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66章 管闲事

王强点了点头道:“稍有动静她就变得惊恐异常,浑身颤抖不止,甚至发出尖叫。”
程焱东道:“王院长,我想找你了解一下她的治疗情况,走。咱们去医生办公室说。”
王强示意管理员过来开了房门。
杨芸听他这样问,哇!地一声又哭了起来,哭了好半天才重新控制住情绪,她抽抽噎噎道:“那晚,姐说我的工作没问题了……薛志楠答应她,帮我进烟厂工作……我姐带我去吃饭,去向他当面道谢……”
程焱东道:“我还是不明白,马书记是纪委书记他查官员的纪律问题也是天经地义。”
杨芸伸出手,抓住张扬的大手:“我不是做梦吧?我不是做梦吧?”她拉着张扬的手贴在她的面庞上,感受着张扬掌心传来的温暖,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泪水簌簌落了下来。
张扬用力点了点头道:“我没死,我只是出门几天,我好好的,就在你面前。”
张扬走到了杨芸的床头,正对着杨芸,杨芸仍然重复着刚才的动作,根本没有看到他这个人的存在。
王强道:“可杨芸不是一个正常人,她根本不可能跟你们交流。”
张扬道:“心病还须心药医,想要让她说话。就得找出引起她自闭的根源所在。”
张大官人对现代精神病学没什么研究,可是他知道对付杨芸这种病人必须要引起她的注意,让她把注意力集中在自己的身上,想控制别人意识最好的方法就是迷魂术,张扬曾经在箭扣长城之上遭遇了这方面的高手服部一叶,自从那次险些吃亏之后,张大官人就开始研究迷魂术,并已经有了相当的火候,能够掌握迷魂术的人,本身就要拥有超强的意志力。否则使用迷魂术如果不能控制对方,自己反而会受其所累。
张扬道:“小芸,你许细想一想,是不是还记得什么?别怕,你别害怕。”
程焱东和张扬就在新体育场门口新开的体育酒家小酌两杯,程焱东喝了两杯酒忍不住抱怨了起来:“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什么证据都没有,杨芸又一问三不知,让我查强奸案,何从查起?”
程焱东道:“这件事是不是要征求一下赵局的意见?”
张扬道:“我或许能够帮得上一些忙。”
程焱东道:“张主任。您知道这世上有个词儿叫自恋吗?”
张扬又摇了摇头道:“也不成,这件事我可以帮你,但是不能让其他人知道。”
王强引着张扬他们经过一道铁门来到杨芸所在的重症病房,透过病房的窗口。他们看到杨芸正盘膝坐在床上。目光呆呆的望着前方的空白墙面,一动不动,仿佛入定一般。王强介绍道:“这种精神病人生活的世界相当自我。在我们看来只是一块普普通通的空白墙面。在他们的眼中会呈现出各种各样的景象,其实他们的恐惧并不是外界造成的。而是他们自己。人的想象力是无穷无尽的,正常的人对自己的思维有一定的控制能力,可以想象美好的东西,可以放弃去想象不好的东西。而他们会放任自己的思维行动,他们对自己的意识没有任何的控制能力。”说到这里他忍不住朝程焱东看了一眼道:“程局,你怎的想现在见她?”
王强走后,张大官人马上就掏出针盒,从中抽出了一支金针。
张扬暗叫不妙,切入点不对,如果让杨芸重新产生戒备,自己http://www•hetushu.com做出了这么多的努力恐怕要白费,这种自闭病人一旦将刚刚打开一道门缝儿的心灵重新封闭,那么再想找到进门的途径,难度要比一开始大得多。
张扬道:“你看得到我,为什么不把目光冲着我?你在否定你看到的一切,你不喜欢自己生活的这个世界,不喜欢你看到的一切,所以你始终都在逃避。”
张扬端起酒杯跟他碰了碰,两人一饮而尽,张扬颇为同情的说道:“赵国强是不是针对你啊?怎么把这么棘手的事情交给你去做?”
