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04章 老君窑

高廉明惊喜道:“停了,停了,这……这最后一根呢?”
“有多少人?”
此时忽然听到窑口处发出轰隆一声巨响,却是有人用砖石将窑口封住。
“你他妈配吗?”肥喜一双小眼睛流露出凶悍的光芒,看得那名手下慌忙低下头去。
年云凤抬头看了看,从这里到上方的出烟口至少有二十米,他可没这个本事,张扬伸手制住他的穴道,这是为了担心他走后年云凤对高廉明不利,又将从绑匪手里夺来的大砍刀交给高廉明。然后腾空飞跃而上,张大官人的轻功早已炉火纯青,不过他还是考虑到这身惊世骇俗的轻身功夫不要把别人吓到,蒙在脸上的面罩自始至终没有取下来,爬到中途才将手灯扔给高廉明,等高廉明打开手灯往上照的时候,张大官人已经爬到了顶部。
“知道,都说你很有胆色,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的有三头六臂。”矮胖子就挂上了电话,他又吸了下鼻子吐出一口痰,摇了摇头,把手机狠狠砸在车身上,砸得四分五裂,然后哈哈笑了一声。
“你知道自己在跟谁说话?”张扬愤怒道。
高廉明道:“你赶紧走吧,不能大家一起死在这里。”
周山虎已经驱车冲了出去,凭着他良好的驾驶技术在山间公路上穿行。
华灯初上,篮魔方夜总会刚刚开始营业,大厅内并没有多少客人,佟秀秀的出现马上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公关走了过来,微笑道:“小姐,来玩啊?”
佟秀秀根本不理会他,利用降档转速提高,车身一个有力的前冲,几乎和捷达车齐头并进,两辆车在狭窄的道路上犹如合成了一体,车身彼此摩擦着,道路的颠簸让汽车时分时合,不时撞击出四散的火星。
高廉明为了安全考虑慌忙把安全带给扣上了,望着外面黑黯默的周边,低声道:“到郊外了,不会有埋伏吧?”
佟秀秀道:“她是我好朋友。”
佟秀秀道:“说,黄军是谁害死的?”
高廉明苦着脸道:“被他们给扔了!”
年云凤非但没有站住,反而加速向外逃去,转瞬之间已经消失在蓝魔方的大门外,佟秀秀迈步急追,一名身材健壮的保安过来想要拦住她的去路,佟秀秀一脚踹在他的下颌上,将他踹到在地。
张扬已经断定高廉明和佟秀秀落在对方的手里,一定是高廉明为了讨好佟秀秀,所以将从李成那里听到的消息全都告诉了佟秀秀,两人在没和自己通气的情况下去找年云凤,所以才导致了这样的后果,不过张扬还是有些想不透,以佟秀秀的身手应该不会这么容易就被制住,这个年云凤为什么有这么大的胆子,居然敢公然对他们下手?
高廉明意识到事情不对的时候已经逃不了了,两辆吉普车一前一后包围了他们,为首的一名又矮又胖的中年人走了过来,看了看已经被麻醉倒地的佟秀秀,吸了www.hetushu.com吸鼻子,然后往地上吐了一口浓痰。
张大官人接到这个电话的时候,刚刚来到蓝魔方的门前,他从李成那里找到了线索,也过来看看,可还没下车就接到了这个电话,电话号码是高廉明的,不过声音并不是。
张扬又看了看高廉明,高廉明道:“那就别剪了。”
计时器上只剩下一分三十秒了,张扬从随身工具中抽出一把军刀,先切断了红线,然后切断蓝线,看到定时器已经停止了跳动,他长舒了一口气。
在佟秀秀的逼迫下,捷达车驶下了道路,佟秀秀驾驶着那辆桑塔纳也跟着冲了下去,高廉明死死抓住车门的把手,此时方才发现手机一直都在闪亮,他哆哆嗦嗦拿起电话,电话是张扬打来的。
张扬指了指上方道:“他们封得住窑口,封不住上面,咱们爬上去!”
佟秀秀顿时明白了,年云凤竟然是个男的,她刚才仅从名字判断,认为年云凤是个女人想,想不到差点被这厮骗过,佟秀秀厉声道:“你给我站住!”
年云凤道:“出口被封住了!”
“肥喜哥,你笑我才笑啊!”
此时她听到了汽车声,还没等佟秀秀看清楚状况,就感到肩头一阵刺痛,她转身望去,发现自己被麻醉弹击中,佟秀秀的身躯晃动了一下,望着高廉明,尽全力喊道:“跑……”
“两分钟啊,来得及,这是最简单的一种定时炸弹,你小心移动计时器,可以看到后面一共有三根引线,把他们分别剪断就行了。”
“高廉明,你手机呢?”
