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16章 生死有命

楚镇南道:“我等你!”
玛格丽特看到这木盒,看到这黄铜戒指,感情的闸门瞬间失控了,模糊的泪眼中,她仿佛回到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英武粗豪的楚镇南站在自己的面前,咧着大嘴道:“马丽,干脆咱俩一块儿过吧!”
洪长武道:“暂时没告诉她司令已经去世的消息。”谢志国道:“你允许张扬这么干,是不是对司令不敬?”谢志国还是不能接受楚司令死后还要遭受这样的折腾。
张扬和楚嫣然一起来到客厅。
“呃……就算是吧!”
楚镇南抓着玛格丽特的手,他忽然当着所有人的面,单膝跪在了玛格丽特的面前,玛格丽特发出一声惊诧的尖叫:“老头子,你干什么?”
楚嫣然转身望去,她这才发现张扬已经离去了,楚嫣然擦干泪水站起身来,楚镇南道:“去找他,帮我谢谢他!”
楚镇南点了点头,没有失望,没有忧伤,从张扬的状况他已经看出,这个年轻人为了救自己已经耗尽全力。
张扬道:“这么晚了,还没有去休息?”
楚嫣然轻轻敲了敲车窗,张扬缓缓转过脸,他向楚嫣然笑了笑。
楚镇南怒吼道:“懦夫!”他拉开抽屉取出手枪对准了张扬的额头,张扬平静看着他,伸出手,握住楚镇南的手,拉着他将枪口抵在自己的前额之上。
张扬道:“我不想撒谎,因为我不知道和嫣然之间的未来会怎样,我不能贸贸然答应你,如果答应你,我就一定要做到!”张扬闭上双目:“我能答应你的,只是一辈子对她好,至于嫣然能否幸福,并不是我所能够左右的。”
玛格丽特有些诧异的看着宋怀明,在她的印象中,楚镇南将女儿的死完全归咎到宋怀明的身上,这辈子都不可能原谅宋怀明,却不知宋怀明怎么会在这里出现,让她更为惊奇的是,看到宋怀明楚镇南居然没有生气,他笑着向宋怀明招了招手道:“怀明来了,坐!”
楚嫣然呆呆望着张扬,幸福来得太突然,让她无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望着楚嫣然哭泣的双眼,张扬感到一阵爱怜,他轻声道:“别哭,你知道,我最怕女人哭。”
楚镇南当天下午就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和他一起回来的有楚嫣然,有张扬,还有专程从各地赶来看望他的后辈,楚镇南回到房间内的第一件事就是打了一个电话,电话打给宋怀明。
宋怀明接到楚镇南的这个电话感到十分的错愕,在他的印象中,这位前岳父永远也不会和自己主动联系,他甚至忘记了上次他们通话是什么时候。
玛格丽特哭了,她发现自己从未改变过,她的心从未离开过。她一边哭一边道:“你这个马大哈,这算是向我求婚吗?连鲜花都没有!”
楚镇南从怀中掏出了一个粗糙的小木盒,因为年月久远,小木盒已经看不出原来的漆色,打开小木盒,其中放着一个黄灿灿的铜戒指。
张扬没说话。
张扬拉开房门,带着一脸倦容的他重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每个人都用震惊的眼光看着他,没有人能够马上消化张扬带给他们的震撼,起死回生!现代的医学知识根本无法解释。
楚镇南叹了一口气,他将枪口慢慢垂落下去低声道:“看来感情是你们两人的事情,我没有发言权,我只是想嫣然幸福,我也相信,你能够给她幸福。”
张扬搂住她的肩头,让她更紧的靠在自己的怀中。
楚镇南将自己即将离世的消息告诉了玛格丽特,玛格丽特表现的出奇的平静,她轻轻抚摸着楚镇南的面孔,柔声道:“每个人都哭哭啼啼的来到这个世界上,可是我们走的时候,要开开心心的走,因为我们的这一生没有白活,我认识了你,爱上了你,下辈子我仍然认定了你!”
楚镇南道:“那就给她幸福!”
张扬另一只手轻轻抚摸她的秀发,低声道:“我凌晨就准备过来,可是我妹妹发生了意外,她……她流产了……所以……”
张扬抬起衣袖,擦去额头的汗水,他低声道:“我救不了你,我能给你的只有三天生命。”
楚镇南笑道:“傻丫头,这么多小辈在,也不怕被人笑话!”
