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94章 慧空法师

慧空大师也看出了两人的表情有些奇怪他心里很是纳闷,刚才我屁股上扎刺没人知道啊?可她们的样子真的好奇怪,大师毕竟是大师,调解心境的能力超出常人,他的表情风波不惊,淡然道:“几位施主久等了。”
薛伟童看到两人还没下车,向他们招了招手道:“赶紧下车,总在车里磨蹭什么?有什么悄悄话,留到晚上说。”薛伟童大咧咧惯了,张大官人听到这句话无所谓,可查薇却听得面红耳赤,啐道:“薛姐,你说什么!”
薛伟童恭敬道:“大师请坐!”
徐建基笑了笑,和张扬交递了一个眼神,两人心中想到了一处,男人的世界你不懂!
薛伟童和查薇都感觉有些诧异,慧空大师这会儿突然要去换衣服,难道坐禅之后都要换衣服吗?她们哪里知道大师是去拔刺了。
慧空面露惭色,张扬所说的这番话句句切中要害。
薛伟童道:“什么意思啊你,说我招摇?”
查薇道:“那是,学了这么久,怎么也得学会一点东西。”
薛伟童道:“张扬,你是查薇的男伴今晚是不是要表示一下?”
徐建基笑道:“看到他,我终于明白他为什么能够取得成功了,只有这种人才能真正了解女性的心理。”
两人强忍住笑,忍得很辛苦,查薇几次不得不低下头去,害怕让慧空大师看到自己的笑意。
看到慧空如此坦诚,张大官人反倒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刚才他先是用松针捉弄了慧空,然后又在书法上给了他一个不大不小的难堪,但是人家一点都没有因此而生气,高僧的胸怀还是宽广的,慧空认为张扬是有慧根的人,两人谈话的时候,慧空专门提到了江城南林寺,提到了那里的佛祖舍利。
查薇道:“来几天了?”
钟新民让服务生给每人都倒上酒,他端起酒杯倡议道:“咱们同干一杯,谢谢大家给我这次机会。”
张扬笑道:“我说丫头,这么多人,你别动手动脚的。”
查薇道:“让你当三陪是看得起你,你看着办啊,你要是不帮忙,以后咱们没朋友做。”
张扬道:“我不懂,你懂,同样一件首饰,开过光和没开光价格只怕要差不少吧?”
薛伟童笑道:“官话,张扬,你官不大,官场上的调调学了个十足。”
薛伟童点了点头道:“他设计的东西我很喜欢。”
中午几个人吃晚饭之后,各奔东西,张扬本来想回省驻京办休息,可查薇却叫他一起去见慧空法师,张扬对求佛之类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兴趣,可想到和查薇也有一阵子没见了,这心里还是比较惦念的,于是就和她一起前去。
张扬道:“这六个字写出来容易,可做起来很难,至少我就做不到,看破最容易,很多人都能够做到,可是放下却很难,少有人能够放下,而放下又能获得自在的少之又少。”
张扬道:“大师写这幅字为的是给查小姐一个面子,里面有人情的因素在内,这就是虽然看破却放不下,放不下,就带上了某种束缚,做任何事,如果带着束缚,那么就无法全神贯注,所以我认为大师的则六个字虽然很好,但是不够完美,薛小姐刚才所说的那句话我不能认同,天池先生当年指点过我,在我看来,他真正能够做到这六个字。”
冯景量道:“薛爷,你冤枉我了,我跟他串通有什么好处,又没提成,我就是帮着牵线搭桥,说实话,到现在连我自己都没决定是否要在东江新城投资。”
张扬笑道:“躲你干什么?我还怕你吃了我?”
张扬道:“借我一胆子我也不敢惹她。”
张大官人道:“门口遇到了几个熟人聊了几句。”出席这种场合,他的着装也是格外正式,换上了黑色西服还特地打上了领带,显得英俊挺拔,玉树临风。张扬的目光溜到查薇白嫩光滑的美背之上,低声道:“这晚礼服太暴露了。”
几个人一起笑了起来。
他的弟子明觉有些看不过去了,他质问道:“施主懂佛法吗?”
查薇笑道:“马不知脸长!”
如果说薛伟童英气勃勃,那么台上的刘庆荣就是阴柔娇媚,张大官人听他捏着嗓子说话,身上直起鸡皮疙瘩,徐建基道:“他是不是星钻的首席设计师?”
