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797章 满足你

薛伟童随着节奏击起掌来,她不忘向周兴国道:“不错啊!”
邱凤仙道:“你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看,觉得我们星钻会犯这种低级错误吗?”
虽然引路的少女不同,可都是朝银安殿去的,所谓银安殿也就是王府会馆的表演大厅。
周兴国叫了两瓶路易十三,让美女招待先给他们倒上酒,趁着别人都没注意狠狠瞪了徐建基一眼,徐建基一脸的委屈,他也不想把薛伟童给招来,可今天不来都来了,他们几个人只能收敛一下了。
大厅内灯光朦胧而暧昧,张扬他们被带到了昆玉阁,周兴国是第一个到达的,他的身边还坐着两个,一位是徐建基,一个是薛伟童。
张扬笑道:“所以得罪谁都别得罪女人,丫头!你要是不回家,你爹妈会怎么想?”
邱凤仙轻声道:“这两天心情不好,喝点黑咖啡反倒能够冲淡心中的苦涩。”
查薇说归说,可心里也明白,张扬是楚嫣然的未婚夫,要是他们在一起呆了一夜的事情传出去,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她洗漱过后,和张扬一起离开了香山别院。
过了没多久看到公关经理走了进来,他一脸歉意道:“对不住了各位,有客人先点了贝贝的台,想让她陪酒只能改天了。”
邱凤仙道:“安达文这个人太卑鄙,居然利用这样的方法来陷害星钻。”
薛伟童道:“就属你虚伪,平时看漂亮女孩子的时候只差眼珠子蹦出来了。”
查薇摇了摇头道:“不好,总担心有人闯进来。”
冯景量看到周兴国带了头,也不客气,他也选了一个,徐建基挑了一个比较娇小的,最后轮到张扬选了,张大官人道:“薛爷,要是我选了,那您不是落单了吗?要不我还是陪您喝酒得了。”
公关经理还真没遇到过这样的场面,过去都是男人争风吃醋,今天实在是邪性,虽然薛伟童打扮的不男不女,可还是能看出来她是一女人,难道她对美女也有兴趣?
查薇这一晚在香山别院渡过,清晨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她从床上爬起来,想去楼下喊张扬!来到阳台却看到张扬早就已经起来了,正在院子里练拳。
“你朋友?你朋友会不给我面子?”
“我……那啥……那啥……”张大官人还真让查薇给问住了。
黄善无可奈何的摇了摇头,只能转身去了。
因为包厢的周围都是透明玻璃,所以他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外面。
周兴国笑道:“薛爷,你别开玩笑了,我们哪是那种人?”
黄善哭丧着脸道:“薛爷,我真不敢骗您,那边是梁公子,他提前就定下了,您别为难我……”
“这……”
周兴国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薛伟童今儿把他们的花酒都给搅和了,既然喝不成,干脆就不喝,他指了指中间那个丰满一点的,那女郎甜甜一笑走了过来,来到周兴国的身边坐下。
张扬叹了口气道:“邱小姐,请谢你对我的信任,告诉了我那么多的内幕,可是我对你们目前的事情真的无能为力,如果安老在世,我还可以帮忙说几句话,现在安家的掌门人是安达文,如果我去找他,只怕他会变本加厉的和你们做对。”
查薇道:“你自己刚说要满足我的!”
薛伟童向那女公关道:“让中间跳舞的那个女孩过来,陪我们的贵客!”她指了指张扬。
周兴国皱了皱眉头,一旁徐建基也听到了,怒道:“梁康搞什么?”
查薇格格笑了起来,她的手机又响了起来,这次是江光亚,江光亚知道这件事也是通过查晋北,查晋北看到查薇总是不接电话,也感到非常担心,所以才找到了江光亚,让他给查薇打电话,并通过江光亚带话,这是为了公司的大局考虑,并不是针对查薇。
冯景量笑道:“周老大应该没约他。”
徐建基一旁被酒给呛着了,事实上是张扬这句话把他给惹着了,徐建基低下头,强忍着笑。
邱凤仙道:“查总对那套钻饰所有的相关人员都做出了开除的处理,并不仅仅是针对查薇一个。”
“你什么你?你就是一语言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你要是真想帮我出气,现在就去找安达文把他揍一顿。”查薇心里最恨的那hetushu.com个还是安达文,如果不是他在背后搞事,也发展不成这个样子。
“切!你以为我会相信?”
