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7章 偷梁换柱

顾允知从口袋中掏出一张照片,那是他和两个女儿的合影,当他看到女儿佳彤如花笑靥的时候,内心不禁一阵隐痛,顾允知用手指轻轻抚摸着照片上女儿的面孔,低声道:“佳彤……”如果佳彤还在,药厂的生意肯定红红火火,说不定此时已经准备上市了,让儿子过来管理药厂,是他所做的一个错误决定,事实证明,顾明健根本就不是这块料,顾允知在判断上出现了偏差,如果当时他不是让顾明健过来,而是让常海天继续管理药厂,让药厂维持原状,也不会闹到如今的窘境。
杜天野道:“我生就的这张脸,你是我朋友我承认,可你有没有把我当成朋友我就不知道了,人心隔肚皮,谁知道别人怎么想的?”
杜天野道:“顾书记又怎样?出了问题,一样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
张扬道:“药厂现在的情况虽然不好,可是还不至于落到倒闭的地步,江城制药厂发展的根本在于我们的产品,明健接手药厂之后,药厂管理混乱,生产效率低下,不是我们药厂的产品卖不出去,而是低下的管理水平拖累了生产水平,是别人拿钱等着,而药厂没有东西给人家。”
顾养养道:“没事儿,有我姐夫在,什么肺炎都不怕!”
张扬也愣了:“假药?什么假药?江城制药厂生产的药品全都经过正规程序,你别胡说八道啊!”张扬对江城制药厂还是相当维护的。
顾允知道:“张扬,你帮我出个主意,怎么能让药厂平稳度过这次危机?”
杜天野道:“好,承担责任是吧,先把那些假药的事情解决,然后把责任人交出来。”
“相信你?我就是因为相信你才会把药厂交给你管理,可你倒好,药厂在你的手上非但没有得到发展,反而每况愈下,你当初是怎么答应我的?又是怎么做的?药厂是你姐姐辛辛苦苦创建起来的……”
药厂大门紧闭,因为最近的假药事件,工厂的生产经营状况变得很不景气,多数车间已经停工,本月开工资的日子已经过去了一周,顾明健仍然没有下发工人工资,工人怨气很大,仅有的几个正常生产的车间也以罢工示威。
张扬听到杜天野终于答应顶住这件事,顿时笑逐颜开,他知道顾允知虽然嘴上很强硬,可心底也不远看着儿子再度入狱,但是顾允知碍于他的颜面,绝不会开口去求杜天野,这种事就需要张扬来做。张扬道:“你放心,我会让他们不再闹事!让这件事的影响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张扬和顾养养上了车,姜亮不禁抱怨道:“张扬,你小子真能给我出难题,现在R型肺炎闹得人心惶惶,市里三令五申,一定要切断R型肺炎的传染源,尽量避免疫情波及到江城。京城是国内疫情最为严重的地方,所以成为我们重点的检测对象,我说你去哪儿不好,非得去京城?”
张扬道:“老杜,我今儿是过来找你帮忙的,你别这么居高临下的好不好?”
杜天野道:“我做人做事从来都是光明磊落,绝不会当面一套背后一套。”
张扬道:“杜天野可真够形式主义的,有他这么干的吗?这叫因噎废食,不能因为京城发生了R型肺炎,就把所有从京城来的人都拒之门外吧?南锡也有R型肺炎病例,他是不是对南锡也这样?”
顾允知道:“赔钱不是最重要的,你赔掉的是药厂好不容易才建立起来的声誉。”
顾养养一听就慌了:“姜大哥,药厂出什么事情了?”
张扬和顾养养来到制药厂门口的时候,看到了十多辆载满货物的大货车将药厂的大门堵住,姜亮开不进去,只能在外面把车停下了,向他们两人道:“看到了没有,那些车全都是来退货的,车上拉得都是假冒的抗病毒冲剂。”
张扬也没想到顾明健居然混蛋到了这种地步,看着顾佳彤耗费心血经营起来的药厂,短短的时间内就变成了这幅模样,他不由得有些心痛,也因此而迁怒到了顾明健的身上。
杜天野道:“他老人家该不会真的要亲自管理药厂吧?”