“一周了,这两天就hetushu.com准备回去。”
冯景量笑道:“我这一来让查总不自在了。”
查薇的目光盯着张扬,她也知道张扬没钱,不过她还是盯着他,心说你举手的勇气都没有吗?真拍下来我还能真找你要钱啊!
冯景量道:“我现在才发现自己选错了路,我应该当官的,如果当官我现在也早就开上兰博基尼了。”
薛伟童道:“你懂书法吗?不懂别瞎说。”
张扬笑道:“薛爷,我可不敢说你!”
查薇道:“什么关系都没有,就是比普通好那么一点的朋友,薛姐,你别瞎寻思啊!”
薛伟童把车泊好,拿出一瓶漱口水往嘴里喷了喷,张大官人向查薇低声道:“薛爷挺重视这事儿,又不是让她去亲嘴,见个和尚这么隆重。”
慧空法师笑道:“好!”他的目光又转向张扬道:“这位小施主心有何求呢?”
钟新民也表现的很有兴趣。
张扬笑道:“是官话也是真心话。”
服务生出去时间不长,就有一美女带着两瓶酒过来了,张扬背对着门口没看到是谁,那女孩来到他身后,当着这么多人照着他脑袋上就是一个爆栗子,大官人武功虽高,可他想不到有人胆敢袭击自己啊,挨了这一下对张扬没有任何伤害,他已经猜到是谁了,乐呵呵转过身去:“查薇,男人头女人腰,这可是禁区啊!”
查薇一双柳眉扬了扬,美眸盯住他道:“你来京城怎么没跟我联系?”
查薇格格笑道:“是我想出来的,厉害吧,本来大师是不愿意过来的,可我晓之以理动之以情,终于说动他过来大陆交流佛学。”
查薇却被他这半句诗词搞得面红耳赤。
可他们等了半个多小时,慧空法师仍然坐在那里纹丝不动,张大官人也懂得坐禅,他不信这老和尚能够做到超然物外的境界,他们来了这么久,老和尚不可能毫无察觉,玩深沉?装逼?利用这种方式让别人觉着他深不可测?张大官人是个闲不住的主儿,趁着周围人都没注意,他悄悄从石桌上捡起一根松针,屈起中指,捻起松针瞄准了慧空大师的屁股就弹射过去。你不是表演你的坐禅功夫吗?今儿我就考验一下你的定性。
张扬感叹道:“境界啊境界!”
慧空看清张扬所写,双眉一动,内心被张扬的这段话触动。
慧空法师微笑道:“小施主但说无妨。”慧空还是表现出佛门弟子的胸襟的。
从大家的反应来看对查薇设计的这款钻饰还是比较满意的,张扬向查薇道:“看不出,还真有两把刷子。”
徐建基道:“张扬举吧,我不跟着掺和,我看中了刘庆荣设计的另外一套,回头我拍下来给林颖。”
张扬认同慧空法师所说的一句话佛法即是道理,心中有佛,其实就是心中有一个正确的是非观。
徐建基笑道:“让查薇借用了。”原来林颖被查薇请来做今晚的珠宝代言,这下徐建基就落了单,徐建基道:“薛爷也是一个人,刚好咱们俩搭伴吧。”
“你要是实在,这世上就没有滑头了。”查薇启动了那辆兰博基尼,对这辆车真的有些爱不释手了,她轻声道:“等我攒够了钱,我也买一辆。”
查薇的作品虽然缴出了一份合格的成绩单,可是和刘庆荣这位首席设计师还是无法相提并论,一开场先是刘庆荣的一套作品拍出了三十五万的价格,到查薇的这套钻饰,拍卖价格以五万起步,也就是刚够材料费。
张扬又叹道:“咱家的好东西应该留给我独享,咋能随便让人看呢。”
张扬道:“查薇,你真把我当三陪了!”
慧空法师将张扬视为上宾,专门邀他单独探讨,张扬通过这次的见面也了解到慧空并非和三宝和尚一种类型,人家是真真正正做学问的那种僧人,虽然字写得不如他,但是对佛学的研究的确很深,慧空法师也将自己前来参加这种商业开光的原因坦然相告,他在筹集资金,想在内地建设一座佛寺,推动佛教事业的发展。
张扬微微一笑:“书法我懂一些,佛法我不懂!”他也不客气走到书桌前,让薛伟童将慧空送给她的那幅字收走,然后捻起毛笔,平心静气,在雪白宣纸之上写下了两行大字,放下是一种解脱,放不下是一种责任!
