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90章 太子党聚会

张扬朝他礼貌的笑了笑。
钱颖安排好上菜之后,开了一瓶三十年茅台,给他们倒上。
顾养养不好拒绝,接过了那杯橙汁。
离合器的行程非常短,较硬的力度使得踩踏的动作需要花费很大的力气,进退档位的动作需要考验强健的左臂肌肉,这辆车实在太有个性了,随着速度的加快,张扬感觉到一旁的树木从他肩膀飞快地闪过。
周兴国简短的发言之后,向众人微笑道:“今晚我们特地请来了一位贵宾……东江新城区建设指挥部总指挥、新城区管委会主任张扬,下面我们欢迎他来给大家做一个东江新城的介绍,相信这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周兴国当然知道张扬只是副职,他这样介绍的目的是能够引起大家对张扬足够的重视。
张大官人听着这话怎么觉着那么别扭。
这帮太子党聚在一起的目的可不是单纯的为了比拼名车,展示美女,这种聚会的真正意义在于,彼此交流信息,通过他们的这种交流和探讨,可以看清国内的发展形势,以及国外的经济状况,有了好的投资热点,大家会共同参与投资,冯景量带张扬这次算是来对了地方。
冯景量邀请张扬前来也不需要经过所有人的同意,最早发起这个聚会的人是周兴国,他也是京城三公子之一,年龄在这帮京城太子党之中偏大,今年已经三十五岁,做煤炭生意,在山西内蒙拥有多个煤矿,他的父亲是常委之一,周兴国为人老成持重,在这个圈子中很有威望,是所有人心目中当之无愧的老大。
冯景量的目光一亮,这些京城高干子弟的眼界要比普通人强得多,冯景量不但拥有超人一等的眼界,还拥有超强的商业嗅觉,他马上就意识到这是个机会,平海是国内经济最为发达的省份之一,东江作为平海的省会,建设新城必然成功,这是政治的必然需要。
姬若雁向张扬友善的笑了笑,作为梁康的女伴,今天她并不适合说太多话。
钱颖笑了笑,她礼貌的向张扬告辞。
冯景量乐呵呵来到张扬的面前,他向顾养养看了一眼,啧啧赞道:“香车美人,张主任,您这一出手,是想把京城太子圈给震翻天啊!”
梁康道:“文副总理是他干爸!”
梁康道:“安邦这小子追女孩子很有一套,我听说,他看上的女孩子还没有失手的。”
陈安邦道:“你这么一说我知道了,原来文伯伯认得干儿子就是他。”他从服务生的托盘内拿起两杯酒,朝着顾养养走了过去。
冯景量道:“你去帮我招呼其他的客人吧,这边我们自己来!”
何长安并不在国内,目前正在巴哈马品味那里的阳光海滩,顺便和女儿外孙一起享受天伦之乐,张扬打电话给他提出借车的事情,何长安听说他要参加京城太子党的聚会,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当然知道这群太子党的事情,不过他的限量版宾利并不在京城,何长安让他直接去他京城的家里开刚刚购买的兰博基尼96新款鬼怪,那车刚到不久,因为到货的时候他人在国外,所以到现在车都没开过。按照何长安的话,开辆跑车过去更适合,宾利车虽然够豪华,但是没有朝气。
张扬道:“这也算理由?”
钱颖不久以后就去而复返,引领着服务员上菜。
张大官人开着紫色的兰博基尼出现在新纪元酒店门口的时候,这时候才意识到这辆车并不扎眼,当晚新纪元的停车场简直就成了世界名车博览会,法拉利、兰博基尼、保时捷、宾利、宝马、奔驰,几乎平时见不到的那些车辆一股脑都出现在这里,张扬居然还看到了一辆同款的兰博基尼,不过那辆车是橙色的。
陈安邦点了点头,他把服务生叫过来,将酒杯放了回去,拿来一杯橙汁。
陈安邦道:“顾伯伯最近在忙什么?”
