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26章 冲动是魔鬼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张扬道:“我说你这人,怎么给脸不要脸啊?”
乔鹏举下午还要联系银行方面,帮妹妹跑贷款的事情,他先行离开了。
张扬道:“我明白,可东南日报这次摆明了就是要挑事儿,李同育那个老东西是个睚眦必报的卑鄙小人。”
和省委书记坐在一起吃饭免不了是有些拘谨的,张扬吃饭的时候很少说话,埋头吃了两大碗白米饭,昨晚和胡茵茹一夜缠绵,一早起来又因为东南日报的事情奔波到东江,连早饭都没顾得上吃,张大官人的确需要补充能量。
医生道:“这事儿我不负责,你们得找行政值班!”
乔振梁道:“你还有理了?一个火把翻来覆去的卖,忽悠了企业多少钱?你的火把能创造多少价值?十多个圣火采集队的名额就忽悠到了三千多万的赞助你别跟我说,在那样的场合下不是你蓄谋已久的行为。”
张扬和乔振梁见面之后,内心已经有了回数,省里对企业赞助的态度很含糊,并不是坚决反对,当然也没说赞成,企业赞助不仅仅是南锡在搞,全国各地都有这种现象,可别的地方没有因为这件事闹出那么大的动静,领导们生气的不是企业赞助本身,而是他们南锡搞得太招摇,大张旗鼓的拉赞助,可欠缺说服大众的一个理由。有道是民不举官不究,别的地方一样搞赞助,可是没人指出来,你们南锡搞赞助就有人跳出来,拿这件事做文章,省里不可能装作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乔振梁身为省委,他必须要拿出态度。
张扬笑了起来:“放心吧,我就再生气也忍着,绝对不揍他!”
实习生一会儿就开出了一大摞单子,单单是CT检查就得两千多块,梁东平没带这么多钱啊,他倒不是心疼钱,只要不出人命,花点钱就认倒霉了,巡警把他的手拷打开,梁东平没有手机,只能拿起张扬的手机求援,他先往单位打电话,单位的财务还没走,可是财务说借钱得经过社长同意,梁东平只能又往亲戚家里打电话,打了一圈也没什么结果,无奈之下,他想到了李同育,李同育虽然关机了,可是梁东平有他的联系方式,这两天李同育始终在遥控指挥呢,梁东平准备了一篇更有料的稿子,准备接着对南锡企业赞助事件追踪报道呢。
等父亲走后,乔梦媛方才告诉张扬,让他留下是为了让他帮忙给母亲检查一下身体,最近一段时间,孟传美进食很少,除了诵经礼佛,对于身外事变得越来越淡漠,这让乔梦媛这个做女儿的相当担心。
张大官人被问住了。
乔振梁道:“别表功了,谁都知道你不容易,谁都看到你做出的成绩,可做事一定要有分寸,不是任何事都能耍小聪明的,你脑子的确灵活,拍卖火炬,利用圣火采集拉赞助,想别人所不敢想,做别人所不敢做,也的确做出了一些成绩,可你别让其他人说闲话啊?做事就要把事情做得圆满,既要得到利益,也不要让别人抓住你的把柄说三道四。“张扬道:“李同育那个人公报私仇,我把他的优先报道权给收回了,所以他记恨在心,弄出这篇报道来恶心我们。”张扬没提李同育和宋怀明的那段积怨,毕竟涉及到未来岳父的隐私,这种事不能说给外人听。
那医生没好气道:“自行车不叫车?”他坐在那里开始开单子:“做个全身CT吧,看看有没有骨折,再做个彩超,看看有没有肝脾破裂伤,对了你撞他哪儿了?”
梁东平道:“李社长,你是不是亲自来一趟,警察刚才把我都给拷了!”
乔振梁道:“你不要说人家公报私仇,我问你,李同育说得有没有道理?这些企业赞助,究竟是心甘情愿,还是你们给了这些企业以压力?”
乔梦媛叫住他,让他等等再走。
“放心吧,肇事者已经被我们控制了!”
张扬为孟传美诊了诊脉,发现她虽然清瘦了一些,可身体状况还是不错,也没有出现任何的营养失衡,离开孟传美诵经的小佛堂,张扬不禁有些好奇道:“梦媛,孟阿姨这是怎么了?任何事过于痴迷都不是好事。”
李同育道:“医生,CT结果都出来了,不是没事吗?”
