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88章 以身试情

文玲凝望杜天野的双目道:“我只想问你,当初你对我说过的那些话还记不记得?”她的目光中仍然带着难以形容的复杂情意。
刀锋靠近文玲,文玲一双明眸凄楚无限的望着他,如果她闪避,肯定可以轻易避开杜天野的动作,可她突然停下动作,杜天野微微一怔,片刻的犹豫之后,这一刀仍然刺了出去,刀锋刺入文玲的肩头,文玲的目光瞬间变得绝望,鲜血沿着她的肩头泊洒流出,她似乎没有感觉到丝毫的痛感,内心却在瞬间碎裂成了千片万片:“你真舍得下手……。”
杜天野道:“她应该想起了过去,可是……她气死了我的父亲……”
杜天野的忙绪明显低落,他向苏媛媛低声道:“我们送你回去。”
乔振梁呵呵笑着点头,他转向秦清道:“小秦,蓝图勾画的再好,只存在于图纸之上,能否把图纸变成现实要依靠你们的工作了!”
中午的时候,乔振梁来到新城区现场指挥部参观并在他们刚刚建好的餐厅吃饭,承包餐厅的这位就是当初老龙潭饭庄的老板,指挥部让他过来承包,也是某和意义上的补偿,搞好和当地居民的关系,听说来了省领导,这位承包人也是拿出了全部的本事,四菜一汤做得鲜美无比。
秦清道:“我们的行政中心由京城天一建设承建,根据之前谈妥的条件,行政中心的建设我们只需要支付一半的工程款,我们将行政中心东北的二百亩建设用地。成本转让给天一建设,由他们负责开发居民小区抵付另外一半的工程款。”
文玲的目光中充满痛苦:“为什么?我说过我是无心之过,为什么你就不可以原谅我?”
“休要你管!”文玲挥剑向张扬斩来,七十二路凄风苦雨剑法宛如长江大河一般滂沱而至,张扬通过拓片上的零散记录,了解过一些凄风苦雨创的招式,可是单从拓片上是无法收集齐全的,却不知文玲从何处学来的创法。
张扬没说话,普通的寒毒或许可以,可是如今文玲的阴煞修罗掌已经修炼到了八重,只怕他就算可以为苏媛媛解去寒毒,自己的内力也必然损耗甚巨,更何况苏媛媛此时寒毒已经发作,耽搁的越久,越有可能落下后遗症。张扬叹了口气道:“她只是一个无辜的女孩子,你又何必害她?”
唐自立也跟着点了点头道:“罗局长说得不错,我也这么看,虽然现在我们新城区土地出让的价格还上不去,可是相信时间能够证明一切,随着新城区的不断发展,和我们重点工程项目的陆续开工,我相信一定会有越来越多的投资商看中我们这里,乐于投资发展这里。”
刘宝全道:“我也觉着招商工作还是交给小张的好,他年富力强,容易接受新事物新观念,而且过去在这一领域上做出过辉煌的成绩。”
无论张扬招式如何变化,她仍然是以阴煞修罗掌应战,掌风到处寒风凛冽,周围草木都凝结上一层冰霜。面对文玲这样强大的对手,张扬不敢手下留情,竭尽全力,和文玲殊死搏杀,只有他将文玲拖住,杜天野方才有机会解救苏媛媛。
虽然文玲的阴煞修罗掌厉害,可是想在短时间内击败张扬也没有可能。文玲的招式诡异多变,张扬却是稳扎稳打,从容应对,文玲看到杜天野已经将苏媛媛解救下来,心中不由得焦躁到了极点,怒道:“你自己找死!”她随手折下一根树枝,微微一震,阴寒之气遍布树枝之上,转瞬之间,树枝上竟然被冰霜覆盖,凝结成一把晶莹剔透的冰剑。
文玲冷哼一声,苍白瘦削的拳头迎向那块巨石,只听到轰!地一声巨响,石块被她一拳击打的四分五裂,粉末和烟尘四处纷飞,却无法逼近文玲身体周围一尺的范围内。
张扬道:“我本来还想把社会事业局那一块交给海心呢。”
乔振梁站在青龙潭水库大堤上,看到远处正在开挖河道,微笑道:“可以预见,用不了太久的时间,这里就会成为东江市的一个新的亮点。”
张扬道:“她真想杀死苏媛媛用不着这么麻烦!”
杜天野来到苏媛媛身前,一把抓住苏媛媛的肩头,拿出军刀去割断她身上的绳索。
常海心道:“不是这个,你看那边!”