张大官人的跑车在这里虽然称不上最出色,可女伴绝对是最漂亮的一个。
张扬笑道:“你派了一位这么漂亮的美女迎接和-图-书我,已经足够隆重了。”
陈安邦和梁康走得很近,他来到梁康身边道:“康哥,那女孩是谁?”他指了指一个人静静站在那里倾听张扬讲话的顾养养。
张扬一听就来劲了,冯景量这个建议那是相当的好,这帮太子党都是有权有势有钱的主儿,如果自己能够说动他们,别说四十亿,恐怕吸引个几百亿的资金都没问题。
张扬道:“这就需要投资商不但要有气魄,还要有超出普通人的眼光,我不懂经济,不过我认为想获得巨大的回报,就必须耐得住性子。”
张扬望着冯景量,不知他能给自己提出什么建议。
张扬推测出顾允知和周兴国的父亲关系不错,此前他却没有想到这一层,顾允知担任平海省委书记多年,他在高层肯定有不少相近的关系。
冯景量笑道:“都是京城的高干子弟,就是人们常说的太子党,这个圈子很难进,每年的会费都有二十万。”
梁康笑道:“安邦,你最好别去惹她,张扬那个人很不好对付。”嘴上这么说,可他心底却想看到陈安邦去招惹张扬,梁康对张扬始终耿耿于怀。
冯景量微微一怔,这才发现陈安邦在搭讪顾养养,他和张扬当初的相识就是因为乔鹏飞骚扰楚嫣然,让张扬在紫金阁痛揍了一顿,张扬的脾气他是知道的,这个陈安邦显然并不了解他的厉害,冯景亮不禁皱了皱眉头,张扬是他请来的,他可不想今晚闹出什么乱子。
顾养养俏脸微微有些发红,她小声道:“你怎么开了一辆这么名贵的跑车过来?”
周兴国笑道:“养养也来了,顾叔叔的身体怎样?”
冯景量道:“就算我决定投资,我手上的钱扔到你们东江新城区也翻不起多大的浪花,我对你们的规划虽然不了解,可是我知道新城区绝不是一两个亿能玩得转的,想获利,就必须大投入,也就是说要集合一批人进行投资。京城有一个圈子,大家相互交流信息,畅谈经济,每舟一段时间都会搞搞聚会,邀请一些嘉宾过来搞讲座,张主任,这个周五我们就有一个酒会,你准备一下,我邀请你过去,就聊聊你们东江的新城区。”
陈安邦道:“她跟他是不是……”
周兴国又将张扬引见给周围的几个朋友,京城三公子之一的徐建基,目前从事商业地产,是建基集团的总裁,至于梁康,张扬早就认识。
张扬这才想起一件事,今天顾养养连一声姐夫都没叫过,非但如此,连张哥都不叫了,改成直呼其名了。
顾养养挽着张扬的手臂,两人一进入酒会现场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张扬这才明白为什么冯景量特地提醒他要带女伴一起来,拥有一个美丽的女伴在这种社交场合上极其重要,不用花费太大的精力,就可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
张扬带顾养养去肯德基吃了顿洋快餐,这是顾养养要求的,当天的要会晚上七点半开始,估计这种聚会就是冷餐酒会,没什么好吃的。
姬若雁道:“我怎么感觉好像要出事呢?”
顶层的观光会议厅全都被包下,外人是绝对谢绝入内的,张扬是受到冯景量的特别邀请才有机全来到这个地方。
顾养养点了点头道:“好的很。”
周兴国先去主席台上说了两句,冯景量向张扬低声道:“待会儿安排你上去发言,你介绍一下东江新城的情况。”
汽车像一头憋足劲的公牛低沉而暴躁的咆哮着,可是在车来车往的京城街道上显然无法发挥它的能量,进入学府路之后,车辆和行人明显减少,大官人一脚踩下油门,瞬间将挡位加到三档,车速在短时间内已经飙升到140的公里/小时,可惜不等他继续提速,就已经来到美院的大门前。
陈安邦道:“你来这里是想吸引投资,可是你今天并没有提到预期可能得到的回报,对于一个看不到回报的项目,你以为会引起多少人的兴趣?”
