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国医高手

作者:石章鱼
国医高手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809章 快点射

周兴国他们三人终于和张扬、薛伟童成功会合,徐建基上气不接下气道:“怎么回事?不是说只有一头狼吗?”
跟在她身边的张扬忍不住笑了,他忽然听到了一声狼嚎,声音却是从他的右后方传来,张大官人以为自己听错了,可随之又是一声嚎叫,张扬这次听得清清楚楚,他转过头去,却见深草仿佛被刀刃劈开,两头灰色的动物正从后方向他们高速奔袭而来。
几个人呈扇形向那头狼围拢而去,按照向导的嘱咐,他们不可以距离那头狼太远,说来奇怪,那头恶狼就站在山坡上看着他们,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宛如漂浮在夜空中的小灯泡,大概是长期禁闭和驯化已经让它失去了野性。
薛伟童跟着点头。
薛伟童也察觉到了身后的动静,当她看清冲过来的是两头狼的时候,第一反应并不是害怕,而是刺激,她兴奋的大叫一声:“好嗳!早就说一只不够!”
薛伟童道:“还有熊啊,让他们再放出一头熊玩玩!”
薛伟童纵马追了上去:“没射准,张扬,你瞄准了再来!”
后方冯景量乐得一下从马背上掉了下去。
这场特殊的射猎之旅让每个人都兴致盎然,两名向导带着他们到半山扎营,到了这里,马匹已经用不上了,站在他们所处的位置,仍然可以看到山下的营地,徐建基道:“不是说有狼吗?”
一群人全都被张扬提醒,他们向猛兽房的方向逃去,向导奔行在最前方,周兴国和徐建基分别位于薛伟童的左右,张扬负责断后,几名高干子弟的心里素质都相当过硬,真正意识到危险就在身边的时候,反倒镇定下来。
薛伟童的声音从前方传来:“等你到了鹿都跑了。”
后面周兴国笑了起来:“你们俩真把自己当成射雕英雄了?”
张大官人当然不会怕这些驯化后的野兽,不过他得确保这帮太子爷的安全,来此之前也不知道这里还有狩猎猛兽的特殊服务,估计也属于私自运营的非法狩猎,张扬道:“为什么猎狼要在晚上?”
教练提醒薛伟童,弩箭的射击距离要比弓箭短,优势在于射速快,瞄准精确。
薛伟童装好了弩箭,也是朝着天空中连续射击,弩箭的射程更近,她纯粹是在浪费弹药。眼看着雁群飞远,薛伟童有些急了:“射啊!张扬!你倒是射啊!”
一进入大片的草场,薛伟童率先兴奋了起来,来到这里颇有点放马阴山下的感觉,她催动胯下蒙古马向前方冲去,一名向导紧随其后。
“动物保龄球你玩过吗?”张大官人话音刚落,手中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块就投了出去,张扬贯注内力扔出去的石块无异于出膛的炮弹,砸中一头青狼的头颅,砸得那头青狼脑浆迸裂,立时毙命。
张扬当机立断道:“去猛兽房!在那里可以找到掩护!”
不过在山上露营是不行了,毕竟还有一些恶狼在山上流窜。
周兴国的目光定格在山巅处:“只怕不是买一赠三!”
向导苦着脸道:“我也不清楚,如果知道是这样,打死我我都不来这一趟。”
薛伟童扬起弩箭,不停扣动扳机,别看她在靶场射得不错,可一到关键时刻,什么技巧什么瞄准都被她扔到了九霄云外,张大官人看她射击的架势,感觉这丫头不该挑弩箭,应该给她配一挺机关枪,她最大的特长就是扫射。
张大官人听着薛伟童这么说,不由自主想歪了,遇到冯景量的目光,发现这厮也是满脸不怀好意的笑:“张扬,薛爷让你赶紧射!”
薛伟童拔出军刀准备迎上,那边张扬已经斜刺里冲了上去,一刀刺入青狼的颈部,然后一拳将青狼的身体打到一边,军刀趁机从青狼的身体中拔了出来,青狼倒地,鲜血方才从伤口中涌泉般喷射出来。
夜晚打猎,而且听说有狼出没,几个人都颇感刺激,徐建基还嫌狼太少,对向导道:“跟你们老板联系,多放出几头玩玩。这么大一座山,让我们哪儿去找那头狼去?”
