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46章 老朋友

乔梦媛点了点头,时维赶紧打开公文包把事先拟好的合约拿了出来,杜瓦尔接过合约,直接翻到最后一页,在签约栏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然后将合约推给乔梦媛,微笑道:“明天我会去南锡,具体看一看这块地的环境,设计方案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出来。”
梁孜笑了笑,点头道:“快去吧,千万别憋坏了。”
乔梦媛道:“我看得出来。”
一曲悠扬的慢摇响起,徐美妮拖着郭志强的手走下舞池,乔梦媛笑着向张扬伸出手:“张主任,可否赏光跳一支舞呢?”
张扬当然知道事情没那么严重,他当时检查过那孩子的伤势,确信他没有生命危险自己才离开的,张扬道:“他是你什么人啊?够狠的啊,一刀把梁德光给扎了,听说是肝破裂!”
时维白了他一眼道:“跟你有关系吗?”
郭志强道:“我听说你跟楚嫣然也定下来了。”
张扬道:“得,成人之美,走,我也很久没见果子酱了。”
时维道:“我大人不记小人过。”
张扬来到洗手间内,想不到又遇到了一熟人,梁孜的哥哥梁德光。张扬跟这厮过去也发生过不快,开车撞死了他的京巴狗,后来梁成龙出面才搞定这件事。
张扬道:“找个地方放松放松吧,我明儿就要离开东江了。”
黄军道:“我哥们的孩子,他爸是冯孝虎。”
远处一辆黑色奥迪驶了过来,从车上下来一男一女,女的是梁孜的姐姐梁红,男的是梁孜的姐夫刘晓忠,省电力局局长。听说梁德光受伤,他们两口子也慌忙从家里赶了过来,梁红抓住妹妹梁孜的手,还没说话呢眼泪就落下来了,虽然她们的这个哥哥并不争气,可毕竟血脉相连,骨肉亲情是改变不了的。
“当然!你不信?”
梁德光瞪了他一眼,不过也没敢说什么,上次的事情已经过去了,他当时想讹张扬一万块,可钱没讹成,却被张扬吓尿了裤子,后来他找妹妹帮他出头,却被妹妹训了一顿,梁德光虽然没什么记性,可他也知道自己招惹不起人家,瞪瞪眼的胆子是有的,其他过分的举动他也不敢。
“切!我还怕你?有种你告去啊!”
张大官人呵呵笑道:“巧合,纯属巧合。”
郭志强笑道:“屁的逃兵,我是探亲假,清明和美妮一起回老家烧纸去了。”
张大官人一听愣了:“咱不带这样的啊,太现实了,夫妻上了床,媒人丢过墙,乔总你鸟尽弓藏也太快了点。”
乔梦媛来到张扬身边充满歉意道:“都怪我,如果不是我要来这里,就遇不到这件事情。”
这件事让郭志强感到很不舒服,毕竟是因为他追赶,那少年慌不择路,这才遭遇了那场车祸,无论出发点怎样,他总觉着和自己有点关系,毕竟那孩子看起来还未成年。
张扬道:“她没给你点啥。”
张扬这才握住他的手臂,两人同时用力,互相撞了一下肩膀,郭志强闷哼了一声:“我靠,用不着这么大力吧!”这厮显然吃了暗亏,张扬乐呵呵道:“不用点力气,哪能体现出咱们深厚的革命友谊。”
黄军摇了摇头。
张扬道:“你酒吧里有赌博机的事情是梁德光举报的?”
徐美妮也是一脸的笑意,张大官人这才向郭志强点了点头,还没说话呢,郭志强扬起拳头照着张扬肩头就是一下,这厮下手当然不会出全力,但是也颇具分量,蓬!地一声,听得一旁的乔梦媛芳心一颤,看到张扬表情如常,这才放心下来,可随即又意识到,自己怎么会如此关心他?俏脸不由得有些发烧。
时维仍然有些不开心道:“别小维小维的,肉麻死了!”