冯景量也笑了起来,他点m.hetushu.com了点头,端起酒杯,和张扬碰了碰杯子,两人一饮而尽。
陈安邦道:“记得几年前顾伯伯来京城来我家里做客,当时我还在美国留学……”这厮很狡猾,其实他压根都是编造出来的,借着这句话把顾养养的注意力吸引过来,然后将自己的身份和背景介绍给顾养养知道,顾养养虽然涉世未深,可是仍然能够轻易识破陈安邦的用意在搭讪,在这种场合下,她出于礼貌,并没有马上走开。
京城三公子齐聚一堂,他们三人是这个圈里最为出类拔萃的人物,所谓三公子也只是外界给他们的称呼,他们自己并不认同。
张扬道:“不是说做一行爱一行吗?”
张大官人听她如此坚决只能作罢,最后他还是给顾养养打了个电话。
姬若雁没说话,一名二十多岁的青年人来到梁康的身边,他叫陈安邦,是外交部副部长陈旋的儿子,在这个圈子里属于年龄比较小的,美国留学多年,回国后从事IT行业,获得了国外的大笔风险投资,做了一个综合性的网站,目前运营状况非常好,陈安邦的财富自然滚雪球般激增,是圈子里的新贵之一。
冯景量道:“我还打算最近去南锡考察考察,想不到你又换地方了。”
张扬道:“在场的诸位都是搞经济做商业投资的行家,所以我也不用做太多的综述,我简单将东江新城区的情况介绍一下……”
张大官人对当天的聚会还是相当重视的,他在临近新纪元的京都酒店订了一个套房,这是为了顾养养换衣服方便,虽然平海驻京办有的是地方,可张扬不想这件事被驻京办知道,他们要是知道了,恐怕不出一天,整个平海就都知道了。
张扬干咳了一声,冯景量显然把自己当成一色狼了,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张大官人只是被钱颖的身材所吸引罢了,天下美女多得是,如果看上了都要得到,那么自己就是太滥情了,张大官人在感情方面已经懂得约束自己了,有了这么多贴心的红粉知己,他目前已经很满足,他笑道:“我今天过来不是谈女人的。”
张扬笑了笑道:“梁总太忙,我不敢打扰您。”
梁康叹了口气道:“年轻人就是心高气傲。”
陈安邦道:“那我岂不是还有机会?”
顾养养道:“以后我都这么叫你。”
冯景量道:“舞会没有女伴,你打算抢别人的吗?”
张扬道:“京城最有权有势的太子党,都是乔鹏举那种人物。”
顾养养道:“真要去啊?”
此时张扬讲完之后从台上走了下来,他回到顾养养的身边,顾养养嫣然一笑,端起一杯柠檬水递给张扬,张扬喝了一大口。
顾养养笑道:“行,我都听你的!”
剪刀门升起,张大官人走下去,看到校门口顾养养正在驻足观望,她显然没想到张扬会开着一辆兰博基尼如此高调的来接她,看到张扬顾养养笑了起来,她走向张扬,这下所有人都知道这辆兰博基尼是为了顾养养而来。
姬若雁摇了摇头道:“应该没那种关系,这女孩子挺单纯的,张扬也已经订婚了,他未婚妻是平海省长宋怀明的女儿楚嫣然,美国贝宁财团的现任掌门人。”姬若雁对顾养养的资料很熟悉,如数家珍般讲述了出来。
张扬笑道:“的确在找投资,不过我认为这次是个机会,早一步加入,就意味着抢占了先机,现在对东江新城有兴趣的投资商很多,我跟你交个底,其实市里并不缺少资金,在投资商的选择上相当严格,普通的中小投资商根本看不上。”
张扬道:“可……”
张扬望着钱颖随风摆柳般的腰身,冯景量看到张扬的眼光,不由得笑了起来,向张扬靠近了一些:“有兴趣?我可以帮你介绍。”
张扬道:“东江,新城区!”
