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31章 以德报怨

张扬看到梁东平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头,梁东平原本不想搭理他,可迎面碰上了,也躲不开,他又不敢得罪张扬,只能朝张扬笑了笑笑得很勉强,也很艰难,朝张扬笑的时候,内心中流淌的全都是苦涩的滋味,他清醒的意识到自己害怕,自己再不是那个为了捍卫真理和正义而不惜代价的梁东平,自己变了,变得怕死,怕坐牢,怕挨揍。
张扬哈哈笑道:“是你自己努力。”
张扬道:“得,你还是叫我名字吧,我听你叫哥汗毛都竖起来了。”
刘艳红道:“当年杜天野的那件事我仍然记忆犹新,他卷入了清台山朱小桥村的打斗,当时陈崇山为了救他,还打死了一个人。”
乔振梁道:“我也舍不得放她走,可是看样子她这次平下定了决心。”
宋怀明坦承道:“乔书记,我今晚来找您就是为了这件事。”
宋怀明道:“乔书记批准她的辞职了?”
刘艳红喝了一口酒道:“事情已经够乱了,你千万不要再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提起上次的事情,张扬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丁兆勇道:“省运会临近,他身为体委主任需要管得事情实在太多了,累点也是难免的。”
丁兆勇道:“我们已经定下来了今年五一就结婚,所以这次我得提前去春阳拜会一下两位老人家,我爸我妈都说了,让我这次回去,把叔叔阿姨顺道接到东江来,两家人见见面,商量一下婚礼的事情。”
乔振梁道:“正是因为太了解了,所以我才犹豫,焦乃旺如果来平海,别人会不会说我任人唯亲啊?会不会说我把过去的班子全都搬到平海来了?”说完乔振梁率先笑了起来。
张扬这才知道他们俩要回春阳老家。
乔振梁笑道:“本来梁天正是最合适的人选,咱们之前也交流过意见,我一直都很欣赏他,可前阵子东江国际工业园的水污染事件,让我看到他在执政管理上还有所欠缺,所以我犹豫了。”
丁兆勇道:“哭什么?”
韩国菜翻来覆去也就是那几样,比起中华餐饮根本不是一个层次,例行敬酒之后,金尚元向张扬道:“张主任,我听说南锡要建高新技术开发区?”
“一个新闻工作者,首先要懂得怎样说话。”乔振梁的话透着一些特别的味道。
宋怀明对书法还算有些眼力,欣赏之后,称赞了几句。
张扬笑了笑道:“放心吧,我这次一定以德服人!”
宋怀明点了点头,他起身道:“我出去一趟。”
张扬邀请梁东平加入自己的团队在某种意义上可以视为以德报怨的行为,梁东平这个人其实很可怜,在这次的事件中,他只是被李同育利用了,被李同育当枪,张大官人恩怨分明,对人和事都分得很清楚,那些人可以原谅,那些事可以忽略不计,他心里自有一杆公平秤。
刘艳红道:“查出这件事并不难,照你这么说李同育的父亲、楚司令、杜山魁、陈崇山这些人彼此之间都是认识的。”
金尚元道:“她在中国,不过目前在京城帮我处理一些业务上的事情。”
宋怀明笑道:“那小子是有点歪才!”
张扬笑道:“金先生的消息很是灵通,高新区的建设已经确定下来,目前也有英德尔入驻,我们现在正在筹备一次IT经贸盛会,欢迎金先生去南锡考察。”
宋怀明道:“乔书记放心,我会尽快解决这个问题。”
“别可是了,就这么定,我回头给南锡体委打声招呼,你明儿就去南锡报到,我让常副主任给你安排好一切,梁东平,真的,过来帮我忙吧!”