梁孜摇了摇头。
张扬点了点头,向徐美妮看了一眼:“你们俩定了?”
张扬道:“我发誓,我对她真没有别的念想。”
张扬呵呵笑道:“好男不跟女斗。”
时维道:“我没说我表姐。”
时维嗤之以鼻道:“就你?我就不信,狗能改了那啥……”
张扬道:“我是逗她玩,她心性单纯,我把她当成妹妹看。”
张扬愣了一下:“什么?”
“冯孝虎?”张扬念叨着这个名字,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几年前东江打黑行动中挖出了一个黑社会团伙,为首的就是冯孝虎,这个人入狱后不久就病死了,难道黄军说的是他。黄军这个和*图*书人本身背景就非常复杂,张扬想到这里不由得生出警惕,自己必须要注意把握分寸,违反原则的事情一定不能干。
那边郭志江怯怯道:“时维,来蓝魔方听歌吧,新月乐队的表演九点半开始。”
郭志强说开枪只是吓吓他,他根本就没有枪,看到那少年狂奔逃离,郭志强骂道:“他奶奶的!”也大步追了出去。
张扬关切道:“情况怎么样?”
郭志强也没想到事情竟然会演变成这样,他赶紧冲到那少年身边,看到那少年脸色苍白,身上染了不少的鲜血,一双眼睛恨恨看着他。这张面孔稚气未脱,分明是个高中生。郭志强有些慌了,他大声道:“救护车,快叫救护车。”
张扬一听就愣了,天下的事情怎么就这么巧呢,黄军的堂弟该不会就是今晚在蓝魔方捅人的那个吧?张扬道:“你说清楚,他在哪儿捅的人?”
乔梦媛啐道:“你们都小点声,干什么?一见面就吵架。”
张扬对黄军的为人还是了解的,他认为黄军挺义气的,应该不会利用小孩子。
张扬睁开双眼,笑眯眯望着乔梦媛道:“看出来什么?”
警察很快就到了,他们先安排把梁德光和那个少年送往医院抢救,张扬已经帮他们检查过,确信两人应该都没有生命危险。他和郭志强在现场录了口供,他们两人只是见义勇为,在这起事件中不存在任何嫌疑,现场也有很多人可以为他们作证,所以不会把麻烦惹到身上。
杜瓦尔向朱俏云看了看,作为一位国际知名的建筑设计师,杜瓦尔的合同根本就是接应不暇。
杜瓦尔道:“合约带来了没有?”
“我怎么着了?谁吃喝嫖赌了?我说你这丫头尽挑不喜欢人的话说,你这叫诽谤明白吗?我要是追究你的责任,你麻烦大了。”
张扬道:“定了,不过她现在公司业务忙,我们现在是劳燕分飞。”
郭志强给张扬叫了杯小麦啤酒,两人碰了碰酒杯,一口气就将这一大扎啤酒给喝干了,张扬捏了颗花生米塞到嘴里:“郭志强,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逃兵啊?”
张扬道:“梦媛,你听见没,她连你都影射进来了。”
黄军苦笑道:“怎么可能,我酒吧还没开门呢,我朋友孩子的事儿,他扎了一个人,自己也被车撞了,已经送到医院了,张扬,你说什么都得帮我,这孩子可怜,是个哑巴,你公安局不是有人吗?你帮帮忙,说什么都得保住这孩子的性命。”
杜瓦尔礼貌的和乔梦媛握了握手,他把妻子朱俏云介绍给乔梦媛认识。
两人说话的时候,乔梦媛把目光投了过来,张扬笑了笑。
乔梦媛意味深长道:“真有这么简单?”
乔梦媛点了点头道:“果子酱为人老实,你要是不去,他真能在酒吧等一夜。”
“杀人了!”不知是哪个女人尖叫了一声,酒吧现场顿时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张扬咧开嘴笑道:“今儿我高兴,要不你们这对姊妹花陪我喝两盅!”
