云帆乐得端起酒杯道:“张主任,我就知道你够朋友。”
周云帆道:“我今天请王导过来,是让他为我的女朋友量身打造一部电影。”
邹德龙地理常识虽然不咋地,不过创作的歌曲还是颇具水准的,音乐声响起之后,热烈动感的歌喉响彻在现场,所有到场的人们应和着歌曲的节奏齐齐鼓掌,一时间酒会的气氛掀起了一个高潮。
张扬道:“省运会在南锡举办,当然要突出南锡的主题,这次都拍完了,等下次有机会吧。”
乔梦嫒道:“追女孩子也得拿出风度,不能像苍蝇一样围着嗡嗡转吧?”两人说话似乎都有所指。
高廉明道:“一天没结婚,一天就有可能,大家公平竞争,你不给我介绍,我找梦媛姐去。”这厮端着酒杯厚着脸皮就过去了,在追求女孩子方面高廉明多少从张扬那里学到了一些心得,脸皮那是一定要厚,而且要不畏艰险,勇敢向前,主动出击,决不放弃。
王准道:“咱们这么多年的朋友,这个忙你无论如何都要帮,再说了,拉兹是你介绍给我的,你帮忙说两句话也是应该的。”
此时入口处又引起了一阵轰动,却是邹德龙到了,张扬向赵国强道:“赵局,晚上多派点人维持下秩序,主要是这个邹德龙,其他人没那么麻烦。”
张扬道:“你小子少动歪心邪念,江光亚从京城大老远跟过来,就是为了追求许怡。”
张扬心说这件事跟你有个狗屁关系?你出力了吗?有什么资格说话?不过总算顾及吴明是这里的最高领导,没有当面顶撞他,这和张大官人近期心情大好有关。工作上连创佳绩,感情上也有和楚嫣然也有回暖的趋势,正所谓春风得意马蹄轻,张大官人懒得和吴明计较。
张扬却东边努了努嘴,南锡市公安局长赵国强正在那边,今晚赵国强也来到了酒会现场,他并没有想到表弟会从京城过来,看到江光亚在这里出现,多少有些惊奇,来到江光亚的面前:“光亚!你过来也不提前说一声。”
周云帆满脸堆笑道:“张主任,既然是省运会宣传片,你就给卓婷一个机会,毕竟她也是平海人,也想为平海出一份力。”周云帆是个老滑头,说起话来考虑的很周到,让别人都不好拒绝。
邹德龙对自己的魅力还是相http://www•hetushu•com当自信的,没想到在她那里碰了一个不软不硬的钉子,他笑了笑,想找乔梦嫒,乔梦嫒却已经跑到一旁休息去了,邹德龙讪讪的退了回去,不过像他这种人注定不会冷场,很快就有几个年轻女孩子围了上去。
王准道:“能不能红,和是不是演女主角没有直接的关系,要看你饰演的人物能不能出彩,卓小姐,不如你先看一看本子,诗情这个角色是为你量身打造的。”他想将本子递给卓婷。
王准道:“张主任既然说了,我就照做!”
果不其然,王准接下来又道:“张主任,最近那个印度阿三又来找我了。”
张扬缓缓放下酒杯,慢条斯理道:“五十万吧,我把你的名字也给打上去。”
张扬道:“拉兹先生,来南锡也不找我?”
张扬笑道:“待会儿我去看看她。”周云帆让人上菜,卓婷一双眼睛妩媚的看着张扬,娇滴滴道:“张主任,听说你们在拍南锡的形象宣传片,我也想帮你们出一份力。”
午餐之后,王准还要回去拍宣传片,周云帆出了八十万,张扬答应给卓婷两个镜头,所以卓婷也喜孜孜的跟着王准过去了。
当晚吴明和梁松代表南锡市委领导在南锡国际大酒店宴会厅举办欢迎酒会,隆重宴请了来自各方的南锡体育形象大使,张扬专程去海天把关芷晴接了过来,艺术体操世界冠军许怡姗姗来迟,让张扬没想到的是,这次江光亚居然也跟着她一起过来了,说是凑巧来南锡旅游,顺便看看他的表哥赵国强,其实他的用心很明显,在被顾养养始终拒绝后,江光亚终于心灰意冷,现在一颗心转移到了许怡的身上,他来南锡的目的就是追求许怡,不过许怡目前并没有接受江光亚的感情,但是也没有明确拒绝。
周云帆笑道:“八十万啊!”
