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58章 雪中送炭

现场居然传出了几声笑声,看来药商们已经渐渐冷静了下来,他们开始意识到吵闹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现在大家都需要冷静对待,找出一个解决问题的最佳方案。
赵新红道:“大家应该对R型肺炎并不陌生了,这场疫情在全国范围内给我们的工作和生活造成了很大的不便,对人民的健康构成了莫大的威胁,但是,让人欣慰的是,我们的科学家们已经成功研制出了R型病毒抗体,最近就要全面投产,我们江城制药厂已经成为候选生产厂商之一,而且我们入选的希望很大!”
下面的药商纷纷笑了起来,又有人道:“还要什么证据?外面那十二车的药物全都是证据,难道咱们都要拉到国家药监局鉴定?”胡茵茹道:“这个主意不错,我说了不算,你们说了也不算,应该由权威机构出具证明才具有说服力。”
赵新红清了清嗓子道:“大家好,今天我把大家请来,是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宣布,从今天起江城制药厂的董事长一职由顾养养小姐担任。”
赵新红道:“下面请顾董事长给大家讲话。”
参加会议的三十多名药商的表情清一色的怒不可遏,他们认为这次占尽了道理,一定要江城制药厂好看,要让他们为这次的行为付出惨重的代价。
很多药商开始在下面窃窃私语,他们在商量,他们过来是来维护自己的权益,而不是来怄气的,其中一名年纪稍大的药商起身道:“是不是假药,咱们先不谈,可是这批药品肯定有问题,我想问胡厂长,你们为什么要把这批有问题的药物推向市场?现在影响已经造成了,你们打算怎么解决?”
胡茵茹轻声道:“就怕你顶不住!”
下面又想起掌声,有人道:“不是说有两件大喜事吗?还有一件是什么?”
顾养养站起来先鞠了一躬:“谢谢大家!”
下面有些乱了,这帮药商气势汹汹而来,以为占尽了道理,顾明健当初自知理亏,对他们也是低声下气,到最后干脆避而不见,可胡茵茹来到之后压根没有被他们的气势吓住,反而掉过头来将了他们一军,胡茵茹这一军将得巧妙,她看出这帮药商闹事的目的无非是想从药厂获得更多的赔偿,尽可能的多索取一些利益,别看他们一个个装道貌岸然,要为老百姓的健康负责,相信他们的鬼话才怪,他们知道卖出去的是假药,他们也不会承认。
胡茵茹看到时机已经差不多了,再度抛出她的第三招:“有件事,我本想过些时间再向外界宣布,可是既然大家都是生意伙伴,彼此拥有着共同的利益,所以我们必须要以诚相待。”说到这里她停顿了一下,和张扬交头接耳说了两句,表面上看起来只是不经意做出的动作,可实际上胡茵茹这是故意再调这帮药商的胃口。
赵新红笑着道:“接下来,我要宣布两件大喜事,第一件事,经过公司董事会的讨论,决定聘请药厂的前任厂长胡茵茹小姐回来担任厂长,胡小姐也已经答应了邀请,最迟明天就会来到厂里上班……”
这是胡茵茹今天出的第二招,她本身就是一个商人,对于商人的脾性摸得很透,药商如果退货,他们可以拿走现金,可是他们所面临的却是失去了一次赚钱的机会,用1:2的方式换货,就等于给了他们双倍的赚钱机会,事实上就是对他们的补偿。
这一消息才是真真正正的好消息,参加会议的所有人都清楚疫苗特许生产厂家意味着什么,如果这件事能够落实,那么江城制药厂势必能够一扫前些日子的晦气,重新恢复昔日的荣光甚至超越过去绝非痴人说梦。
胡茵茹道:“顾家没有人出面?”她认为这么大的事情,顾家应该有人出面才对。
张扬道:“顶不顶得住,你晚上就会知道。”
赵新红道:“我们厂子目前的状态并不好,当务之急,是尽快恢复生产,生产是企业的动力之源,对我们来说,产品就意味着财富,只有不断地创造出产品,才能不断地创造出财富,企业的财富和我们的个人利益休戚相关,大家放心,针对企业职工的新m.hetushu.com的福利会在短时间内出台,在此,我可以向大家保证,我们的福利待遇只会越来越好。”