乔振梁道:“强调理由是不是?不服气是不是?”
张大官人听得真真切切,心中一阵冷笑,麻痹的李同育,老子不信找不到你!梁东平只是一个诱饵,李同育才是他的最终目标。
巡警厉声喝道:“还不赶紧把他背到车上去!”
乔振梁吃完饭,方才想起没招呼张扬喝酒,他笑道:“你看我,自己在家没有喝酒的习惯也忘了招呼你。”
龚奇伟叹了口气,他知道张扬这一手叫偷换概念,也就是糊弄糊弄外行人,事情已经发生了,除非别人不追究,如果追究的话,广告费的说法根本站不住脚,可他也想不到其他的解决办法,龚奇伟道:“我看李同育是在故意躲着我们。”
张扬一听这话就火了:“你他妈原来才有毛病呢!老子不知多正常!”
张扬道:“乔书记怎么看?”
张大官人心说你不是废话吗?谁不是一大一小啊,老子长得还算匀称啊,差别不是太大。
张大官人自问脸皮够厚,可是今儿算是遇到高人了,这位余得利余大夫脸皮之厚,心肠之黑真是前所未见,而且此人的心态绝对一流,在这种状况下仍然能够保持镇定,绝非凡人啊。
梁东平看到张扬的样子感觉事情不像他想得那么简单,吓得把车子也扔了,蹲下来摸了摸张扬的手腕,感觉触手处的皮肤冰凉,脉息微弱,再看张大官人脸色发青嘴唇发紫,梁东平大叫不妙,吓得慌忙解释道:“我只是用自行车……轻轻……轻轻碰了他一下……”文化人就是文化人,用词和图书很讲究。
跟他来的两名记者拿起相机对着申清单就拍。
张大官人把裤子穿好,屏风撤去,一帮人还是没走,李同育望着那名急诊医生:“医生,怎么样啊?”
梁东平在那儿正抱着电话朝李同育哭诉呢:“李社长,事情真的很麻烦,你快帮帮我,你一定得帮帮我!”
张扬看到李同育强忍愤怒的样子感觉有些好笑,正因为此他感觉这个无良医生变得可爱了起来,张大官人找到李同育的目的已经达到,现在难得这位医生这么尽心尽力的给自己找毛病,自己就将计就计。
李同育道:“好!那就查,全面检查,如果他还没事,我一定要你们医院给个说法。”
张扬一把拉住她,用传音入密道:“我没事儿,就是想利用这件事把李同育给逼出来!”
梁东平道:“这也叫车祸?”
急诊科医生明显说话有些紧张了,他来到张扬身边:“你哪儿还不舒服啊!”
梁东平赶紧去拾他的自行车,巡警怒道:“那边!”
张扬道:“没事儿,没事儿!”他拿着化验单朝急诊化验室走去。
李同育呵呵笑了一声,他望着这帮人,心中暗道,一帮不知死活的东西,自行车车祸、全身CT扫描、睾丸CT、开单费……这一连串的东西全都是社会敏感话题,别看你们现在蹦的欢,等回头只要检查结果证明张扬没事,我就让你们知道新闻界的厉害,今天你开两千块的检查费,回头我让你们医院十倍二十倍的吐回去!
可再生很执着:“你把裤子脱了,我看看!”
医生站起身,要脱张扬的裤子,张大官人道:“干啥!”
梁东平点了点头。
张扬道:“我都说不查了,可医生非让我查!”
一旁帮忙开单子的实习生有些为难,CT申清单上没有睾丸检查这一项,他低声向这位带教老师请教道:“睾丸CT?”
张扬道:“是在明处啊,这些赞助我们一分一毫也没装到自己的兜里,取之于民用之于民,还是用在平海老百姓的体育事业上。”
“哼!要是人死了,你就是谋杀!”
李同育看到他开单的样子,只差眼睛里没冒出火来了。
听李同育这么说,梁东平有了主心骨,他把张扬的手机交给其中一名巡警:“我们领导马上来!”
梁东平的声音在颤抖:“我又没犯法……为什么要给我上手铐……”
乔梦媛道:“回头我再跟我爸谈谈,看看他到底是什么想法。不过东南日报的事情只怕有些麻烦,那个李同育在新闻界的口碑并不好,很不好说话的一个人,你最好想想办法,先让他别再胡乱刊载什么负面报道。”
张扬道:“也不能这么多人吧!医生,我好歹也得保留点隐私吧。”
余得利开完化验单,把单子递给梁东平:“去交钱吧,做个精液检查!”