杜天野道:“你说得简单,制售假药是违法行为。”
杜天野将信将疑道:“你说的是真的?江城制药厂已经被定为抗体的特许生产企业?”
张扬笑了笑:“小题大做,R型病毒抗体已经研制出来了,用不了太久时间R型肺炎就会此消云散。”
顾明健道:“姐姐留下这个厂子的时候就是一个空壳,账上根本就没多少流动资金,设备更新要钱,生产需要的原材料要钱,工人工资也要钱,账上哪还有多少?”
张扬道:“那就好,其他的小事,交给我来做!”
姜亮知道张扬和杜天野的关系,他也知道张扬只是说说罢了,这种时候,他也不m.hetushu.com会去和杜天野理论,就算他存着这样的心思,杜天野也没有时间接待他。
顾明健道:“我投资了一块地,我手里有一些钱,加上那些全都投进去了,我交不出来。”
杜天野道:“明白是明白,可是顾明健捅出了这么大的漏子,只怕不好解决啊。”
张扬道:“人我来解决,走了的人,我不敢说全部,可是其中一部分我能让他们回来。药厂现在账上没钱,想让池子鱼重新活趄来,必须要先把水给引来。”
顾明健点了点头道:“爸,你爱怎样就怎样,我无所谓!”说完他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顾允知叫住他道:“你给我站住,药厂账上的钱呢?”
姜亮看到两人的表情都相当的迷惘,应该对药厂的事情并不知情,他叹了口气道:“看来你们两人是真不知道,江城制药厂卖假药,已经被曝光了,现在很多药商都联名告到了市里,要求市里给个说法。”
张扬观察了一下他的面色,杜天野表情凝重,看来心情不是太好。张扬笑道:“我刚从京城过来,差点被车站的工作人员给拖去隔离。”
姜亮道:“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假不知道?江城制药厂出大事了!”
对顾明健这样的表现张扬并不意外,顾明健经历那场牢狱之灾后,他的心胸和性情非但没有变的宽广,反而变得更加的偏激乖戾,张扬道:“爸,有句话我不知该说还是不该说。”
姜亮安排铁路公安分局副局长梁兴在贵宾通道等着他们,张扬和梁兴也是老相识,梁兴看到张扬也没多说什么,带着他和顾养养从贵宾通道离开,一直把他们送到贵宾候车室外,从小门离开就是车站停车场,姜亮已经亲自在外面等他们了。
顾允知怒道:“滚,给我滚出去,我不想再看到你!”
顾养养道:“那就赶紧把药款退给人家!我去给他们道歉。”她看问题毕竟简单。
张扬道:“你打算就这么把药厂推出去?不闻不问了?”
药厂的境况张扬已经有所了解,这次的事情充分证明守业要比创业艰难得多,顾佳彤花费这么久时间才让药厂走上良性循环的道路,可到了顾明健手中,不到半年的光景就已经变成了这般模样。
杜天野不知道张扬哪来的这么大的信心,不过他想到张扬既然能够让江城制药厂成为R型病毒抗体的特许生产企业,那么对付那帮药商自然不在话下,商者以利益为先,这帮药商绝不会跟钱过不去。
陈国伟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他向张扬道:“你们跟我来!”毕竟是老同学,再说张扬从没有求过他什么事儿,陈国伟实在有些不忍心拒绝。
张扬道:“是啊,明健虽然有些糊涂,可是违法犯罪的事儿他应该不会干,这边的负责人是柳广阳,是不是他背着明健干的?”张扬之所以为顾明健开解,并不是他想帮顾明健,是因为他不想顾允知太失望,这样说可以让他的内心好受一些。
张扬终于明白杜天野为什么这种态度,他十有八九已经知道了文玲苏醒的事情。他认为自己欺骗了他,作为朋友,没有第一时间把文玲苏醒的消息告诉他。
顾养养赶紧抓住父亲的手臂轻轻摇晃道:“爸,您别动气,气坏身体怎么办?回头我去找我哥,让他过来向您磕头赔罪!”