和图书扬道:“投不投资无所谓,我的目的也是把东江新城推介给大家知道,投资从来都是你情我愿,不可能强买强卖,大家觉着有利可图,我欢迎你们到东江来投资,也会在以后的工作中尽量给各位创造便利,力求做到双赢,如果你们觉着东江没什么发展前途,或者还有更好的投资方向,我也不强迫大家一定要把钱放在东江,以后你们有时间去东江,我还是要把你们当成好朋友来接待。”
查薇道:“交流?你今天可没少寒掺人家。”
星钻的这次秋季展示会吸引了京城的诸多名流前来,这些新品的嘘头之一就是慧空法师亲自开光,展示会之前,慧空法师专门在现场讲了半个小时的佛法,他此行的目的主要是为了以后建设寺院筹资,正如张扬所说,这世上其实每个人都有放不下的责任,慧空法师想通过自己的努力弘扬佛法,将善念推广开来。
张扬道:“好,大家千万别当成是去考察投资,就当成一次旅游。”
除了张扬之外,其他几人都听说过慧空法师的大名,薛伟童惊喜道:“慧空法师来了?我一直都想见他呢。”
冯景量道:“张扬,这两天我又抽空了解了一下你们新城的规划,从规划和建设规模来说应该是国内最大的,如果真的能够顺利完成,以后肯定前景远大。”
薛伟童道:“都是查薇的朋友,你们俩帮忙举手,我把那套钻饰拍下来。”
钟新民问起张扬这次来京的目的,张扬当然不会说是乔老让他来的,只说是过来为东江新城区招商。
查薇道:“大师刚刚用完斋饭,这会儿我叔叔陪他回去休息了,这次他会在京城多呆几天,星钻特地请他来为我们的新上市的首饰开光。”
薛伟童焉能感觉不出他们两人之间的暧昧,她笑着摇了摇头,从经过的侍者托盘里拿出了一杯红酒。张扬过去也端起两杯红酒,其中一杯递给了查薇。徐建基也过来了,他身边居然没有女伴。薛伟童道:“建基,你的大明星呢?”
拍卖师大声道:“张扬先生出价五万!”
查薇笑了笑,没有回答他,但表情已经认同了他的猜测。
薛伟童道:“你知道我们过来,为什么不早点来啊!”
查薇道:“说她坏话也不允许。”
张大官人咧嘴笑道:“没朋友做就没朋友做,做不成朋友,咱俩可以尝试着做情人啊!”
张大官人鼓得尤为有劲儿,薛伟童和徐建基坐在他身边,都有些奇怪的看着他,实在搞不明白,这厮一双手咋就拍得这么响?
慧空大师道:“放下又能获得自在的才是真正放下!”
查薇道:“我带你去欣赏一下京城的雨景!”油门踩了下去,兰博基尼就像离弦的利箭一般蹿了出去。
查薇道:“我可不是你家的!”
查薇啐道:“滚!再耍流氓,我把你从车上踢下去。”
拍卖师的声音顿时激动起来了:“五万!这位……”查薇对他小声说了一句。
薛伟童虽然对书法只懂皮毛,可是两幅书法放在一起,孰优孰劣一看即知,更让她触动的是张扬所写的两行字。
张扬又道:“如果大师不是认识查小姐,那么对薛小姐这个陌生人的要求想必会拒绝吧?”
薛伟童道:“景量,你把人家看的太低了,谁不知道金王府是他用来玩的,根本没有投入太大的精力。”
查薇咬了咬樱唇笑道:“那就多留几天,后天我们的秋季新品展出,我刚好缺个男伴,你留下陪我。”
慧空法师的名气这么大,证明他在经营个人形象上很有一套,至少张扬认为,一个真心修行的僧人,不会参加这种商业活动。
张大官人当即表示可以安排慧空去南林寺讲经说法,慧空闻言喜出望外。
张大官人实话实说道:“没有,不过我对大师的法号是闻名已久的。”
慧空道:“明觉不要打扰施主说话!”
徐建基道:“不是歧视,就是觉着有点怪怪的。”
薛伟童道:“为了一个女明星值得投入那么大吗?”
小和尚明觉帮他们倒了几杯茶,听到师父叫他,赶紧过去了。
薛伟童眼睛又瞪起来了:“瞧你们那点出息!”