梁东平把钱包拿了出来,里面也就是二三百块,梁东平这个人对钱看得很重,可这个时候又不能不有所表示,那名巡警把钱包拿了过去,抽出里面的钱:“真有你的,推车撞人,你等着被追究责任吧!”
张扬摇了摇头。
张扬道:“左边!”他终于还是把裤子脱了,奶奶的,但愿别吓着你!
李同育听说他就是开单子的医生,大步走了过去道:“医生,自行车碰了一下,就要全身CT扫描,睾丸CT我们认了,可头颅四肢是不是有必要?”
巡警很认真的说道:“事情很严重的,被撞者情况很糟糕,我们正在送往医院,搞不好要有生命危险!”
这时候乔梦媛急匆匆赶到了,看到张扬一动不动躺在那里,一颗芳心顿时沉了下去,她顾不上周围这么多人在场冲上去抓住了张扬的大手,情急道:“张扬,张扬!你醒醒,你醒醒!”
张扬也不知道如何去找龚奇伟,可他知道怎样找到梁东平。
张扬这会儿自然没有伪装的必要了,他拿着那张精液化验单,走了出去。
梁东平跟进来了,在两名巡警的看守下,梁东平道:“我就是用自行车轻轻碰了他一下。”
那名急诊医生道:“左侧睾丸应该是被自行车高速撞击,所以发生肿胀,还要讲一步检查。“李同育气得想骂娘,这医生也太操蛋了,张扬都起来行动自如了,有眼睛的都看出他没事,这医生还硬要帮他找毛病,李同育道:“CT都说没事!”
乔振梁指了指那边,张扬起身跟着他来到茶海边坐下。
乔梦媛听到这句话,真是有些哭笑不得,张扬也真够损的,做事情无所不用其极,连这招都用上了。
李同育才不会被这小医生给吓住,他什么场面没见过,医院的黑幕他知道得多了,李同育笑道:“没什么,看病我们配合,过去都听说医院检查费高,今天算是见着了,都说开单有提成不知有没有这回事儿?”
张扬赶紧给他把热茶续上。
张大官人被推到了急诊室,急诊科医生来到他的身边,装模作样的摸摸看看:“怎么回事?”
张扬道:“乔书记,我卖火把最早可是您同意的。”
梁东平听他出口伤人,气得一张脸涨得通红:“你骂谁?”
梁东平看到李同育来了,求助似的来到他身边:“李社长,我……我就用自行车轻轻碰了他一下……我真没想伤害他,是他先纠缠我!”
张扬道:“乔书记,企业赞助的事情不仅仅我们南锡在搞,全国各地都在搞,我觉着这件事不应该成为被攻击的理由。”
以张大官人的武功应该不会被梁东平给伤着,虽然他现在武功大打折扣,可梁东平出手之后,这厮竟然没躲过去,被自行车硬生生撞在身体上,张大官人哎呦一声,捂着肚子直挺挺倒了下去。
一群人都看着这位医生,李同育就等着他亲口说没事,他已经和_图_书下定决心要曝光这个开单无度的无良医生,社会上的老百姓本来对医院就有看法,相信这样的新闻一定能够引起巨大的反响。
乔梦媛叹了口气道:“这次哥哥回来也是为了劝她的,现在她谁的话都听不进去,满脑子都是阿弥陀佛,我爸为了这件事也很烦恼。”
余得利道:“看看精子的成活率!”
李同育就快忍无可忍了,他死死盯住这名急诊医生的胸牌余得利!这名字真是贴切啊,黑!不是一般的黑!李同育道:“查!正式查!全面查!”他的话中透着火气。
乔梦媛一直都在外面等着呢,看他出来,走了过来,轻声道:“没事了吧?”
乔振梁说话的语气明显重了一些:“我同意跑第一棒,可没让你把火把全都给卖了,省运会是一项全民的体育运动,你要考虑到其中的政治意义,怎么可以把省运会完全商业化?为了赚钱,舍弃一个党员干部应该坚持的原则标准,把一项全民体育的公益活动搞成了一场赤裸裸的商业秀!”
梁东平毫不客气道:“走开,再敢纠缠我,我报警了!”
