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5章 不测风云

电话那头传来丁兆勇惊慌失措的声音:“张扬……赵静摔倒了,流了好多血……”
陈绍斌几杯酒下肚,话就有些多了起来,他笑眯眯道:“真是羡慕你们,过去是好哥们,现在是亲上加亲,一个成了大舅子,一个成了妹夫。”
张扬知道丁兆勇在东江,可来到之后并没有跟他联系,虽然说他对丁兆勇和赵静之间的恋情并不反对,可丁兆勇忽然从朋友变成了妹夫,张大官人这里还是感觉有些不适应。
丁兆勇道:“你走吧,这里有我照顾,医生说小静已经渡过危险期了。”
张扬并没有在宋怀明家里逗留太久的时间,离开的时候还不到晚上八点,经过陈绍斌家门口的时候,居然看到陈绍斌的车就停在那里,难道他从上海回来了?张扬抱着试试看的想法给陈绍斌打了个电话,想不到陈绍斌果然在家里,听闻张扬就在外面,陈绍斌也是欣喜非常,换上衣服就跑了出来,看到张扬那辆吉普车不禁笑了起来:“我靠,你从哪儿弄来的这古董?”
张扬瞪了他一眼:“知道又怎么样?”
楚镇南呵呵笑道:“嫣然,你已经是跨国财团的执行总裁了,怎么忽然变得像个委屈的小女孩?”楚镇南明白,孙女仍然深爱着张扬,不然她不会表现的如此在乎。电话铃再度响起,楚镇南道:“接电话吧,我想他一定在赶来静安的路上,你这样对他,他心神不宁的开车也不安全。”
陈绍斌气得抬脚踢了他一下:“你才人品有问题呢!归根结底是因为我这人心善,有良心,没有祸害人家的心思……”话没说完,外面喀嚓一个震耳欲聋的春雷,吓得陈绍斌不由自主缩了缩脖子,张扬和丁兆勇同声大笑起来,张扬道:“你脸皮太厚,连老天爷都看不过去了!”
每个人都知道根本不会有什么机会,即便是张扬自己也没有任何的把握,他将楚老爷子抱到床上,脱去他上身的衣服,取出随身携带的金针,依次刺入,天突、中极、期门、大巨、膻中、气海……,胸部穴道瞬间刺完之后,他脱去鞋袜来到床上,扶起楚镇南的身躯,又用金针刺入他背后的大椎、陶道、神道、志阳、命门……继而用金针刺入楚镇南头顶的阳白、印堂、四白后顶、风府、天柱……张大官人在室内行针之时,军区医院诊疗小组的这帮人都没有离去,他们开始的时候以为这个年轻人悲伤过度,所以失去理智了,竟然在死人身上动针,可当他们看到张扬行云流水的针法之后,方才意识到,这个年轻人竟然真的是一位针灸高手,诊疗小组内就有中医科主任,他行医这么多年,还从没有见过如此精妙熟练的针法,低声道:“高手啊!”虽然知道这年轻人是医国高手,可是他并不相信张扬拥有起死回生的本事。
张大官人道:“我怎么看你都不像个好东西。”
张扬走了过去,扶住楚嫣然的肩膀,楚嫣然看到了他,心中的悲伤忽然化成了无尽的怨恨,如果他能够如约前来,或许外公还有救,凭他的医术,外公或许就会没事,楚嫣然愤然甩脱开张扬的手臂,怒斥道:“你还来干什么?你来干什么?”
丁兆勇前两天去南锡已经知道了乔梦媛要在南锡投资IT商业广场的事情,丁兆勇道:“我觉着乔梦媛的想法很好,现在英德尔公司落户南锡,这在国内计算机业的影响很大,如果乔梦媛的IT商业广场尽快搞起来,对聚拢人气可以起到相当大的作用。”
说话的时候手术室的房门开了,为赵静手术的一名妇科医生走了出来,张扬和丁兆勇同时迎了过去,那位妇科医生拿下口罩道:“谁是赵静的家属?”
陈绍斌笑道:“我哪敢看不起您呐,你现在是南锡体委主任,手握重权,几亿几十亿的工程都是你说了算,多少大财主都得看你的脸色,我这种小虾米算什么?”
张扬道:“我还没吃饭呢。”
张扬道:“放屁我哪有那么大的权力啊!”