张大官人眼界极高,慧空的这六个字对他来说只能是刚刚入门罢了,偏偏薛伟童还www.hetushu.com如获至宝般赞道:“好字,大师的书法比起天池先生也不逞多让。”
查薇道:“我今天上午才回到京城,这次专程从台湾请来了慧空法师,刚才都在陪他用斋。”
冯景亮道:“真是佩服你们星钻的经营思路,居然连这一招都能想到。”
慧空笑了起来,他充满欣赏的向张扬点了点头道:“施主一席话,让老衲豁然开朗!”
老和尚淡然一笑道:“几位施主先坐,明觉,给几位施主上茶。”他又合什告辞道:“我去换身衣服,这就过来。”
慧空面露尴尬之色。
慧空大师呵呵笑了起来,他对张扬这今年轻人产生了不小的兴趣,他微笑道:“小施主也看过我的书?”
薛伟童和查薇显然都不明白为什么慧空法师会对张扬如此看重,两人总结了一下,因为张扬的书法的确写得很不错,还有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这厮会装,装得莫测高深,说一些仿佛很有道理的话,俗称……装逼,其实她们都清楚张扬是那种人,他根本做不到自己所说的那种境界,但是他会装,和他认识久了当然不会被他瞒过,可是像慧空法师这种第一次和他打交道的人,很容易被他骗过。
两辆兰博基尼奔驰在京城的大街上绝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张扬喝了不少酒,为了免去麻烦,把车交给了查薇驾驶,薛伟童在前方引路,张扬留意到她的车牌已经办好了,居然是军牌,不得不暗自感叹,这帮高干子女的能量真的是非同小可。
张大官人向她丰挺的胸膛瞄了一眼,感叹道:“无限风光在险峰!”至于上半句,他不敢说,目前也没机会体验。
薛伟童是肯定要去见慧空法师的,她曾经看过不少慧空法师的佛学论著,对慧空法师颇为推崇。
张扬笑道:“放心,我一定用最高规格的招待标准来接待你们。”
张扬轻声道:“其实世上的多数人都放不下,因为每个人看头都有不同的责任,大师也有放不下的事情,不是吗?”
薛伟童笑道:“冯景量,我看出来了,张扬和你是串通好了,你们联手帮东江新城区搞招商。”张扬就是冯景量带到这个圈子里来的,薛伟童产生这个想法再正常不过。
张扬道:“我姑且妄论几句,说得不对之处,还请大师不要见怪。”
张扬笑着把刚才的事情跟她们俩说了,薛伟童和查薇听说这件事都忍不住笑了起来查薇责怪张扬道:“你就会惹事,居然敢对大师不敬,你不怕天打雷劈……”话没说完呢,天空喀嚓一个炸雷。
张扬道:“这位薛爷在圈子里地位很高啊,跟大姐大似的。”
星钻秋季珠宝展示会正式开始,一个个美丽的模特儿先后登场,将星钻最新设计的产品展示给现场的嘉宾名流。
查薇笑盈盈道:“老封建!”晚礼服开衩挺高,查薇的步幅虽然不大,可纤长的美腿仍然若隐若现。
张大官人一咧嘴:“没钱!”
查薇瞪了他一眼道:“两回事,你又不懂佛!”
张扬乐道:“今儿是怎么了?一个接着一个的哭穷,说到穷,你们谁能和我这个政府官员相比?我才是真真正正的一穷二白。”
这时候有工作人员来到查薇的身边,小声提醒她准备去谢幕,查薇准备了一下,和总设计师刘庆荣一起登上T型台,下面掌声雷动。
慧空法师的书法也是相当的优秀,不过他很少为人题字,薛伟童说完之后,查薇马上就介绍道:“大师,薛姐是我最好的册友。”
慧空道:“小施主够坦诚!”
张扬从人群中找到了查晋北和邱凤仙,邱凤仙今天穿着一身白色的晚礼服,也是说不出的美丽动人,和查薇相比,她少了几分少女的纯真和青涩,却多处了一种说不出的妖娆和妩媚,今天邱凤仙是以女主人的身份出现的,她和查晋北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众人簇拥的中心。
张扬笑道:“若是看破、放下、自在就无欲无求了,我不瞒大师,今天我过来是打酱油的。”
几个人推杯换盏,没过多久两瓶五粮液就喝了个干干净净,冯景亮道:“老查够小气啊,才送了两瓶酒,不够啊。”
查薇来到薛伟童身边坐下,两人从小就认识,关系是相当的密切。
查薇脸红了,啐道:“狗嘴里吐不出http://www.hetushu.com象牙。”
徐建基道:“她不敢吃薛爷的醋!”
