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22章 祝你幸福

张扬道:“现在英德尔公司的海外生产基地已经落户南锡,我们南锡这两年要兴建高新技术开发区,咱们刚才经过的老体育场这块地也已经确定要兴建全国一流的数码广场,到时候我们南锡就会成为举世注目的IT交流市场,我觉着啊,你应该早点回来,在这里肯定会大有发展。”
省运会的电视转播权签给了平海电视台,广播报道权交给了南锡市体育广播电台。
高廉明道:“这一点我赞成,别看我们张主任平时吊儿郎当的,可工作态度那是相当的认真。”
常凌峰笑着点头。
常凌峰道:“李同育的背景可不简单,他大哥是中宣部副部长,二哥是中华社社长,在国内新闻宣传领域的地位相当显赫,这样的人还是少接触为妙,你也知道这年头防火防盗防记者,他不主动找你晦气就是你的福气,你何必去招惹他?”
常海心摇了摇头道:“既然已经知道是错,就不要让这个错误再继续下去,好好对待嫣然,如果我们继续维持这种关系,对她是不公平的。”
肖元平道:“各位来宾好,来自媒体条条战线的新闻工作者们好!首先,我要对大家能够来到南锡参加这次的签约会表示感谢,谢谢你们对这次省运会的关注,谢谢你们对平海体育事业的支持!”
常凌峰举杯道:“好,那咱们就恭喜张主任!”
张扬道:“我和嫣然……”
张扬微笑道:“谢谢,我也祝大家都幸福,都快乐!”
肖元平等到掌声过后,又道:“宣传舆论关系党和国家长治久安,关键时刻更加凸显宣传思想工作的极端重要性。越是面临重大挑战,越需要强有力的思想保证、舆论支持和精神动力。我们的宣传思想战线认真贯彻中央决策部署,在全面推进理论武装、新闻宣传、文艺出版、思想道德建设、精神文明创建和文化体育改革等各项工作的同时,在关键时刻发挥了重要作用,产生了巨大影响,进一步凸显了宣传思想工作在全局中的地位和作用。
张扬将吉普车停在西凌河岸边,向常海心建议道:“下去走走吧,今晚你喝了不少!”
张扬道:“唐糖,你计算机水平这么高,有没有想过返回国内发展。”
张扬道:“很多时候仇恨会让一个人丧失理智。”
常海心端起酒杯,轻声道:“张扬,我很感动,有嫣然这样的好女孩爱你,你真的很幸运,来!干杯!”
张扬本来担心常海心会喝多,不过这样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常海心虽然情绪低落,但是仍然保持着理智,晚饭之后,张扬找了个借口顺路送常海心和赵天才回去,在修理厂放下赵天才之后,吉普车内只剩下了张扬和常海心两个。这是张扬刻意营造的机会,有些话他想对常海心单独说。
常海心摇了摇头,仍然坚持坐在吉普车内,她轻声道和-图-书:“我没喝多。”
提到这件事,常海心的神情不由得一黯,她害怕被别人看出什么端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
张扬的手猛然用力,将常海心搂在怀中,常海心贴在张扬坚实的胸膛上,泪水忍不住落了下来:“张扬,虽然分手很痛,可是我们必须要面对,一个人的心不可能分成两份。”
《东南日报》的退出当然不会影响到省运会的宣传报道工作,以张扬的能力和方方面面的关系,这件事很简单就能搞定,原本他想将省运会的优先报道权交给《南锡日报》,可没想到《平海日报》主动找上门来,《平海日报》是平海省省报,他们在省内的影响力和发行广度要远大于南锡日报,张扬自然喜出望外,不但将省运会的优先报道权交给了他们,连同经贸会的独家报道权也交给了省报。
其实唐糖已经听说了这件事,她笑道:“你还真是不遗余力的为南锡做宣传,如果党的每位干部都像你这样尽职尽责,中国经济早就发展起来了。”
张扬也表示理解,其实每个人都需要空间,去思索去考虑,以后他们的人生应该怎样走下去,他们的感情将何去何从,张大官人也少有的收心养性,把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
张大官人的这颗心可不是紧紧分成了两份,他觉着自己很贪心,每一段感情都想要,每一个女孩都不想放弃,可他贪心的结果却造成了她们的伤心。
高廉明道:“我觉着今晚应该是张主任请客!”