张扬道:“现在到处都是一样,R型肺炎搞得全国上下风声鹤唳,人心惶惶,谁也不想疫情扩展到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顾养养倒了杯茶给父亲,又将一杯泡好的茶交到张扬手中,她轻声道:“爸,门外好多货车都把大门给堵上了。”
顾允知道:“厂子里过去的那帮中层管理人员几乎都走了,任何集体一旦缺少了凝聚力,必将成为一盘散沙。官场上如此,企业也是如此。”
顾允知道:“这几百万的药品大部分都是假药,他们用板蓝根冲剂重新包装之后,冒充抗病毒冲剂销售,价格翻了几番,就是想利用R型肺炎肆虐的时机赚一大笔钱,现在被人家发现了,药商们可不愿意,他们纷纷提出退货和赔偿,我看这次的事情没有一千万都搞不定。”他停顿了一下又道:“如果这些药商坚持追究责任,明健的行为已经构成了违法犯罪。”
顾明健点了点头。
张扬决定帮助顾允知扭转药厂困境的时候已经有了主意,他先给干妈罗慧宁打了个电话,目前R型病毒抗体已经准备大量投产,张打找罗慧宁的目的,就是要她帮忙将江城制药厂列为特许生产商之一,罗慧宁几乎没做任何考虑就答应了张扬的请求。
柳广阳嘴巴动了动,没说话,不过心里却很不服气,当初用板蓝根冒充抗病毒冲剂的事情,他事先请示http://m.hetushu.com过顾明健,顾明健点头他才敢这么干的。现在顾明健把所有事情都归罪到他的头上,柳广阳当然不服气,柳广阳道:“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就说咱们改配方了,这种抗病毒冲剂是新一代,到哪儿咱们也说得清道理。”
张扬道:“他也想赚钱,可是最近药厂管理出现了严重问题,产能跟不上,又不甘心到口的肥肉白白溜掉,所以才动了歪心邪念。”
柳广阳道:“这件事我都考虑过了,关钱在药监局,只要这些部门搞定,那些经销商闹不出多大的风浪,你爸是前任省委书记,平海省内谁不得给他几分面子?”
张扬道:“爸,您说,只要是我能做到的,我肯定全力以赴。”
顾明健走出办公楼,就看到柳广阳朝他走了过来,柳广阳是柳延的哥哥,在妹妹的推荐下担任了药厂经营厂长,自从他来到药厂之后,药厂的经营可谓是每况愈下,中层管理人员的集体出走和他有着相当大的关系。柳广队陪着笑来到顾明健面前:“顾总,老太爷怎么说的?”
顾允知道:“钱方面我来解决,我应该可以贷来一笔钱,解决药厂目前资金困难的问题。”
张扬道:“不是假药,是不合格药品。”
张扬越听越不是滋味,他点了点头道:“我说杜书记,你有话说明白,我不就是为药厂的事情说两句话吗?现在顾书记退了,如果他在位的时候,我看你还敢这么强硬?”张扬在杜天野面前说话也很不客气。
张扬道:“爸,你可以管理好一个省,可是你未必能管好一个企业,官场和商场是两回事。”
顾养养道:“我哥怎么会这样?爸,他是不是受了别人的蛊惑?”
张扬和顾养养对望了一眼,两人的目光中都充满了忧虑,现在正是R型肺炎肆虐的时候,在这种时候搞这种偷梁换柱的事情,其性质是极度恶劣的,张扬知道这种事必然会在社会上造成很坏的影响,不仅仅是面对社会舆论谴责和罚款的问题,撞在风口浪尖上,十有八九要追究刑事责任,这次顾明健真的捅出漏子来了。
杜天野道:“我什么时候居高临下了?现在是你们做错了事,我抽时间听你在这儿解释,整个江城这么多的事情我都需要管,你张主任一来我扔下一切陪你说话,你还不满意,你还想怎样?”
张扬道:“有道是亡羊补牢犹未晚矣,顾书记这次来,就是想及时做出补救。”
顾允知道:“你卖假药得到的那些非法比入呢?马上给我交出来!”