内场的地势开始渐渐升高,铁蹄山虽然海拔不高,但胜在植被茂盛,进入内场之后,他们分成了两队,张扬、薛伟童、冯景量一队hetushu.com,周兴国和徐建基一队,每队配备一名向导,向导配有猎枪,这是为了保护他们安全的,事实上现在还没有释放出野狼,整个内场中并没有任何凶猛的猎物。
其他几人为之咋舌,那向导也算是经验丰富的老猎人了,可他也没见过这么牛的打猎方法。
他们继续前进,猎物渐渐多了起来,随着对弓箭的熟悉,每个人都有收获,薛伟童射中了两只野鸡,周兴国和徐建基都射中了一只野兔,连从不打猎的冯景量也射下了一只斑鸠。反倒是张扬自从射下大雁之后,一直都没有出箭,他今天的任务是陪好这些客人,并不适合出太多的风头。
徐建基清点了一下他们的武器,连箭矢加上子弹在一起总共还有十七发,也就是说他们全部用完,也只能清理其中的一小部分。
薛伟童发出一声惊喜的欢呼,纵马向大雁落下的方向冲去,大雁刚刚落地,她就已经赶到了近前,薛伟童的骑术不错,人在马上,双脚未离马镫,身躯弯下去,探出手臂将地上的大雁一把拎起,到手的大雁有五斤左右,薛伟童笑道:“好肥的雁。”再看那支羽箭刚好从大雁的颈上穿过,薛伟童赞道:“张扬,你射得真准!”
周兴国道:“一头土狼而已,有什么危险的!走!干掉它!”他和徐建基已经率先冲了上去,张扬让向导跟上。他和薛伟童两人一拨,由他负责照顾薛伟童,几个人距离那头狼已经越来越近。
张大官人咧嘴笑道:“巧合,巧合!”
向导指了指山顶:“后山有猛兽房,里面饲养着五十七头狼,十二头熊,要是都放出来,危险就太大了,如果客人有特殊要求,我们可以放出一头,而且都是夜猎。”
薛伟童那边已经举起弩箭一支接着一支的射了出去,她纯属浪费弹药,距离太远,根本无命中目标。
徐建基那边弯弓搭箭,他是干脆从马背上下来了,站着瞄准,手更稳一些,可等他做足了准备功夫,那野兔子早就钻进单丛里不见了。
徐建基第一个反应了过来,张扬可以将石头变成这么厉害的武器,他们的箭矢当然就不必节省了,他弯弓搭箭,也射杀了一头青狼。这帮人虽然被群狼围困,处境不妙,可他们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心情,从中找到了新的乐趣。
薛伟童缓缓一动弩箭,镞尖瞄准了毒蛇的头部,那条毒蛇似乎感觉到危险的来临,猛然窜起,如同闪电般射向薛伟童。
那群狼显然饥饿多时,围在刚才张扬射死的那三头狼旁,竟然吞噬起同伴的尸体,听着狼牙咀嚼骨骼的声音,薛伟童不禁毛骨悚然,她愤然道:“畜生!”扬起弩箭,射杀了一头正在吃食的恶狼,那头狼刚被射杀,其他狼就冲上来将它分食。
这下几个人终于明白了,为什么猎场要安排夜猎的项目,为了方便找到目标,他们在猛兽的身上涂上荧光材料,到了夜晚,目标更加的明显,这些猛兽就无所遁形。
张扬快步跟了进去。
前方草木茂盛,马匹不便同行,薛伟童翻身下马,将缰绳扔给向导,她步行向林中走去。
周兴国对此倒是相当的豁达,拍了拍张扬的肩膀道:“没关系,如果不是他们玩忽职守,我们还不会享受到这么刺激的围猎之旅。”
靠近猛兽房的时候,向导马上就发现外围的铁门敞开,他担心里面还有猛兽,可危险就在身后,已经顾不上太多,周兴国大声道:“赶快进去!”
徐建基大口喘息道:“咱们得分开包抄!”
徐建基道:“张扬你快射,你倒是快点射啊!”也就是薛伟童走远了他才敢这么说,这番话要是让薛伟童听到,肯定不会跟他善罢甘休。
薛伟童没追上那只野兔,又纵马兜了回来:“喂!都怎么回事?打猎也是集体活动,要大家协同配合,张扬!周老大,你们两个就太消极了,这样下去,咱们打不到猎物,岂不是要饿肚子?”她说完,发现几个人的眼睛都盯着天空,薛伟童道:“天鹅吗?”
徐建基道:“不闷,有这么多狼和熊陪着,一点都不闷!”