李同育的笑容得意而且显得阴险,小子我就让你装,跑到我们报社门口闹事,还想陷害梁东平,现在证明你的身体根本没事,这件事我看你这么收场。
乔振梁道:“就算他们心甘情愿,报道中指出,这些国企的领导,有没有征求企业职工的同意?他们又有什么权利支配本属于整个企业的利润?”
张扬道:“乔书记,这次省运会省里给划拨了多少钱?建成新体育中心花了多少钱?举办省运会又要花多少钱,您觉着我有必要向您详细讲述一遍吗?”
那名巡警也望着梁东平:“车什么牌子?”
“你……”
两名巡警闻讯赶来了,看着满脸委屈欲哭无泪的梁东平,梁东平解释道:“我……真没怎么着他……”
急诊医生道:“老同志,您可能不在乎,可人家还年轻,既没结婚也没生孩子,万一因为今天的事情落了后遗症,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李同育在电话中问明了情况,安慰梁东平道:“小梁,你不要紧张,不要害怕,自行车撞了一下,会有多严重?那个小子诡计多端,是不是装的还不知道呢,你别害怕,我马上让财务过去。”李同育对梁东平还是不错的。
医生带上了手套,然后摸了摸张大官人的两个睾丸,张大官人这里还真没让同性碰过,一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说,您能轻点吗?”
其中一名巡警盯着梁东平道:“你一点钱都没有?”
“什么牌子的车?”
张大官人装死的本事一绝,他今天来就是要刺激梁东平发火,梁东平这个人果然没有耐住性子,中了他的圈套,梁东平本来还以为他是装得,自己用自行车撞了他一下,重又能重到哪里去,可看到张扬躺在地上,脸色铁青,手足都抽搐起来了。
医生若有所悟道:“难怪这么重,人还活着,应该是撞着睾丸了,再做个睾丸CT吧。”
乔振梁道:“说!”
急诊医生道:“CT毕竟是影像,有些疾病的诊断不能仅仅依靠影像结果,睾丸是人体极其脆弱的器官,对于男性是极为重要的,尤其是……”他转向张扬道:“小同志,你结婚了吗?”
急诊医生道:“我也是为你们双方着想,毕竟被撞的地方很敏感,对男同志来说尤为重要。”
医生道:“你什么意思?我是按照正常处理的,如果病人真的有事,却因为检查不全面而疏忽,你们承担得了这么大的责任吗?”
张扬点了点头:“乔书记看过今天的东南日报了?”
急诊科医生这会儿手心都出汗了,他看着躺在床上这会儿已经恢复了正常脸色的张扬,心中暗暗叫苦,你怎么就没事呢?他开这么多检查单本身就有问题,别人不查则已,一查肯定能找出他的毛病,他又问了一句:“你没有感觉到不舒服?”
乔振梁皱了皱眉头,嘴上却道:“不来也好,她见不得荤腥。”
张扬咧开嘴笑道:“梁记者,咱们这么多年老朋友了,我找你就是为了叙叙旧,没别的意思。”
张扬也不好意思继续在他家里呆着,他准备跟乔振梁一起离去。
余得利是个聪明人,他知道今天这事儿肯定麻烦了,得罪了新闻媒体,只要曝光,医院肯定得惩罚他,有道是破罐子破摔,老子不干都干了,你们这帮记者不是过来挑我毛病吗?就让你们挑。
乔振梁道:“看过,针对那篇报道我们上午的常委会还专门讨论了一下。”
医院里来了记者的事情,马上传了出去,听到消息之后,医院的行政值班和那名急诊科医生都来了,这年头谁都知道防火防盗防记者,医院也害怕负面报道,这名急诊科医生心虚,他给张扬从头到脚都开了CT检查,其实并没有啥必要,主要还是想多落几个提成,一张单子二十块呢,可他万万没想到会把记者招来。
急诊医生不忘给自己留退路:“我是说可能,没事最好,别觉着撞了一下好像没事,过去有这样的先例,因为忽视后来导致阳痿,甚至导致不育。”
张扬道:“左边!”其实他怎么舍得让别人撞自己这里,就算自行车也不行,梁东平根本没有碰着他,连根毛都没碰着。
乔梦媛盯着他的背影,又是害羞又是想笑,心说今晚他可真是出够了洋相。
梁东平的心中充满着惶恐和悲哀,开始的时候他以为是张扬的恶作剧,是他故意装死来吓自己,可这场车祸已经过去十多分钟了,张扬不见醒来,而且脸色从发青变成发紫了,他哪里知道,张大官人脸色发紫是硬憋出来的,眼前的情况他是一清二楚,如果不是强忍着,此时已经笑出声来了。
巡警和*图*书拿起张扬的手机,随便找到一个号码就拨了出去,刚巧接电话的是乔梦媛。
医生这才想起周围站着这么多的人,他让护士拉起屏风,张扬这会儿居然能从推车上下来了,医生道:“我帮你看看,你把裤子脱了!”