薛伟童和查薇都觉着张扬的话有些无礼,可两人又不得不承认张扬所说的都是实话。
慧空大师忽然睁开了双眼,两只眼睛瞪开老大,深深吸了一口气,张大官人手上的功夫何其厉害,虽然是一根松针,可在他的内力激发之下,和钢针也没什么区别,这还是他手头留情,虽然如此,那根松针也有一小半刺进了慧空法师的屁股。
明觉过来请他们屋里说话。
从慧空大师现在的表情已经可以看出,这位高僧屁股上的刺肯定拔出来了,想起这件事,薛伟童和查薇都忍不住想笑,原本心中对慧空大师都是相当的敬仰,可经张扬这么一闹,感觉慧空大师的一举一动都显得那么的滑稽可笑,总想起他屁股上扎得那根刺。
薛伟童道:“我跟着去凑热闹,张扬,这次我们组团去东江,你可要提前做好招待准备。”
张扬道:“看破、放下、自在,其实只要你能看破,开兰博基尼和开大屁股夏利压根就没啥区别,都是四个轮子,都有方向盘。”
张扬道:“借来的,我是打肿脸充胖子,如果不是你让我弄辆名车充充场面,我才不开这玩意儿呢,太招摇。”
薛伟童道:“那倒不必,这帮人什么没吃过,什么没见过?主要是让大家玩的开心。”
薛伟童笑道:“你不怕你的大明星吃醋!”
查薇向那和尚笑了笑,她转身向薛伟童和张扬做了个襟声的手势,三人都在石桌旁坐下,静静等待着慧空法师清修完毕。
查薇道:“薛姐,这是我临时借用的,我跟他是朋友。”
薛伟童忍不住笑道:“小薇,你们俩什么关系啊?”
老和尚大袖一挥,趁着大家没注意,一伸手想把屁股上的这根刺给拔出来,眼睛又是一睁,没办法,又疼一下松针太脆,一下没拔出来,折断了,慧空大师心中这个郁闷啊,他也搞不懂怎么就这么倒霉,坐禅也能有松针扎到屁股里。
他缓缓站起身没办法不慢啊,虽然老和尚坐禅功夫一流,可屁股上扎了一根刺,疼啊!
薛伟童道:“你太客气了,请我们吃饭,应该我们谢你才对,好,干一杯!”她的性情非常豪爽,大家一起干了一杯酒。
冯景亮道:“徐建基对东江新城区很有兴趣,他月底肯定要去东江实地看看,我安排一下尽量争取和他一起过去。”
张扬道:“那是因为我实在!”
进入别墅的花园内,看到慧空法师就盘膝坐在树下闭目修禅,一名年轻的和尚侍奉一旁,听到他们的脚步声,那年轻和尚先睁开了双眼,看到查薇他们三人过来,他赶紧站起身来。
薛伟童忍不住道:“今天慧空大师的举止好奇怪。”
拍卖师叫价之后,半天都无人应声,谁都知道查薇是查晋北的亲侄女,她的身份并不代表着她的设计作品就有投资价值,查晋北早就预料到这一场面,向远处安排好的人递了个眼色,毕竟不能让侄女太难看,流拍的事情绝不能发生。
薛伟童的头发刚刚修剪过,三七分,梳理的很整齐,油光铮亮,她笑道:“看不出你们两人倒是很般配!”
查薇道:“我就跟你动手动脚怎么着?都什么年代了,谁还多管别人闲事啊!”
张大官人脸上的表情似笑非笑,这厮心里明白老和尚为什么赶紧站起来。
查薇拉了拉张扬,原来薛伟童向他们走了过来,薛伟童到哪里都是独来独往,她穿着一身英气十足的灰色西装,张扬也算阅女无数,可从薛伟童的身上还是很难找到任何属于女性的温柔感觉。不过他也不得不承认薛伟童穿西服并不难看,普通女性很难穿出她这种英气。
薛伟童道:“大师,您的基本大作我都拜读过,对大师的看破、放下、自在深有感悟,今天前来特地请大师赐我一幅六字墨宝。”
“我一回来你就走,是不是想躲着我?”
张扬道:“大师开光的那些首饰你们拿去卖钱,你们对佛祖可谈不上虔诚啊!”
