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03章 多管闲事

“凭什么?我靠!我明白了,你把我弄来就是当替罪羊的。”
一名足有两百斤的胖子,剃着锅盖头,小眼睛,头上还有一道刀疤,握着球杆走了过来,大头冲前,猛然向张扬的脑后砸去。
高廉明道:“你这不是车,是贼船!”
张扬道:“别找不自在,一边呆着去!”他的话还没说完,为首的那个秃头握着钢管就照他头上砸来,张扬手中毛巾一挥,灵蛇般缠绕上钢管,一牵一拉,钢管已经被他扯了过来,张扬反手轮了出去,正砸在那秃头的脑袋上,砸得血花四溅,秃头天旋地转,扑通一声就给张扬跪下了,他倒是不想跪,可张扬这一棍子把他给砸晕了,站不住啊。
张扬挂上电话,高廉明凑了上来:“怎么?公安找麻烦了?”
佟秀秀道:“高廉明,你别跟着掺和了,回去吧,这件事我自己去解决。”
李成道:“年云凤介绍我认识的一个香港人,我也不知道他叫什么每次都是他跟我联系……我发誓我没说谎。”
李成道:“我……”
张扬看了看反光镜,一脚扪下油门,汽车如同离弦的箭一般向远方冲去,后方的桑塔纳在同时也加快了追逐的速度。
高廉明本想跟下去,佟秀秀转身指着他:“留下,否则我再也不理你!”
张扬道:“那好你告诉我,谁杀死的黄军?你找到没有?你们有能力找到吗?”
张大官人故意道:“我看你还是别去了,李成是个社会混混,平时身边都是一帮狐朋狗友,万一我跟他们冲突起来肯定要大打出手,你跟着去岂不是很危险。”
张扬道:“那你们倒是把案子破了啊?倒是别再死人啊!”
“这么简单?”
张扬道:“现在没有了,你明白我为什么去找李成了?”
这句话高廉明听得可有些不顺耳,毕竟他家老爷子就是平海公安厅厅长,张扬这一棍子把警察全都给打了,等于说他老爷子也没啥作用,高廉明道:“黄军那是特殊情况。”
“张扬,这件事你别再插手了,如果你知道什么,就马上告诉我,我不希望你继续查下去,否则……”
高廉明道:“我怎么就不能进去?我有能力保护好我自己。”
张扬动都没动,似乎根本没有察觉这厮的突然袭击,高廉明惊呼道:“小心!”两名魁梧强壮的混混,用身体把他挤压住,其中一人一把摘下他的眼镜。
佟秀秀道:“你怕啊?”
张扬拿起电话,拨通了高廉明的手机,他把李成死的事情告诉了高廉明,因为李成死之前和他们两人接触过,警方可能会找他们谈话,所以张扬先给高廉明提个醒,让他有个心理准备。
“黄军的死和李成又有什么关系?”
两人回到换衣区,衣服还没换好呢,六名刺龙画虎的汉子就追了上来,其中一个就是被张扬插眼睛的那个,直到这会和图书儿还是双目通红流泪不止,不过他认得清张扬,指着张扬道:“就是他!”
李成惨叫道:“我他妈招你惹你了,你为什么要针对我?”
张扬威胁道:“说话之前你最好仔细考虑一下,如果你的回答让我不满意,我会把你的牙齿一颗颗拔下来,然后就轮到你的手指甲,脚趾甲!”
张扬道:“少废话!”
张扬笑道:“至于吗?你把我想得也太阴险了。”
李成咬了咬嘴唇。
张扬点了点头道:“我骗你有意思吗?我又不是不懂法律。”
张扬道:“我全都说了,你盯了李成这么久有用吗?有没有查到他的毒品上线是谁?杀死黄军的,十有八九就是他们的共同上线。”
六名汉子围拢过去。
张扬对案情过多的关注引起了荣鹏飞这位老友的强烈不满,当天下午他就来到张扬的办公室兴师问罪,看到荣鹏飞铁青的脸色,张扬就知道他被自己气得不轻。
荣鹏飞道:“半小时前发生的事情,死在路边,死因需要等到尸检结果出来才能知道。”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希望和你无关。”
张扬点了点头,扬起手掌在李成身后拍了一掌,李成看到胸口剧痛,然后感到胸口一松,手足重新获得了自由,张扬道:“一有什么消息马上通知我,今天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知道。”
高廉明道:“咱们真的要去找年云凤吗?”
