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96章 委屈

文国权笑了笑道:“有了这么多人的力顶,底气自然足一些。”
查晋北道:“改革开放以来,内地经济发展的速度是惊人的。”
查薇含泪道:“他把我给开除了!”
查晋北道:“谁都有年少轻狂的时候,可是谁都要面临老去的那一天,到了我这种年龄,真的很害怕去冒险,也很少有值得我去冒险的事情,但是人的年龄越大,就会越重视自己的名誉,为了捍卫自己的名誉,可以不惜一切。”
这场秋雨越下越大,张扬本以为这么大的雨,今晚吃饭的事情可能要取消,想不到李伟仍然准时到来,张扬想让查薇同去,查薇这时候却打起了退堂鼓,她又说要回家,张扬看到她的情绪已经基本平复了,也就同意让她离去,还让李伟开车跟了一段,看到查薇的确开往回家的方向,这才放心离去。
查薇道:“不想回去!兜了一圈我又回来了。”
陈安郊的脸色很不好看,如果知道罗慧宁安排了这样的一个场面,打死他都不会过来,陈安邦勉强挤出一丝笑意:“见过,张主任名气这么大,谁不知道啊!”他的话里充满了讽刺。
罗慧宁将张扬带到了陈旋夫妇的面前,为他引见道:“这位是你陈叔叔,这位是你宋阿姨。”
“滚你!我不管,今天我心情特别不好,你得陪我好好聊聊。”
安达文道:“高尔夫在发达国家也是一种贵族运动,经济发展和高尔夫球场的增多好像没有必然的联系,在国内有条件玩高尔夫的除了少数的富商就是高官吧。”
查薇抽抽噎噎道:“我不是委屈吗?我委屈你还不让我哭,是不是想把我给活生生憋死啊?”
邱凤仙看到查晋北沉默不语,轻声叹了口气道:“晋北,你以为这件事应该怎么做?”
陈旋向儿子陈安邦道:“安邦,来,你和张扬见过面了吧?”
张扬回到平海驻京办门口的时候,看到查薇的那辆黑色甲壳虫就停在大门口,他不觉有些愣了,想不到这丫头居然去而复返,他让李伟停下车,顶着秋雨跑了过去,来到甲壳虫旁,隔着玻璃看到查薇趴在方向盘上似乎已经睡着了,他用力敲响了车窗,查薇被敲击声吵醒。
张扬看了看时间道:“你今儿来的还真不是时候!我干妈让我晚上去家里吃饭,待会儿就有人来接我。”
查薇泪光涟涟道:“你怎么帮我出气?”
陈旋道:“这件事和张扬无关,都怪安邦那小子,在事业上有了点成就,尾巴就翘上了天,什么人都不放在眼里,通过这次的事情给他一个教训,也好。”
安达文道:“我要一个公道!”