梁康微笑道:“张主任的女伴,我也不认识,不过很漂亮。”
车子搞定了之后,张扬开始琢磨请谁来陪自己过去,他首先想到了陈雪,以陈和*图*书雪的性情十有九八不会答应跟自己去这种场合,想到陈雪冰冷的双眸,张大官人马上就打退堂鼓了,然后想起了查薇,这妮子蛮合适,不过她目前不在京城。丽芙?丽芙的国安身份,张扬也不想和国安方面牵扯太多,剩下的只有顾养养了,可顾养养是他小姨子,再加上顾养养对他一往情深,纠缠的越多,岂不是让她陷得越深?张扬想来想去,自己居然没有合适的女伴,早知如此还不如答应冯景量把钱颖借来用用。
张扬道:“晚上是去参加那帮太子党的聚会,不高调不行,走,带你去买衣服去。”
顾养养换好红色的晚礼服,在肩头披上了一件外套,穿晚礼服也需要场合,而且现在已经是十一月,晚上已经开始冷了。
顾养养道:“你都和楚嫣然订婚了,就不是我姐夫了,叫你张哥吧,总觉着别扭,我还是直接叫你名字,省得你整天把我当孩子看,以后也免得给你添麻烦。”
张扬走上主席台,下面响起礼貌的掌声,张扬微笑向众人致意:“各位先生,各位女士,很荣幸能有这样一个面对面和大家交流的机会,我首先介绍一下我自己,我叫张扬,男,二十七岁,共产党员,国家干部,所以我的讲话可能会习惯性的带上一些政府工作报告的元素,大家先做好心理准备。”
张扬道:“我现在已经不在南锡工作了。”
在一片羡慕或嫉妒的眼光中顾养养登上了汽车,张扬笑道:“系好安全带!”
冯景量道:“知道你一个人过来,所以我也没让厨房特别准备,随便来几样本店的特色菜,咱们边吃边聊。”
他们乘坐观光电梯抵达新纪元酒店的顶楼。
陈安邦笑道:“张主任,讲得很好!”
当天下午张大官人花了七万多块,还好这厮小有积蓄,不然还真来不了,顾养养拎着那套香奈儿的晚礼服,有些难为情道:“非得穿这么暴露啊?”
冯景量道:“这行我是爱不起来了。”
陈安邦道:“他有什么?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吗?”
张大官人笑道:“我倒是存着那个念想,不过我估计没那个能量。”
张扬笑道:“我事先声明过,商业投资方面我并不在行,我今天过来的目的就是将东江新城区的情况介绍给大家知道,让大家心里明白,让大家自己去评估东江新城区有无投资的价值。”
顾养养道:“要是让我爸看到我这么穿,非得骂死我!”说完她格格笑了起来:“张扬,为了你我破例一次。”
张扬笑道:“周先生对我来说才是如雷贯耳,一直都想结识你,可惜没有合适的机会。”他正准备把身边的顾养养介绍给周兴国认识,可听到顾养养小声道:“兴国哥!”想不到周兴国和顾养养竟然是认识的。
冯景量道:“张主任,咱们认识了这么久,有些话我也不瞒着你,对于你所说的新城区,我是有兴趣的,不过我必须要先了解一下情况,对了,张主任,你这次如果抱着吸引投资的目的而来,我倒是有个建议。”
姬若雁向顾养养看了一眼道:“平海省前省委书记顾允知的小女儿,她姐姐顾佳彤好像和张扬有过一段感情,后来顾佳彤被人劫持不知所踪,张扬就追认顾佳彤做妻子,这事儿很多人都知道,应该说顾养养是他小姨子吧。”
张扬点了点头。
张扬道:“你怎么直接叫我名字啊?”
张扬道:“冯老板,别这么客气!”
冯景量把张扬介绍给周兴国认识,周兴国身材不高,但是整个人显得非常的干练,双目炯炯有神,他微笑和张扬握了握手道:“张扬,我听景量提起你很多次,久闻大名啊!”
冯景量道:“这事儿我得先跟他们通通气,你准备一下,酒会在新纪元酒店顶楼宴会厅,周五晚上七点半,对了,找个漂亮点的女伴,弄辆好车,去参加这种聚会的没有低于一百万的汽车。”冯景量的意思很明显,张扬那辆驻京办的奔驰就别www•hetushu.com开出来现眼了。说完他又笑了起来:“你和何先生这么熟,把他的那辆限量版宾利借过来用用应该没问题,至于女伴,你要是没有合适的我把钱颖借给你。”
梁康道:“说得再好也不过是纸上谈兵,建起一个新城区哪有那么容易?来这里的人赚钱都讲究一个短平快,谁会有这么久的耐心,去做长期投资?”