张扬道:“常海心是正常的工作调动,现在是体委信息中心主任,正科级干部,不是我的秘书。”
张扬的内心顿时紧张了起来,他的脚下意识的将油门踩了下去,油门踩到最大,他http://www.hetushu.com知道一定出了很严重的事情,否则嫣然的声音不会变的如此紧张。张扬所能做的只有尽可能的加快车速,他要在最短的时间赶到楚嫣然的身边。
丁兆勇道:“你上次带的那个大学生呢?”
张扬道:“嫣然,我遇到点事儿,恐怕中午赶不到静安。”
林秀搂住楚嫣然,小声安慰着她,楚嫣然只是哭,林秀向谢志国道:“反正已经这样了,给他一次机会。”
张扬没有继续追问下去,他隐然觉察到事情很不妙,当他来到军区医院重症监护室的时候,听到楚嫣然悲痛欲绝的哭声,张扬的脚步变得异常沉重,他一步步走了过去,看到医护人员正推着一辆推车从里面走出来,推车上躺着楚老爷子,白色的被单蒙上了他的面孔,楚镇南因为心脏病突发被送来这里,经医护人员全力抢救,可是仍然没能挽救他的生命。
又过了十多分钟,赵静被推了出来,丁兆勇一个箭步就冲了上去,来到推车旁,一手握住赵静的手,一手抚摸着她苍白的额头。感觉到赵静的额头上全都是冷汗,丁兆勇温言宽慰她道:“小静,没事儿,我在这里,咱哥也在!”
张扬一听就紧张了起来,他猛然踩下刹车,颤声道:“怎么了?”
陈绍斌走后,丁兆勇又朝张扬笑了笑:“进去吧,菜都点好了。”
陈绍斌跟着他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我听梁成龙说了,他在新体育中心的工程款都压在你手里呢,啥时候给他,还得看你的心情来定。”
丁兆勇道:“你不老啊!”
楚镇南笑道:“很多事情谁也无法预料,我相信他一定会来的。”
丁兆勇道:“我一直都想要这个孩子,小静嘴上反对的很坚决,不过我知道她其实心中也想要”
陈绍斌笑道:“有件事你知道吗?”
张扬听到了楚嫣然的那声尖叫,他大声道:“嫣然!嫣然!发生了什么事?赶快告诉我发生了什么事情?”
张扬是心里有事儿,他笑了笑道:“等我出差回来,你们全都去南锡,我叫上梁成龙,咱们哥几个好好聚一聚,要不就清明节吧。”
丁兆勇道:“可惜我没有这么强的实力,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愿意投资。”
陈绍斌感叹道:“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按理说我也算得上年少多金,英俊潇洒吧,怎么就没有女孩子喜欢我呢?”
楚镇南道:“也许他真的有事!”
倾盆暴雨说来就来,张扬看了看窗外,叹了口气道:“得,咱们赶紧结束,这么大雨,不知明天能停下来不,我得回去早点休息,明儿一早就得赶路。”
下午四点钟的时候,张扬终于赶到了静安,他打楚嫣然的电话无人接听,只能给时任静安军分区司令员的洪长武打了个电话,洪长武的声音沉痛而悲怆:“我们都在军区医院。”
陈绍斌骂道:“呀呀呸,你丫说话能不能吉利点,清明节,你当我们是孤魂野鬼啊!”
张扬抱着楚镇南的尸体走入了病房,房门在他的身后关闭,所有人都站在窗口前,楚嫣然哭得天昏地暗,此时楚镇南过去的那帮部下已经先后赶到了,荆山市局局长谢志国和他的妻子林秀也来到了现场,谢志国问明情况之后,不由得埋怨道:“长武,司令已经去世了,你怎么可以让他的遗体受到这样的折腾,这是对他的不敬!”谢志国转向他的几名战友道:“咱们冲进去,把司令的尸体抢回来!”
赵静紧紧握着丁兆勇的手,眼圈忽然红了,泪水在她的眼眶里不停打转。
丁兆勇道:“我决定了,今年五一,我就和小静举办婚礼。”
张扬点了点头:“明天哦去静安。”
陈绍斌道:“有代沟,拜拜了!”
丁兆勇道:“我不该让她一个人去厕所的,她半夜起来去厕所,不小心滑倒了,然后就开始出血,我……我不知该怎么办,只能把她送到医院。”
陈绍斌道:“我就是长得坏点,其实咱们哥几个里面我最老实,梁成龙就不必说了,丁兆勇这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那啥……”说到这里他看到张扬的脸色有些发红,显然是觉着臊得慌,陈绍斌并不知道赵静怀孕,可http://m.hetushu.com这厮也是个有眼色的主儿,玩笑归玩笑,现在张扬和丁兆勇之间的关系发生了变化,自己要是说的太过分,搞不好张扬会和他翻脸,陈绍斌咳嗽了一声:“嘿嘿,好事儿,亲上加亲!”