望着张扬虎虎生风的动作,查薇一双美眸之中充满了绵绵的情意,她从花盆中摘下了一颗金桔,朝着张扬砸了过去。
张大官人陪着她淋雨受冻,到最后总算得到了一个肯定性的评价,张扬道:“好坏都是相对的,我只对你好!”
张扬点了点头道:“成,我这就去揍他,以后我见他一次打他一次。”
薛伟童道:“你们能来我当然能来,现在讲究男女平等。”
张扬笑道:“他来京城肯定有正事儿,哪有时间听我唠叨,再说我在这边呆了不少天了,东江新城区的建设刚刚开始,很多工作都等着我呢。”
为他们引路的两名女孩子身材高挑,虽然穿的是清装,不过全都经过专门改良,衬托的体型凹凸有致,走起路来如随风摆柳,非常好看。
冯景量道:“来这儿工作的女孩子全都是大学生。”
张大官人赶紧闭上了双眼,乖乖里格隆,查大小姐的威力也非同一般,查薇在那儿接连喊了几声!感觉心情舒畅了许多,这会儿感到冷了,没法不冷啊,身上都被雨水打湿了,跟个落汤鸡似的,看看身边的张扬,也好不到哪里去。
薛伟童道:“景量,你啊,快点,今晚我来买单!”
张扬嘿嘿笑了笑,没说话。
冯景量道:“随你怎么说,我敢保证你绝对没去过这么有情调的地方。”
黄善脸色都变了,这帮爷他谁也得罪不起。
查薇心头一热,轻声道:“张扬,虽然我知道你说的是假话,可听着心里还是暖烘烘的。”
张扬道:“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不过我相信星钻不会拿自己的名誉做赌注。”
张扬低声道:“女人也逛窑子?”
薛伟童一听就火了:“什么老板,把那丫头给我喊过来,我先点的她,凭什么让她去别人那里?”
她的话音刚落,音乐的节奏陡然一变,从古典乐曲突然就变成了现代摇滚乐,九名宫装少女开始在舞台上疯狂舞动,灯光变幻之下,她们的舞蹈热烈奔放,宫装被她们扯开扔去,露出里面黑色的紧身衣。
梁康道:“你都没去说怎么知道她不答应?”
此时一辆灰色宾利停靠在一旁,从车内下来了两个人,张扬不觉一怔,这两人竟然是安达文和梁康,冯景量也吃了一惊,梁康出现在这里并不让他感到意外,可是安达文怎么会和他一起?要知道自从安达文在拍卖会上大出风头之后,现在已经成为京城太子圈的公敌,梁康这么做等于是在公然扫圈里人的面子。
周兴国道:“薛爷息怒,今天咱们是来放松的,不是来斗气的。”
张大官人道:“是你思想有问题。”
薛伟童道:“什么节目?”
张扬在驻京办吃了点早餐,邱凤仙过来找他,张扬邀请她来到清江大酒店的茶座坐下,张扬叫了一壶铁观音,邱凤仙叫了杯黑咖啡。
张扬笑道:“你还真提醒我了,这荒山野岭,四下无人,我要是真想对你做点什么,保管没人知道。”
张大官人咬着牙点了点头道:“满足你!”
冯景量笑道:“不是我想腐化你,是周老大要腐化你,听说你明天要走,他给你送行。”
周兴国嗯啊,嗯呐,就是不答话,今晚真是别扭啊。
舞台上九名宫装美女已经随着悠扬的古曲舞动,薛伟童看了一会儿,打了个哈欠道:“没劲,这就是你们所说的花酒啊,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去看京戏了。”
“爬山?”
于是张大官人开着车带着查薇驶向了乱空山,为啥选那个地方?一来乱空山张大官人去了不止一次!地方比较熟,二来那里距离香山别院比较近,等查大小姐发泄完心中的郁闷之后,也好找个落脚的地方,大老晚的,张扬可不想再开车回来。
冯景量道:“我曾经有过这个思路,可惜被老黄给抢先了。”他所说的老黄是这里的老板黄善。
张扬叹了口气,抓住查薇的双手,一股温暖的内力宛如春风般送入查薇的经脉,仅仅片刻工夫,两人身上都冒出了大量的蒸汽,张扬用内力将他们的衣服蒸干,查和图书薇握着张扬的手,靠在他的肩头,轻声道:“张扬,你是个好人!”