“他什么都没说。”
荣鹏飞道:“你还有事瞒着我!”
李成连滚带爬的从地上爬起拼命向远方跑去。
“你的货从谁手里拿的?”
李成趁着这会儿功夫又从地上爬了起来,一瘸一拐的逃向楼梯口,张扬怒道:“妈的,都让你别逃了!”说话间,一个红球又扔了出去,这次砸在李成的腰眼上,李成再次发出惨叫,摔倒在地上,满头满脸都是冷汗,疼得再也爬不起来了。
高廉明正搂着一个小妞上下其手的占便宜呢,被张扬一把给拖起来:“走!”
张扬放开李成道:“现在知道了吗?”
张大官人算是认识了当代风尘女子的狡诈,他向前走了一步。
佟秀秀皱了皱眉头,淡然道:“死了又怎样?那种人渣,死不足惜。”
张扬道:“这小子和黄军的案子可能有关!”
高廉明生怕落下,紧跟张扬的脚步。
球杆砸在了张扬的后脑上,在周围人的眼中,这一杆结结实实砸在张扬的后脑部位,可是张大官人也是有护体罡气的,他感到脑后风声飒然,已经悄然运力,内息在脑后形成了一层无形的防护罩,只听到咔嚓一声,别人都以为这一杆把张扬的头骨给砸断了,可看到断裂的球杆飞了出去,这才明白是球杆被震断了。
张扬道:“黄军是谁害死的?”
张扬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也难怪荣鹏飞会发火,李成死了,盯了和图书这么久的线全都中断,张扬的所作所为搞得他们公安系统灰头土脸,即使是朋友,荣鹏飞也不喜欢张扬这种踩过界的行为。
张大官人乐呵呵笑道:“荣厅来了,快请坐,快请坐!”
张扬道:“周山虎是我兄弟,因为你他切了脾脏,黄军是我朋友,因为你他性命都没了你现在知道我找你的原因了?”
高廉明指了指张扬,意思很很明显,人是张扬砸的,别找他。
张扬道:“你在这儿等着吧,别跟我进去,万一伤了你不好。”
张扬心中暗道,你又是什么好鸟?抽出五张百元大钞递给她,大步离开了包间。
荣鹏飞指着他的鼻子道:“你少跟我来这套,上次我怎么跟你说的,你明知道李成是我们放出去的诱饵,你还敢动他?”
张扬慢悠悠穿上衣服,高廉明虽然有些害怕,可有张扬挡在前面,总体表现的还算镇定,两人把衣服穿好,张扬大摇大摆的从这帮人中穿行出去,这帮混混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人离去,没有一个再敢轻举妄动。
荣鹏飞道:“李成这条线,我们已经盯了很长时间,花费的人力和物力都是巨大的,拜托你别进来搅局,我相信就快有结果了。”
高廉明意犹未尽道:“这么快?”
张扬道:“您这是诽谤我,我去找黄军的时候,高廉明全程陪同,这货可是大律师,你不信我说的话,总该信他。”
荣鹏飞叹了口气,正想说话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当他听完电话,脸色明显变了,极其郁闷的向张扬点了点头,合上电话道:“这下你满意了,李成死了!”
高廉明道:“你在里面干啥了?怎么弄得人家要砍要杀的?”
果然在二楼看到了正在打球的李成,这厮扎着一条马尾,正在案子边瞄准了黑球,准备出杆的时候,冷不防有人在他肩头拍了一下,李成手下一滑,这球打滑了,他打桌球是有赌注的,当时就火了,骂道:“他妈谁啊,找……”转身看到身后的张扬,剩下的话硬生生又咽了回去,他反应也够快的,笑着点了点头:“是你啊……”趁着张扬不备转身就逃。
张扬道:“我答应别人不说!”
张扬道:“警察要是有用,黄军也不会那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张扬皱了皱眉头,这个名字对他来说很陌生,不过应该是一个女人。
周围的那群混混原本就是乌合之众,和季成也没有什么过命的交情,看到张扬一出手就放倒了两个,都被吓得胆颤心惊,谁还敢冒险上来。
“蓝魔方的公关经理……”
荣鹏飞听张扬把高廉明搬了出来,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怒道:“你小子厉害啊,把高廉明也拖进去了,怎么?害怕闹出事,想弄一个垫背的。”
“他们两人都是从一个地方拿的货,难道你们公安连这么简单的事情都没有调查出来和_图_书?”张扬脱口而出,说完不免又有些后悔,这不等于告诉荣鹏飞自己还有很多情况没有告诉他嘛。
“滚!”
