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08章 给你介绍

周兴国轻声诵念道:“八旗猎场!呵呵,想不到平海还有八旗子弟?”
冯景量虽然也跟着考察了一个上午,可他却没有什么特别的意向。
每个人都选了自己喜欢的武器,金永亮道:“猎场分成三个个区域,外面前是野兔、野鸡之类的小型动物,内区是大型动物区,有许多的梅花鹿,中心区域是不对外开放的。”
那边赵永福和周兴国谈得颇为投机,赵永福是前国务院副总理江达洋的女婿,他在上层也有不少的关系,加上他是泰鸿集团的老总,周兴国是做煤炭生意的,两人很容易就能找到共同话题。聊了没几句,当场已经拍板定下了一笔数额庞大的进货合同。
听到张扬这句话,几个人一起都笑了起来。
薛伟童站在湖岸上,望着波光粼粼的秋霞湖,指着南方的水湾道:“那边可以建设一个大型的水上乐园。”
徐建基过去经常打猎,在这方面算得上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手,他笑道:“你提供什么武器给我们啊?”
金永亮道:“有狼,不过都得用猎枪……”
张扬道:“听说这座猎场是满人开得,和爱新觉罗家族还有点亲戚。”汽车来到猎场的小楼前,可以看到楼前的草地上有十多匹蒙古马正在悠闲自得的吃革。
张扬笑道:“袁波都跟你说过了吧。”
张扬道:“打猎!”
张扬道:“狗熊是咱们国家的保护动物,打那玩意儿犯法。”
听金永亮这么说,所有人都愣了,周兴国也走了过来:“不用火器?用什么?”
猎场的老板金永亮听到汽车响声就在门口等待,身边还有几名猎场的工作人员,他满面笑容的迎到商务车前,和率先下车的张扬握了握手道:“张主任吧,我在电视新闻上见过您。”
张大官人今天既然敢来,就做好了当边缘人物的准备,因为赵国梁的缘故,赵永福肯定不待见他,这也情有可原,人家把你当成造成他儿子死亡的凶手,又怎么可能对你有好脸色。
张扬走过去挑了一把紫杉弓,双膀微微用力就将弓拉得如同十五满月,右手松弦,嘣!地一声,然后弓弦震颤,嗡嗡之声不绝于耳,他摇了摇头道:“这弓太软!”
薛伟童道:“还有没有再大一点的!”
张扬点了点头:“打猎,东江保和县铁蹄山新开了一家猎场,我让人联系过来,咱们吃过饭去那儿玩!”
张扬道:“看中了?”
张扬道:“赵国梁那个人很狂傲,他和你不同,不如你成熟。”
张扬事先已经安排好了在秋霞湖吃农家菜,中午他们登上了游船,游船上的八仙桌已经摆好,螃蟹、湖虾、各种特色水产全都上了一遍。
薛伟童道:“我倒是确定了,打算在秋霞湖畔投资兴建一座大型的游乐场。”
张扬和薛伟童坐在一起,服务员送上来饮料单,薛伟童随便点了两杯酸奶,因为距离赵永福比较远,她也不怕被他听到,低声道:“怎么着?感觉不太对啊!”