王准心说这妞儿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虽然周云帆要投资这部片,可王准也是知名导演,拍片就是为了赚钱,如果让卓婷当女主,恐怕刘德政、席若琳这样的大腕明星一个都请不动。这部片还不得血本无归啊,就算赔钱的是周云帆,可自己好不容易才积累起来的名声也得赔掉,王准不是傻子,无用功他才不会做,王准道:“我再考虑一下。
张扬低声道:“我看你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吧?”眼角却朝许怡瞟了一眼。
张扬虽然说得严厉,高廉明却不当成一回事儿,他拉了拉张扬的胳膊道:“张主任,帮我介绍许怡认识!”他一双眼睛盯着远方的许怡,这会儿许怡正在和乔梦媛、关芷晴在一起聊天呢。
张扬和关芷晴走下舞池,有些奇怪的问道:“为什么拒绝人家?”
乔梦嫒笑道:“廉明,我们在聊女性话题,你不方便参与。”几个女孩子一起笑了起来。
关芷晴道:“过去我一直都以为西方的男孩子在感情上更为奔放外露一些,想不到国内也是这样。”
张扬道:“有人出两百万,要我把他的笑脸放在第一个,我都没答应,要不这样,卓小姐这么漂亮,笑得这么迷人,我把第一个和最后一个笑脸全都打成她的,咱们老朋友了,你就拿个八十万意思意思,对外我也好交代。”好嘛,坐地涨价,几秒钟的功夫变成八十万了。
张扬和周云帆一起前往凤眼湖边的别墅去探望艾西瓦娅。
张扬从赵国强的话中听出了他对自己的不满,张扬笑了笑没说话,他懒得跟赵国强理论,两人的工作上有交集的地方并不多。
张扬道:“你有没有搞错,我是国家干部,你们谈生意,我跟着掺和什么?”
江光亚听张扬这么说,越发的紧张了,他也端着酒杯走了过去。
张扬明知故问道:“谁啊?”
张扬看到江光亚表情紧张的样子暗自发笑:“高廉明,我们体委的法律顾问,留美大律师!”
周云帆呵呵笑道:“这次来一是为了把艾西瓦娅送过来,二是为了和王导演见个面。”
两人沿着湖堤走回去的时候,周云帆笑道:“张主任,你可够狠的,两个镜头要了我八十万。”
周云帆道:“赚钱不容易,所以我现在的每一笔投资都很谨慎,我是被她缠得没有办法,所以才答应她投资电影,我不是傻子,钱再多也不能打水漂玩儿。
周云帆笑道:“虚荣心,她的虚荣心的确是太强,女人大都是肤浅的动物。”
周云帆道:“我不瞒你,我从来都不是一个坐吃m.hetushu•com山空的人,我喜欢投资,但是一定要找到稳妥的方向,茵茹的广告公司我有股份,而事实证明,她们能够给我带来不菲的汇报,这段时间因为帮助艾西瓦娅治病和康复,我来南锡多一些,忽然发现凤眼湖还是很不错的,我对这片地方产生了很大的兴趣。”周云帆停下脚步,他指着凤眼湖水街一直到这里的大片水域,轻声道:“这里环境不错,可惜缺少有效的管理,我想承包这里,打造一条风情水街,张主任,我可是很认真的,我知道你和市里的关系很熟,一定能够帮忙解决这件事。”张扬这才明白周云帆如此痛快的拿出八十万,绝不是单纯捧卓婷那么简单,周云帆做每件事的背后都充满了目的性,不过这也无可厚非,他是商人,商人逐利是他的本性。
关芷晴道:“我不喜欢跟陌生的人跳舞。”很简单又是很合理的一个解释。
张扬这才留意到站在后面的江光亚,张扬乐呵呵走了过去,在江光亚的肩膀上捶了一拳,从京城追女孩子一直追到南锡,精神可嘉,张扬道:“来南锡出差,真巧啊!”