徐建基道:“薛爷非要过来看看热闹。”
查薇道:“别来找我,我就是想静一静。”放下电话,查薇有些疲惫的闭上双目:“脑子里乱得很!”
查薇道:“我家里没人,我爸去广东了,我妈跟着一起,我孤家寡人一个,没人管我,谁想欺负我就欺负我……”说到这里她眼泪啪塔啪塔的又掉下来了,张大官人苦笑道:“说着说着怎么又哭上了,那啥,我现在就去揍你叔一顿帮你出气。”
洪卫东点了点头道:“那好吧。”
张大官人这个尴尬啊,心说薛爷,我没得罪你呀,你把我连名道姓的全都给招出来了,万一将来扫黄打非,人家不得实名举报我?张扬咳嗽了一声道:“我没这爱好……”
一曲舞罢,几名跳舞的女孩都走下舞台,穿上工作人员准备的大衣,公关经理走过去向她说了句什么,指了指昆玉阁,那女孩点了点头,正准备过来,可走到中途,看到一个秃头走了过去,拦住她,说了两句指了指另外的方向。
梁康对薛伟童是忌惮的,他听说薛伟童找自己要人,马上就打算让步,可今天的事情有些难做,安达文已经把桑贝贝拉着坐在身边,如果现在把桑贝贝送过去,安达文那边无法交代,梁康想了想,附在黄善的耳边低声道:“你跟她说,今晚他们的消费全都算在我账上。”
这世上好人不一定能得到好报,查薇认为自己也是一个好人,可是叔叔在这件事上做得却是很不公平,关键时别把她推出去充当了炮灰,虽然查晋北也没明说要她承担责任,可这样的做法等于让她背了黑锅。
不一会儿果然领进来一群美丽妖娆的女郎,真还别说,这些女孩子无论身材样貌全都是上上之选,最难得的是她们的气质都很好,外貌可以化妆,可气质是短时间内培养不出来的。
张扬道:“信也罢,不信也罢,反正对你,我永远都是一个好人!”
冯景量哈哈大笑起来:“你也是一国家干部,说话成粗俗了点。不是窑子,是高档会所。”
“你凭什么啊?你是我什么人啊?”
张扬一伸手,准确无误的将那颗金桔抓在手中!抬起头笑眯眯望着楼上的查薇道:“昨晚睡得好吗?”
张扬道:“我是国家干部嗳,你好像在腐化我!”
邱凤仙道:“安达文的父亲安德渊拥有我们钻石王朝百分十五的股份,他不满足于此,一直对我们钻石王朝虎视眈眈。”
张大官人笑道:“你巴不得有人闯进去才对!”
张大官人暗叹一口气,女人疯狂起来就不是人!他担心查薇有事,也跟着追了上去,才走了几步身上就已经完全被秋雨淋湿,查薇也属于那种运动型少女,三百多阶台阶一口气就爬了上去,张大官人心说风雨同舟,今天我算明白这是什么意思了。
徐建基道:“就是,我们就是随便喝点儿聊天。”
张大官人并不觉着这个主意如何的美妙,毕竟外面还下着秋雨,这雨也不是一般的大。
张扬笑道:“只怕你找不到她,她去环游世界了,其实就算找到她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现在安家的掌门人是安达文,这小子才不会顾及什么亲情。”
公关经理知道能来这里消费的没有一个是善茬,他惹不起,赶紧出门去了。
邱凤仙道:“我今天过来找你,并不是想让你帮忙,你和查薇是好朋友,我想你帮忙劝劝查薇。”
邱凤仙道:“已经影响到了,这两天钻石王朝的股份一直在下跌,安德渊正在疯狂扫货,我们钻石王朝正面临着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
张大官人哭笑不得,自己啥时候这样过?他承认这些陪酒女郎的普遍水准不错,可他又不是没见过世面,漂亮女孩他见多了,至于把眼珠子蹦出来吗?薛伟童真把自己当乡下人了?
张扬道:“你想干啥,我满足你!”
查薇此时情绪已经平复下来,她对江光亚道:“光亚,你放心吧,我没生气,也没想不开,现在我很好,只是我通过这件事发现自己并不适合留在星钻。”
张扬道:“他怎样做我没多少兴趣,可和图书查薇是我朋友,出事了,不能把亲侄女往前推吧?大义灭亲也没这么干的,我觉着他要是个爷们应该去找安达文算账。”
张扬笑道:“那件事是不是很麻烦?”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这事跟自己没关系,他也没想让人家陪酒,从头到尾都是薛伟童在安排,分明她是要挑事儿,自己很不幸成了她的借口。
“万事皆有可能!”