张扬道:“乔书记,您忘了,当初是您同意搞火炬接力活动,而且还答应跑第一棒。”
张扬把乔振梁的意思简略的向龚奇伟转述了,他低声道:“龚市长,我看这事儿没那么严重,当务之急是要找到李同育,确保他们的东南日报不再胡说八道,二是要让已经拿出赞助款的企业找到一个好的理由,我考虑好了,把赞助款改成广告费,这样一来他们就挑不出毛病了。”
“这就对了!左侧睾丸肿大!撞的!”急诊科医生总算找到了一个可以开脱的理由,为了应付这帮记者,我他妈容易吗我?
李同育向推车上的张扬看了一眼:“别怕,真要是有事,还有报社呢,可是要是有人装病讹咱们,也没那么容易!”李同育的底气还是很足的。
乔梦媛知道张扬的性情冲动,轻声提醒他道:“越是这种时候越是要冷静,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冲动也无济于事。”
乔振梁品了一口,并没有评论这茶叶的优劣,而是轻声道:“你登门是不是有事?”
医生点了点头道:“对!睾丸CT”
张扬道:“疼,下面有点疼!”他这句话一说,乔梦媛有些不好意思了,扭过头去,然后快步走出门外。
这位急诊科医生道:“好像左边比右边大了一点啊!”
张扬拆了一盒自己带来的春茶,泡好后给乔振梁尝尝。
巡警厉声道:“你不能去!”
乔振梁道:“影响很不好!”
“车祸啊!”医生一脸的严肃。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也有目的,他的目的就是利用梁东平引出李同育,现在李同有这条大鱼被引出来了,一切都在张大官人的计划之中,一辆自行车当然不会把他撞出什么毛病,张大官人身体的每一部分都很好,CT结果出来之后,乔梦媛松了口气,她当然不想张扬有事,梁东平也不想张扬有事,虽然他不喜欢张扬,可是张扬如果有事,他也逃脱不了法律的制裁。
周围同事围了过来,梁东平来东南日报虽然有一段时间了,可他不善于和周围人交际,再加上他来到之后社长李同育很重视他,正因为此,他非但没有得到同事的认同,反而遭到了不少人的嫉妒,所以很多人看到眼前的情景不是同情,而是有些幸灾乐祸:“坏了,撞伤人了!”
警车在白沙区人民医院急诊室停下,急诊室的急救人员推着推车来到警车前,把张扬从车上抬了下去,梁东平双手被铐也帮不上忙,他也不想在车里等着,张扬是死是活还不知道,张扬的死活现在和他的切身利益密切相关,梁东平心里不住祈祷,急救人员把张扬推向急诊室的时候,梁东平也跟着走了过去。
乔梦媛这边交完钱,那边几个人推着张扬往CT室赶,来到CT室门前,东南日报社的社长李同育带着两名手下记者赶到了,他来到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那一沓申清单拿了过去,看到睾丸CT之后,李同育不禁冷笑了一声:“睾丸CT真是新鲜啊!CT检查就两千多块,现在医院医生的提成海了去了”
“永久!”
张扬道:“是不是遇到了什么不顺心的事儿?”
急诊科医生又道:“当时他开车撞得你左边还是右边。”
梁东平期期艾艾道:“李社长,我这是给您打电话,他们才放开我的。”
张扬道:“我最近很少喝酒,害怕耽误工作。”这句话说得好像他工作多认真似的。
李同育这会儿冷静下来了,心说小子,喜欢玩是不是?今天我就陪你玩,他微笑道:“小张啊,还好大家都是熟人,谁也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你放心,你的事情我们报社会负责到底!”这话包含着两层含义,第一你不是装病吗?我给你看,不过事情不会那么算了,我会跟你玩到底。
张扬安慰他道:“龚市长,李同育的事情交给我了,要不您先回南锡把企业赞助的事情给搞定,千万不要让企业内部闹出什么乱子来,这边的事情交给我就行。”
张大官人把单子往乔梦媛面前凑了凑,乔梦媛低头一看,一张俏脸红到了脖子根,她咬了咬樱唇,有些嗔怪的瞪了张扬一眼,心说你也忒无耻了,根本是在故意骚扰。
乔梦媛没说话,这事儿不好搭茬,张扬一双眼睛盯着她看,乔梦媛终于忍不住道:“你总是看我干什么?”