心情不好的人容易喝多,刘艳红很快就有了醉意,张扬担心她喝多酒无人照顾,于是劝阻了她继续喝酒。刘艳红叹了口气道:“人活在世上真的很没劲,想痛痛快快的喝醉一次都不能够。”她站起身道:“我该走了,去做个SPA,醒醒酒,以新的状态迎接我未来的生活。”
乔振梁道:“咱们选拔干部,可不是瘸子里挑将军,常务副省长的位置至关重要,我们不能要样子货,我要帮你挑一个有实际能力的助手。”
张扬和梁东平一起走出报社的大门,梁东平道:“我走了!”他不敢恨张扬,可他也不想跟张扬再有任何的牵扯,如果不是他阴谋陷害自http://m•hetushu.com己,自己何至于落到现在这种地步。梁东平感觉到自己英雄末路,天下之大,竟然没有他的立锥之地。
丁兆勇按照张扬的指引,把他送到了市委市政府大门口,他和赵静则继续前往春阳,赵静落下车窗道:“哥,你晚上早点回来啊,晚上咱们家一起吃顿团圆饭。”
乔振梁对宋怀明的来访并不意外,现在的宋怀明是最需要和自己沟通的时候,乔振梁直接把宋怀明请到了自己的书房,让他欣赏自己最近收集到的几幅字。
张扬笑着向她摆了摆手,示意她赶紧回去吧。
柳玉莹道:“去哪里?”
刘艳红道:“无论是出于什么目的,李同育这个人疯狂的报复心都是让人叹为观止。”
“有你这话,我可就放心了!”
宋怀明听到焦乃旺的名字已经明白了,这件事基本上已经确定了,早在乔振梁担任云安省省委书记的时候,焦乃旺就在他的手下工作,两人的关系很好,乔振梁把焦乃旺弄到平海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架空他宋怀明。
宋怀明道:“已经做了,李同育把照片和一些材料送到了省纪委。”
张扬走过来,帮他一起收拾。
柳玉莹笑道:“你是我丈夫,我不相信你,难道去相信外人搬弄是非?不过,他既然敢把照片寄到我手里,说不定还会通过其他的途径来诋毁你的名誉。”柳玉莹有些担心。
想要解开这个疑问,就必须找到陈崇山问个明白。
杜天野微笑道:“上午在蓝星视察,顺便和金先生谈论了一下蓝星未来的发展计划,现在工作谈完了,正准备吃饭。”
宋怀明点了点头道:“季廷同志现在的工作热情的确不高,各方面的工作也缺乏主动性。”
张扬道:“我不会让他继续疯狂下去。”
乔振梁微笑道:“我也相信!”
有些事并不是张扬想解决就能马上解决的,李同育向省纪委举报宋怀明和杜天野之后,已经去了京城,报社说他去开会,可张扬不是那么认为,这厮去京城肯定要搞风搞雨。在东南日报社,张扬遇到了正在收拾东西的梁东平,梁东平现在已经成了过街老鼠,报社里面是人人喊打,可他有些资料和私人物品还在报社,必须得拿走,所以顶着别人的冷嘲热讽回到了这里,他的东西已经被人扔到了角落的大纸箱里。梁东平一边收拾,一边听着几名同事在他耳边的挖苦和讽刺,梁东平心里很难过,自己一个文化人混到这种地步,真的很惨淡,他意识到自己也不是什么硬骨气的文人缺少捍卫真理宁折不弯的风骨。
张扬一听两人五一就要结婚了,的确应该安排双方家长见面了,自己虽然是当哥哥的,可毕竟父母都在,不可能把越俎代庖,把父母的事情都给承担了,张扬道:“好啊,不过,我可能走不开,东江还有点事儿。”
张扬却道:“别介啊,我还有事情找你呢。”
张大官人看到这面孔有些陌生,肯定是新来的,过去市委市政府门口的那些保安,谁不认识他啊,看来自己离开江城的时间太久了,物是人非了。张扬道:“我来找杜书记!”
宋怀明却知道刘艳红的性格,这次十有八九是留不住她了。
杜天野听到张扬到了开发区,让张扬直接到蓝星电子的厂区餐厅,当天上午杜天野都在蓝星电子视察,中午应蓝星电子方面的邀请就在厂区餐厅用餐。
赵静有些失望:“哥,你就跟我回去吧,明天回去,后天接了咱爸咱妈,就回来了,你不是也有很久没回家看咱妈了吗?”
柳玉莹道:“什么怎么看?这个人把材料寄到我手里,用心一看即知,我当然不会相信这些无聊的事情。”
宋怀明道:“其实每个人都有优点,乔书记乍一问,我还真不好做出决断。”
乔振梁道:“纪委工作不需要熟悉每位干部的情况,也不需要跟他们搞好关系,做纪委工作就要六亲不认,就要让那些违纪干部害怕,没有任何人情可讲,我建议艳红同志去中纪委,一是为了她个人的发展,还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不想李同育举报的事情影响扩大化,既然在一起工作,会遭到这么多的非议,还是分开一段时间为好,省得谣言满天飞,不但http://www.hetushu.com影响到她的工作,也影响到你的工作情绪,怀明啊,我是想你全心全意的投入到工作中,不想这些繁琐的小事牵涉你太多的精力啊。”
张扬和他们握手之后,笑道:“杜书记,我不请自来,希望没有打扰到你们的正常工作。”
宋怀明道:“你怎么看?”