药厂的现状让顾允知心痛,可更让他心痛的是儿子的表现,他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错了,儿子不适合仕途,也不是经商的材料,虽然他对儿子的期许很高,事实却证明,他只是一个庸才,一个庸碌无为的家伙!
杜天野听说张扬来了,让秘书把他引到了办公室里。
张扬道:“你送我们去江城制药厂!”
顾明健道:“大不了退货赔钱,板蓝根又吃不死人。”
顾允知道:“我今天才发现你不但没有本事,还没有承担责任的勇气,身为药厂的管理者,药厂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不负责谁负责?从今天起,你把药厂的管理权交出来。”
张扬道:“他老人家过来就是为了承担责任。”
杜天野直视张扬:“你治好了她?”
张扬知道陈国伟是个循规蹈矩的人,让他做违反原则的事情的确有些太过为难,张扬笑道:“不方便就算了。”
顾允知的唇角很难得的流露出一丝笑容:“想不到,我真是想不到,你这丫头,最近R型肺炎闹得这么凶,你到处跑什么?”
张扬正准备跟他走的时候,姜亮的电话打过来了,让他去贵宾通道,他已经安排人在门口接应。陈国伟听说已经有人为张扬安排好了一切,也是如释重负,他带着张扬前往贵宾通道,前往贵宾通道的路上还有一个检疫口,如果不是陈国伟带路,张扬和顾养养也没有那么容易通过,陈国伟把他们两人送到检疫口,他也不方便继续送下去,向张扬道:“张扬,我今天只能送到这里了,最近市里任务重,我那边也离不开,等这次的疫情过去,我再请你吃饭,咱们好好叙叙旧。”
陈国伟看了看周围,有些为难道:“现在政策紧得很,要是被人家发现……”
“顾允知摇了摇头道:”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会不知道?柳光洋再大胆,不经明健的同意也不敢擅自做主,我早就说过,做人不能只看眼前的利益,他们的行为不仅仅是制售假药,谋求暴利那么简单,这种时候这样做,根本是想发国难财,是没有良心!”顾允知越说越激动,气得重重将茶杯顿在桌上,茶水飞溅出来泼在桌面之上m.hetushu.com
“你知道就好。”杜天野的身体向后靠在椅背上,双手伸直了摊平在桌面上,轻轻敲击了两下道:“你找我有什么事?”
顾允知一个人坐在办公室内,过去他指挥整个平海都游刃有余,可是现在一个江城制药厂就已经让他感觉到一筹莫展,他来到药厂找儿子要来管理权,可是发现厂子里账上没有钱了,过去的那帮中层管理人员都已经离开,现在厂里的管理人员都是顾明健重新聘用的,多数对厂里的业务不熟悉,这可谓是内忧,外面十多辆车等着退货,还有客商已经联名告到市里去了,江城制药厂用板蓝根冒充抗病毒口服液,这件事已经被揭发报道出来,这是外患,顾允知一来到江城就面临内忧外患的双重危机。
顾明健道:“你说得轻巧,官场上是人一走茶就凉,现在这帮官员现实得很。”他叹了一口气:“不说了,老爷子让我把管理权交出来,这药厂的事儿我不管了。”
张扬摇了摇头:“我没那个本事,她是自己苏醒的,我去京城是为了别的事情,我也没想到她会醒来。”从杜天野目前的表现,张扬已经看出杜天野仍然没有忘记文玲,这可不是什么好事,作为他的朋友,张扬从心底不希望杜天野和文玲之间再发生任何的纠缠,可他又意识到,两人之间的纠缠又是必然的,张扬道:“如果你不提起,我绝不会向你主动提起,因为我觉着你不知道对你可能更好。”
张扬道:“我很少开口求人,今天我开这个口,你说什么都得给我一个面子,药厂的事情我来解决,可上头的事情,你得帮忙顶住,我知道你为难,可是我都开口了,你就为难这一次吧。”张大官人今儿是赖定了杜天野。
顾允知道:“那是等着退货的车辆,这十二车只是开始,他们前一段时间,单单是抗病毒冲剂就销售了好几百万。”
杜天野道:“顾明健搞什么?以为他老子是前省委书记就没人敢动他吗?这种非常时期,制假售假,大发国难财,这件事的影响极其恶劣,现在药商已经联合告到了我这里,要求我们市里给他们说法,我知道你和顾家的关系,所以竭力帮他们压着这件事,可顾明健那边还当没事人一样,处理这件事的态度一点都不积极,实话告诉你,这次的事情已经被捅上去了,我就是想盖,恐怕也盖不住!”