张扬道:“别介啊,你不是在报道南锡企业赞助的事情吗?我这个事件的主要负责人,过来主动接受你的采访,这么好的第一手素材你不要啊?”
“黑色永久26横梁自行车!”
龚奇伟在东南日报社一无所获,他把自己前去的情况告诉张扬的时候,言语中透着一股失望,他连李同育的面都没见着,虽然找到了梁东平,可梁东平在这起事件中只不过是一个帮凶,起不到任何的关键作用。
乔振梁瞪大了双眼:“好小子,你把这件事赖我头上了!”
张扬道:“不是做过CT了吗?”他现在不想装病了,李同育都来了,揪住这只老狐狸好好跟他谈谈才是正本。
急诊科医生道:“为了稳妥起见……”
张扬道:“乔书记,您想过没有,要是没有企业赞助,这省运会根本开不起来。”
李同育道:“新鲜,自行车碰了一下能撞得这么重,这位小同志是玻璃人啊?不过话说回来,你们医院的检查费够高的啊!”
李同育扬起手中还没有来得及做的一摞检查单道:“医生,这些还有必要检查吗?”
这位急诊科医生实在是太紧张了,太想张扬有事了www.hetushu.com,居然连戴手套这么重要的事情都忘记了,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一摞检查单,满脑子想的都是报社十有八九要找他的麻烦,麻痹的,都是开单费给害得,为了那点开单费,老子至于吗?
张大官人开始演戏了,一脸的惶恐不安,当然是装出来的:“大夫,我……我该不会那啥……痿了吧?我该不会不育吧?”
一名巡警拿起电话向上级汇报:“队长……东南日报社门口出了车祸,一名记者用车把南锡市体委主任给撞了!”
巡警道:“钱落实了吗?”
张扬道:“我向毛主席他老人家保证,我们绝没有给任何企业压力,全都是他们心甘情愿的赞助。”
行政值班道:“我说这位记者同志,还是先看病,伤者没事最好,检查的全面点求个安心吧!”
那边的队长听到情况如此严重,声音顿时严厉了起来:“马上把肇事者控制起来!”
乔振梁道:“你是国家干部,你也是一个共产党员,做任何事都要师出有名,不能率性而为,钱要拿在明处!”
一个女同事道:“你好像撞在他下面了,男人下面撞不得……”
乔振梁忍不住笑道:“你们这俩小子都犯贱是不是?好好的想挨我骂?我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吗?”他向乔梦媛道:“梦媛,叫你妈吃饭,家里来客人了!”
李同育看到乔梦媛,心中不由的一怔,他没有想到省委书记乔振梁的女儿会在这里出现,可马上他又想到了什么,心中又是一喜。
梁东平的态度很冷淡:“没那必要!”
保姆把饭菜端上来,因为中午的缘故,乔振梁没有提议喝酒,张扬这次过来是想从乔振梁这里探听一些情况,解释一下东南日报报道的事情,再加上他本来是客人,也不好意思提出喝酒。
张扬握住乔梦媛的手,心中很温暖,乔梦媛听到自己受伤的消息第一时间赶来,足见自己在她心中的地位,乔梦媛感到张扬的手主动握住了自己,这才稍感安慰,她轻声道:“你没事吧?”
乔梦媛摇了摇头,她向张扬道:“刚才你和我爸谈话的时候我听到了一些,我爸应该没怪你们拉赞助的事情,他是怪你们事情做得不严谨,让别人抓住了把柄。”
马上就有唯恐天下不乱者去报警,梁东平吓得六神无主,有人一旁道:“我说小梁,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把人送医院去!”