张扬的这个夜晚过得并不开心,回到南国山庄已经是午夜零点,他发现无论是周兴国还是徐建基都不是那种纵情声色的人hetushu.com,和这帮高官子弟接触的越多,很多固有的概念就会被推翻,高官子弟未必都是喜欢声色犬马的纨绔,他们中的很多人也有追求,也有很强的事业心。
张扬道:“我和赵国梁的死毫无关系,你帮我转告赵总,也帮我转告任何因为他的死而仇恨我的人,他们选错了对象,我这个人涵养一直都不怎么样,也没什么同情心,无论别人出于怎样的动机,背后有怎样的原因,如果敢针对我的话,我也一样不会善罢甘休。”
徐建基道:“那就猎狼!不用火器,就用弓弩!”这会儿他们都把自己当成古代侠客了。
周兴国道:“房地产方面我是一窍不通,这事儿得问建基。”
张大官人笑眯眯起身道:“不胜荣幸!”姬若雁的身材很高,再加上今晚穿了一双高跟鞋,比张扬还要猛一些,两人随着舞曲翩翩起舞,姬若雁的舞跳得很好,张扬拥着她感觉非常的轻盈,姬若雁道:“今晚的事情很抱歉。”
所谓的绿色打猎已经把这帮人的好奇心给勾起来了,张大官人暗笑,什么绿色打猎,说穿了就是冷兵器,十八般兵器,这个金永亮头脑还是蛮精明的,懂得独辟蹊径。在平海地区显然不适合搞什么珍贵的猎物,所以干脆在狩猎方法上做文章。野兔、山鸡谁都打过,可那都是用枪,用冷兵器你们行吗?
第二天上午,张扬陪同他们来到新城区考察,他叫上常凌峰,常凌峰虽然比他接触工作要晚,可是谈到对新城区的规划了解,却比张扬强上无数倍。
赵永福笑着拍了拍他的肩头,专向徐建基道:“建基,我和你叔叔是好朋友!”
张扬道:“鹿,野鸡、野兔啥的,没有太名贵的动物。”
姬若雁道:“其实女人要是好斗起来丝毫不次于男人。”
张扬道:“道不同不相为谋!”
薛伟童道:“渣都不给你剩下!”
乔鹏举道:“还是周哥了解我为人,要不我现在就买飞机票回去。”
“打猎?”几个人同声道。
周兴国道:“闲着也是闲着,咱们就跟张扬过去,练练枪法也好。”
张扬道:“今晚咱们就在铁蹄山露营,不回来了。”其实前往铁蹄山打猎的主意还是袁波帮他出的,张扬知道这帮世家子见多识广,为了招待他们也是绞尽脑汁,生怕人家不满意,可看到他们的情绪显然都不是太高。
远处周兴国那群人考察完新城区,也过来和他们会合,周兴国提出要去顾允知家里拜访一下,等他们来到顾允知家门口,却发现房门紧闭,顾允知并不在家,去东江花鸟市场淘古瓷器去了,所以他们只能作罢。
金永亮道:“那必须得有我们的人跟着,狼虽然是养殖,可毕竟有野性。”
薛伟童笑了笑,轻声道:“今天我们来东江的时候已经从新城区那块地绕了一圈,你可真行,说得天花乱坠,结果一看根本就是一块不毛之地。”
张扬佩服她的镇定,继续道:“你恨不恨我?”
姬若雁道:“开始恨过,可是警方已经证明了你的清白,我相信他们的调查不会错。和图书
薛伟童笑道:“想占我便宜?我投资都是全方位的。”
金永亮点了点头道:“我全都安排好了!”
薛伟童道:“野猪算什么,狗熊我都打过!”
金永亮道:“各位,我们的猎场和其他地方的不同,我们是绿色打猎,不用火器!”
周兴国道:“薛爷,你做事真是风风火火,这会儿功夫就定下来了?”
薛伟童笑了起来:“好玩,我来这个!”她走过去先抓了一把长刀,向空中虚劈了一记,居然也劈出破空之声,可见她的膂力还是不小的。
所有人都笑了起来。
张扬笑道:“梁总是爽快人,过去的那点误会根本不值一提,以后大家都是朋友。”张大官人心里明白自己和梁康这种人成不了朋友,可是姿态必须要摆出来。人家主动迈出了一步,自己总不能太小家子气。
张扬试着拉了拉对弓的强度表示满意。
张扬心中顿时警觉起来,如果说到仇恨,姬若雁恨自己绝不次于赵永福,梁康三番两次的针对他,就是因为姬若雁从中挑唆的缘故,她说这番话目的是什么?难道想麻醉自己?又要搞什么花样?张扬拥着她一边跳一边远离了其他人,低声道:“我听说赵国梁是你的未婚夫?”他决定单刀直入,打乱姬若雁的阵脚。
薛伟童道:“我在给游乐场选址呢。”
薛伟童道:“给你介绍位领导认识!”她把身边的张扬推了出去:“赵总,这位是东江新城区管委会张主任!”