常海心道:“四十亿可不是小数目,你可要想清楚再说。”她有些为张m.hetushu.com扬担心。
杜天野临走的时候,又向苏媛媛道:“小苏,今天的事情,我想让你保密。”
张扬道:“你笑什么?”
张扬现在是边打边退,他的目的就是拖延文玲,让文玲无法抽身去追赶杜天野他们。
张扬道:“我会怕他?”
听到梁晓鸥的名字常海心不由得笑了起来。
张扬和杜天野大喝了一场,直到凌晨两点钟方才返回寓所,文玲的出现让他的内心中笼上了一层陇影,他不知道文玲以后还会干出怎样疯狂的事情来,她的身上发生了太多奇怪的事情,解释不通的事情,张扬越来越怀疑,文玲拥有着和自己相同的经历,所不同的是,他已经适应了这个时代,而文玲无法融入这个时代,她在疯狂的和这个时代抗争着。
杜天野此时稍稍冷静了下来,他低声道:“药丸会不会有毒?”
文玲不闪不避,右掌一翻,径直迎向张扬的来拳,甩棍的裂片随着拳风先行来到,却无法攻破文玲身体周围的护体罡气。
张扬道:“肯定是老刘家的闺女主动,这事儿只怕有点麻烦,刘宝全要是知道他不得把虎子给剥了!”
梁天正道:“两年内东江市行政中心建设完成,到时候东江市委市政府全体工作人员都会迁到这里来办公。老市委、市政府的土地会进行公开拍卖,拍卖所得投入新城区的建设。”
张扬看到失魂落魄的杜天野不由得暗自叹了口气,走过去先帮助苏媛媛解开穴道,苏媛媛冷得牙关发颤,哑穴被解开之后,她颤声道:“她说放了解药在我口袋里……”
杜天野怒道:“文玲,你对她做了什么?”他抱着苏媛媛又折返回来。
所以到最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张扬身上了,张大官人看到所有人都盯着自己,不由得笑了。“我说各位啊,你们都看着我干嘛?合着我长得像四十亿?”
罗慧宁道:“张扬,我明白,可是父母是没有选择的,她是我的女儿,这是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夜深人静,文玲一个人站在龙脊山的顶峰,天地之间,仿佛只剩下她自己孤单的站在星光之车,文玲此起的内心是无比孤独的。杜天野的一刀刺伤了她的身体,也刺碎了她所有的幻想,一直以来,她的内心中就有两个极其矛盾的念头在相互交织着,她渴望得到关怀,渴望拥有感情她如此清晰地记得杜天野和她过去的感情,她将杜天野视为这世上唯一可以停泊的港湾,伤口已经凝结,可是心头的创伤永远也无法弥合,文玲终于明白自己是飘荡在这个时代的一只孤舟,永远也无法靠岸,她对这里已经失去了任何留恋,她要离开,她必须要离开这个不属于自己的地方。
奠基仪式之后,乔振梁还在众多官员的陪同下来到了青龙潭大堤,新城区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新城区党工委书记秦清陪同一旁向他们介绍新城区的未来规划,以及即将施工的重点工程。
张扬道:“我请你喝酒!”
提起这件事秦清也笑了。
文玲怒道:“让开!”一掌隔空劈向张扬,张扬不敢后退,他必须拦住文玲的去路,给杜天野赢得足够的时间去救苏媛媛。
“蓬!”地一声巨响,拳掌相交,张扬肩头微晃,文玲却站在那里纹丝不动,她的内力竟然胜过张扬一筹。
秦清笑道:“我们的干部队伍还没有组建完成,一直都在不断充实中,市委组织部派来了两位同志,林良德和黄西民,经过市里的讨论决定,林良德同志担任管委会副主任,黄西民同志进入社会事业局担任副局长。”
张扬闻言一怔,却见苏媛媛从口袋中拿出一个绿色的瓷瓶,张扬接过,拧开瓷瓶,从中倒出一颗赤红色的药丸,一股刺鼻辛辣的味道传来,张扬转过身,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他取出随身携带的银针插入药丸之中探了探,又仔细闻了闻,确信这药丸正是融阳丸,专门用来解去阴煞修罗掌的寒毒,他递给苏媛媛让她服下。
常海心道:“我听说你把梁晓鸥的男朋友给打了!”