张扬愣了一下:“死了?”
张扬笑道:“爱情让人勇敢,不过那玩意儿也让人盲目,你跟我过来是想查明真相,讨好佟秀秀吧?”
张扬又把带血的老虎钳伸了过来,李成吓得打了个冷颤:“年云凤……”
高廉明望着不远处的蓝魔方,低声道:“不行,我跟你一起去!”
“你问出什么来了?”
“那哪行啊?我不放心你一个人过去!”
李成的结局必然是悲惨的,想从张大官人的手里逃脱没那么容易,这厮以一个标准的狗听屎的架势摔倒在地上,捂着腿哀嚎起来。
高廉明道:“我怕什么?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我是不放心你,要不还是我自己去。”
“这不是儿戏,张扬,无论是作为朋友,还是一个国家公民,你都有义务把知道的情况说出来。”
张扬道:“荣厅,我没动他,我就是和他谈谈。”
高廉明幸灾乐祸的哈哈大笑起来:“让你丫跑,让你丫跑……”他忽然发现形势好像不对,周围十多个打球的混混全都围拢上来。
张扬没搭理他大步走向吉普车,高廉明叫苦不迭道:“你丫太阴了,我是你朋友,你连朋友都不放过。”
荣鹏飞道:“挟持绑架、滥用私刑你什么没干过?还好意思说你懂法。”
高廉明咽了口唾沫,他也知道危险,可自己不冒点险又怎能赢得美人归?再说有张扬在他身边,怎么都会保护他吧,以张扬的武功绝对没问题。爱情会让一个人变得勇敢起来,高廉明现在就是这样。
“否则怎样?”
荣鹏飞道:“破案不能依靠猜测。”
高廉明从反光镜中看到后面有一辆黑色桑塔纳对他们紧跟不舍,低声提醒张扬道:“有人在追踪我们。”
高廉明一听和黄军的案子有关,马上就想到了佟秀秀,这两天佟秀秀非常伤心,她对这个表哥的感情很深,高廉明也是个人精儿,当然不会错过这个讨好佟秀秀的机会,所以主动提出要跟张扬一起过去。
张扬道:“我没怎么着他,就是问点事。”
佟秀秀道:“要不这样,回头我一个人进去,你在外面等我,万一我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就报警!”
来到楼下的车内,张扬制住李成的穴道将他扔在后座,然后驱车向远处驶去。
荣鹏飞沉默了下去,过了一会儿他方才怒吼道:“混小子,你少管闲事!”
佟秀秀道:“你留在外面,如果半个小时内我不出来,你就报警!”她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走出澎湖湾洗浴中心,高廉明回过头看了看浴室的招牌,长舒了一口气。
23号颤声道:“我跟他早没联系了……他不是好人……”
张扬叹了口气,真是搞不懂这些人,早知如此何和图书必当初,非得等尝到苦头才肯老实说话,张扬威胁道:“你给我听着,要是敢通风报信,你就别想在东江继续混了。”
李成连连点头。
高廉明道:“别忘了我是律师,我生就就有强烈的正义感。”
“否则别怪我不讲交情!”荣鹏飞撂下一句硬邦邦的话,转身离开。
高廉明听到李成死亡的消息也是吃了一惊,放下电话,他向身边的佟秀秀道:“李成死了!”
这帮看场子的人出来争强斗狠无非是看在洗浴中心老板给的那俩钱的份上,平时也就是吆喝吆喝,真正遇到硬手的时候,他们也不敢冲上去卖命,看到他们带头大哥被张扬一下就放倒,一个个都露出畏惧之色,谁也不敢冒险上前。
张扬笑着摇了摇头,走入了99桌球城。
张扬终于成功摆脱了后方的桑塔纳,汽车来到新城区一片还未开发的土地上,他停好车,打开车门将李成从里面拖了出来,在李成身上踹了一脚,这一脚也解开了他的穴道。
荣鹏飞道:“谁告诉你这件事的?”
李成道:“我不明白,黄军贩毒跟我没有任何关系,他的货不是从我手上拿的,我也没胆子杀人,我也没理由杀他。”
23号看到张扬如此凶悍,被吓得脸色惨白,不等张扬举起拳头就吓得尖叫道:“他……他平时都在99桌球城。”
李成道:“不知道……”张扬已经一把捏住了他的嘴巴,老虎钳子递进去,李成吓得两只眼睛瞪得滚圆,喉头发出嗬嗬的惨叫声,张扬根本不跟他废话,老虎钳子夹住他的一颗门牙,一用力,就把这厮的门牙拔了下来,门牙上还连着一块血肉,高廉明不忍再看,脸扭到了一边。
张扬道:“他的货从谁手里拿的?”