张扬点了点头,心中不由得一喜,看来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和金敏儿见面了。
梁东平把这厮的这句话理解为对自己的嘲讽,他的脸微微有些发红,很愤怒,但是又不敢表露出来,梁东平努力了半天方才憋出一句话道:“可能我这种人不适合当今社会吧。”
宋怀明道:“乔书记,我认为目前的平海省纪委还很需要艳红同志,刘钊书记虽然有能力有魄力,可是他毕竟刚刚来到平海,对平海的情况还没有完全摸清楚,不可能大刀阔斧的开展工作,刘艳红同志从事纪委工作多年,对平海各地市干部群体的情况都很熟悉,我认为是不是可以在考虑一下她的去留问题。”
既然杜天野不在这里,张扬也就没有了进去的必要,肖林道:“我送你过去吧,刚好我要去开发区。”
张扬转过头去,却是江城招商办副主任肖林,肖林是副市长肖鸣的侄子。说起来当初还是张扬把他提挈起来的,张扬在主持江城招商办工作的时候,帮肖林弄了个开发区招商办主任的头衔,几年过去,肖林也成了招商办的副主任,如今也是副处级干部了。
宋怀明道:“我没意见,选拔干部只要有利于平海的未来发展,我都支持!”
丁兆勇也跟着叫了声:“哥……”虽然他和赵静的恋爱关系已经公开化了,不过他面对张扬的时候还是感觉到有些尴尬。
张扬点了点头,他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李同育对杜天野的仇恨应该源自于上一代,他的父亲肯定和陈崇山、杜山魁有矛盾。刘艳红提到的这几个人多数已经离开了人世,如今唯一知道内情的就是陈崇山。
杜天野道:“张扬,你这可是公开挖墙角啊。”
乔振梁道:“艳红同志向我递了辞职信。”
找不到李同育,张扬憋了一肚子的恶气没地儿撤,他本想去找宋怀明问问刘艳红辞职的事情,可仔细考虑之后,这件事轮不到他过问。
丁兆勇道:“怎么一个人吃饭?”
乔振梁道:“说起来,你那个未来女婿一手字写得真是漂亮。”
“乔书记家!”
宋怀明心中一怔,自从欧阳如夏的事情之后,赵季廷的仕途已经基本宣告完结,今年的人代会他的位置就会做出调整,乔振梁想说的应该就是这件事。
乔振梁摇了摇头道:“先压着吧,让她休息一下,冷静下来,考虑清楚之后再做决定。”
乔振梁道:“不是歪才,是真有本事啊,东南日报的事情处理的就很漂亮,釜底抽薪,这一招就是老讧湖也很难做到。”
梁东平走得很快,躲瘟神一样躲着张扬,出门的时候因为太过匆忙,和进来的一名报社员工撞了个满怀,箱子里的东西全都洒落在了地上,梁东平嘴里说着对不起,然后蹲下去收拾自己的东西。
梁东平小声道:“我先走了……”
梁东平压根也想不到会有这种好事落在自己的头上,一时间不知怎样回答张扬。
赵静笑道:“中间一段是我开得,我手生,都是60公里的安全速度,还好你睡着了。”
乔振梁道:“对年轻人来说,激进并不是什么坏事。”他话锋一转:“李同育那边有没有谈过?”
报社里工作人员很多,可没有一个敢接茬的,鬼怕恶人,自古以来都是这个道理。
两个人说说笑笑了一路,张扬在后座上躺了一路,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中午了,汽车也驶入了江城境内,张扬看了寿时间,差五分钟十一点,他打了个哈欠道:“开得够慢的,六个小时才到江城。”
乔振梁道:“你不说,是不是觉着咱们的这些副省级干部都差那么一点儿?”