张扬安慰他道:“你们还年轻,有的是机会。”
张扬抱起了楚老爷子的尸体,医护人员和楚老爷子的警卫员同时冲上来阻止他,张扬怒吼道:“让开!我不会让他死,我不会让他死!”张扬明白,如果老爷子就这么死了,同时死去的还有他和楚嫣然的感情。
楚镇南的警卫员已经去摸腰间的手枪,洪长武制止了他,无论张扬的动机何在,他显然对楚老爷子没有任何的恶意,他轻轻拍着楚嫣然的肩头,低声道:“我给你十五分钟!”
陈绍斌放下电话,还是一脸的笑:“你知道了吧?”
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这句话,可所有人都认为张扬在说傻话,生死有命富贵在天,并不是人力能够挽回的,楚老爷子的心跳和呼吸都已经停止了,医院已经宣布他死亡。
丁兆勇道:“我还真准备找她谈谈,多了没有,筹集千把万的资金我还有这个能力,如果她愿意跟我合作,我肯定毫不犹豫的加入。”
楚嫣然的声音变得冷淡:“你会到吗?”
张扬再次进入高速路口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多了,他给楚嫣然打了一个电话,这次楚嫣然没有接,任凭电话铃声在那里响着。
张扬离开医院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此时却又接到宋怀明的电话,宋怀明问他离开东江没有,如果没有离开东江,让他去省政府一趟,捎一封信给嫣然,这一折腾又耗去了半个多小时。
张扬刚才也查探过妹妹的脉搏,知道她的身体不会有大碍。
陈绍斌道:“你电脑公司不是干得好好的吗?东江是省会啊,为什么要跑到南锡去?”
“我是她哥!”张扬随后道。
楚嫣然道:“他总是有成千上万个理由。”
南国山庄靠近高速,张扬驾车来到高速入口的时候,雨渐渐小了,他心中暗赞,天公作美,这下不用担心路上耽搁了,可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张扬拿起电话,一看号码是丁兆勇打来的,半夜三更的打电话肯定有急事,张扬接通了电话:“喂!”
张扬笑了笑:“没事就好。”
张扬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将手机扔在车座上。从这里前往北原静安,就算一刻不停的赶路,到那里也要下午四五点钟了。
张扬笑道:“小静,没事儿,我们都在这里陪着你。”心中不禁感叹,命运对赵静实在是太残酷了。
张扬笑道:“她已经去香港了和小妖面谈合作的事情,这么大投资,她一个人也做不起来。”
张扬心中也很紧张,可是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埋怨谁都没用,他拍了拍丁兆勇的肩膀道:“究竟怎么回事?”
张扬一边启动汽车一边笑道:“我怎么听你说话满嘴的醋味呢?”
丁兆勇知道未来大舅子前来东江,果然不敢怠慢,马上就答应下来。
张扬道:“生意上的事情,你别征求我的意见,我负责的就是为这块地找到一个最适合的开发商,如今乔梦媛已经拿下了这块地的开发权,也就意味着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你们想谈生意,想搞合作去找乔梦媛。”
陈绍斌道:“没劲,好不容易才见了一面,还没喝两杯呢,这就散场。”
张扬骂道:“你少说两句也没人当你是哑巴。”
当他赶到妇幼保健院的时候,赵静已经被推进了急诊手术室,丁兆勇失魂落魄的站在手术室外,脸色苍白,手上身上还沾染着不少的鲜血。他一边抽着烟,一边紧张的在手术室外来回踱步,看到张扬,他慌忙迎了上来:“张扬……赵静他……”说话的时候眼圈都红了,看得出他对赵静是发自内心的关心。
中间来到休息站的时候,张扬又打了电话,楚嫣然仍然没有接。
楚嫣然抱起爷爷的身躯,发现他已经失去了知觉,尖声叫道:“快来人啊,帮帮我!帮帮我!”
陈绍斌道:“得!嫌我碍眼,我撒尿去,回头正式陪你们喝。”
他们来到老东门,却发现丁兆勇已经在他们前头赶到了,其实丁兆勇和http://m.hetushu•com赵静现在就住在这儿附近,步行过来也不过十分钟的样子,丁兆勇提前把菜给点好了,站在门口,看到张扬的车过来,赶紧迎了上去,乐呵呵望着张扬,当着陈绍斌的面,这声哥是无论如何都喊不出来的,有些尴尬道:“……啥时候来的?”