冯景量很礼貌的向张扬介绍他的妻子认识,张扬也将顾养养介绍给他们,不过没有介绍顾养养的出身。
听到他提起父亲,顾养养有些好奇的看了他一眼,轻声道:“享受离休生活。”
张扬笑道:“啰嗦!”他已经坐进了车内,手握方向盘,感觉身体的每一个细胞都跳动起来,好车和美女都是最能刺激男人欲望的两样东西。
顾养养点了点头,目光仍然专注在张扬的身上。
张大官人把车停下,周围呼啦就围上了一群人,这些学生从来没见过这么酷的跑车,一个个围上来品头论足。
陈安邦来到顾养养面前很有风度的笑了笑,递给顾养养一杯红酒,顾养养矜持的笑了笑道:“对不起,我不喝酒!”
陈安邦道:“不客气地说,我个人认为东江新城区没有任何投资的价值。”
姬若雁笑了笑没说话。
冯景量从一辆保时捷跑车上走了过来,他带的女伴也不是钱颖,而是他的妻子,某部部长的女儿。
张扬道:“我这人是个劳碌命,领导们看不得我闲着。”
张大官人心说女伴我可不缺,他咧开嘴笑了笑道:“单身过去不行啊?”
张扬呵呵笑道:“放心吧,我用几天,何叔说了,让我帮他好好磨合!”大官人启动汽车,一脚油门下去,身体猛然贴紧了座椅靠背,这厮猛踩刹车,还真有点不适应,司机站在后面无奈的看着,反正何长安都不在乎,新车就交给这厮去糟蹋,随他去吧。
冯景量道:“张主任这次来京城是找投资来了?”无论他心中有着多么强烈的投资欲望,可是在张扬面前,他绝不会轻易表露出来,而是先告诉张扬,你想找投资,现在是你有求于我。
张扬道:“那啥,周五我提前去接你,带你去买一身合适的衣服,听说参加这帮太子党的聚会特麻烦,穿着打扮都得讲究,不然这帮家伙就会狗眼看人低。”
张扬下车之前接到了冯景量的电话,他也到了停车场,张扬告诉他自己的位置,然后打开车门,顾养养闭上美眸,深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动作让她青春的胸膛明显向前挺动了一下,张大官人这才发现顾养养的身材原来发育的如此之好,这厮马上就意识到自己产生的这个念头有点龌龊,眼前这位可是自己的小姨子啊,说什么也不能对她产生什么非分之想。
冯景量夫妇一打眼就看出顾养养肯定出身名门,普通人家的女孩子绝对没有她这种气质。
张扬微微一怔,陈安邦的态度很不友好。
张扬道:“放心吧,今天的消费我来买单!”
冯景量笑道:“钱颖,我的公关部经理。”
陈雪道:“真的,这种事别找我,你要是有时间,周六去香山别院一趟,我有重要事情找你。”
张扬道:“出席酒会的都是什么人?”
张扬从人群中找到了几个熟悉的面孔,王学海带着一位美女正在和几个人聊天,不远处还有一个年轻人有些诧异的看着他,正是京城三公子之一的梁康,陪同他一起前来的是泰鸿经理姬若雁。
张扬一进门,冯景量就乐呵呵迎了上去,握住张扬的手道:“张主任大驾光临,冯某有失远迎,希望不要见怪。”
顾养养小声道:“来参加聚会的都是什么人啊?”