常海心指着电影院的方向,张扬望去,看到电影院贴着海报云中漫步,应该是个美国大片,看海报挺浪漫的样子。
张扬道:“其实我手上想投资的人倒是一大把,只要东江市政府能够给出优惠的政策http://m.hetushu•com,拉到四十个亿的投资应该不是什么难事儿。”
秦清笑道:“有什么样的师父就有什么样的徒弟。”
张扬低声开解他道:“这世上想不亓的事情实在太多,既然想不开,就不用再想。”他看得出杜天野对文玲仍然旧情未了,无论是谁处在杜天野的位置上无疑都是极度痛苦的。
杜天野叹了口气道:“张扬,这辈子我只爱过文玲一个女人,要是说我马上就能放下对她的感情,那是扯淡,可……我绝不可能和一个气死我父亲的女人一起生活,哪怕当初她只是无心之过……”
张扬放慢车速:“什么事儿,你一惊一乍的?”
张扬放下苏媛媛冲上来准备施以援手,文玲发出一声凄厉的长笑,并没有选择继续进击,身躯兔起鹘落,转瞬之间已经消失在前方的密林之中。
秦清道:“身正不怕影子斜,只要你心里没鬼怕他做什么?”
杜天野道:“张扬,你让开!”他抱着苏媛媛来到张扬身边,将苏媛媛交给张扬,望着文玲道:“你究竟想怎样?”
秦清道:“开始阶段,这样的政策是必要的,根据市里下达的任务,我们今年新城区的投资额在六十亿,除了市里拨款的部分之外,我们还面临着四十亿的缺口,这四十亿的缺口就需要招商引资。”她的目光从几位党组成员的脸上逐一扫过,秦清看到谁谁就把头转过去,四十亿可不是一个小数目,再说了招商这活不是说交给常凌峰吗?常凌峰不是党组成员当然没资格过来开会,可张扬是,常凌峰就是他弄来的公孙策,跟他是一伙的。
此时杜天野带着苏媛媛已经向山下逃去。
秦清看到眼前的一幕不由得想笑,综合管理局局长罗安定道:“要说招商引资四十亿听起来数目不小,可真正等新城区的工程全面开工,难度应该不是太大,因为未来的新城区是我们东江市扶植的重点,存在着巨大的潜在商机,有眼光的商人都会盯着这一块。”
坐在后排的秦清笑了笑道:“别管人家的背景,跟你没关系,大家都是来做工作的,把工作做好,比什么都强。”
苏媛媛点了点头,轻声道:“杜书记放心,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一整天张扬都在充当着无名英雄,他跑前跑后的协调方方面面的工作,为了自己女人干点事儿,他心甘情愿。直到乔振梁这批省领导离开的时候,张扬才有时间在领导面前露一小脸,乔振梁一眼就看到了他,向他招了招手。
杜天野摇了摇头道:“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
乔振梁道:“明天你来我家里一趟!”其实这种事乔振梁完全可以私下对张扬说,当着这么多人提出邀请,等于给所有人都传递了一个信号,乔书记和张扬的关系很不一般。
杜天野端起那杯酒道:“以后我再也不会去想她!”
梁成龙道:“乔书记放心,我身体还凑合,能担得起!”
张扬朝苏媛媛笑了笑,拍了拍杜天野的肩膀,两人一起离去。
文玲劈手一掌,击打在杜天野的肩头,杜天野腾云驾雾般向后落去,摔倒在草地之上,身体却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疼痛,看到文玲流血的肩头,脑海中一片茫然,他竟然刺伤了文玲。
张扬是在回去的路上听秦清说起这件事的,他微微一怔:“这就开始安插人了,他们都什么背景啊?”
回到张扬的吉普车内,杜天野整个人瘫倒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他低声道:“我刺了她一刀,很深!”
乔振梁道:“好!东江老城区已经无法适应改革开放发展的速度,狭窄的街道,拥挤的交通,密集的人口已经严重制约了东江的发展,如果在原有的土地上推衙重建,所花费的代价是巨大的,只有走出来,建设一座现代化的新城,才能够满足未来发展的需要,东江新城的建设一定要高瞻远瞩,要有长期规划,要考虑到以后的发展,要保证城市的建设,五十年甚至一百年都不能落伍!”