陈绍斌呵呵笑了起来:“好,我不说你们,我就说你,张扬,你怎么就把常海心弄过去当秘书了呢?”陈绍斌过去追求过常海心,虽然被常海心明确拒绝,可仍然对常海心还有些念想。
张扬道:“我最烦吃那玩意儿。”
宋怀明听到这个消息,心中感到些许的安慰,看来张扬和女儿之间仍然余情未了,宋怀明对张扬在感情上的不专一的确很反感,可是他又无法否认一个事实,女儿的心里容不下其他人的位置,而张扬又的的确确是一个出色的年轻人,作为父亲,宋怀明希望女儿快乐,他也希望张扬通过一连串的变故之后,能够真正懂得感情,懂得去珍惜自己的女儿,宋怀明原本想说张扬两句,可话到唇边他又转变了念头,感情是他们两个人的事情,就算是自己也无法改变什么,他相信女儿已经长大了,应该有能力处理好她和张扬之间的问题。
宋怀明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对张扬专程来提醒自只是感激的,宋怀明也迅速做出了一个决定,他要尽快找李同育开诚布公的谈谈,两人之间这二十多年的心结应该解开了。关于自己过去的感情宋怀明今天说了很多,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对张扬坦诚这么多的事情。今晚说的这些事,甚至连柳玉莹都不知道。宋怀明道:“嫣然回来了。”
楚嫣然歇斯底里的尖叫道:“不要碰我外公,你没资格碰他!”她冲上去挥动双拳愤怒的砸在张扬宽阔的背脊上,张扬没有动,仍然握住楚镇南的手腕,楚嫣然一边哭一边打,洪长武实在看不下去了,过来抓住楚嫣然的双手,他是一个局外人,他和楚嫣然的想法不同,在洪长武看来,生老病死任何人都逃脱不了,楚镇南已经年近八旬,这样的年纪,生死已经不能由自己操纵。
张扬道:“我们能见她吗?”
陈绍斌道:“鬼才相信,我早就看出来了,她喜欢你,张扬,她之所以拒绝我就是因为她喜欢你。”
丁兆勇的脸红了起来,张扬骂道:“我说你有病啊,少拿我们说事儿。”
张扬不满的瞪了他一眼道:“有钱了,财大气粗了不是?看不起我这个清贫的党员干部了不是?”
谢志国怒道:“荒唐,人都死了,怎么可能复生!”
楚嫣然道:“我不想听他解释!”
张扬道:“这两口子也不容易,折腾了这么久总算重归于好了。”
赵静在丁兆勇的劝慰下迷迷糊糊睡了过去,丁兆勇小心翼翼地从房间内出来,他向张扬小声道:“刚刚睡了!”
张扬血红的眼睛盯着众人,他仿佛疯魔一样句道:“我要救他!”
因为明天一早要赶路,张扬只让他们开了一斤白酒,虽然他多喝也没什么影响,可是和楚嫣然见面的事情极其重要,说好了十二点,张扬只能提前不能迟到,只有这样才能表现出自己的诚意。
洪长武道:“可我答应给他十五分钟!”
他们把赵静送到病房,赵静终于哭出声来,丁兆勇搂着她的肩膀不停宽慰。张扬也觉着非常难过,看到妹妹承受这样的痛苦,做哥哥的心中总不是滋味儿,好不容易等赵静的情绪平复下去,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早晨八点多了,张扬忽然想起和楚嫣然的约会,就算现在片刻不停的赶过去,只怕也要迟到了,他来到病房外,拿起电话给楚嫣然打了过去。
楚嫣然道:“一个连时间观念都没有的人,证明他根本不尊重别人!”
