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34章 门户之见

张扬内心一震,他不由得想起昨天经过青云竹海祭扫安老陵墓的时候,听到竹林内的动静,当时只是看到了一只野兔,难道那时候安语晨已经看到了自己?她藏身在竹林中窥探着自己?张扬感到一丝不祥之兆,他低声道:“道长,小妖现在哪里?”
张扬越发断定安语晨当时就藏身在竹林之中,自己和杜天野的对话被她全部听去。
张扬暗下决心,等以后有了时间,一定要再去小石洼村走一趟,他要把整件事情搞个清清楚楚。
张扬望着丁兆勇也流露出几分欣慰,这样的场面的确轮不到自己说话,就算是存在问题,也应当由丁兆勇和赵静解决,丁兆勇是条汉子,关键时刻敢于担当,赵静这次没看走眼。
汽车来到省政府招待所,丁巍峰看了一下时间,还差十分钟到六点,他向丁兆伟道:“小伟,跟你弟联系过没有?”
钱惠敏道:“婚姻是一辈子的大事,怎么能当成儿戏呢?我还以为是明年五一,怎么突然变成了今年五一?赵静大学都没毕业,你们就这么急着结婚?”
钱惠敏道:“我说错了吗?自从他们两人好上之后,我在大院里都低着头走路,背后不知有多少人议论我们呢。”
“哦!”丁巍峰应了一声,向徐立华道:“嫂子呢?”
赵静看出他的不自然,上前挽住他的手臂,笑道:“爸,你好帅!”
徐立华叹了口气道:“那就是我的命,他喜欢喝酒,性情有些暴躁,当年对我的确不是太好,可是在有了你之后一切都改变了,他很疼你,自从有了你之后,他就再也没有打骂过我,每天下班回来,都围在你的身边逗你玩,他对你的爱是无私的。”张扬点了点头,他相信母亲的话,虎毒不食子,张解放对他这个亲生儿子应该没有任何私心。
钱惠敏道:“梁成龙肯定比你有钱,他本来公司就不小,清红又是天骄集团的董事长,门第出身,听说他们两口子就快有孩子了,真好,这样门当户对的婚姻才让人羡慕。”
李信义叹了口气道:“她昨天来了,晚上我去墓地的时候,看见她睡在那里。”
其实钱惠敏当然清楚儿子要和赵静在今年五一结婚,她之前反对过,后来因为儿子的坚持而沉默,可她一直都没表态同意,现在当着赵家的面说出来,搞得赵家好不尴尬。
丁巍峰端起酒杯道:“老赵,你们不容易啊,没有忽视对子女的教育,为国家培养了一个年轻的干部,还有一位大学生。”
赵静有些抱怨的看着父亲。赵铁生愣了一下,含在嘴里的烟颤抖了一下,然后他迅速拿起香烟摁灭在烟灰缸里。
李信义道:“我探查过她的脉息,极其微弱,时缓时急。”
徐立华叹了口气,如果不是儿子问,她真的不想再提,前夫留给她的记忆是痛苦和不幸,和他相比赵铁生要好的多,徐立华道:“荆山市西山县卢家梁小石洼村!”
临近东江的时候,老道士李信义打来了电话,为了打这个电话,他专程从清台山跑到黑山子乡,李信义的语气很急:“张扬,小妖找你没有?”张扬微微一怔:“没有啊!”
赵铁生和徐立华的脸色都很难看他们有些后悔这次的东江之行了,他们过来是为了两家人见面,把婚期定下来的,可没想到丁兆勇的母亲对这件婚姻如此抵触,他们本来就觉着自己高攀不上丁家的门楣,这会儿更觉着难过。
张扬打进门起就看出钱惠敏的脸色不对,他在官场混了这么多年,从对方的表情推测对方的心理早已熟捻,马上就意识到钱惠敏对这桩婚事并不满意,换成别的场合,张扬才不会给她面子,可今天不同,今天是为了妹妹的婚事,来之首,母亲就特地把他拉到一旁专门交代,他们家条件不如人家,万一发生不快,让张扬无论如何都要忍着性子,千万不要因为冲动坏了妹妹的婚事。
赵铁生也脸红了,不过好在喝酒,别人看不出来,他摸出一盒烟,抽出一支递给丁巍峰,丁巍峰微笑着表示不会,赵铁生自己点了一支烟。
钱惠敏道:“说起这件事我就有些不理解了,当老师多好的职业?非得要去做生意?”