张大官人对薛伟童感觉还是不错的,可这并不代表他就能认同薛伟童的所有言论,这句话,他就不认同,大大的不认同。不过张扬说话还是比较客气:“大师的这幅字写得虽然是看破、放下、自在,可给人的和图书感觉却有些不对。”
张大官人懒洋洋打了个哈欠:“用不着这么狠吧,就我这成色,摆哪儿都是抢手货。”
张扬来到展示会现场的时候慧空法师已经结束了他的讲演,慧空法师也没有在现场继续逗留,很快就在弟子的陪同下离开。
查薇道:“我看不破,更放不下,所以我注定是无法自在的!”
张扬认识薛伟童这些天来,还是第一次听有人叫她姐。
查薇道:“薛姐很厉害的,可不像我这么好欺负,散打、自由搏击、跆拳道样样精通,你最好别惹她。”
查薇气得在他手臂上拧了一把:“就会胡说八道,让薛姐听到,饶不了你。”
在张大官人看来,慧空和三宝和尚差不多,都属于那种头脑特别灵活的僧人,和现代社会融合的很好,其实时代在变,僧人的修行方式也应该在变,不可能是一成不变的出世,很多时候需要入世,当今社会,你佛法再精深,藏在深山老林里,又有谁知道你,没人知道你,又怎么会有人认同你,没人认同你,哪来的香火钱?所以佛门弟子也是需要名声的,心里想着名声又怎么可能真正放下?
张扬心中暗乐,薛伟童大咧咧的男孩子一样,只怕多数男人都不会把她当成女人待,不过薛伟童爽直的性格还是很讨喜,至少张扬就愿意和她结交。
几个人坐下没多久,紫金阁的老板冯景量就到了,在餐饮方面,金王府是他的竞争对手,可这并不妨碍他和查晋北的关系,至少在表面上,两人显得相当亲热,查晋北也明白自己不适合中途加入他们的聚会,打过招呼之后,借口自己有事,先行离开,当然查晋北也很会做事,让服务员送过来两瓶三十年陈的五粮液。
把张大官人吓了一跳,停了一中午的秋雨又开始下了起来。
查薇笑盈盈走向张扬,她身穿绿色鱼尾裙晚礼服,裙上缀满鳞片婷婷袅袅婀娜生姿,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如同一尾美丽的美人鱼。黑长的秀发也特地做成了金鱼式,强调出她颈部优美的曲线,张扬笑眯眯看着查薇,将手臂交给她查薇白皙的纤手轻轻挽住,小声道:“你怎么来晚了?”
冯景量感叹道:“人比人得死,人家开饭店是用来玩的,我开饭店是为了谋生。”
查薇也负责涉及了其中的一套钻饰,当模特儿走上T型台的时候,查薇有些紧张的抓住张扬的手臂,毕竟是她的作品第一次公开展示于人前,她紧张也是可以理解的。
张扬笑道:“只是跟慧空法师交流了一些看法。”
钟新民笑着向服务生招了招手,让他再去拿两瓶酒过来。
张大官人本来以为会有人冲出来争一下的,看来查薇的作品还是无人欣赏,他举起手,关键时刻当然要挺查薇一下,更何况有薛伟童这位大财东负责掏钱。
慧空笑着点了点头。
慧空提起羊毫,在摊平的宣纸上写下了看破、放下、自在六个字。
他让徒弟明觉去书房准备笔墨纸砚,一切备齐之后,他起身去书房给薛伟童题字。
老和尚忍着痛,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各位施主久等了!”
张扬道:“好朋友,你有需要我随时都会奉献的那种。”
两辆车先后来到碧水潭公园西侧的一片别墅区,查晋北暂时安排慧空法师住在这里,慧空法师在京城逗留三天,然后准备去九华和普陀做一些佛事交流。
此时现场开始拍卖参予展示的部分珠宝,到了场内嘉宾最为活跃的时候。
张扬道:“大师写这幅字的时候在想什么?”
慧空微微一怔,不知张扬为何有此一问。
查薇把酒放下,推了他一把道:“有你这样当朋友的吗?”
张扬和慧空法师谈了整整一个下午,离开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五点多钟了,薛伟童等得不耐烦已经先走了,查薇等着他,她和张扬一回到车内,忍不住埋怨道:“你跟他谈什么?絮絮叨叨的一个下午,真是服了你了,跟和尚你也有这么多的共同语言。”
薛伟童瞪了他一眼道:“你歧视人家!”
徐建基苦笑道:“跟我又有什么关系?”
慧空法师的表情却没有任何的变化,仍旧沉浸在自我的世界之中。
张扬乐道:“薛爷,您这话的意思是我们般配还是不般配。”
张扬道:“不年不节的我找你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