胡茵茹有一点没说错,直到现在江城制药厂生产的抗病毒冲剂都是市场同类产品总最畅销的一种,目前虽然出了问题,但是影响并没有扩大化。亡羊补牢犹未晚矣,胡茵茹相信现在还来得及挽回失去的声誉。
胡茵茹点了点头,她已经预料到接下来等她的是什么,这些药商全是过来问责发难的,不会善罢甘休。让顾养养这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来这种场合的确残酷了一些。
胡茵茹身穿剪裁合体的黑色套装,映衬出她姣好的体形,酒红色的卷发映衬着她如雪般的肌肤,让她显得成熟而妩媚。
现场这下彻彻底底静了下来,因为胡茵茹说得事情正是所有人都关心的话题,现在最热的社会话题就是R型肺炎,关于R型病毒抗体研制成功的消息已经满天飞了,可是从研制成功到药物批量生产还需要一段时间,这帮药商认为距离药品上市还早着呢。可胡茵茹的话已经给出了一个明显的信号,所有药商关注的目光全都集中在胡茵茹的身上。
相对内忧而言,外患的问题更为突出一些,那些提走假药的药商切身利益受到了损害,他们不会善罢甘休,厂子门前堵着的十二辆货车就是明证。
药商们听她这样说顿时又沉不住气了,纷纷抗议道:“什么意思?你们厂方犯了错误,还要别人为你们的错误买单?退货不能算完?我们的损失怎么办?赔偿,坚决要求你们五倍赔偿!”
胡茵茹道:“说得轻巧,大家来商场是为了赚钱,去战场的目的如果也是为了赚钱,那是雇佣兵,为了钱去冒生命危险,我想在座的没有几个人愿意去做,为什么现在这么多人都想经商,是因为这里不必冒生命危险,一样也有钱赚,我送大家已经知道的四个字,和气生财,我认为这四个字才是商场的精髓所在。”
胡茵茹道:“我希望大家把这件事当成一个行业秘密来保守,我们江城制药厂已经被批准成为R型病毒抗体药物的特许生产企业,等到药物正式投产之后,同意换货的各位会得到我们的优先供货,我们这么做是为了表示我们的诚意,我们会最大程度的保证各位销售商的利益,过去如此,现在如此,以后更会如此,至于对我们江城制药厂失去信心的商家,我们也会仍然当你们是朋友,会用我们以后的努力证明,我们的产品是值得信赖的!”
那名药商道:“你少装蒜了,你们江城制药厂也算是行业内的大厂,居然干起了制售假药的勾当,你们不顾及自己的名誉,可是我们要顾及名誉,我们因为这次的假药事件承受了多大的损失,你知道吗?”
张扬先给赵新红打了个电话,赵新红过去曾经是药厂的生产副厂长,她也是上次中层干部集体出走的倡议者,赵新红离职之后,就一直赋闲在家,虽然外面有很多企业邀请她去担任领导工作,却被赵新红拒绝,接到张扬的电话,赵新红马上就明白了他的意思,赵新红道:“张扬,不是大姐不够意思,江城制药厂我是不会回去了,顾明健那个人心胸太狭窄,他对我们这帮人缺乏信任,我们勉强留在药厂也没有什么用处。”
一名药商站了起来,他大声质问道:“你是药厂厂长,也就是说你能对药厂的事情负责了?”
胡茵茹微笑道:“刘先生是吧,你从岚山来,你是我们在岚山市的总代理,我们是老朋友了。”她端起茶杯喝了口水,慢条斯理道:“大家应该知道,药厂方面因为这次的事情做出了相当大的人事调整,不然我也没有机会坐在这里以厂长的身份和大家说话了。”
胡茵茹听到他这么说,抬头看了他一眼,遇到这厮暧昧的眼神,顿时明白了什么,俏脸不由得有些发热,她快走了两步将张扬甩在后面。
赵新红又道:“药厂前些日子因为经营生产上的问题各方面前出现了下滑,我和大家一样,对药厂现在的状况表示痛心,但是已经发生过的事情www.hetushu.com毕竟无法改变,我们要往前看,现在企业的决策层进行了调整,企业的内部也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过去的已经过去,我希望大家往前看,希望大家对我们这个新的领导团队有信心,只要大家同心协力,用不了多长时间,药厂就会恢复过去的面貌,我们的企业会重新步入正轨。”
张扬道:“我把身心先给你,今晚一定让你翻身农奴把歌唱!”