“你敢?”查薇说到这里,看到张扬那幅滑稽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
查晋北脸上的笑容倏然一敛:“钱失去了可以再赚,可名誉失去了却再也找不回来。”他双目冷冷盯住安达文道:“昨天的事情大家都心知肚明,你想要什么?”查晋北主动找到安达文,其实就做好了让步的打算,避其锋芒,稳住安达文之后再伺机报复,查晋北当然不会轻易咽下这口气。
张扬道:“也不算和-图-书太难看,就跟我少你两块钱似的。”
查薇道:“我本来自己第一时间就辞职了,可他没同意,今天上午公司的处理意见出来了,我被开除了!所有和那套饰品有关的人员都被开除了。”说到委屈之处,查薇不禁流下伤心的眼泪。
查晋北道:“设计方面的责任让小薇一个人承担,小薇和庆荣都不会有任何的问题。”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道:“干妈,您想哪儿去了,挺好的,其实我和陈安邦之间也没什么大矛盾,事情过去就过去了,如果早知道两家这样的关系,我也不会跟他一般计较。”
查晋北淡然笑道:“人在不同的阶段会有不同的心态,等过两年,或许你会发现高尔夫才是最适合自己的,有些运动虽然刺激,对抗性虽然很强,可是对你的身体却没有任何的好处,稍不小心非但起不到运动的效果,反而会受伤,很重的伤!那就有些得不偿失了。”
陈安邦没打算跟他握手,可是遇到父亲带着愠怒的眼神,他还是屈服了,伸出手勉为其难的和张扬握了握。
安达文当然能够听出查晋北对自己的警告,他笑道:“看来查先生已经过了冒险的年龄了,这对商人来说未尝是什么好事。”
安达文的目的已经毫无疑问,他就是要借着这件事诋毁星钻从而对付钻石王朝。星钻和钻石王朝之间的关系密不可分,唇齿相依,查晋北低声道:“我曾经以为现在年轻的一代变得越来越没有胆色,可今天我发现,自己错了!”他站起身,抽出一支球杆,走向高尔夫球的位置,以一个标准的姿势站好,然后猛然挥动球杆,一道银色的弧线奔着乌沉沉的天空高速射去,仿佛要冲开天空中浓重的阴云。
查薇道:“我跟你去算什么事儿?”
张扬嗳了一声。
陈旋缓缓落下茶杯道:“我已经向他道歉了。”他停顿了一下又道:“他好像不太高兴!”
张扬道:“这不心里惦记着你嘛!”
陈旋叹了口气道:“最近傅宪梁那边很喜欢挤版面。”和文国权单独在一起的时候,他没必要做太多的掩饰。指名道姓的提出了副总理傅宪梁的名字,傅宪梁现在是文国权通往总理道路上最有力的竞争对手。
檀香山高尔夫球场,安达文姗姗来迟,他远远就看到了坐在遮阳伞下喝茶的查晋北,不禁露出一丝笑容,他示意工作人员开车将他送到查晋北的身边。
在罗慧宁眼里,无论张扬还是陈安邦都是不懂事的孩子,她不希望这些孩子之间因为小事就产生矛盾,更不想他们之间的事情继续恶化下去,文国权和陈旋是很好的朋友,她不希望孩子们的事情给他们两人造成影响。虽然她知道不可能出现这样的状况,可她还是不想以后出现尴尬的局面。
陈安邦道:“徒有其表罢了,外面说的很多话!其实并不可信。”他可不是说自己,根本是在影射张扬。
罗慧宁笑道:“你们年轻人之间要多多交流,以后可千万不要干出大水淹了龙王庙的事情。”
查晋北道:“回头我会找她谈。”
李伟开和*图*书着吉普车已经在门口等待,张扬向罗慧宁告辞:“干妈,我走了!”
文国权的手指轻轻在桌面上敲击了一下:“表现得越多,越容易出现纰漏,想寻找别人的错误不容易,可是没有人会永远正确,一旦走错了一步,其结果必然是全盘皆输。”
当晚张扬很少说话,在文家逗留了一个多小时,他刚好接到了秦清的电话,借口有事告辞离开,罗慧宁把他送到外面,轻声叹了口气道:“我这样安排是不是让你难做了?”
安达文微笑道:“虚名和利益哪个更重要?”
安达文摇了摇头道:“不喜欢,我还年轻,不喜欢这种四平八稳暮气沉沉的运动,如果让我选择,我喜欢更激烈一些,更有攻击性的运动,比如拳击,又比如赛车!我去高尔夫球场一是为了陪我的长辈,二是为了陪我的客户,他们的共同点就是年龄比较大了。”安达文似笑非笑的看着查晋北,明显是在提醒他,你老了。
查薇道:“你别胡来啊,他是我叔叔!”
安达文道:“我和你没有深仇大恨,我对星钻也没有任何兴趣,我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消费者,我现在要做的就是维权。”
张扬登上吉普丰之后,汽车启动,他隔着雨水模糊的车窗向外望去,看到罗慧宁仍然站在那里。
邱凤仙道:“你打算怎么处理刘庆荣?”