宋怀明几乎没有任何犹豫,他马上道:“爸,我把手头的工作交代一下,尽快过去,明天一定和_图_书赶到。”
楚镇南道:“你以为我不敢开枪?”
楚镇南笑道:“好了,都好了!”
张扬没有说话,因为他对自己能否做到没有确定的把握。
楚镇南摇了摇头:“我要你一定做到!”
“外婆听说你病了,她已经乘飞机过来了,明天就会抵达静安,她心疼你,她一直都在关心你。”
楚嫣然越发止不住眼泪。
楚嫣然率先哭出声来,周围的每个人都被此情此境感动的泪流满面。
张扬道:“我会尽力去做!”
张扬道:“女人哭容易变老,是我迟到了!”
楚镇南起身走了两步来到张扬的面前,他伸出手,轻轻拍了拍张扬的肩头:“小子,你在自责。”
张扬握住楚嫣然的手,楚嫣然泪眼模糊的看着他。张扬忽然意识到自己何尝不是让楚嫣然等了太久,楚嫣然在等待中已经慢慢长大,他不可以让她继续等待下去。
张扬还没有说话,玛格丽特已经走了过来,她把鲜花递给了张扬,把黄铜戒指交到了张扬的手里,这下张扬有了鲜花,也有了戒指。而楚嫣然再也没有拒绝的理由,她也从没有想过要拒绝。
张扬捧着楚嫣然的俏脸,一字一句道:“嫣然,我想我有必要告诉你,我虽然可以让楚司令暂时清醒过来,可是我……”
每个人都在被他们的爱情所感动着,楚镇南在走近死亡的时候,也在有条不紊的安排着未了的每件事,他把宋怀明和楚嫣然叫到了他的身边。
洪长武点了点头,他向警卫员使了一个眼色,正准备闯入房内的时候,忽然听到中医科主任咦了一声,所有人都看到了奇怪的一幕,虽然隔着玻璃窗,仍然可以看清楚镇南的头顶竟然冒出了飘渺的白汽。这白汽在他的头顶时浓时淡有节奏的不停变化。
楚嫣然擦去脸上的泪水,展露出一个皎洁而凄楚的笑颜,她轻声道:“你还要我吗?”
张扬道:“如果我无法将楚司令救活,你会原谅我吗?”
宋怀明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心中不免有些忐忑,岳父大人会不会因为自己生了这个儿子而感到不悦?
张扬点了点头:“就算没有嫣然的因素在内,我仍然会救您,因为您不仅是嫣然的外公,也是我敬重的长辈。”
张扬道:“我知道,你还没有来得及和家人告别,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他摇摇晃晃站起身来,丹田内空空苏荡,整个人宛如被抽干了血液一般,为了将楚镇南唤醒,张扬的内力严重透支,虽然他已经竭尽全力,仍然无法将楚镇南彻底治好,这就是天命,楚镇南的阳寿已尽,张扬换回的只是他几天的生命,正如他所说,楚镇南还没有来得及向家人道别,这样一位可敬的老人应该有时间去了却一些心愿。
楚嫣然含泪道:“张扬,外公晚上跟我说了好多话,我感觉他好像有些不太对。”
楚镇南将手枪重新放回自己的抽屉:“为什么不惜生命来救我?为了嫣然?”
楚镇南道:“善待嫣然!”四个字凝聚着楚镇南对孙女儿的爱怜,也代表着他对张扬的期许。
楚嫣然摇了摇头:“不要说……”她已经明白张扬要说的是什么。
楚嫣然点了点头,快步走了进去,众人都跟了进去,张扬拦住洪长武,低声道:“……一定要让所有人保守今天的秘密。”
楚镇南的双目湿润了,他重重点了点头道:“我会开心的走,我会牢牢记住你,我走到哪里,都不会忘了你!”
谢志国和洪长武交递了一个眼色,两人悄悄走到一边,谢志国叹了口气道:“长武,你真是糊涂啊!”
楚镇南道:“你说得对,你和嫣然感情的事情,任何人都无法过问,可是我作为一个长者,作为一个局外人,我看的很清楚,嫣然爱你,从小到大,她的心里从没有其他男孩子的位置,因为她母亲的缘故,她对感情看得很重,害怕伤害,可是一旦爱了就执迷不悔永不回头。”
楚镇南道:“我会,我还要见你外婆,我要向她当面说声对不起。”
楚镇南却道:“你不明白,感情在你身边的时候,幸福来得太容易,往往你不会去珍惜,可当身边人离开你的时候,你才感到她对你的种种好处,才会发现她对你的和图书重要。”楚镇南做这句话的时候想起的却是玛格丽特,这么多年,他都没有主动向玛格丽特说声对不起,他耽搁了太多的时间。
“对不起!”张扬真挚道。
“好!好!”楚镇南道。
张扬点了点头。
楚嫣然握住他的手,两人就这样相互偎依在一起,静静望着夜色中的梦仙湖,什么也没说,什么也不需要说,仿佛天地间只剩下了他们两个。
张扬笑了起来:“为什么总是向我说对不起?”