掌声寥寥,显然大家对这位小姑娘没有寄予太多的希望,顾养养还是头一次面对这么多人,不由得有些怯场,她向张扬看了看,张扬笑着鼓励她道:“别怕,该怎么说就怎么说!”
胡茵茹道:“我总觉着,药厂和药商之间的利益是休戚相关的,你们前来购买我们的产品,这表现出你们对我们厂产品的认同,也在一方面体现了你们对我们的信任,任何合作都是建立在彼此信任的基础上。我承认,这次是我们的生产环节出了问题,让这一批产品没有达到应有的质量标准,我们药厂方面愿意承担因此而引起的全部责任,但是有一点我必须要声明,如果大家还是认为这批药品是假药的话,我们就没有继续谈下去的必要,中国不缺乏权威的药检部门,这么多的样品,我想全国所有的药检部门取样都够了,你们可以拉过去,用检验报告来说话,只要证明这些药品全都是假药,我个人认为,江城制药厂就算破产也没什么可惜,在这里我先向大家说一声道歉!”
江城制药厂前些日子离职的中层基本上都有了新的工作,张扬让赵新红把工作还没有落实的那批人请来,赵新红对药厂的情况相当熟悉,她又从各车间选择了一批骨干,把这些人都召集到了一起,集中在小会议室内开会。
现场总算安静了下来,胡茵茹微笑道:“谢谢我首先要说的是,药厂已经恢复了正常生产,十天内,符合标准的抗病毒冲剂会全部生产出来,生产的总量可以确保给你们所有的厂家换货,我们的原则是,尽可能挽回这件事的影响,尽可能的让大家的利益不受到损害,大家坚持换货,我们会退还全部的货款,这是第一步,具体的赔偿金额,以后我们会详细磋商,至于同意换货的商家,我们会采用1:2的方式来换货,也就是说,你当初从厂里买走了一箱抗病毒冲剂,现在你可以用这一箱换走两箱绝对符合标准的抗病毒冲剂。十天之内,我们会为所有同意换货的商家完成这件事,无论是选择退货还是换货的商家,我们都会为已经销售出去的抗病毒冲剂有可能造成的影响负责。”
有药商道:“你们的抗病毒冲剂还有人要吗?”
等到这些药商全都就坐之后,胡茵茹微笑道:“大家好,虽然在座的有很多人都是我的老朋友,可还是先容许我先做一个自我介绍,我是江城制药厂的新任厂长胡茵茹,也是江城制药厂改制之后的第一任厂长,从今天起,我将行使江城制药厂的管理权。”
现场忽然静了下来,所有药商都不明白这胡茵茹葫芦里卖得什么药,把事情闹大按理说药厂方面最害怕这样,可胡茵茹却摆出了一副真金不怕火炼的架势,她究竟什么意思?
胡茵茹点了点头道:“我刚刚说过,从今天起,我将行使江城制药厂的管理权,制药厂的一切事情我来负责。”
那名药商扬起手中的药品清单:“那好,你们江城制药厂用板蓝根冲剂冒充抗病毒冲剂卖给我们,我要求你给我们退货,并赔偿我们的一切损失,还要向社会公开道歉,交出相关责任人,让他承担应有的法律责任!”他这么一说,其他的药商纷纷响应,现场再度陷入混乱之中。
胡茵茹对张扬说的是:“我可说了啊,你有把握吗?”
张扬笑了起来,他把顾明健已经将管理权交出的事情说了,然后用非常动情的语气道:“大姐,药厂之所以能够发展起来,是佳彤和你们一起努力的结果,也是你的心血,你难道就忍心看着药厂就这么倒下去?”