李伟又嗯了一声。
查薇道:“你别肉麻啊,我不是你们家的,你也别叫我薇薇,我瘆得慌。”
查晋北笑道:“安先生不喜欢高尔夫?”
李伟嗯了一声。
张扬望着她的笑容,乐呵呵道:“还是笑起来好看。”
张扬一看就明白了,今晚肯定是罗慧宁故意安排的这场饭局,目的是帮着他和陈安邦说和。张扬虽然知道罗慧宁是好意,可感觉并没有这样的必要。
查薇道:“你那爱还是歇歇吧,掺水掺得太多!浓度不够。”
文国权道:“这小子给你惹了不小的麻烦啊。”
查晋北冷冷望着安达文,他承认,自己的财力的确无法和历经几代经营的安家相比,可是安达文这小子过于狂妄,他忽略了一个事实,查晋北感觉自己有必要提醒他一下:“安先生,你恐怕忘了,这里是大陆!”
张大官人双手紧握,骨节咔啪咔啪般作响。
查晋北皱了皱眉头:“公道?”
商场和官场是世上最为虚伪的两大领域,即使心中恨得咬牙切齿,可表面上还要装得若无其事,还要装得如沐春风,查晋北微笑道:“安先生怎么一个人过来啊?”
张扬来到文家之后,才知道这场并非是单纯的家宴,除了罗慧宁和文国权夫妇以外,外交部副部长陈旋一家也过来了。陈旋夫妇两人,连同他们的宝贝儿子陈安邦,现在都坐在文家客厅内聊天呢。
罗慧宁笑着摇了摇头道:“最近没时间,今年春节浩南他们都会回来,打算过个团圆年,你要是有时间也来京坏……”说到这里她又叹了口气道:“你还是留在平海吧,你父母年龄也不小了,多陪陪他们。”
张扬道:“你想让我怎么着,要不我现在就跟你去和_图_书找你叔,我帮你出气行不?”
邱凤仙道:“那套钻饰是查薇设计的。”
查晋北淡然道:“对一个孩子也许用恐吓更为恰当。”
“就是,他凭什么?整他的是安达文,有本事跟安达文较劲去,欺负我们家薇薇干什么?”
安达文心里骂了一句老畜生。
在长辈面前,两人不约而同的选择了沉默。通过今晚这顿饭张扬才知道文国权和陈旋是同乡,两家的关系相当融洽,张扬也很会做事,主动给陈旋敬了酒,至于陈安邦,张扬还是没把他看在眼里。
查晋北道:“帮我约安达文,我要会会他!”
安达文在遮阳伞下坐了,接过查晋北亲手递来的一杯红茶,喝了一口道:“记得几年前大陆还没有高尔夫球场,想不到这几年几乎副省级以上的城市都有了高尔夫球场。”
查薇道:“我没那么傻,留了点窗缝儿。你吃完了?这么快?”
查晋北道:“你的家人没有告诉过你,给别人留余地,就是给自己留余地。”
张大官人一听就愣了:“为什么吗?”
文园权道:“现在的事情已经让我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时间去作秀。”
陈旋笑着站起身来,很和蔼的拍了拍张扬的肩膀,拉住他的手道:“张扬!我早就听说过你!”
安达文笑道:“查总不是想我单独谈两句吗?”
张扬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汽车驶出大门之后,顿时陷入沉默之中,李伟从不主动说话,张扬道:“我干妈最近心事挺重的。”
睁开双目,看到外面淋雨的张扬,查薇赶紧打开了中控,张大官人钻了进去:“我说丫头,你不是回家了吗?”
张扬落下一点车窗:“刚你睡着了,这万一通气不畅,我再晚来那么一会儿,你说这后果得多严重。你要是真出了什么事,我得多伤心?”