下面响起了善意的笑声。
顾养养脱下外套,张扬很绅士的为她护住头部,顾养养的这件红色长裙是露背款,她雪白粉嫩的香肩和充满诱人曲线的背部裸露在外,走下跑车,张大官人首先就看呆了,虽然他在商场已经看过,可现在是近距离接触,顾养养美得真是让人的呼和*图*书吸为之一窒。
顾养养听说张扬来到了京城,而且要请她去参加舞会,开心到了极点,愉快的答应了张扬的要求。
望着台上侃侃而谈的张扬,梁康不屑的撇了撇嘴,他看了看身边的姬若雁,发现姬若雁的一双美眸很专注的盯着张扬,散发出异样的神来,仿佛在看着她心目中的情人一样,梁康的心里很不舒服,虽然他感觉姬若雁可能是故意装出这种表情,故意挑起自己心中的愤怒,可仍然不是滋味。他的手放在姬若雁的后腰上,轻声道:“他倒是会想办法,居然来到这里拉投资。”
钱颖点了点头,嫣然一笑转身离去。
张扬道:“倒是有些道理啊!”
梁康带着姬若雁走了过来,他微笑道:“这不是张主任嘛!什么时候到得京城,也没和我打声招呼。”
冯景量道:“能者多劳,现在你去了哪儿高就?”
顾养养点了点头。
周五下午张扬先去何长安的家里取了那辆兰博基尼,司机从车库里开出那辆紫色的跑车,张扬特地看了看公里数还不到五十,司机把钥匙交给张扬,不忘了叮嘱:“这车何先生都没开过,拥有5.7升V12铝制缸体的强劲发动机,加大的气门和电子控制式可变正时系统,四区鬼怪最大功率高达530马力,从0加速至100Km/h仅需3.95秒,最高时速330公里小时,车身全都是铝合金,降低了整车重量。六速手拍档位系统,双路水冷,单路油冷联合降温方式……”
冯景量邀请张扬坐下,先给他倒了杯茶道:“做餐饮行业的,靠得就是关系,方方面面前得照顾到,我现在要是出去,看到熟人肯定要去打招呼,打招呼就得喝酒,不厌其烦。”
冯景量呵呵笑道:“张主任,恕我直言,现在全国各地建设新城区的也有很多,真正搞起来的却没有几个,而且一个新城绝不是一年两年能够建成的,投入资金之后,可能十年甚至更长时间才能见到起色,对于商人来说,把一笔钱投入到这里,这么久的时间看不到效益需要相当大的勇气,也不是一件很划算的事情。”
引擎的轰鸣声中,兰博基尼驶向京城的大街,驾驶着这辆紫色的兰博基尼鬼怪穿行在京城的大街上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同大提琴共鸣箱般的排气系统不断地演奏出性感而又激昂的声浪,听到这样的声音让人热血澎湃,张扬需要时间来适应车子的性能,他缓慢地行驶在京城的大街上,一旁的行人向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头来,开车的司机们则睁大眼睛注视着这辆移动的怪物,从发动机盖下发出的声音,打断了街道上原本的宁静。然而此时此刻张大官人只挂在一档前行着。道路两旁的人们不断地议论着他的这辆车,并时不时地露出羡慕的神情,孩子们则上蹿下跳,感受着兰博基尼鬼怪所带来的暴躁之情与巨大的震撼。
张扬道:“这是最保守的一件了,真不明白,晚礼服都得露肉吗?”
女郎微笑引着张扬走入紫金阁,冯景量已经在勤政厅等着了,没出门去迎接张扬并不是他失礼,而是这会儿正是午饭时间,出来进去的人太多,冯景量只要出去,几乎每个人都要打招呼,他跟手下人打过招呼了,无论谁现在找他都说他不在,这也体现出他对张扬这次拜访的重视。
张扬想来想去,还是鼓起勇气给陈雪打了个电话,陈雪听说是去参加聚会,马上就拒绝道:“我不喜欢那种场合,你还是找别人吧。”
王学海留意到了陈安邦正在搭讪顾养养,陈安邦在圈子里是个有名的花花公子,不过他趁着张扬不在,去搭讪张扬的女伴似乎并不礼貌,王学海向冯景量道:“小陈的老毛病又犯了,你猜他会不会惹火张扬?”
陈安邦道:“顾小姐在京城上学?”
姬若雁道:“你无法否认,他的口才的确很好。”
“没礼貌啊!”
梁康很奇怪张扬能够出现在这里,在他看来张扬本不属于这个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