张扬道:“小心提防周和_图_书围!跟在我身后不要走开!”他大步迎了上去,当黑熊进入他的射程之后,一箭射了出去,这一箭正中黑熊的头部,不过黑熊皮肤骨骼坚韧的程度远胜于狼,镞尖虽然穿透了它的皮肤却没有能够成功贯穿它的颅骨,暴怒的黑熊一概懒洋洋慢吞吞的形象,全速向前方逃跑的人群逼近张扬第二箭射出,这一箭瞄准了黑熊的鼻梁,这是它相对薄弱的部位,镞尖成功钻了进去,黑熊发出一声哀嚎,身体因为疼痛而直立起来,长满白毛的心口暴露出来。薛伟童及时赶上,瞄准黑熊的心口连续射出三箭,这三箭全都射中了黑熊的心口要害,黑熊一双前腿不停挥舞,最终还是无力支撑,轰然倒下,激起一片烟尘。
D区并不大,三面用铁丝网围拢,另外一面是悬崖,恶狼奔跑的速度很快,很快就翻越了山巅,他们全都是步行,向导不停提醒他们要保持距离,避免脱离队伍。
向导道:“不能分开,太危险!”
所有人的笑声都同时停歇下来,目光望着天际,看到雁阵出现了混乱,然后一只大雁从高空中直坠而下,刚才张扬一箭洞穿靶心带给他们的震骇远不如现在,要知道雁群是移动的,而张扬又是骑在马上,在移动中进行射击飞行的目标,比起射击固定靶难度大了无数倍,可张扬仍然命中了目标。
张扬笑道:“小时候扔铅笔刀习惯了,扔啊扔啊的就连成了一门手艺。”
那三头狗熊在下面徘徊了一阵子,发现没办法接近猎物,也灰心丧气了,摇摇摆摆的返回熊房。
周兴国感叹道:“弱肉强食,人和动物都是一样,只不过动物表现的更直接一些。”
张扬叹了口气,今晚本想围猎可没想到他们反而成了猎物,他指了指狼舍的屋顶:“爬上去!”
周兴国拉开长弓,射出的一箭插入恶狼前方一米左右的地面上,恶狼身上的灰毛竖立起来,与生俱来的本能让它意识到危险的来临,它忽然调转身体没命的向山上跑去,暗夜之中高速奔行的恶狼拖动出一条长长的荧光轨迹。
张扬将这种围猎视为小孩子过家家,即便是在青云峰后山遭遇狼群也比这凶险得多,五个人全副武装的追一头狼,力量对比太悬殊了,那狼真可怜。
张扬阻挡在薛伟童前方,提防周围还有恶狼发动袭击。
张扬道:“都怪我安排不周,各位,回头我请你们喝酒,为各位压惊。”
徐建基道:“几头狼?”
薛伟童一边跑一边道:“真该带把猎枪出来!”
几个人爬上了狼舍的屋顶,那三头黑熊来到屋下,小眼睛贪婪的望着上方的人。
薛伟童一声惊呼,连续扣动弩箭的扳机,近距离还是采用扫射。她可以看到毒蛇张开的大嘴,獠牙还滴着粘液,就在毒蛇即将扑到她身上的那一刻,一把军刀旋转着飞了过来,刀锋准确无误地刺入了毒蛇的七寸,带着它的尸体将它钉在一旁的树干上,毒蛇色彩斑斓的身体仍然死而不僵,贴着树干不停扭动。
张扬挎着那把超长的复合弓,没有要试射的意思,在众人的再三要求下,他才勉为其难的抽出了一支箭矢,站在那里弯弓搭箭,瞄准前方的箭靶,松开右手,羽箭宛如流星般向前方射去,因为这把复合弓的强度极大,所以箭矢奔行的速度远超出其他的弓箭,箭矢离开弓弦之后几乎以直线前进,镞尖破空发出尖锐的呼啸。
张扬不敢怠慢,生怕这两头狼伤害到薛伟童,他气定神闲,弯弓搭箭,瞄准奔行在前方的那头青狼,一箭射出,嗖!地一声,羽箭从青狼的右目中钻了进去,深深贯入它的头颅之中,青狼呜地一声哀鸣,重重摔倒在地上。
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他们当然不是癞蛤蟆,不过大雁肉还是很想吃的,周兴国弯弓搭箭,试着射出了一箭,他的力量明显不够,箭矢还没有射到雁群的高度,力量已经用尽,向下坠落到地上。
猎手们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人类的潜意识中都藏着某种征服的,太容易得手的猎物无激起他们的满足感,战胜这头狼已经成为他们共同的想法。
张扬从屋顶和*图*书溜了下去,地上有不少的砖石,他将砖石抛了上去,然后重新返回屋顶,笑着向众人道:“既然来了,索性就玩个痛快,保龄球你们玩过吗?”