文园权点了点头,端起茶杯喝了一口道:“她很宠这个干儿子。”
查薇道:“我心里没鬼,我什么都不怕!我就是觉着委屈,他查晋北凭什么开除我?”
查薇道:“我哭得样子很难看吗?”
查晋北皱了皱眉头,他已经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安达文这次的出手太突然,而且他采用了一手声东击西,从星钻下手,然后将火烧向钻石王朝,这小子在下一盘大大的棋局。
查晋北道:“安达文现在握住了证据,他不会轻易放过这个机会,肯定还会制造事端,我们只能做一些补救措施,把相关设计生产人员全都开除。”
安达文道:“你能够有今天的成就,你的心态早就应该宠辱不惊,一件小事就能够乱了你的阵脚,这反倒让我有些吃惊,让我有点失望,原来你并不像传说中那么厉害。”
“我这不是觉着你缺少关爱吗,我想借你一点爱啊!”
安达文微笑道:“星钻虽然做得不错,可是你的财力我还没有放在眼里。”
两人都笑了起来,查晋北从心底骂了一句小杂种。
查晋北的力量显然无法做到这一点,高尔夫球在运行到最高点之后弧形下坠,落在青色的草地上,蹦了两下,然后滑落到了沙坑之中,查晋北的脸色比乌云还要http://www.hetushu.com阴郁,他摇了摇头,回过头去,看到刚才安达文的位置已经人去楼空。
安达文道:“有些事看透别说透,查总这么大年纪,商场上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还是这么沉不住气,难怪当初你和何长安的斗法都以失败告终。”
文国权道:“就算没这件事,他一样不会高兴。”
查薇心里特委屈,靠在张扬肩头哭得稀里哗啦的,这儿毕竟是平海驻京办,张大官人但凡有点事儿,指不定明天就传到宋怀明的耳朵里,张大官人一边给查薇递纸巾,一边劝道:“丫头,咱小声点哭,让人听到,还不知我把你怎么着了呢!”
张扬道:“管他谁?只要是欺负了你,就算你亲爹我也……”
张大官人心中暗乐,心说你不是听你儿子说的吧?
张扬道:“年轻有为我可担不起,陈总年纪轻轻就掌管这么大的一家网络公司,真是让人羡慕。”
邱凤仙点了点头道:“眼下也只能这么做,给公众一个交代,先堵住大家的嘴巴。”
邱凤仙道:“安达文一方面出手诋毁我们的名誉,在内地和港台东南亚同时制造影响,利用这种方式来打压我们钻石王朝的股价,另一方面采用大笔资金在低位对股票进行吸纳,根据集团方面的分析,这只是一个开始,接下来他还会有一连串的动作,有理由相信,他们想要趁机发起对钻石王朝的收购。”
张扬连连点头,灯光下看到罗慧宁的鬓角多出了丹丝银亮,张扬内心不由得一颤,记得过去罗慧宁是满头黑发的,岁月不饶人,罗慧宁虽然身份尊贵,可是她的家庭生活并不如意,儿子远在新疆,女儿文玲如今又变成了那副模样,丈夫忙于国家大事!平日大多数时间罗慧宁都处于孤单之中,张扬知道,她是多么的渴望拥有家庭的温暖,在张扬的眼中,这个干妈显得有些可怜,他轻声道:“干妈!别老在京城里窝着了,有时间去外面走走,去东江吧,我带您去散散心。”
“朋友呗,我说你是不是心里有鬼啊,你怕什么?”
张扬看到她的样子,的确有些放心不下:“丫头!要不这么着,你跟我一起去,反正他们也都认识你。”
罗慧宁道:“你们都有些年轻气盛,以后多控制自己的脾气。”
张扬瞪大了眼睛道:“你居然歧视我?”