胡茵茹道:“行了,别矫情了,我是为了佳m.hetushu.com彤过来的,和你无关。”
胡茵茹笑道:“哪有什么影响?广告公司的业务早就上了轨道,况且还有海兰姐看着,现在信息这么发达,有什么事情,我马上就能知道,你放心吧,我公司交代一声,今天就过去。”
除了他两人,外人当然不知道他们在打情骂俏,两人的表情都拿捏的很到位,脸上都是一本正经,嘴上却说着打情骂俏的悄悄话。胡茵茹弄了会玄虚,方才又道:“大家都是医药界的老人,应该知道R型病毒抗体已经研制成功的消息。”
胡茵茹道:“你们已经提出了条件,现在我把我的解决方案说给你们听一听,大家能不能多一些耐心?”
胡茵茹道:“在这件事之前,我们的抗病毒冲剂是市场上同类产品销售最好的一种,大家都是做药品销售的,我想这一点大家都不会否认,品牌对你们来说和销量的多少挂钩,可是对一个企业来说,却是她的命运所在,我们江城制药厂目前遭遇到了一次空前的危机,我承认这和我们药厂前一阵子的管理有着直接的关系,但是请大家相信,江城制药厂是一个负责任的企业,我们会对广大经销商的利益负责,我们会对广大老百姓的健康负责,属于我们的责任,我们绝不会逃避,从今天起如果流入市场的抗病毒冲剂,不,应该是江城制药厂生产的任何产品,只要有人发现一例不合格,我们重奖十万元人民币!”
赵新红欠张扬一份很大的人情,当初她患乳腺癌的时候,如果不是张扬出手帮她,现在她早就离开了人世,既然张扬亲自开口求她帮忙,她无论如何也不能拒绝。赵新红道:“张扬,你既然开了口,大姐不能不给你这个面子,但是我有自知之明,你让我组织工人搞好生产我还有几分把握,可是你让我负担起药厂的领导工作,带领药厂走出困境,我还真没有那个本事,药厂缺少一个领导者,顾佳彤虽然不在了,可是常海天和胡茵茹仍在,他们中的任何一个都有能力负担起这个责任,张扬,千军易得一将难求,想让药厂尽快从困境中走出来,你首先考虑的是找到这个将领。”
赵新红沉默了下去。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办公室,张扬道:“药商都在小会议室等着呢,我没让其他人过去,就咱俩,你看行吗?”
胡茵茹啐道:“拜托,我们现在要处理正事儿,你再胡说八道,我马上坐飞机走人。”张扬呵呵笑了一声,果然不再胡说。
张大官人看到这帮人气势汹汹的围拢上来,一时间护花心切,怒吼道:“干什么?全都给我退回去,你们是打算解决问题还是来闹事的?”张大官人这一嗓子中气十足,震得在场人耳朵嗡嗡作响,所有药商被他的气势给震住,果然不敢向前。
张扬率先鼓掌,在他的带动下大家也纷纷鼓起掌来,虽然顾养养明显欠缺社会经验,可在所有人的眼中,她比起那个败家仔顾明健要顺眼得多。
顾养养听到笑声,脸更红了,她小声道:“大家好,我是顾养养,以后就由我担任药厂的董事长,我没什么工作经验,但是我相信有大家的帮助,药厂一定能够恢复过去的繁荣景象,请大家多多关照!”说完她又鞠了一躬,慌忙坐下了。
那名姓刘的药商被推举作为代表,他起身代表大家提了几个条件,第一无条件退货,并按照货款的五倍赔偿他们的损失,第二,任何因为销售抗病毒冲剂引起的纠纷赔偿由药厂负责,第三药厂方面要调查事情经过并交出责任人。
“对!对!”人群中又传来不少附和之声。
张扬也很少见的穿上了黑色西装,蓝色衬衣,走入办公室内,关上房门,张开臂膀,胡茵茹梨涡浅笑,投身入怀,拥抱了一下马上离开,看到张扬撅着嘴巴凑上来,伸出纤手掩住他的嘴唇道:“别闹,刚化了妆,小心搞花了。”
江城制药厂的多数职工对厂子还是抱有希望的,虽然这阶段走入歧途,但是时间并不久,现在生产副厂长赵新红回来了,也带来了不少的中层干部回流,种种迹象表明,厂子会重新走入正http://m•hetushu.com轨,顾佳彤过去在药厂推行的企业文化有着深远的影响,工人们对厂子很有感情。
胡茵茹道:“今天这件事结束你怎么谢我?”