张扬举目望去,看到一辆车沿着小路向正北方驶去,他顾不上回去救高廉明和年云凤,冲着下面喊道:“有人救你们来了,我先去追那帮人!”
年云凤满脸是血,却咧开嘴疯狂笑着,表情极其惊怖。
佟秀秀道:“我找人!”
张扬冲着年云凤怒吼道:“你他妈懂不懂拆弹?”
电话刚一接通,张扬就听出里面不对头:“高廉明,你在哪儿?”
周围的几个人都笑了起来,高廉明也跟着笑,他走过去扶起佟秀秀:“要不帮忙打120吧,伤者需要救治。”
张扬找出年云凤的手机,凭着记忆拨通了伍得志的电话,超强的记忆力在这时候派上了用场,张大官人过目不忘,对电话号码尤其敏感,第一次占线,时间只剩下三分钟了。
张扬一掌击打在他的颈侧将他打晕过去,然后摸了摸他的身上,从他腰间搜出一柄足有半米长度的大砍刀,张扬将砍刀收好,继续向前方走去,站在屋顶的那小子背朝他看着远方,算这厮命大,如果他看到张扬,此时张大官人的飞刀肯定洞穿了他的咽喉。
高廉明故意装糊涂:“各位,谁有手机借我用用,发生点交通事故,赶紧打122。”
年云凤和高廉明的衣服都被汗水湿透,高廉明道:“你他妈不跑了,想设圈套害我和*图*书们,现在把自己也害进来了。”
张扬道:“高廉明呢?”对方阴阳怪气的声音让他感觉很不舒服。
其实就算对方没有威胁他不许报警,张扬也不会把这件事告诉警方,他并不相信警方的能力,警笛长鸣,警车集体出动的场面他见多了,那玩意儿根本就是打草惊蛇,这帮匪徒利用高廉明和佟秀秀引自己入局,证明他们想铲除掉的是自己,张大官人向来都是艺高人胆大,他决定孤身前往老君窑,救出高廉明和佟秀秀,顺便将这帮不开眼的匪徒一网打尽。当然策应也是必不可严的,张扬叫上了周山虎,不是让他跟随自己涉险救人,这是为了留一条退路。
“请问小姐找谁?”
周山虎不知道张扬要去干什么,不过看到张扬一身夜行装扮,也能猜到他肯定是要去冒险。周山虎道:“要不,我跟你一起去。”
那辆捷达车被佟秀秀撞得翻了个底儿朝天。
“去老君窑干什么?”
伍得志一听就笑了。
亮哥颤声道:“里面……窑里……”
佟秀秀道:“你为什么要逃?”
“两个……一辆车应该没有其他人。”
高廉明吓得脸都白了,佟秀秀强悍的一面是他之前没有见识过的,他颤声道:“别玩了,会……会翻车的……”
佟秀秀此时赶到,扬起手中的砖块向车窗砸去,年云凤怒吼一声,油门踩到最大,向佟秀秀疯狂撞去,佟秀秀一个翻滚闪向一旁,汽车擦着她的身体冲了出去,等她爬起再看的时候那辆捷达车已经消失在街道的拐角处。
亮哥摇了摇头,转身向里面走去,可刚刚走出两步,嘴巴就让人捂住,他都没来及发出声息,就被发动袭击的张扬稳倒在地,雪亮的刀锋架在他的脖子上,压低声音问道:“人被你们关在哪里?”
无星无月的夜晚,一辆吉普车正在竭力追赶着前方的车辆,因为是在乡村公路,道路因为失修而崎岖不平,吉普车良好的通过性占尽了优势。
“我只是介绍他给人家认识,我哪知道他会跟着贩毒?”
周山虎道:“小心!”张扬点了点头,他叮嘱周山虎就在原地等待,然后悄然向老君窑所在的方向走去。
离开周山虎一段距离之后,张大官人使出轻,对他来说草上飞根本不是难事,贴着齐膝的荒草悄然潜行。不一会儿夫就顺利来到了老君窑的围墙外,张扬翻身进入老君窑内,落地轻飘飘宛如一片枯叶,整个老君窑内黑漆漆一团,张扬贴着围墙根小心翼翼的向内院摸去,前方忽然传来几声咳嗽,却是一名汉子从小院中走出来,他舒展了一下双臂,嘴里不知骂咧咧说些什么,然后抬起头,冲着房顶上叫道:“二宏,你他妈又打瞌睡!”