赵铁生头一次经历这样的场合,浑身上下都不自在,这会儿又拿捏出一身的汗,看到毛巾拿上来,他抓起毛巾擦了擦手,然后又擦了擦脖子,最后毛巾又擦了擦光秃秃的脑门。
钱惠敏道:“先跟老三好,这一转眼就把老二给哄上了,没几天就要谈婚论嫁,你不觉着丢人?我还觉着没脸见人呢?”
赵铁生道:“丁书记,俺家住在春阳,我是春阳农机厂的工人,现在已经内退hetushu•com了。”
赵铁生这辈子也没和这么大的干部握过手,紧张地满头都是大汗,手心里也是汗,他觉着这样伸出手去,对人家肯定不礼貌,在身上擦了擦,这才伸出手去,丁巍峰看出了他的紧张,笑着和他握了握手,拍了拍他的手背道:“老赵啊,大家都是自己人,别客气。”
钱惠敏今天大有豁出去的架势,她冷笑了一声道:“真心相爱?这样的话我很熟悉,你们这一代的感情我不理解,我也不相信,你们这一代做事太现实,太有目的性!”
“重要吗?是好是坏都改变不了他是你父亲的事实!”
张扬抓起了姜亮面前的二锅头,仅剩的那一点儿被他一口喝了个干干净净。
张大官人放下电话,心情舒坦了许多,从安语晨电话中的表现来看,她应该没什么大事。张扬又给李信义回了一个电话,老道士一直都在电话旁等着他呢,张扬把安语晨的情况告诉他,李信义一个劲的说那就好那就好,血脉相连,他对这个孙女儿是发自内心的疼爱。
赵铁生伸出去的手僵在那里,一张脸涨得通红,虽然赵铁生没多少文化,可别人的脸色他还是懂得的,这位亲家母根本看不起他,赵铁生讪讪的放下了手。
张扬道:“我遇到了一个熟人,他说过去和我爸一个厂的,和我们家住的很近,说我爸生前脾气不好,经常打你。”张大官人这番话只是信口胡诌,只是他胡诌到了点之上,张解放生前的确对徐立华不好。
这个问题张扬留给了母亲,第二天一起前往东江的途中,在中途休息站休息的时候,张扬和母亲来到僻静之处,小声道:“妈,你认不认识一个叫沈良玉的女人?”
安语晨道:“李道长找你了?我是想找你,可我打算晚两天再过去。”
丁兆勇赶紧为赵静说话:“小静成绩很好,在同届毕业生中也是名列前茅。”
赵铁生没说话,端起酒杯默默抿了一口,他心里憋屈,可再憋屈也得忍着,他知道人家嫌弃的不是自己闺女,嫌弃的是他们这个家庭,身为赵静的父亲他没本事啊,让人家看不起。
徐立华微笑道:“客气了!”
丁兆勇向母亲看了一眼,钱惠敏坐在那里并没有起身,他的内心中顿时感觉到有些不妙。
赵铁生道:“在家,她一直没工作,在家洗洗衣服做做饭,就是家庭妇女。”
如果不是张扬要陪同家人前往东江,他肯定会折回头去见安语晨,虽然接到她的电话,可见不到她人心里还是觉着有些不踏实。
张扬担心道:“那你为什么要放她离去?”
丁巍峰虽然在无奈之下默许了这件事,可他的妻子钱惠敏到现在仍然接受不了,本来她今天都不想来,可丁巍峰硬逼着她过来,临来的路上钱惠敏还忍不住嘟囔着:“什么事儿,你也不怕别人笑话!”
“爸!”赵静心里这个急啊,父亲一沾酒,说话就没有把门的。
张扬依然没说话,起身准备离去,他用实际行动表达对赵铁生的支持。
丁兆勇看到无人回应,他端起一杯酒来到赵铁生面前:“赵叔,我敬您,我和小静是真心相爱,您就同意我们的婚事吧。”
徐立华愣了一下,她有些错愕道:“为什么忽然问这些?”