宋怀明笑了笑,乔振梁这句话问得根本没有必要,他宋怀明看好的人,乔振梁百分之百不会用,现在乔振梁是省委书记,话语权掌握在他手里,他根本不会听自己的意见。
张扬道:“刚到,我来找杜书记。”
丁兆勇和赵静和*图*书都笑了起来。
梁东平虽然几次都和他作对,可张扬对他的文笔还是认同的,这个人笔头子很硬,张扬的工作团队里恰恰需要一个这样的人物,张扬能够看出,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梁东平被他整怕了,甚至都不敢直视他的目光,过去梁东平是个有骨气的文人,可在现实面前,他碰得头破血流,碰得那点儿骨气早已荡然无存,张扬感觉到梁东平已经发生了转变,知错就改还是好孩子,张大官人决定给他一个机会,那啥……这就叫胸怀。
“每天都有几百号人来找杜书记,杜书记是随便见的吗?来,先登记!”
肖林道:“听说英德尔公司落户南锡了。”
肖林道:“杜书记去开发区了,今天中午不会回来。”
宋怀明摇了摇头道:“他去京城了。”
宋怀明道:“毕竟还是年轻,做事情激进了一些。”
张扬笑道:“你干的也挺不错,年纪轻轻已经是招商办副主任了,其实肖林比他的实际年龄还要大一些,不过张扬过去是肖林的领导,所以习惯了用居高临下的姿态跟他说话。”
看到金尚元,张扬禁不住想起了金敏儿,这个像极了春雪晴的韩国丫头,不知有没有一起过来。好不容易找了个机会,他装出漫不经心的问道:“金先生,金小姐没一起过来?”
宋怀明心中暗道:“你敢说你不是任人唯亲吗?高仲和、焦乃旺、阎国涛,这些人全都是你从云安带过来的,全都是你的老部下,旧班底,你这样搞下去,搞得平海成了你的一言堂,搞得平海再没有反对之声,这就是独揽大权啊!”
他们这种人,就算想做什么事情,往往都不会直奔主题,而是先从一些毫不相干的事情入手。
宋怀明微笑道:“乔书记还在考虑什么?乃旺同志很不错,工作能力突出,您对他也想当了解。”
张扬道:“你这边不干了,以后打算怎么办?”
肖林道:“我刚才来向左市长汇报工作,张主任,您什么时候来江城的?”肖林对张扬还是很尊敬的。
宋怀明心说你要是那么好心才怪,利用这次的举报事件,把刘艳红踢出平海政坛,这样自己身边的支持者又少了一个,宋怀明承认,搞政治斗争,自己比乔振梁要差上一筹,乔振梁专注于政治,他善于把握每一个机会。宋怀明道:“我觉着这件事对艳红同志太不公平,而且就算她去了中纪委,别人也不会停止说闲话。”
张扬心里主要是放不下李同育这事儿,他笑道:“这样吧,我看情况,你们走之前给我电话,我如果能把事情处理的差不多就跟你们回去。”
赵静道:“哥,明天我和兆勇一起回家!一起去吗?”
乔振梁道:“怀明,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赵静道:“都到家门口了,有啥重要的事情?”
赵静拿起纸巾擦去眼泪道:“没什么,我就是想起从前,我小哥特疼我,没有他,我还不知道会怎样呢。”
梁东平拾掇好自己的物品,抱着纸箱走出去的时候遇到了张扬,张扬没找到李同育,气得正在那儿骂呢:“李同育那孙子呢?坏事做完,拍屁股走了?你们都给我听着,帮我转告李同育,以后我见那孙子一次就揍他一次。”
丁兆勇道:“张扬,我们是回春阳!”
宋怀明此时并不好过,李同育不但把那些材料寄给了纪委,同时还寄给了他家里,如今茶几上就摆放着那些照片,柳玉莹抱着儿子静静看着丈夫:“今天收到的一封信,信里面装着这些。”
张扬笑道:“这不叫挖墙脚,这叫资源共享,放着金先生这么大的企业,咱们当然要谋求多方合作了。”
乔振梁道:“他现在身体很成问题,儿子入狱之后,精神状态很差,已经无法胜任常务副省长的工作。所以,他主动提出要从现在的位置上退下来。”
宋怀明望着妻子信任的目光,心中感到一暖,他低声道:“谢谢你相信我。”
乔振梁道:“照你看,咱们的这些副省长中,谁最适合接替赵季廷的位置?”
张扬没听明白,还以为是去丁兆勇家:“你去拜会未来公婆,我去干什么?”