建设局局长唐自立道:“这种方案是市里提出的,因为考虑到新城区建设之初,投入的资金量巨大如何减轻政府的压力,如何尽快的吸引新城区的人气,都是我们所面临的必然问题。利用这样的方式,可以吸引更多的开发商来新城区投资建设。”
常海心道:“我可不成www•hetushu•com,你要是提议我去接管社会事业局的工作,还不知别人要说什么闲话呢。”
杜天野吸了一口气,感觉身体并无异样,他喃喃道:“我伤了她……我伤了她……”一时心中纷乱如麻,矛盾到了极点。
杜天野看到她此时的目光不由得想起他们年轻初恋的时候,那时的文玲何其纯洁,何其善良,可如今她却变成了一个性情乖戾心狠手辣的女人,杜天野不由得想起父亲被她活活气死的情景,刚刚软化的内心顿时又变得无比强硬,他怒道:“文玲,在我心中你早就死了,你害死了我的父亲,我对你没有一丝一毫的爱,剩下的全都是仇恨!”
文玲可以说是张扬重生以来所遭遇的最强对手,面对她,张扬不敢有丝毫轻敌的念头,甩棍被文玲的阴煞修罗掌冻住之时,张扬的手腕做了一个旋转的动作,甩棍虽然用精钢打造,可是在阴煞修罗掌的低温下,坚韧的材质变得脆弱不堪,棍身龟裂,散落成无数裂片,张扬已经将此计算的一清二楚,他低吼一声,左手一式狂龙怒吼,向文玲攻去,甩棍的裂片被他的拳风激发而起,宛如狂风骤雨一般扑向文玲的身躯。
张扬从中推断出文玲的伤势问题应该不大,他也放下心来,轻声道:“干妈,我觉着玲姐改变了很多。”
乔振梁颇为欣赏的点了点头道:“年轻人就应该有信心,有干劲!”他又向梁成龙道:“东江今年的步子不小嘛,新城区建设全面启动,国际工业园区开始转型,你肩上的担子很重啊!”
文玲看到杜天野越走越远,忽然冷笑一声收住招式,扬声道:“杜天野,你以为自己当真能够救她吗?”
张大官人暗叫不妙,文玲竟然已经练成了如此霸道的护体罡气,他低吼一声向前冲了上去,手中多了一根甩棍,自从被祁峰和鲨每头那帮人围攻之后,张扬发现甩棍携带方便,而且发动攻击灵活多变,现在已经成了他身上的常备装备之一。对付别人张扬或许会选择赤手空拳,可面对文玲这个变态高手,张扬丝毫不敢托大。
文玲呵呵笑道:“她中了阴煞修罗掌的寒毒,张扬,你医术虽然不错,可是你解得了寒毒吗?”
省委书记乔振梁和东江市委书记梁天正联手进行破土莫基仪式,赶来参加仪式的官员和老百姓欢声雷动。
张扬笑眯眯道:“玲姐,何必动气,感情的事情是勉强不来的。”
张扬道:“任何人都会变,她在床上躺了这么多年,十多年没有和社会接触过,性格上发生改变并不意外。”
张扬早已在那里蓄势待发,趁着文玲注意力转移之际,抬脚踢向地上的岩石,一块足有五百斤重的巨石腾空飞起,倏然向文玲的身躯砸去。
杜天野看到文玲和张扬打了起来,当文玲一拳将张扬攻向她的巨石震碎,杜天野就知道眼前这两位全都是武功高手,张扬武功厉害杜天野早就知道,可文玲的神通,杜天野却是头一次见到,他和文玲青年时相识,到现在已经过去了十多年,可他从不知道文玲会武功,而且还这么厉害。
张扬道:“云中漫步,你想看电影啊?”
杜天野显然对文玲的战斗力缺乏认识。
苏媛媛冷到不行,听张扬说药丸没事,马上吞了下去,感觉药丸入口即化,一股热流从她的喉头直贯胸腹,瞬间延展到她的周身血脉,不一会儿功夫,那和奇寒无比的感觉消失的无影无踪,张扬又探了探她的脉息,确信苏媛媛已经恢复正常,心中对文玲的所为感到有些不理解。看来文玲并没有杀害苏媛媛的意思,她只是通过这种方式逼迪杜天野表白心迹,可是文玲的方法过于偏激乖戾,事情搞成了这幅局面。
张扬道:“清姐,你啥意思?”
秦清道:“上级领导的意思,必须要尊重的,张扬,这四十个亿的投资,你有没有信心完成?”
乔振梁吃的是赞不绝口,给出的评价是这里的饭菜比省机关食堂好多了,乔振梁随口说的一句话,省委秘书长阎国涛牢牢记在心中,回去就准备找省机关食堂的负责人狠狠祖斥一顿,要改善一下伙食情况,乔书记都提意见了。拿着鸡毛当令箭在体制中很常见,领导口中鸡毛蒜皮的小事,在下属听来都是了不得的大事。
杜天野点了点头,他的表情仍然失魂落魄。和-图-书
张扬叹了口气道:“官员越多,是非越多,本来以为咱们新城区能够建设成一片净土,看来也不能免俗啊!”