向导一脸惊惶,他可不知道猎场搞什么买一赠三,更何况这三头突然加入的猛兽根本没有涂上荧光颜料,难道它们是从猛兽房中私自跑出来的?
薛伟童虽然胆大,此时也被惊出了一身的冷汗,张扬大步走了过去,从树干上拔出军刀,将那条蛇的脑袋剁掉,拎着仍在扭动的蛇身道:“好东西,绝顶的美味!”
金永亮不停陪着不是,又让人将张扬他们一行送到清平湖的木屋别墅休息。
等他们走入猛兽房,将黑熊区的铁门重新锁上,张扬他们几个才陆续回到地面上。
那教练用力眨了眨眼睛,几乎不能相信眼前所见,如果说射中靶心有可能是凑巧,可那份力量绝不是巧合,一箭洞穿靶心,需要力量精确度的高度统一,至少他是做不到的。
薛伟童有些迫不及待了:“为什么要等到晚上。”
一行人在两名向导的陪同下骑马进入外场狩猎区,为了今天的围猎,张扬事先让袁波打了招呼,把八旗猎场全都包下来,任何其他的客人一律不接待。
向导道:“有一定的危险性,不过,我们都带着枪,没事,夜猎很有意思的。”
徐建基道:“张扬,你这水准已经达到百步穿杨,一箭双雕的境界了吧?”
冯景量笑了起来“那是大雁……”说完之后马尘意识到自己多嘴,薛伟童是拐弯抹角骂他们是癞蛤蟆呢。
可惜他们的打猎过程并不顺利,在外场跑了半个多小时,方才看到了一只野兔,薛伟童举起弩箭,瞄准野兔连续扣动扳机,为啥要连续扣动,因为她没有把握,别看刚才在靶场五箭有三箭射中靶心,可现在是骑在马背上,运动中射击哪有那么容易?一排弩箭射完,那野兔子毛发无损,蹦蹦跳跳奔着草丛就去了。
几个人商量了一下,向导道:“眼前的情况咱们只能守在这儿,等待总部发现之后来人救援。”
张扬虽然启动很快,可惜坐骑不争气,反倒是最晚赶到的一个,他也下了马,把缰绳交给向导,冲着前方的薛伟童叫道:“薛爷,你等等我啊!”
一名正在给鹿剥皮的向导道:“在D区,等吃晚饭,我带你们过去夜猎!”
薛伟童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低调,做人要低调。”
张扬指了指空中道:“大雕没有,大雁倒是有不少,建基,你往天上射!”
他们选好武器之后,先由向导兼教练的陪同来到靶场,来这里的客人枪械都接触过一些,可是对弓弩多数都不精道,很多人连碰都没碰过,教练先示范了几个动作,然后让徐建基先来,徐建基动作拿捏的还算标准,可是连射五箭,没有一箭能够命中箭靶。周兴国比他好一些,射出五箭,有四箭射中箭靶,其中两箭还命中了靶心。
冯景量是个不喜欢刺激的人,跟着跑了半天,他的收获最少,累的坐在一块岩石上不愿起来,冯景量道:“危险吗?”
后方狼群已经狂追而至,张扬连发三箭射杀了三头青狼,听到身后薛伟童招呼他赶紧进去的声音,他闪身入内,几个人合力将铁门关上,两头青狼扑到铁门之上,震得铁门铮铮作响。
张大官人却不那么想,因为向导刚刚说过,用来夜猎的猛兽都是涂有荧光的,而这两头狼显然不是。薛伟童扬起弩箭就是一通乱射。
周兴国也满脸笑意,指着冯景量骂道:“你丫真不是个好东西,笑毛啊?有什么好笑的?”
向导的脸色也变了,看着黑瞎子越来越近,他举起了手中的双筒猎枪,蓬!地一枪,猎枪命中了黑熊,可黑熊似乎根本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这一枪反而激起了它的凶性,低吼一声,奔行的速度越来越快。
冯景量和他们会合之后,听说他们刚才的惊险历程,也是暗暗心惊,幸亏他没跟着过去,不然胆都要吓破了。
薛伟童选择的机械弩,因为拥有先进的瞄准系统,这种机械弩比起弓箭的难度要小上许多,她射出五箭,比起周兴国又进步了和_图_书一些,有三箭都射中靶心。
张扬确信所有人都没受伤这才放下心来,他看了看手机,这里并没有信号,拍了拍向导的肩头道:“对讲机呢?”