丁兆勇笑了笑:“你哥是个好人。”
宋怀明开始警惕了,乔振梁的政治手段果然是一环扣一环,刚刚把刘艳红逼走,现hetushu.com在又动起常务副省长的主意来了,和这个老谋深算的人物搭班子,须得提起十二分的精神。宋怀明处变不惊道:“听乔书记的意思,好像已经有了合适的人选?”
张扬道:“我得先到江城办点事儿,你们先回去,晚上我再过去!”
张扬走了过去,拿起笔在上面签了自己的名字张扬,正在完善资料的时候,听到有人叫他的名字:“张主任!”
望着刘艳红形单影只的离去,张大官人心中生出几许同情,正在他站在这儿心生感慨的时候,听到身后有人甜甜道:“哥!”
张扬送她出门,刘艳红却不让张扬开车送她,摆了摆手道:“忙你的去吧,我没事儿,一个人走过去,没多远,我想静静!”
张扬道:“性情中人,难免会做出一些热血冲动的事情。”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微笑道:“你们俩这么有闲情逸致?”
宋怀明变得意兴索然,他在内心中把乔振梁和顾允知做了一个比较,顾允知锋芒外露,乔振梁一团和气,但是两者相比,后者的权力欲更强,在乔振梁来到平海之后,自己始终处于下风。宋怀明意识到一味的退守并没有换得乔振梁的认同,相反,乔振梁却表现得越来越强势和霸道。宋怀明不认为这是什么好事,大权独揽的结果只会阻挠平海的未来发展。
张扬决定和妹妹一起回春阳,他们走的很早,丁兆勇开着新买的一辆大切,天不亮,五点钟就已经出发了。
午饭之后,张扬上了杜天野的汽车,跟他一起离开蓝星电子,回到杜天野的办公室,杜天野泡了壶茶,和张扬一起来到沙发上坐下,轻声道:“你来找我什么事情?”
乔振梁笑道:“上头给了一个建议,南武市市委书记焦乃旺!我还在考虑!”
乔振梁笑道:“舍不得她走?”他的这句话让宋怀明实在难以回答,宋怀明发现老乔很多的时候是很坏的,可偏偏自己又挑不出他这句问话的毛病,宋怀明道:“艳红同志的工作一直都很出色,我认为要是把她放走,是我党的一个损失。”
丁兆勇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相当的诧异:“辞职了?不会吧,她都这个级别了,居然会辞职?”
张扬点了点头道:“已经签约了,英德尔公司只是一个起点,以后南锡会以此为核心进行高科技工业园的建设,发展高新企业。”
梁东平心说你这不是废话吗?我被你拉着开了一个记者招待会,在全省人民面前指责李同育,跟东南日报彻底判清了界限,就算我想干,人家谁还全要我?其实梁东平对现实看得更加悲观,发生了这件事之后,别说东南日报,在新闻界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试问谁还会用他这样的记者?
张扬道:“刚陪纪委刘书记吃过饭,她辞职了,心情不好,所以安慰了她几句。”
梁东平望着这个恶名在外的张大官人,忽然感觉说不出的悲哀,像他这样循规蹈矩的人,活得为什么这么凄惨,张扬这种动辄出手的坏分子为什么能够混得风生水起,都说世界是公平的,可他怎么感觉不到公平?
赵静道:“还要你说。”
肖林笑道:“还不是多靠张主任提挈,如果不是您我也混不进招商办。”
刘艳红道:“李同育和杜天野有什么仇?”
宋怀明道:“乔书记,现在的这种情况,我不方便多说话。”
肖林道:“南锡已经走在平海的前列了,高新产业肯定是未来的经济热点,我听说汇通的重点也会向南锡转移。”
乔振梁道:“赵季廷今天过来找我,谈了一些事情。”
两人很快就来到了开发区,张扬先给杜天野打了个电话,杜天野这会儿的电话很忙,一连打了五个,方才打通。
张扬以为他不愿意,笑道:“放心吧,我们的稿件和宣传资料要比东南日报的社论好写,省运会期间要和很多媒体接触,你在这方面很擅长,待遇方面等到了南锡再详谈,总之工资收入绝不会比你现在低。”
张扬道:“还成!”
梁东平道:“不知道!”他实话实说,真不知道。
乔振梁笑道:“这世上一切事情都有保鲜期,保鲜期一过,别人就会遗忘。我本来是好意,艳红同志去中纪委,对她以后的发展绝对是有好处的,可想不到她居然会表现出这样的抗拒,http://www.hetushu.com递了一封辞职信给我。”
在场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小肖啊,这么巧?”