顾允知怒道:“别提那个混账,以后我都不想见到他!”
张扬道:“老的!”
杜天野道:“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那些药商只怕不会答应。”
顾明健道:“爸,这件事已经发生了,您说什么都没用,我看你就别管了,我来处理这件事,相信我,一定能够处理好。”
杜天野道:“你是在埋怨我吧,觉着我们的政策有点过火是不是?”
望着儿子,他的脸上交织着愤怒和痛心的复杂表情,顾允知终于还是成功控制住了内心的愤怒,低声道:“你打算怎么办?”
顾明键道:“爸,做生意本来就有输有赢,人生也是一样,金无足赤,人无完人,你从来都是看我不好的一面,难道我的身上就没有一点优点?抗病毒口服液的事情我并不清楚,你不可能把一切的责任都归咎到我的身上。”
办公室的房门被轻轻敲响,顾允知从沉思中醒来,他有些疲倦的舒了口气道:“进来,房门并没有关!”
张扬道:“爸,我从京城回南锡,刚巧在火车上遇到了养养,所以跟她一起来看您了!”张扬担心顾允知会误会,所以先解释清楚自己的来意。
顾养养道:“姜大哥,谢谢你,是我不好,我不想被他们拉去隔离观察,所以我姐夫才陪我回来,给您添麻烦了。”顾养养这么一说,姜亮反倒不好意思了,他笑道:“顾小姐,没什么,我和张扬什么关系?别说他没得型肺炎,就算他真得了这种病,我也一样把他当成朋友,朋友不仅仅是同享福,也得共患难,他真的了病,我就主动让他传染上,到时候俩人一起隔离,喝酒也有个伴儿。”
顾允知点了点头道:“药厂的几个拳头产品都是你的独家秘方,就拿抗病毒冲剂来说,如果产量跟得上,这次肯定又是药厂的一次腾飞际遇,可惜这小子不走正路,不从根本上抓起,却一门心思搞起了歪门邪道。”
“爸,我知道,在你眼里我永远都比不上我姐,可是我姐姐已经死了,我就算再努力,做得再好,在你心中也比不上她的地位,拿一个活人和死人比本来就不公平。”
姜亮道:“不仅仅是江城出合了这样的政策,现在几乎所有的城市都很重视这件事,R型肺炎的传染性太厉害了,谁也不敢大意。”
顾允知道:“我现在是没有选择,如果任hetushu.com由那个混账东西继续败下去,药厂用不了两天就要倒闭,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药厂就这么垮掉。我来也不是为了当管理者,我是来解决问题的。”
门卫道:“张主任,您是找老的还是小的?”
张扬试探着问道:“你是为了文玲的事情?”
杜天野叹了口气:“这句话还像是朋友说的。”听说文玲苏醒的消息之后,他的心情也是非常复杂,他不知道自己应该怎样去面对文玲,一个他曾经深爱过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却又气死了他的父亲,应该说文玲的苏醒,受到冲击最大的就是杜天野。
“谁当面一套别后一套了,杜天野,你给我说清楚!”
顾允知怒道:“你交不出来?门外那么多客商等着退货,你告诉我应该怎么办?”
张扬道:“我和我妹刚从京城回来,谁想到就赶上这事儿,你可看到了,我们都健健康康的,嘛毛病没有,不分对象就要把我们这些从京城来的隔离48小时,是不是有些形式主义?”
杜天野道:“说来说去,你还是想帮顾明健逃脱责任。”
张扬笑道:“我本来就是你的朋友。”
张扬听出他话里有话,看了姜亮一眼道:“什么意思?”
张扬听到这个数字也不由得咋舌,要知道顾明健卖出去的全都是假药,卖出去的越多,所需要承担的责任也就越大。
顾允知怒道:“你说什么?你再给我说一遍!”