公关经理道:“这位老板,真不好意思……”
薛伟童道:“梁康啊,你跟他说,就说我要他让!”
薛伟童道:“主随客便,张扬,你先选!”
邱凤仙道:“钻石王朝是星钻的大股东,在全领域都有着密切的合作关系。”
薛伟童道:“我就要那个桑贝贝,你看着办。”
查薇道:“一看你就是纯洁善良的好人,你虽然色了一点,可并不是坏人,我也不怕你。”
薛伟童柳眉倒竖,凤目圆睁,她盯住那名公关经理道:“别跟我强调理由,我给你三分钟,马上把她给我带到面前,不然你别后悔。”
邱凤仙叹了口气道:“张扬我不相瞒你,安达文这次针对的不仅仅是星钻。”
张扬道:“为了你,惹点麻烦算什么!”
查薇却摇了摇头,推开车门就冲了下去。
王府会馆位于前海的一片仿古建筑群,建设于九十年代初,本来是用于展示民俗文化的博物馆,可后来几经改建,成为了现在的高级会所。
查薇道:“舒服是舒服了,可……可是……我冷……”她可怜兮兮的看着张扬。
“谁说的是假话啊?我说查薇,做人要厚道。”
安达文看到张扬,笑着向他点了点头。
冯景量劝道:“薛爷,算了,不开心咱们换地方,老黄是我朋友,咱们别闹的人家难堪。”
查祯站在乱空山顶峰,望着漆黑的天空,迎着潇潇的夜雨,攥紧双拳,闭上了眼睛,爆发出一声尖叫。
“宫廷乐舞!”
张大官人这个人比周兴国他们几个要真实一些,目光正盯着那美女扭动的丰臀美腿呢,他本以为这种舞蹈色情成分居多,不过看到她们跳舞感觉也有一种美感。
张扬乐呵呵将她扔下的金桔全都抓住,伸了个懒腰道:“准备准备,咱们得下山了,再不回去,恐怕你们家人要报警了。”
张扬挨着薛伟童水下:“薛爷,我跟你一样,都是来看热闹的。”
四名手持宫灯的清装少女婷婷袅袅走了过来,两名为张扬他们引路,两名为梁康他们引路。
薛伟童道:“怕什么?该怎么玩就怎么玩,我就是来打酱油的,你们权当我不存在。”她向站在门口的女公关打了个响指道:“去,把你们这里最漂亮的陪酒小姐都给我叫过来,一二三四,我的那个省了,先来四个!”
冯景量笑道:“薛爷,我在外面看到您的车了。”
薛伟童道:“别客气了,要不我帮你选一个。”
薛伟童道:“别介啊,咱俩可不一样,你们出来是喝花酒的。”
张扬点了点头,在京城已经呆了一个多星期,是时候该回去了,车票是他委托洪卫东购买的,他从洪卫东手里接过车票,洪卫东道:“宋省长明天晚上来京,要不要晚一天再走?”
邱凤仙看出张扬无意相帮,只能选择离开,她离开的时候,张扬提醒她道:“安家人可不好对付,从安达文的祖辈就是马匪出身,跟他们打交道一定要加倍小心。”张扬深知安德渊的背景,他是信义社的老大,虽然对外宣称退出江湖,可事实上未必如此,张扬和安德渊有过几次接触的经历,还曾经亲手救过他的性命,安德渊冷血无情,凶残暴庚,张扬绝不相信这样的人会彻彻底底的退出江湖。
张扬道:“拍卖的时候,我本以为安达文是针对我,可没想到他来了这一手。”
黄善今天是里外不是人,这帮爷无论哪一个都是京城响当当的人物,他谁都得罪不起,除了当个出气筒也只能当个传话筒,正准备出去的时候,看到薛伟童缓步走了进来。
查薇道:“张扬,咱们回去吧!”
公关经理尴尬道:“我们老板!”
冯景量道:“晚上徐建基也在!”
周兴国淡然道:“可能有生意上的来往,别人的私事咱们问不了。”
http://www.hetushu•com时查薇的电话又响了起来,张扬凑过去看了看是查晋北打来的,查薇一伸手就把电话给挂了。
薛伟童道:“你们都不欢迎我?”