朱婧看到赵铁生滑稽的样子,忍不住笑出声来,可笑了之后马上觉着不礼貌,赶紧低下头去,强忍住笑,一双肩膀抖个不停。
钱惠敏道:“兆勇,你还年轻,很多事情你不懂,赵静也一样,年轻人,多把心思放在工作和学业上,不要一门心思的想着情情爱爱,耽误自己也耽误别人!现在不冷静对待,以后后悔就来不及了!”
大儿媳朱婧很会做事,赶紧上前挽着婆婆的手臂,钱惠敏几个儿子之中最疼的就是这个老二,老大现在在东江警备司令部任职,平时不怎么喜欢说话,长大成人之后就不怎么着家,结婚后回家更少,老小丁斌太贪玩,到现在都不懂事,只有老二丁兆勇最孝顺最体贴她这个当妈的,所以钱惠敏对这个二儿子寄予的希望也是最大,希望越大失望越大,如今丁兆勇在婚姻上的抉择让钱惠敏极其不满。
张扬并没有看到电话那头的安语晨,安语晨放下电话就哭了起来,她坐在黑山子乡中学的旁边,望着张扬曾经住过的宿舍,回忆着在清台山和张扬相识的情景,一幕一幕,如此熟悉,却又显得如此遥远……亲家第一次到来,平海省政法委书记丁巍峰也表现出相当的重视,他特地在省政府招待所订了一桌饭,还把大儿子丁兆伟夫妇两人叫了过来,小儿子丁斌目前在国外留学,自http://www.hetushu.com然是不能来了,其实不回来更好,省得大家都尴尬。
钱惠敏道:“有钱什么好?有钱是非多!”
张扬道:“为什么?”
钱惠敏道:“赵静,今年五一你还没毕业吧?大学都没上完,怎么结婚?”一句话让现场的气氛顿时到了冰点。
徐立华茫然摇了摇头。
“你还在春阳吗?”张扬向周围看了看道:“就快到东江了!”
赵铁生嗯啊了两声,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张扬抿了口酒,辛辣而苦涩,其实查出真相又如何?许常德已经死亡,沈静贤如今也只剩下了半条性命,一个整天活在仇恨和折磨中的女人生不如死,就算她好端端的,张扬也不可能去为生父报仇。也许上天注定这段恩仇最终要到他的身上来了断,许常德间接死在了他的手中,许嘉勇也死了,在此之前,张扬从未想过自己和许家之间还有这么多的旧怨。
徐立华道:“走!”
徐立华道:“兆勇他妈,身体不舒服就不要出来了,你带着病过来,我们真是过意不去。”徐立华在此时的随机应变是极其必要的,她化解了骤然紧张的气氛,也化解了丈夫的尴尬。
李信义道:“昨晚我们爷俩儿聊了一夜,她叫我爷爷来着,我琢磨着是不是你把这件事告诉她了。”
因为路上堵车,丁兆勇陪着张扬一家在六点十分才来到省政府招待所,为了晚上的见面,张扬特地给母亲和赵铁生买了身新衣服,亲家头次见面,怎么都要穿的整整齐齐。
张扬想要发作,可赵静始终抓住他的手,张扬清楚的感觉到妹妹的手变得冰凉。
“妈,我老家在哪里?”张扬一直都以为自己是春阳人。
赵铁生这会儿总算有点缓过劲来了,他又在西服上擦了擦双手,向钱惠敏伸出手去:“亲家女……你好……”
其实赵铁生对他们的婚姻一开始就赞成,丁兆勇这么说,是要给赵家圆面子,也等于间接为母亲的那番刻薄话道歉。赵铁生笑着接过那杯酒道:“好,好,你们俩结婚,我欢喜的很,开心得很……”
安语晨道:“神经啊,我骗你什么?就你那智商,我至于吗?”
徐立华小声对张扬道:“三儿,妈这心底总觉着不踏实……”
丁巍峰示意服务员倒酒,服务员给赵铁生倒酒的时候,赵静提醒道:“爸,你身体不好,少喝点!”
看到张扬一家到来,丁巍峰笑着站起身来,虽然他心里很不舒服,但是面子功夫还是要做的,既然已经阻止不了儿子结婚,只能顺其自然。
丁巍峰表现的很热情也很主动,他主动向赵铁生伸出手去:“你是赵静的爸爸吧!”