张扬道:“好事啊,你不是一直都想找投资的吗?”
上午的拍摄张扬全程陪同,王准在拍摄结束之后,和张扬一起去了凤眼湖水街,前往水街的目的是为了和周云帆见面。
许怡走入宴会厅的时候,看到了正在和张扬关茫晴一起攀谈的乔梦媛,她之所以成为南锡体育形象大使,还是因为乔梦媛从中牵线搭桥,许怡笑着走了过去和乔梦媛打招呼。
关芷晴道:“牛粪!”
周云帆道:“这些年我手里的确积累了不少钱,经过了这么多的风风雨雨,我终于明白有些钱可以拿,而有些钱是绝对不能拿的,我现在做得绝对都是正行。”
江光亚的脸越发红了起来。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王准居然会说别人滑头,真是让人感到滑稽。
高廉明也知道理亏,张扬骂他也没有反犟,咧着嘴笑道:“下不为例,下不为例,我保证以后绝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
周云帆道:“王导,咱们认识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电影圈的事情我多少懂点,哪有什么双女主?总之一句话,想我投资就必须以卓婷为主角拍一部戏,否则免谈。”
王准暗自好笑,张扬真是抹得开面子,换成自己真不好意思拒绝。
张扬道:“你要是再敢无组织无纪律性,我就亲手把你扔出体委大门。”
王准道:“张主任,邹德龙特地给省运会写了首主题歌,今晚表演给大家看看怎么样?”
邹德龙一曲唱完,又献上一曲情歌《罗曼史》,温柔而沙哑的歌喉漫润了不少人的心田,现场灯光变幻,男女作对进入舞池,张扬把目光投向乔梦嫒,却发现乔梦媛端起红酒杯静静品味着,似乎若有所思,张扬却知道乔梦嫒大概意识到自己想要向她邀舞,所以故意回避自己的眼神。
当天的酒会举办的非常成功,第二天上午,王准集合这群体育形象大使在南锡标志性的景点和建筑前拍摄形象宣传片,其中一个镜头是在新体育中心主体育场前拍摄的,这些形象大使都习惯了面对镜头,拍摄进行的相当顺利,仅仅一个上午就结束了大部分的拍摄过程,邹德龙和许怡的镜头已经全部拍完,下午可以休息。牛家军方面和关芷晴还要进行一下午的拍摄。
张大官人为之气结。
王准道:“我对这个人不放心,感觉他太滑头。”
张扬道:“马马虎虎过得去,跟你这样的专业人士不能比!”说话的时候,他向舞池边的乔梦媛看了一眼,发现许怡已经逃到了乔梦媛的身边,原因是高廉明和江光亚两人抢着邀请她跳舞,许怡有些招架不住了。
别说王准听这话想笑,连张大官人都听不过去了,麻痹的,不是出钱就能搞定一切的,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样子,一上来就演女主角,可能吗?不过这件事他是旁观者,并不适合发表意见。
张扬笑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不干脆向她说明白?”
张扬向卓婷道:“卓小姐,机会难得啊,这么露脸的机会不多,在家乡,在亲人朋友的面前展示自己,宣传省运会,光宗耀祖的事儿。”
周云帆笑道:“于教授说恢复的情况很好,目前身体各部分已经有了知觉,四肢关节也可以微弱的活动,不过想要恢复自如行动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
乔梦媛看了看许hetushu.com怡那边也忍不住笑了。
王准道:“问题是他要我捧他的女朋友。”
他和赵国强之间很少有交流,主要是因为赵国强认为在弟弟的死因上,张扬或多或少都有些关系,自从他来到南锡,对张扬这个人多了一些了解,他发现张扬应该算是一个敢做敢当的人,在不知不觉中赵国强对他的观感就有所改变,虽然如此,赵国强和张扬之间还是尽量回避见面,无论弟弟是不是被张扬撞死,他见到张扬的时候总是忍不住会想起惨死的弟弟。
卓婷听得两眼发亮,又摇了摇周云帆的手臂。周云帆心里颇为无奈,八十万就八十万,千金难买一笑,只要卓婷开心,花点钱也值得,周云帆在女人身上一向舍得投入,再说他也不差那点钱,周云帆绝不是钱多人傻那一类,他还有很多用得着张扬的地方,明知是个坑,也得跳下去,周云帆笑道:“八十万就八十万,但是一定要确保卓婷在宣传片中足够醒目。”
张扬知道艾西瓦娅前阵子被周云帆送到江城去于子良的医院进行康复治疗和阶段检查,自从他从美国返回之后,还没有和艾西瓦娅见过面,张扬道:“情况怎么样了?”
