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33章 失心疯

赵铁生道:“我不想去东江。”
“三儿……”
张扬道:“这种小人不得不防!”
张扬默然无语,他不该来,他真的不该来。
赵铁生见市委书记都感到有些诚惶诚恐的,让他去见省长,他打心底是不敢的。不过想想他老赵家的祖坟是冒烟了,女儿嫁给了省政法委书记的儿子,儿子又要娶省长的女儿,他赵铁生做梦都想不到会有这样的好事儿。
张扬道:“省政法委书记也是人,没什么了不起,你们要是不去,小静心里会怎么想?她会觉着你们不疼她,丁家那边怎么想?人家会觉着你们不乐意这桩婚事。”
姜亮道:“啤酒还是白酒?”
徐立华和赵铁生回到自己的房间,两口子却同时叹了一口气。
沈静贤道:“你知道,你一直都知道。”
杜天野道:“这么多年,他为什么要选择这个时候,又为什么要选择同时举报我们两个?”
赵铁生道:“孩儿他娘,你叹什么气?”
杜天野听到苏小红的名字显得有些不自然,最近李同育正在拿他和苏小红之间的传闻做文章,所以他当然不方便一起过去。他总觉着张扬从苏媛媛家里出来之后表现有些反常,有些担心道:“你真没事?”
张扬道:“红姐,最近有些别有用心的小人举报了杜书记。”
沈静贤想要尖叫,却被张扬用金针封颈间穴道,她的声音变得极其微弱。
张扬知道自己不可能再问出其他的东西,拔下沈静贤身上的金针,重新行针,同时点中她的昏睡穴,让她睡去。
赵铁生道:“兆勇那娃儿不错,我能看出他是真心待咱家小静,可人家是高干子弟,爹妈都是大干部,我就一普通工人,你说咱家拿什么跟人家比。”
姜亮打来了电话,张扬趁机起身告辞。
张扬道:“甚至有人把拿下这间夜总会的事情也扣到了杜书记的头上。”
张扬的思路明晰了,梁天正因为湍江水污染事件被弄得灰头土脸,这件事正是自己一手造成的,杜天野现在又被李同育举报,三个考察对象,两个出了问题,焦乃旺的胜出已经毫无疑问,由此看来,这件事从开始就是省委书记乔振梁在布局,湍江水污染事件中,他果断对东江方面进行惩罚和打压不仅是为了公道,也是为了顺带打压梁天正,而这次他又利用了李同育的举报事件,将刘艳红和杜天野排除在省委领导层之外,而自己的麻烦都洗不清的宋怀明,现在已经成了孤家寡人。张扬不得不佩服乔振梁的老谋深算,可他又有些不解,乔振梁的做法对平海真的有好处吗?乔振梁在他的印象中并不是一个只懂得玩弄权术的领导,他不相信李同育的举报也是乔振梁计划中的一部分,可事情偏偏就是因为李同育而起,难道这一切都是巧合?
听他这样说,姜亮也不勉强,自己叫了一小瓶二锅头,他有些饿了,先弄了几串烧烤垫着。
张扬道:“红姐,我今儿可不是来喝酒的,就是顺道过来看看。”
杜天野道:“大家毕竟认识一场,而且之前的事情已经说明白了,她又不是有心害我。”
张扬道:“刘艳红辞职了!”
张扬一听顿时就摇起头来:“妈,这事儿我怎么能代表?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谈婚论嫁的大事儿,你们不出面怎么能行呢?”
苏小红笑道:“你啊,还是过去的样子,嘴巴还是那么能说,得,我说不过你,苏强去开一瓶皇家礼炮,我和张主任一醉方休。”
“国泽也是我的儿子?”张大官人瞪大了眼睛,大爷的,自己可千万别冒出个便宜大哥来,今天这事太突然了,就快超出他的承受能力。
杜天野道:“去我那儿住!咱们哥俩晚上好好聊聊!”
张扬道:“你说的是真的?”