徐立华心疼的望着女儿,她一字一句道:“我从小就教过你,咱们虽然是平民老百姓,可咱们堂堂正正做人,别人看低咱不怕,无论任何时候自己不能看低自己,打你,因为你是我闺女,打你是要你记得,人活在这世上图的就是一个尊严!”
丁兆勇笑了笑,当着这么多人总不能拂了当妈的面子,来到母亲身边坐下。
张大官人头脑一阵眩晕,差点没一头栽倒在地上,五雷轰顶,搞了半天自己的老爹也跟这帮知青有关系,难怪他会来到江城,难怪他会成为江城机械厂的司机,他和许常德肯定早就认识。徐立华再不想回忆这件往事,转身向吉普车走去,张扬一个人站在那里,脑子里乱糟糟一团,短短的时间内意外的事情接二连三的落在他的头上,当年的事情抽丝剥茧般渐渐浮现于他的眼前,这些人的爱恨情仇他已经知晓了大半,只是在调查之初,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生父也和这群人有关系。李同育呢?李同育为什么要威胁沈静贤,他知道什么?他当年和小石洼村有没有关系?
赵铁生站起身,他的腰杆挺得笔直,有生以来他还从没有挺得那么直过,他看着钱惠敏:“俺不会让闺女嫁入你们家的,你们的儿子是块宝,俺们家的闺女也不是根草!俺没啥学问,也没啥见识,可俺知道俺闺女是个好娃儿,就算是有不对的地方,也轮不到外人教训,该打该骂俺自己会出手,别人说俺闺女一个不字,我他妈就跟她拼命!”赵铁生双目一翻,目光之中几乎要喷出火来。
丁兆勇笑道:“妈,我还真不是个有钱人,跟我一起玩儿的,陈绍斌、梁成龙他们都比我有钱。”
丁巍峰极度郁闷的闭上眼睛,低声道:“够了,现在都提倡婚姻自由,我们当父母的只能提提建议,最后怎么选还得靠孩子自己。”
钱惠敏说出门当户对这四个字的时候赵静的脸刷一下就白了,她内心中刀割般和*图*书难受。张扬只差没站起来骂娘了,感觉手忽然一紧,是妹妹抓住了他,赵静了解自己这个小哥的性情,钱惠敏的这番话肯定会触痛他的神经。
此时的赵铁生眼中的丁巍峰光环尽褪,什么省政法委书记,狗屁,你为了你儿子,我为了我闺女,都是当爹的,谁怕谁?
徐立华也站起身来:“老赵,咱回家!”她的目光己经湿润。
钱惠敏厌恶的皱了皱眉头,闻到烟味儿,夸张而剧烈地咳嗽起来。
丁兆伟帮忙说话道:“现在不都流行下海吗?连我有时候都动心了,你看兆勇现在车是一辆一辆的换,我都是开部队的车,凭我们两口子的那点工资,这辈子也买不起自己的车。”
丁巍峰笑道:“少喝一点吧,不勉强!”
徐立华咬了咬嘴唇:“骨灰送回老家了。”
丁巍峰笑了笑,没有说话,但是从心底他对这场婚姻也是抗拒的,不过他没有那么激烈罢了,他认为妻子的发难有一定的道理,他认为儿子的婚姻充满了太多冲动的成分,拖延一段时间,给他自己一段时间,一个冷静的过程,也许过阵子他会重新考虑婚姻的问题。
钱惠敏阴阳怪气的来了一句:“都六点二十了,赶紧坐吧,宾馆都催好几次上菜了。”
李信义道:“她说去找你,我还以为你们已经见面,可等她走后,我琢磨着有些不对,所以给你打这个电话。”
丁兆勇愣了一下,来之前和母亲说的好好的,她今天看来真的要借题发挥了,丁兆勇笑道:“妈,今年五一!”
丁巍峰的两道眉毛凝结在一起,表情很严肃,其实他多数时间都是这个表情:“什么笑不笑话?你胡说什么?”
姜亮道:“想开点!”