时维道:“那得分对谁,对你啊,我是深恶痛绝,可对志江,我也懂得维护他。”她居然主动抓住了郭志江的手,郭志江激动地满脸通红。
张扬道:“你认识那小孩子吗?他为什么会找上你哥哥?”
黄军冷笑了一声没说话,张扬总觉着黄军有事情瞒着他,今天的事情绝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黄军既然不愿说实话,张扬也不想多问。
张扬也没打算跟梁德光一般见识,梁德光是一摊烂泥,你要是去踩他,就算把他给踩扁了,可自己的脚底也沾上了烂泥,没什么意思,更何况这里还在梁孜的地盘上。
张扬从镜子中看到梁德光突然倒地,也是一惊,他转过身,听到周围传来惊呼声,梁德光的身下淌出殷红色的鲜血。
梁德光转身离去的时候,忽然一个穿着甩帽衫的少年走了过来撞了他一下,梁德光本来就心情不好,张嘴便骂:“你他妈长眼睛……”一句话没说完,忽然感觉到肚子上一凉,然后他的身体软绵绵就瘫倒在了地上。
他们一起来到蓝魔方,让张扬意外的是,郭志江并不是一个人呆在蓝魔方,一起的还有他的堂哥郭志强,还有一位香港女警徐美妮,如今已经是郭志强的未婚妻。张扬和郭志强是老朋友了,压根没hetushu•com想到这厮会出现在东江,两人看到对方,都是喜出望外。
郭志强赶紧向那名少年追去,那少年拼命向前方挤去,逃跑中推倒了一名女人,郭志强是特种部队出身,他的身体素质非同一般,挤到了门口,那名少年终于冲出了人群,发足向远方的街道狂奔。
时维道:“老实交代,你跟那个朱俏云什么关系?”
张扬道:“命是保住了,可杀人的事儿不会那么容易解决。”
张扬一脸的笑,时维道:“要不咱们还是去蓝魔方吧,不能让郭志江傻等。”
一名警察道:“你过来,我们还有事问你。”
看到南国山庄的霓虹灯,张扬松了口气,本来很好的心情,全都让这桩意外给搅和了。
时维道:“烦死他了,跟个女人似的,做事一点都不利索。”
张扬道:“所以你就让人去报复他?”
乔梦媛本想送张扬返回南国山庄,张扬让她和时维赶紧回去,自己打车返回山庄。
他们一行人走后,黄军来到张扬的身边,望着刘晓忠的背影冷冷道:“刘晓忠!”
乔梦媛道:“看出来你整天故意气她!”
张扬笑了一声,端起酒杯跟他碰了一下,两人喝酒那个爽,一仰脖一杯又是底儿朝天。
时维道:“对,都别理我才好!”、几个人在吧椅上坐好了,此时现场掌声雷动,却是新月乐队的演出正式开始。
乔梦媛道:“其实时维挺喜欢你的……”
杜瓦尔做完这些之后就起身告辞,从澳洲来到中国后,他这几天都没有好好休息过,自然感觉到有些疲倦,今天想早睡一会儿,明早还要前往南锡开始工作。
杂胜文道:“那个小孩子叫冯猛,他爸被抓之后,一直都是黄军在照顾他,肯定是黄军查到这件事是梁德光做的,估计说了什么被冯猛知道了,所以他去报复。”
他看到那个身穿甩帽衫的少年已经趁着混乱走入人群之中,张扬大吼道:“你给我站住!”
黄军道:“他还小,还有机会……”说完他有些疲惫的闭上了双眼:“这孩子,太像冯老大,太他妈有种了!”
郭志强乐呵呵朝着张扬走了过去,张扬也张开双臂笑着朝他走了过去,可走到跟前,张扬改变了方向直冲着徐美妮过去了,给了徐美妮一个热情的拥抱:“美妮,见到你太高兴了!”
郭志江不免有些尴尬,乔梦媛帮他解围道:“小郭,你别理她,她今天气不顺,说话一直都这么冲。”
张扬道:“什么时候回广州?”