赵静道:“刚好这次爸妈要去东江,干脆和宋省长他们也见见面,你和嫣然姐的事情也该定日子了。”
张扬一听又是苏媛媛的事情,不由得叹了口气道:“你对她可真是好啊。”
为人父母者嘴里说着儿女都一样,可是对儿女的态度却不可能真正相同,都想女儿嫁个好人家,高门大户不怕,侯门似海也不怕,可到了儿子这里就指望着他找一门温柔可人贤良淑德的媳妇,对方的门户不要太高才好,可楚嫣然是hetushu•com平海省长的女儿,又是美国大财团的当家人,这样的女孩子能在家安安分分的相夫教子吗?张扬身边的那帮女朋友,徐立华见过不少,印象最深最好的还是何歆颜,那女孩乖巧懂事,又是穷人家的女儿,徐立华在感情上更容易沟通一些,不过既然儿子已经选了,她也不好说什么。
张扬道:“听我妈说过,他是喝酒过量死的,没跟我提过中毒的事情。”
张扬把他爹张解放的名字说了:“你帮我查查,张解放这个人过去是干什么的,是怎么死的!”他对父亲的印象少得可怜,因为他是从大隋朝穿越来到现代社会所以很少问母亲这些事。
张扬喝了口酒道:“红姐,其实有些事我不该说,可是我这人又憋不住。”
张扬走了过去,走进沈静贤的时候,沈静贤惊恐的看着他:“张解放……你杀我来了……你杀我来了……”沈静贤的这一嗓子把张大官人叫得心惊肉跳,张解放何许人也?张解放就是他亲爹,徐立华的丈夫,张扬虽然对这个亲爹没有任何的印象,可名字是知道的,沈静贤怎么会知道他老子的名字?
她从未想要求杜天野什么,她和杜天野都是在感情上饱受创伤,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就像两头孤独的狼,在互舔着伤口,在苏小红感觉自己的伤口即将愈合的时候,她发现自己很不幸的爱上了杜天野,而她的过去,让她的爱变得如此艰难,她的爱不会带给杜天野幸福,能够带给杜天野的只有麻烦和痛苦。
晚饭之后,赵静带着丁兆勇去春水河游玩去了,张扬和杜天野来到他们家的露台上,搬了张小桌,弄了几道凉菜,继续喝酒。
张扬道:“当然不会。”
张扬在皇家假日门前下车,目送杜天野远去之后,他给姜亮打了一个电话。
张扬比任何人都要感到惊奇,他拿出自己的针盒,低声道:“杜书记,麻烦你们都出去一下,我要帮她行针!记住,无论发生了什么都不要进来!”
苏媛媛本来想送,杜天野让她留下来照顾沈静贤,他和张扬离开小巷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和他们擦肩而过,却是苏媛媛的大哥苏国泽到了,不过他心急赶路并没有看到杜天野和张扬。
苏小红道:“张扬,我永远不会带给他麻烦!”
此时门外传来急促地敲门声,拉开房门一看却是杜天野,杜天野进来叫了声徐阿姨,然后把张扬叫到门外,有些紧张道:“你得马上跟我回江城一趟。”
沈静贤的胸口剧烈起伏着,面对一个下肢瘫痪的病人,张大官人原本不忍心下手的,可是这件事查来查去,竟然查到了他亲爹头上,这事儿就不能不查到底,他一定要把这件事搞个水落石出,拿出金针刺入沈静贤身上的多处穴道,这不是要逼供,而是要迷魂,面对正常人,以张扬现在的内力没有这样的把握,可是面对神志不清的沈静贤,却有奇效,连续几针刺入,沈静贤的表情变得越发迷惘,她喃喃道:“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张大官人这套针法的厉害之处在于,被他针刺之后,对方的意识会丧失抗拒能力,会将自己知道的事情一五一十说出来。
苏小红的表情从容镇定,尽管她的内心和摇曳的红酒一般无法平静,笑了笑道:“你们这些当官的也不容易,一边要辛辛苦苦为老百姓做事,一边还要提防小人。”她却知道张扬既然说给自己听,这件事就和她一定有关系。
沈静贤仿佛看到了世上最为恐怖的事情:“你是个畜生,你当年强暴了我,你还要这样对待你的亲生女儿,她是你留下的孽种,她是你留下的孽种!”
张扬摇了摇头,插着衣兜在姜亮对面坐下:“不想喝,一点喝酒的心情都没有!”
张扬冷哼了一声道:“不错,我是来杀你的,我是来报仇的,你害我死的好惨!”从沈静贤的话中,他隐约揣摩到了什么,难道自己父亲的死和这个女人有关?
走入皇家假日的大门,两名迎宾小姐迎了过来,笑盈盈道:“先生一个人吗?”
张扬道:“我不是难过,我就是心里有点堵的慌,你说他怎么就莫名其妙的就没了?”