丁兆伟笑道:“赵叔叔,你叫我兆伟就行,我可不是什么首长,快请,快请!”他引着众人来到包间内。
徐立华仍然摇头。
张扬倒没觉着什么,谁也不是生来什么都经历过,赵铁生紧张也在所难免。
张扬看到她的样子气就不打一处来,可今天这种场合自己要是发火的确不好,撕破脸皮的话,伤害的不仅是两家的感情,而是自己妹妹的终身幸福,抛开钱惠敏的因素,丁家其他人还是比较热情的,看在妹妹和丁兆勇的份上,今儿忍了。
钱惠敏被他看得内心不由得一颤。
赵静一看家人要走,有些慌了,丁兆勇也慌了,赶紧过来挽留。赵静知道父亲脾气倔,犯了脾气,谁都劝不来,她抓住母亲的手臂道:“妈!”
赵铁生和丁巍峰碰了碰杯子,因为酒精的缘故,他这会儿说话自如了许多:“说起来我挺对不住这俩孩子的,小静能上大学,全都是因为他哥,当初她的成绩并不好,幸亏三儿给她争取到了保送名额……”
丁巍峰放开了赵铁生的手,又向徐立华笑了笑:“欢迎你们到东江来。”
赵静也觉着很难堪。
丁兆勇意识到自己必须要说话了,不能让场面继续恶化下去,他笑道:“今天大家都在,我和小静想宣布一件事,我们打算五一节结婚。”
丁兆勇本想和赵静了坐在一起,钱惠敏道:“兆勇,你坐这边!”
丁兆勇道:“赵叔,徐阿姨,好好的别生气,咱们坐下来好好谈谈行吗?”他是真心挽留。
丁巍峰及时开口道:“坐!赶紧坐,都是自己人,别客气!”
钱惠敏道:“不是还没毕业吗?”
他说完之后所有人都静了下去,赵静的脸上重新浮现出幸福而甜美的微笑,未来婆婆对她的态度她早就领教过,不过只要今天顺利的定下婚事,受点委屈也算不了什么,本来赵静最担心的就是张扬,她害怕哥哥按捺不住性子,可今天他一直表现的很好,没这么说话。
张扬从母亲的表情上并没有看出任何的异样,这让他相信母亲并没有说谎,母亲只是一个平凡的家庭妇女,她不善于掩饰自己的情绪。
安语晨道:“不太好,最近感冒了,一直在咳嗽,这两天恢复了一些。”如果安语晨说自己没事,张扬反倒不会相信,这正是安语晨的聪明之处。
丁兆伟道:“爸,联系过了,他们已经到东江了,下午陪着赵静一家去江滩公园转了转,说好六点钟就到的。
“沈静贤呢?”
“嗳!”赵铁生等他说完,咕嘟一口就把杯中酒给喝了,赵铁生认为喝得越痛快越是对主人的尊重。
安语晨道:“你清明过后要老老实实呆在南锡等我,到时候至少要抽出一周时间陪我到处转转。”她还是一如从前那般霸道。
负责开车的丁兆伟和妻子朱婧对望了一眼,两人都没有插话,可心中对这件事也都有些想法。
所有人都愣了,赵静忍不住叫了声和-图-书:“爸!”
丁兆伟看到他们一家人过来,笑着迎了上来,张扬笑眯眯走了过去,和他握了握手道:“兆伟哥,你好,很久不见了。”
张扬挨着妹妹坐了,丁兆伟坐在他旁边,服务员上流菜,又上了擦手用的毛巾。
钱惠敏道:“我真是受不了她,你看她那一脸的妩媚相,你以为她真心喜欢咱们家兆勇?她是看上了咱们家的条件。”
赵铁生有生以来还没有正式穿过西装,这身一千多块的西装穿在身上,总觉着不是自己的衣服,他不时的摇晃一下脑袋,用脖子蹭蹭衬衫的领子,新衣服就是不如旧衣服穿着舒服。看人的眼神都有些怯怯的,心里有种感觉,别人都在看他,仿佛他这身衣服是偷来的一样。
赵静捂着面孔,委屈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妈……你……”
赵静很感动,她感到自己应该说一句话了,她轻声道:“钱阿姨,我知道我很多方面做得还不够好,可是我以后一定会努力做好,我和兆勇是真心相爱的……”
丁巍峰怒道:“胡说!”
张扬笑了起来,这才是他认识的小妖,这才走过去的小妖:“好,我尽量把工作安排好,争取24小时陪护,吃饭、上厕所、睡觉都陪着你。”安语晨笑骂道:“滚你!你是我师父嗳,为老不尊!”