楚镇南微笑道:“你给了我一个含笑九泉的机会,有很多事我想做而没来得及去做,有许多话,我想说还没来得及说出口。”
张扬的笑容温暖而深情,他点了点头:“我从未想过放弃!”
玛格丽特道:“你外公当年送给我的戒指,我虽然取下,可是我始终带在身边,这枚戒指就算是我们送给你们俩的祝福。”
玛格丽特开始感觉到事情有些不对。
楚镇南微笑望着外孙女,他伸出厚实的大手,轻轻抚摸着嫣然的俏脸,充满慈祥道:“哭什么?傻丫头!”
楚镇南笑道:“谢志国怎么还没回来?”谢志国被他派去春阳接陈崇山去了。
张扬重复道:“嫣然,嫁给我好吗?”
楚嫣然道:“您要好好活着,你说过,要陪着我,要亲眼看着我嫁人。”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没有人会相信楚镇南真的可以死而复生,楚镇南最先恢复的是脉搏,然后是心跳,然后是呼吸,花白的眉毛微微颤抖了一下,他缓缓睁开双目,目光充满了疲惫,显得极其茫然,当他意识恢复之后第一句话就是:“我死了吗?”
玛格丽特紧紧握住楚镇南粗糙的大手,灰蓝色的双目中荡漾着激动的泪光:“我喜欢你这样叫我!”
楚嫣然道:“我觉着你还没有原谅我。”
两人彼此对望着,就在瞬间,他们突然读懂了彼此的心意,张扬单膝跪了下去:“嫣然!嫁给我好吗?”
张扬道:“你恨我?”
张扬很小心的帮助楚嫣然将戒指戴上,他站起身,猛然将楚嫣然拥入怀中,当着所有人,捧住嫣然的俏脸,在她娇艳欲滴的樱唇上深深一吻。
张扬摇了摇头:“是我配不上嫣然!”
又过了一天,楚镇南带着一捧山菊花,拿着他亲手做的木盒,木盒中装着他不眠不休,一夜用炮皮做出来的铜戒指,堂堂七尺男儿,居然真的跪倒在了她的面前:“给我当媳妇儿吧,趁着年轻,咱俩多生几个孩子!”
铁骨铮铮的楚镇南此时也流泪了,他一把将玛格丽特抱了起来:“我知道……趁着我们还活着……我们复婚吧……”
张扬道:“您老想对我说什么?”
楚镇南道:“傻丫头!”
楚镇南道:“既然配不上她,你为什么还要来?为什么要让她始终对你抱有希望?”
“你在向我求婚吗?”
张扬的双目中泪光隐现。
楚嫣然的情绪渐渐稳定了一些,林秀拥着她的肩头,在这些人的心中,楚镇南占有相当重要的地位,林秀的眼圈有些发红,她轻声对楚嫣然道:“你应该劝一劝张扬,让他接受现实。”
玛格丽特的脸居然有些发红,羞涩的就像个小姑娘:“你叫我什么?”
楚镇南微弱的内息渐渐变得越来越强,正常人是心脏的搏动带动脉息,而楚镇南相反,他的脉息是张扬内力阴阳交替催发而起,然后通过周身经脉将这种脉息传导到他的心脏,继而心脏开始恢复了搏动。
楚嫣然静静出现在张扬的身后,她小心翼翼的踩着防腐木搭成的长桥,似乎害怕惊醒张扬的沉思。
宋怀明道:“爸,过几天,我接您去平海转转,散散心顺便看看他。”
张扬道:“楚司令睡了没有?”
楚镇南点了点头,此时洪长武陪着宋怀明走了进来,宋怀明处理完平海的工作之后马上赶来静安,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可是楚镇南既然主动找他,肯定有急事。
“没有鲜花,没有戒指,甚至你都没有跪下,这叫哪门子求婚呢?”