连跳了两只舞之后,张扬和关芷晴回到场边休息,乔梦嫒也走了过来,有些无奈道:“张扬,你能不能说说他们两个,总是这么缠着许怡,许怡都快招架不住了。”
张扬望着周云帆狡黠的笑容忽然明白了,周云帆刚才坚持要让卓婷当第一女主角,真正的原因是要让这笔投资谈不成,可是他又要对卓婷有个交代,所以故意演出这场戏给卓婷看。
吴明现在在南锡的政治处境十分的尴尬,市委书记李长宇对他并不重视,交给他的工作都是一些无关痛痒的小事。看到张扬如此风光,吴明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他感觉自己仿佛被排除在领导层之外,真正拥有的权力甚至还比不张扬这个体委主任,市委副书记,无非是个符号罢了,和一心向上爬,获得更高官职的张扬相比,吴明更看重的是权力,实打实的权力,他认为,一个人无论摆在怎样的位置上,如果没有权力,给他再大的官也只代表着一个符号,现在的自己就是一个符号。
市委副书记吴明道:“这次邀请了这么多明星,一定要注意他们的安全问题。小张啊,回头我向公安局方面再强调一下,让赵国强伟多派些警察过来。”在公众场合,吴明很喜欢发号施令。
乔梦媛微笑迎了上来,两人双手握在一起,乔梦媛道:“许怡,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
张大官人一听啥?南锡省?这货当了这么久的代言人,一直把南锡当成省份吗?
张扬笑着点了点头,心中却不以为意,最多也就是让卓婷露一小脸,根据他们的最初构想,除了形象大使之外,会采取数百人的笑脸,集中在不到半分钟的时间快速闪回,最后聚拢成为本届省运会会标,平均一秒钟都得过好几个,谁认得出你是谁啊?张扬道:“这事儿交给王导了!”
卓婷不无得意的向王准扬了扬头:“不如,你让席若琳和我的角色对换一下。”
乔梦媛也不由得感到好笑,小声道:“张主任,你的这位代言人好像出糗了!”
张扬道:“我敢打赌,今晚上不知有多少人在心底诅咒我这一大滩牛粪了。”
乔梦媛和关芷晴都识相的走开了,两人来到张扬的身边,乔梦媛道:“张扬,我看高廉明和江光亚两人好像有些不对付啊。”
乔梦媛一看就知道高廉明过来的目的,是想找许怡搭讪的,乔梦媛帮他们做了个相互介绍,这也算是间接给高廉明帮了个小忙。
张扬笑道:我刚才又跟酒店的领导说过了,让他们加强保安工作,确保南洋国际这几天的秩序平稳。”他当然明白梁松为什么会担心,当初梁松的侄女梁月玲就是因为追星追到了港星丘子键的房间里,结果被丘子键给哄上了床,闹出了一起风波,不过好在那件事得到了圆满解决,最终丘子键和梁月玲领了结婚证,坏事变成了好事。
张扬道:“天下乌鸦一般黑,狼看到羊十有八九就要凶相毕露。”
张扬忽然发现周云帆的身上还是有不少闪光点的,这个人对自己对别人看得都很透彻。
关芷晴和乔梦嫒都笑了起来,乔梦媛斥道:“真恶心,别说了!”
关芷晴道:“我们没人追岂不是很惨?”
高廉明嘿嘿赔着笑。
“哪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