赵铁生愣了一下,其实他身体好的很,女儿提醒他的原因是,赵铁生喝酒之后管不住嘴巴,喜欢胡说八道,万一说错了话,肯定闹得大家都尴尬。赵铁生笑了笑:“嗯……那……我胃不舒服……不喝了……”
想起赵静先是小儿子的女朋友,可现在变成了二儿子的未婚妻,丁巍峰的眉头就不禁皱了起来。丁巍峰在内心深处对这件事是不满的,为此他还专程和儿子谈了几次,可丁兆勇的态度很坚决,在他面前摆出了非赵静不娶的架势。丁巍峰也的确没有办法,他了解自己的这个二儿子,别看平时乐呵呵的,可性情倔得很,认准的事情绝不会回头。既然反对不了,就只能听之任之。
“妈,我爸是个怎样的人?”
徐立华又道:“算了,事情都过去了这么多年,我不想提,你也别问了,无论别人怎么看他,你都要记住,他是你爸,他对你好就足够了。”
钱惠敏听在耳里,心中是越发的不待见赵静了,轻声道:“无论有没有参加高考,毕业证都是一样的。”
钱惠敏的脸色不好看,一点笑容没有,她也没有任何的表示,仍然坐在那里,轻声道:“坐吧,我身体不舒服,不好意思啊……”
钱惠敏负气道:“你跟我过这么多年不知道,我这人就是不会虚情假意!”
丁巍峰还算是顾全大局他笑着解释道:“兆勇、赵静,你妈没有反对你们结婚的意思,就是说你们现在的状况,是不是有点急了?是不是等到毕业之后再说?年轻人嘛,毕竟要以学业为重,老赵,你说是不是啊?”
张扬道:“你到了春阳为什么不找我?”
丁兆伟颇为为难,又朝父亲看了看,丁巍峰向他点了点头。
安语晨笑道:“你以为你很重要啊,我来到内地就得把一切事情都放下去见你?南林寺广场有我的投资,江城有这么多家学校,我不都得看看?还有,再过几天就是清明了,我爸爸、叔叔他们全都要过来给爷爷扫墓,我提前过来就是为了安排这件事,等清明过后,我才能抽出时间去你那里,给师父大人请安。”
她的话还没说完,徐立华忽然扬起手狠狠给了她一记耳光,这一巴卑把赵静打懵了,也把所有人都震住了。
赵静的脸越发红了。
张扬道:“道长,你别着急,我马上联络她!”张扬挂上电话马上给安语晨打了过去,铃声响起之后,安语晨很快就接通了电话,从她的声音听不出任何异样,安语晨的声音透着开心:“师父,找我有事啊?”
赵静的脸刷一下就白了,她用力咬着嘴唇,委屈的泪水就快夺眶而出。
根据姜亮查到的资料,张扬内心中已经形成了一个大概的轮廓,许常德和沈静贤之间素有暧昧,后来两人珠胎暗结,生下了苏国泽,自己的生父张解放因为许常德的缘故认识了沈静贤,并察觉了许常德和沈静贤交往的事情,他利用掌握的秘密要挟沈静贤就范,奸污了沈静贤,并致使沈静贤产下一女,也就是现在的苏媛媛,沈静贤因为张解放的长期纠缠,暗下杀心,下毒杀死了他,在那个动乱的年代,因为证据不足,所以真相一直掩埋到现在。如果真的是这样,自己这个亲爹死的是一点都不冤枉。可张扬对许常德和沈静贤之间的关系还是想不通,根据陈崇山所说,沈静贤和他的和图书大儿子陈天重才是一对,就算陈崇山反对,沈静贤难道会因爱生恨和许常德走到一处?自己父亲的死是不是和许常德有关?在沈静贤毒杀张解放的过程中,许常德有没有参与?许常德在整个过程中是不是一个策划者?
丁巍峰点了点头,他向妻子道:“回头见了人家客气点!”