下面有人率先反应了过来:“你们破产,我们找谁要钱去?我们的损失谁来赔?”
于是张扬给胡茵茹打了一个电话,张扬和胡茵茹之间说话没必要拐弯抹角,他将药厂现在的困境源源本本说了一遍,胡茵茹听完就明白了张扬的意思,她根本没有任何的犹豫,轻声道:“我马上订机票,今晚就抵达江城。”
现场响起潮水般的掌声,凡事都有一个比较,顾明健把柳广阳弄来当厂长,整个药厂被搞得乌烟瘴气,所以这些工人们自然而然的会把他和前任做比较,无论是胡茵茹还是常海天都要比柳广阳强的太多,听说胡茵茹要回来继续管理药厂,大家的心底总算重拾了一些信心。
结束通话之后,张扬不由得陷入沉思之中,赵新红的话说得很对,干军易得一将难求,目前药厂最缺乏的就是一个决策者,过去顾佳彤的身边先有胡茵茹后有常海天,这两个人都是经商管理方面的高手,顾明健接手药厂之后,任用柳广阳这个外行,排挤常海天,这才把药厂搞得狼藉一片。自己就算把药厂的这帮中层全都请去,可是药厂仍然缺乏一个最关键的人物,顾允知是不可能长期管理药厂的,顾养养的性情也不适合担任这种工作,张扬想到了常海天,常海天的海洋生物保健品厂刚刚成立不久,现在正处于创业期,他不可能放弃那边刚刚开始的事业,也不可能抽出精力兼管药厂的事情,唯一的可能只有胡茵茹,现在广告公司已经上了轨道,兴许她能够抽出一些时间。
“德行!”
胡茵茹笑道:“我始终觉着药厂和药商之间拥有着共同的利益,没有谁占便宜谁吃亏的事情。做生意不是要你赢我输,我们之间也不是你死我活,如果真的那样商场就不叫商场应该叫战场了。”
张扬这才正儿八经的咳嗽了一声道:“辛苦了,让你长途奔波,我真是于心不忍。”
顾允知考虑再三,决定不再出面,他把这次的事情全权交给张扬处理,顾养养作为他的代言人也一起出席了会议。药厂的这次会议由赵新红主持,与会所有人员的表情都很凝重,虽然只是短短的几个月,从在场所有人的脸上已经看不到希望。
胡茵茹接到电话之后,把香港那边公司的事情交接了一下,当天下午就来到了江城,她和张扬一起召集这些药商开了个紧急会议,会场在行政楼的小会议室。
听到她的话,张扬的内心顿时涌起一股暖流,什么叫患难见真情?他需要胡茵茹的时候,她从来都不会让他失望,张扬有些歉然道:“你广告公司那边是不是会有影响?”
药商中又有人道:“这就是你对我们的补偿吗?你根本是在利用我们挽回你们的声誉,怎么看都是你们占便宜。”
胡茵茹道:“药厂在,我还是厂长,我在这里可以打包票,你们的损失我来赔偿,可是药厂破产了,我就不是什么厂长了,你们爱找谁找谁?反正银行会对不良资产进行拍卖,只要你们等得起,早晚都会找回一些损失。”
张扬道:“你放心,出了任何的事情有我顶着。”
让顾养养出面担任药厂的董事长,是张扬和顾允知经过深思熟虑的结果,顾允知让儿子交出管理权,并不是要亲自来药厂掌舵,他是要尽力帮助药厂渡过这次危机,通过这次的事情,他发现自己在处理江城制药厂的问题上存在着太多的家族观念,如果当初不是他把药厂交给儿子,而是保持药厂过去的管理方式不变,药厂也不会发生这么大的变故,董事长只是一个符号,并没有太多实质性的意义,所以干脆让顾养养出来。
胡茵茹听完之后道:“无条件退货我可以答应,但是五倍赔偿你们的损失不可能,药厂拿不出这么多钱,也不可能拿出这么多钱,至于销售抗病毒冲剂引起的任何民事纠纷,我们药厂会负责到底。”
张扬趁机和胡茵茹来到主席台坐下,几名保安也过来奉劝药商和_图_书入座。
张扬道:“十拿九稳,宝贝!”