王强道:“这种病人对外界其实一直都有反应,只不过她过去是用沉默的方式来对抗外界,臆想自己生活在一个完全封闭的世界里。无论外界有什么动静,她只当没有听到,欺骗自己一切都没有发生,现在她仍然生活在一个封闭的世界里,这个世界除了她还有恐惧,一丁点的小事都会被她无限放大,这种情绪下的病人是很危险的,有可能做出攻击和自残的行为,所以我们院方不得不对她进行了必要的控制……他停顿了一下又道:“镇定剂对她的效果也不大。”王强打心底是不建议警方现在去见杨芸的,不过身为医院管理人员还是要配合警方行动,杨芸这次失踪,如果不是警方帮助也没有那么顺利的找回。
这会儿程焱东和王强一起回来了,他只能支开人家一时,不能支开人家一世,几个人一回来,就看到眼前的场面,程焱东觉着很邪乎,在王强看来这就是震惊了,他是精神科专家,知道这样的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个重度自闭的人怎么就突然感情流露了呢?王强当然不知道张大官人医术的厉害,程焱东知道张扬是个善于创造奇迹的人,反而更容易接受一些。
他轻声道:“是不是你心里有很多伤心的事情?对我说!”
程焱东道:“那倒不至于,青湖医院本来就属于河西区的管辖范畴,杨芸失踪的确属于我职责范围内的事情。”
程焱东最班一直都绷得很紧,事情挺多,纪委书记马天翼将调查薛志楠的事情交给了公安局长赵国强,赵国强在了解这件事之后,发现这件事缺乏证据,真正想调查起来很难,他又把这件事委派给了程焱东,杨芸失踪案就由程焱东在调查,程焱东接手这件案子之后经过分析,派出警员在青湖精神病医院院内搜查,很快就在青湖医院后花园废弃的防空调内发现了杨芸。
张披道:“杨芸!”
程焱东笑道:“没事,你们先出去吧。”
杨芸哭得越发厉害,说不出话来了。
程焱东对医学不懂,他只相信自己看到的,看到张扬和杨芸抱成了一团,他感到很尴尬,毕竟张扬现在穿着警服,冒充的是他手下的警员,这不是往人警察脸上抹黑吗?万一人家要以为这厮借着治疗的机会故意占杨芸的便宜,那人可就丢大发了,不但丢他自己的人,还把公安系统的脸面一起给丢掉了。
王强虽然觉着程焱东这样的行为不妥。可是想想他毕竟是分局局长,按理说不会胡来!自己如果拒绝,说不定会得罪他,无论是大官小官。考虑问题的时候都会从利害出发,每个人都不愿轻易得罪别人,尤其是自己能够用得上的人。
杨芸道:“爸,你别怪我姐,我姐也不知道会发生这和*图*书种事……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张扬道:“所以说你觉悟不行,马书记做事情太高调,在没有掌握确实的证据之前已经搞得满城风雨,现在所有人都知道他要查廖伟忠,而且传言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马书记会在南锡市开展大范围的整风运动,你想想啊,咱们南锡的干部队伍才太平几天?徐光然搞得天怒人怨人心惶惶。广大干部不求无功但求无过,一个个的都不敢大胆做事。马书记这么一搞,大家刚刚才积攒起来的那么点儿斗志又全都败光了,市领导们的态度也是两极分化,大家不是不想查贪污腐败,而是在眼前这个非常时期,就算查贪污腐败也要低调进行,过于高调的调查只会让干部队伍中的恐慌情绪蔓延,也会让老百姓对我们的政府变得越来越不信任。
张扬道:“我知道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只是你不愿承认!”
程焱东道:“如果真的可以让杨芸开口说话,那么这件事就可以搞个水落石出。”
张扬道:“如果杨晶举报的事情属实,薛志楠应该不是好东西。”
程焱东道:“杨晶那里必须要说一声,咱们瞒不过她。”
张大官人重新来到杨芸的对面站好,笑眯眯道:“你现在看到我了,是不是看得很清楚?”