疯疯癫癫的沈静贤却被吓住了:“不要……不要……你不能和图书这样对她!你不能……”
杜天野道:“你大概不知道南武市市委书记已经提名平海省常务副省长”
杜天野道:“在官场中,站队永远是个关键的问题。”
徐立华没说话,跟着点了点头,她也不想去。
沈静贤听到这句话,拼命的向张扬扑了上去,却被张扬一指就点中穴道,张扬又抽出一支金针:“我先杀了你,在将你的女儿先奸后杀!”张大官人虽然从没见过张解放这个亲爹,可毕竟是他亲爹,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狠话还是要说的,其实让他这么干,他也不会。
张扬害怕李司育听出破绽,果断地挂断了电话。整件事他已经基本梳理清楚了,张扬此时心潮起伏,这一切来得如此突然,让他有些承受不起,他低声道:“许常德害你更多,你为什么不去杀他?”
苏小红一进门就吆喝道:“张主任,我还当你把我这个穷姐姐给忘了。”
张扬笑道:“真没事,对了,你和苏媛媛最近一定要保持距离,千万不要让李同育那个老乌龟有机可乘。”
“不用担心我的事情,我能够解决!”杜天野比起过去更多了几分镇定,任凭风浪起稳坐钓鱼台的镇定。
张扬皱了皱眉头道:“这也是我想不通的地方。”
不等母亲说完,张扬就知道他们在担心什么,他笑道:“妈,你放心,有我陪着你,你们两人只要出面就行,其他的全都交给我来办。”
姜亮道:“农药很好买,每年都有喝敌敌畏自杀的。”
“什么都不用说!”苏小红拿起倒满的酒杯,透过酒杯看着眼前的世界,世界一片血红,她似乎闻到一丝血腥残酷的味道,她知道这血腥的味道来自于她的内心深处,她的内心在滴血。
苏小红又倒了一杯酒:“张扬,谢谢你,无论怎样我都要谢谢你!”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心里忽然感到一阵酸楚,她知道杜天野因为她的事情遇到麻烦了,苏小红绝不想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杜天野,这对她来说是极其可怕的事情,她清楚的意识到自己和杜天野之间的差距,她是个不祥的女人,害了方文南,害了洪伟基,如果说前两者是罪有应得,而杜天野不是,见到杜天野第一次的时候,杜天野就把她从车轮下救了出来,杜天野为人正直无私,这样的人是苏小红梦中理想的情人,曾有一度,她因为发生在身边的变故,厌倦了这座城市,厌倦了自己,正是杜天野的出现改变了这一切,让她对生活,对未来重新充满了希望。
张扬道:“你站在哪边?”问完了这句话,张扬觉着自己问得有些多余,杜天野当然是站在宋怀明那边,如果不然,乔振梁也不会出手打压他。杜天野微笑道:“你说得对,人不在乎当多大的官,要在乎做多大的事,江城都没有搞好,我不应该去想其他的事情。”
苏小红将那杯红酒一饮而尽:“好了,不用说了,我明白,我知道应该怎么做。”
张扬道:“你看清楚,我是张解放,我找你算账来了!”
沈静贤嘴里只是一味重复着畜生畜生,再也不说其他的话。
沈静贤原本就神志不清,被他这一吓,看到张扬狰狞的表情,更深信眼前就是张解放,她尖声道:“你害得我还不够?你害得我还不够?”
张扬道:“你害我才对!”他认定了沈静贤就是害死父亲的凶手,咬牙切齿道:“今天我回来就是为了报仇,我不但要杀了你,还要杀了你的宝贝女儿!”
杜天野笑道:“她神志不清,你不会和她一般见识吧?”
张扬笑道:“什么查清楚?到现在都没搞清楚怎么回事呢。”不过提起沈静贤,张扬又兴起了一探究竟的好奇心,沈静贤发了疯?到底是什么原因让她突然就发了疯?在张扬心中这个本名沈良玉的女人阴沉而理智,这样性情的人很难发疯。
徐立华道:“可人家是……”
张扬道:“所以你要杀我!”
张扬道:“这个王八蛋。”
苏小红放下空空的酒杯,张扬看到那酒杯,有些后悔自己来了这一趟,他低声道:“红姐……”
姜亮问明张扬在哪里,这就准备过来,张扬道:“你先别急,帮我查一件事!”