张扬道:“我明白。”
林秀搂紧了她,轻声劝慰道:“每个人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离去,正因为如此,我们更要好好的活下去,珍惜自己的生命,活得开心快乐,相信楚司令在天之灵也不想看到他的宝贝http://m•hetushu•com孙女儿这么伤心。”
楚镇南笑着点了点头:“我还有好多话没说,我还有好多事没有交代,我舍不得走!”
楚镇南的目光充满了期待他多么希望从张扬那里可以得到一个肯定的答案,然而张扬始终没有说话。楚镇南道:“你觉着嫣然配不上你?”
楚嫣然捂着嘴唇,此时的她已经完全冷静下来,在这件事上,张扬没必要说对不起,他无需为此承担责任。
楚嫣然没说话,她也学着张扬的样子,脱去鞋袜,将两条嫩白纤长的玉腿探入湖水之中,来回荡啊荡啊:“不知道,医院宣布外公死讯的时候,我脑子里一片空白,恢复记忆之后,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你。
张扬道:“我会尽力去做!”
楚镇南道:“你喜欢嫣然吗?”
楚镇南含笑望着这对幸福的年轻人,他感到自己是幸福的,上天给他的实在是太多太多,虽然他很留恋,可是他已经没有任何的遗憾。
楚嫣然在张扬的吉普车内找到了他,张扬神情疲惫的靠在后座上,脸色很苍白,看得出他的状态并不好。他呆呆望着反光镜中的自己,脑子里不知在想些什么?甚至连楚嫣然的到来都毫无察觉。
虽然楚镇南没有将自己大限将近的事情当众宣布,可每个人都已经觉察到了这一点。
张扬道:“不用谢我,虽然我很想救你,可是我做不到!”
洪长武也不相信楚镇南能够起死回生,他向谢志国道:“已经联络美国方面了,老太太明天可以抵达。”谢志国叹了口气道:“老太太身体也不好,听到这个噩耗,只怕也禁受不住。”
林秀道:“张扬和嫣然还在外面,我去叫他们进来!”
张扬抓起身边的一颗小石子,用力扔向湖心,过了一会儿,才听到石子入水的声音,他脱下鞋袜,两条腿伸入微凉的湖水中,脚掌有节奏的在水中晃动着。
张扬摇了摇头,他的手掌慢慢离开了楚镇南的后心,他有一种近乎虚脱的感觉。
张扬抬起头,眼圈微微有些发红。
楚镇南和玛格丽特要在今晚举办他们的婚礼,专程从清台山赶来的陈崇山是他们当年的证婚人,如今再次充当了同样的角色,昔日浴血奋战同生共死的战友所剩寥寥,昔日风华正茂的少年如今也是鬓染霜华,唯一没变的就是他们真挚的感情。
楚镇南没有将自己只有三天生命的事情告诉任何人,生命对他如此可贵,他要利用这不多的时间做一些事,完成未完的心愿,他坚持返回梦仙湖,回到自己的别墅,如果注定要离开这个世界,他宁愿选择留在家中,让亲人们陪伴在他的身边,他不想留在医院,因为他不喜欢医院冰冷的白色,不喜欢医院那刺鼻的来苏尔药水的味道。
楚镇南道:“你救了我!”
月色漫天,张扬独自坐在小岛的码头上,望着夜幕中的梦仙湖,独自回忆着他和楚嫣然之间从相识到现在的种种经历,往事如同电影一般一幕幕在他的脑海中回放。
楚嫣然拉开车门在他的身边坐下,望着张扬憔悴的样子,芳心中忽然感到一阵内疚,同时又夹杂着心疼,她想要说话,可是却不知应该从何说起,犹豫了好久,还是伸出手,握住了张扬的大手,张扬手掌的皮肤冰冷的就像没有温度,楚嫣然的心宛如针扎了一下,她很后悔。后悔今天在众人面前对张扬的态度如此恶劣,她用双手抱住张扬的手,晶莹的泪水宛如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不停的滴落。
林秀道:“司令,刚刚我打过电话,他已经接到了陈叔叔,目前已经到荆山了,估计天黑前能够抵达静安。”
洪长武和谢志国也走了过来洪长武看了看时间,距离十五分钟只剩下三十秒了,谢志国道:“长武别让他胡闹了。”
洪长武道:“事情已经到了这种地步,也不在乎多这十五分钟。让他尝试一下,也许他的心里会好过一些。”
楚嫣然望着张扬,一时间心中百感交集,她不知应该怎样说,望着张扬疲惫的面孔,外公复生后带给她的激动让她甚至说不出话来,张扬淡淡笑了笑道:“先去看看他吧。”
楚嫣然道:“我知道外公终有一天还会离开我……我知道……”不知为什么,她忽然感到一阵难以描摹的酸楚,伏http://www.hetushu.com在张扬的怀中大声哭泣起来。
楚镇南道:“听说你刚刚添了一个儿子?”