张扬微笑道:“你太累了,别强迫自己。需要休息的时候。一定要适当的休息一下。我不会害你,你不用怕,我是来保护你的,有我在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杨芸的目光忽然又转冷。
杨芸道:“他让我喝酒,我本来不想喝,可是他说,不喝就不帮我落实工作的事情,所以我喝了……喝了好多……”她捂着面孔哭道:“我不该喝酒的。”
张扬道:“那畜生对你做了什么?”他已经隐约猜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了,如果薛志楠真的做了这种丧尽天良的事情,就算没有证据,法律制裁不了这混蛋,张扬也不会放任他逍遥法外。
张扬换了一副口气:“小芸……小芸,你不认得我了?你难道真的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爸爸!”
程焱东有些迷惘道:“您还是把话说得清楚点,不是一起普通的刑事案件吗?跟领导们有什么关系?”
张扬道:“小芸,别怕,任何事都有我在,爸给你做主!你跟爸说,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杨芸依然重复着自己的动作,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他的声音。
张大官人是个言出必行的人,当晚他就和程焱东一起去了青湖医院,当然去青湖医院之前,还需要装扮一下,他弄了身警服换上,又戴上一副无框眼镜,跟在程焱东的身后,两人进入青湖医院的时候。张扬道:“你说像我这种气质。摆在哪里都藏不住我的光辉。”
张扬道:“你是警察不假,可你也是河西分局局长,以后你做刑侦方面的工作会远远少于在官场混得时间。”
张扬拍了拍她的肩膀,柔声道:“小芸,你太累了,安心睡吧,睡醒了,什么都忘记了,你放心,有我在,什么都不用怕。”
张扬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别介啊,你要是跟他说,这件事我就不管了。赵国强对我一直都有成见,当初他弟弟就是被我的车给撞死的,虽然我没干。可这事儿始终都是存在心里的一道阴影。”
张扬道:“我没怪你,我从来没有怪过你!”
程焱www.hetushu.com东道:“你真有把握?”
程焱东点了点头,他转身出门。
张扬道:“没见病人之前,不好说。”
程焱东道:“政治一向都很复杂,还好我是干刑侦的,这种事情我尽量不去掺和。”
张扬端起酒杯又饮了一杯,方才低声道:“这件事很敏感,你知道的。咱们市的领导层刚刚经过一番动荡。稳定了没多久时间。”
张扬虽然没有见过杨芸,不过他对杨芸的情况还是相当乐观的,连文玲那种沉睡十多年的他都有本事唤醒,更何况一个只是把自己封闭在自我意识中的女孩子?张大官人心里明白。自己爱管闲事的毛病又犯了,这次究竟是会做好事还是坏事,他也不是很清楚。
张扬不慌不忙,先用金针刺入她的眉间,然后两颞、枕后,当他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杨芸的目光直直注视着前方,宛如入定一般移动不得。
张扬道:“我最讨厌别人恃强凌弱,如果薛志楠真的这么坏。我还真要抱打不平,要为民除害。”
张扬道:“我帮杨芸治病的事情,你千万要保守秘密,如果治不好她。我这张脸往哪儿搁?如果治好了她,她还不知要说出什么惊人的秘密来,对南锡是好是坏还不知道,市里已经够乱了,我可不想跟着再添乱。”
杨芸道:“我……我那晚穿得衣服被我锁在了床下的箱子里……”好脏……”她呜!地一声又哭了起来。
杨芸止住哭声道:“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当时什么都不知道……”
杨芸道:“爸……全都是我不好……是我惹你生气。”
杨芸望着张扬,她的表情是极其惊恐的,瞳孔也因为惊恐而散大。
张扬取下她身上的金针,小心将她的身躯放平,这才悄悄退出门外。
王强愣了一下,程焱东的要求显然违反了院方的规定。
此时程焱东和王强在外面前竖着耳朵在听,谁都知道这件事已经问到了关键之处。王强认为这是杨芸的症结所在,而程焱东认为这是案情的关键,两人对张扬都是佩服的五体投地,在他们看来无从着手的困难,张扬一出手顿时迎刃而解。
王强终于同意了程焱东的要求,病人的情况已经够坏,再坏又能坏到哪里去?他向程焱东道:“程局,我们就在门外!”