丁兆勇道:“妈,我考虑的很清楚,我也足够冷静,我喜欢赵静,我认准了她,我要和她结婚,我要和她生活在一起。”
丁巍峰向赵铁生和徐立华夫妇介绍道:“这位是兆勇的母亲,今天她身体不太舒服,我刚陪她从医院过来。”丁巍峰这个人毕竟是政治老手,应付这样的场面太小儿科了。
姜亮道:“别介啊,酒咱有的是!”他又叫了一瓶,不过这次是一斤装的。他看出来了,张扬心事重重,虽然不清楚张扬为什么要查他生父的资料,可他能够断定这件事给张扬不小的震动,朋友之间有些话根本不用多说。
赵铁生介绍这些的时候说的很坦然,张扬听得也很坦然,因为赵铁生说的是实话,赵静却把头垂了下去,父亲的这番话让她感觉到有些自卑,虽然和丁兆勇恋爱的时候,她竭力想忽视两人之间的门第差距,可事实仍然摆在那里,无论她想或不想,事实都存在。
丁巍峰笑道:“关起门来都是一家人,什么领导不领导的,一起坐!”于是他和赵铁生先坐了,徐立华坐在丈夫旁边,赵静挨着母亲坐了。
“是吗?”赵铁生不自然的笑。
张扬嘴唇抿得很紧,从他认识赵铁生以来,对这个继父一直都没有什么太好的印象,可今天赵铁生的这番话推翻了过去他对他所有的恶劣印象,赵铁生也是一个好父亲,在子女受到委屈的时候,他一样可以爆发出无穷的勇气,他同样会不惜一切来捍卫儿女的利益。
赵静窘得俏脸通红,张扬却笑了起来。
钱惠敏冷淡的声音再度响起:“兆勇,你说的是明年五一还是今年五一?”
张扬道:“他埋在哪里?”
丁兆勇道:“爸,妈我和小静已经考虑好了,我们定下的事情不会改变,今年五一我们就要结婚。”他说得斩钉截铁,没有半点可以回旋的余地。赵静痴痴看着丁兆勇,能够得到他如此对待自己,刚才受到那点委屈根本不算什么。
三杯酒下肚之后,丁巍峰道:“老赵啊,你在江城是做什么工作的?”这句话就表明丁巍峰并不了解赵静的家庭,甚至在这次见面之前,他都没有搞清楚赵铁生是住在江城还是春阳。
姜亮道:“见过,只是你不记得了。”
张扬将信将疑:“你没骗我?”
丁巍峰也看出赵铁生是个实在人,他也把杯中酒喝了,张扬一直都没说话,今天他只需要扮演好晚辈的角色。
赵铁生站在那里咧着嘴笑,赵静推了他一下,他才反应过来,上前热情的伸出手去:“首长……你好!”他太紧张,看着丁兆伟身穿军装,估摸着是个部队的大干部,居然称呼起首长来了。
张扬笑道:“妈,就是吃饭说说话,没什么。”
徐立华道:“少喝一点!”两家人头一次见面,赵铁生要是一口不喝也说不过去。酒倒好之后,丁巍峰端起酒杯微笑道:“老赵啊!欢迎你们一家来东江做客,咱们一起同干一杯!”
张扬道:“我甚至不知道他是好人还是坏人!”
几个人下了车,丁巍峰让丁兆伟在门外等着,钱惠敏道:“等什么?又不是不认识字!”
丁巍峰陪着笑道:“老赵,别生气,咱们不谈这些不开心的事,吃饭,吃饭!”
丁巍峰邀请赵铁生夫妇上座,赵铁生哪儿敢,他诚惶诚恐道:“丁书记,您是领导,您上座!您先请!”
张扬笑了起来:“寒碜我是不是?你身体怎么样?”
赵静道:“妈,爸,别生气,你们误会了。”她又向丁巍峰和钱惠敏道:“丁叔叔、钱阿姨,我爸脾气直,平时说话就是这样,你们千万别介……”
张扬笑了:“我没见过我爸!”
赵铁生道:“你儿子把我们请来就是谈婚事的,我没吃过饭?既然不开心,婚事不谈了,我跟你谈什么?扯犊子!”
丁兆勇道:“我们都说好了,等毕业后小静就加入我的公司,我们俩一起开创事业。”
丁兆勇道:“妈,我们没打算大操大办……”
赵铁生默默端起酒杯,他把那杯酒一口给喝完了,然后把酒杯轻轻放在桌上,站起身道:“这婚不结了!”
丁兆伟乐呵呵道:“我一直在部队,和你们地方干部不一样,不如你们自由。”他向赵铁生和徐立华道:“赵叔和徐阿姨吧,你们好,我爸特地让我在这里等着呢,我是兆勇的大哥丁兆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