张扬笑道:“谣传吧,乔总的确在南锡拿下了一块地,不过是为了搞现代数码广场,不是搞生产基地,汇通的生产基地在江城搞了这么多年,规模已经形成,她是不会轻易搬家的。”
张扬点了点头,上了肖林的桑塔纳,肖林一边开车,一边道:“张主任,听说你在南锡的工作很出色。”
赵静向后面看了一眼,以为他睡了,小声对丁兆勇道:“我哥最近挺累的,看来工作很忙。”
张扬笑了起来,从赵静红润的脸色已经知道,这小妮子的身体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金尚元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张主任从南锡而来,刚好可以陪我畅饮几杯。我让厨房准备了一桌正宗的韩国菜,请各位来宾品尝!”
张扬点了点头,感觉妹妹的确胖了一些。
丁兆勇道:“这儿的母鸡煲不错,我特地带她过来给她增加点营养。”
张扬道:“杜天野和他过去都不认识,怎么可能有仇。照我看这件事很可能和上一代有关系,应该查查李同育的出身,他曾经亲口告诉我他父亲过去曾经担任过觐辽地委书记,当年楚司令曾经救过他的命,后来他父亲在文革中被迫害致死,死后还是楚司令保护了他一家人。”
张扬转过身去,却见妹妹赵静和未来妹夫丁兆勇两人站在酒店门口,他们两人也是来吴越人家吃饭的,出门的时候刚巧看到了张扬。
金尚元笑道:“上次去南锡仍然记忆犹新。”
张扬并没有想到蓝星电子的董事长金尚元也在江城,张扬和金尚元关系不错,而且在静海的时候,还力挽狂澜,救了金尚元和韩国代表团这么多人的性命,金尚元对张扬的到来表现出热烈的欢迎。
宋怀明实事求是道:“天正同志的资历和执政能力在几位副省长中还是最出色的一个。”
张扬道:“你这么有才气,不干记者可惜了!”
张扬道:“对,我当时很奇怪,为什么东南日报会对这件事这么热心,还专门派了记者在朱小桥村蹲点,鼓动村民闹事,现在回头看看这件事根本不是偶然,李同育不是为了新闻,而是为了报仇。”
肖林道:“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凭张主任的能力到哪儿都能干出一番气象。”
柳玉莹道:“怀明,这个人怎么这么坏?之前想要破坏你和嫣然的父女关系,接着又想坑害张扬,现在看到奸计没有得逞,又拿这些捕风捉影的东西出来损毁你的名誉,怀明,你不能听之任之。”
张扬道:“不干了?”
梁东平接过张扬递来的那一摞书,低声道:“谢谢!”
张扬道:“这次的事情让你难做了,梁东平,我有一个提议,现在我们南锡正在筹备省运会,体委人手严重不足,你来南锡吧,帮忙搞搞宣传,把宣传科的工作抓起来你看怎么样。”
张大官人躺在后座上闭目调息,为了唤醒楚镇南,他功力损耗甚巨,最近正处于缓慢的恢复过程中,所以他一有机会就会练功。
梁东平结结巴巴道:“可是……可是……”
乔振梁道:“理解,我也挽留过她,可她坚持要辞职,其实去中纪委不失为一个很好的选择,艳红同志还年轻,仕途上应该可以走的更远。”宋怀明心中明白,正是乔振梁让刘艳红前往中纪委,才让刘艳红做出了辞职的决定,现在乔振梁这么说,有些猫哭耗子假慈悲。宋怀明道:“乔书记,我和艳红同志是党校同学,也是多年的好朋友,我认为艳红同志的品行和操守都符合一个优秀共产党员到标准。”夸奖刘艳红等于间接表明自己和她没有任何的暧昧关系。
等到吉普车走远之后,张扬这才昂头阔步的往市委大门里走,看门的年轻保安叫住他:“你!干什么的?”
赵静叹了口气,有些心疼哥哥,她想起了几年前在春阳的时候,这个哥哥打小就疼自己,回忆这些年,家里的条件因为张扬进入仕途而不断改变,现在他已经是正处级干部了,如果没有哥哥,自己也不会被保送上大学,也不会认识丁兆勇,也不会有现在的幸福生活,想着想着,赵静居然流泪了。
张扬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家别问,你们把我放在市委门口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