张大官人心中这个乐啊,胡茵茹这一手真是漂亮啊,什么叫置死地而后生?别看这帮人闹事闹得欢,归根结底还不是为了一个钱字,胡茵茹把整件事看得很透,你们药商不是说我们售卖假药吗?威胁我们要告到底,那你们只管去闹,只管去告,看看最后谁受损失?药厂肯定要承担责任,你们把药厂搞散了,你们这帮人也落不到什么好处,指望着政府给你们赔钱,慢慢等着吧,影响真要是造出去了,不单单是药厂倒霉,你们这帮药商也不会没事。
药商们纷纷窃窃私语。
现场响起了几声善意的笑声。
现场很静没有人说话,大家都不知道顾养养是谁,很快大家就搞清了,这个坐在主席台上赵新红和张扬之间的那个楚楚可怜的小姑娘就是顾养养,弄明白之后,下面就开始窃窃私语,顾家人真是胡闹,先派来了一个败家仔,紧接着又来了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像他们这么搞,药厂等着倒闭关门吧。
胡茵茹是江城制药厂的开拓者,她过去的重点就是跑市场,和其中的不少药商都很熟悉,临来之前她已经详细了解了江城制药厂目前的境况,她知道这次接下的是一副千斤重担,换成别人,不会舍弃自己的事业来这里充当救火队员的,可是张扬开口说话,胡茵茹绝不会有任何的犹豫,她深知张扬对顾佳彤感情深重,药厂是顾佳彤生前的事业,张扬绝不会眼睁睁看着它倒掉。胡茵茹对爱的理解是,既然爱了就要无条件的付出,这世上值得她付出的人原本就不多,有很多时候,付出也是一种幸福。
张大官人一脸坏笑的跟了上去:“不想我顶你啊?”
胡茵茹处变不惊道:“你还真说对了,现在是社会主义新中国,王法这两个字早就过时了!我知道大家都不容易,原本指望着进点儿紧俏药品多赚点钱,可谁曾想这批药品不合格,还有人说是假药,我们药厂方面只需要承受你们的压力,而你们却要承受来自下级分销商的压力,如果消费者把这件事闹大,一样会追究你们的责任,因为我们药厂的原因而连累了你们,真的很不好意思。”胡茵茹嘴上似乎在道歉,可实际上是在拐弯抹角的提醒这帮药商,真要是出了事情,倒霉的不仅仅是江城制药厂,药厂倒闭了,你们药商也好不到哪里去。
张扬道:“顾书记这次来是为了解决药厂的问题,他也无意担任药厂的领导工作,我想来想去,也只有你才有能力带领药厂走出目前的困境。”
药商中还是有人勇敢的站起来:“鉴定就鉴定,卖假药还不承认,我们不相信这世上就没有王法了!”
胡茵茹道:“如果证明这十二车的药物全都是假药,相关责任人该坐牢的坐牢,该承担责任的承担责任,药厂肯定要关门大吉,干脆申请破产,我这个厂长也就不用继续当下去了。”
两人走入小会议室,会议室内乌烟瘴气,刚刚走进大门,药商呼啦一下就把他们给围在中心了,这帮药商早就憋了一肚子的火,顾明健始终不敢正面相对,开始的时候玩太极,后来干脆来了个闭门不见,如果一开始顾明健采取积极的态度来解决问题,事情也不会闹到这种地步。
胡茵茹微笑道:“大家先静一静,让这位先生把话说完,你的意思我并不明白。”
胡茵茹下飞机之后风尘仆仆的赶往药厂,一路之上根本没有来得及休息,药厂方面已经为她准备好了办公室,还是她过去的那间,胡茵茹洗了把脸,化了一个淡妆,让自己的精神状态显得更饱满一些,她听到了门外的敲门声,张扬因为和赵新红去车间视察,所以错过了去机场接她,此时方才到来。
张扬摇了摇头道:“顾书记并不适合出面,养养太小,我不想她承受太大的压力。”
现场又有人笑,有人道:“不是常说商场如战场吗?”
胡茵茹道:“我今天过来,就是想和大家开诚布公的谈一谈,过去的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说我们江城制药厂给你造成了利益损害我相信,可是你说我们制售假药,必须要有证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