张扬道:“成,我尽快找梁晓鸥沟通!”
张扬道:“二百亩土地也不少了。”
刘宝全自从经历女儿的事情之后,最近明显工作态度有些消极,感觉做什么事都没劲头,他笑道:“秦书记看着办就是。”
杜天野一声惊呼,他让张扬过来帮忙,可没让张扬往死里打,这么大块石头要是砸在文玲的身上,只怕她要变成肉泥了。
文玲的内心宛如被重锤击中,自从这次苏醒之后,她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在大海中漂浮的孤舟,而杜天野是她心中的那片海岸,只有她才清楚自己是如何的渴望靠岸,可杜天野的无情已经彻底粉碎了她的幻想,文玲道:“好!好!好!”接连说了三个好字之后,她身法一变,倏然向苏媛媛弹射而去,厉声道:“我现在就杀了她!”
人在痛苦的时候,酒精往往是最好的麻醉方式,杜天野喝完杯中酒,望着空空的玻璃杯道:“她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张扬不由得想起了自己对徐立华,虽然徐立华并不知道,可是除了躯体以外,过去曾经属于张扬的意识究竟还是剩下了多少?有一点他相信,自己对徐立华的感情并不是出于对夺去张扬身体的愧疚,而是他真真正正的对徐立华产生了骨肉亲情,对赵静、对苏媛媛也是如此,看来自己也发生了改变,想到这里,他不由得坦然起来,即便文玲真的拥有和自己相同的经历,那么她应该也不会对自己的生身父母产生歹意。
张扬将酒杯重新倒满。
手中甩棍一抖,幻化出千百条棍影。
常海心笑道:“想不到周山虎平时显得那么忠厚,倒是挺会讨女孩子关心。”
张扬低声道:“决定了?”
杜天野微微一怔,他已经感觉到苏媛媛的身体极其冰冷,低头望去,只见苏媛媛的脸色苍白,嘴唇冻成了乌紫色,牙关不停颤抖,显然文玲事先在她身上动了手脚。
乔振梁哈哈大笑起来,看得出乔振梁今天的心情不错。
从今天起,新城区建设工作就算全面开始了。
陪同人员中的东江市长方知达心中很是奇怪,张扬这小子到底哪儿优秀?省长宋怀明对他好是因为女儿,可省委书记乔振梁也对他如此眷顾,这就不能不让人好好思量一番了,这小子走上层路线的确很有一套。
张扬扶起杜天野,关切道:“你感觉怎样?”
张扬满脸堆笑的跑了过去:“乔书记有什么吩咐?”
秦清道:“不要盲目乐观,你应该主动和市招商办方面沟通一下,新城区的招商工作,必须要和东江市的整体招商工作统一起来,做到相辅相成,而不是相互拆台。”
唐自立又道:“谈到招商,我没有太多的发言权,过去我一直从事建设方面的工作,我想张副主任更有发言权。”这厮铺垫了这么多,最后还是为了把事情推到张扬身上。
秦清点了点头道:“下个月两位同志会过来报到。”其实这两人和秦清一点关系都没有,都是市里直接安排的,林良德过去担任过保和县的县长,是梁天正一手提拔起来的官员,他来新城区工作肯定是梁天正的意思,至于黄西民,秦清也不清楚他的背景。
文玲怒叱道:“自己找死!”她斜斜拍出一掌,掌风到处,空气似乎为之凝结,张扬此前和她有过交手的经历,知道文玲的阴煞修罗掌至少已经到了七重水准,张扬虽然也从古拓片之中学会了阴煞修罗掌,可是单论同样的武功,无论如何也及不上文玲的水准。
刘宝全没想到市里又派来了一位管委会副主任,之前他也没听市长方知达提起这件事。他笑了笑道:“既然是市里的决定,咱们就执行呗!”
在一系列紧张的准备之后,东江新城区奠基仪式顺利举行了,新城区工地之上礼炮齐鸣锣鼓震天,正如省委书记乔振梁在讲话中所说,这一天对平海拥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对东江拥有着重要的历史意义,将会在平海发展史上书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常海心忽然发现新大陆一样惊呼道:“开慢点儿!”
秦清不禁莞尔,刘宝全连辉煌都用上了,其实她压根也没想把这件事交给其他人,秦清道:“张扬,既然大家都这么看好你,这招商http://m.hetushu.com工作,你还是勇挑重任吧!”