“怎么这么不小心?”一个阴测测的声音道。
被成为亮哥的那人抽了口烟,把烟蒂扔在地上踩灭,嘴里骂道:“你他妈把招子擦亮点,别和_图_书等别人枪架到你脖子上才知道。”
佟秀秀冷冷道:“我不会让他逃掉!”汽车再次加速,在前方的拐弯处终于接近了那辆捷达车,佟秀秀转动方向盘,右侧车头撞击在那辆捷达车的尾部,捷达车出现了剧烈的摆尾,年云凤好不容易才控制住方向盘,避免车辆脱离道路。
张扬离开老君窑,就看到周山虎开着吉普车已经来到门外,这小子报警之后,果然沉不住气,担心张扬有什么闪失,一路追了过来。
“火化啊!”
张扬内心一震,低头望去,却见两人的身体之间夹着一颗炸弹,引线将他们的身体层层环绕,计时器绑在另外那名男子的身上,时间开始倒数,只剩下五分钟。
男公关笑道:“她就在办公室!”他指了指前方。
佟秀秀紧咬银牙道:“年云凤!”
张扬已经拨通了电话,正在向伍得志描述炸弹的具体形状。
年云凤苦笑道:“我要是懂得拆弹,我怎么会被困在这里?”
“谢谢!”佟秀秀向前走去,那男公关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他向门外走去,走到中途,一位小姐迎上来:“年经理,丽娜今晚请假。”
高廉明拍了拍窑壁道:“没路了,真的没路了!”
“怎么是个男人?”
高廉明站在车旁等着,虽然刚刚过去了五分钟,这厮已经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正犹豫是不是进去看看,就见到一名男子从里面狂奔出来,后面响起佟秀秀的声音:“你给我站住!”
二宏道:“亮哥放心,他敢出现我就一枪崩了他!”
张扬扯开另外那名男子嘴里的破布,那男子获得自由之后,惨叫道:“肥喜,我操。”这厮竟然是蓝魔方的公关经理年云凤。
高廉明吐了吐舌头,不知道这厮究竟是怎么爬上去的。
张扬道:“可他说要分别剪断,你们俩根本不懂拆弹,听你们的肯定玩完。”他猛然切断了那根黄色引线。
高廉明哆哆嗦嗦道:“车里……佟秀秀在追……追……疑犯呢……”话没说完来自车身的强烈撞击,让他手中的电话脱手飞了出去。
让张扬惊奇的是,内院里面竟然空无一人,他躲在黑暗之中,倾耳听去,周围的一切动静都被他纳入耳中,他听到两个细徽的呼吸,于前方的窑内,确信周围再无他人在场,张扬进入窑内,循着呼吸声小心走了过去,当呼吸声变得越来越清晰,张扬举目向前方望去,虽然窑内黑暗无光,但是张扬仍煞可以看清其中的景物,高廉明和另外一人被背靠背捆绑在那里,那人张扬并不认识,张扬打开了手灯,乍看到光芒,高廉明和身边那人都闭上了眼睛。
倒霉的是偏偏这个时候年云凤的手机没电了,张扬傻眼了,早不没电晚不没电,偏偏这个时候没电。
“黄军,当初黄军就是你介绍贩毒的。”
“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肥喜看着后方不断接近的吉普车,不免有些和图书紧张,他一面擦汗,一面催促道:“快点,快点,妈的,就快追上我们了。”
肥喜道:“收拾一下,马上去老君窑。”
“年姐,年云凤!”佟秀秀佯装出和年云凤很熟的样子。
张扬按照他的话小心移动计时器,果然看到后面有红黄蓝三根引线。
张扬顺着他所看的方向望去,却见房顶上坐着一个人,那人是在高出负责撩望周围动静的,被下面人一吼,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他笑道:“亮哥,这周围一里地,连个鬼影子都没有,我没打瞌睡,就是走神。”
张扬也是惊出了满身的冷汗,高廉明道:“佟秀秀不在这里,他们把我和这混蛋捆在一起,目的是把你引来,把我们全都炸死在这里。”
张扬摇了摇头,将黑色面罩戴在脸上,扎好腰带,特制的腰带上插着二十柄精钢打造的飞刀,国安虽然收缴了张扬的先进装备,可是张扬这么多年的特工也不是白干的,自己设计了一套装备,张扬道:“危险,等我进去十分钟之后,你马上报警,直接打这个电话。”张扬把手机和电话号码都交给了周山虎,电话号码是荣鹏飞的。十分钟对张扬来说已经足够了,他要在这段时间内解决敌人,找到高廉明和佟秀秀,至于荣鹏飞,张扬留给他的就是扫尾工作。
年云凤默然无语,他低声道:“你们找我干什么?”
佟秀秀虽然走出很远,可这句话仍然听得清清楚楚,她霍然转过身去,却见那名男公关加快了步伐。
身边的手下也跟着笑了,他怒视那名手下道:“你笑什么?”