杨芸点了点头。
张扬道:“你侦查破案是把好手,可是谈到搞政治火候就差了许多。杨晶举报薛志楠。这件事本来没什么特别,可纪委马书记亲自过问,区区一个大成印务的经理不会引起他的注意力,他的目标直指廖伟忠。别看薛志楠现在嘴硬,一旦他的罪名落实。我估计他的防线就会崩溃,马书记搞纪委工作这么多年,他看问题应该比咱们还要准,他的突破口就选在了薛志楠的身上。”
青湖医院副院长王强并没有走开,一直都在外面看着,至少在目前他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异常状况。看到程焱东出来,他笑着迎了上去:“程局,这么快就问完了?”
程焱东道:“我真不想当一个警官,我想当的是警察,一个和犯罪打交道的警察!”
张扬道:“小芸,他是不是欺负了你?”
程焱东道:“张主任,你从来都是敢做敢当,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瞻前顾后了?”
张扬白了他一眼,还没开始呢,他就给自己打起了退堂鼓。张扬道:“你能不能静一静,听我说几句和图书?”
程焱东道:“按照杨晶的说法,杨芸自闭是因为被薛志楠强奸后承受不了刺激,但是当时情况没那么严重,后来她的父母先后死亡,才把她刺激成了这个样子。”
杨芸的穴道被他制住,当然动弹不得,寒光闪烁的针尖光芒终于吸引了她的注意力,杨芸的目光中流露出难以名状的惊恐。
杨芸好不容易才止住哭声,张扬从床头柜上抽出一张纸巾帮助她擦去脸上的泪珠,充满怜惜道:“孩子,你瘦了,怎么可以这么虐待自己?有什么委屈,只管对爸说,爸给你做主!”这厮一旦进入角色,还真有几分当爹的样子。说这话的时候,张大官人不由自主想起了安语晨,想起了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可是属于自己的骨肉,用不了太久,自己就要真真正正扮演起父亲的角色了,却不知小妖肚子里的究竟是男孩还是女孩?如果自己的孩子要是被人欺负了,张扬绝不会放过那个家伙,设身处地的一想,更觉着杨芸可怜。
程焱东道:“王院长,你放心吧,我只想和她单独说几句话。不会给你们带来麻烦。”
张扬呲牙一笑,看到前面有人迎上来,他慌忙闭上嘴巴,低下,老老实实跟在程焱东的身后,程焱东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所以和这边很熟悉,当晚行政值班的是青湖医院的副院长王强,听说程焱东又要找杨芸调查情况,王强不禁苦笑道:“程局,还问啊?她这次被找到之后,情绪变得非常紧张,始终处于恐慌的状态中,根据专家组的会诊,比起过去状况更差了。”
杨芸不但表情上有了反应,而且打破了多日来的沉默,她悲悲切切叫了一声爸!然后一头就扑在了张扬的怀里,哭得那个凄惨啊。
杨芸仍然一前一后的动,张扬道:“杨芸,你看着我!”他伸手想要抓住杨芸的肩膀,还没有碰到杨芸,她就大声尖叫起来,可刚刚叫出声,张扬伸出手指就点中了她的穴道,杨芸顿时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她长大了嘴巴,脖子上和额头的青筋从苍白的肌肤下鼓出来,显得十分可怖,可是她的目光仍然没有看着张扬。
张扬向程焱东道:“焱东,你去外面跟那位王院长说一声。让他走远点儿,这么多人看着,我不好对她进行治疗。”
张大官人知道自己目前扮演的是父亲的角色,轻轻拍着杨芸的肩膀,小声劝慰着。
杨芸的目光迷惘而茫然。
张扬道:“公安队伍里想当警官的多,能够安心当警察的少,你嘴上这么说,心里未必这么想。”
张扬道:“那就从她的父母开始入手,我跟你去试一试。”
程焱东道:“这案子查不下去了,杨晶嚷嚷的虽然很响,可她说的很多话都缺乏证据,现在案情的关键都在杨芸的身上,她痴痴呆呆的,听医生说是一种强迫症,自闭症的一种,她把自己封闭在自我的意识中。外界的任何事情都不能引起她的注意力。”
杨芸仍然捂着耳朵。她的身体有节奏的前后摇晃着。
张扬道:“睡吧!”他的声音似乎有种神奇的魔力,杨芸听在耳中,只觉着眼皮突然变得沉重了起来,没多久竟然靠在张扬的肩头睡着了。
张扬伸手解开她的穴道。
外面程焱东和王强两人差点没把眼珠子给惊得掉了出来,王强哭笑不得道:“程局,你们局里的这位同志真是厉害,这唱得哪m.hetushu.com一出啊?”