李成一获得自由就大声道:“你最好放了我,私自绑架是犯法的。”
李成道:“我不清楚,我真不清楚。”
李成捂着嘴,鲜血从他的手指缝里流出来,他的目光仇恨和恐惧交织着,他相信张扬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张大官人想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他要震住李成,就是要他从心底产生恐惧。
张扬道:“没什么,就是打听一下李成的下落。”
张扬的手机响了,打来电话的是荣鹏飞,荣鹏飞显然带着怒气,在电话中就吼叫道:“张扬,你搞什么?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李成不能碰,我们一直都在盯着他,你这是妨碍我们办案。”
高廉明道:“找他干什么?”
张扬道:“真要是找麻烦,我就都推到你身上。”
张扬来李成身边,扬起巴掌照着他脑袋就拍了两记,噼啪作响,那群混混握着球杆向他靠拢,张扬仿佛没看见他们似的,只顾着和李成说话:“你他妈跑啊?接着跑啊?”
胖子愣了一下,张扬已经转过身来,一把抓住球杆,喀嚓一声将球杆给握断了,抬脚就把胖子踹http://www•hetushu.com到在球台上,胖子虽然力气很大,可动作笨拙,身体仰倒在球台上,一时间爬不起来,张扬一个箭步跟上去,扬起那截断裂的球杆,猛然插了下去,在胖子的惨叫声中,球杆穿透了他多肉的右肩,将他的身体钉在球台上,大官人这手是跟魔鬼终结者里面学得,不过比起阿诺德的身手更敏捷,更利索,更帅气。
张扬把李成从地上拎起来,押着他向楼下走去,那帮混混鼓足勇气拦住了他的去路,张扬的目光冷冷扫过他们,目光看到谁谁就把头给低了下去,这就是气势,人群中闪出一条缝隙,张扬押着李成大摇大摆的从中走过。
张扬启动了汽车,冲着仍然在车外愤愤不平的高廉明道:“你跟着过来是想讨好佟秀秀,你就是一重色轻友的货色,现在给你一个选择,要么上车,要么你自己走回去。”
张扬道:“本来就没有任何关系,我有人为我证明!”
高廉明虽然不知道他用老虎钳子干什么,不过也没细问,从车载工具箱中找到了老虎钳子递了过去,李成看到张扬握着老虎钳气势汹汹的样子,不由得感到有些害怕,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高廉明推开身边的两名大汉,从地上拾起他的眼镜,混乱中已经被踩碎了。他知道是左边那小子干得,气得抬起手就给了那厮一记耳光,这巴掌把那小子打愣了,高廉明打完之后,看到那厮凶狠的目光也有些后怕,赶紧逃到张扬身边,好在那帮混混都被张扬给震住了,谁也不敢上前。
张扬道:“有结果了,我也看到了,黄军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给做掉了。”
张扬关上车门一踩油门就走,高廉明在后面追了上来:“停下,停下,我认倒霉,我既然上了贼船你就不能把我推下去。”
张扬笑道:“犯法?我还打算滥用私刑呢,小高,把老虎钳子拿出来!”
荣鹏飞一脸的严肃:“你跟他说什么了?”
“张扬,作为朋友,我劝你一句公安系统的事情,你最好不要插手。”
张扬也没追他,从桌上掂起那颗黑球瞄准李成的膝弯就砸了出去,高廉明忍不住闭上了眼睛,那逃跑的小子也忒倒霉了。
来到99桌球城前,高廉明才想起了一个问题:“你为什么不去报警?”
张扬笑道:“你怕啊!”
“嗨!你给我站住!”一名汉子伸出食指指着张扬,张大官人出手如闪电,一把抓住他的食指,顺时针扭转,那汉子痛得哎吻一声就跪倒在地上,另外那一个直接一拳攻向张扬的面门,他虽然先出手,可拳到中途,张扬的两根手指就插到了他的眼睛上,这还是张大官人手下留情,不然一定把这货的俩眼珠子给抠出来,虽然如此,那大汉也疼得惨叫不已。
“年云凤是谁?”
“没说什么?我问他黄军的事情是谁干的,他说不知道,就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