张扬内力虽然强悍,可是这种阴阳交替的不停变换,却在考验着他身体的极限,他改为单手抵住楚老爷子的后心,右手捻起一根金针反插在自己头顶的穴道之上,金针刺穴,激发体内潜能,如果不是非常时刻张扬根本不敢再次冒险,重生之后,他曾经利用金针刺穴的方法把文玲救醒,可那一次对他经脉的损伤也是巨大的,这次比起营救文玲那一次更加的凶险。
围观的人群忽然引起了一阵骚动,林秀抬头望去,却见张扬仍然在房内努力着,半边身体之上热气蒸腾,他的面孔有一半变得通红,而另外一边却苍白的吓人。医院方面的中医科主任叹了口气道:“不行,这样下去,这个年轻人恐怕会受伤,应该有人去劝他停止这种没有意义的努力。”
楚镇南变魔术一样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玫瑰花,玛格丽特接过鲜花,戴上那炮皮制成的黄铜戒指,她展开臂膀紧紧抱住了楚镇南,哽咽道:“老混蛋,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多少年……你知道吗?”
楚嫣然用力咬着嘴唇,刚刚止住的泪水又再度奔涌而出,她不明白为什么幸福的时候总是要让她落泪,楚嫣然道:“没有鲜花,没有戒指……这叫求婚吗?”虽然她的心中已经答应,可是女孩子的矜持让她要这样说。
楚镇南一直没有休息,玛格丽特在第二天下午风尘仆仆的赶到了静安,当她看到老头子好端端的坐在那里的时候,方才放下心来,顾不上周围还有其他人在场,冲上去紧紧抱住了楚镇南:“你这个老东西,千万不要吓我,千万不要吓我!”说话的时候,从来在人前以坚强示人的玛格丽特忍不住落下泪来。
楚嫣然用力摇着头:“我不该生你气……。”
楚嫣然含泪道:“外公一句话都没有留下……他还没有来得及和外婆见面,他还想向外婆求婚,他想和外婆复婚……”说着说着楚嫣然又哭了起来。
楚镇南笑了起来:“我这个人一辈子都不喜欢欠别人情,可是临死之前却要欠你一个大情,这个人情我是还不上了,如有可能,让嫣然替我还!”
楚镇南舒了口气道:“我不知道你们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是有一点我必须要告诉你,你和嫣然真的很登对,旁观者清,当局者迷,我已经没几天了,希望你不要嫌我罗嗦。”
楚镇南道:“我没事,你去看看张扬吧。”
张扬道:“如果我准时到来,也许楚司令就没事。”
楚嫣然道:“可是……外婆……这是你的……”
张扬本想将楚镇南只有三天生命的事情告诉她,可是看到楚嫣然的样子,他又不忍心说出口,大悲大喜,大喜之后又要面临悲伤,这对楚嫣然是极其残酷的打击,就让她开开心心的陪着楚老爷子走完这最后的一程。
张扬低声道:“我一直做得都不好!”