张扬笑道:“刚到,今晚在东江休息一夜,明早动身去北原。”
张扬望着丁兆勇,心中不禁涌起一阵感动,丁兆勇果然是个负责人的汉子,他拍了拍丁兆勇的肩膀:“无论怎样,我都会祝福你们。”
张扬行针完毕之后,盘膝坐在楚镇南的身后,摒弃脑海中的一切杂念,内息在体内运转流淌,他必须要用自身的真力将楚镇南已经四散奔逸的内息重新聚拢起来,然后回归于他的气海之www•hetushu.com中,以此激发他的生命力,张扬不知能否成功,只能抱着死马当成活马医的念头。张扬更清楚,即使自己内力浑厚,想要做到这一点必须要拼尽全力,张扬调息片刻之后,霍然睁双目,运指如风,指点楚镇南全身穴道,体内浑厚的内息也在点穴之时注入楚镇南全身的十二经脉,太阴肺经,阳明大肠经、厥阴心包经、少阳三焦经、少阴心经、太阳小肠经、太阴脾经、阳明胃经、厥阴肝经、少阳胆经、少阴肾经、太阳膀胱经。
张扬看到他一脸的坏笑,知道这厮想说什么,点了点头道:“给他打电话,叫他出来。”
张扬的嘴唇抽搐了一下,他的内心刀绞般疼痛,他知道楚嫣然为何会如此愤怒,如果不是因为赵静的事情耽搁了,如果不是他去拿宋怀明的那封信,如果他能够早一点到来,也许楚镇南还有救,他痛苦的咬着双唇,走向推车,从被单下拉出楚镇南的手,余温犹在。
楚嫣然接到电话,声音透着快乐:“张扬!”
陈绍斌道:“梁成龙现在舒坦了,老婆儿子都有了。”
陈绍斌看到他们两人的神情,不禁有些想笑,他故意道:“我怎么觉着你们现在变得那么客套?”
人体内的经脉有如羊肠小道,脉络之中的气息犹如低压的电流,十分微弱,楚镇南已经被医学宣布死亡,张扬之所以要冒险尝试的根本原因是楚镇南死后不久,他的呼吸心跳虽然消失,可是体内的经脉不会瞬间闭塞,张扬要抢在经脉闭塞之前,将这些已经几不可闻的微弱气流全都收集起来,重新汇入丹田,想要做到这一点,不但要拥有浑厚的内力,而且还要对穴道的认识达到精深的地步,而十二经脉又分阴阳,阴经属脏,阳经属腑,为了唤醒经脉中的微弱气息,张扬在以内力打通楚老爷子经脉的时候,必须采用阴阳不同的两种手法,内力上阴阳变幻冷热交替,这对任何高手来说都是一件严峻的考验,而且充满着危险,稍有不慎,甚至会走火入魔,坠入到万劫不复的深渊。
陈绍斌笑道:“听你说得这么好,算我一股,我拿二百万出来入股。”
丁兆勇道:“看得出南锡市政府对高科技产业很重视,参与的越早,未来能够获得的利润就越大。”
陈绍斌道:“恭喜啊!”
张扬道:“小静呢?”
张扬咬了咬牙,赶紧掉转车头向东江市内驶去。
楚嫣然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听到动静后迅速转过身去,当她看到眼前情景的时候,发出一声惊恐的尖叫。
楚镇南走上楼梯,回身笑眯眯看着孙女,忽然感觉胸口一阵剧痛,眼前金星乱冒,双腿一软,从楼梯上滚落下去。
丁兆勇道:“她最近容易犯困,这会儿已经睡了,本来想跟过来的,我没让她来。”
“不必了,我没什么要紧事,你不用太赶!”楚嫣然说完就挂上了电话。
张扬放下电话,脸上不仅浮现出一丝苦笑,看来上天真的不想他和楚嫣然之间的感情路走得太顺利,为了这件事张扬做足了准备,可中途还是出了问题,真正让张扬感到不安的是楚嫣然的态度,换成过去,楚嫣然肯定要发发脾气,使使小性,可刚才她的语气没有流露出任何生气的情绪,很平淡很冷静,或许现在的楚嫣然已经逐渐成熟了,可这种成熟却让张扬感到有些陌生。
楚嫣然沉默了下去,从她的沉默,张扬已经察觉到楚嫣然的失望,虽然他认为自己的理由很充分,不过赵静流产的事情并不方便说,张扬道:“真的发生了一些急事,等我到了静安再跟你细说!”
丁兆勇笑着点了点头。
张扬道:“没事儿,什么事也不如小静平安重要。”说这句话的时候,张扬的心中不禁有些惭愧,自己对楚嫣然食言了。
丁兆勇看出张扬仍然显得犹豫,他笑道:“快去吧,万一耽误了你的公事,我可承担不了这个责任,对我你还放心不下吗?”