姬若雁已经意识到张扬正在有意识的揭开她心口的伤疤:“很好,已经谈婚论嫁。如果没有那次的意外,我们应该已经结婚了。”
薛伟童拍完了照片,这才微笑着回到桌边坐下:“张扬,接下来还有什么节目?”
薛伟童笑道:“你现在是一心想把我们的投资给拉来,你的话不可信。”
冯景量也过来尝试,他只拉开了一半,就憋得脸红脖子粗,这才知道张扬的力量不是他能够相提并论的。
赵永福呵呵笑道:“这样称呼更亲近些。”他又和薛伟童聊了两句,又和冯景亮、王学海都亲切的握子寒暄。等到了张扬的面前,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他招呼都没打就转回去了。这等于闷不做声的打脸,张大官人顿时感觉脸上发烧,平时倒没什么,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赵永福太傲慢了,哪怕是你跟我点点头也算过得去,可你一点表示都没有,这不是压根没看到我这个人吗?太他妈欺负人了,张大官人心头火蹭!地就上来了,早知道赵永福这个鸟样,他根本就不过来。
张扬把电话递给再兴国,周兴国一听是乔鹏举,不禁乐了:“鹏举,我还以为你小子躲着我们不敢见人呢。”
金永亮道:“这把弓是专门从日本进口的,从猎场开业到现在都没有人选用过。”
乔鹏举道:“我是那种人吗?你既然来东江怎么不给我电话?”
乔鹏举大笑起来。
徐建基的叔叔目前在铁道部任职副部长,赵永福和他的关系很近。徐建基笑着和赵永福握手道:“那我就不叫您赵总了,叫您赵叔!”
张大官人绝不和图书是个被人打完左脸接着把右脸凑上去的人物,他咧开嘴笑了笑,嘴上是相当的热情:“赵总,久仰久仰。”可就是双手插在兜里不去跟赵永福握手,不过这厮还是给了赵永福一个台阶:“那啥……不好意思啊,刚刚去过厕所没来得及洗手!”
姬若雁叹了口气道:“我不明白,为什么男人都这么好斗?”
赵永福在会所呆了近一个小时,然后起身离去,他把招呼众人的任务交给了姬若雁,赵永福也明白自己和这帮年轻人已经有了代沟,留在这里大家都放不开,也都玩不痛快,更何况张扬的出现让他心情不爽,所以还是离开,眼不见为净。王学海和冯景亮还有其他约会,也和赵永福一起离去。赵永福一走,姬若雁就叫来几名漂亮的陪酒女郎过来,张扬坐在薛伟童身边,所以没有人主动过来陪他,梁康想追求姬若雁,只当这是姬若雁对他的考验,也很淡定,即便是几名女郎都很出色,他也做到目不斜视,不过梁康很快就喝多了,躺在沙发上打起了盹儿。
金永亮看出张扬膂力惊人,专门给他挑了一把茶杆竹的主材的复合弓,这是一把大反曲的超长弓,威力很大,射程很远,对射手的力量要求很大,所配的箭矢也是特制的,比起普通的箭矢要重一倍以上。
姬若雁和张扬的双目良久对视着,她忽然明白,张扬一定发现了什么,这番话表面上是在托她转告赵永福,事实上是说给她听的。
徐建基摇了摇头道:“那没什么意思,去年我们去东北深山里面打猎,四五百斤的野猪打起来才刺激过瘾。”