张大官人有些尴尬道:“那个邵安康,说是什么教授,整一个无赖加醋缸,他诬陷我和梁晓鸥之间有暧昧,当着那么多同学的面给我难堪,我一时没忍住就揍了他,搞得现在我和梁晓鸥见面前有些尴尬。”
一股奇寒的阴寒劲顺着张扬的拳头向他身体透入,拳掌刚一接触,马上分开,张扬虎躯拧动,奔龙逐日,又是一拳攻向文玲,出招的同时,他以内劲将文玲传来的阴寒劲从体内驱逐出去。
苏媛媛点了点头,她已经猜到了文玲和杜天野之间的关系,虽然她的内心中存在着许多的疑问,可是聪颖如她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提出问题的。
张扬本来想把计生啥的交给刘宝全,恶心恶心这个老滑头的,可秦清中途把话给截住了,他也只能作罢。
清晨张扬醒来后首先给罗慧宁打了个电话,虽然文玲举止怪异,可张扬必须要将她的事情告诉文家,毕竟罗慧宁是她的干妈。张扬将昨天发生的事情简略说了一遍,罗慧宁听完,不由得叹了口气,她轻声道:“刚才我打通了她的电话,她说今天下午会返回京城。”
张扬笑道:“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我敢接招儿就有把握。”
张扬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却见一男一女站在电影院门口,正准备入场,那男的显然是周山虎,女的居然是管委会主任刘宝全的闺女刘希婷。张大官人用力眨了眨眼睛,嘴里喃喃道:“还真是……你说他俩咋就搅和到一块去了?”
秦清表态道:“乔书记放心,我们新城区建设指挥部的所有干部员工都会全力以赴,争取早日将新城区建设起来。”
张大官人虽然见多识广,可是对文玲信手拈来,草木皆成兵器的手法也是叹服不已,文玲的阴煞修罗掌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估计应该修炼到了八重。
杜天野怒吼道:“不许你伤害她!”他不知哪来的勇气,握刀冲向文玲,挥刀每文玲刺去。
送走了领导们,喧闹了一天的指挥部总算重新归于平静,秦清把几位党组成员召集到小会议室开了一个简短的会议,肯定了大家之前的准备工作,也对今天奠基仪式的顺利进行表示欣慰。
杜天野点了点头:“今天的事情让我下定决心,我和她之间应该了结了。”
秦清没等他说完就知道他想说什么,微笑道:“这一点我们有所考虑,社会事业局的工作会安排其他同志来分担。”
文玲呵呵笑道:“还说你和她之间没有什么?没什么你会这么紧张?杜天野,我们的那段感情是我在这世上唯一的牵挂,你居然背弃了我,你毁掉了我!”她的声音变得凄厉,目光充满怨毒的望着苏暖缓道:“今天我就让你亲眼看着这个贱人死在你的面前!”
会议结束之后,秦清把刘宝全留了下来,她向刘宝全道:“刘主任我想跟您商量一下干部任用的问题。”
文玲道:“升龙拳!”
张扬心中暗道你说的轻巧,可这跟四十亿的投资有关系吗?
张扬能够体谅到他现在的心理,安慰他道:“我看得清楚,那一刀并没有刺中她的要害,以她的武功,那点小伤根本不会有事。”
杜天野道:“她怎么会有这么厉害的武功?”
张扬手中甩棍继续向前点去,文玲化掌为抓,一把将甩棍的棍梢抓住,只见甩棍之上一层薄冰迅速凝结而起,沿着甩棍向张扬的手臂蔓延而去。
文玲手中冰剑一抖,顿时化成冰屑纷飞在虚空之中,她将手中完好无损的树枝弃去。看到张扬仍然挡在自己的面前,不由得笑道:“你以为挡住我就能保住她的性命吗?”
张扬道:“杜哥,你做事从来都不是一个拖泥带水的人,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其实你和文玲之间的事情很简单,如果你能够原谅她过去做过的一切,你们就可以在一起,如果你原谅不了,那就干脆利索的斩断情丝,各过各的日子。”
张扬也没推辞,点了点头道:“得!既然大家都认为我行,那我总不能说自己不行,可招商工作是相当的繁重,我虽然年轻,虽然有精力,可一个人的精力毕竟是有限的,不可能所有事情都能兼顾到。”
梁天正道:“乔书记,围绕新城区的规划设计,我们做了大量的前欺准备工作,我可以负责的说,我们的城市规划设计可以达到您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