楚嫣然没接他的电话,证明还是生了他的气,张大官人感觉到这应该是好事儿,如果连他迟到都不在乎了,就证明他们之间真的存在很大的问题。
丁兆勇道:“大人没事就好!”话虽然这样说,仍然掩饰不住心中的失落。
外面变得一片寂静,所有人都和_图_书被房间内的情景所吸引,却见张扬双手翻飞,手指灵动的游走于楚镇南身体的各大穴道之上,随着进程,张扬半边身体开始升腾起白色的蒸汽,而另半边身体却冷气森森,眉毛头发之上竟然凝结出白色的霜花。为了挽救楚镇南,张扬已经完全抛弃了生死,他的经脉在阴阳交替,冷热循环中遭受着煎熬,无论付出怎样的代价,他都要努力一试!
陈绍斌一听,也凑了过来:“好事儿别忘了我,张扬,什么好生意?是不是一本万利,稳赚不赔,是的话,算我一份。”
张扬道:“会,只要这边的事情处理完,我马上赶往静安。”
陈绍斌道:“希望梁成龙这次真的能改,能安生过日子。”
张扬道:“别难过,小静吉人天相应该不会有事……”
张扬的眼圈红了,他声音低沉道:“给我一个机会,给我一个机会……我要救他……我要救他……”
陈绍斌笑道:“别胡说八道,我和林清红之间什么都没有,清红多好的一个人,你们侮辱我行,别把人家给捎上。”
张扬道:“人品,一定是人品问题!”
妇科医生道:“马上就会出来!”
陈绍斌笑道:“我带你吃火锅去吧。”
喀嚓又是一声春雷,陈绍斌吐了吐舌头,这两声雷打得他心里直犯嘀咕,低声道:“走,各奔东西!”
“我是!”丁兆勇抢先道。
“病人应该没有生命危险,不过孩子保不住了!”
其实楚嫣然就在电话旁,听着手机铃一遍遍响起,楚嫣然轻咬着嘴唇,她的内心也在犹豫。楚镇南从门外走了进来,看到眼前的情景,不禁叹了口气,摇了摇头道:“嫣然,为什么不接电话?是不是张扬打来的?”
张扬道:“这个混账玩意儿,怎么到处糟蹋我的清誉,给他的工程款还少啊?贪心不足蛇吞象下次见到他我非得骂他不可。”
陈绍斌道:“我知道刚开了一老东门挺不错的。”他抬起手看了看时间,向张扬道:“我说把兆勇喊出来喝酒吧。”
丁兆勇用力点了点头,他想起张扬出差的事情:“张扬,耽误你出差了吧?”
张扬把陈绍斌送了回去,自己则驱车去了南国大酒店,在这里他一直享受最高级别的贵宾待遇,雨越下越大,张扬也睡不踏实,凌晨四点钟的时候就爬了起来,听到窗外风雨声仍然继续,而且丝毫没有缓和的迹象,他决定尽早出发,从东江到静安就是不下雨也得六个小时的路程,他提前走,留出八个小时的时间应该不会晚了和楚嫣然的约会。
“出差啊!”
张扬还是那句话:“你们找乔梦媛面谈。”
听到爷爷这样说,楚嫣然有些犹豫了,手机铃响起了几声之后,她终于拿起了电话。
张扬从这句话知道现在他们两人已经住在一起了,心中暗自叹息,女大不中留,自己也管不了了,他笑了笑道:“她不来也好,咱们哥几个说话方便点。”
一旁医院的领导和抢救小组的主要成员都在,他们也表现的颇为无奈,不知洪长武为什么会答应张扬这个荒唐的要求。如果换成是普通病人的家属,他们院方肯定要阻止这种行为,可死的是前北原军区的总司令,眼前这群人都是军界警界显赫一方的人物,他们不敢轻易得罪,反正也只是十多分钟,那小子估计也是受不了这个刺激,就给他一个机会换取一个心安理得。
丁兆勇道:“你赶紧来,我送她去市妇幼保健院,光荣马路这里。”丁兆勇因为紧张声音的腔调都变了。
楚嫣然看到爷爷的面孔,她的精神再度崩溃,趴在洪长武的怀中大声哭泣起来。
楚嫣然悲痛欲绝,一面叫着外公一面扑向推车上楚镇南余温犹在的身体,在这个世界上和她最亲近的人就是她的外公,母亲离去之后,楚嫣然和外公相依为命,却想不到最最亲近的外公突然离开了自己,一切都毫无征兆,楚嫣然感觉到自己的世界顿时崩塌了,她无法承受外公离去的痛楚。
张扬道:“喜欢我的女孩子多了,难道别人被拒绝都得把帐算到我头上?”
张扬点了点头。
陈绍斌道:“人不老,可是心老,我这颗心早就伤透了,从黎姗姗到常海心,都是我看上人家,人家看不上我,你们说我咋就那么悲剧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