那少年慌不择路,刚刚跑到马路中心,一辆疾驰而至的桑塔纳轿车没有来得急刹车,蓬!地撞在他的身上,那少年的身体横飞了出去,摔出去足有十米,手中的刀当啷一声落在地上。
张扬道:“我说你思想怎么这么龌龊?”
乔梦媛道:“价钱方面好商量。”
张扬感到东江第一人民医院,看到黄军在急诊室大门口站着呢,身边还有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应该是之前见过的,黄军看到张扬,急匆匆向他走了过来,整个人显得非常紧张,声音都颤抖了起来:“张扬,你得帮他。”
两人正说话的时候,张扬看到梁孜神情低落的从病房大楼内走出来,张扬向黄军使了个眼色,他向梁孜走了过去,梁孜心不在焉,险些一头撞在张扬身上,意识到前方有人,慌忙停下脚步,扶住额头,长舒了一口气道:“对不起!”这才看清来人是张扬:“是你啊!”
张扬道:“黄军,这事儿真跟你没关系?”
郭志强喃喃道:“这他妈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张扬笑道:“那好,我闭上眼睛,你带着我。”
张扬和郭志强两人灌了这么多啤酒,这会儿都有了尿意,两人一起走向洗手间,洗手间前的通道上,张扬遇到了梁孜,本来想装出没看到,可梁孜一眼就认出了他,娇声道:“张主任,您来蓝魔方也不跟我说一声。”
张扬笑道:“跟你有什么关系?是我和这蓝魔方相克,每次过来总得遇到点事情,以后,我长个记性,再遇到这里,我绕着走。”
张扬道:“我也不知道,先救人再说!”
张扬走了过去,翻开梁德光的身体,却见他的下腹全都是鲜血,张扬运至如风,点中了他身体的几处穴道,帮助梁德光止住鲜血。
杜瓦尔虽然是个老实的外国人,可和_图_书也能品出其中的含义,他暧昧的笑:“张扬,我明白了,明白了,难怪你会这么热心!”他向乔梦媛点了点头道:“乔小姐,既然你跟张扬是这种密切的关系,我答应你,这个工程的设计,我来做,一定拿出最好的设计方案,而且免费做!”
张扬道:“大家都是自己人,有什么说什么,不用客气。”
张扬道:“冯猛好端端的为什么要去捅梁德光?他跟梁德光有什么矛盾?”
黄军无可奈何的走了过去。
乔梦媛道:“你们吵归吵,别把我算上,好了,时维,合约签了,咱们走吧。”
发生了这件事,几个人的心情都被搞坏了,相互道别之后离去。
郭志强道:“明天,本来我计划着去南锡找你玩儿,可在江城遇到姜亮,他说你去了西藏,我琢磨着你一时半会敢不回来,没想到你回来这么快。”他招了招手又叫了两扎啤酒。
梁德光看着张扬,表情显得有点怪异,张扬和他并肩站了,梁德光一双眼睛又朝张大官人下面看了看。
乔梦媛欣喜非常,她实在想象不到,张扬居然会有这么大的面子。乔梦媛知道杜瓦尔绝不是普普通通的设计师,等他设计的单子不知有多少,找他设计的人往往都不会在意价钱,没想到杜瓦尔冲在张扬的面子上就把设计费给免了,这可不是一个小数目,按照乔梦媛知道的行情,杜瓦尔的设计费至少要占工程造价的百分之十,所以乔梦媛一时间还不敢相信这是事实,不由自主愣了一下。
那少年一言不发,仍然向前方狂奔。
张扬当然不会真跟她一般见识,他忽然意识到郭志江没来,笑道:“你的果子酱呢?”