楚嫣然摇了摇头:“他不愿睡,说……说什么害怕睡了之后就再也不会醒来,他要等我外婆来了才肯休息……张扬,我有些担心他……”楚嫣然的心中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没有人感到肉麻,周围人都在静静注视着他们,非但没有感到肉麻,反而都被他们之间的伉俪情深感动的眼睛湿润了。
楚嫣然小声道:“对不起……”
楚镇南笑道:“好,好,真想看看那孩子。”他的脸上都是慈祥的笑意。
张扬道:“人都会有走的一天,无论楚司令还是其他人,还是我们自己。”
楚镇南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虽然医术高明,但是你无权操纵别人的生死,就算我发病的时候,你在我身边又能如何?你救了我一次,能救我下一次吗?或许你可以延长我一年甚至十年的生命,你能让我长生不死吗?你做不到,任何人都做不到,我已经七十多岁了,人道七十古来稀,对我来说离开这个世界无非是早晚的问题,如果我今天下午就死了,那么我的确会死不瞑目,因为我还没有来得及交代一声就这么不明不白的走了。是你给了我一次机会,三天对我来说已经足够,我可以从容不迫的把该说的话说完,把该见的人见完,小子,认识你我很幸运。”
洪长武愣和图书了一下,很快就明白张扬为什么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如果他让楚镇南死而复生的消息泄漏出去,不知要带给他多大的麻烦,在世上多数人的眼中生命是无价的。
谢志国也愣在那里,难道这小子真有这个本事,可以让楚老爷子起死回生?楚嫣然也停下哭泣,哭红的眼睛看着室内的情景。
张扬坐在楚镇南的对面,静静看着他,此时的楚镇南少了几分霸气多了一些平和,人经历生死之后,往往会大彻大悟,现在的楚镇南把一切都看开了,他向张扬点了点头道:“谢谢你救了我。”
楚嫣然点了点头,俏脸微微有些发红:“可是当我看到你抱着外公的身体悲痛欲绝的样子,我又感到心疼,我心里清楚,外公的事情和你无关,我不该怪你,你也不该为此承担任何的责任。”
楚嫣然流泪道:“不要说了,对不起,对不起……”
楚嫣然知道自己已经被他发觉了,她咬了咬樱唇,来到张扬身边坐下,屈起纤长的美腿,双臂抱住自己的膝盖。
“我知道,我也心疼她,我也关心她。”楚镇南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心情有些酸涩,他并不是怕死,而是他舍不得这个乖孙女儿,也舍不得已经分别多年的老伴儿,回过头去,他发现自己浪费了好多的时光,错过了许多的机会。”
楚嫣然摇了摇头,一阵夜风吹来,她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张扬脱下自己的外衣,为楚嫣然披在肩头。两人目光相遇,往日的情景,瞬间涌上心头,楚嫣然抿了抿嘴唇,她的螓首靠在张扬的肩头,泪水却无声滑落下来,素来坚强的她,今天的泪水格外的多。
扎在楚镇南身体上的金针微微颤抖,张扬霍然睁开双目,低吼一声,掌心内力猛然激吐,洪水般贯入楚镇南的丹田之中,从丹田又贯入楚镇南的奇经八脉。
楚镇南的声音依然洪亮:“趁着大家都在,我要当众宣布一个喜讯!”
张扬终于将楚镇南散乱在体内的零星气息渐渐聚拢在一起,并利用自身真力将这股内息重新逼入到楚镇南的丹田之中,内息回归丹田之后,张扬终于感觉到楚镇南微弱的内息。
楚嫣然看到父亲出现在这里,明显感到意外,她咬了咬嘴唇回避父亲关切的目光,黑长的睫毛低垂下去。
张扬不敢在原地停留太久,在众人都为楚镇南的重生而欢欣鼓舞的时候,张扬一个人回到了吉普车内,他太累了,需要好好的休息一下。
玛格丽特不停的流泪,不停的点头……楚镇南握住玛格丽特的手,昔日白嫩的那双手如今也布满了皱纹,他们已经不复青春美貌,可是在他们彼此的心中,对方一如从前,从未改变。楚镇南道:“媳妇儿,回来吧!”说话的时候他的声音不禁哽咽子。
楚嫣然一边流泪一边微笑着:“外公……我好开心……”
楚镇南的话很简单也很直接:“怀明,我有重要事找你,你能来静安一趟吗?”
张扬望着楚嫣然,他仍然在为自己的迟到而感到自责,无论楚嫣然怎样说他,他都能够接受。
宋怀明有些受宠若惊,他把带来的营养品交给了洪长武来到楚镇南的身边坐下恭敬道:“爸,听说你生病了!”
张扬叫了声宋省长,忽然想起宋怀明让自己转交的那封信仍然没有交给楚嫣然,主要是他觉着现在把信交给嫣然并不合适,这两天因为楚镇南的事情,楚嫣然承受的压力已经很大,自己不应该在给她增加困扰。
楚镇南笑着点了点头,他心中却明白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了。
宋怀明紧咬着嘴唇,望着远处痛哭流涕的女儿,从她的身上,他看到了亡妻的影子,这许多年来,他始终没有将她忘记,楚镇南和玛格丽特还有机会,而自己,和楚静芝天人相隔,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
楚镇南接着把张扬叫到了自己的房间,他已经明白这个年轻人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楚嫣然握着外公的手,美眸之中满是激动地泪光:“外公……”。
张扬道:“我救你并不是为了让你还我人情。”他有些艰难地说:“楚司令我本来应该在中午抵达静安,如果我及时抵达,你发病的时候,我就可以第一时间为你医治,你的病情就不会发展到如今的地步。”
宋怀明道:“那就好,爸的身体一向硬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