张扬利用金针封住杨芸的穴道,帮助她收敛心神,只有这样,他才有机可乘。杨芸生活在自我的世界中,对外界的一切防备心极重,迷魂术类似于现在的催眠,想要催眠对方,必须要对方放松神经。放弃抵御和戒心,张扬仅仅通过语言是做不到的,所以只能依靠针炎的方法。看到杨芸的目光已经有所缓和。张扬心中暗喜,看来真的很有希望。
杨芸含泪看着张扬,她神志不清,再加上中了迷魂术,现在真把张扬当成她爹了,颤声道:“爸……你没死……你没死……”
王强虽然这么说,可他并不是贬义,从医学的观点出发,无论人家唱得哪一出,杨芸有了感情反应都是事实,证明人家的治疗是行之有效的。
张扬道:“更差了?是不是意味着她的病情发生了变化?”
张扬道:“你别紧张,慢慢说。”
程焱东想了想,终于点了点头道:“张主任,你放心,既然你不想让其他人知道,我一定会为你严守这个秘密,回头我给你准备一身警服。咱们一起去青湖医院,借着了解情况。你帮杨芸治治,说不定真的会有些效果呢。”程焱东的这句话充分透露出他对张扬的医术缺乏信心。
张扬道:“小芸,你不认得我了?”这厮事前并没有做足准备工作,不过这次让他蒙对了,杨芸的父亲生前的确是这么称呼她,事实上多数当父亲的都喜欢这样称呼女儿,名字前面冠以一个小字。
王强仍然显得非常犹豫,程焱东指了指身边的张扬道:“这是我们局最出色的心理辅导专家。他最善于和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
杨芸内心一震,她的目光充满震惊的看着张扬,如果是正常人,听到张大官人这句话,说不定早就破口大骂起来,哪有随便冒充别人爸爸的,可张扬在杨芸身上用了迷魂术,杨芸本身的精神就不太正常,本来看到张扬是个陌生人,可越看越是熟悉,越看越像她父亲,杨芸感觉他越来越像,根本的原因就是她自己的想象力加工而成。
王强不是傻子当然能够听出程焱东是故意要支开自己,他朝管理员使了个眼色,示意让管理员在这里盯着,程焱东既然存着要支开他们的心思,当然不会让管理员单独留下,他向管理员道:“你也一起来吧。她的情况你应该最清楚。”
在程焱东看来,张扬现在的行为更像是对牛弹琴,跟一个自闭病人讲道理根本是白费力气。
程焱东点了点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对她造成伤害。”
张扬道:“也就是说她对外界有了反应?”
杨芸听到房门响动就开始捂住了耳朵。她的身体在微微颤抖着。王强的表情有些紧张,他伸手拦住程焱东和张扬,示意他们要保持一定的距离。
程焱东道:“没用,她根本听不进去。”
程焱东笑了笑,目送王强和那名管理员出了门,他向张扬低声道:“抓紧进行,他们在外面盯着咱们呢。”
杨芸听到他这样叫自己,眼圈儿红了起来,她咬着嘴唇,瞬间泪眼模糊了。
程焱东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王强根本不会这么想,他所关心的是张扬给杨芸治疗的情况。
杨芸听在耳中,只觉着他的声音非常的舒服,就像是春风拂面,让她从心底感觉到温暖。
程焱东苦笑道:“在你面前我有必要说假话吗?”
程焱东有些诧异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