一名巡警把他们巡逻用的小面包警车开了过来,梁东平这才醒悟过来,走过去,小心翼翼地把张扬给抱起来,在巡警的帮助下把张扬给背到了车上,背张大官人过去的时候,他感到身上背着一座大山,不但是身上,心里也有一座无形的大山,过去他已经被劳教了一次,每当他想起劳教的经历,都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屈辱,他是斯文人,他不应该去那种地方的,从里面出来的那一天,他曾经发誓,这辈子再也不进去了,可今天他仿佛又看到了劳改农场的大门向自己召唤,他把张扬放在车里,看到张扬仍然是昏迷不醒的样子,苦着脸道:“我……就轻轻碰了他一下……”
医生道:“别紧张,我帮你检查检查!”嘴里劝张扬别紧张,他鼻头上已经冒汗了,刚才开单子开得痛快,到现在才想起来给张扬做个体检,这会儿是不是太晚。
医生伸手想摸,张大官人可是医学专业出身,虽然是卫校毕业,医院的操作规程还是懂的:“你不戴手套的?”
那名医生拿着CT结果看了半天,心虚,要知道今晚掏钱的是东南日报,张扬有事还好,现在没事,这帮人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乔梦媛出去不久就一个人回来了,母亲孟传美中午只是吃些清粥,就不过来了。
李同育笑道:“看到两位警察同志那么敬业,我们当然要多拍几张照片,给你们做做宣传,让整个平海的老百姓都知道你们这两位热心的好警察。”
张扬道:“龚市长去找他了,希望李同育会给他面子。”
一名巡警道:“听说是下面!”
龚奇伟考虑了一下,还是答应了下来。
李同育有这样的信心,他也有这样的底气,因为他算准了一件事,张扬百分之百是在装,你小子不是在装吗?今天我就给你来个将计就计,我把你的阴谋诡计全都给曝光,我让你在平海抬不起头来。
医生催促道:“现在先别管谁是谁非了,救人要紧,如果再不抓紧检查,万一病人有内脏破梨,引起大出血就晚了。“乔梦媛虽然知道张扬是伪装,可仍然有些担心,轻声道:“先做检查吧,费用我先来垫付!”
张扬看到乔振梁的表情并不像生气的样子,才稍稍放下心来,看来乔振梁并没有因为东南日报的负面报道大动肝火。
乔振梁看了看他,把茶盏放下。
梁东平下班的时候,推着自行车刚刚走出报社大门,就看到张扬站在大门口,他内心咯噔一下子,虽然梁东平自诩为新闻界的正义斗士,可看到张扬的时候还是有些害怕,他骑上自行车准备快点离开这里,张扬走过来拦在他的面前,一把抓住了他的车把。
因为报社正是下班的时候,周围的人很多,刚才两人的争吵已经吸引了不少人注意,梁东平的这一举动,被很多人都看在眼里,的确是他先出手,用自行车撞了张扬。
张扬道:“应该没事,医生让我再做个化验。”
他打电话四处筹钱的时候,两名巡警也急了,向医生道:“我说大夫,先给病人做检查,钱少不了!”
梁东平道:“有必要吗?万一他原来就有毛病呢?”梁东平也是看到CT检查没事,李同育又来了,所以他有了些底气,敢大声说话了。
张扬道:“乔书记,可事情已经都这样了,我总不能把所有的企业赞助都退回去!”
医生低声道:http://www.hetushu.com“当时车撞在你哪边啊?左边还是右边?”他恨不能伸手把张扬的裤子给扒下来。
乔梦媛应了一声,转身去了。
张大官人躺在床上心中这个乐啊,麻痹的,这厮绝对是个庸医,其实也怪不着人家医生,现在CT检查有提成,急诊科医生只要遇到这种车祸伤病人,谁不是从头开到脚啊,一个部位提成20,开单费还是很诱人的,很多急诊科医生全指着这一项创收呢。
梁东平双脚撑地虎视眈眈的看着张扬道:“干什么?你想怎么样?”他的目光望着不远处的两名巡警,意思是,你敢乱来我就报警。
张扬道:“东南日报这么做,是在刻意挑起人民群众对政府部门的反感情绪,很卑鄙,用心很险恶。”
“那就是也没孩子了?”
张扬道:“不是理由,是现实,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我们南锡的财政情况省里应该清楚,为了把新体育中心给建起来,我是东借西挪,求爷爷告奶奶,现在还欠一屁股工程款没有结清呢,我要是不想点主意,怎么办?体育中心建不好,省运会举办不起来,别人第一个就会想到我这个体委主任没本事,我无能,我既然接下了这个担子,我就必须得扛起来,乔书记,其实我也不容易。”
乔振梁看了张扬一眼道:“你大老远的跑来,就是为了在我面前说东南日报的坏话?”