薛伟童道:“这个面子我争定了,让他把人给我送来,快去!”
张大官人沿着黑漆漆的盘山路往上行驶的时候,查薇忽然来了一句:“你把我骗到这里来,该不是对我抱有什么歹意吧?”
张扬的内心中顿时警惕了起来,他笑眯眯道:“说来话长了,当年我刚刚进入仕途的时候就认识了安老爷子,他是春阳清台山人,老人家心肠很好,为家乡做了不少的好事,安家人我对安老了解的多一些,和安语晨关系好一些,至于其他人,我基本上没什么联络。”张扬总觉着邱凤仙来找自己有什么目的,他也没有将自己和安家的那些恩怨全都说出来。
张扬道:“还有谁?不会京城三公子全都聚齐吧?”他挺烦梁康,不希望这厮也在场。
张扬道:“太客气了!”
薛伟童正想帮张扬选呢,外面开始表演了,八名身穿清装的宫女陪着一位公主缓步走向正中的舞台。
“快去,怕我不给钱吗?”
薛伟童道:“人活在世上不就图一个面子吗?今天来这里是给张扬送行的,我都说过了,要让那丫头过来给张扬陪酒,我说过的话什么时候不算过?”
张扬也点了点头,梁康过来和冯景量打了个招呼,他真不是周兴国约来的,只是凑巧来这里玩,没想到在停车场就遇到了。
张扬不想帮忙一方面是因为对星钻处理这件事很不满,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安语晨如今身怀六甲,好不容易才找了个安稳地儿藏起来,他才不想安语晨跟着趟这趟浑水,安达文是个坏蛋无疑,可查晋北的人品也不怎么样,张扬跟他接触的时间已经不短了,对查晋北商人的嘴脸早就认得很清楚。
查薇道:“我想去爬山!”
徐建基心中感叹,今天全都是因为他多了一句话,结果薛伟童非得要跟来看热闹,王府会馆什么地方?都是男人过来放松的地方,薛伟童跟着过来等于把所有人的兴致都给搅了,大家再熟,她薛伟童毕竟是个女人,当着她的面谁也不好意思放纵啊。
刚才还在劝薛伟童的周兴国他们都不说话了,听说这件事这么寸,刚好是梁康把桑贝贝给弄走了,都知道有热闹瞧了,其实这帮人看到梁康和安达文在一起心里早就不爽,只是找不到机会发泄罢了。
张扬道:“我还真没看出来,其实你们把查薇开除了,也解决不了问题,安达文做任何事都很执着,我看你们还是想想怎么去应付他,查薇那边,她自己能调整过来。”
张大官人真是哭笑不得,对一个女人来说,男人色还不是坏人,而且她居然还不怕自己,意味着什么,根本就是不言自明啊。
“劝她什么?”
查薇道:“不可能!”
“哟,您看您说的,薛爷,您是贵客,我平时八抬大轿请都请不来。”
黄善苦笑道:“该说的我都说了,可薛爷的态度很坚决。”
张扬笑道:“你叔,他肯定是找你道歉的。”
梁康的面色一沉,冷冷道:“就照我说的办!”
薛伟童冷哼了一声道:“别人是你的客人,我们就不是客人?”
张扬道:“那天的展示会我也在场,事情实在是太突然了。”
张大官人也不是没见过市面的:“还是窑子,高级窑子呗!”
查薇道:“我才不怕呢!”
徐建基来了一句:“薛爷,我看算了,梁康未必肯给你面子。”他这哪是劝啊,根本是在煽风点火。
在众人的欢呼声中,几名美女将衣物扔向舞台下面,身上只剩下黑色的比基尼,白嫩的四肢在灯光下有节奏的舞动。
冯景量和张扬对望了一眼,两人差点都笑出声来,这位薛爷真不是一般的牛逼人物啊,女人不但来喝花酒,而且喝花酒还是那么的高调。
两人下车之后,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搞黄色的兰博基尼,冯景量瞪大了眼睛:“不会吧……薛爷也来了?”
几个大老爷们都有点尴尬,本来是想喝花酒来着,可薛伟童来了,这花酒还喝得成吗?
张扬看到她喝咖啡不放糖,忍不住道:“这么苦你www•hetushu•com也受得了?”