薛伟童进入林中失去了梅花鹿的踪迹,她循着地上的血迹追踪,前方已经没有道路,她抬脚踏入草丛,忽听张扬道:“别动!”
张扬道:“如果不是管理上的疏忽,就是故意在害我们,妈的,回头我得找金永亮好好清算一下这笔帐。”
徐建基和冯景量也大呼小叫的催马赶上。
山巅处传来数声凄厉的狼嚎,几十个绿幽幽的小灯泡从山顶飞速向下漂浮而来向导吓得腿都软了,握着猎枪的手不停颤抖着,他惊声道:“完了……完了……全都跑出来了……全都跑出来了……”
冯景量看得咋舌不已,再看周围,其他人也和自己一样的表情。
他们在营地吃了饭,冯景量本来就有些水土不服,再加上受了点风寒,居然闹起了肚子,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让冯景量留在营地,再留下一名向导照顾他,其他人和向导一起进入D区。
向导匆忙中又射了一枪,然后转身就拼命向后逃去,嘴里大声惨叫道:“救命……救命啊……”
因为晚上只会放出一头狼,所以有一名向导跟着就够了。
金永亮一边擦汗一边道:“那两个负责看守野兽房的警卫擅离职守,等我找到他们,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张大官人实在是受不了了,再呆下去,只怕把肚皮都要笑破了,他纵马向前方冲去,后面传来周兴国几人的大笑声,薛伟童不满的盯了他们一眼道:“笑什么笑?一个个都是绣花枕头,射多少都是浪费,张扬看你的了,快射!”
张扬本想发作,可转念一想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周兴国这帮人也没有生气,反倒满足了他们猎奇寻求刺激的心理,从这方面来说也算得上误打正着。
金永亮满脸惶恐的来到张扬面前,连连鞠躬道歉:“张主任,对不起,对不起,我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
薛伟童虽然也射中了另外一头狼两箭,可是都没有命中要害,那头青狼速度不减,腾空飞跃而起,向她扑了过去。
而且本身狩猎这些猛兽并不合法。
那头狼改变方向朝着猛兽房奔去,徐建基射出的两箭全都落空。
外层铁门外又是另外一种情景,五十多头恶狼将猛兽房团团围住,不停发出嚎叫,拼命攀爬着铁丝网,试图翻越过来。
张扬向冯景量看了一眼,冯景量摇了摇头道:“我在这儿等你们,你去!”
薛伟童道:“在这儿呆一夜,闷都闷死了。”
分开不久,张扬他们那支队伍就发现了一头梅花鹿,冯景量的箭是最蹩脚的一个,连续射出几箭全都落空,薛伟童虽然是个女孩子,可性情彪悍,胆量奇大,一遇到猎物总是第一个冲上去,大有拼命三郎的架势,张大官人只能催马紧跟在她的身后,可惜分配给他的这匹马有些蹩脚。
来到山顶,除了张扬之外,几个人都累得气喘吁吁,向导指了指山下,看到三百米左右的地方,那头狼再度停下,因为它的身上涂满荧光,所以目标很明显。
外场只是用来练手的,内场才有大的猎物,几个人的兴玫已经完全被激起,提出要求马上就进入内场,两名向导和管理中心联系了一下,老板金永亮同意他们进入内场。
走在最前方的向导忽然停下了脚步,做了个让众人停下说话的手势,他指了指远方的山坡之上,却见一头恶狼的剪影出现在月光之下,显得孤独而寂寥,奇怪的是,狼的身上闪烁着荧光。
向导惊呼道:“熊!熊房也被打开了!”
薛伟童道:“玩过!”
薛伟童拍手称快,也捡了一块石头学着张扬的样子扔了出去,可惜她的力量显然无法和张扬相比,虽然成功越过了铁丝网,可石头落下的时候,群狼马上散开躲过。
向导苦着脸指向外面,原来他逃跑的时候将对讲机遗失了,一头青狼看来对他的对讲机很有兴趣,张口咬住对讲机,喀嚓一声咬得粉碎。
张扬笑道:“哪有那么厉害,蒙的,瞎蒙的。”
薛伟童呼出一口气,她挺翘的鼻尖渗m.hetushu.com出不少的细汗,足见她内心的紧张:“刀法不错!”