张大官人五雷轰顶,妈妈咪啊!这他妈哪跟哪和图书啊!这老婆子真疯了,什么话都往外说,简直是一派胡言,自己的亲爹难道是这样一个人物?张大官人虽然心理素质极强,可一时半会也有些消受不起,沈静贤说的事情太毒了,如果一切都是真的,那么他老子当年和沈静贤有一腿,苏媛媛就是他同父异母的姐姐,奶奶的,老天爷不会这么开他玩笑吧。
苏强热情的搂着张扬的肩膀往里面走,他向张扬道:“我姐在鱼米之乡那边,最近这边的事情都交给我了。”他一边说话,一边拿出手机给姐姐打了个电话。
张扬冷笑道:“知道就好!”脑子里却在搜索知青中究竟有谁姓许,他很快就想到了许常德,低声道:“你以为不说,我就不知道你和许常德的事情?”
还好杜天野和苏媛媛都不知道这件事,沈静贤吓得浑身瑟瑟发抖:“张解放……你、你干了这么多的坏事……怎么还活着……怎么还活着!”
徐立华又叹了口气,她低声道:“我是怕咱们不去,会失了礼数,儿女结婚,亲家总得见面,躲也躲不过去,可又害怕见面不知道说啥,万一说错了话还给小静添堵。”
张扬道:“不去了,你把我放在皇家假日门口,我想去苏小红那里转转。”
姜亮道:“事情都过去这么多年了,别难过了!”
姜亮道:“什么意思?不是自杀难道是他杀?”
苏媛媛以为母亲头脑糊涂了,含泪劝道:“妈,你看错人了,这是张主任!张扬……”
张扬道:“还没到时候。”
张扬点了点头,这厮心事重重,看到苏媛媛,心中的滋味复杂到了极点,说来奇怪,沈静贤点破这件事之后,张扬越看越觉着苏媛媛和自己有些相像,其实想证实这件事并不难,只要取点苏媛媛的DNA样本,和自己的对比一下就能得出结论。经过刚才的事情,张扬觉着根本没有必要去做DNA鉴定,沈静贤说的这番话十有八九都是实情。
沈静贤茫然道:“你们两人害了我一生,我恨你,我恨不能将你们碎尸万段。”
“什么事情?”
杜天野道:“开始我也想不通,李同育应该可以想到这样查无实据的举报不会给我们造成根本上的影响,可他偏偏要这样做,为什么?可最近发生的两件事让我开始明白,他的背后一定有人支持,有人利用了他。表面上对我和宋省长没有影响,事实上,李同育的举报还是对我们造成了影响。”
沈静贤茫然答道:“你是一个畜生,你利用国泽威胁我,你侮辱我,你毁了我的一生,我恨不能吃了你的肉喝了你的血。”
张扬不吃也不喝,无精打采的看着他,今天张大官人真的像是霜打的茄子,彻底蔫了。看到姜亮只顾着吃也不说话,张扬终于忍不住了:“我说,你倒是说话啊,到底帮我查清楚没有?”
杜天野道:“被考察的对象一共有三个,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南武市委书记焦乃旺,还有一个是我。”
苏小红何其精明的人物,双目一转已经知道张扬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她使了个眼色,苏强顿时明白了姐姐的意思,借口出去照看生意离开了房间。
张扬诧异的看着苏小红。
难堪归难堪,但是现在任何事都挡不住张大官人的好奇心了,他冷笑道:“苏国泽是许常德的儿子!”
沈静贤安静昏睡过去不久,杜天野和苏媛媛两人回来了,刚才他们两人也没有走远,就在门外小巷内转了一圈,看到母亲昏睡过去,苏媛媛惊喜道:“睡了!”
张扬的心中很不舒服,无论是从沈静贤那里得来的秘密,还是苏小红的这番话,都让他感觉到心情烦闷,他感觉自己的胸口仿佛压着一块巨石,压得他就快透不过气来。苏小红寥寥的几句话,已经表明了她对杜天野的情意,张扬相信杜天野对此绝不会一无所知的。杜天野是江城市委书记,而苏小红却是方文南和前任市委书记洪伟基两人共有的情妇,杜天野和她是不可能有结果的,虽然张扬在感情上看得很开,可是他也不想杜天野拿着前途和命运开玩笑,苏小红的那番话让他相信,苏小红也不会让杜天野那样做。
两口子越说心里越是没底,不由得长吁短叹了起来,商量之后的结果,决定让徐立华去找张扬,跟http://m.hetushu.com他说说,看这件事能让他全权代表不。
可等他们到了苏媛媛家里,方才发现沈静贤真的疯了,嘴里不停叫着:“陈天重,我杀了你,陈天重,我杀了你!”