薛伟童强忍住笑,这厮的报复心也忒强了点。
张扬道:“你和他的感情很好?”他故意挑起姬若雁内心中的痛楚。
张扬虽然觉着有些冒险,不过看到他们兴玫这么高涨,自己总不好打断他们的兴致,建议先把猎狼的事情放一放,先练练手再说。
周兴国和徐建基差点没笑出声来,薛爷到底是薛爷,这种事也只有她才能干得出来。这么一介绍等于给张扬解了围,却把赵永福置于尴尬的境地之中,话都说到了这个份上,如果赵永福还对张扬视而不见,那就是你赵永福气量狭窄,上不得台面。
徐建基道:“常主任上午给我们介绍的很详细,我相信新城区肯定会有大发展的,投资是肯定的,不过具体的投资规模,还要等我回去确定。”
猎场位于保和县铁蹄山,铁蹄山之所以得名是因为这座山像极了一个马蹄,山上岩石又富含铁元素,裸露在外面的岩层都是铁锈红色,猎场很大,几乎将整个铁蹄山都包围了进去,山的南边过去开过一个铁矿,后来因为不符合开来规定,被强行关闭了,南坡被轰掉了一小半,从事山腰的地方缺了一大块,宛如刀削般形成了一面人工悬崖,再往南就是清平湖,这是东江最大的淡水湖泊。
张扬放下电话,看到薛伟童拿着相机拍来拍去,不禁笑道:“薛爷,清风徐徐,艳阳高照,正是喝酒吃肉的大好时节,您别把时间都浪费在拍照上。”
赵永福毕竟是大型国和*图*书企的第一把手,早已见惯风浪,他淡淡笑了笑,向张场伸出手去:“张主任,幸会!”
姬若雁被他突然的一问弄得愣了一下,旋即叹了口气道:“你也知道了?”
他们开车进入猎场,猎场的名字引起了这帮太子爷的注意。
张扬道:“我可是把你们当成朋友的,坑谁我也不会坑自己的朋友。”
徐建基看到这些蒙古马开始有些兴趣了,就算没有好猎物,可骑骑马也算不错。
冯景量道:“我最佩服薛爷的果断!”
其实这帮人都知道薛伟童的干脆利索绝不等同于盲目武断,薛伟童此前肯定做过不少的功夫,她在商场上的天分很高,表面上大大咧咧,可是从经商到现在就没听说她失手过,无论是京城的名车汇,还是她的主业迪特娱乐都搞得风生水起,国内有三家属于她的大型娱乐主题公园,每个公园生意却都是极其火爆,这绝不是仅仅依靠人脉和运气就能够办到的。
姬若雁道:“一直以来赵总都把国梁的死归咎到你的身上,所以他对有些看法。”
周兴国道:“你都不在,我何必大老远的把你给折腾回来?”
周兴国哈哈笑道:“别了,等你回来,我们这个吃喝腐败旅游团就去别的地方了!反正啊,以后我们还会到东江来。”周兴国对这次的考察还是很满意的,他已经基本上决定要投资东江新城区,和徐建基一起投资房地产,不过这些话周兴国还没有向张扬说。
冯景量这会儿说话了:“薛爷,您选好地方,我就在你旁边开一家五星级酒店。”
舞曲响起,薛伟童拉起一名娇小的陪酒女郎跳起舞来,周兴国和徐建基也各自寻了舞伴跳起来,姬若雁主动来到张扬的身边,伸出手去:“张主任,你不打算邀请我跳舞吗?”
张扬道:“活在这个世上就得不停的斗,地位、名声、金钱、权力、女人都不是能够和平解决的,想拥有的比别人多,就得不停的斗下去。”
薛伟童道:“赵总!”