朱俏云微笑和乔梦媛打了个招呼。
乔梦媛和时维一起来的,姐妹俩静静坐在茶社内,张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时维,感觉时维比起过去瘦了一些,两只眼睛比过去更大了,仔细一看,变成了双眼皮,时维被他看得有些不好意思,如果在平时早就指着他的鼻子骂起来了,可今天不同,是陪同表姐过来谈正事,当然不能随便使性子。乔梦媛微笑起身,主动向杜瓦尔伸出手去,用流利的英文道:“你好,杜瓦尔先生,我是汇通的负责人乔梦媛!”
黄军转过身去:“警察同志,人得救了吗?”
时维道:“如果不是来见杜瓦尔,我们现在已经在那里了,去吧,新月乐队的音乐真的很不错,你也该提高提高,别没事儿就是吃喝嫖赌,素养也应该提高提高。”
乔梦媛笑着把时维拉了起来:“走,我请你们去宵夜,谁也不许吵了!”
时维道:“那得看跟谁比,还别说,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跟你这么一比,郭志江真是太优秀了。”
张大官人凑了过来:“果子酱还是不错的,你别鸡蛋里面挑骨头。”
郭志强嘿嘿笑道:“你丫没安好心,啥都想问,总之无论在生理上还是心理上她已经是你嫂子了。”这货的脸皮素来很厚这么多年过去,是一点没变。
乔梦媛的俏脸不由得红了起来,这不是画蛇添足吗?
龚奇伟并没有跟他们一起,分手的时候低声告诉张扬,杜瓦尔夫妇就交给他接待了,让张扬明天陪同杜瓦尔夫妇一起前往南锡,对深水港工程进行实地考察,龚奇伟在东江的事情还没有办完,所以不能一起回去,张扬笑着答应了下来。
乔梦媛道:“杜瓦尔先生和夫人远路而来,我就不耽搁你们太多的时间了,是这样,我在南锡拿下了老体育场地块,这里是土地的平面图,我想在这片土地上兴建一座现代化的数码广场,我希望梦晨广场建成之后成为南锡市乃至平海省地标性的建筑,所以我特地邀请杜瓦尔先生担任工程的设计师。”
乔梦媛来找杜瓦尔的目的是为了请他担当梦晨数码广场的设计师,本来她以为杜瓦尔在京城,通过一个京城的朋友想联系杜瓦尔,可没想到杜瓦尔又来到了平海,得知当晚南锡市常务副市长龚奇伟宴请杜瓦尔夫妇,所以她才找到了张扬,通过张扬的关系联系杜瓦尔。
相比而言刘晓忠就镇定的多:“哭什么?先去看看人怎么样!”
来到外面洗手的时候,梁德光又从镜子里瞪了他一眼。张扬暗暗好笑,这厮真是个小人。
张扬笑了笑,时维的举动似乎在向他http://m.hetushu•com示威。
张扬躲不过去,只能笑着朝她点了点头:“梁总,我刚到,这不,人有三急,回头再聊啊!”
晚上八点半,张扬陪着杜瓦尔夫妇走出餐厅,来到隔壁的天簌茶社,乔梦媛已经在那里等待。
乔梦媛听到这句话不由得脸上一热,这个杜瓦尔也太八卦了一些。
朱俏云笑道:“张扬,我发现凡是漂亮女孩子跟你都是自己人。”
乔梦媛的事情,张扬从来都是尽心尽力,他马上道:“我们都在南国山庄吃饭呢,你一起来吧,刚刚开始!”
栾胜文道:“这帮混社会的人物,多数都是烂泥,咱们当国家干部的最好不要跟他们来往,免得沾了一身腥,洗都洗不掉。”栾胜文在给张扬忠告。
张扬拍了拍他的肩膀表示安慰,并没有说话。
黄军又解释了好半天,终于获准离开,回到张扬身边,他叫苦不迭道:“我长得像罪犯吗?一个个把我当贼一样审问!”