张扬笑道:“你可不穷,你现在是江城数得着的富姐,在解放前这成份就得是资本家。要说到穷,我们这些国家干部才穷,两袖清风,身无分文,所以才到红姐这里讨吃喝来了。”
杜天野和苏媛媛离开房间的时候,反手将房门关上了。
沈静贤仍然喃喃道:“畜生……你这个畜生……”
姜亮听说张扬回到江城了,忍不住责怪道:“回来了也不找我!”
张扬道:“都是为了报仇,跟你是世仇,跟宋省长是情仇。”
此时一旁几上的电话忽然响起,张扬微微一惊,他害怕电话铃声惊动了外面的苏媛媛和杜天野,可电话响了几声之后,外面没有任何的反应,看来杜天野和苏媛媛并没有在院中。
杜天野笑了笑,没说话。
“可不是,今天我见到杜书记这腿肚子都转筋,要是见了省级干部,只怕我连站都站不住了。”
张扬笑道:“这次为小静的婚事回来的,当然要把家里的事情办完才想起你们这几个老朋友。”
张扬冷笑道:“我就算化成厉鬼都不会放过你。”
苏媛媛含泪道:“我妈不知怎么了,今天接了一个电话,开始就喊着要杀人,我不知该怎么办才好,所以……”
杜天野笑了笑:“省纪委只是他的第一步,据我所知他已经去中纪委了。”
沈静贤道:“你果然来了……我知道你这个畜生不会放过我……你和姓许的一样……你们全都是卑鄙小人……”
张扬道:“是他?”
看到他的表情,张扬就知道一定出了事情,张扬二话没说,回去跟母亲说了一声,和杜天野一起出门,等开车出了春阳,杜天野方才道:“苏媛媛打电话过来,说她的母亲突然得了疯病,刚巧她哥哥又出差去了外地,所以……”
张扬之所以研究这套针法,是因为上次在京城因为一时不察被日本高手服部一叶用迷魂术暗算,所以他才想起了这套古针法,在过去张大官人是看不上这种下三滥的针法的,可险些吃了服部一叶的大亏之后,他有重新研究这套古针法,这套针法他也是第一次使用。
张扬长这么大还从没见到母亲这么紧张过,不由得笑了起来。
李同育嘿嘿冷笑了一声,他不知道沈静贤的身边有人,更不会想到在她身边的就是张扬,当真是人算不如天算,李同育道:“沈良玉,别人不知道你的秘密,我知道,只要我把实情说出来,你还有什么颜面活在这世上,你的儿子女儿又有什么面目去面对别人?你最好乖乖听话,让你的宝贝女儿去指证杜天野……”
张扬道:“我有些不明白,这些查无实据的东西,为什么省纪委要当成一回事儿?”
姜亮和张扬约在汉江烧椅见面,张扬到的时候,姜亮已经在小包间里把菜点好了,张扬心情不好,甚至没多少心情和店主李承乾寒暄,打了个招呼就走入了小包间。
张扬道:“苏总在吗?”
杜天野微笑道:“我和李同育不熟,可是他既然能够做到东南日报的社长,应该不是一个盲目冲动的人,向省纪委举报我还可以理解,可他举报宋省长又为了什么?”
张扬从杜天野的脸上看到了信心,杜天野当年就是中纪委五室的主任,在中纪委的关系很多,这种捕风捉影的事情,李同育是告不倒他的,再说他本身未婚,就是李同育拿他和苏小红的一些关系说三道四他也不怕。
张扬道:“我爸不是自杀!”
张扬道:“没事,只是沈阿姨的病情不轻,加上她本来就有顽疾缠身,恐怕康复需要很长一段时间。”他找苏媛媛要来纸笔,迅速写了一副方子,做完这件事之后,匆匆离开了苏家。
姜亮又喝了口酒道:“死因是服毒,因为他死前喝了酒,就死在车里,所以没有查到任何的线索。”
张扬担心苏媛媛在外面偷听,所以跟沈静贤说话的时候用上了传音入密。别人虽然听不到,可沈静贤却听得清清楚楚,她骇然道:“你死了……你已经死了……”
沈静贤喃喃道:“你死了……你分明死了……”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向张m.hetushu.com扬看了一眼。
张扬笑了笑道:“被沈静贤骂了一顿,心里不舒服。”
沈静贤道:“你和姓许的全都是畜生……全都是……”
张扬从针盒中抽出一支金针,针尖的锦芒刺痛了沈静贤的眼睛,她的双手紧握轮椅,颤声道:“张解放……你是来杀我的……你是来报仇的……”
姜亮道:“对了,还有一件事,你爸,也就是张解放生前是江城机械厂的司机,当时许常德就是江城机械厂的副厂长!”