张扬道:“薛爷,你眼力真是不错,那块地是这周边风水最好的地方了。而且距离秋霞寺很近,以后秋霞寺建好,你们可以相得益彰,形成一个多元化的旅游区,增强自身影响力。”
整个上午他们基本上都是在现场参观,周兴国和徐建基很认真的询问每一个细节,包括道路桥梁的施工,包括以后职能区的划分,薛伟童也没闲着,她虽然很少提问,但是每到感兴趣的地方都会用相机拍摄下来。她和其他人的目的不同,游乐场的选址要避开市中心,所以她让张扬带着她单独在周边看看。上午十一点多的时候,他们来到了秋霞湖,薛伟童几乎一眼就看中了这块地方,听张扬介绍最近东江市已经决定重建秋霞寺之后,她更感兴趣,让张扬带着她围绕秋霞湖转了一圈,自然又拍摄了不少的照片。
几个人在船上坐好了,张扬向薛伟童道:“梁康和王学海没来?”
来到武器库,连见多识广的周兴国都不禁发出了一声感叹,十八般兵刃这里都齐了,而且每一件都制作的很精美,你想选什么就选什么,防护装备m.hetushu.com都是现代的,当然,如果你想感受一下古人打猎的感觉也行,这里也专门为有此爱好的顾客准备了盔甲,当然是改良后的。
张扬居然笑了笑,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的打算:“发生过的事情总得去而对,就算你选择回避,也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实。”
这帮人都是人精儿,一眼就看出赵永福对张扬的冷遇,周兴国笑笑没说话,心中却有些歉意,看来今天让张扬难做了,徐建业想的是张扬和赵永福到底有什么矛盾?可这帮人心里有说,这种话并不方便说出来。梁康把他们都叫来,他没点明让张扬来,你张扬跟着过来是自己找不自在,你把人家儿子给害死了,人家对你能有好脸色吗?
薛伟童觉得有趣格格笑了起来。
张扬瑞起酒杯道:“各位,今天我借着这杯薄酒咯表寸心,欢迎各位贵客来东江旅游考察……”他的话被手机铃声打断,张扬拿起电话,却是乔鹏举打来的电话,他听说昨晚周兴国一帮人都到他家里来了,所以问问张扬,这帮人走了没有。
赵永福心中暗骂张扬给脸不要脸,可当着这么多人也不好发作,点了点头道:“大家都请坐吧!”
薛伟童道:“我们是来考察新城区的,他们是和泰鸿方面谈生意的,大家道不同。”
金永亮笑道:“走,我带你们去参观我们的武器库!”
周兴国笑道:“哪能呢?主要是觉着你在海南,给你电话,你肯定得飞回来。”
赵永福微笑望着她,不知她喊自己有什么事情?
张扬笑道:“没事儿,薛爷,咱们喝奶!”
乔鹏举道:“不把我当成朋友啊!”
张扬笑道:“什么事情?”
姬若雁道:“事实是什么?”
几个人都笑了起来,薛伟童道:“周老大,你们俩考察的怎么样?”
姬若雁的表情转冷道:“你不觉着现在和我探讨这个话题对我很残忍吗?”
薛伟童道:“做事情就得干脆利索,我最看不得别人婆婆妈妈的。”
张扬笑道:“放心吧您呐,不过这次的招待费我得给你留着,等你给我报销。”
冯景量心说张扬把他们都当成没见过市而的了,打猎对他们这帮京城太子爷算不上什么稀奇的事情,京城周围就有不少规模很大的猎场,徐建基问道:“猎场中都有什么猎物?”
梁康倒是喝多了,他端着酒杯居然主动找上了张扬,将一杯红酒递给了张扬,自己也拿着一杯酒,眯着眼睛道:“张扬,干……干杯……过去咱俩之间有些不快,可那都是误会……喝……喝了这杯酒……过去的事情就别提了。”
张扬道:“要是上面能长出毛来,我就开一家全国最大的毛纺厂了。”
乔鹏举又和他寒暄了两句,逐一和众人打了招呼,最后电话又交到了张扬的手里,乔鹏举道:“张扬,这帮人可都是我的好朋友,你一定要招呼周到,如果他们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回头找你算账。”
冯景量道:“薛爷,好歹给兄弟们留口汤喝。”
薛伟童道:“自然环境不错,不过周边配套还没起来,连道路都没有,如果投资的话,你们东江方面首先要开一条大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