张扬道:“明明是我把他给淘汰了,现在居然被他抢了先!”
还好大家的话题主要还是围绕工作进行。
拥着张扬健壮的身躯,常海心此时柔肠寸断,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对张扬的感情是难以割舍的,可理智又告诉她,他们这样继续下去,又是不对的,常海心是个生存在现代社会的女孩儿,她的感情观和道德观不可能和张大官人这个二世为人的老妖相同。
现代社会,宣传舆论的社会影响力越来越大。舆论引导正确,利党利国利民舆论引导错误,误党误国误民。能不能把宣传舆论工作抓在手上,关系人心向背,关系事业兴衰,关系党的执政地位。越来越多的人感受到了宣传思想工作的独特优势和巨大威力。一是有力地服务了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宣传思想战线坚持在大局下思考、在大局下行动,历史经验表明,宣传思想工作是一项极为重要的工作。现今国际舆论环境深刻变化,意识形态领域形势纷繁复杂,社会思想意识日益多样多元多变,宣传思想工作绝不是可有可无、无所作为,而是不可替代、大有可为。作为宣传思想工作者,我们一定要充分认识宣传思想工作的特殊价值,清醒看到自己肩负的重要使命,不断增强政治意识、大局意识、责和图书任意识,牢牢掌握宣传思想工作的主动权。要坚持用时代要求审视宣传思想工作,创新观念、创新内容、创新形式、创新方法、创新手段,努力体现时代性、把握规律性、富于创造性,在新的起点上开创宣传思想工作新局面。”
张扬明白她的意思,摇了摇头道:“信息中心刚刚才建立起来,你就要走?”
赵天才是在他们开始了一会儿方才赶到的,听说张扬订婚的消息,自然也跟着敬了张扬两杯酒,赵天才在美国的时候见过楚嫣然,知道张扬订婚的对象是楚嫣然,赵天才马上叫好,借着些许的酒意,将楚嫣然在美国闯入纽约领事馆,勇救张扬的事情说了。
常凌峰笑道:“争一时之气又有什么意思?咱们的当务之急是把省运会和经贸会办好,这种小事真的无所谓,就算你挣回这口气,别人也不会佩服你什么?照你所说,李同育挑唆宋省长的父女关系,他最终并没有成功,现在心里最难受,最应该感到失落的是他才对。”
常凌峰微笑道:“嫣然身在美国,他只怕鞭长莫及。”他低声道:“难道你担心他会对宋省长不利?”
唐糖道:“国内这方面的环境还不行,我想先在美国锻炼几年,等国内市场成熟了,在回国发展。”
一旁旁听的渠圣明颇有些无语,今儿是省运会宣传报道权的签约仪式,肖元平把体育给忘了,专门阐述起宣传工作的重要性了,不过肖元平这个人有些古板,做事认真,再说人家是省常委,发言的时候,别人也不好打断。
唐糖道:“信息中心的那两名新来的大学生很聪明,我看再有两天,他们对整个系统就熟悉掌握了,以后不用我再这么远跑来了。”
高廉明叫了一嗓子道:“老板,来份炒鱿鱼!”他脑子十分的灵活,话接的相当的巧妙。
张扬道:“我就担心他会对嫣然不利!”
张扬来到常海心对面,常海心不能再装作无视他的存在,一双清澈的明眸抬起,望着张扬,目光中充满了极其复杂的味道,她已经听说张扬和楚嫣然订婚的消息了,从知道这个消息起,常海心的内心中就充满了矛盾,她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面对张扬,怎样处理他们以后的关系。
张扬点了点头,李同育这个人很卑鄙,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张扬对常凌峰的这句话还是很认同的,就凭宋怀明对付孙国正的手段,区区一个报社的社长又算得了什么?他正准备和常凌峰探讨新闻报道权的时候,常凌峰笑道:“都下班了,再敬业也得吃饭,走,晚上我请大家吃海鲜。”
常凌峰道:“你觉着这样做有意义吗?”
张大官人真是窝火,回到体委,常凌峰一眼就看出他的脸色不好看,还以为他在龚奇伟那里受了气,笑道:“怎么?龚市长不愿意?”
张扬笑眯和_图_书眯道:“海心,赶紧准备一下,咱们去吃饭!”