张扬道:“我给你透露一个内幕消息,R型病毒抗体已经成功研制出来了,马上就会投入批量生产,经过我的争取,江城制药厂已经被列为特许生产商,要是在这档口,你给药厂下了一个制售假药的定义,你觉着会造成怎样的影响呢?”
顾允知向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笑道:“我也不是企业管理方面的人才,不过我知道药厂的症结所在,当务之急我们先要恢复生产。”
顾允知道:“他用药款买了一块地,现在跟我摆出一副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势,我真是想不到,这个儿子居然出息到了这种地步。”
杜天野道:“张扬,说句心里话,我也不想药厂出事,我就不明白了,这么短的时间内,一个欣欣向荣生机勃勃的企业怎么就突然变成了这幅模样?顾明健真是一个扶不起的阿斗。”
陈国伟不敢离开岗位太久,聊了没两句赶紧向张扬告辞。
张扬道:“顾明健在这件事上的确做得很混蛋,可是江城制药厂在他来管理之前,一直都是江城的利税大户,是江城企业成功改制的典范,当初还是你一手竖起来的这个典型,难道你真的准备再一手将它给灭了?”
姜亮道:“你还记得去年春阳发生了一场流行性感冒,江城制药厂当时有种特效药对这种感冒作用明显。”
顾允知早就将张扬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他苦笑道:“平海这么大的一个省给我管理我都不愁,可是一个药厂却真的让我为难了。”
张扬开门见山道:“江城制药厂的事情!”
张扬道:“爸,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您就算再生气也于事无补,还是想想应该怎样解决吧。赔偿这些药商的损失,挽回已经造成的恶劣影响。”
杜天野道:“你这次的京城之行收获颇丰吧!”
姜亮接下来的话更让张扬吃惊:“对,就是抗病毒口服液,今年R型肺炎发生之后,全国各地的厂家都去药厂进货,往往为了提几件货还得走后门拉关系,对药厂来说本来是一个干载难逢的发展良机,可是江城制药厂的生产能力并不能提供这么大的需求,他们根本消化不了雪片一般的订单,可他们又不忍心让这些订单白白溜走,所以就想出了一个馊主意,从其他厂家低价买进板蓝根,然后包装称抗病毒口服液再高价卖出去,这件事已经让人发现了。”
顾明健无言以对,憋了好一会儿方才道:“反正我现在没钱给他们,他们想告就去告,大不了就是坐牢,我又不是没坐过?”
柳广阳内心一惊,顾明健把药厂的管理权交出去就意味着,他在药厂的好日子也到头了,柳广阳道:“你是说,你爸要亲自管理厂子?”
张扬笑道:“国伟,应当我请你吃饭才对。”
顾明健瞪了他一眼道:“还不是因为你捅得漏子?用板蓝根冒充抗病毒口服液,你可真能想主意,现在好了,事情败露了,这么多的客户全都找到我们门上,听说已经联名告到市里了。”
顾养养也生气了:“他怎么可以这样!”
姜亮听到江城制药厂,眉头不由得皱了皱,他低声道:“你这次是专程为江城制药厂的事情来的?”
张扬过去常来药厂,所以药厂的门卫都认识他,看到张扬过来,门卫赶紧把门打开了,张扬道:“你们顾厂长在吗?”
张扬听出杜天野气儿www.hetushu.com不顺,有些诧异的看着他道:“你吃枪药了?我好歹也是你朋友吧?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你对我不乐可以,也不至于给我甩脸子吧?”
顾允知看重的并非是药厂本身,他所看重的是,药厂是女儿留下的事业,她生前的最大愿望是将药厂做大做强,在三年内将药厂上市,而如今药厂非但没有走上兴旺发达的道路,反而一泻千里,已经处于即将倒闭的边缘。
“老的在厂里,小的刚出去了!”
张扬呵呵笑了起来:“说得好听,就怕到时候,你就后悔了。”
顾允知道:“你说!一家人在一起,哪有那么多的顾忌!”