乔梦媛低声道:“明天我跟你一起去南锡。”
乔梦媛笑道:“别发誓,这年头誓言跟谎言往往能画上等号。”
张扬向时维道:“看看看看,人家这就叫素养,多体贴,多懂得维护自己的男朋友。”
他们跳完这支舞,回到自己的位子上。
杜瓦尔喝了口咖啡,他没有直接回答乔梦媛的问题,却问了张扬一句话:“张扬,你和乔小姐什么关系?”
张扬笑眯眯看着乔梦媛,仿佛觉着形容的还不到位,又加了一句:“生死与共的交情!”
张扬道:“你急什么?我这不是问你吗?”
张扬道:“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乔梦媛意识到张扬盯着自己的目光非常灼热,小声道:“别这么看着我!”
刚好是乐曲过场,时维也回过头来:“看他们两个鬼鬼祟祟,准没好事!”
张扬道:“我就不能有纯洁的男女朋友关系?”
郭志强怒吼道:“你给我站住,不然我开枪了!”
乔梦媛没说话。
时维正想再反驳他两句,电话响起来了,却是郭志江打来了电话,时维没好气道:“这么晚了,打电话干什么?”
张扬想了想还是给白沙区公安局长栾胜文打了个电话,栾胜文听张扬说完之后,他低声道:“张扬,这事儿你别跟着掺和,那个黄军不是什么好鸟,他赌博机被收缴,酒吧被勒令关门,原因是有人举报,举报他的就是梁德光。”
郭志强道:“没说什么!”
越描越黑,张大官人绝对是存心的。
张大官人点了点头道:“对啊!是我。”
张扬道:“好朋友!”说完了这厮又补充了一句:“特别好的朋友!”
“我没有!”黄军愤然道,他怒视张扬:“你们都这么看我,我承认,我有案底,我是做过不少混账事,可我做事有我自己的原则!冯老大对我恩重如山,我就算想报复,我也不会让他儿子去!”
乔梦媛道:“果子酱?”郭志江的这个称号被张大官人给喊起来了,现在周围的朋友都叫他果子酱。
可没等张扬下车,黄军就打电话过来,有急事找他帮忙。
梁孜黯然道:“还在抢救,不过医生说应该没有生命危险,谢谢你帮忙!”当时的情况梁孜已经有所了解,知道张扬及时施予援手,不然她哥哥的情况只会更糟。
那少年低着头,混入人群中向门口挤去,郭志强也没走远,他凑过来看怎么回事,张扬大声道:“穿灰色甩帽衫的那个,抓住他!”
乔梦媛并没有过来吃饭,毕竟中途赶过来有些冒昧了,她让张扬安排一下饭后和杜瓦尔见面。
郭志强笑道:“臭小子,我老婆便宜你也敢占!”
“没兴趣!你自己听去!”时维挂上了电话。
这次的事情让张扬总结出一个结论,蓝魔方真不是什么好地方,每次他来,或多或少都要出点事,今天本不想来,后来转变念头陪着时维过来,又让他碰到了这场杀人案,而且杀人者和被杀者都有生命危险,还好有他在场,及时帮他们两人止血。
张扬点了点头,乔梦暖去南锡主要还是为了杜瓦尔,她要带着杜瓦尔实地考察,看来他也应该走,不应该在这里继续呆下去。
黄军的声音透着紧张:“张扬,这次你一定得帮我。”
郭志强道:“下次吧,部队和地方不同,纪律非常的严格,再说我机票都买好了,明天上午就走。”
这时和_图_书候两名警察走了过来,冲着黄军道:“黄军!”
张扬道:“看什么看?你丫变态啊!”
徐美妮笑道:“别把志强说得那么不堪,他人很好啊!”
黄军也看出了张扬的犹豫,他叹了口气道:“张扬,我因为冯老大的事情也进去了一年多,不过这孩子跟他爸的事情一点牵扯都没有,学习一直都很好,很乖,我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突然去扎梁德光。”
郭志江笑着来到时维面前:“小维你来了!”