张扬很快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奥妙,查薇这次显然是当替罪羊了,查晋北为了平息这件事,肯定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查薇和那帮工人的身上,给公众一个交代,这一手叫弃卒保帅,换成别人也会这么做,可查晋北这么干有点不厚道了,查薇是他亲侄女,查薇辞职他拒绝,可是紧接着就把查薇开除了,这不等于向所有人宣布,那套钻饰是查薇调包的?张扬想到这一点也是为查薇不值,查晋北身为叔叔,丫的也忒不仗义了,遇到事情,先把自己侄女给推出去,光顾着往外摘自己,可他有没有考虑过查薇的感受,这不是往查薇脸上抹黑吗?
罗慧宁想说什么,可欲言又止。
张扬离开之后,文园权邀请陈旋来到自己的书房内喝茶,有些话,两人www.hetushu.com并不想当着家人的面说起。文国权笑道:“事前我真的不知道慧宁会把张扬给叫来。”
这是张扬在京城期间经历的第二场秋雨,整个下午他都在平海驻京办,晚上答应了罗慧宁去家里吃饭,回头李伟会过来接他。三点多钟的时候查薇过来找他,向来乐观的查薇,两只眼睛红红的,一看就刚刚哭过,张扬知道因为发布会的事情,查薇一直都很内疚,可这件事跟她没什么关系,至于哭成这样吗?张扬笑着把她请进房内:“我说查薇,咱至于吗?不就是一个小人搞了点阴谋诡计,你就是一设计师,天塌下来还有你叔叔扛着呢,你别往心里去。”
张扬呵呵笑了一声,罗慧宁看出这俩小子虽然都压着火,可之间谁对谁都不服气,赶紧招呼他们入座。
查晋北道:“你要什么公道?多少钱?”
陈旋道:“年轻人都很冲动,热血上头就不去考虑后果。”
查晋北道:“你想对付的不仅仅是星钻!你想通过这种方式打压钻石王朝的股价,从而达到收购的目的。”
查薇道:“行了,我算看清你了,我走,我不耽误你跟干爹干娘吃饭。”
陈安邦酸溜溜道:“张主任年轻有为,我就怕高攀不起。”
安达文不屑笑道:“如果我没听错,查总好像是在威胁我?”
陈旋听出他话里有话,可仍然忍不住提醒道:“这个人很会走关系,现在的声势与日俱增,您还是需要重视一下。”
陈旋心中暗骂儿子没出息,场面上的事情,怎么都要敷衍一下,看他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谁都能觉察到他对张扬不爽,反观张扬倒是笑逐颜开,从这厮的脸上看不出丝毫的不高兴,还主动向陈安邦伸出手去:“陈总,咱们又见面了。”
安达文道:“花了一千万,却买了一套假钻饰,你现在让我就这么算了?”
查晋北被一个小孩子当面挖苦,心中不由恼火,他开始意识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绝不简单。
文国权道:“乔老那边怎么说?”
“瞎说,你怎么知道我又回来了?”
陈旋道:“纪委那边和他走得很近,他最近抓的几件事都和反腐倡廉有关,赢得了不少的民心。”
陈旋笑道:“嫂子是好意,她不想咱们两家因为孩子的事情闹得尴尬。”
张扬又道:“家里要是有什么事,提前跟我打声招呼。”
文国权也是这样认为,本来这只是文陈两家的一场普通家宴,他事先并不知道罗慧宁会把张扬叫来,罗慧宁让李伟去接张扬的时候,文国权才知道,既然妻子已经做出了这样的安排,文国权也不方便说什么,他深知妻子对这个干儿子投入的感情,真真正正把张扬当成家人来看。
查薇撅起嘴,委屈的又要哭起来了:“还说是朋友,什么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你压根就是一骗子!说完的话都不负责任。”张扬叫苦不迭道:“查大小姐,我骗你啥了?说话得负责任,我是骗你心了还是骗你身了?今儿我不是有事吗?父母呼!应勿缓,三岁小孩都懂得道理,我要是因为迷恋女色,把我干爹干娘的召唤当成耳旁风,我是不是有点太没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