查薇俏脸一热,啐道:“什么好话到你嘴里都变了味儿。”
张扬道:“可以这样理解吗?星钻和钻石王朝根本就是一家,你们的利益密切相关,所以安家才会找机会打压星钻,通过这种方式影响钻石王朝。”
查薇红着脸,摘下小金桔,连珠炮般投向张扬:“让你胡说,让你胡说!”
他们几个都显得腼腆而低调,可薛伟童闲不住了:“喂,不是喝花酒吗?怎么连陪酒小姐都不叫?”
查薇只是气头上,看到张扬居然认真了她又紧张起来,握住张扬的手道:“别,你是国家干部!别招惹那些麻烦。”
邱凤仙道:“能否帮我联系安小姐,我想和她好好谈谈。”
查薇瞪了他一眼道:“爱怎么想就怎么想,我一大姑娘家都不怕,你怕什么?”
邱凤仙不知道张扬所说的调整是什么,她今天前来本想从张扬那里得到安语晨的联系方式,可张扬并没有透露半点消息。
张大官人也看得呼吸急促起来,这舞蹈太够劲了,周兴国他们几个,又想看,又不好意思大大方方的看,薛伟童在这里,他们都不想把自己的阴暗面暴露出来。
冯景量苦笑着摇了摇头:“会所,你别胡说八道!”他心里也犯起了哨咕,说好了喝酒开心,怎么把薛伟童也叫来了?这种地方,女人跟着掺和实在是太不方便了。
看到冯景量一脸的暧昧,张大官人马上就环磨出了几分意思,他笑道:“瞧你一脸的闷骚样,是不是带我去逛窑子?”
张扬不禁笑道:“哈,有点意思!”
“这和星钻又有什么关系?安达文为什么要挑选星钻下手?”其实张扬已经猜到这件事的原因,他早就听说钻石王朝和星钻之间是唇齿相依的关系,查晋北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崛起于国内的珠宝市场,和钻石王朝对他不遗余力的支持有着相当大的关系。
邱凤仙道:“你对安家的事情应该相当了解。”
薛伟童的话刚说完,王府会馆的老板黄善匆匆走了进来,他一进门就拱手道:“周老板、薛爷、徐老板、冯老弟,这位老弟,真是对不住,刚才公关经理不知道情况,有人昨天就打电话过来点名要桑贝贝陪酒,真是不好意思,几位老板给我一个面子,今晚的一切消费都算在我头上,我马上把最优秀的丫头们都找过来,让你们挑选,你们看……”
“你不怕我怕,要是让别人知道咱俩整晚都在一起,还不知咱俩怎么着呢!”
汽车快到山顶的时候停下了,想登上乱空山的顶峰还需要步行三百多个台阶,张扬道:“雨太大了!咱们就在这喊两嗓子吧!”
冯景量这才找到机会,向周兴国低声道:“刚才看到梁康了,他和安达文在一起。”
薛伟童道:“怎么回事?刚刚明明朝我们这边来了,那秃子把她中途给喊走了,那秃子是谁?”
黄善道:“梁老板,要不您亲自……”
张大官人难得表现出一次谦让:“那啥,还是从年龄最大的来,周哥,您先!”
杏薇道:“别跟我提他,想起他我就犯恶心!”
周兴国道:“那倒不是,只是这地儿有点不适合你。”
张扬道:“好好的大学不上,都来这儿当宫女了?”
当晚冯景量邀请张扬一起去王府会馆,张扬上了冯景量的汽车,发现他一脸的神秘,乐呵呵道:“张扬,今晚带你去一个好地方。”
查薇点了点头:“爬到山顶好好叫两嗓子,发泄一下!”
张大官人就等着她这句话,两人一路小跑返回了车内,查薇冻得牙关发颤,张扬一进车就把空调给打开了,笑道:“舒服了?”
邱凤仙道:“查总很疼小薇,这次的事情他很内疚,也很伤心。”
京城随处都可以看到特权的印记,没有一定的身份地位,这里是不欢迎你的,张扬和冯景量两人来到王府会馆的停车场,身穿清朝太监装的服务生过来指挥泊车。
张扬让查薇把自己送到平海驻京办,刚刚回到驻京办的大厅,就看到驻京办副主任洪卫东走了过来,洪卫东笑道:“张扬,你的火车票已经准备好了!明晚七点的车。”
江光亚不无担心道:“薇姐,你没事儿吧?你在哪里?要不我现在就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