张扬道:“要不你明天跟我去南锡玩吧,我去南锡之后你还没去过。”
乔梦媛笑道:“时维没骂错你,你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郭志强道:“这样才自由啊,趁着还没结婚,多享受生活,哥们我看好你!”
张扬随后赶了过来,他来到那少年身边,首先封住了他的穴道止血,他也没想到杀人者竟然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张扬握住他的手道:“别害怕,救护车马上就会来,你不会有事。”
黄军道:“蓝魔方,我现在正在东江第一人民医院呢,警察也不告诉我情况,把我罪犯一样审问了一通,我担心这孩子,他小小的年纪,就算犯了错也是冲动啊,张扬你帮我一次,你在公安局有人,帮我问问情况。”
张扬道:“又怎么了?你酒吧又出事了?”张扬第一反应就是这件事。
黄军道:“我不知道,我跟任何人都没提梁德光举报我的事情,他不可能知道。”
杜瓦尔夫妇走后,时维格格笑了起来,拿起公文包在张扬的肩头砸了一下:“行啊你,和杜瓦尔的关系这么铁!”
时维道:“我又不能喝酒!”她沾酒即醉,所以对喝酒十分的抗拒。
梁德光似乎想起来了什么:“上次就是你把我的狗给撞死了。”
乔梦媛道:“你们两个鬼鬼祟祟的嘀咕什么?”
张扬道:“人呢?”黄军指了指外科楼道:“送上去开刀了,说是被汽车给撞了,血都出了两盆。”
张扬道:“你认识他?”
张扬苦笑道:“你轻点儿,别一见面就动手动脚的。”
张大官人心中暗乐,到底是干娱乐业的,说起话来真是泼辣。
张扬仍然闭着眼睛:“我也挺喜欢她,不过不是那种喜欢。”
黄军最为担心的就是院方不会尽力抢救冯猛,可根据张扬了解到的情况,院方对两人的救治都是相当尽力的,当晚零点前,杀人者冯猛和被杀者梁德光先后脱离了危险,当张扬把这一消息告诉黄军的时候,黄军整个人散了架一样瘫坐在走廊的连椅上,他摸索出一支烟点上:“脱离危险就好……要是这孩子出了什么意外,我这辈子都不会好过……”
张扬摇了摇头道:“没劲!”他之前去过几次蓝魔方,和老板梁孜也有过数面之缘,而且说来也巧,每次去蓝魔方总会发生不快,张大官人本来是想放松放松,可不是想去找不自在的。他的心态和过去也有了不同,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这种不必要的麻烦还是少招惹为妙。
张扬道:“郭志强跟我晒幸福呢美妮,我本以为你是一头脑清醒,正义感十足的香港女公安,可终究还是被这个混小子给腐化了。”
时维柳眉倒竖道:“你说谁龌龊呢?”她这一嗓门把茶馆内其他顾客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
张大官人风度翩翩的牵住乔梦媛的手:“不胜荣幸!”两人走下舞池,张扬圈住乔梦媛的纤腰,乔梦媛矜持的把手搭在他的肩头,两人随着乐曲缓缓摇动,乔梦媛主动邀请张扬跳舞是有原因的,她的目光透过张扬的肩头向时维望去,却见时维和郭志江坐在那里,时维望着舞台的目光显得有些飘渺。
郭志强笑得很开心:“定了,我妈把结婚时候的戒指都撸下来给她了。”
郭志江不喝酒,三位女孩子都沉浸在优美的乐曲声中。郭志强和张扬是对酒友,两人遇到一起那是相当的对路。
黄军咬了咬嘴唇,他点了点头道:“是他!他在我那里输了九千多,找我,让我给他面子,把钱退给他,我操,他那张脸一文不值,还真当自己是个人物。我当时就让他滚蛋,没想到这狗日的竟然去公安局举报我。”
乔梦媛道:“成,你帮了我这么大的忙,我请你去蓝魔方听歌。最近新月乐队在那里演出呢,他们的轻摇滚不错。”
黄军道:“你不是问,你压根就是怀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