年云凤道:“我有,在上衣口袋里。”没有人甘心就这样死去,哪怕是有一丁点的希望都不能放弃。
伍得志道:“看清楚之后,你先剪断红线,然后剪断蓝线,最后……”
高廉明和年云凤吓得同声惨叫起来,可他们很快发现炸弹并没有爆炸,两人惊喜万分,张扬迅速割断他们身上的束缚,大声道:“走,马上离开这里。”
张扬快步来到高廉明面前,扯开塞在他嘴里的破布,高廉明的眼睛也适应了一些,根据身形依稀判断出眼前来人是张扬,他惊恐道:“张扬,快走,他们……他们在我们身上绑了炸弹!”
男公关道:“你是她……”
张扬忽然转过身,一把卡住他的脖子,狠狠将他的身体撞击在窑壁之上,大砍刀顶在他脑门上,怒吼道:“告诉我,他们是谁?”
“把他们引到老君窑,我派肥喜去接应你!”
张扬纵身跳上吉普车,大声道:“正北方向!”
张扬道:“你笑什么?都什么时候了,人命关天,还剩下两分钟!”
年云凤被卡得就快窒息过去,他指着自己的喉头示意发不出声音,张扬这才放开了他,年云凤咳嗽了几声方才缓过气来:“老板是……香港人……我只知道他叫邦仔!”
年云凤道:“你为什么要追我?”
张扬想起了国安的拆和*图*书弹专家伍得志,可让他郁闷的是,他的手机在临来之前交给了周山虎,留给他报警,现在他居然无联系伍得志。
佟秀秀推开车门走了下去,看到捷达车的车门从里面被推开了,年云凤满脸是血的从里面爬了出来。佟秀秀大步走了过去,一脚踹在年凤云后背上,然后揪着他的头发将他从车里拽了出来。
有人从高廉明的车上找到了手机,矮胖子看了看,看到张扬的电话号码,摁下了重播键。
佟秀秀一拳捣在他的软肋上,痛得年云凤惨叫一声,差点昏死过去。佟秀秀出身国安,经过专业训练,下手极其狠辣,她冷冷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
年云凤道:“停了就别切了。”他害怕张扬一剪再触动机关。
老君窑是东江北郊阳山的一座砖厂,地处偏僻,张扬也是花了一番功夫才找到这个地方,他借着夜色的掩护迅速向老君窑靠近。
“张主任!”
那矮胖子走过来,扬起手中的枪托狠狠砸在高廉明的后脑上,高廉明一声不吭的昏倒在了地上。
高廉明鼓起勇气,上前拦住年云凤的去路,年云凤看到斜刺里冲出一名男子想要抱住他,他闪身躲过然后一拳砸在高廉明的右脸上,打得高廉明眼前一黑,扑通一声摔倒在地上,年云凤三步并作两步,上了前面的一辆黑色捷达启动油门向道路上驶去。
电话中传来刺耳的笑声:“不知道,也不认识,一男一女都在我手里,给你一个小时,阳山老君窑知道吗?来晚了,你替他们收尸,通知警察,你一样替他们收尸。”
高廉明捂住了脑袋,车窗碎裂的玻璃飞得到处都是。
张扬道:“我不知道,他没说要不要切。”
灰色桑塔纳已经冲了出去。
捷达车和桑塔纳始终保持着距离,佟秀秀的车技不错,无论捷达车怎样加速、不停变换车道,始终无法将她甩下。
“可能是李成出卖了我!”
高廉明冷笑道:“别狡辩了,死到临头了,还狡辩有什么意思?”
佟秀秀上了高廉明的汽车,高廉明晃晃悠悠从地上爬起来,在她没开车之前爬了上去,捂着半边肿起的面庞道:“他是谁啊?”
张扬望着计时器上不断跳动的数字,冷冷道:“你先别急着骂人,得想个办把炸弹拆掉。”
坐在老君窑的顶端,张扬清楚的看到远方有闪烁的警灯向这边接近,看来警察行动也不是总拉响警笛,不过闪烁的警灯在黑夜里也够招眼的,那帮歹徒看到警灯肯定逃跑了。
张扬根本没理会他,继续向前方走去,高廉明紧跟在他的身后,年云凤没有选择只能跟着他们向外走去,他们很快就走到了尽头,前方就是窑壁,再无道路可行,年云凤叫苦不迭道:“我早就说过!”
年云凤从反光镜中看到后面不断逼近的那辆灰色桑塔纳,脸上露出些许的恐惧,他拿起手机,迅速拨通了一个号码:“我被人盯上了,可能是警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