乔梦媛以为是张扬的电话,可接通电话确是一个陌生的声音,听巡警把事情说完,乔梦媛的脸色顿时变了,她顾不上向家里说一声,出门驾车就赶往白沙区民医院。
乔振梁道:“事情是你们搞出来的,怎样解决也是你们自己的事情,出了问题不怕,要促使问题向好的方面转化,张扬,你要从这件事中吸取教之,以后做事千万不可以盲动冒进!”乔振梁说完这番话,也该回省委上班了,他起身离去。
不出事的时候眼睛就盯着开单费,一旦要出事,瞬间就看开了,金钱算个屁!以后遇到这种事,检查单一定不能盲目开。
那医生气得满脸通红,可心虚着呢。
梁东平没说话。
梁东平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医生拿起CT片装模作样的看了一眼,他在拖时间,他在想办法,可张扬的确没事,嗯啊了两声道:“我看还是留院观察……”
李同育道:“凭什么拷你啊?警察也得讲道理,自行车车祸?滑天下之大稽,车祸他们怎么不打112啊?拷你?是刑事犯罪吗?”李同育的眼界和梁东平不同,他感觉到这件事可能是一个阴谋,是张扬策划出来针对他们东南日报社的阴谋。在阴谋家的眼中,任何人都是阴谋家。
张扬道:“这就咱俩,我当然是骂你!梁东平,过去我虽然不喜欢你,可还佩服你有点文人风骨,敢坚持真理,不畏强权,可现在看看,你他妈就是一走狗,让李同育当枪使的货色,小人一个!”
梁东平只差没哭出来了:“警察同志,我跟着看看,我就看看,我……担心死了……”
周围同事有人道:“那也得看你撞在什么地方,如果不巧撞在他的要害,一样要死人的。”
张扬望着这厮一脸渴求的样子,开始怀疑这厮的性取向了。
张扬道:“不干什么?就是想跟你聊聊!”
急诊科医生也已经知道了李同育的身份,他强装镇定道:“自行车高速把伤者撞倒在地,也许病人没有被直接撞上,可摔倒在地的时候,可能会导致身体的其他部位受伤。脑震荡、骨折都有可能啊!”
其中一名巡警从张扬兜里掏出他的证件,马上发现这位被撞得昏迷的年轻人竟然是南锡市体委主任,国家干部!那名巡警马上意识到了这件事的严重性,拿出手铐把梁东平给铐上了。
张扬的眼睁开了一条缝,这厮演戏的水平越来越高了,虚弱无力道:“应该……死不了……”
李同育道:“医生,您什么意思啊?该做的检查都做了,你什么意思啊?”
李同育充满嘲讽道:“睾丸CT,也不怕被X线照得不育!”
梁东平这个人一直都清高的很,被张扬骂的恼羞成怒,他也不是什么好脾气,气得浑身发抖,抓着自行车就往张扬身上撞去:“你放屁……”
梁东平多问了一句:“查精液干啥?”
CT室的工作人员刚好喊到张扬的名字,乔梦媛和工作人员一起把张扬给推了进去。
张扬道:“有事!”在乔振梁面前他没必要绕太多的弯子,乔书记也没有那么多的耐心陪他兜圈子,还是直来直去的好。
李同育道:“你等着,我马上就带人过去!”
乔梦媛道:“先检查吧!我去交钱!”
急诊医生道:“有些损伤是一时半会儿看不出来的,表面上没事,未必没事!”这厮今儿是下定决心了,不给张扬找点毛病出来他绝不善罢甘休。
乔梦媛听到这句话,不禁有些愤怒,无论张扬是不是装得,这个李同育说话也太气人了,她不禁抬起头瞪了李同育一眼。
乔振梁道:“你不要跟我解释,我也相信你不是为了私利,但是明明一件好事,为什么要搞得影响这么坏?不要怪东南日报找你们的麻烦,是你们自己没有考虑周全。真想解释,去向老百姓们解释,去向那些赞助企业的职工解释,给他们一个可以信服的理由。”
“什么化验啊?”
电话那头传来笑声,然后队长骂道:“你小子消遣我?自行车车祸,你有没有搞错?”
余得利又开了张化验单。
乔振梁看他愣在那里,叹了口气道:“所以说,遇到了麻烦,不要总想着都是别人的问题,要首先找到自身的不足。”
张扬道:“医生,结果怎么样?”
跟他过来的两名记者拍完申清单,又对准那两名巡警拍,巡警火了,指着记者吼道:“你干什么?影响我们公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