张扬和杜天野认识多年,知道这些年杜天野刚烈的性情在现实的磨砺中已经失去了昔日的棱角,很多事开始藏在心底,可从张扬掌握的情况,杜天野最近并不好过,他低声道:“李同育的举报会不会带给你麻烦?”
杜天野道:“事情都过去了这么多年,无论谁对谁错,咱们都没资格进行评论,如果不是苏媛媛的那张照片,你也不会把这件陈年旧事给查清楚。”
姜亮问清楚张解放是张扬的亲生父亲之后,他马上答应下来。
姜亮点了点头道:“他真是你爸?”
杜天野看出张扬情绪不太对,低声道:“你怎么了?”
张扬没说话,这事儿没法说,根据从沈静贤听来的那番话,自己的父亲十有八九不是什么好人,如果他真的强暴过沈静贤,并让沈静贤给他生下了一个女儿,那么沈静贤杀他也在情理之中,张大官人对这个素未谋面的亲爹当然不会真有那么深的父子之情。
“我没看错……化成灰我都认得……你是张解放……你是凶手……你明明死了……你明明死了……”
杜天野道:“他大概忘了,我当初是从哪里出来的。”
听儿子这么一说徐立华也不好再说什么了,叹了口气道:“那好……我和你赵叔就硬着头皮去这一趟,不过,咱可得先说好了,你得一直陪着我们。”
杜天野和张扬回到汽车上,杜天野还是感觉到张扬的神情不对,低声道:“怎么了?”
苏小红拿起茶几上的红酒给张扬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摇曳着红酒,看着杯中深红的色彩轻声道:“说吧,找我什么事?”
张扬和苏强一起正边喝红酒边等她。
张扬拿起了电话,却听到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沈大姐在吗?”张扬在第一时间就听出说话的人竟然是李同育,又是一个惊奇,张大官人发现今晚让他吃惊的事情实在太多,一件接着一件,李同育竟然会给沈静贤打电话,他们之间又有怎样的联系?带着满怀的惊奇,张扬将话筒递到了沈静贤的耳边。
听话听音,张扬隐约猜到,沈静贤的儿子十有八九是许常德的,难道自己的这位亲爹知道许常德和沈静贤有一腿,两人生下了一个儿子苏国泽,张解放利用这件事来威胁沈静贤就范,欺负了她,让她生下了苏媛媛。张大官人感到满脸发烧,自己的老爹要真是这样的人物,他可没脸见人了。
姜亮道:“查到了一些,张解放死于一九七三年五月,距今二十三年了。”
张扬笑道:“刚到,红姐在吗?”
张扬道:“我知道!”
张扬冷笑道:“为何不能,当初你害我,现在我要加倍讨还回来!”
沈静贤根本没听电话中说的是什么,只是喃喃道:“你是个畜生,畜生……”
苏媛媛六神无主,哭得泪人一样,她不知道陈天重是哪一个,杜天野却知道陈天重是他的大哥。
张扬道:“为什么要杀我?”
苏小红道:“张扬,你明说吧!”
张扬看了他一眼道:“懒得说你,苏媛媛这个人倒是没什么,不过她母亲沈静贤和你大哥之间的关系很复杂,我总觉着她对你们家不怀好意。”
徐立华也道:“你又叹什么气?”
说话的时候,刚巧苏强送客人出门,看到张扬,当真是又惊又喜,他冲上来抓住张扬的肩膀道:“张主任,稀客啊!什么时候来的?”
苏小红轻声道:“张扬,我是个不配拥有感情的女人,但是你放心,我还有爱,我会尽自己的一切努力,去呵护我爱的人。”
张扬道:“就这么完了?”
苏媛媛只是觉着母亲发疯,杜天野却已经觉察到这件事并不寻常,沈静贤的身上有着太多的谜团。她和自己的大哥之间拥有怎样的关系?她口中的张解放又是何人?这个张解放和自己大哥的死有没有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