张扬暗骂高廉明说话不挑时候,不过这也怪不得高廉明,毕竟他和常海心的那挡子事儿藏得比较深,除了他们两人,别人根本不知道他们之间的暧昧。
常凌峰道:“一个报社的社长,就算他的根基再深,背景再强,想和宋省长一较短长,只怕仍然力有不逮。”
常海心咬了咬嘴唇,眼圈儿却已经红了:“张扬,你和嫣然本来就该是一对儿,我……我爱你,可是我不应该夹杂在你们的中间,我现在的感觉就像一个小偷,我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我愿意为你付出,无论怎样都行,可是我害怕对不起嫣然,我害怕破坏你们之间的感情。”
省体委主任渠圣明和张扬是不打不相识,他和张扬是忘年交,更何况省运会也是他的政绩工程,他当然要表现出足够的重视。渠圣明和肖元平坐在主席台的中间位置,一番谦让之后,由肖元平发表了简短的讲话。
常海心含泪望着他:“可能吗?”
所有人都能看出常海心的情绪不高,张大官人心知肚明,常海心低落的情绪和自己有关,可当着众人的面,他也不好说什么。
高廉明吐了吐舌头道:“张主任!”
张扬默然无语,他伸出手,轻抚常海心的秀发,低声道:“是我的错!”
张扬骂道:“真是个老狐狸!”他把刚才的事情前前后后向龚奇伟说了一遍,然后愤愤然道:“我回头就召集几家媒体,同时刊载一份声明,把我们和东南日报中止合作关系的事情公诸于众!”
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张扬对于宣传报道这一块还是很重视的,签署宣传报道权正式合同的时候,专门把平海省宣传部长肖元平、平海省体委主任渠圣明请到了南锡,南锡市委书记李长宇、市长夏伯达、宣传部长梁松全都到场,签约现场设在南锡政府礼堂,几乎省内所有的新闻媒体都来到了这里。
这下连常海心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常海心慎重考虑之后,终于还是没有离开南锡,不过她明显主动疏远了张扬。
张扬道:“又去南洋国际?”
张扬瞪了他一眼道:“你说谁呢?谁吊儿郎当的?你丫说话怎么越来越没大没小?小心我炒你鱿鱼!”
高廉明乐道:“怎么着?这个点过来,是不是要请客啊?”
常凌峰道:“这儿炒菜烧烤都有,想吃什么,随便点,今晚我给张主任接风。”
肖元平说完宣传工作的重要性之后,总算把话题给兜到了体育上面:“省运会是我们平海省四年一度的盛会,这次我来到南锡,参观了南锡的市容市貌,参观了南锡的新体育中心,省运会的各大场馆,这次的参观给我以深刻的印象,我看到了一个和过去不同的南锡,看到了南锡的改变,看得出南锡市的干部群体是在踏踏实实的做工作http://www.hetushu.com,为南锡的改变做出了认真而努力的工作,省运会虽然在南锡举办,并不是南锡自己的事情,省运会属于平海,我们平海的每一个成员都要将省运会当成自己的事情去办。我们的宣传工作者要首当其冲,为这次的省运会先行造势,利用我们的媒体优势,利用我们的宣传资源,让省运会深植人心,争取让每一个平海省的民众参与到这次体育盛会之中!”
高廉明一声欢呼。
常海心笑了笑,她随即将目光转向唐糖:“唐糖,别忙活了,走!一起去吃饭!”
张大官人道:“万事皆有可能!”
常凌峰道:“宋省长能够走到今天这一步绝不是只靠偶然两个字,对付李同育这种人应该不用花费太多的精力。”
几个人一起出门,张扬让大家上了自己的吉普车,按照常凌峰所指的地方来到了老体委附近的小巷,其实在过去体委没搬家的时候,张扬经常到这里吃饭,不过他没想到常凌峰也能找到这地方,这条小街上一到晚上,到处弥漫着木炭和孜然的味道,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烧烤一条街,因为地势偏僻,市容整治也很少顾及这种地方。
张扬起身道:“走,把海心他们都叫上!”
张大官人海量,来者不拒,轮到常海心敬酒的时候,常海心的心情是极度复杂和纠结的,不过她控制的还算不错,端起面前的酒杯道:“张主任,祝你幸福!”