张扬道:“我骗你有什么意义?这事儿十拿九稳,你想想,这对江城制药厂来说是一次发展的良机,别看前些日子经营不善,这件事只要一公开宣布,去江城制药厂提货的药商准保要排成长队,你是江城的父母官,你是想帮助江城制药厂完成二次腾飞呢?还是准备落井下石,把江城制药厂打下火坑,永世不得翻身?”
顾允知道:“人心都散了,想要恢复生产可没那么容易。”
顾明健有些惊奇的看着柳广阳,他发现柳广阳很多时候还是有些小聪明的,是啊,谁规定他们生产的抗病毒冲剂就得跟过去一样?
顾允知道:“你来得正好,我刚好有事跟你商量!”
姜亮道:“你去哪里?这两天,我真没功夫陪你,市里给我们下任务,我现在几乎是24小时不停地运转,连续几天都没合眼了。”
张扬笑道:“怎么会?他是没有办法了,顾明健不争气,当初药厂是佳彤的心血,他不想眼睁睁看着药厂就这么完了,我也不想,你能明白吗?”
杜天野道:“不排除收回管理的可能!”
张扬点了点头,大步走向药厂的大门,他数了数一共是十二辆货车,货车司机都在车内等着呢,其实前来退货的只占药厂销售量的一小部分,大部分都已经流入市场,无法回收了,这次的事情造成了极其恶劣的社会影响。
张扬道:“问题出在管理人员的身上,你不能因为一件事就否定一切吧?现在顾明健已经交出了工厂的管理权,目前顾书记暂时管理江城制药厂。”
杜天野道:“你什么意思?现在是药厂方面出了问题,这种时候,大批量的制假售假,造成了多么恶劣的社会影响?我不采取一些必要的措施,怎么面对这些药商,怎么面对那些切身利益受到损害的老百姓?”
陈国伟道:“没办法,现在R型肺炎闹得那么凶,市里出台这样的政策也是迫不得已的决定。”
张扬推开车门走了下去,顾养养也跟着下了车,姜亮落下车窗道:“我说哥们,你悠着点儿,劝劝顾明健赶紧把钱退给人家得了,事情真要是闹大了,不好收场。”
张扬道:“国伟,你有没有办帮我们出去,我可不愿意被隔离48小时。”
张扬和顾养养一起出现在他的面前,顾养养欢笑着跑了过去,搂住父亲的脖子:“爸!你想不到我会来看你吧?”
姜亮道:“你到底去哪儿啊?我局里还等着开会呢?”
杜天野叹了口气,他把双手合在一起,用力摇晃了一下:“张扬,下不为例,我尽量把上头的事情搞定,那帮药商也不是好对付的,你得想办法让他们不再继续闹事。”
柳广阳道:“更好,由他出面,这件事更好解决。”
张扬道:“你把我送杜天野办公室去得了,我要是得了R型肺炎,我最想传染的就是他。”
张扬点了点头道:“抗病毒口服液!”当时就是他亲自改进的配方,张大官人当然清楚这件事,可那种药物是他经过深思熟虑拿出的配方,怎么能说是假药呢?就算治不好R型肺炎,多少也能够起到一些预防的作用。
张扬道:“人谁没有做错事的时候?顾明健那种人虽然不值得帮,可我不想顾书记伤心,他把药厂之所以这样的责任都归咎到自己的身上,认为是他看错了人,让顾明健过来管理药厂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搞定这件事之后,张扬心中就有了七分把握,他紧接着就去了江城市委市政府,市委书记杜天野正在召开常委会,所以张扬在他办公室外足足等了一个小时,才得见杜天野的真容。
杜天野道:“不是我不给顾书记面子,可是这个顾明健实在是太离谱,如果不是我压着,这件事早就闹大了,我不明白他是怎么回事,偷梁换柱,以为自己很聪明,这么蹩脚的把戏早晚都会有被拆穿的一天,顾书记英明一世,怎么摊上这么一个儿子。”
张扬道:“我和顾书记商量过,所有从江城制药销售出去的假药,我们全都无条件回收,愿意退钱的我们退钱,愿意更换药品的,我们给予更换,还会做出相应的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