向导道:“一头,狼最怕的就是成群结队,最关键的是保证大家的安全。”
周兴国和徐建基追了半天也没追上那头恶狼,他们也听到了后面的动静,向导惊声道:“快,快回去!”他们向前望去,却见猛兽房前一个黑魆魆的影子站在那里,本以为是一个身材高大的汉子,可那身影忽然趴伏在地面上,脚下的地面前为之一震,周兴国的脸色变了,熊!那是一头直立起来足有两米开外的大黑熊。
那名向导笑了:“晚上更刺激一些!”
救援队来到现场,眼前的情景让他们目瞪口呆,现场已经死了近三十头恶狼,剩下的那十多头狼见到救援队前来,一个个四处逃窜,金永亮担心这些恶狼逃窜出去伤人,下令对这些狼格杀勿论。
周兴国和徐建基也叫道:“张扬,你倒是快点射啊!”每个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怪异。
黄昏的时候,两支队伍再度会聚在一起,张扬这边又打了几只野鸡,相比较而言反倒是周兴国那边收获更大,那头被薛伟童射中的梅花鹿被他们遇上了,徐建基将之射杀。
周兴国道:“猛兽房的护卫去了哪里?不是说只有一头恶狼,怎么所有的猛兽都被放出来了?”
金永亮道:“我来,我来!”他只盼着能把今晚的事情给平息下去。
张扬笑了笑道:“金老板跟我们开了个玩笑啊!”
几乎在同时周兴国和徐建基都做出了一个同样的决定,跑,撒丫子快跑!这玩意儿可不是他们的弓箭能够对付了的。
薛伟童笑了笑,当然不会相信他的鬼话。
周兴国和张扬慢吞吞落在最后,他笑道:“倒是新鲜玩意儿,弓箭打猎,仿佛回到了古代。”
薛伟童停下动作,目光向下望去,却见一条色彩斑斓的毒蛇正吐着鲜红的信子,昂首注视着自己。
“安全?”周兴国诧异道:“不是白天更安全吗?”
向导道:“为了安全!”
张大官人抽出一只羽箭,一边纵马狂奔,一边瞄准了天空,可听到后方薛伟童催促的声音:“张扬,你快射!”张大官人嗤!地笑出声来,这一箭居然射偏了。
这次没人笑她了,全都被张扬的箭法给震住了,一个个传阅战利品,对张扬的箭术称奇不已。
周兴国笑得直不起腰来,斥道:“你们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咱们薛爷太纯,人家没考虑这么多,谁都不许笑,看张扬射得怎么样。”说到这里他也大声笑了起来。
这种漫无目的的扫射命中率奇低,别看薛伟童射了就快二十箭,只有一箭蒙中了梅花鹿的,梅花鹿疼得发足疾奔,一转眼就消失在密林之中了。
张扬和薛伟童看到了他们三个没命的向这边逃来,薛伟童咬了咬嘴唇,此时她也意识到这件事好像不妙,原本说好了夜猎猎物只有一头狼,可现在不但出现了另外的两头,连大黑熊也出现了,事情可能有些失控。
张大官人又抽出了一支箭,这厮第二箭有些卖弄箭法的意思,骑在马背上来了一个回头望月,弓如满月,瞄准空中的雁群,箭如流星,镞尖判出一道闪亮的轨迹射向天空。
张扬道:“你不是嫌少吗?猎场今天大赠送,买一赠三。”
三头黑熊摇摇晃晃的向他们这边走来。
一个多小时之后,救援队方才姗姗来迟,猎场的老板金永亮亲自率队前来,他听说这件事之后被吓得不轻,猎场开业没多久时间,如果闹出了人命,他就别想再干了。
张大官人当然明白这帮人在使坏,可薛伟童愣没听出来:“张扬,你快点射啊,急死我了!”
张扬冷冷看了金永亮一眼,心中暗道,等把这帮太子爷送走再跟他算这笔帐。
每年秋天正是北雁南飞的时候,天空中不时有雁阵飞过,徐建基抬头看了看天空,雁群飞得太高,仅仅凭着手上的弓箭可能连雁毛都碰不到,徐建基还是有自知自明的,他摇了摇头道:“太高!
所有人都感到了这一箭威力的强大,几乎没有太多的时间去考虑这一箭的速度有多快,箭矢已经射中前方靶心,镞尖直接就穿透了箭靶,羽箭从射出的孔洞中钻了出去。