常凌峰没有说话,不知怎么,他忽然想起了章睿融,自从她调动工作前往京城,他们之间就中断了联系,常凌峰虽然一直表现的平静,可心底却无时无刻不期望着她会突然出现在自己的面前,哪怕是一个电话,一封信也行?然而章睿融却仿佛从这个世界上突然消失了,从此离开了他的生活。常凌峰意识到,自己从没有忘记过章睿融,也许以后也不会忘记。
张扬道:“高廉明,我凭什么请客?”
夏伯达笑了笑:“看来咱们这次的省运会聚焦了媒体的注意力。”他心中却明白,这些媒体记者的到来还不是因为肖元平过来的缘故?夏伯达对肖元平这个人很了解,在顾允知执政时代,这个人就以性格耿直广为人知,正是因为他耿直的性格也得罪了不少人,甚至敢于当面顶撞省委书记顾允知,顾允知对他的态度也采用了压一压的策略,很长一段时间肖元平都蹲在省台副台长的位置上,直到省电视台台长、省宣传部副部长王仲阳犯错,肖元平才将之取而代之,顾允知在官员的任用上是个极其公正的人,他看问题从不因为个人的好恶来做决定,虽然他不喜欢肖元平的性格,可是他认同肖元率的能力,换成别人,一个当面顶撞他,质疑他执政策略的官员是很难得到重用的,而顾允知怀是重用了肖元平。
李长宇和夏伯达跟领导们见面之后,来到主席台上hetushu.com一一落座,李长宇笑眯眯对夏伯达道:“今天来的新闻媒体可真不少。”
张扬笑道:“就你小子聪明!不过请客的不是我,常主任请客,请大家去吃海鲜烧烤。”
高廉明道:“过去我还真不相信爱情,觉着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可听了你和楚嫣然的故事,我忽然发现,这世上真的有同生死共患难的事情。”
常海心还在信息中心忙着,高廉明把唐糖从美国请回来了,系统和数据库都已经修复了,因为有了上次的教训,这次唐糖专门给信息中心刚刚聘请的两名大学生做培训,这两名大学生都是计算机专业的,以后就负责信息中心的系统维护。
高廉明也在一旁,看到张扬他们进来,高廉明嚷嚷起来了:“我说张扬,你回来一整天都没过来打一声招呼。”
常凌峰带他们来到了海鲜排挡,张扬又给赵天才打了个电话,让赵天才也来凑个热闹。
其中还有一点相当的重要,肖元平和省长宋怀明的关系很好,这也是他力顶张扬的原因之一。
肖元平一连串说了这么多,拿起水杯喝了一口。
常海心道:“我想家了,爸爸妈妈也不放心我一个人在南锡工作,所以……”
高廉明道:“必须的,一个一个恭喜,轮流给他敬酒!”
常凌峰道:“不是南洋国际,我刚刚发现了一家海鲜烧烤大排挡,挺好的。”
张扬道:“没大没小的,叫我什么?”
在所有人听来,这样的故事根本就是传奇,唐糖道:“楚小姐对你真是情深义重,有机会我一定要认识一下。”
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张扬道:“我感觉这个人肯定不会轻易死心,搞不好又会生出什么歹毒的主意。”
政治上的挫折和磨砺也让肖元平这个人成熟了许多,他担任电视台台长之后,出众的工作能力很快就得到了高层的认同,随着省宣传部长陈平潮年龄到点,前往政协任职,肖元平顺利的担正成为平海省宣传部部长,这次的党代会上又当选为平海省常委之一。
高廉明嬉皮笑脸道:“装,还在这儿装呢,事情早就传开了,听说你和楚嫣然又订婚了,现在又成了省长女婿,你说你不请客,谁请客?”
张扬道:“给我点时间,我应该可以处理好这件事。”
张大官人策划的打脸计划中途天折,让他不得不佩服李同育的老奸巨猾,人家未雨绸缪,已经料到张扬会利用新闻报道权的事情来报复他,抢在他之前主动退出,这让张扬就没有了出气的机会。
张扬走到常海心身边,常海心仍然很专注的看着电脑屏幕,张扬道:“我不是忙嘛?这半天都在忙着向市长大人汇报工作了。”他表面上是说给高廉明听,其实是说给常海心听。
常海心已经率先把那杯酒给干了,引来一片叫好之声,张扬的心中充满了怜惜,继而这种怜惜演变成了一种内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